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十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一知道自己与沈南言的婚姻不过就是一场戏,因此两个人在结婚之后才会如此的相敬如宾,后来为了不耽误这个人的幸福生活,她决定离婚!原本以为沈南言会与她一样非常想要摆脱这段婚姻,可是没想到她提出离婚后,这个男人总是想各种办法拖延离婚的进度,这个人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

主角:十一,沈南言   更新:2022-07-15 23: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十一,沈南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沈先生离婚请签字》,由网络作家“十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一知道自己与沈南言的婚姻不过就是一场戏,因此两个人在结婚之后才会如此的相敬如宾,后来为了不耽误这个人的幸福生活,她决定离婚!原本以为沈南言会与她一样非常想要摆脱这段婚姻,可是没想到她提出离婚后,这个男人总是想各种办法拖延离婚的进度,这个人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精彩片段

白露过后,天气逐渐转凉,气温下降,白天,夜晚温差变大。

十一独自坐在客厅,身上披着一件单薄的外套,她轻抬手腕,看到手表上的时间时,秀眉微微蹙起。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门外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十一揉了揉眉心,从沙发上站起来。

深夜12点,她依旧等着的人,是她的丈夫,江城名贵家族之子沈南言。

这个时候还不回,估计是不会回了。

想到这里,十一迈开轻盈的步伐,离开客厅。

也是,她的丈夫,本就很少来这个暂时可以称作是家的地方。

卧室大床上,本已熟睡的十一突然觉得胸口很闷,呼吸有些困难。

睁开眼睛,当看清俯在她身上的男人时,十一本来还很浓重的睡意,瞬间消散殆尽。

“南言……”

她轻声开口,语气不轻不淡,但却足以让身上的男人注意到她已经醒来。

果不其然,男人在听到她这三个字之后,瞬间就停下了动作。

黑暗之中,十一看到沈南言定定的看着她,一双幽深的眸光沾染了一丝醉意。

只是片刻,男人又低下头,先是吻她的额头,又是脸,一步一步往下,动作略微急促显得有些粗暴。

十一瞬间明白,这是醉的厉害了。

“南言,你喝醉了。”她启唇,手挡在男人胸前。

男人动作未停,十一突然慌了。

“沈南言,你喝醉了,放开我。”

在男人快要扯开她睡衣之时,她再次开口,语气比起前一次,重了许多。

果不其然,在听到她这话之后,男人顿下了动作。

窗外微弱的月光透进来,十一借此看到了沈南言的神情。

轮廓分明的脸庞,深邃的双眸中因为醉酒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淡漠。

“抱歉。”

疏离的话语从男人口中吐出,十一突然笑了。

“没事。”

得到自由,十一坐直身子,轻启薄唇,声音轻缓:“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好。”

“嗯,我去了。”

低喃这么一句,十一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没有再看沈南言一眼。

打开卧室的灯,看着被男人随手丢在地上的高级定制西装,她默了默,最后还是无声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送到洗手间。

十一端着安神汤回到卧室,刚才还在床上的人,此刻却连人影都不见。

站在原地失神了片刻,十一转身。

书房门口。

她敲响房门,里面传来低沉嗓音:“进来。”

果然,十一想,这人还真是不可能听她的在卧室等着。

推开门,走进去。

书房落地窗前,男人身躯修长,五官深邃如刀削斧凿般的立体,周身上下都散发着矜贵的气质。

他就站在那里,惯常淡漠的双眸落在她身上,情绪一如既往的深不可测。

十一站在原地顿了半秒,慢步走过去。

“醒酒汤好了,过来喝吧。”

沈南言站在原地,并未立即走过去:“今天有个酒局。”

十一嗯了声,后知后觉这样有些简单了,又补充道:“你一喝酒就容易头疼,以后如果不是必要,能推的就推吧。”

“好。”

沈南言未曾多说,只是应了这么一句。

十一淡笑,这句好是真的听进去还是习惯性的敷衍呢。

不曾深究,一年相敬如宾的婚姻,十一早就参透,什么该上心,什么该一笔带过。

“来喝吧。”

沈南言走过去,在办公桌前坐下。

喝完醒酒汤,手放在太阳穴缓缓揉着:“这段时间学业不忙吗?怎么有时间过来这里?”

“不忙,过几天要外出实习了。”十一如实答。

沈南言抬头,视线落在她身上,声线低沉:“需要我帮忙吗?实习单位的事。”

十一抿唇,扯起一抹温浅的笑:“不麻烦你了,实习单位学校有统一安排。”

沈南言淡淡的嗯了声,收回视线。

十一站在原地没动,见沈南言开了电脑,手指在鼠标上飞速移动:“你很忙?”

“还好。”男人头也不抬的回。

她笑:“这样啊。”

沈南言手上动作顿住,半秒后,他抬头:“过来。”

十一听话的走过去。

沈南言幽深的双眸落在她身上,声音温淡听不出情绪:“有事情要跟我说?”

他主动问起,十一也不再纠结:“的确有点事情。”

她还未等到沈南言说话,书桌上属于男人的手机突然响起。

沈南言先是看了一眼手机,而后抬头看她。

十一摆摆手,脸上挂着不深不浅的笑:“没事,你先接电话。”

电话是莫晓静打来的。

莫晓静,沈南言特助,一个很有能力的女人。

这通电话没有持续太久,在沈南言讲电话的途中,十一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

电话结束,沈南言放下手机。

“助理的电话,提醒我明天出差的事情。”

十一脸上的笑有一瞬的凝滞,但也只是一瞬,她便恢复正常:“要出差啊。”

“嗯。”

她脸上笑意依旧:“那出差注意安全,不要太累了。”

“好。”

十一双手交叉,动作随意:“那你忙着,我不打扰了。”

沈南言没回话,相对沉默片刻。

“你刚才说有事跟我说。”

十一掀唇,语气温和:“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想问问你还要不要喝牛奶。”

沈南言盯着她,许久不言。

“那你忙着,我先去睡了。”

十一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十一。”

身后是他的声音,十一脚下步伐顿住,却未说话。

“实习的时候,要回来住吗?”

十一笑了,并未回头。

“现在还不确定,过段时间确定了我再告诉你。”

……

次日早上,沈南言离开没有多久,十一便起床了。

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姐姐打来的。

十一一边起床,一边将电话回拨过去。

“姐姐。”

电话里是叶星辰亲切温暖的声音。

“一一起床了吗?”

“嗯,刚起。”

“行,那我先去墓园,你跟沈南言赶紧出发吧。”

提到沈南言,十一挤牙膏的动作顿了顿。


半响,她轻声道:“他出差了,姐姐你来清水湾接一下我吧。”

在前往墓园的路上,叶星辰开车,十一坐在副驾驶。

“这个沈南言是越来越过分了,竟然连爸妈的忌日都不陪着你来。”

叶星辰话里是对沈南言毫不掩饰的不满,十一低着头,但还是忍不住为沈南言辩解:“他要出差,我没有跟他说。”

叶星辰哼了一声:“就算他再忙,就算你不说,他也该推掉所有事情,他也该记着。”

十一没说话。

叶星辰静了一下,又忍不住:“一一,你实话告诉姐姐,是不是沈南言对你不好?”

十一下意识的解释:“没有,他对我很好。”

叶星辰持怀疑态度:“真的?”

“嗯。”

叶星辰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在看到十一提及沈南言时候,眼里掩饰不住的星光时,她又止住了。

车子在墓园门口停下,十一跟叶星辰一起下车。

叶星辰的怀里抱着一束花,那是她们父母定情之花三色堇。

两人来到墓碑前,叶星辰将花放下。

“爸妈,我跟一一来看你了。”

墓碑上的照片,男人女人笑的幸福,正是姐妹俩的父母。

八年前,叶家还是江城有一定地位的家族,可是后来,一场大火,带走了两人的父母,叶氏家族也面临着破产的危机。

若不是……

若不是有沈家老爷子的照顾,叶氏集团将不再姓叶,叶星辰跟叶十一的生活也将变得更加的艰难。

两人在墓园待了很久方才离开,在回去的途中,姐妹俩人闲聊着。

“今天沈南言没有来,等他出差回来,你记得带他来看一下爸妈。”

十一本来低着头,听到这话,她抬起头。

“他忙。”

“再忙也不可能这点时间都没有。”叶星辰声音大了一些,显然还在因沈南言没有来而生气。

十一抿着唇,不想再让叶星辰生气,只好点点头。

叶星辰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

十一在外实习,很少回学校,相反的,因为实习公司距离清水湾近,她近段时间回清水湾的频率还算高。

这天,十一刚从实习公司出来,就收到了沈南言的短信。

这是自那天沈南言出差后,她们第一次联系彼此。

短信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我回来了,晚上回家吃饭。

回家?

清水湾还是老宅?

十一不明白。

刚想发消息过去问,身边同伴突然说:“十一,你看那边那位是不是沈氏集团总裁沈南言?”

十一抬头朝着同伴指的方向看过去,身躯修长,面容深邃立体,不是沈南言又是谁。

那边的人是要进去商务区,一会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十一还未来得及回答同伴的前一个问题,同伴便再次开口。

“这位沈氏集团总裁还真是优秀,陪在他身边的那位是他的助理莫晓静吧。我听说这个莫晓静挺有能力的,她是莫家千金小姐,却为了沈南言,入了沈氏,屈尊做一个助理。”

十一站在原地没有动,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的握紧,指尖有些泛白。

“不过说起来两人还挺配的,郎才女貌,家世相当,你说是吧,十一。”

“啊?”手臂被同伴碰了下,十一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失了神。

“我说,你有没有觉得沈南言跟他那个助理很配?”

十一面色淡然,抿唇淡笑:“或许吧。”

她隐婚的丈夫,被说跟别的女人般配,还问她觉得是不是。

十一心里无声低笑,未曾想,婚恋剧本里面出现无数次的烂梗有一天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一句话。

——我不怕你太受欢迎,我怕你来者不拒。

她话向来少,同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好了,辛苦一周,实习终于结束了,我先回去了,再见。”

“嗯,再见。”

同伴离开,十一看了眼手机上那条还未回复的短信。

顿了片刻,熄屏,放回包里。

……

清水湾是十一跟沈南言结婚后,沈家老爷子送给他们的房子。

房子在市中心,三室一厅,黑白相间的装修风格,倒是跟沈南言很符合,说是他们的房子,但十一跟沈南言都很少来。

打开门进去,房子整洁,钟点工打扫得干干净净。

十一将手上买好的菜送去厨房,去卧室换了家居服出来,才重新回到厨房。

沈南言喜静,不喜欢请佣人,所以在婚后,她开始学习做饭,如今一年过去,厨艺已经十分娴熟。

厨房一阵忙碌时,门口传来声音。

十一从厨房里探出头,正正看到了出差多日方归的沈南言。

她脸上依旧是那抹不轻不重,刚好合适的笑容:“你回来了。”

“嗯。”沈南言外套搭在臂弯,面容深邃,说话的时候,薄唇一张一合。

“把东西放进去出来吃饭吧,我就剩下最后一个菜了。”

他没有说话,迈步走到她面前站定。

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个极淡的吻:“那我去了。”

十一笑意不减,目送沈南言离开视线,方才收起脸上的笑,走回厨房。

饭菜上桌,沈南言也从卧室走了出来。

他换了家居服,袖子微微挽起,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饭桌上,两人对面而坐。

只有两个人,十一做了很简单的三菜一汤,但这三菜一汤,却是沈南言最为喜欢的。

十一性子安静,在沈南言面前又总是找不到话题,一直沉默着。

倒是沈南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实习开始了?”他随意的问,语气里多了一丝漫不经心。

“嗯,开始了。”十一回了声。

“在哪家公司?”

“嘉悦传媒。”

嘉悦传媒是江城是数一数二的电影制作公司,十一能进这家公司实习,沈南言有些意外。

“很好。”

十一不知道沈南言是在夸公司好,还是她进了这家公司实习好。

她点点下颌,脸上笑意浅浅:“的确不错。”

沈南言抬头看她一眼,顿了顿:“这家公司距离清水湾近,以后是不是就住在清水湾了?”


针对实习期间住在哪里这事沈南言前面就问起过。

当时十一没有回答,此刻再提起来,她自知这次是避无可避了。

“应该是就住在这里了,实习期间作息不太规律,学校那边可能不太方便。”

沈南言嗯了声,语气轻缓了许多:“回来住也好。”

话题到了这里,本该结束了,可十一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有一句话就那么就问出了口。

“你呢?”

“什么?”

“你要回来这里住吗?”她声音很轻,小心谨慎中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

沈南言握着筷子伸向了那盘糖醋排骨,回答的语气显得有些随意:“看工作的情况。”

十一静了许久,扬起淡然的笑:“嗯,好。”

一直到吃完饭,沈南言起身去接电话了,她脸上那抹淡淡的笑方才消失。

他如果工作不忙,她们相处的时间就会多一些了吧,可是,他是沈南言,工作忙碌起来,几天几夜的不睡觉,这样的情况,她还能多想点什么呢。

收起纷杂的思绪,十一起身,开始收拾。

……

原以为沈南言这通电话会持续很久,可十一没有想到,她刚把桌上的剩菜剩饭搬回到厨房准备洗碗,厨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看着迈步走进来的男人,十一拿着围裙的手顿住:“讲完电话了?”

“嗯。”

男人来到身边,声线低沉悦耳:“我来吧。”

而后,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接过她手里的围裙。

十一愣了半响,回神后连忙开口:“我来就好,你去忙你的吧。”

沈南言身躯挺拔,那围裙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不协调,他眉头微皱:“改天我们一起去一趟超市吧。”

十一莫名:“怎么突然说起去超市了?”

“去给我买一个围裙,你这个太小了。”

“……”

男人有条不紊的洗碗,明明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十一却不自觉的看呆了。

这是结婚一年来,沈南言第一次走进厨房帮她洗碗。

可就算是第一次,他也做的很完美,无论是碗筷的摆放,还是料理台的清理。

“你很有天赋。”

看着看着,她不自觉的说了这么一句。

沈南言将抹布放好,侧过身看了她一眼:“这样的事情还需要天赋吗?”

他一本正经问的样子把十一逗笑了:“我看了个剧本。”

沈南言点头,挤出洗手液,一边洗手一边等着她说下去。

十一靠着身后的料理台,动作随意散漫:“是一个婚恋剧本,剧本里面的丈夫是一个白领,从来不曾进过厨房,第一次进厨房,就把碗摔了。”

沈南言皱眉:“这剧本怎么那么差。”

“哪里差了?”

“进个厨房就把碗摔了,愚蠢。”

“……”

无意闲谈,倒是让两人之间的气氛融洽了许多。

凝着沈南言的侧颜,男人认真的洗手,那双修长的大手像他精美绝伦的脸一般完美,恰好十一是个手控。

那一刻,她突然好奇,沈南言读书时候,会不会有女孩子考试时看着他写字的手,就忘了答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