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大理寺来了个女捕快

大理寺来了个女捕快

卫夫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刑部尚书之女,霍明月从小就喜欢跟在父亲的身边,研读一些案件,希望长大以后,她也能做个断案如神的女神探!可惜梦想还没实现,父亲就想让她嫁人,于是,不满意这场包办婚姻的霍明月,离家出走了!带着临行前,伪造的刑部推荐信,成功入职大理寺,没成想她的第一个搭档,就是素有国民男神之称的言少卿!

主角:霍明月,言少卿   更新:2022-07-15 23: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明月,言少卿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理寺来了个女捕快》,由网络作家“卫夫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刑部尚书之女,霍明月从小就喜欢跟在父亲的身边,研读一些案件,希望长大以后,她也能做个断案如神的女神探!可惜梦想还没实现,父亲就想让她嫁人,于是,不满意这场包办婚姻的霍明月,离家出走了!带着临行前,伪造的刑部推荐信,成功入职大理寺,没成想她的第一个搭档,就是素有国民男神之称的言少卿!

《大理寺来了个女捕快》精彩片段

 卯时才过,大魏国东罗大使馆的门前就停满了车马。

这些车马与往日不同,都来自大魏的特别刑侦机构——大理寺。

使馆周围全部拉起了警戒线,禁止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大使馆内发生了一起恶性凶杀案。死者,正是东罗使臣汉姆。

因为事关重大,使馆人员直接报了大理寺,大理寺年轻英俊的少卿裴有言带着一个刚入职意气风发的女捕快霍明月先赶到了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位于使馆内的使臣书房,来到书房前,他们停住脚先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形。

外面没有任何打斗拖拽痕迹,书房门前有两人看守现场,脚下的地上铺着一层新的细沙土。

据供,书房门原本就没有在里面插上,只是虚掩关住的,窗户紧闭,案发后里面的所有物件都没有被动过,案发现场保护基本完好,除了之前使馆人员因为心急冲进去确认大使死活的时候留下的杂乱脚印。

霍明月低头瞧了瞧使馆人员的脚,疑惑道:“如此干燥的鞋,没有一点泥水,怎么留下脚印?”

“二位进去一看便知。” 带他们进来的使馆守卫张一鸣说道。

门吱呀打开,霍明月首当其冲。

刚踏进去一只脚,她立时呆在了那里,瞪的眼如铜铃,回身捂着嘴便冲了出去,哇哇狂吐,查案的兴奋劲顿时荡然无存。

裴有言摇了摇头,独自查看起现场。

房间内被翻的一片狼藉,使臣汉姆的尸体仰面躺在地上,浑身布满花刀伤口,死状可怖。从头到脚,从脚到门口的地上,都是血,整间屋子就像个血窖一般。即便看惯凶案现场的裴有言此刻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刚入行的霍明月不吐才怪。

作为他国使臣,一般都很少与邦交国人交恶,最有可能的是被暗杀,但暗杀一般采取的方式大都是一击致命,或是毒杀。是何等仇怨让他招来如此凶残的杀身之祸呢?裴有言有些想不通。

霍明月很快扶着门框坚强的回来了,自己选的路,吐着也得走下去,这会她也吐不出什么了。

看着屋内的凶案现场,她嘀咕了句:“奇怪……”

裴有言回头看了霍明月一眼,颇为云淡风轻的问道,“吐完了?奇怪在哪里,说说你的看法?”

原本体内还有些翻江倒海的霍明月听到裴有言和她讨论案情,瞬间一扫之前的郁闷,她的脸上满是流光溢彩,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激动。

“我是觉得这么多的血,按说应该血腥扑鼻才对,而且应该老远就能闻到血腥味,可这只有淡淡的香味,你不觉得奇怪吗?”

裴有言又瞄了她一眼,看着她一脸严肃认真查看现场的样子,别的不说,起码这位刑部尚书千金的智商还是在线的,要比普通的大家小姐聪明一些,而且,她的态度似乎也蛮端正的。

“还有吗?”

霍明月答道:“门是虚掩的,说明这不是密室杀人案,杀手应该是杀完人后很从容的从这离开。我估计,凶手就在使馆内部,或者,使馆内部有凶手的同伙。”

“恩,继续。”

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了少卿的肯定,自信爆棚的霍明月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神探,她不再忌讳地上的血,毅然决然踏了进去。

地上的血已经凝固,有不少杂乱脚印,都分布在门口到使臣尸体这段。

“凶手的脚印应该也混在这些脚印之中,只要我们排除掉之前冲进来的人的脚印,就可以筛选出多余的脚印。通过脚掌大小,就可以大概推算出凶手的身高体型,或者直接跟使馆内部人员比对,进一步查出凶手。如果没有多余的脚印,说明凶手就在早上进来的那几个人之中!”霍明月分析完,胸有成竹。

“可是我们早上进来的时候,里面是没有脚印的。”另一个使馆护卫说道。这个护卫名叫小武,和张一鸣一样都是第一批来到案发现场发现惨案的。

霍明月些许尴尬,前一刻她还骄傲的跟个大公鸡一样,如今被打脸后顿时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巴了几分。

裴有言微微摇了摇头,一丝不苟道:“凶手离开的时候,血还没有凝固,就算踩在上面,也留不下脚印,留只会留在没有血迹的地面上。”

“额……”霍明月缓缓转过身去,是自己考虑不周,言多必有失。她目光扫了扫周围,空地上也没有发现血脚印,难道凶手还穿着鞋套不成?

这时,裴有言的助手—大理寺少丞韩正泰和仵作周源赶了过来。

周源简单听了下案情,提着工具箱便进了房间,从头到脚的开始检验尸身。

流程进行完毕,他捻了些地上的血块仔细瞧了瞧闻了闻,脸上露出一丝异样。取好样品,他便装箱出了房间。

经由周源的初步鉴定,死者死亡时间在子时左右,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

死者身上究竟有多少刀伤,要等将尸体运回大理寺细细查验。可以肯定的是,绝大部分刀伤都不是致命伤,也就是说,凶手并没有想痛快了结了汉姆,更像是在慢慢折磨他,通常这种情况的案子多半是仇杀或者情杀。

听了初步验尸结论以后,霍明月拿出了一幅正式捕快的架势对发现命案的两个护卫进行正式问讯。

仵作周源趁机把裴有言拉到僻静处,小声道:“有几个需要特别留意的地方,一,死者虽然是被人放干血而死,但屋子里地上的血并不是人血,而是猪血。二,血里面掺了某种特殊的香料,可以掩盖住血腥味。三,除了仇杀、情杀,还有一个可能……”

“刑杀。”裴有言道。

“对。”

“还有,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你们自己去推断吧,安排人把尸体给我送回去。”

裴有言正要答话,霍明月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跟前探个头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你们在说什么?有什么消息?干嘛背着我分享?”

“询问完了吗?”裴有言冷着脸问道。

霍明月如实道:“问完了,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好,霍明月,本卿安排给你一个重要任务。”

“是,什么任务?”霍明月兴奋问道,没想到做捕快第一天就接到了任务,能劳领导如此重视,那以后升职加薪绝对不是梦想。

“去查一下附近的屠宰场猪肉铺,打探昨晚都有谁在子时前后买过猪血。”

“啊?”

“执行命令!“

“好吧!“

少卿该不会故意找借口把我支走吧,霍明月心想,好端端的查哪门子猪血?


 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端倪,但霍明月还是慷慨激昂的踏上了去屠宰场的路。

再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一名威风凛凛的大理寺正式捕快了,遥想昨天这会的自己,还正蓬头垢面的骑在自家墙头上想着怎么跑路,人生当真是变化无常不堪回首啊!

一天前……

偌大的江都城,熙熙攘攘,热闹繁盛。城上湛蓝色的天空,安详宁静,忽然三只乌鸦飞过城郊一处破庙,呱呱呱……

破庙里,一灰衣人静静的盯着将要燃尽的香。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杳无音讯,他的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

刑部尚书府邸。

会客厅里有人在谈着事,霍明月在她的闺房里坐立不宁,因为她爹霍正霆又在操办把她嫁出去的事。

霍明月年方二九,生的肤白貌美娇俏动人,又是刑部尚书的掌上小明珠,前来提亲的人就跟抢亲的一样,尚书府的门槛都给磨的锃光瓦亮。

听说这次老爹铁了心要让她跟宰相家的小公子见面唠唠嗑,如果去唠嗑,那小公子铁定会看上她,那下一步她老爹肯定就是逼她上轿扫地出门了。

做女儿的当然不会忍心看到自己年迈的老父亲终日为女儿唠唠叨叨操碎老心,于是乎,霍明月一拍桌子心一横,主意打定,离家出走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说走就走,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叨咕着:“婚姻算什么东西,爱情是什么玩意,姑奶奶就不配……呸,姑奶奶就不信爱情这个邪。”

霍明月并非不婚主义者,只是她觉得自己还太年轻,事业还没起步,岂能为婚姻所累?

霍明月告诉自己,就算做不到一手遮天,也要一马当先,做出个女人该有的样子来!

很快,她偷了一身下人的朴素衣服换到身上,企图蒙混出门,可前后门都有看守,那些家仆眼珠子瞪得都跟猫头鹰似的一般圆溜明亮,别说是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苍蝇飞出尚书府怕是他们都能逮得到。

但这丝毫阻挡不了霍明月追求自由的渴望,这点困难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她很快架着梯子出现在了后院墙头上。这不是她想要的女人样子,不过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红墙虽高,但根本拦不住会点三脚猫功夫的霍明月,可是回头吻别的时候,她悲催的被人给发现了。

“糟了。”霍明月猛的把身子转了过去。

这时院里的下人已经扯着嗓门喊起来了,“有贼!快来人!抓贼啊!”

还好,没有被认出来,霍明月立刻轻轻一跃摔到地上,顾不得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撒丫子就跑。

第一次离家出走,刺激。

霍明月心满意足的呼吸了一口自由的新鲜空气,她哪里知道更大刺激的还在后头。

半晌之后,大魏国都江都城的东大街上。

“站住!小贼,哪里跑!”

一声吆喝突然响起,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惊乱。

霍明月回头一看,帽子差点惊掉,那不是自己家的家丁吗?居然给追上来了!这帮混蛋,敬业也不挑个时候!

她赶紧把帽子一捂,撒丫子就逃。这哪是离家出走,简直就是越狱。

家丁们根本不知道前面是自家的大小姐,边追边喊:“快抓贼呀!”

街上的老百姓像躲避火苗的蚂蚁一样,纷纷让道,没有人伸出正义的绊子腿。

霍明月默默感激,临危不乱,毫无惧意,背着个包裹,身形灵巧,也是边跑边大声叫唤:“让开!都给我让开!”

家丁硬生生被她甩出数十步远,不离家出走,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运动素质原来这么棒。

当她跑到东大街和北大街的十字路口时,突然冷不丁有个人从北大街冲了出来,两人都来不及刹车啊的一声撞到了一起,瞬间都给摔了个狗吃屎。

顾不上疼痛,也顾不上骂娘,霍明月摸起地上的包扭头就朝南大街跑去。

倒地的另一个人同样摸起包转身朝着西大街奔去。

她俩谁都没有留意到,在慌乱中,两人拿错了包袱……

霍明月哼哧哼哧跑出去半里地,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家丁的影子?她松了口气,以为把他们给甩掉了,正好旁边有个茶摊,她便坐下来歇息,顺便要了口茶喝。

茶还没有上来,突然冲过来一群身穿大理寺制服的人把她团团围住,其中有人大喝了一声,“跑,还往哪里跑?“

霍明月愣了一下,什么情况这是?难不成这一会功夫家丁还跑去报官了?不就是离家出走吗,就算报官也用不着大理寺的人出马吧?太给面子了。

“你们要干什么……“

霍明月还没问清楚怎么回事,大理寺带队的头大手一挥,直接吩咐手下将她抓了起来,同时夺去了她的包。

霍明月本要发飙,但发现带队的头领长的竟如此花容月貌秀色可餐,稍稍迟疑了一下。

这时一个长的像鲶鱼一样的魁梧大汉从缴获的包里搜出了一身衣服,确切的说,是一身制服。

霍明月不禁乍舌,心道这是从哪变出来的?

“大人,果然有问题,这是东罗使馆护卫的制服。”鲶鱼男皱着眉一脸严肃的给“秀色可餐“的领导汇报道,似乎其中隐含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机密。

使馆护卫制服?霍明月心里的问号更多了,明明包里装的是金银细软和几件换洗的衣裳,怎么就变成了使馆护卫的制服了?

虽然有些小纳闷,可霍明月还是抓紧时间替自己争辩道:“不对啊,这不是我的东西!你们放开我,你们抓错人了!”

“废话!当然不是你的东西!”鲶鱼男说着将霍明月头上的帽子一把抓下,一坨长发飘然散落,他的脸上顿时有了几许洋洋得意,“果然是个女的,本丞眼光还是挺锐利的嘛。”

你才是废话!霍明月在心里默默吐槽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抓帽子鉴别男女这种老套的伎俩?就本仙女这吹弹可破的肌肤和窈窕婀娜的身姿,就算穿着个麻包都遮挡不了本仙女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女性魅力。

那位“秀色可餐“的男子一直盯着霍明月上下打量,打量的她都不好意思了,她心里正骄傲,美男子突然叫了声:”带回去审。“

这……让人始料不及,霍明月顿时急了,急中生智,她突然想到了点什么,“别!你们听我说……让我先喝碗茶好吗……好好不喝,但是你们真的抓错人了,我想起来了,你们抓的人应该往……反正不是我!”

此刻霍明月约么明白怎么回事了,一定是之前在十字路口撞倒的时候拿错了包,现在想想自己跟那人的穿着还挺像的,难道……怕不是替那人背黑锅了!当时着急跑路,根本没留意那个人的去向。

可她费力解释根本无用,奈何物证如铁,这使馆护卫的制服落到任何无关人员的手上都是解释不清的重大问题。

任凭霍明月嘴皮子都磨破,可大理寺的人始终坚持一个信条:闭嘴,有话到公堂上再说。

这帮瞎眼的混蛋!姑奶奶气质出尘,高贵脱俗,哪里有半点贼样?

霍明月挣扎着反抗,无奈鲶鱼男就像吃了大力丸一样给她的胳膊箍的死死的,一路将其押到了大理寺。

霍明月眼中那位“秀色可餐”的男子正是裴有言,现任大理寺少卿。

实施抓捕的鲶鱼男就是韩正泰,大理寺的少丞,这人既是裴有言的同窗学长,又是裴有言的忠实脑残粉。

事实上裴有言可不止韩正泰这一枚脑残粉,他男女老少通杀,以致于原本一直门可罗雀的大理寺因为裴有言变得门庭若市起来。

大理寺内,少卿裴有言亲审霍明月,威严肃穆。

大理寺外,裴女粉们在安全线外日常举旗呐喊,狂热痴迷。

裴有言拿起惊堂木重重拍下,“姓名!“

“霍明月!”霍明月耐着心回了一句,要不是看在这少卿长的人模狗样颇有姿色是个帅小伙的份上,她才不会有这么好的脾气和耐性。

说完以后,霍明月突然起了一丝八卦之心,“你呢?”

裴有言冷冷道:“叫我大人。”

“什么大人?你看起来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嘛。”霍明月抱着胳膊傲慢的回了一句。

裴有言没理她,继续问:“何方人士?”

这个冷漠的态度有些激怒到了霍明月,她抬起高傲的头颅来答道:“江都人士,年十八,无业,未婚,家住江都城东大街88号,家父乃当朝刑部尚书,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原本她并不想搬出老爹的名号威慑,不然早在他们把她抓走的那一刻她就曝光自己的身份亮瞎他们的狗眼了,可这个面瘫少卿实在令人不爽。

听到“小贼“自报家门,在场的人都愣了下,随即笑场了。

刑部尚书的女儿,虽没见过,但想来必是大家闺秀,怎么可能做此等鸡鸣狗盗之事?更何况,这事一点都不小。

裴有言看向霍明月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随即陡然凌厉起来,“藐视大理寺威严,你可知后果?还不从实招来。”

“什么呀!有没有搞错!说实话就是藐视吗?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还怎么从实招来?”霍明月一脸诚恳加愤怒的回道。

裴有言接道:“好,你的身份我们会核查,本官问你,为何要偷东罗使馆的制服?”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让我说几遍?我的包让人给掉包了!你们不去抓贼,还在这里审我!你们大理寺到底讲不讲理?”

霍明月也是被裴有言给搞的有些炸毛了,想她从小被捧在手心里当稀世珍宝一样长大,哪里有人胆敢对她如此无礼?更何况面瘫少卿还强行把一顶鸡鸣狗盗的帽子扣在她的头上,连亲爹都不能忍的她怎么受的了这窝囊气。


 看霍明月的态度如此强硬,裴有言心里起了嘀咕:难道事实真如她所言?

可是方才在追捕过程中,街上人乱如麻,他并没有注意到还有另外一个人,这就实在不好下定论了。

不怪裴有言粗心马虎,实乃当今国泰民安街上热闹非凡车如流水马如龙,到处都是摩肩接踵的人群,想要在人山人海中看到别的情景实属难事。

“如果你还是不配合,那本官只好先把你关起来,你好好想想。”裴有言再行试探了一番。

孰不料,霍明月却是摊了摊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啊,姑奶奶我正想躲起来呢,没有比这更清净的地方了。”

这不是破罐子破摔,而是肺腑之言大实话。撂出老爹的大名后霍明月立马后悔了,万一这面瘫少卿给她送回尚书府对质,那么自己还怎么愉快的离家出走?但覆水难收,肠子即便悔青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撑。

裴有言见从霍明月嘴里问不出所以然来,便改变了审讯方式,他即刻吩咐手下道:“去把那个报案的乞丐带过来。”

手下应声而去。

那个乞丐在东罗使馆门外行乞,当时裴有言带队去东罗使馆查探某个案子的线索,那乞丐向他们高呼抢东西啦,便见一人抱着一包裹撒腿就跑。

裴有言一行人等彼时还想,谁会抢一乞丐?八成是乞丐碰瓷儿瞎叫唤。但转念一想,若非犯事那人跑什么?怕是见到大理寺的人心里有鬼才跑的吧,于是他们便追了过去。

眼前这位自称刑部尚书千金的小贼有没有说谎,让乞丐过来辨识一下便知,裴有言看着霍明月想,像她这么强势的贼可真不多见,不,是从来都没见过,莫非……

“看什么看!我要喝水!”霍明月无视裴有言打量的眼神,朝他吼道。

裴有言给手下甩头示意了下。

水很快给霍明月伺候到位了,润了润嗓子,她又抬起高傲的头颅,“这位大人,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将来咱有怨抱怨有仇报仇,我得找得到人。”

裴有言冷笑了下,“本官裴有言,大理寺少卿,随时恭候。不过,你得能从这出去再说。”

裴有言?这个名字貌似在哪里听过,但管不了这么多。霍明月一本正经的宣告道:“好,裴有言,咱有言在先,我要是从这出去了,你就是欠我的,将来我若索偿,你要连本带利的还给我。”

裴有言微微一笑,越来越感觉眼前这位不是一个贼了,经验告诉他,这位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丫头而已,她一丁点的蟊贼职业素养都没有。

“好,我答应你。”虽然已有预感自己可能会输,但裴有言还是同意了这个孩子般的约定。

不一会,乞丐被带上了大堂,乞丐只看了一眼便说大理寺抓错人了,这不是抢他东西那人。

霍明月的偷窃嫌疑即刻就被洗清了。

幸福实在来的太快,霍明月高傲的盯着裴有言冷哼了一声,她想放出一句狠话让裴有言因为抓错人羞愧的无地自容钻到地缝去谢罪。

可惜现实压根不给她展现优秀的机会……

就在霍明月双手叉腰刚刚摆好姿势的那一瞬间,家丁王富贵的声音有如洪钟一般响彻在了霍明月的耳边。

“大小姐!老爷神算,原来您真的在大理寺啊?“

说话之际王富贵已然冲进了大堂之内,他噌噌噌几个箭步扑到了霍明月的身边,那个激动的模样就跟看到失散多年的亲娘一样夸张。

王富贵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他围着霍明月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恨不得给她看出一朵花来,嘴里还一个劲念叨道:“大小姐,这些人没有欺负您没有给您用刑吧?您没有受伤吧?这群瞎眼的王八蛋,怎么能把您给抓起来啊?“

“大小姐,您为何不说话?您被这些王八蛋给吓着了吧?”

霍明月本来还大大方方坦坦然然傲娇的跟只大公鸡一样,可看到王富贵以后就跟小绵羊看到大灰狼一样霎时泄了气,她当然不是害怕府上的一个家丁,而是害怕她爹霍正霆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大理寺。

可有的时候你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就在霍明月刚刚萌发出担心的那一瞬间,刑部尚书霍正霆已然迈着大步走进了大理寺的大堂之内。

裴有言虽然不认识尚书大人的宝贝千金,但不可能不认识尚书大人本尊,看到霍正霆大驾,他赶紧起身迎接。

霍正霆是个标准的女儿奴爱女儿如命,他从刚踏进门的那一刻就想跟王富贵一样扑过去慰问自己的宝贝女儿一句,但无奈裴有言韩正泰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再加上他瞅着宝贝女儿看上去毫发未损,便背上了尚书的包袱端起了架子呈现出了一幅往日里惯有的严肃状。

霍正霆出现的时机可谓恰如其分,大理寺的人惊叹刑部尚书大人消息如此灵通,女儿刚刚被抓便带人找上了门来,不会大理寺内部有尚书大人的眼线吧?

这时霍正霆命人带上来一个女人,一番了解,真相大白。

原来并不是尚书大人有眼线,他给大理寺送来的女人正是大理寺要抓的真正的女贼。

女贼当时错拿了霍明月的包裹,被尚书府家丁抓了回去。通过包裹里的东西和家丁的陈述,霍正霆当时便断定无端失踪的女儿霍明月已经在十字路口金蝉脱壳,如果大理寺的人不是酒囊饭袋,女儿铁定已经被误抓了。

此番前来,便是换人来了。

霍正霆这一出现,霍明月的身份无疑坐实了。

裴有言自己倒还算淡定,可韩正泰在旁边十足替少卿和大家伙捏了一把汗,把上司的宝贝女儿当成贼,这上司不发飙才怪?更何况谁不知道霍正霆发起脾气来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有雷霆之怒之相。

可没想到霍正霆既没有发飙,也没有责怪任何人,犯人交接完,他便一副慈父模样把霍明月领走了。

霍明月也是无语了,不就是个离家出走吗?谁没干过呀,可是谁能像她一样,第一次出走就能惊动大理寺!亏得没搞成满城通缉的样子。

看到老爹关切的眼神,霍明月只能收回心里浓浓的失望,勉强挤出一丝干巴巴的笑容。

大理寺门外,裴粉们还在呼喊,大理寺的告示栏里写满了表白的话,使得一张新帖上去的招聘启事格外显眼。

霍明月抬头瞥了一眼,随即跟在霍正霆身后继续往前走。

恭送霍正霆离开,裴有言即刻开始继续审案,偷窃东罗使馆侍卫制服,其中必然隐藏着大阴谋。

……

与此同时。

一个身形瘦削的灰衣人疾步朝城郊破庙赶去……

……

回去后的霍明月同尚书爹谈了半天,尽管尚书爹一直保持爱女如命的和蔼态度,但还是被霍明月给努力谈崩了。

嫁人的事,免谈,至少当下免谈。

她已经想好自己的人生下一步该怎么走,那便是——到大理寺当捕快!

到时候,有刀在手,有命在身,看谁还敢来相亲!

不过说真的,穿上那帅气的大理寺捕快制服,成为大魏历史上的第一个酷炫狂拽的女捕快!和女皇一样载入史册,光是想想都令人激动万分,霍明月仿佛已然看到美好的明天在向她热情洋溢的招手。

听说大理寺少卿裴有言有个神探的称号,他到底神不神不知道,但霍明月心中有个目标,那就是取而代之。

裴有言神探的美誉当然不是浪得虚名的,可再大的神总有遇到坎坎沟沟的时候。

女贼被押送到公堂上以后,裴有言原本是打算立即审问女贼的,可他突然嗅到了一丝别的端倪。

小乞丐报案时声称那个女贼抢了他的东西,那也就是说,女贼其实只是抢东西,而那个灰色的布包,应该是属于这个报案的乞丐的,这么说乞丐才是偷取东罗使馆护卫制服的嫌疑人?

乞丐还没走,就在大堂之上,裴有言朝着乞丐打量了几眼,率先对乞丐进行了询问。

可不过才问了一句,乞丐便吓的屁滚尿流一五一十全都招供了。

乞丐名叫小五,常年在东罗使馆外面行乞,使馆附近那一片都是他的活动地盘。他并没有被抢,只是行乞未遂还被女贼踹了一脚,心怀怨恨,恰逢此时看到大理寺的人经过,便呼喊抓贼陷害于她。

小五这个睚眦必报的行为实在不值得提倡,但谁也没有想到因此真的牵连到了一起盗窃案件。若不是小五的纠缠,大理寺的人只怕很难及时将贼人给拿下。

听完小五的供述,案件已经十分清晰明了了:被尚书府扭送到大理寺的这个女子是个名副其实的女贼,那身东罗护卫的制服正是她偷窃的贼赃品。

偷什么不好偏偏偷大使馆护卫的制服?就是拿出去卖也没人敢买,大使馆值钱的东西很多,这女贼既然能混进大使馆偷窃,自然也能偷到贵重的物品,可布包里除了制服别无一物,可见贼人的目的性十分明确,就是冲着制服去的。

虽不知贼人的目的何在,但裴有言直觉这里面大有文章,接下来,他对女贼进行了一番审问。

然而,足足审了三个时辰,可女贼始终装聋作哑把裴有言和大理寺一干人等当空气一般。

一般遇到嫌疑人死鸭子嘴硬这种情况都是要大刑伺候的,可裴有言不喜欢刑讯逼供,他出任大理寺少卿以后办案一直靠的都是聪慧的脑子和灵活的审问技巧,可以说裴有言在对待犯罪嫌疑人上面很有人道主义精神。

“先收押入狱,给她一间独立的牢房。“裴有言交代完毕以后,很快又补充了一句,“叫兄弟们多留个心。”

“明白!”

韩正泰领了命令即刻押着女贼去了大理寺的牢房之内。

裴有言并没有直接道明让他留心什么,但韩正泰和裴有言早就有了高度的默契,只屑裴有言一个眼神他便知晓裴有言的话外之意是有人可能会趁着月黑风高之际杀人灭口。偷窃大使馆制服这件事的性质不同于别的,若是制服落到别有用心的人手上,那还指不定产生何种严重的后果。

裴有言心里隐约有种不安,他即刻去了东罗大使馆,可外面的护卫说使臣们都已经歇息入睡让裴有言有事明日再来。裴有言不便打扰,便叮嘱他们加强防备,防止有人混入。

彼时城郊一处荒废已久的破庙内。

两个黑衣人正摸黑交谈着。

“老大,紫鸢办事不利落到大理寺的手上了,我这就命人去灭了紫鸢的口。”

“不必,紫鸢的父母还等着解药救命,谅紫鸢不会招半个字出来。”

“那老大,没了制服咱们怎么混进去办事?”

“看来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了,记住,这次一定要做的干净,否则主人要是发威了我可保不了你们。”

“老大放心,这次绝对不会让老大失望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