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成了团宠

离婚后我成了团宠

甜薇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苏活了两辈子,两辈子都嫁给了陆暻琛,两辈子都没有得到幸福,那人还是不肯给她一点点好脸色。算了,既然幸福勉强不了,那她就不勉强了,要男人干什么?要钱它不香吗?离婚后,程苏有钱有颜,身边根本就不缺小鲜肉。陆暻琛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前妻越来越美,越来越飒,终于真香了,再不追妻,某团宠就被人撬走了……

主角:程苏,陆暻琛   更新:2022-07-15 23: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苏,陆暻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团宠》,由网络作家“甜薇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苏活了两辈子,两辈子都嫁给了陆暻琛,两辈子都没有得到幸福,那人还是不肯给她一点点好脸色。算了,既然幸福勉强不了,那她就不勉强了,要男人干什么?要钱它不香吗?离婚后,程苏有钱有颜,身边根本就不缺小鲜肉。陆暻琛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前妻越来越美,越来越飒,终于真香了,再不追妻,某团宠就被人撬走了……

《离婚后我成了团宠》精彩片段

“程苏,离婚吧!”

男人冷漠的话让程苏浑身一颤,她下意识握紧拳头,任由指甲刺入掌心,心脏疼到颤抖。

抬起头,微红的眸子看向眼面前的男人。

浓墨眼,悬胆鼻,两瓣薄唇虽抿的肃然清冷,但却在唇角勾出性感弧度。

尽管一身龙袍换了高档西装,但这张脸怎么看还是跟以前一样,完完全全就是一张为祸四方的面容,能让所有女人沉迷。

活了两辈子,两辈子都嫁给陆暻琛,然而她两辈子都没能抓住他的心。

是的,两辈子!

上辈子她是魏国的皇后,魏帝陆暻的正宫妻子!

出门摆的是16人抬的轿子,连他陆暻帝的龙撵都成了自己的车架,每日进出百人的仪仗,吃喝用度全是最好的,生活不要太风光。

但人前风光换来的却是人后受苦,陆暻帝并不爱自己。

就像所有宫斗剧里演的一样,这位皇帝有位专宠的妃子,两年时间晋升了六级,直接成为贵妃,位置仅次于自己之下。

于是她作为无比风光的皇后,一口气独守了6年空闺,最后死在鸾凤宫。

至于后来的事情怎样她就不知道了。

因为她重生了,一睁眼正赶上自己跟现代这个陆暻琛的婚礼!

当时的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晕晕乎乎了好几天才确定这不是梦,套用现代的话,这叫做重生。

然而重活一世,她还是没能逃开这个男人,依旧做了这个人的妻子。

当搞清楚这个社会讲究一夫一妻制,连个妾都不能有,程苏还抱有一丝侥幸——或许这一世这个男人会爱上自己。

但事实证明她还是想多了。

程苏盯着一桌子的菜,这是自己准备了一下午才做出来的,都是满汉全席的级别。

她努力将自己缠满绷带的手缩回袖子里不让男人看到,而后露出跟上辈子一样温婉恭顺的笑容,试图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暻琛,吃饭吧,都是你爱吃的菜。”

这一桌子菜都是上辈子的皇帝喜欢吃的,她依样做了,只是两辈子没握过刀,菜做好了,她也伤得不轻。

但给陆暻琛吃,受伤也开心。

眸子欢喜望过去满是期待,对上的却是男人微蹙的眉。

浓墨眼清冷无波,削薄唇瓣抿的无情。

自古帝王心难测,但她做了这么多年帝后,自然明白这个神情的意思。

陆暻琛不高兴。

程苏的心提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帝王动怒没人敢造次,这是上辈子的习惯,这辈子依然改不过来。

“你做这些是想证明什么?”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威严,“三年前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程苏,你装的再像也没用,你不是那个人,我爱的不是你。”

对,你爱的是淑贵妃!

她看过史书,自己是被毒死的。

而那段时间经常带着银耳羹来看自己的,就只有淑贵妃。

明明是杀了正妻的恶毒妾室,这狗皇帝却封她为淑贵妃,贤良淑德,她哪一点配?

程苏也气了!

上辈子尽心尽力的伺候,21岁自己就死了,这辈子依然尽心尽力的伺候,换来的仍然是一句——爱的不是你。

罢了!

她也累了,跟这狗皇帝完全过不到一起去,看来这辈子也毁了。

程苏低头生着闷气,陆暻琛却以为她在偷偷的哭,本来就是又土又穷的女人,惹不起他丝毫怜爱。

于是他不耐烦道:“离婚吧,三千万补偿你这三年,以后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程苏眼睛动了动。

离婚?还给钱?还有这种好事?

哦,对,这是现代,不像自己那会儿到死都不能离。

想通了之后,程苏觉得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

珍爱生命远离狗皇帝还有钱拿,这种好事儿,为什么不干?

于是程苏当场竖起一根手指:“一个亿,不然休想离。”

许是竖起手指要钱有些难看,这位一直以来端正沉稳的男人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打量着程苏,在听到一个亿的要价之后,深邃眉眼流露出不屑的样子,一脸果然如此的恍然。

“装的再像,你果然也不是她。”

对,我是皇后,本来就不是你爱的那个小贱人!

程苏一想起来,就气的肝疼。

陆暻琛应该没有前世的记忆,这货就是个土生土长的本地货。

不过一直听说陆暻琛有个喜欢的白月光,她曾经远远瞄过一眼,那张脸跟淑贵妃有五分相似。

果然,就算再来一世,狗男人还是狗男人,改不了吃屎。

“没事,我成全你们。”

感谢新社会,没了礼教束缚,她也能痛痛快快放弃所有,挺直胸脯说一声成全。

原来放弃一个人,可以这么简单。

男人诧异的目光之中,程苏挺直脊背走回房间,甩上门开始收拾东西。

反正这辈子投生了穷人家自己也没什么家当,简单装了衣服就没什么可收拾的了。

当她提着行李箱回来的时候,陆暻琛正在给那只小狐狸精打电话,语气温柔的不要不要的。

程苏深吸了一口气,压着怒火道:“一个亿,现在就给!”

“暻哥哥,什么事啊?”

江玥儿娇滴滴的声音自电话那头传过来,陆暻琛阴沉了脸色死死盯着程苏,声音却还是轻柔的:“生意上的事,一会儿我再联系你。”

手机挂了,男人才面色阴冷起身,189的个头足以俯瞰程苏,并将她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要说气势这东西,真的是与生俱来。

即便没了龙袍没了高台王座,这个男人依然满身威吓之气。

程苏抿了嘴,下意识深吸一口气,不然她怕自己会撑不住先后退。

但她不能退,尤其今天这样的日子,只能进,不能退。

“程苏,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满是讥讽。

换做以前,程苏一定面红耳赤深以为耻,但现在不会了,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在完全不同的社会。

“我从来都这样,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给钱。”

从来都这样?

陆暻琛皱了皱眉头,这三年他到底娶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

虽然知道程家贫穷,但没想到竟然是如此刁蛮跋扈粗俗无礼之辈,跟他心爱的女人差太远,当初就不该娶。

“拿了钱,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一个亿就这么轻轻松松打到卡里,程苏确认完毕,招呼都不打当场离开。

在狗皇帝面前自己还能习惯性的逼着自己贤良淑德,现在没了压在头顶的男人,程苏放飞自我,开心拨通电话:

“喂,三哥,来接我,对,我跟狗皇帝离婚了,什么他甩我?是我甩了他,这辈子他又不是皇帝了,我会怕他?”

那边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也很开心:“对,怕他个鸟蛋!上辈子我们兄弟就都看他不顺眼了,这回踹了他,哥哥们给你找个更好的,气死他!”

很快,一辆无比拉风的敞篷跑车停在程苏面前。

苏启夏阳光帅气,浑身散发着富二代的张扬恣意,一头金发在日头下闪闪发光。

“走,哥今儿带你去消费。”

“不用,我坑了那狗皇帝一个亿,今儿我请三哥消费,花他的钱,美的很~”

 

陆暻琛冷冷扫了眼桌上的菜,的确都是他上辈子爱吃的,可惜,做的人不同,他便毫无胃口。

“忠叔,菜都拿去喂狗。”

不是皇后做的饭,他一口都不想吃。


“那狗皇帝怎么想起来放了你了?明明上辈子死都不肯让你回家。”

苏启夏盯着大街上穿着超短裙露着大长腿的姑娘,即便来了这么久他还是有些不习惯,但,大长腿可真好看啊。

“礼数教化嘛,咱们那会儿哪儿有和离这一说?”

古代社会妻就是妻,只要不是七出,休妻就违法。

这种事儿皇帝更不能带头干。

所以她才会独守空闺六年,白瞎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眼瞅着红灯变绿灯,苏启夏连忙发动车子,那句话便也没来得及说出口。

其实当初大哥不忍心看小妹在宫里受欺负,逼着皇帝休妻来着,只可惜那狗皇帝死都不松口,也不知道是多大的仇。

“啧!狗皇帝!”

苏启夏骂了一句,程苏附和:“对,狗皇帝!”

车子停进最大的商场,苏启夏豪迈的大手一挥:“小妹,过来这边还没逛过商场吧?走,三哥带你改头换面!”

都三年了,小妹的衣服还是最普通的T恤牛仔裤,好端端的头发天天挽着发髻,简直土的掉渣。

“知道现在女孩子都喜欢什么吗?JK、御姐、复古、萝莉......”苏启夏扳着手指头把人带进奢侈品店,对店员道:“她,从头到脚,给我焕然一新!”

于是当程苏再一次立在穿衣镜前的时候,土气的T恤牛仔裤变成超辣的火红吊带短裙,短款小香风外套搭在肩头,领口的亮钻闪瞎眼。

配上程苏白到发光的肌肤,热辣性感,简直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至于头发那都根本不用打理,发簪取下来,细长如缎的发丝根根垂落肩头。

黑长直配肤白如雪,红衣胜火,从头到脚连每一根头发丝儿都都叫嚣着美艳精致。

这种风格程苏早就想试了,但一看到陆暻琛的脸,她就会不自觉的用旧制把自己包起来。

但现在,她已经离婚了,套用现代女性的价值观,女孩子凭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

所以,去它的上辈子!

去它的陆暻琛!

三年新时代的洗礼,一朝离婚,从今以后她要为自己活的灿烂!

“哥,怎么样?”

“好看!”

苏启夏都看呆了,当场举起手机给小妹拍了张照片发给兄弟们。

二哥:我家小妹,天下最美。

四弟:好看!

五弟:艳压群芳!

大哥:腿包上。

所有弟兄:............

苏启夏默默关上手机假装自己没看见,撤回是来不及了,自己这顿打也跑不了了,没办法,长兄如父。

“咳,刚试过的这些,全包上!”

“谢谢三哥!”

程苏踩着高跟鞋挽住苏启夏的胳膊。

他们家兄妹一直很和睦,而她更是习惯了备受宠爱,跟哥哥们撒起娇来更是轻车熟路。

......

此时商场的另一边。

江玥儿也挽着陆暻琛的胳膊,女孩长得十分娇小,小家碧玉似的,皮肤嫩白,一双凤眼脉脉含情。

“暻哥哥,对不起,你这么忙,我还要你陪我逛街。”

江玥儿一脸愧疚,陆暻琛的心却跟着揪了揪。

曾经自己的皇后就是如此体贴,可惜,自己身为帝王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这辈子,他不会让自己的皇后遭受半点委屈。

“没事。”

江玥儿继续道:“暻哥哥,苏苏真的同意离婚?你把她叫来好不好?我想听她亲口说,因为我不想我的好闺蜜难过。”

江玥儿和程苏是大学同学,一个卧室的好闺蜜。

可玥儿如此善良,那个程苏......

想到那个故意装模作样的土气女人他便生气,学谁不好,学他的皇后,该死的东西。

不经意间抬眸,却正对上迎面而来的人影。

踩着细高跟的女孩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下巴微抬尊贵恣意,一直以来隐藏在留海下的面庞露出来,眉眼顾盼风姿卓绝,从鼻梁到下巴都完美得无可挑剔。

这是......自己那个土掉渣的妻子,程苏?

这眉眼风情,好像他初见皇后时的样子。

对,就是嫁给自己之前,十四岁的那个护国公府的小姑娘!

那个被所有人疼爱,被金银堆砌出来的小公主。

眉眼也跟现在的程苏一样恣意跋扈。

见陆暻琛看呆了,江玥儿咬紧嘴唇,故意贴过来,对着程苏笑道:

“苏苏,瞧瞧你,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喜欢的人?

陆暻琛这才注意到苏启夏。

男人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虽然长得帅,但一无是处的那种。

陆暻琛皱起眉头,上午才离婚,下午就有了喜欢的人,还挽着胳膊逛街。

明明在自己面前就是T恤牛仔裤,现在竟然穿的如此......不知检点!

他面色阴沉的盯着程苏。

常年侍奉帝王侧,程苏明白这表情的意思,生气指数四星半,随时濒临爆发边缘。

但,那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离婚了懂伐,离婚了!

程苏看都没看这俩人一眼,她上辈子好歹是护国公家的小姐,又做过皇后,论端架子无视别人,没人比得过她。

于是她揽紧了苏启夏的胳膊,高跟鞋嗒嗒作响。

干了两辈子都没干过的事儿,无比傲慢的无视了某位至高无上的万岁。

“程、苏!”

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程苏面上绷满了冷漠,内心里爽的一批,原来无视狗皇帝是一件这么爽的事情哈哈哈哈!

人人平等的现代社会果然就是天堂!!

“等等!”

男人温润修长的手指猛地抓住程苏的胳膊。

这落在江玥儿眼中更是嫉妒的不行,明明是来跟自己逛街的,而且两个人都离婚了,为什么还这么粘着暻哥哥不放?

江玥儿也连忙凑过去,装模作样的抓住程苏的手,娇滴滴道:

“苏苏,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好吗,我想得到你的祝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程苏给恶心的够呛。

她有这身子的记忆,这个江玥儿就是个白莲婊。

若不是自己,她也不可能认识陆暻琛。

婊就算了,偏还长了一张淑贵妃的脸,真是把婊和恶毒这两个词儿结合到了完美的地步。

想到那女人上辈子毒死了自己,程苏想也不想当场就狠狠甩了江玥儿一巴掌:“我也是你能碰的!”

她,护国公府的千金小姐,贵为皇后,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碰的!

程苏俯瞰身下的女人,整个人高高在上贵气十足,精致眉眼浸染厉色,咫尺凤威。

江玥儿捂着脸,当场就被吓的够呛。

她无比惊愕的仰视着程苏的脸,这个女人她明明只是个憨厚老实的土包子而已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霸气了?

震惊之余,她还不忘低头啜泣:“对不起苏苏,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我跟暻哥哥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上辈子就是夫妻......”

陆暻琛这才终于动摇,他低头看着江玥儿红肿的面颊,想到他的皇后最后惨死的模样,怒从胸中来。

“程苏,你别不知好歹!”

“呵!”程苏不屑一笑,挑衅着:“陆暻琛,我们离婚了,是你,别不知好歹!”


说完,直接甩开男人的手,挽着苏启夏决情而去。

“小妹,干得漂亮,直接杠狗皇帝,看的三哥爽死了!”

苏启夏压低了声音,默默给小妹竖起大拇指。

可惜了,没能把刚才那经典镜头拍下来。

不然发给兄弟们,大家都能一起开心开心,多好啊。

“上辈子不得不三从四德,这辈子文明开化,终于不用忍了。”程苏胸口的恶气终于出了。

要是上辈子,能抽的淑贵妃亲妈都认不出,她也不至于抑郁。

“三哥觉得你又重回在府里做小姐时的样子了,那时候的你最开心,哥很怀念。”

小妹也是跋扈过的,护国公府的小姐自然也是有脾气的。

只可惜做皇后要母仪天下,白白委屈了小妹这么多年。

见三哥动容,程苏便像以前一样将红红的手心凑过去,笑嘻嘻朝自己的哥哥讨宠:“疼,哥呼呼。”

苏启夏便笑了,小口小口的呼着,逗得程苏咯咯咯的笑。

两个人郎才女貌,女的尊贵艳丽,男的张扬痞气,倒也相称,引得不少路人纷纷望过来。

而二人腻腻歪歪的姿态也落入了陆暻琛的眸子里,他蹙眉盯着二人的亲昵动作,心中越发不忿。

这个女人难道是婚内出轨?

“暻哥哥,你还舍不得苏苏吗?”

江玥儿带着不悦的话将他拉回现实,陆暻琛现在完全没了逛街的心情,只道:“公司还有事,你先逛,喜欢什么买什么。”

一张黑卡递过去,陆暻琛转身离开。

即便两辈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只是他一走出商场就立刻给助理去了电话:

“最近这几天,盯紧程苏,我要知道她的一切动向。”

陈助理愣了一下,不是准备离婚了吗,怎么还监视起来了?

“是程小姐拒绝签离婚协议吗?”

男人脚下一顿,这才想起一件事来,他们还没去民政局。

啧,这个年代,离个婚真麻烦。

“不,她很痛快就答应了。”

只是开口提价,跟他要了一个亿。

想到这里,陆暻琛便越发烦躁。

做皇帝的时候顺风顺水,被所有人恭敬簇拥,这辈子生为陆家独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反复横跳着挑战他的底线。

陈助理默了。

夫人既然如此痛快的就答应离婚了,那还有必要监视吗?

但身为打工人,也知道有些事不该问,陈助理点头:“好的陆总。”

 

“三哥,回吧,我进去了。”

一排低矮平房前,脚踩着高跟鞋穿着高定套装的程苏跟这里格格不入。

这里,即便是在古代也是很典型的贫民窟。

苏启夏有些担心:“你还是跟我回去住吧,这里......”

他嫌弃的打量着:“就算是上辈子,也不会让你住这种地方的,大哥知道了,肯定打断我的腿。”

“可我现在就是这家的女儿啊,占了人家的身子,自然要照顾她的家人,别担心,有事我会给哥去电话的。”

见劝说无果,苏启夏也只能点头:“好,反正你现在有一个亿,别委屈了自己。”

直到目送苏启夏离开,程苏这才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进阴暗脏乱的胡同。

巷子不深,人家很少。

程苏找到地方推门进去,而此时,隔壁一户人家推开窗户,两双眼睛死死盯着程苏离开的方向,满是贪婪。

“妈,听到了吗,程苏那小贱人竟然有一个亿!”

一个亿啊!

程璐自诩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不不不,是一百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娘俩目露贪婪,刘荷花更是转身往外走去:“走,要钱去,老太太可是咱们在照顾,程苏的那一个亿少说得有咱们一半!”

一半也有五千万吧?

那他们家是不是可以买豪车住别墅,自己也能像公司里的富家小姐一样花枝招展的出门了?

程璐开心的不行,紧跟母亲身后。

而另一边,程苏已经回到家中.

不大的院子破旧但干净,墙角老人正颤巍巍的晾晒萝卜干。

“奶奶!”

这一声喊出去,程苏自己眼睛都红了。

可能这身体的感情影响了自己,也可能想到了上辈子的祖母。

老人一怔,回头便看到大孙女立在门口。

老人开心地低头擦擦眼角,才要迎上去便看到了程苏的大行李箱。

“你这是......”

程苏云淡风轻:“哦,离婚了,以后我照顾奶奶。”

“离了?”

老人声音有些颤抖:“哎,当初我就跟你爷爷说,咱们配不上陆家,门不当户不对的,虽然陆家老爷子承了咱们的情,非要报答当年一饭之恩,但让你嫁过去不是好事情。”

程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救过一个学生的命,数九寒天一口热粥把人拉回鬼门关。

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学生又回来了,一定要报恩。

程老爷子脑子一抽就说要让程苏嫁过去,陆家老爷子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但事实证明,包办婚姻害死人,父母之命的婚姻更没好结果。

“没事,离了,解脱了,那狗皇......狗男人我也不稀罕。”

看孙女儿这么洒脱,老太太喜笑颜开:“对,三条腿癞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

程苏:............

这比喻,狗皇帝=癞蛤蟆?

嗯,也不错,挺适合他。

正说这话,大门猛地被人推开。

二叔家娘俩立在门口,程璐一看到程苏身上的行头,当场眼睛都直了。

虽然穷,但她也知道那是某香的牌子货,公司里的大小姐们都穿这个!

嫉妒让她整个人都酸溜溜的,当初爷爷为什么不让自己嫁进陆家,偏偏让程苏这个小贱人嫁过去!

明明自己更聪明更漂亮也更懂事,该享受荣华富贵的人是自己才对。

爷爷就是偏心。

“哟,苏苏回来了。”

刘荷花上下打量着程苏的行头,怎么看都让她稀罕的不得了。

瞧瞧那包,那首饰,行李箱也这么大,一定装着更多好东西吧?

程苏盯着这两个不速之客没出声,记忆里这俩人都不是什么好鸟,现在自己前脚进门,后脚这俩人就跟进来,一定没好事儿。

于是她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一言不发下巴微扬,周身的气势高冷矜贵,到让刘荷花娘俩一时间觉得自己竟如此卑微。

刘荷花皱眉道:“回来了正好,你堂哥准备结婚,房子还没找落,给我五千万。”

“呵!”程苏笑了。

既然吃相这么难看,那行,她也不端着了。

程苏神色平静,语速轻缓:“要钱?行,照顾祖母这么多年,这账,我就帮二婶一笔一笔的,好好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