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首席爹地求抱抱

首席爹地求抱抱

青稞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七年前,季雪珞惨遭渣男恶女算计背叛,莫名失身,怀上孩子,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失去所有。死亡无限逼近之时,她迫不得已假死逃生,从此消失在大众视野面前。七年后,她带着一个帅气的萌宝华丽归来,从此开启报仇虐渣之路。江城最权势滔天的男人慕南熙,将季雪珞堵在角落里,步步紧逼,不经过他的同意就生了他的孩子,这笔账怎么算……

主角:季雪珞,慕南熙   更新:2022-07-15 23: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雪珞,慕南熙 的女频言情小说《首席爹地求抱抱》,由网络作家“青稞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年前,季雪珞惨遭渣男恶女算计背叛,莫名失身,怀上孩子,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失去所有。死亡无限逼近之时,她迫不得已假死逃生,从此消失在大众视野面前。七年后,她带着一个帅气的萌宝华丽归来,从此开启报仇虐渣之路。江城最权势滔天的男人慕南熙,将季雪珞堵在角落里,步步紧逼,不经过他的同意就生了他的孩子,这笔账怎么算……

《首席爹地求抱抱》精彩片段

痛意占据着整个身子,季雪珞模模糊糊地呼喊着,哀求着.

可这注定是一个令人悲痛的夜晚。

清晨!

阳光洒进房间,感受到刺目的光芒,季雪珞猛然睁开双眼。

当看到陌生的房间和散落了一地的衣服时,她的心瞬间跌落深渊。

身上传来的痛意,和某个位置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说明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想起昨晚上在这间房,这张床,所发生的事,滚烫的泪珠从她精致的脸庞滑落。

正在这时,房间门传来“嘭”一声巨响。

她的男朋友慕之风和姐姐季娇阳已经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她的视线。

慕之风看到她的瞬间,眼底先是诧异,随即怒火闪烁,他犹如一头暴怒雄狮,上前就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季雪珞,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移情别恋谁了?说啊?”

季雪珞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她极力挣脱着他的手说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慕之风冰冷的眼神扫过她身上刺目的红印,露出嘲讽的笑意,“你不知道?难道我会知道吗?季雪珞,都说你清纯,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跟荡妇一样。你看看你身上的吻痕,一想到你每个地方都被其他男人玷污了,我就想吐。”

他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冰锥一般直戳季雪珞的心脏,一股无力的疼痛感令她无法呼吸。

慕之风还一把揪过她的头发,手掌拍在她脸上警告道:“你如果不想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就给我永远消失在我面前,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话犹如死神的诅咒一般一字一句闯入季雪珞的耳朵,头上传来的疼痛令她近乎昏厥。

最后慕之风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拂袖离去,眼底尽是厌恶。

这时候还留在房间的季娇阳突然掩嘴笑了起来,娇滴滴地道:“妹妹,姐姐昨晚送你的生日礼物,你可还满意?”

听着她的话,季雪珞的心脏再次被重重锤击了一下,“是你,昨晚的一切都是你做的吗?”

想着昨晚在生日宴会上,季娇阳一直灌她喝酒的场面,她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自始自终她都没往那里想。

虽然她跟季娇阳同父异母,可是关系一直还算不错。

季娇阳上前一步,微微眯了眯眸子,“不然你以为呢?我的傻妹妹。”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季雪珞咬牙切齿地冲上去就地在她的脸上一通乱抓,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她撕碎。

她让她失去的不仅是尊严,还有她身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季娇阳显然没料到季雪珞会发狂,她护着自己的脸然后高跟鞋一脚把她踹回床上,一脸阴毒地说道:“你这个疯子,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那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从小爸爸就很爱你,可是我呢?他给过我什么?人人都知道慕家是江城乃至整个A国的第一大家族,他想法设法想让你嫁进慕家,而我呢?在他眼中我这个女儿又算什么?”

她说完后又笑了,笑魇如花,声音有些沉沉地说道:“你现在已经是残花一朵,永远都别想再嫁进慕家,而我会成为慕之风唯一的妻子。”

季雪珞捂着腹部传来的痛意,一双杀人般的眼神盯住她,抓住被子的手指已经泛白,“你也喜欢他?”

季娇阳勾了勾唇,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那当然,第一豪门家族的公子哥,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而且实话告诉你吧!慕之风他喜欢的一直都是我,不是你。”

“是你们一起策划的这一切,是不是?我不会放过你的,爸爸也不会放过你的!”季雪珞眼底闪烁着从未有过的恨意,扑上去就要咬她。

看她扑上来,季娇阳手里的包包往她头上拼命砸,眼底闪过一抹狠戾一个字一个告诉她,“可惜的是你没这个机会了,爸爸你恐怕永远都见不到了,以后你的一切都将是我的,包括整个季家。”

季娇阳大笑着再一次将季雪珞推回床上,不过这时她的脚好像踩到什么,她低头一看,脚边正躺着一串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粉色珠子。

她贪婪的目光扫过珠子,然后捡起来戴在手上,“还不错,这个就算是你孝敬我的吧!”

其实这珠子哪儿来的季雪珞也不知道,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是刚才季娇阳的话,“你说我永远都见不到爸爸了是什么意思?”

季娇阳耸耸肩,显然不想说,给了她一个自己悟的表情,然后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房间。

正在季雪珞百思不得其解时,她的手机响了。

电话一接通,爸爸的助手程力急切地说道:“喂,小姐,不好了,总裁,总裁他.”

想着季娇阳之前的话,季雪珞的心咯噔一声,一股从未有过的慌张感袭来,颤抖着问:“爸爸.爸爸他怎么了?”

程力说道:“总裁心脏病突发,现在已经.已经去世了。”

‘去世’两个字就如一道闪电般直直霹在季雪珞身上,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有爸爸一个亲人了,她怎么都不相信爸爸已经去世的事实。

医院里,季雪珞看到了爸爸那张苍白如纸的脸,只是他再也不会睁开眼睛喊她‘宝贝’了。

最可笑的是,季娇阳和她的妈妈徐燕还在床前哭得那么伤心,爸爸的死怎么可能这么巧合,恐怕这对蛇蝎母子早已惦记这天很久了。

徐燕看到季雪珞,上前就扇了她一巴掌,谩骂道:“你这个不孝女你还有脸来,你爸爸就是被你气死的。”她指着她身上有些凌乱不堪的衣服和无法遮盖的吻痕,“你看看你身上,小小年纪就学会跟人鬼混了,真是不要脸。”

季娇阳也眼泪汪汪地上前就推了她一把,“是你害死爸爸的,我再也不要认你这个妹妹了。保镖,把她给我拖出去,我永远都不要再看到她。”

本来已经快散架的身体被季娇阳这么一推,痛意再次袭来,保镖也无情地架着她,将她扔出医院。

季雪珞从小被爸爸捧在手心长大,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幕让她近乎绝望,眼泪似乎已经无法表达她此刻的心痛。

突然路边一辆疾驰的轿车驶来,微风吹起季雪珞的长发,死亡的气息也瞬间向她逼近……

 


七年后.

飞往A国的飞机豪华头等舱里正在播放着一则新闻。

“美国首富薄奕我相信大家都比较了解,他可是近几年来一直保持着全球首富的称号,可是最近广大群众提出质疑,都说那是因为A国首富慕南熙低调,如果他要是高调起来,分分钟夺下全球首富的称号.”

“小珞珞,你觉得是薄叔叔比较有钱还是那个叫慕南熙的比较有钱?”坐在季雪珞旁边的一个长相精致的小萌孩儿撇头看她。

季雪珞看了儿子一眼说道:“我怎么知道,这也跟我没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小家伙指着屏幕出现的两张照片左边一张说道:“看到没?我发现我跟这个叫慕南熙的的长得还挺像,说不定他就是我爹地呢!既然薄叔叔你不想考虑,那考虑一下这个人也是可以的,蛮帅哦!”

“……”季雪珞的目光也顺着小家伙的手指看去,这么一看,她也被震惊了一小下下。

她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儿子,别说,还真挺像。

看到她的表情,季夏一脸错愕地道:“这位慕先生不会真的是我爹地吧?”

他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过这个玩笑可是让他发现了新大陆。

季雪珞白了他一眼,“这么可能,你想多了。”

慕南熙是谁?他不仅是金钱和权力的象征,而且他还是慕之风的叔叔。

当年她被季娇阳所害,只怕那晚的男人只是一个粗鄙不堪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慕南熙那样的天之骄子。

季娇阳,一别七年,你可还好?

一想到这个女人,季雪珞的手指紧紧捏成拳头,她欠她的,她会让她连本带利,一一归还。

A国江城,机场。

季夏小小的身影往人群一钻,对着一个年轻并且穿着时尚的美国女人挥手大喊:“艾维娅阿姨。”

艾维娅看着人群里粉雕玉琢的小孩儿,冲上去就抱住他,在他的白嫩的脸蛋上亲了又亲,“小夏天,一个月不见,想死阿姨了。”

看着怀里这个长相妖孽的小家伙,艾维娅捏了捏他粉嘟嘟的小脸儿,太可爱了,就想使劲蹂躏他一番。

季雪珞走过去,也跟艾维娅来了个礼仪式的拥抱。

“你到A国还习惯吗?”

艾维娅笑着用她独特的中文口音回她,“这里很好啊!我很喜欢这里。我能被调到A国,这还得多亏你呢!要不是你,我都没这个机会。以后我又能看到帅气的小夏天了,小夏天,你喜欢这里吗?”

季夏点了点小脑袋,然后看了季雪洛一眼,“只要有小珞珞在的地方,我都喜欢。”

其实他还有一个的目的,那就是找到自己的爹地,他相信自己的爹地一定在A国。

这倒是让他想到刚才飞机上电视里播放的那个A国首富慕南熙。

他跟那位慕先生长得那么像,所有他一定是他爹地吧?

虽然妈咪没承认,可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哦!一切让事实说话。

小家伙心里的想法季雪珞自然是不知道,她抱着儿子狠狠亲了一下,“儿子你太好了。”

其实当年车祸过后,她成了植物人毫无意识的躺了三年,等她醒来后,这小家伙已经会叫妈妈。

当时她真的是很意外,但这也是个美丽的意外。

是儿子在黑暗的世界中给了她光芒,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艾维娅说道:“我们走吧!凌总知道你回国的消息,可是亲自在星辰酒店摆了一桌为你接风洗尘。”

“啊?我只是个小小的设计师,这样太夸张了吧?”季雪珞可不想这么麻烦大家。

艾维娅却说道:“夸张什么,你是谁啊?就凭你跟薄总的关系,谁敢对你不上心。”

“可是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啊!”

季雪珞还想解释什么,艾维娅直接拉着她往外走,一脸无语,“薄总那样的男人你都不喜欢,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这世界上难道还有比他更好的男人吗?”

小家伙突然插了句嘴,“当然有啊!那就是我的爹地啊!比如A国首富慕南熙,听说他比薄叔叔还有钱还要帅哦!”

“什么?你爹地?慕南熙?”艾维娅直接被他的话震惊到了。

季雪珞眨了眨眼睛,然后哭笑不得地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怎么又说胡话了,我都说了他怎么可能是你爹地呢?净瞎说。”

艾维娅回神瘪了瘪嘴,“吓我一跳,我就说嘛!慕南熙怎么可能是他爹地,那样的话也太劲爆了。”

季夏却嘀咕着,“怎么没可能。”

到时候他一点要让大家都知道,慕南熙就是他爹地。

艾维娅开车载着他们母子往星辰酒店驶去。

一出机场不久,小家伙就兴奋地指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庞大建筑,兴奋地说道:“哇,好漂亮,那栋大楼可是跟薄叔叔的大楼有得一拼哦!”

季雪珞往儿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座外观呈弧形的商业大楼如王者一般伫立在商业区,周围其他建筑即便也很庞大,但是跟它比起来却是失了颜色。

季雪珞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却没忍住泼了他一盆冷水,“漂亮又怎么样,那又不是你的。”

“……”小家伙看了妈咪一眼瘪嘴,然后信心满满地说道:“小珞珞,你信不信在未来,我也可以拥有那样一栋漂亮的大楼,甚至比那还霸气。”

看着儿子那坚定的眼神,季雪珞微笑着抱住他,虽然她个人觉得不太现实,但是她可不能继续打击孩子的信心了。

这时候艾维娅开玩笑说道:“那栋大楼就是你口中那位爹地的,如果你真是他儿子,他会直接送你的哦!”

“……”小家伙再次无语,“你们都好坏。”

怎么都开他玩笑。

车子驶过天桥,季雪珞的目光落在商业区另外一栋无必眼熟的大楼上,以前的季氏集团。

当初季娇阳和她的妈妈徐燕是怎么把爸爸的生命和一切夺走的,季雪珞一定要让她们怎么还回来,她相信这一天一定不会太久。

 


星辰酒店,季雪珞见到了凌彦,薄氏集团华茂分公司总裁,薄奕的好朋友,一个长得清秀帅气的男人。

凌彦看到季雪珞愣了愣,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一张精致小巧的鹅蛋脸,肌白如雪,唇红如血,娇而不艳,魅而不俗。

这么个美人胚子,他总算知道薄弈为什么会对这个女人不一样了,她的美丽可丝毫不像一个六岁孩子的母亲。

艾维娅主动向他们介绍,“雪珞,这是凌总。凌总,这是季雪珞。”

凌彦主动伸出手,然后很自来熟地笑道:“嫂子,欢迎欢迎,早就听薄总说起你,没想到你这么漂亮。”

“……”季雪珞有些尴尬,怎么就成他嫂子了,不过倒是很难想象他跟薄奕是朋友,毕竟他们性格差距好像挺大。

季雪珞礼貌伸出手,“凌总,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我跟薄奕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而且您以后可是我的上司。”

随便她怎么说,凌彦可不认为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凌彦低头,目光看向季雪珞旁边的小不点儿,弯下身子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小家伙,你就是夏天了吧?叔叔可是早就听说过你。”

季夏萌萌的对他一笑,声音有些稚嫩而且搞怪地开口,“凌叔叔好啊!我也早就听说过你哦!”

凌彦哈哈大笑,对于这个小孩儿他可是很有好感,之前就听说他聪明伶俐。

“嫂子,你这儿子真是太可爱啦!而且跟你一样漂亮。”

对于这个称呼他可不想改,可是一旁小家伙听了倒有意见了。

“凌叔叔,我这是帅,不叫漂亮啦!还有哦,你不能叫小珞珞嫂子,被人误会怎么办?”

别看小家伙虽然小,可是这叫嫂子代表什么,他还是懂的。

他的爹地应该是慕南熙才对,所以绝对不能乱叫,要是被爹地听到该不高兴了。

凌彦蹙了蹙眉,然后忍不住又笑了,这小家伙还真让人无可奈何。

吃过饭,季雪珞跟艾维娅一起去了趟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季雪珞在外面等艾维娅,她洗完手刚转身对面走进来一抹熟悉的倩影。

这人不是季娇阳又是谁。

对于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即便是她化成灰季雪珞也不会忘记。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还真是猝不及防啊!

季娇阳看见她也很惊讶,“你你是季雪珞?你没死吗?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太意外,一时间她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七年前,季雪珞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突然消失了,他们所有人都认为她肯定是死了,比如跳海自杀。

季雪珞强忍着上去扇她一巴掌的冲动,红唇微张,一个字一个地说道:“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季娇阳,七年了,我的东西你准备好要还我了吗?”

七年前他们对她的伤害,和爸爸的死,还有季氏集团,这些统统要还。

这七年来季雪珞是怎么活下来的,她所承受的所有痛苦还历历在目。

然而所有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这个女人。

季娇阳看着她突然笑了,眼里尽是讥笑,“季雪珞,你还是和七年前一样傻,一样天真,什么东西是你的,我可不知道。”

然后她走近她,在她耳边低笑道:“你凭什么跟我斗?拿什么跟我斗?我告诉你吧!你永远也斗不过我,七年前是这样,七年后也是这样。”

因为她现在已经是慕之风的妻子,嫁进慕家这足以说明她的身份,不是任何人可以撼动的。

季雪珞垂在身侧的手逐渐收紧,指尖狠狠掐入掌心。

她脸上扯出一丝笑容,“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别让我失望才好。”

是理智强压住她内心的冲动,因为意气用事并不能解决什么。

季娇阳压根儿就没把她看在眼里,她转身要走,季雪珞上前挡住她,“我爸爸临走前一定有话跟我说对不对?我爸他说了什么?”

季雪珞只知道以前爸爸总是一个人发呆,而且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爸爸告诉她等她再大一点会告诉她一个秘密,可是这个秘密是什么,她至今都还不知道。

虽然她不确定爸爸会告诉那对恶毒的母女,但是只要有一丝机会,她都不想错过那个有关爸爸的秘密。

季娇阳看着她,眉眼间带着嘲讽的笑意,“还真是说了呢!那老东西是给你留了话,而且对你很重要,不过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真是做梦。”

然后她的唇靠在季雪珞耳边低声说道:“或许你跪下求我,我一高兴,会告诉你哦!”

她语落,突然有个女生的声音响起,“你们看吧!我就说季娇阳在这儿吧!”

然后好几个女人一窝蜂涌了上来,嘴里兴奋地呼喊着,“季娇阳,我们好喜欢你,你给我们签名好不好?”

季雪珞被人一挤就挤到外面了,看着这些疯狂的粉丝有些无语,这些人眼睛没瞎吧!竟然喜欢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而且季娇阳在面对那些粉丝时,恶毒尽收,笑得娇俏可人,像极了一朵纯净的白莲花。

她的笑容真是看着让人恶心。

艾维娅从卫生间出来后往人群里看了看,说道:“这个明星可是A国人气最旺的当红歌星和演员,听说是慕家慕之风的老婆,背后有慕家撑腰,也难怪会那么红。”

听了艾维娅的话,季雪珞心里又涌起一股不甘的怒火。

原来这个女人已经跟慕之风结婚,也难怪这么嚣张。

“你怎么啦?雪珞。不会你也想上去要签名吧?”艾维娅见她好像怪怪的,不过对于追星,没发现她有这方面爱好吧!

季雪珞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她的签名送她她都嫌脏。

不过爸爸留了什么话,早晚有一天她会让她亲自说出来的。

临走时,季雪珞再次看了季娇阳一眼,然后季娇阳也在看她,不过季娇阳的眼神里满是鄙夷和不屑。

因为对季娇阳来说,恐怕永远都会把她看成是一个失败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