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狱武邪医

狱武邪医

太阳的祖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江辰的未婚妻被一个小混混搭讪,他为保护自己的女人,锒铛入狱。入狱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被未婚妻和她的情夫算计陷害了,获刑五年。在狱中,江辰认识九个神秘老人,传授他一身本事,逆袭成为医武双绝的强者。五年后,他出狱归来,一路高歌猛进,虐渣打脸。走上人生巅峰时,他的身份揭开,居然是隐世宗门的继承人!

主角:江辰,吴灵儿   更新:2022-07-15 2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辰,吴灵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狱武邪医》,由网络作家“太阳的祖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江辰的未婚妻被一个小混混搭讪,他为保护自己的女人,锒铛入狱。入狱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被未婚妻和她的情夫算计陷害了,获刑五年。在狱中,江辰认识九个神秘老人,传授他一身本事,逆袭成为医武双绝的强者。五年后,他出狱归来,一路高歌猛进,虐渣打脸。走上人生巅峰时,他的身份揭开,居然是隐世宗门的继承人!

《狱武邪医》精彩片段

生锈的铁门缓慢地打开,里面传来一阵闷热的气息。

铁门左端是一块竖匾,上面龙飞凤舞地雕刻着四个大字——中都监狱。

“终于可以出来了!”

江辰一步跨出大门,抬头看向天顶,面对着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他双眼微闭,嘴角露出浅笑,贪婪地吸收自由带来的快感。

稍许之后,他回头,眈眈看向了监狱深处,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郑重道:“九位师傅,保重!”

这五年来他在中都监狱最大的收获,莫不是认识了九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还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本事,凭借这些本事,他获得了狱友的尊重,也获得了狱卒的尊重。

而此刻,监狱长老王微笑着走了过来,轻声道:“苏头,出去以后别忘记答应我的事。”

江辰起身,挎着泛白的背包看向老王,这已经不是老王第一次提起,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和老王说个明白。

“老王,我已经给你说了很多遍,我已经有了未婚妻,出去就会和她结婚,你为什么总是要我娶你妹妹呢?”

“苏头,别这样......”

监狱长两步上前,憋屈地说道:“苏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但就算你不娶我妹妹,让我妹妹当二奶也行啊?”

“别说了,你职责在身,赶紧回去吧,如果没事,就打电话,大家可以一起喝茶!”

江辰见他越说越离谱,赶紧对他摆手,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

五年前,他撞见未婚妻被一个小混混搭讪,一气之下,上去护住了未婚妻,未婚妻还打了对方一巴掌。

警察来了之后,把他们二人依稀抓走,为了保护未婚妻,他甘愿答应未婚妻为她顶罪,料想也顶多是赔笔钱。

但没想到的是,直到被抓进了牢房,他才知道,他被人陷害了,被判了五年!

监狱的生活可想而知,道不完的辛酸与苦辣,好在他在里面认识了九位为人和蔼的师傅,而且已经和未婚妻说好,等出来就结婚,这是促使他一路抗在现在的无穷动力。

“丹丹现在应该是太忙吧,所以没时间来接我!”

看见前方稀少的接监人群,江辰左右探视了好久,可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未婚妻的身影。

“先前在里面打她电话是空号,请老王找人带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带了?”

“也罢,现在还早,不如我直接去王家,也好给丹丹一个惊喜。”

......

中都王家,世代经营房地产,今日王老太太八十大寿,宴请了中都境内各方豪门名流,格外隆重,好不热闹。

在内院,宾客络绎不绝,各个顶层圈子的人趁着这个机会推杯助盏,交流攀谈。

而在外院,为了给老太太的寿宴添砖加瓦,还开设了一百桌流水席,允许各界人士前来祝贺寿宴。

时至傍晚,寿宴已经接近尾声,但依旧没有散场,因为王老太太长子,也就是现今王家家主王安宣布,给老太太祝寿是其一,其二是把长女王丹丹的婚事敲定下来。

“听说王大小姐今日要和中州豪门李家长公子董青书订婚,今天王家真是双喜临门啊!”

“两年前王老太爷还在世时不是已经给王小姐订过婚了吗?怎么现在又要订婚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王大小姐先前那个未婚夫,现在正在蹲大狱呢,王家好歹也是中都三大家族之一,怎么会允许把掌上千金嫁给一个劳改犯?”

“有理有理,一个劳改犯而已,悔婚就悔婚了,无伤大雅......”

宴会上,众人相继攀谈,议论纷纷,但众人不知道的是,就在院外一个偏僻角落,有一名年轻人的面色却稍显讶然。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辰。

他到了王家,才发现今天是王老太太八十大寿,便想着不如直接在这里等着,等丹丹出现,也好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个内幕。

“想不到王老爷子已经去世了三年,更想不到今天还是丹丹的订婚宴,既然丹丹要订婚,那我呢?”

江辰瞳孔一缩,自己与丹丹情投意合,丹丹怎么可能会移情别恋?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江辰赶紧推翻自己的念头,自己与丹丹相识相爱,更在王老爷子的见证下定了婚,况且丹丹还答应自己,等自己出去就会和自己结婚,她怎么可能与别人订婚呢?

江辰重新镇定了信念,将手中的高脚杯放在桌上,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不知所措。

“丹丹,你今天好美。”

“青书,瞧你说的,人家都说怀孕了只会越来越胖,我怎么会越来越美呢?”

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大院门口,在保安的簇拥下,一名二十四五的妇人正和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人说着情话踏步而来。

那妇人鹅蛋脸,皮肤白质如玉,一头浅黄色长发披在脑后,穿着一袭红色碎花孕妇裙,小腹微微隆起,显然已有了身孕,此人正是家主王安长女——王丹丹。

而她身旁的男子,手上带了一块金表,身着黑色西装革履,体态微微有点发福,此人叫做董青书,也是中都三大家族之一,董家未来的继承人。

“宝宝,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王丹丹娇羞发问。

董青书闻言,将手放在王丹丹的腰上,将她搂在怀里,嘴唇吧唧在了王丹丹额头,悄声道:“傻瓜,只要是你生的,无论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

“嘿嘿,小宝贝刚才踢我呢!”

“咱儿子可真是熊孩子,在妈妈肚子里就不老实。”

“......”

这一男一女相谈甚欢,丝毫不避讳围观人群。

众人见状,好一副郎情妾意,真是羡煞旁人。

“怎么可能?”

江辰蹙紧眉头,拳头捏的吱吱响。

他双眸中涌现愤怒,就算是当年被人陷害蹲了大狱,他也从未感觉如此屈辱。

现如今,自己的未婚妻不仅背着自己找了其他男人,而且还怀了野男人的熊孩子?

“怎么是他?”

江辰表情变冷,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丹丹煽一巴掌的小混混。

丹丹当初不是说他就一个小混混吗?他怎么可能是董家长公子?

“王丹丹......”

眼看二人就要进入内院,一道明朗的声音响起,江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丹丹与董青书正相谈甚欢,哪知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这声音,好熟悉,似曾相识,是在哪听过?

“丹丹,是我,江辰啊!”

江辰说着,不由自主向前走了两步。

这就是让自己不知道多少个夜晚都在魂牵梦绕的女人,可是她要订婚了,新郎却不是自己!

王丹丹一愣,抬头相望,江辰的出现让她茫然不知所措。

她失声道:“江辰,怎么是你这个穷比?”

她有些木讷地看向江辰,江辰不是已经放在中都最严密的监狱大牢里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按理说他一辈子也出不来了啊!

“你这个傻逼,你特么居然出来了?我告诉你,丹丹现在是我老婆,你这贱骨头,给我滚开点!”董青书见江辰上前,面色一沉,上前一步就将江辰推开。

“丹丹,你不是和我说过等我出狱就会和我结婚的吗,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看见推开自己的董青书,想起他们之前的谈话和挺着的大肚子,江辰只觉脑袋里轰隆一声响,他嘴角颤抖,双腿打颤,只觉得眼前的一幕太不可思议。

“穷比,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当初要不是老爷子强行将我塞给你,不然你以为我会看上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王丹丹讥讽出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一个劳改犯,怎么可能配得上我?”

“丹丹......”

江辰抬起右手,指向了她身边的董青书,失声道:“可你为什么要嫁给他,他当初可是调戏你,我就是因为他才被........”

“住口!”

江辰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王丹丹眯着眼睛恶狠狠地骂道:“劳改犯,青书现在是我的男人,这里是王家,我警告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你的男人,那我呢,我们也订过婚的啊?”

江辰面如死灰!

他是你的男人?

那我算什么?

这一刻,他全身上下都似僵硬了一般,即使当初被家族赶出帝都,他也没这么失望过。

“你就是一个劳改犯,狗都不如的东西,你说你算什么东西?”王丹丹不由提高了音贝。

“宝贝,别动怒了,伤着胎气就不好了!”

董青书把王丹丹的手拉了下去,然后抚摸着她的肚皮安抚,饶有兴趣地盯着江辰道:“让这傻逼出出气也好,毕竟当初要不是他甘愿去坐牢,我还得不到你呢!

不然你这中都第一美人,真就被这猪拱了!那我们也不会有小宝贝了!”

“董青书,你在说什么?”董青书的话语在江辰脑中嗡嗡作响,江辰情绪崩溃,似要爆炸。

“哈哈哈,我还忘了,你这傻逼在监狱里什么都不知道!”

董青书嘴角浅笑道:“当年丹丹爷爷还在世,非要将丹丹塞给你,我和丹丹没法,就只有让你蹲大狱了,现在丹丹爷爷去世了,再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现在你懂了吧?”

“什么,你们......”

江辰闻言,脑海中响起晴天霹雳,原来自己入狱五年,真是被人陷害的!而且还是这对狗男女!

她不喜欢自己,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自己明明可以退出的!

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陷害我?

可恶,可恶啊!

江辰再也忍不住了,他指着王丹丹和董青书爆喝道:“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江辰在此立誓,必让你们付出一生都不可承受的代价!”

“你这个劳改犯,还长脾气了!”

江辰握紧拳头,磅礴的内力在经脉里循环,正在他要动用他底牌的时候,一名中年妇女带着保安气呼呼地冲了出来,指着他的鼻子便大骂道:

“当初若不是老爷子救你一命,你早就一命呜呼了!现在你坐了牢,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我们的丹丹也是你能染指的?你现在赶紧跟我滚蛋,不然腿都给你打折!”

说话的是王丹丹的母亲张桂芳,五十来岁年纪,穿着锦衣华服,脖子上珠宝闪动,满是褶皱的皮肤潜藏在水粉下。

“王老爷子?”

想起自己曾经逃难来到中都救自己的那位老人,江辰不甘地把内力从手中散去。

也罢,就当还了王老当初的救命之恩!

而此刻,张桂芳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廉耻,当着宾客的面又继续讥讽道:“人家董少,可是董家的大公子,中都有名的豪门,你再看看你,一个劳改犯,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呵呵!”

江辰冷笑一声:“我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我最起码要脸,你瞧你们一家人,脸都不要了!”

“岳母大人,我和丹丹的订婚仪式就要开始了,这狗东西,就先交给你来处理,我们先进去了。”董青书嘴角露出灿笑,爽朗地与身旁的王丹丹对视。

王丹丹露出一个笑容,崇拜似的目光看向董青书,道:“青书,还是你心胸宽广,要换做是我,我又把他送进监狱里去了。”

董青书温馨一笑:“宝贝,我们要有善心,更何况,我们的小宝宝要出世了,我们得多多积德啊!”

“走吧,贵客们都等急了,我们赶快进去。”

董青书视江辰为无物,搀扶着王丹丹的腰就进入了内院。

“夫人,老太太要回去休息了,劳烦你先送她回去。”而此刻,有人跑出来凑在了张桂芳耳边小声说道。

“劳改犯,赶紧滚,老娘现在有要事,别来戳老娘眼睛。”张桂芳鄙夷地怼了江辰一眼,骂骂咧咧地走开。

“这劳改犯居然被放出来了,他来得真是时候,趁人家订婚过来。”

“要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嫁给一个劳改犯,我支持王大小姐。”

“小子,劝你赶紧离开吧,这王家大小姐,可不是你能染指的。”

“就是,人家肚子里还有小孩了,难道你想喜当爹......”

一连串的嘲笑声响起,江辰捏紧了拳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还有那对狗男女消失的地方,面色冰冷。

“很好,我江辰是笨,被你们欺骗了五年,当了五年冤大头,但绝对不是傻子,不会任人欺凌!”江辰想起王老爷子对他的恩情没有立即出手,可心中却已经泛起滔天怒火。

“你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我们慢慢玩!”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恰在此时,内院一阵骚乱传来:“不好了,吴老爷子晕倒了!”


“什么?”

王家家主王安心中猛地一震,吴老爷子背后的吴家可是和王家齐名的三大家族之一,如果吴老爷子在王家出了事,那还了得!

“快,快把王神医请来!”

内院传出了一道高声大喝。

吴老爷子?

江辰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想必是中都三大家族之一的吴家掌舵人吴中天老爷子,他今日晕倒在这里,要出了什么事,也不知王家会怎么收场?

既然如此,自己倒是想要看看,这不要脸的一家人,到底会怎么应对。

很快,一名五十来岁的男子挎着医箱小跑进内院,想必是王家请的私人医生。

在外院的围观群众,已经有不少人凑了上去,江辰站在里边上,这个时候也没人嫌弃他是劳改犯,都将他挤进了内院。

吴老爷子是一位年纪大概在七十余岁的老人,此刻他正在一名年轻少女地搀扶下平躺在沙发上。

王神医拿出听诊器,将听诊器放在吴老爷子的胸口,聚精会神地查看,之后又扒开吴老的双眼,撬开吴老的嘴巴观摩起舌头起来......

连续捣鼓数个步骤,王神医长吁一口气,抚须笑道:“没事,就老年病而已,待我给吴老推拿一番!”

王神医扒开吴老的外衣,双手捂在吴老的肚子上,一番推拿。

很快,经过他的推拿后,吴老奇迹般地睁开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嘴巴咕嘟咕嘟着,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大家快看,吴老爷子醒了!”

吴老身旁的女子赶忙上前,叫道:“爷爷,爷爷......”

王神医道:“吴老年纪大了,身体有点虚弱,暂时还不方能说话,休息片刻就好了。”

少女闻言,满脸欣喜地对着王神医鞠躬道:“多谢王神医,多谢王神医!”

“老年病?就这点医术,也敢自称是神医?我看怕是一个庸医!”

恰在此时,一道年轻人的声音郎朗出口,响彻在了内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辰。

江辰双手交叉放在胸口,冷笑一声,这王家请来的神医也不过如此,白白玷污了神医之名。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质疑王神医?”王安当即走了过来,眈眈看向江辰的双眼。

“原来是你这劳改犯,先前就听丹丹说那劳改犯来找麻烦,想不到还真是你小子!”

“不过我可告诉你,老爷子已经去世了两年,现在王家可没人给你撑腰,你要再胡言乱语,别怪老子不客气!”

边上,少女双眸紧紧盯住江辰,疑惑道:“你是什么人?在这胡言乱语,你没看见王神医已经让我爷爷醒过来了吗?”

“呵呵!”

江辰冷笑一声回道:“看病只看表面,不是庸医是什么?如果再这么耽搁下去,吴老怕是活不过一个小时!”

“他在说什么?”

一瞬间,全场气氛炸了,众人欣欣嚷嚷起来。

而那少女更是面色苍白,不敢置信!

她瞳孔一缩,紧紧盯在江辰的脸上,寒声道:“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你如果不拿出一个依据来,今天恐怕你走不出中都!”

这少女名叫吴灵儿,今年二十三岁,中都三大家族之一吴家家主的长女,也是吴老爷子的孙女。

她刚大学毕业,此次跟爷爷前来,一是为了祝贺王老太太八十大寿,二是为了见识一番中都权贵,却没想到爷爷与人交谈时,会突然倒在地上。

“我自然有依据。”

江辰上前,来到了吴老面前,俯下身,扒开吴老爷子的颈部,又将手伸在吴老爷子的后背。

少许后,江辰瞳孔一缩,将手掌伸了出来,手心摊开,湿漉漉一片。

他看向了正和旁人谈笑的王神医,正声道:“老头,吴老爷子颈、后背、头皮、手心或者脚掌此时都在大量盗汗,这是什么症状?想必你一个西医,会比我更清楚吧?”

“老夫还需要你教,老夫早就检查过了,天热,他年纪大了出汗自然比年轻人猛些,很正常,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王神医转身,将头高高扬起,难道他还会看错?自己大小也是一个王神医,享誉中都,且会出现误诊这种医疗事故!

吴灵儿听完,上前摸着爷爷的手心,还有头皮......果然,都在大量盗汗,证实江辰所说不假。

“王神医,要不你再看看,我爷爷真的全身盗汗,很不正常?”吴灵儿娇声道。

王神医闻言,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轻声道:“既然吴灵儿小姐担心老爷子,那我再检查检查。”

“等一下!”

王神医正要上前继续查看,忽然听见一道女子的声音响彻起来。

王丹丹挺着个大肚子在董青书地搀扶下走了过来,看向江辰一脸讥讽道:“这个劳改犯,怎么可能懂医术!”

王丹说完,又看向内院众人笑道:“告诉你们,他是五年前逃难来到中都的,可这五年来,都蹲在大狱里面呢!”

“原来你是一个劳改犯?”

王神医停下手里的动作,皱着眉头朝江辰看了过来:“你刚才居然说我是庸医,可你要知道,老夫一生诊断从来没出过差错,也从来没有人敢当面质疑老夫?”

旁边的王安冷视江辰一眼,冷哼道:“来人,把这狂徒给我轰出去,如果轰不出去,就给打出去,死活不论!”

“是!”

当即就有保镖上前,要把江辰轰出去。

“不用你们赶,我自己会走,不过吴老,能不能坚持到救护车来就不知道了!”

江辰瞳孔一缩,当初四师父传授他医术时说过:学医治病,救死扶伤,义不容辞,可现在的情况是,他根本没有机会出手!

不过既然如此,也怪不得他了。

江辰扭头,正要离开。

突然,躺在沙发上的吴老猛然一口鲜血喷出,吓得四野惊声尖叫。

作为医者的反应,江辰当下迅速回头,大拇指紧紧掐在吴老的人中之上。

“爷爷,爷爷你不要吓我!”

吴灵儿扑在吴老爷子的身上,双眸中涌现泪花,泫然大泣。

“臭小子,你乱掐吴老人中干什么,他年纪这么大了,人中且是能随便乱掐的?”

王神医上前,一把将江辰推开,随后扒开吴老爷子的眼皮,心中惊呼出声:“不好,怎么会这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