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陛下别坐着了,太子来继承皇位了畅读佳作

陛下别坐着了,太子来继承皇位了畅读佳作

黑色风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黑色风暴”的《陛下别坐着了,太子来继承皇位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黑甲,奔行如风,个个精通骑术,一看就是精锐中的精锐!仅仅只是朝那为数约莫八百左右的骑兵看了眼,徐东来心中就警钟长鸣。自诩身为世间顶级刺客的他,有种本能的直觉——别说是他自己,就算加上身边这上千列阵以待的士卒,都挡不住这只骑兵的冲锋。没理由啊!徐东来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直觉。骑兵,不就是个鸡肋一样的玩意儿吗?......

主角:秦鹤年赵雨荷   更新:2024-02-12 2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鹤年赵雨荷的现代都市小说《陛下别坐着了,太子来继承皇位了畅读佳作》,由网络作家“黑色风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黑色风暴”的《陛下别坐着了,太子来继承皇位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黑甲,奔行如风,个个精通骑术,一看就是精锐中的精锐!仅仅只是朝那为数约莫八百左右的骑兵看了眼,徐东来心中就警钟长鸣。自诩身为世间顶级刺客的他,有种本能的直觉——别说是他自己,就算加上身边这上千列阵以待的士卒,都挡不住这只骑兵的冲锋。没理由啊!徐东来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直觉。骑兵,不就是个鸡肋一样的玩意儿吗?......

《陛下别坐着了,太子来继承皇位了畅读佳作》精彩片段


只要你能把持朝政,再也没人会逼你去联姻,你为什么还不把我召回去?


难道,你已经开始怀疑我了?

而就在徐东来有些疑神疑鬼,想着要不要给赵雨荷回一封密信,以问她要不要回去王都帮忙为由头,试探一下赵雨荷态度时,这位赵国剑圣的脸色,猛然一变。

身为专业刺客,徐东来五感的敏锐,远远超过常人。

所以,他能清晰感应到,他脚下的地面,正在微微颤动。

五里、四里、三里……

身为一代剑圣,从出道那天起,干的就是刺杀列国将领的活,徐东来也同样知兵。

只从地面的震动,他就大致判断出,正有一支为数千人左右的骑兵,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奔袭而来。

“来人,速速列阵,准备迎敌!”

随着徐东来冲出帐外,一声令下,整座赵国使团大营内的士卒,有些莫名其妙的开始了集结。

之所以莫名其妙,是因为这千多号步座举矛竖盾的方向,是背对函谷关,面向……赵国?

不只是千多号士卒满脸迷茫,徐东来发现这一点后,也很意外。

但他依然不敢有半点放松,因为徐东来不确定,这只从赵国方向奔袭而来的骑兵,是来助他的,还是来——抓他!

但是很快,徐东来就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赵国就没有这种骑兵——人马俱覆黑甲,奔行如风,个个精通骑术,一看就是精锐中的精锐!

仅仅只是朝那为数约莫八百左右的骑兵看了眼,徐东来心中就警钟长鸣。

自诩身为世间顶级刺客的他,有种本能的直觉——别说是他自己,就算加上身边这上千列阵以待的士卒,都挡不住这只骑兵的冲锋。

没理由啊!

徐东来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直觉。

骑兵,不就是个鸡肋一样的玩意儿吗?

对撞根本撞不过战车,敢冲击军阵,唯一的下场就是被长矛撸成肉串。

至于马上开弓放箭……

据徐东来所知,也只有那些从小长在马背上的蛮夷,才有能在马背上弯弓放箭,还能保持准头的本事。

“准备迎战!”

虽然不知道这只骑兵为什么会从赵国方向过来,但徐东来还是下令周边士卒做好迎战的准备。

只是,徐东来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们这边做好准备的时候,远处那只宛若一片黑云般的骑兵,竟然直接从他们的军阵一侧疾驰而过,硬是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嗯?

徐东来一眼就看出,那只骑兵把距离卡得很死,恰好在距离赵军一箭之地开外。

挑衅吗?

不!

很快徐东来就明白,那并不是挑衅,而是——明目张胆的羞辱!

随着那只黑甲骑兵阵形散开,两个被五花大绑,分别捆在两匹马背上的人,就这么呈现在了徐东来的视野中。

其他赵军士卒还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徐东来却已经看清了,那两个人赫然是——赵括,张让!

在赵国离奇失踪两天的国君赵括,还有他身边的内侍张让,竟然在这里!

其他人不知道赵括长什么样,徐东来知道!

“这……”

然而,那只黑甲骑兵却没有给徐东来交流的机会,让他看了眼赵括后,就再度开始奔行。

而这次,他们所去往的方向,正是——函谷关!

难道真是秦国做的?

徐东来有些不信邪,拉过一匹马,就远远跟在了那只黑甲骑兵后方。

至于其他士卒,已经被徐东来放弃了。



月上中天,夜凉如水。

大理寺卿裴纶,向来是个自律的人,每天这个时辰,早已搂着两名美妾熟睡。

但今天不行,他由于业务能力太过出众,被秦风留在东宫下棋。

秦风也很意外,东宫六卫共两千人,太监、宫女、杂役共三百人,裴纶从他出门开始查起,等他回来时,硬是把这两千三百人,都给查了个遍。

如今,秦风与裴纶两人,正坐在凉亭内下棋。

亭外,跪着三名侍卫、两名太监、六名宫女,个个身披枷锁。

这十一个人的身份,很复杂。

有齐国的,有赵国的,也有秦国的——老四、老七、老十,他们的老娘,甚至还有秦王派出的眼线。

“裴大人,你这趟活儿,干得漂亮!”

明明是被秦风夸奖,但裴纶的笑脸却像极了苦瓜。

裴纶心里确实很苦,因为在秦风酒里下药那小太监,是十王子秦亥的人。

四王子、七王子、十王子,甚至连大王和几位夫人安插的眼线,都被我查出来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裴纶有生以来,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断案天赋。

“太子殿下过奖了,这都是下官该做的,只是……”

裴纶抬眼看了下天色,低声道:“太子殿下,这个时辰,臣要是再不走,等到宫门落锁,就出不去了,您看……”

“急什么?”

秦风随手在棋盘上落下一子,笑道:“裴大人,今晚这王都注定不太平,我把你留下,可是在救你啊。我很欣赏你断案的本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为我做事?”

“啊?这……”

裴纶被吓得一哆嗦:纨绔太子要收买我,他这可是结党营私,我该怎么办?接下来,他是不是要用金钱、美色腐蚀我了?

裴纶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复秦风,就在这时,东宫之内,突然一阵嘈杂声。

呛啷!

身为专业人士,裴纶一耳就听见远处有人拔刀,人一哆嗦,连忙恭身下拜:“下官愿为太子殿下效死,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好!”

秦风虽然觉得裴纶答应得有点快,但也没多想:“既如此,那裴大人就陪着孤,在这里欣赏一出好戏。”

“戏?”

裴纶正不明所以之际,远处一队东宫侍卫,已经押着数名被五花大绑的黑衣人过来。

“太子殿下,刺客已经抓到了。”

“才这么几个,赵雨荷看不起谁呢?”

秦风看到,总共才五个黑衣人,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想到这里是秦国,赵国间谍能一路闯到东宫才被抓到,秦风又有点笑不出来。

“裴大人,轮到你出手了。”

“殿下,您的意思是?”

秦风一甩袍袖:“就在这里审,撬开他们的嘴。潜入王城、直抵东宫,这一路上谁给予他们便利,统统揪出来,无论大小官职,先抓了再说。”

“喏!”

上位者无需亲力亲为,审案这种事,交给专业人才去做即可。

秦风吩咐完裴纶,就来到书房,挥退身边侍卫一人入内。

当他再次出来后,直接点了一千五百名东宫卫士,摆足仪仗,浩浩荡荡朝着驿馆杀去。

“赵雨荷,出来,给本太子一个解释!”

夜半时分,马踏长街。

枪戟林立,旌旗招摇。

秦风亲率一千五百名东宫甲士,把赵国使团所居驿馆给围起来,当他策马上前,一声暴喝的瞬间,赵国使团的五百卫士,也纷纷举盾拔剑,护在门前。

“呼!”

赵雨荷与其他略显狼狈的使团成员不同,身为赵国长公主的她,自从做出要不惜一切代价拿到连弩这个决定后,就一直没合过眼。

如今,眼见秦风亲自带队前来发难,赵雨荷反倒松了口气。

秦风来了,看他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想必是派出去盗取连弩的死士,已经全部被抓。

本公主等的就是你来!

你不来,本公主才提心吊胆!

“秦国太子,此地乃我赵国使团所在,你夤夜带兵而至,难道是想制造血案吗?”

“老夫奉劝你想清楚这么做的后果,我赵国二十万大军,如今就驻扎在函谷关外,如果你敢伤……”

面对赵国使团成员的废话,秦风只说了两个字:“聒噪!”

秦风手中马鞭轻扬,他身边的侍卫立刻弯弓搭箭。

夺!夺!

尽管赵国护卫们眼明手快,及时举盾挡下那两枝羽箭,但那两名赵国使者,也被吓得不敢再多嘴。

“都退下!”

就在秦、赵双方兵马对峙,一场厮杀随时可能爆发的这一刻,赵雨荷出现了。

她挥退赵国一众使者、护卫,走到驿馆最前方,直视秦风:“秦国太子,大晚上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

秦风利索的翻身下马,同样挥退身边侍卫,一路走到赵雨荷面前,与对方相距十步。

秦国太子VS赵国长公主!

“今天晚上,本太子的东宫可不太清静,居然有几个赵国的蟊贼混进去,试图行刺本太子,赵国长公主,是否该给本太子一个交代?”

“荒唐!”

赵雨荷不屑冷笑道:“我赵国乃礼仪之邦,绝不会搞刺王杀驾之类的鬼蜮伎俩。至于秦国太子所说的赵国蟊贼……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你硬说那些蟊贼是赵国人,那本宫就以赵国长公主的名义,削了那几人的籍。他们与我赵国,再没有任何瓜葛!”

“哈哈!”

秦风看着赵雨荷,笑着摇起了头:“我送你七个字——孝、悌、忠、信、礼、义、廉。”

周礼有八德,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

赵雨荷一听这七个字,美眸圆睁,怒视秦风:“你竟敢骂我无耻?”

“骂你又怎样?”

秦风突破十步距离,缓缓向赵雨荷走去:“我不骂你,赵国就不会觊觎秦国疆土,双方休战,握手言和吗?”

“我秦风,秦国太子。孤乃纨绔,列国皆知。本太子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从来不讲什么狗屁证据。我怀疑是你做的,这就够了!”

秦风锐气逼人,每踏出一步,赵雨荷都忍不住微微后退,以避锋芒。

当秦风站在赵雨荷面前的这一刻,他忽然抬起头,朝天上看了眼。

“现在,被你寄予厚望的人,应该已经摸进本太子的书房了吧?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你手下的人也太没用了,本太子为了给你创造机会,可特意带走了大半侍卫。”

什么?

近距离下,听到秦风这番低声自语,赵雨荷瞬间花容失色,俏脸惨白。

不好,中计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