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傅太太又有新马甲了

傅太太又有新马甲了

可乐鸡翅不加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惜晚做了三年的傅太太,傅司爵都没有将她放在心上,她怀着他的孩子被人绑架时,男人的一句“随便”,让她彻底凉透了心。假死逃生之后,她没有回到某人的身边,而是直接消失了,消失了整整五年。五年后,陆惜晚带着孩子,身披无数马甲,华丽归来。再见傅司爵时,她当然不愿意再跟他牵扯不清,他却厚着脸皮缠了上去……

主角:傅司爵,陆惜晚   更新:2022-07-15 23: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司爵,陆惜晚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太太又有新马甲了》,由网络作家“可乐鸡翅不加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惜晚做了三年的傅太太,傅司爵都没有将她放在心上,她怀着他的孩子被人绑架时,男人的一句“随便”,让她彻底凉透了心。假死逃生之后,她没有回到某人的身边,而是直接消失了,消失了整整五年。五年后,陆惜晚带着孩子,身披无数马甲,华丽归来。再见傅司爵时,她当然不愿意再跟他牵扯不清,他却厚着脸皮缠了上去……

《傅太太又有新马甲了》精彩片段

孕期:八周

看着b超报告上的这四个字,陆惜晚愣了一瞬,紧接着眼底涌出浓烈的狂喜。

结婚三年,她终于有了傅司爵的孩子了。

当初她拖着傅司爵在大雪里走了三天,因此患上宫寒,她还以为这辈子她都失去了当母亲的资格……

没想到,她居然有了这个孩子!

陆惜晚迫不及待地想亲口把这个消息告诉傅司爵。

她让司机开车去了恒山公馆。这些天,傅司爵因为公司的事都住在公馆,没有回家。

她很想他。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应该会回傅家陪着她一起待产吧……

想到这,陆惜晚的心里满是甜蜜。

不一会。

车在恒山公馆前停下,陆惜晚满怀期待地下了车,她刚推开公馆的门,看见客厅内男人挺拔俊美的身影,陆惜晚欣喜地开口:“傅司爵,我……”

然而话音未落,她这才看清傅司爵的身边还有个漂亮的女人。

也同样穿着宽松的衣裳,腹部微挺。

而傅司爵的手正亲密地搀扶着她,两人般配的一塌糊涂。

顾清梦……傅司爵曾经的白月光。

陆惜晚的心像是被狠狠抓了下,直到傅司爵冷淡的声音将她惊醒:

“你来干什么?”

陆惜晚这才对上他的目光,哑着嗓子问:“她怎么会在这?”

“这与你无关。”

傅司爵皱了皱眉,目光掠过她,体贴地护着顾清梦的腹部越过她的身边,问着助理:“都准备好了吗?”

“傅总,车在外面等着,医院那边也已经打好招呼了。”

陆惜晚这才明白过来,傅司爵是要陪顾清梦去做产检……

想到她方才的欢喜,陆惜晚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当初傅司爵是在傅老爷子逼迫下才娶她的,也因此对她这些年,她用尽心力当好她的傅太太,想挽回她丈夫的心,她满心以为有了这个孩子,两人冰冷的关系能有一丝丝回转。

却原来,是她的一厢情愿。

泪水微微将她的眼眸打湿,她伸出手抓住傅司爵,卑微地想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

她的声音都在发颤:“傅司爵,你不打算给我个解释吗?”

傅司爵审视着她的神情,眸色微沉,掠过一丝迟疑和动容,这时一旁的顾清梦也抓着他的衣袖,咬着唇哀求:“司爵,我现在好不舒服,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我肚子里的可是傅家的长孙……”

长孙——

顾清梦的话如针般刺痛着她的心。

陆惜晚嗓子像是被堵住,她凝着傅司爵泪眼朦胧:“她说的是真的吗?”

傅司爵薄唇一动,刚要开口,身边的顾清梦的脸色似乎因痛苦变得越发惨白。

他当机立断地弯下腰将顾清梦打横抱起,幽深的墨眸深深看了眼陆惜晚,语气微沉:“我先送她去医院,有什么事我们之后再说。”

他大步掠过陆惜晚,朝车边走去,脚下的空气也随之一空。

陆惜晚的心瞬间像是跌落寒潭,绝望与痛苦瞬间将她淹没。

她闭着眼定定立在原地,直到助理沈书小心地将她唤醒:“夫人,我送您回家吧……”

陆惜晚擦干眼泪,苦涩地拒绝:“不用了。”

她随手招了出租车回了家,空荡荡的卧室是一如既往的黑白色调,没有半分暖意。

她苦苦经营的家,最终还是少了它的主人。

她静静坐在房间里,等着傅司爵的“之后再说”,然而一整晚傅司爵都没有出现,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这就是她的婚姻。

陆惜晚顿时心如刀绞,也许是时候该结束这段荒唐的感情了。

她准备好离婚协议书,麻木地流着泪签下自己的名字,悄悄放在抽屉里,然后给傅司爵发了条短信:

“傅司爵,我们离婚吧。”

三年的傅太太,也够了。

她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嘴角微涩,只是可惜,她的宝宝没有父亲了。

她收拾好行李,踏出了呆了三年的傅家,穿过幽深的小巷,她的背影刚消失在傅家别墅附近,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几个黑衣大汉骤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陆惜晚眼底露出几分惶恐:“你们是谁……”

伴随着几人逼近,陆惜晚张口忍不住呼叫:“救命!”

然而这声音瞬间被堵着,面目狰狞的男人一把敲晕她的后颈,将她塞进车厢。

陆惜晚合上眼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货车行驶在隐蔽的山路上,车内逼仄的空气里,陆惜晚的头脑昏昏沉沉,耳边响起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呸!傅司爵这个王八羔子说随我们便,压根不在意这女人的死活!不是说这是他老婆吗?怎么三千万都不舍得?”

“一会把她拖出来,等老子爽完了,卖到山沟里去!别怪老子狠,谁让她是傅司爵的女人。”

陆惜晚眼底的泪水已经干涸,绝望与失望、恐惧不断席卷着她,她痛的几乎不能呼吸。

原来,对于傅司爵而言,她连三千万都不配。

第一次,她的心里添了几分对傅司爵的恨意……她恨透了傅司爵的无情!

然而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这是她的宝宝,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

她要带着宝宝活下来!

浓烈的求生欲涌了上来,她压下心底的恨意,试图镇定下来。

……

而此时医院的病房里。

顾清梦挂断对方的电话,删掉通话记录,重新躺回床上。

眼底掠过得逞阴毒的笑意。

陆惜晚,下辈子再见吧。

……

车厢门被打开,一缕光线照了进来,陆惜晚飞快合上眼,假装晕过去。

两个大汉随手将她从车上扯下来,即便合着眼也能感受到男人淫邪的目光。

“傅司爵的这个女人倒是长的不错……”

眼见男人俯下身准备上下其手,陆惜晚猛地睁开眼,一脚踹到对方的小腹上,趁着对方错愣期间,拼命朝山下小路跑去。

耳边是不断逼近的脚步声。

陆惜晚拼命忍住眼泪想要逃离,粗重的喘息越来越近:“臭婊子,还敢跑?”

恐惧拢上心头,她的脚下忽地一个趔趄,整个人身体向后栽去。

陆惜晚下意识护着腹部,随即整个人身体从斜坡滚落……

咚的一声,她的额头撞上了巨石,秾稠的鲜血缓缓流出,下身也传来剧烈的阵痛。

失去意识前陆惜晚艰难地撑着眼皮,喃喃地轻唤着:“我的孩子……”


五年后。

海城机场。

出口处,不少的游客目光齐刷刷朝人群中的女人望去,纷纷发出吸气声。

女人的容貌绝美,海藻般的长卷发垂落在腰间,五官精致妩媚,身材凹凸有致,红唇轻抿,哪怕安静地站在那,都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而她的身边还带着个玉雪可爱的小女孩,小奶团穿着可爱的太阳背带裤,头上带着小黄帽,身上背着向日葵图案的小包包。

浓密的睫毛下是水葡萄似的眼睛,配着樱红的唇,察觉到旁人的目光,小奶团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的心瞬间萌化了。

“妈咪。”

陆西西扯了扯身旁女人的裙摆,眨着眼奶声奶气地问:“这就是妈咪以前呆过的地方嘛?”

一旁的陆惜晚看着眼前熟悉的城市,眼底氤氲着淡淡的眸光,曾经埋藏着的记忆渐渐涌上来。

五年前,她就是在这座城市,在那些绑匪的手里被自己的丈夫一手放弃。

如果不是足够幸运,也许她早已经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死在了山沟里……

当初,她被绑匪跌落到山林,满身鲜血被村民捡到救下,因为那次事故,她肚子里的孩子九死一生,就连生产时也大出血难产。

万幸的是,她生下了宝贝西西,一晃五年过去,她的宝贝也健康地长大。

如果不是这次受人所托,她也许永远不会踏入南城……

陆惜晚摸了摸身边女儿的小脑袋,见小宝贝歪着头咬着指尖纠结地看着自己,她笑着将她抱起,语气温柔:“是啊,就是妈咪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西西喜欢这里吗?”

“喜欢!”

陆西西重重地点点头,忽地眼睛一亮,奶声问道:“那坏爹地也在这吗?”

她记得,妈咪说话的,爹地和妈咪是青梅竹马哦!

虽然妈咪很不喜欢坏爹地,提起坏爹地就很不高兴,可是她真的很想爹地呀!

陆惜晚抱着女儿往外走,语气淡淡道:“妈咪不是说过,爹地死了吗?还是挫骨扬灰尸骨无存的那种。”

可是那是骗三岁小孩的呀!

陆西西不高兴地想,她都四岁多了,妈咪怎么还这么敷衍她。

小奶团刚叉着腰,想反驳,不远处一道兴奋而甜美的女声忽地打断:

“小西西,晚晚,我在这呢!”

只见一个齐耳短发,英姿飒爽的女警察推开人群朝两人走了过来。

“九音阿姨!西西在呢!”

陆西西奶声喊着女人的名字,眼底都冒着光,九音阿姨可太帅了哇咔咔。

司九音见小家伙一直羡慕地盯着自己身上的警服,忍不住笑了笑,她从陆惜晚的怀里接过小宝贝,在肥嘟嘟的小脸上亲了口:“西西,想不想九音阿姨呀?”

“想!”陆西西眼馋地看着司九音身上的徽章,兴奋地问:“九音阿姨又抓到坏人了吗?下次九音阿姨能带西西去抓坏人吗?”

她真的好羡慕九音阿姨哦。

听妈咪说,九音阿姨是最厉害的女警察,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非要打服别人。

不像西西,只能吃妈咪的软饭。

司九音被小家伙逗乐,“那可不行,西西是宝贝,坏人会眼红的。”

她笑着哄了会陆西西,又抬头看着身前的女人,伸出手,眼底带了几分戏谑:“亲爱的催眠师大人,欢迎回来。”

司九音口中的催眠师正是陆惜晚。

五年前,陆惜晚流落山林,却偶遇师父,学会了不少东西,其中一项便是催眠术,便取了代号玄水,成为全球闻名的催眠大师玄水小姐。

之后恰逢司九音办案,陆惜晚与她一见如故,利用催眠术帮她解决了不少问题,两人也渐渐成为至交好友。

她这次回来,就是受司九音所托,来替一个孩子治病。

想到司九音三番五次的催促,陆惜晚握住她的手,语气里有些无奈:“我再不回来,你恐怕要拿着枪把我绑过来。”

说完,司九音无辜道:“我也是没办法……我家老爷子急。”

她笑眯眯地比了个请的手势,对陆惜晚道:“上车吧,我先带你和宝贝西西回家休息,我们车上再说。”

陆惜晚跟着她的身后,上了车。

几分钟后。

她抱着女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着司九音说起这次要催眠的对象。

“半年前,我们南城有个重大的绑架案你知道吧,一群犯罪团伙绑了几个孩子,警方查不出那些人的动向,最后还是一个孩子独自逃出来报了警,才圆满解决。”

陆惜晚诧异地挑了挑眉。

能从一群娴熟的犯罪团伙手里逃出来……这孩子可真不一般。

“这小孩不是常人,智商高达280,不过逃出来后那孩子陷入了自我封闭,性格冷酷,话也很少,这次请你过来就是想让你帮忙开解那个孩子。”

陆惜晚低头翻看着资料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下一秒司九音的话却让她猛地抬起头。

“对了,那孩子姓傅,是傅家二爷傅司爵的婚外私生子……”


次啦——

陆惜晚忽地将手中的资料扯开个口子,下一张赫然是那孩子的照片。

怀里的陆西西也看到了照片,哇地惊叹道:“妈咪!这个哥哥好好看呀!”

陆惜晚望着照片上孩子的模样,心里微微发涩。

照片上的小家伙眉眼精致,眼角还有着和傅司爵相似的泪痣,哪怕是面无表情,都漂亮的宛如小王子。

这是……傅司爵和顾清梦的那个孩子。

傅司爵……一定很疼爱这个孩子吧。

想到傅司爵,她的心口隐隐作痛,忽地她想起刚才司九音的话,眉头轻蹙,忍不住哑着声问道:“你刚才说婚外私生子?傅……傅二爷没有再婚吗?”

“没有。”司九音撇撇嘴:“那位傅二爷似乎对前妻一往情深,孩子都有了,也不肯结婚。”

一往情深。

陆惜晚忍不住冷笑了下。

她险些死在他的一往情深里。

她沉默着没说话,司九音这才察觉到她的神色有异。

“晚晚,你没事吧?”

陆惜晚回过神,垂下眸:“没事……”

她确实没事,只是在犹豫要不要再和傅司爵顾清梦这对有情人扯上关系。

催眠那孩子的话,迟早会再见到他们。

可是……

孩子,是无辜的。

尤其是……陆惜晚的目光落在照片上,不知怎地,看着这孩子的照片,她的心像是被揪了下。

司九音也似乎看出她的犹豫,内疚道:“晚晚,我也知道这件事麻烦你,只是我家老爷子和傅家有故交,傅老爷子心疼孩子,几次三番请求,我才找上你,再说那孩子救了那么多人,如果能恢复正常再好不过。”

听她提起傅老爷子,陆惜晚有一瞬怔住。

当初她嫁进傅家后,傅老爷子是真心对她好的,哪怕只是为了他,她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陆惜晚点点头,眸光幽深,看向司九音:“你放心,我会尽力的。”

司九音松了口气,笑容更灿烂了。

她家晚晚可是顶尖催眠师,有她一句话,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两人说着,不一会车停在了别墅前。

陆惜晚牵着西西和司九音告别,两人商量好定下给那孩子催眠看病的时间,陆惜晚便转身回去安顿女儿。

天色并不早,陆惜晚回到厨房做了西西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和可乐鸡翅,又炒了蔬菜端出来。

她走出厨房时,西西正拿着手机拍照,将拍下来的菜肴在qq上发给备注为猫猫哥哥的人。

陆西西有些得意地炫耀道:看!这都是妈咪给崽做的哦!有糖醋排骨、可乐鸡翅、松仁玉米……

猫猫哥哥是陆西西注册qq以来的第一个好友,猫猫哥哥什么都懂,最厉害啦,陆西西平常很喜欢猫猫哥哥,猫猫哥哥什么都懂,唯独吃的东西不如西西。

陆西西捂着嘴偷乐,妈咪给她做了那么多好吃的,她当然要馋一馋猫猫哥哥啦!

而距离别墅十几公里的会所内,宽敞明亮的黑白色调房间里,穿着西装,五官精致可爱的小男孩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图片。

他笔挺地坐在餐桌前,看了眼餐桌上琳琅满目的菜肴,板着脸冷冷吩咐道:“我要吃糖醋排骨、可乐鸡翅、松仁玉米。”

管家一愣,小心翼翼道:“小少爷,顾小姐说了您不能摄入太多糖分,现在的菜单都是顾小姐精心为您安排的。”

恰好这时,顾清梦跟在傅司爵身后走了进来,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目光一闪,走到傅曜面前哄道:

“曜曜,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你身体不好。不能吃那些菜,不然你生病了,你爹地会担心的。”

随着她的靠近,傅曜身体一僵,抓着刀叉的小手紧了紧,冷酷的小脸上是飒然的沉默。

为什么西西妹妹可以吃那些,他不可以。

西西妹妹说,她的妈咪会抱着她睡,会给她唱好听的歌,会讲故事,会做很多她喜欢的菜……

他黑进西西妹妹的电脑里,看到过西西妹妹和她妈咪庆生的合照,西西妹妹长的很可爱,抱着她的女人又温柔又漂亮。

和他想象的妈咪一模一样。

可是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只会让他乖乖听爹地的话,不要惹爹地生气。

就在气氛有些僵持时,傅司爵走到她的身边,他一如五年前般俊美挺拔,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冷漠,哪怕对着这个亲生儿子,神色也冷得吓人。

这几年,不少和傅司爵打过交道的都对这位傅总越来越畏惧。

似乎因为丧妻,他整个人都变得冷戾无情了许多。

他扫了眼傅曜,淡淡地开口:“去做他想吃的那些。”

傅曜一怔,紧抿着唇抬起头,一旁的顾清梦有些尴尬,委屈地想挽着傅司爵的胳膊:

“司爵,我也是为了曜曜好……”

傅司爵皱着眉,避开她的手腕,嗓音淡淡的:“曜曜还只是个孩子,他喜欢更重要。”

“好,我知道了。”顾清梦咬着唇不甘心地点了点头,目光却落在一脸冷漠的傅曜上,手不自觉拧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