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前妻誓不回头

重生前妻誓不回头

十三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予上辈子痴恋苏启凌一生,却没能从他的身上体会到丝毫的温暖,她到死的时候,都没看见男人回头。重生回到过去之后,她果断递上一纸离婚协议书,跟某人划清了界限。前世被亲生父亲逼死的慕予,不再相信亲情和爱情,不再相信任何人,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谁成想,画风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慕家求她回头,那位叱咤商场的前夫哥更是厚着脸皮缠上了她。

主角:慕予,苏启凌   更新:2022-07-15 23: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予,苏启凌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前妻誓不回头》,由网络作家“十三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予上辈子痴恋苏启凌一生,却没能从他的身上体会到丝毫的温暖,她到死的时候,都没看见男人回头。重生回到过去之后,她果断递上一纸离婚协议书,跟某人划清了界限。前世被亲生父亲逼死的慕予,不再相信亲情和爱情,不再相信任何人,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谁成想,画风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慕家求她回头,那位叱咤商场的前夫哥更是厚着脸皮缠上了她。

《重生前妻誓不回头》精彩片段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慕予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房间里,她看不清上方男人的脸,却有种熟悉的感觉。

慕予一阵绝望,为什么她都跳楼自杀了,还是没能逃脱这个命运。

孩子……孩子,她想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却全身无力。

是了,她的手脚筋都被挑断了,怎么还有力气呢。

而且,从三楼跳下,孩子应该早没了吧。

泪水从眼角流出来,她用尽全身力气对着男人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直到嘴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她也不松口。

男人一阵闷哼,低头舔舐着她的耳朵,沙哑着声音说:“乖,一会儿就好……”

慕予的身体一僵,一股怪异感席卷全身而来。

这个声音……

一切结束后,男人似是餍足的豺狼,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进了浴室。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慕予像是被雷劈了愣在当场。

这个熟悉的场景,如果没记错,是半年前在慕家……

就在这时,“咔”的一声响,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女人光着脚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朝她走了过来。

慕予一阵心痛,她就知道,当时有人故意陷害她,只是她没有证据,也不知道陷害她的人是谁。

看那女人一步步朝着她走来,准备将一块手帕放在了她的口鼻上。

“小柔,是你吗?”她忽然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不可思议。

阳台的声控灯瞬间亮了起来,灯光下的女人一脸慌张无错,很显然她没想到慕予会忽然醒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眼前的场景让慕予心中既震惊又悲凉。

震惊的是,她居然回到了半年前。

所以,她不是跳楼后被人玷污,而是死后回到了半年前。

悲凉的是,陷害她的那个人居然是慕家对她最好的一个,口口声声说要把最好东西给她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慕小柔。

当时,她和丈夫苏启凌回娘家参加慕家酒会,双双被人下了药。

她记得当时是他们夫妻之间发生了关系,她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老男人,而且还被很多参加酒会的人当场撞破。

而丈夫苏启凌的床上,却是她的妹妹慕小柔。

经过慕家的调查,结果说的是:她为了掩盖自己并非处女之身,所以下药让自己的妹妹代替,不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不小心搭进去了。

因为苏启凌的那杯酒是她递过去的,所以苏启凌相信了这个结论。

苏启凌最讨厌别人算计他,自此开始了对她的报复。

从此以后她的人生开始走进了死胡同,一点一点的成为悲剧。

后来她怀孕了,被苏启凌以水性杨花为由逼着签了离婚协议,她成了整个都城的笑柄。

而“好妹妹”慕小柔却留在了苏启凌身边,成了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新闻娱乐、就连时尚杂志天天都刊登他们的照片。

浴室的门开了,苏启凌裹着浴巾出现在浴室门口。

慕小柔看着浴室门口的男人,充满迷恋,她知道苏启凌完美,不仅他的脸像是水晶雕刻般的精致,原来他的身材也是那么的完美无懈可击。

慕予眼神冰冷,前世她从乡下来到这个“豪门”,爹不疼,又没娘疼,就连慕家的佣人都嫌弃嘲讽她是个乡下土包子,只有慕小柔,一直温柔待她,将最好的东西给她……

所以她从未怀疑过她。

然而,看着眼前的的这一幕,她才明白,只怕慕小柔对她的好,从一开始就是个局,一个让她身败名裂,取而代之的局!

“有事?”苏启凌冷冷的开口,语气冰冷。

“我,我看姐姐头晕,过,过来看看她好点了没有。”慕小柔一阵心虚,妈妈不是说了,慕予喝了那药,欢爱过后,不到明天早上是绝对不会醒的吗?她为了保险起见,才想着用带有迷yao的帕子再迷一次。

为什么她这个时候会醒?

“既然你看到我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慕予冷冷的说完,见她不动,又加了句:“怎么,你还想在这里看着我们夫妻翻云覆雨?”


“我,我……”慕小柔红着眼睛跑出去了。

房间里一阵安静,慕予的脑子却一团乱。

她记得,她被父亲姜楚河囚禁在一个废旧的工厂里,整整六个月,就在她即将临盆的时候,出现了几个小混混,说有人花钱请他们轮jian她。

在逃跑的过程中,她不小心从三楼坠落。

难道是老天见她可怜,给她一次重活的机会?

可为什么偏偏重生到这个时候?

如果可以,这辈子她都不想和苏启凌有任何的交集!

此刻,苏启凌正一双桃花眼冷冷的看向床上的人。

“翻云覆雨?”苏启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嘲讽。

不用看他的脸色,慕予也能感觉到他的愤怒。

“你以为用这种肮脏的方式就能让我爱上你?没想到你那么下贱!”

说完,拿起衣服准备离开。

“不是我下的药。”慕予连忙叫住了他。

死过一次她才知道慕家是个虎狼窝,她现在中了药无法动弹,不能留在这个地方。

一想到隔壁的老男人,她就一阵恶心。

苏启凌脚下一顿,平时她只会哭哭啼啼的说她没有,今天倒是转了性子冷静的为自己辩解了。

“我要给你下药,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而是跑到了别人家里来?”慕予深吸一口气,她也不愿求苏启凌带她离开这里,只是现在她似乎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苏启凌冷笑:“为了让我帮你们慕家渡过危机,你们慕家还真是不择手段。”

是啊,她怎么忘了这个自大的男人从来不相信别人的解释,只相信自己的感觉和眼睛呢。

事情发生在慕家,他只会认为她和慕家的人联合起来陷害他。

她说:“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同意跟你离婚。”

她知道,从结婚的那一刻开始,苏启凌就一直想和她离婚。

慕予前世爱惨了苏启凌,她以为,只要她全心全意的付出,总有一天,他会看见她的好的。

然而,直到死,她都没能苏启凌多看她一眼。

重活一世,她不会再重蹈覆辙,再也不想爱这个男人了。

所以,她愿意离婚。

苏启凌脚步一顿,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她不是死都不肯离婚吗?

生怕他不答应,慕予又说了一遍:“请你带我离开这儿,之后不管你要怎样惩罚,悉听尊便。”

苏启凌皱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女人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面对他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总是充满了缱绻爱意,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微笑,她从来不会用这种冷硬的语气和他说话。

而现在,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深不见底,仿佛一潭死水。

不知道为什么,苏启凌忽然有些烦躁了起来。

他问:“凭什么?”

她说:“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死过一次,慕予想的明白,种因得果,前世落得那样的下场,是因为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奢望不属于她的东西。

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这一世,她不会再爱这个男人,也不会再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她不想和苏启凌再有任何交集,但为了不重蹈覆辙,她似乎只能请他帮忙了。

苏启凌冷笑,“你的人情值多少钱?”

“我答应和你离婚,并且奶奶那边由我来说。”她的语气淡漠,脸上也冷淡疏离,苏启凌却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来一丝决绝。

他本就不想与这个蠢笨如猪的女人结婚,是奶奶装病逼的他,后来他多次要离婚,也是奶奶以死要挟。

他知道奶奶有多喜欢这个女人,所以她来解决是最好的办法。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堵的难受。

然而,还不待他想明白这个问题时,他已经抱着无法动弹的慕予在慕家众人的“注目”下上了车。


苏启凌的司机小孟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两人,心中很是诧异。

此时此刻,夫人闭着眼睛闭目养神,老板则是一脸冰冷的盯着着她。

这与平时的场景完全相反了。

平时,少爷认真看材料,或者闭目养神,而夫人则是一脸花痴的盯着少爷。

“不想死的话好好看路。”苏启凌冷冷开口,吓得小孟一个激灵,再也不敢看后座了。

两人的动静似乎完全没有引起慕予的反应,她像个死人一样毫无动静。

到了凌山别墅,车子停在了园子里。

苏启凌率先下了车,却见慕予依然板正的坐在车内。

“怎么?还想我抱你?我告诉你,别得寸进尺……”他没发现,似乎今天格外容易被她惹怒。

“我想坐一会儿。”慕予眼睛都没睁,她的药效还没过,现在还不能动,好在凌山别墅是个安全的地方,她可以放心的等着药效消散。

苏启凌再次皱眉,他这才发现,这个女人似乎从上车那一刻开始到现在,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变,她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

能保持同一个姿势一小时不变,倒是小看她了。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药效散了,慕予才回到房间。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一直没睡着,也许是经历了惨痛的教训,现在的她在危险的情况下会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

算上前世,她好像半年多没睡上一个好觉了。

这一睡就是整整两天两夜。

她梦见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用最后的力气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阿予,忘记妈妈,忘记一切,好好生活。”

她躺在女人冰冷的尸体旁边好久好久。

房间里充满了臭气,多少苍蝇老鼠爬过她小小的身体。

后来,有个男人出现,放火烧了她和妈妈住过的破旧屋子,抱着她到了清河镇,把她交给了一个中年妇女,也就是她的奶奶。

她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直到余生,她也再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慕予和奶奶以及师父相处了十五年,直到自称是她的亲生父亲的姜楚河出现。

奶奶和师父拿着姜楚河给的十万块抛弃她,消失了。

她和姜楚河回到了慕家,不到一个月就嫁给了苏启凌,据说是因为苏家和慕家有婚约。

浑浑噩噩的梦里,是她厚颜无耻、不知自重的追着苏启凌,一次次遭人侮辱陷害,她都不曾放弃。

她成为了都城上流社会的的笑话,嘲讽的对象,也成为了慕家的耻辱。

慕家把她除名,苏启凌把她赶出了别墅,她被姜楚河囚禁在了废弃厂……

她梦见前世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一直在她的耳边哭着叫妈妈。

慕予被梦惊醒了。

下雪了。

看着窗外的白雪皑皑,她想起了前世的自己。

大雪天,她被苏启凌丢进了游泳池,浑身湿淋淋的赶出了凌山别墅。

她走在下山的路上,苏启凌的车子经过她身边,尾气扫了她一脸。

她哭着追他的车子,她想和他解释,她没有下药,她没有和那个老男人发生关系。

可是雪太大了,迷湿了她的眼睛,她浑身僵硬,一跑,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她在雪地里躺了三个小时,最后是在医院里醒来的。

她都不知道是谁把她送进了医院。

慕予甩甩头,她实在不明白,前世的自己为何会遭遇那么多非人的待遇。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欠她的,她也会一一拿回来!

她揉了揉眉心,现在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有一道凄惨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妈妈”两个字就像是一个梦魇。

是了,前世她在那一晚之后,就怀孕了。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凄惨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耳边。

她也忘不了,怀胎八月的感觉。

所有人都抛弃她,嘲讽她,只有肚子里的孩子,经历了无数风雨后,还一直坚强的陪着她,在被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里,是这个孩子让她有活下去的希望,偶尔有幸福的感觉。

要,还是不要?

微信提示音响起。

“别忘了你的任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