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又作又飒的双魂妻拽翻天了

又作又飒的双魂妻拽翻天了

秦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优十八岁成年那天意外出了车祸,此后她陷入昏迷,在此期间,她的身体居然被一个穿越女占据着,占据了整整五年。穿越女占据着她的身体拼命作死,结果被渣男恶女算计利用,害得林家家破人亡。再次醒来的林家大小姐,从此踏上了打脸虐渣之路!她可不是愚蠢的穿越女,长了一个恋爱脑,渣男恶女害死她的父母,夺走林家家产,她必让他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

主角:林优,薄靳言   更新:2022-07-15 23: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优,薄靳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又作又飒的双魂妻拽翻天了》,由网络作家“秦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优十八岁成年那天意外出了车祸,此后她陷入昏迷,在此期间,她的身体居然被一个穿越女占据着,占据了整整五年。穿越女占据着她的身体拼命作死,结果被渣男恶女算计利用,害得林家家破人亡。再次醒来的林家大小姐,从此踏上了打脸虐渣之路!她可不是愚蠢的穿越女,长了一个恋爱脑,渣男恶女害死她的父母,夺走林家家产,她必让他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

《又作又飒的双魂妻拽翻天了》精彩片段

江城唐家。

“啪”的一声,林优的巴掌落在了林以玫的脸上,她冲上去就抓着林以玫的头发开始拉扯起来,嘴里还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勾引我老公!我打死你!”

“够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林优的手腕狠狠地捏住,随后往边上一甩——

“你推我?唐雁川你居然敢推我?!”林优的眸子里满是怒火,她瞪着唐雁川,猛然起身,上前就要去打林以玫,抬起的手却被唐雁川抓住。

“林优你闹够了没有!每次你都要找以玫的麻烦,这次你还动上手了!”唐雁川眼底的厌恶丝毫不隐藏,他冷眼盯着林优,“我真是受够你了,离婚吧!”

听见唐雁川这话,林优骤然愣住。

“离婚?”林优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她不能离婚,她要是离婚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她不可以离婚的!

唐雁川已经上楼,随后跟着的是林以玫,林优疯了般冲上去一把拉住了林以玫。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他才会跟我离婚!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啊!”林优癫狂的情绪让她控制不住,但是没等她动手——

林以玫勾起嘴角,反手扣住了林优的手腕,狠狠地往楼下一推。

......

偌大的楼梯上,林以玫站在顶上,俯视着倒在楼梯拐角处血泊中的林优,“哼,跟我抢男人,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以为自己现在是林家大小姐呢?”

身后,唐雁川听见响动跑出来,看见楼梯拐角处昏迷不醒的林优后,他赶紧拉着林以玫左右检查一番,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林以玫摇了摇头,脸上前一秒钟还展露的邪恶表情顿时收敛,继而被一抹无辜可怜的表情替代。

“雁川哥哥,怎么办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堂姐她......她会不会死掉啊?”林以玫楚楚可怜地望着唐雁川,眼底还带着一抹得逞的笑意。

唐雁川冷着脸看了看林优,“她自找的,整天无理取闹蛮横不讲理,要不是看上她家的家产,我会娶她这样的疯子?”

地上躺着的林优,突然动了动手指头。

林以玫顿时被吓了一跳,她赶紧拉了拉唐雁川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说道,“雁川哥哥,堂姐她、她好像醒了?”

听见林以玫的话,唐雁川立马就皱起了眉头。

前一秒还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的林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错愕地扫视了一下周围,最后目光落在了楼上的两个人身上。

怎么回事?她不是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脑海里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让本就有些虚弱的林优顿时就头疼欲裂,她捂着头部被撞击到出血的地方,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这时候,唐家的佣人上来了。

看着已经坐起来的林优,佣人赶紧上前伸手要去扶林优,但是却被林优一把甩开了。

“你谁呀?别碰我!”林优冷漠的话让佣人一愣,她的目光还是停留在二楼的唐雁川和林以玫的身上,记忆被唤醒,她明白了过来。

该死,她在18岁成人礼那天,去成人礼的路上出了车祸,便陷入了昏迷,之后她的身体就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魂魄占据了长达5年的时间。

她堂堂林家大小姐,居然被一个穿越女附身!

更可气的是,穿越女仗着林家大小姐的身份,拼命作死,先是在宴会上对来参加成人礼的唐家二少爷唐雁川一见钟情,后来更是各种纠缠,1年后两家成功联姻,穿越女顶着自己林家大小姐的身份嫁给了唐雁川。

而这......才是她悲惨生活的真正开始。

穿越女各种讨好唐雁川,最后被唐雁川利用,林家的家业逐渐被挖空,而在半个月前,在她面前这两个人的联合算计下,林优终于家破人亡!!

林家落魄,穿越女也丝毫没有收敛,她不知悔改,还暴躁敏感,每次都很容易被林以玫算计,然后她各种作死——

直到刚才,穿越女被林以玫佯装不小心推下楼后,她这个真正的林家大小姐林优才终于苏醒了过来。

只是那个占据她身体的灵魂——去哪儿了?死了吗?离开了吗?该死,闹出这么一摊子烂事,搞得她的人生乱七八糟的,害死了她爸爸妈妈的灵魂居然就这么死了!

林优抬眼,望着二楼的两个人,她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狠狠地盯着二人,一口牙恨不得咬碎。

“雁川哥哥,堂姐她......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啊!”林以玫看着一言不发却眼神凌厉的林优,顿时心生一丝惧意。

“怕什么?这里是唐家,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林家大小姐了!”唐雁川往楼下走,语气冰冷地对林优说道,“行,既然你没事,正好,离婚协议我已经拿来了,签字吧。”

“你害得我家破人亡,还跟林以玫一起设计夺走了我林家的家产,而如今......你却跟林以玫光明正大地搞在了一起,怎么?当我这个原配是死的吗?!”

林优一字一句地指责着唐雁川。

不光是唐雁川,就连林以玫都愣住了。

这些事,林优这个蠢货,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林优盯着眼前那张帅气的脸庞,只感觉到了厌恶,这个男人,她就是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至极,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想的,为了这个男人把她的家都给毁了!

“还有你,林以玫。”林优话头一转,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盯得林以玫露出了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她脸上挂上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别人的老公,那你直接说啊,这男人,我送你就是了。”

“林优你什么意思?!”唐雁川见林优这么说自己,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林家大小姐吗?!”

听见唐雁川这话,林优黯然。

“是啊,我现在没有家人,没有朋友,身无分文,活脱脱一个无家可归的丧家犬,你利用完我了,就要把我一脚踹开,唐雁川你还是人吗?!”

“那又怎么样?就算你都知道了,现在,就凭你一个落魄千金的身份,你能把我怎么样?”唐雁川眼底满满的都是得意,他勾了勾嘴角,不屑地瞥了林优一眼,“识趣的话,就答应离婚,这样我还能分你一些财产,让你不至于那么凄惨。”

“呵,不就是要跟我离婚吗?”林优面上撑起笑意,“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留着做什么?当烧火棍吗?离吧,我也解脱!”

林优的话让唐雁川有些错愕,毕竟林优就是靠着死乞白赖,最后才让他爸妈逼着他娶了她的。

这怎么好像......搞得好像她嫁给自己她还多委屈似的呢?

而且就在十分钟前,这女人不是听见他说离婚还发了疯似的闹吗?

不管了,既然这个女人主动提出了离婚,他也不至于做那个坏人,对爷爷和爸妈也好有个交代不是?

“好,既然你同意,那就签字。”唐雁川转身上楼,准备去拿屋子里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

这下,楼道上只剩下了林优和林以玫。

林以玫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林优的眼神,她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害怕。

那是她从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你、刚才推我了?”林优犹如山一般的压迫感让林以玫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那个......堂姐,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我真的没有想要推你下楼,要不是你一直胡搅蛮缠,我也不可能为了摆脱你而甩开......”


“林以玫,不就是个男人吗?你至于吗?”林优冷笑一声,她上前,走到了林以玫的面前,抬手一巴掌就落在了林以玫的脸上,冷傲地挑了挑眉,“你给我记住了,你和唐雁川欠我的,迟早——我会要回来。”

林以玫突然被林优打了一巴掌,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居然还敢打她!

“你打我?!我......”林以玫刚想还手,但是正好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她赶紧就做出一脸委屈的表情,伸手去拉扯林优的衣角,“对......对不起堂姐,我和雁川哥哥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就成全我们吧!”

“好啊!我成全,我这不是马上就要跟这狗渣男离婚了吗?还不够成全你的吗?”林优一把将林以玫推开,从走过来的唐雁川手中拿走文件。

林以玫顺势要往楼梯那边倒,林优见状一脚勾住了林以玫,然后猛然一个抬脚,将林以玫往唐雁川的怀里怼了过去。

“以后,谁也别想算计我。”林优瞪了林以玫一眼。

随后,林优快速签字,将文件丢到了唐雁川的脸上。

“绿茶和渣男,果然是天生一对!”林优拉近了距离,她拧住了唐雁川的衣领,咬牙几秒钟后,脸上散开一抹笑意,“不过唐雁川,我们林家的公司,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

“什么?”唐雁川见林优的态度,一下子也有些失神了。

林优怎么好像......摔了一下之后像变了个人呢?

从前的林优,那可都是好言好语地哄着他,生怕会惹他不高兴,现在......不光主动提出离婚,对他说话居然还冷厉起来了?

仅仅几秒钟,唐雁川便冷笑起来。

“林优,你要是想用这招来挽回我的心,那对不起,你失算了,我的心里只有以玫,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可能会喜欢上你!要不是因为家里逼着我娶你,你觉得我会多看你一眼吗?!”

唐雁川眼底还挂着一丝对林优的厌恶,他丝毫不隐藏,就像是从来都不把林优放在眼里一般。

林优也不接话,嘴角噙着微笑,突然,她猛抬膝盖,直直的袭上了唐雁川的某个地方,唐雁川顿时就疼得龇牙咧嘴......

“再见了,我的前夫先生。”

从唐家离开后,林优便回到了林家。

那个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落魄的林家,因为无人打理,林家眼下已经是杂草丛生,林优走到了大厅里,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眼底不禁湿润起来。

这个家,已经不是家了。

她的安稳人生,终究是被那个穿越女给毁了!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从我这儿抢走的一样不落的夺回来!

在林优沉思时,突然响起的来电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从兜里摸出了手机,看着上面那个陌生的来电号码,接了起来。

“喂?”

“优姐?是你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些许磁性,即使不看人,林优也能猜到是谁了。

“若铮?”

林优还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徐若铮在那头沉默了片刻,他觉得有些奇怪,于是他也试探性问了一句,“优姐,你那边......没事吧?”

“挺好的。”林优短短的三个字让徐若铮有些错愕,随后,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赶紧激动地说道,“优姐真的是你啊!你总算是回来了!”

听着徐若铮的话,林优觉得有些怪怪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不说那么多了,优姐你赶紧来愚人码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听完,一切就都明白了!”徐若铮说完就挂了电话。

愚人码头,傍晚七八点正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林优站在大门口,望着那闪亮的牌匾,倒是有些拘谨起来。

她仅仅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发现一切都变了,连那五年前的咖啡厅,如今也都改成了酒吧。

“优姐!”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就有一只手拍在了林优的肩头,林优回头,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没等林优开口,徐若铮就拉着林优进了酒吧。

两个人找了个包厢坐了下来。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徐若铮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优姐,我真是不敢相信,这辈子......居然能够活着等到你苏醒过来!”徐若铮的话语中满满都是感慨,随后他叹了一声,“只是伯父伯母......优姐,你节哀。”

一听见徐若铮说起自己父母的事情,林优的情绪顿时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本来都好端端的,可她一醒来就家破人亡了!这都叫个什么事?那个穿越女......没本事还要作死!害得她家产被夺走不说,全家还都为那女人陪葬!

“既然你知道,那个女人不是我,只是占据了我身体的一个外来魂魄,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爸妈?这样我爸妈也不会......”

“哎,优姐你不知道,你当时在医院躺着,医生都已经宣布脑死亡了,伯父伯母都开始准备你的葬礼了,可是突然,你就醒了过来!他们别提多高兴了!”

“那我爸妈就没发现那个女人其实不是我吗?”林优有些疑惑,凭着她对记忆中那个女人的印象来看,应该和她完全不一样啊,爸爸妈妈怎么可能没发现?

徐若铮叹了一声,“其实一开始是发现了的,但是医生说你在车祸中头部受到重创,所以很可能是出现了失忆——”

“失忆?”林优冷笑,这么扯的由头,失忆会变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吗?

“优姐,既然你现在苏醒了,你打算怎么办?”对比林优的态度,他表现得更为义愤填膺,“要我说,优姐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把林家的家业从林以玫手中夺回来!然后再为伯父伯母报仇!”

林优失落地端起一杯酒,下肚后才开口道,“我现在这样......跟个丧家犬似的......”

见林优这般低落,徐若铮也叹气,“其实,如果不是那个占据你身体的女人非要嫁给唐雁川的话,你现在应该过得很幸福!”

“何以见得?”

徐若铮脸上挤出一抹微笑,“你不知道,原本在你成人礼那天,伯父其实是安排了让你和薄家公子薄靳言见面,为的就是让薄林两家联姻,可是你那天出车祸后,醒来就像是变了个人,还对人家薄靳言挑三拣四的,嫌弃人家年龄大!”

“所以最后......”

“哪有什么最后啊?那个穿越女直接拒绝了跟薄家的联姻,并且还在延迟的成人礼宴会上,对来参加宴会的唐雁川一见钟情,死活要嫁给唐雁川!”

徐若铮仅仅只是在旁观者的角度,就被气得半死了!

“还有啊优姐,你是不知道,原本唐雁川就和你堂妹林以玫是认识的,两个人之间本来就有那么点感情的基础在,偏偏你非要嫁给唐雁川,这唐家肯定巴不得啊!所以林以玫对你那可真是......恨得咬牙切齿啊!”

“那你怎么不拦着?”林优一杯酒再次下肚,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将徐若铮正准备端酒杯的那只手给抓住,盯着徐若铮,却迟迟不说话。

徐若铮被盯得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他问道:“怎么了?”

林优沉默了片刻,随后脸上散开一抹好看的微笑。

“若铮,我有个主意,但是你得帮我!”林优坚定的目光让徐若铮有些心里没底,林优拍了拍徐若铮的肩膀,继续说道,“我今天已经跟唐雁川离婚了。”

“离婚了?”徐若铮满眼的不敢相信,他问道,“所以......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林优凑近了徐若铮的耳畔......


第二天,江城的媒体都忙得不可开交,因为今天江城薄家公子薄靳言要回国了。

距离薄靳言出国已经过去五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薄靳言怎么会突然回国,那个禁欲系的男人,不会是被薄家催婚才被迫回国的吧?

大家纷纷猜测,都开始好奇,到底是哪个女人,能够让江城堂堂的薄爷对女人变得提不起兴趣?

而与此同时,唐雁川和林优离婚的消息也登上了热门,消息是林以玫发布出去的,看着大家对离婚事件的议论,林以玫得意一笑。

这下,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雁川哥哥在一起了!

接下来,没有林优这个阻碍,雁川哥哥一定会跟她求婚!她家自从吞并了林优的家产后,如今也算是江城位列前五的大企业了!

想来,唐家老爷子,肯定不会一直咬着不松口吧?毕竟林优都已经主动离婚了,而她林以玫,钱财地位,哪样比不上现在的林优?

下午四点五十分,江城机场挤满了人。

记者们都纷纷在出机口等着这位薄家公子出现,都想要抓住这第一新闻,薄爷的公私生活,那可是大料!

可是大家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都不免失望而归。

江城最大的单身公寓里,薄靳言正端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边眺望着半个江城的风景。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薄靳言的思绪,他回头,看见助理沈听白正在关门。

“什么事?”

沈听白关好门转身,沉稳地说道,“薄爷,已经调查清楚了,林家大小姐确实已经和唐少爷结婚快四年了,但是在昨天,林小姐主动提出了离婚。”

“离婚?”薄靳言饶有兴趣地勾了勾嘴角,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她这是闹的哪一出?”

薄靳言将酒杯放在桌上,整理了一下领带,淡淡地说道:“准备一下,我们也是时候去赴宴了。”

沈听白倒是有些犹豫,问道:“薄爷,您确定要去赴宴吗?这场宴会,明显就是股东们给您这个新任总裁准备的下马威啊!”

薄靳言不语,只是挥了挥手,示意沈听白去忙自己的。

江城的夜幕降临得很快,薄靳言刚到饭桌上,包厢外面的天就已经灰蒙蒙的了。

桌上,几位薄氏集团的老股东正对他嘘寒问暖,但是薄靳言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的心里究竟带着什么目的。

“靳言出国了五年时间,倒是长进了不少,这派头这气场,还真是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啊!如今靳言回来接手薄氏集团,我们几位老人倒是放心不少。”

“说起来啊,靳言,你这婚姻大事,什么时候敲定啊?要知道,这薄家,可就只有你这一个继承人,况且......薄老爷子也算是老来得子了,就等着抱孙子呢!”

听着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薄靳言只是笑而不语,端起酒杯敬酒。

深夜十一点。

江城某酒店的豪华房间里,一抹身影跌跌撞撞地推门而入,还来不及开灯,药效便上了头,顿时,男人心底像是有一团火在烧。

薄靳言索性躺在上床,撕扯掉领结,身体上的阵阵炽热,让他越发失去了冷静,而在这时,他恍然察觉到身侧的人影。

那气息,熟悉中带着一丝安心的感觉。

“你是谁?”薄靳言质问着对方,他盯着那抹看不清脸庞的面孔,嘴角突然浮起了一丝笑,随即翻身而上,“是你撞上来的,那就别怪我了。”

林优倒吸了一口气,原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的她,在这关键时刻慌了。

她双手用力,试图撑住身上的男人,欲哭无泪。

怎么办?失控了,这男人......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徐若铮怎么办事的?不是说好的会让薄靳言完全不省人事吗?她只需要躺在床上和薄靳言共度一个晚上就可以了吗!

看着男人开始扯衣服上的扣子,林优想躲都没地方躲。

“那个......你......你冷静一点,我走错房间了,对......对不起啊!”林优慌乱地解释,试图从男人身下逃离,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固定在了床头。

男人突然吻了上来,林优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唔......”

“别说话,否则我可就没有这么斯文了。”薄靳言那像是在威胁的语气中却又带着蛊惑人心的安慰气息。

吻在逐渐加深......

林优紧闭双眼,害怕得颤抖起来。

她不就是想利用薄靳言的身份去对付唐雁川和林以玫两个人渣吗?对,只要她和薄靳言生米煮成熟饭,那她不就是薄家少奶奶了吗?

薄家的势力,岂是唐家能比的?

想到了这里,林优前一秒钟还在挣扎的手,逐渐放松了下来,而面前这男人的吻......似乎带着诱惑,林优竟然不自觉地开始回应了起来。

得到了回应,薄靳言开始肆无忌惮......

一夜的折腾,让林优累得沉沉地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她做了个梦,梦中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正一步一步朝着她走近——

天亮了,林优猛然从梦中惊醒,强烈的阳光让她忍不住用手挡了挡。

顿时,林优想起了什么,往身侧一看,空无一人,她一瞬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跑了?

姓薄的那家伙,居然睡完就跑了?!!还要不要点脸啊!这男人怎么就......

林优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却一眼瞥见了桌上放着的纸条,她皱起眉头将纸条拿了起来,看了看,薄靳言,电话

她快速拨通号码,晚一分钟她都怕那男人翻脸不认人了!

“喂?”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了一个性感磁性的男声,男人似乎知道林优想说什么,他道,“你考虑好结婚时间,告诉我。”

“什么?”林优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情况?薄靳言......这么爽快的就要娶她了吗?这剧情......怎么跟她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

“我们......难道不需要白天见见面,聊一聊,双方有个简单的了解再确定吗?”薄靳言的爽快让林优有些打退堂鼓了,总觉得事情太过顺利,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不用,我对你,很了解。”

“???”林优头都大了,他说他对自己很了解?什么情况?薄靳言他......早些年那个穿越女不是拒绝了他吗?他难道不应该......

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林优赶紧穿好衣服,从酒店离开。

她刚到酒店楼下,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哎呀,堂姐......怎么是你啊?”林以玫带着看戏的态度,瞧了瞧林优,又瞧了瞧身后的酒店,像是明白了什么,顿时就故作一副惋惜的模样,“堂姐,你、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

“我知道雁川哥哥跟你离婚的事情肯定对你打击很大,但是雁川哥哥他不喜欢你啊!堂姐,你怎么能因为雁川哥哥不要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啊?”

林以玫语气中带着嘲讽。

盯着林以玫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蛋,林优心头有一团火升起来,她咬牙切齿的,骤然抬手,上前就是一巴掌稳稳地落在了林以玫的脸上,怒声道,“你这个贱......”

话音未落,在手落的瞬间,林优愣住。

怎么回事?刚才......好像有人控制了她的身体?

难道是那个女人并没有从她身体里离开?再一抬眼,林优对上林以玫的那张脸上,赫然显著的微红的巴掌印,林以玫怒火中烧,那快要喷出火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林优——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