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圣弃婿

医圣弃婿

2022赘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眼中的林凡,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赘婿,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整日活在他们讥讽、嘲笑里的男人,有朝一日竟然会获得绝世医武传承。从此,他用自己的实力让世人臣服,登顶人生巅峰。

主角:林凡,苏倾城   更新:2022-07-15 23: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凡,苏倾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圣弃婿》,由网络作家“2022赘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眼中的林凡,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赘婿,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整日活在他们讥讽、嘲笑里的男人,有朝一日竟然会获得绝世医武传承。从此,他用自己的实力让世人臣服,登顶人生巅峰。

《医圣弃婿》精彩片段

“我妈病危急需进行肾移植手术,你拿我的救命钱去给你弟买房子娶老婆?”林凡眼神复杂的看着妻子苏倾城,眉头皱得极深。

五年前母亲得了尿毒症,需要花费高额的钱进行透析治疗。为了十万元的救命钱,林凡入赘苏家,从此成为苏家的家庭煮夫,洗衣做饭干家务,只能挤出一点零碎的时间出去干兼职卖体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为了治病林凡花光了当初的十万元彩礼,苏家人不愿再多出一分钱,母亲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最后到了需要换肾才能维持生命的地步...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林凡几日前买的彩票中了100万,不仅够母亲的手术费用,还能维持其之后的治疗费用。

但就是这中的100万救命钱,却被小舅子苏子豪拿去娶老婆买房子!

“钱呢?我的银行卡里,怎么就只剩下二百五十块?”林凡紧紧盯着苏倾城,继续道。

苏倾城身材苗条,貌美肤白,长相艳丽,气质清冷,让人有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此刻正眉头微皱的看着林凡,良久,才回了一句:“那是我弟,他总得娶老婆,这个钱我会想办法...”

话没说完,丈母娘高湘琴突然走过来大吼道:“窝囊废,你可不就是一个二百五吗?什么时候也敢在我们苏家大吼大叫了?”

现在是傍晚时分,苏家五口人都回到小租房吃饭,听到厨房内林凡的怒吼声,便立即赶过来看情况。

“林凡!入赘我苏家后你的一切都属于苏家!咱苏家中的彩票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什么时候成拿你的钱了?”小舅子苏子豪也紧跟着笑道。

苏子豪未婚妻于红则挽着他的胳膊夫唱妇随道:“林凡,钱要用在刀刃上,你母亲那个病就是个无底洞,早死早超生,拿来给子豪买房才划算!”

老丈人苏威远也润了润嗓子:“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回去继续吃饭,于红第一次来咱们家,要好好招待一下!林凡,继续做饭不要再闹了!”

老婆一家的态度非常明显,不仅不愿意还钱,还认为拿这个钱给小舅子买房子理所当然!

林凡此刻非常失望,尤其是对苏倾城。

两人夫妻一场,虽然有名无实,但好歹一起生活了五年!林凡慢慢爱上了她,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个扶弟魔,为了弟弟把他母亲的救命钱都挪了!

毕竟彩票中奖的事,他只告诉了苏倾城!

“我是入赘苏家,但不是卖给苏家!买彩票中的钱,就算夫妻共同财产我也理应分到一半!先给我四十万让我妈进行肾移植手术!”林凡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向苏家人提出自己的合理请求。

“给你点颜色还开上染坊了!区区赘婿,也配讨价还价?”却见丈母娘脸色一变,朝林凡翻了个白眼,忽然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是啊,林凡!再不去炒菜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小舅子一撸袖子,露出两胳膊并不发达的肥肉,指着林凡的鼻子破口大骂。

眼看双方就要打起来了,就在这时,林凡接到了母亲所住医院的电话。

林凡赶忙接通,电话里传来一道冰冷的男声:“喂?是6号病床周淑喜的家属吧?最后通知你一声,赶紧过来交住院费,否则就办理出院手续!”

“医生!等等,您再帮忙宽限一天,我马上就能弄到钱了!”林凡急道。

“你已经拖了多少天没交钱了?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五分钟后你再不赶来交钱,我们就只能手动将病人‘请’出医院了!”电话那端人的态度异常坚决,不等林凡回话,果断挂了电话。

“等等!我妈是重症,现在不能出医院啊!”林凡大惊,立马慌了神,挣扎着扒开苏家人往医院跑。

林凡来到医院时,母亲周淑喜已经被医院丢出门外,闭着眼有气无力的靠在医院门口。

周围有不少路过的行人,大多朝她撇了几眼就冷漠的走开。也有稍好心一点的人会在其身旁驻足,给扔两块钢镚!

“妈,妈!您撑住啊!”林凡见状立马慌了神,冲上前抱着母亲往医院跑。

却不料还没进门就被几个保安拦住,为首的那个保安队长道:“你干什么,不准进!”

“我妈快死了!让我进去治病!”林凡急道。

那保安队长撇了一眼林凡怀里的周淑喜,冷声道:“不行,这个病人我认识,欠了好几天医药费了!赵主任特地交代过,她进去可以,先把钱补齐!”

“我能凑到钱的,求求你们先让我进去,救了我妈再说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林凡此刻即无语也无奈。

他明明中了一百万,却还是没有钱救自己的母亲!

忽然林凡感觉一双粗糙的手伸向自己,颤颤巍巍的想抹掉自己脸上的泪珠。

“好儿子,别伤心了,来不及了!”周淑喜摇摇头,说话一喘一喘的,明显是呼吸不畅。

就在刚才被丢出医院昏迷的空档,她恍惚间还看见了死去多年的丈夫。生命弥留之际,周淑喜打算说出一个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孩子,你扶我坐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周淑喜正色道,从怀里掏出一枚黑色的古朴戒指递给林凡:“这枚戒指,是你的生母留下的!”

“生母?”林凡惊讶着接过戒指。他从记事起就生活在母亲周淑喜身边,竟然还不是亲生的?

却听周淑喜继续开口:“二十七年前,你的生母将刚出生没几个月的你托付给我照顾,留下了这枚戒指和一些钱。”

“她穿着华贵,长得很漂亮,和你有七分相像!”

“我只知道她是燕京人,你带着这枚戒指去燕...”

周淑喜说话越来越吃力,说到最后,眼眸一垂,整个人无力的向身后倒去!

林凡赶紧伸手去扶,然后探了探母亲的鼻息。

没有气了!

林凡再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抱着母亲发疯似的往医院里面冲去,却被门口几个保安死死的挡住。

“让我进去,我有钱,我有钱,我不久前中了一百万,一百万啊!”

看着歇斯底里的林凡,哪怕这些保安心中已经有些动容,可是一想到上面下达的死命令,一旦让这家伙进去,自己也要跟着滚蛋,心中最后一丝怜悯也被强行抹去。

“不行!”

几个保安蛮横的抽出警棍,争执中只听哐当一声,林凡的后脑勺重重的磕到墙拐角。

痛!很痛!

林凡伸手抹了一把磕到的额头,发现手上沾染了不少红色的液体!

血,是血!

林凡的脑袋磕出一个小洞,当即血流不止,大脑一阵晕眩。

没有人注意到,林凡右手上那枚沾血的古朴戒指,忽然散发出一道隐晦的光彩!


林凡的耳边响起一道洪钟大吕的声音:

“吾乃德元医圣的一缕残魂,数万年前被封印自此戒!今你将我解封,便做我医道传人,悬壶救世、治病救人......”

话音落下,一股股强大的真气从古朴戒指上涌出,流遍全身。林凡后脑勺被磕出的小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合,很快便恢复如初!

与此同时,大量的医学武道技巧如洪水决堤般涌入脑海:造化决、太极神针、神机炼丹术、医药宝典...

良久,身体上的异变才消失。

回过神后,林凡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特别是眼神,深沉、机敏、波澜不惊...根本不是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能有的眼神!

林凡从地上爬起来,伸出两指去探母亲脖颈的动脉。

呼吸已止,脉搏微弱,显然命不久矣!

没有犹豫的,林凡化拳为掌拍在母亲身上,用真气吊着她最后一口气,然后一个箭步朝不远处的中医药店跑去。

买银针!炼丹药!治病救人!

“给我拿一套银针,最便宜的就行!”

抱着母亲一路狂奔进医馆,林凡对着店内抓药的年轻医师直入主题道。

这年轻的医师闻言,没有立即拿银针,而是带着鄙夷的眼神从上到下扫了林凡和昏死过去的周淑喜一眼,轻蔑道:“呀!你怎么抱个死人过来?多晦气啊!”

“我妈还有救!帮我拿一套银针!”林凡不悦道,对这个没礼貌的医师瞬间好感全无。

“我们悬壶医馆是江城最大的中医药馆,这里最便宜的银针一套3000元,先付钱吧!你是现金还是刷卡?这里不提供其他支付方式!”年轻的医师不慌不忙道,没有一点要去拿银针的意思。

“3000元?你等等!”林凡凝眉,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只有250元!

于是掏出手机,给老婆苏倾城打了个电话。很意外的,连拨好几个电话苏倾城都没有接通!

“没钱?没钱你来我们悬壶医馆做什么?”年轻医师见林凡打电话,就认定他没钱,立马叫人:“来人!快把这两个晦气的穷酸货扔出去,不准他们踏入悬壶药馆一步!”

话毕,门外站着的两名保安立马进来,准备将林凡母子扔出医馆!

扔出去!

又是扔出去!

林凡暗道,只是暂时拿不出钱就能随便将人扫地出门吗?

林凡有些愤怒,得到医武传承的他岂能再任人欺凌?

于是右手扶住母亲,头也不回的伸出左手随意的分别向左侧、左后方挥舞两拳。

砰!

啪!

轻轻两下无影拳,在两名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将其瞬间击飞数米远。

砰!

咚!

框!

两名保安瘫倒在地上,面露痛苦的捂着被打的地方哀嚎,竟是被林凡随意一拳打废,再无还手之力!

“啊~~”

“打人了!!”

“快走!”

这两下弄出的动静很大,周围买药的人纷纷跑开,店内其他的工作人员都紧张起来。

“快!再叫人!去楼上通知虎哥,有人来悬壶医馆闹事!”年轻的医师慌了,没想到这林凡看起来一副穷酸样,竟然这么能打!

就在这时。

“这位小友,不知发生何事,要在我悬壶医馆闹事?”一道苍老雄浑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

众人侧头一看,发现大厅中央站着一个穿着医师长袍、身材短小精悍,精神爽朗威武的白发老者。

他说这话时虽然是笑着的,但结合通身的气质,让人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是这家中医药馆的老板张悬壶张神医!在江城中医界的地位,排名第一神医,颇有威望!

他刚刚结束今天最后一次接诊,从办公室出来,就见到医馆内部有人闹事。

不仅打伤他两名保安,还吓跑不少前来买药的人。

林凡闻声回头,沉声道:“老先生,晚辈无意冒犯,只是想来买一套银针给我母亲治病,是这里的保安先动的手!”

“银针治病?”张悬壶沉声道,将视线转移到林凡怀里的周淑喜身上。

这妇人嘴唇发青、面色枯黄苍白,双眸紧闭,四肢无力下垂,一日内大限将至!就是他出手,也没有一成把握将其救回!

张悬壶摇了摇头,刚准备说些劝慰的话,陡然间瞧见林凡搭在周淑喜肩膀右手上戴着的古朴戒指!

只一眼,张悬壶脸色大变,看向林凡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五十年了,他又看见这枚充满神秘色彩的无极古戒了!

莫非眼前这个年轻人是燕京那位大人物的后人?

想到这里,张悬壶浑身一个哆嗦。

燕京那个姓林的大人物,是连他背后靠山高家也不配仰望的存在!

“这位小先生,我办公室正好有一套银针,您若不嫌弃,可以用它来为令母治病!”张悬壶对林凡恭敬道,向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张悬壶恭敬的态度让林凡一愣,随即感激的冲张悬壶点点头。

“师父!您怎么还给这小瘪三借银针?”年轻医师并不认识林凡手中的戒指,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要对一个穷鬼这么客气,于是谄媚的跑到张悬壶身边解释道:

“师父!您离他远点!这人浑身脏臭,还有暴力倾向,没有钱却嚷嚷着要买银针,不给他就出手打人,实在是无法无天,一点不把您放在眼里!”

年轻医师越说越起劲,一点没察觉到张悬壶的脸色变黑了。

就在这时,年轻医师托人叫来的虎哥正好带着一群人从楼上下来,大声呵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子!竟然敢来我悬壶医馆闹事?不知道这悬壶医馆是我们高家罩着的吗?”

江城高家,江城四大家族之一!同时手里掌握着江城百分之八十的医药行业资源,是江城有名的医药大家族!江城几乎所有医药相关的小企业小家族,都是依仗着高家才能活下来的!

“虎哥,就是这个穷酸货过来惹事...”年轻医师见虎哥下来,指着林凡冷声道。

不料话没说完,就被张悬壶打断:“小虎,这竖子竟然说我浑身脏臭,骂我有暴力倾向,你看着办吧!”

张悬壶沉声道,竟是指着年轻医师说的。

年轻医师见状大惊,当场懵逼道:“师父!不是啊!我不是说您,我是在说您身边那个狗东西!”

张悬壶一听,脸色更黑了!他小心的看了林凡一眼,见其面色如常不似生气,便松了一口气。

然后猛然一脚踹开年轻医师,怒道:“狗东西,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给我滚出这里!”

“张老您别生气,这不长眼的小子就交给我了!”虎哥很有眼力见的冲过去一把揪住年轻医师。冲着张悬壶笑了一下,然后垂下眼眸狠狠盯着年轻医师,一把将其拖出了悬壶医馆。


进了办公室后,张悬壶立马从一个锁着的保险柜里找出一套银针递给林凡。

这银针用镶金紫木檀盒装着,看起来是个十分宝贵的东西!

“这是老朽自用的银针,勉强能用!”张悬壶笑道。

“张老谦虚了,这银针触感极寒,较普通银针更加细长,由纯银和冰晶等比打造...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民间极少见的冰魄神针吧?”林凡接过银针细细打量,很快便认出这套银针的来历。

“小先生好眼力!”张悬壶点点头,心中对林凡不免高看了几分。

林凡沉默的笑笑,不再和张悬壶假客套。将母亲放到办公室的病床上后,便动手施针。

时间就是生命!林凡输送到她体内的那一缕真气撑不了多久,再不施针,母亲将命不久矣!

“小先生,我先出去了!您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在门外候着!”见林凡准备施针,张悬壶急忙回避!

在江城,有一套不成文的规定,医师施针救人之际,其余医师必须回避,否则就有偷学他人祖传绝学的嫌疑,遭医学界众人所不耻!

“不必。”林凡摇摇头,沉声道:“我用针很快,等会儿有事向您请教,请稍等片刻!”

张悬壶说话的语气十分谦卑,一点也不像一个德高望重的医学界老前辈对无名小辈该有的态度!

这太过反常,林凡猜测,张悬壶的异常反应很有可能跟自己手上的这枚戒指有关!

于是林凡打算救完母亲,再好好询问一番张悬壶!

“小先生客气了!”张悬壶见林凡让他留下来,震惊之余心中暗自窃喜。

因为让他留下来观看施针,是能偷学到一星半点的针法的!

但!

当林凡开始施针时,张悬壶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林凡的针法,他就是再看一百遍也学不会!

只见林凡从盒子中陆续拿出银针,稳稳的插在周淑喜的面部、颈部、手臂等身上二十三个不同的穴位。

准!

稳!

非常快!

快到张悬壶还没反应过来第一针是什么时候,以怎样的角度、力道插进去时,林凡的第五针就已经落下了。

当张悬壶全神贯注好不容易捕捉到林凡刺下的第十针时,一眨眼间全部二十三针便扎完了。

并且每根银针,都准确的对准周淑喜身上某个穴位,没有丝毫偏差。

不多时,昏睡过去的周淑喜面色微微转红,她动了动手指,忽然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淤血排出,肾气回转,活了!”张悬壶忍不住惊呼出声,右手止不住的颤抖!

这半老妇人本来已是大半身子入了土的人,没想到林凡几针下来,妙手回春,竟是从阎王手里将人性命抢了回来!

神!

实在是太神了!

张悬壶一脸激动的看着林凡,心中完全确定,有如此厉害的医术,眼前这人必是来自燕京林家!

“林先生,您留老朽在此是有何时不解?我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张悬壶恭敬道,满脸笑意。

“您怎么知道我姓林的?”林凡疑道,他可从来没告知过他的姓名。

“因为它!”张悬壶指了指林凡手上戴的戒指。

果然!林凡眉头一挑,示意张悬壶继续说下去。

“燕京林家,是闻名整个夏国的医药大世家!五十年前,曾有一名来自燕京林家的大人物来此讲学,我师傅带着我,才有幸目睹这位大人物的风采,也就记住了这枚戒指的模样,一刻也不曾忘记...”

张悬壶语气激动道,说话间手舞足蹈,兴奋的回忆当年的惊鸿一幕,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林凡手中戴着的这枚木戒指上。

无极古戒,相传由上古时期的万年玄石打造,通身漆黑,性微凉,行医、修武者肉眼可见一道微弱的寒光,识货者能一眼辨别出此戒与其他戒指质的不同!

“燕京林家,母亲之前也说那女子来自燕京!”林凡听得眉头一皱,看来他的身世并不简单!

沉吟半刻后,林凡正色道:“老先生,林某有两样请求,您务必答应我!”

“但说无妨!”张悬壶笑道。

“第一点,我在江城的身份是绝密的,请您务必不要透露出去!”林凡正色道,不动声色的将戒指摘下藏了起来。

生母托孤绝对另有隐情,在还没有查清楚真相之前,林凡并不想暴露身份,以免招致杀身之祸!

“林先生放心,老朽愿以性命起誓,绝不将您的身份透露给第三个人!”

张悬壶说得严肃,林凡摆摆手:“张老言重了!您说话,我放心,不需要发这些誓言!”

“这第二点,我母亲的病还需要服用丹药持续医治,希望您能出点炼丹药材!”

“当然,作为回报,我会将制作回魂碧玉丹的配方和炼制手法教授与您!”林凡说完,就拿起办公桌上的空白纸币开始写药方,然后递给张悬壶。

回魂碧玉丹,不仅能清除体内毒素,恢复身体器官活力,还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对普通人而言,不管有病没病,吃了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

如果能批量生产,那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张悬壶自然知道这副丹药方子的重要性,当即激动的接过药方,腿一哆嗦,差点直接跪在林凡的身前。

“这...这!多谢林先生!我这就为您去抓药!”张悬壶拿到药方,激动得结巴起来,似是生怕林凡反悔似的,拔腿就往门外跑!

如果让悬壶医馆的员工看见平日里稳重得体的张神医竟然表现得如此失态,一定会惊掉了下巴!

不多时,张悬壶带着大包小包药材回来。

屋子里有熬药炉,林凡炼好丹药给母亲服下后,给老婆苏倾城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现在是晚上九点,一般这么晚不回家,林凡都会主动打电话报备一下!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电话依旧没有被接通,林凡耐心等了五分钟,又拨了一通电话过去,结果还是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林凡疑道。

这电话号码是苏倾城的私人号码,林凡一般没什么事不会打给她,所以几乎每次林凡打电话过去,苏倾城都会接!即使有事没接,过几分钟后也会回一个电话。

而苏倾城今天从下午六点一直到晚上九点,都不接电话!

很不对劲!

林凡当即感到事情的不同寻常!于是跟苏倾城发了条短信过去后,又给丈母娘拨了一个电话。

这次电话很快被接通,不过接电话的不是丈母娘,而是小舅子苏子豪。

“呦,你这个窝囊废还有脸打电话回来?今天傍晚摞担子不做饭的勇气跑哪去了?”电话那端传来小舅子阴阳怪气的声音。

“啧,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姐现在在外面跟张少开房,很快就能成为江城张家的少奶奶!而你,既然走了那就永远也别回我苏家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