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返八零我被前世的死对头宠上天

重返八零我被前世的死对头宠上天

山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又美又飒的总裁王丽丽,突发心梗,一命呜呼。再睁眼,她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八零年代,新婚丈夫居然是段博,那个前世一直跟她作对,间接导致她死亡的狗男人。看着某人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王丽丽拍桌而起,离婚!这婚必须得离!哪成想,后来,婚没离成,她还被段博宠上了天。

主角:王丽丽,段博   更新:2022-07-15 23: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丽丽,段博的女频言情小说《重返八零我被前世的死对头宠上天》,由网络作家“山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又美又飒的总裁王丽丽,突发心梗,一命呜呼。再睁眼,她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八零年代,新婚丈夫居然是段博,那个前世一直跟她作对,间接导致她死亡的狗男人。看着某人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王丽丽拍桌而起,离婚!这婚必须得离!哪成想,后来,婚没离成,她还被段博宠上了天。

《重返八零我被前世的死对头宠上天》精彩片段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粒棋子而已,这些都是我做的,你又能怎么样?”记忆中的合伙人段博忠实可靠,可如今的他眼神冰冷如窟,像是要把王丽丽冰冻进深渊。

王丽丽只觉得后脑勺有股被强烈碰撞过的疼痛,四肢也是僵硬的疼,而这种异感慢慢化作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转而代之的是阵阵刺鼻的酒味传入鼻息,自己的意识也渐渐迷糊了起来。

从小警觉的本能立马让王丽丽竖起了浑身的戒备心理,猛地睁开眼睛出了一身的汗。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蛋,所有的愤怒涌上心头。

可不就是段博!

令她在一朝破产名裂的狗男人!

夺了她的多年打下的江山,以合作的噱头哄骗她,导致她如今的局面。

王丽丽只觉得气血上涌,眸子一眯。

砰——一拳狠狠砸在段博胸口。

“啊?!”段博吃痛大喊,“你干什么?”

嘶——

神经闪了一下,突然涌入大量陌生的回忆,让她本就晕沉沉的脑袋如同炸裂一般。

属于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融进了她的脑子里。

段博,二十六岁,知青,今日刚与她完婚。

今日,正是两人高光时刻。

余光打量着周围,昏黄的煤油灯映着周围残破不堪的景象,不算宽敞的房间只有这张稍大点的床看得过去。

斑驳残破的书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台历,赫然写着四个数字,1983年。

王丽丽错愕,她竟然重生回了二十多年以前,刚改革开放完的时候。

再抬眸看看眼前的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心里五味陈杂。

这人虽是知青,却带着一对双胞胎拖油瓶,而且没人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原主问过段博几次,却都没有结果,索性作罢。

现在,顶着前世对这张脸的厌恶,王丽丽并不想跟他有过多牵扯。

再说,自己前世好歹也是享誉国际的总裁,怎么能被一个男人绊住脚步,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这次自己一定要闯出一片天!

不过,夜色已经更深露重,现在就算是她想甩掉他,也不能立马拉着他去离婚。

“没什么,你去睡地上,我睡床,我不习惯。”

说罢,又给了段博一脚。

段博转过脸没说什么,拿了件单薄的衣服盖在身上,默默的在地上躺下,这突然让王丽丽心里很不是滋味,转瞬即逝。

黑幕划破天空,又悄无声息的藏起尾巴。

“丽丽!”清晨的一声喊惊醒王丽丽,她应了句“来了。”

在梳妆镜前稍稍打扮,就已经是如出水芙蓉一般不可侵犯的美。

“这么早,谁啊?”

她一身朴素的衬衣,映衬着白皙的皮肤,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冷美人。

门外来敲门的人是她的婶婶,刘翠花,和刘翠花的堂妹,刘芳。

此人没少欺负王丽丽,跟着刘翠花天天不干好事,哪里有热闹凑哪里,挑起了不少是非。

王丽丽瞟了一眼,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便往里屋走,两人紧跟其后。

依着脑海中残碎的记忆,这俩人是来向自己讨要祖父留下来的田地,这是她最后的一点保障。

几个人千方百计的说服她,让她嫁了出去,目的就是为了夺财产。

王丽丽不禁心里冷笑,呵,小小计谋也敢在我面前搬弄。

前世多少尔虞我诈的场面,因利益你死我活的事情,她见得可比这群人吃的盐都多。她用脚指头,都能把她们耍的团团转。

“哦对,这个婚虽然说是举行了仪式,但是并没有夫妻之实,我要离了。”

“什么?”

刘翠花本是笑容满面的脸上,瞬间阴霾。

“这都举办仪式了,怎么说要离就要离,这样不成的。”

王丽丽嗤笑,她以为她还是之前的那个王丽丽任她吓唬吗,心里冷哼一声,“怎么,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还不能做主了?”


这个年代思想还不开放,名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相当重要,稍微有点污点,都会一辈子抬不起头。

刘翠花嘴角一顿,立马改口,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婶婶当然是为了你好,你看段博人又好,又是知识分子,而且这仪式都举办了。”

一旁的刘芳赶紧搭着话道,“对啊,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别想不开啊。”

“哼,在这假惺惺的做给我看吗?”王丽丽果决惯了,当然看不惯她这种嘴脸,说话也是毫不客气。

刘翠花一看说好话没用,立马就指着王丽丽的鼻子,“你嚣张什么,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你现在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了,你休想后悔。”

墨色的眸子闪出一股危险的气息,王丽丽直接拍掉刘翠花的手臂,翻过去让她动弹不得,手上稍微发力,便听到了刘翠花的惨叫。

“你你你,你个小贱蹄子,竟然敢对我动手?”

王丽丽玩味的看着她,再一使劲,刘翠花直接求饶,“疼疼疼,有话好好说。”

一旁的刘芳看着情形不对,立马指着王丽丽,“她是你婶婶,你怎么能这样对她,你太不是个人了。”

语气尖酸犀利,王丽丽的目光直勾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