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远古首领的福妻

远古首领的福妻

扶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洛宁是考古系的一名研究生,跟随导师外出考察期间不慎跌落山崖,再睁眼已经不在现世,而是穿越到茹毛饮血的远古时期!就在她不知该何去何从之时,一头野兽悄悄靠近,关键时刻野人部落首领从天而降,救了她的小命。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洛宁措手不及,她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了神女?

主角:洛宁,狄   更新:2022-07-15 22: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宁,狄 的女频言情小说《远古首领的福妻》,由网络作家“扶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洛宁是考古系的一名研究生,跟随导师外出考察期间不慎跌落山崖,再睁眼已经不在现世,而是穿越到茹毛饮血的远古时期!就在她不知该何去何从之时,一头野兽悄悄靠近,关键时刻野人部落首领从天而降,救了她的小命。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洛宁措手不及,她怎么莫名其妙的成了神女?

《远古首领的福妻》精彩片段

“噢——NO”

洛宁趴在草皮上,痛得脸容扭曲,呲牙裂嘴地吸了一口气,忽觉气息有异,不禁睁大了眼睛。

才睁开眼睛,她猛然向后跌倒,差点尖叫失声,恨不得晕死过去。

尖锐的獠牙微张,对着她直哈气,带着恶臭的垂涎滴到草地上,腥臊无比,令人反胃。

洛宁暗自打量,两丈有余的巨大野狼神情愕然地盯着她,似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从天而降,跌倒它面前。

洛宁是考古系的研究生,因洛水有墓葬出土,她跟着导师到墓穴现场学习,说是实习,其实就是给导师打下手,这不,背个背包,里面装的大半是导师要的工具,谁想爬山的时候,一脚踩空,就跌到了这里。

洛宁欲哭无泪,深秋的寒风中,额头上的冷汗仿佛水一般不停地往下流。

她以为最多摔断腿罢了,谁知直送到在巨大的野狼面前,她这一跤,分明是把小命也摔没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墓穴附近会出现这么大的野狼?这地方不是早被清理过了吗?

不知导师发现她失踪没有?当父母看到自己的骸骨之后,会是如何的悲痛欲绝呀?

野狼伸出长舌喘着粗气,那腥臊的气息差点没把她熏死,大概看清楚她的无害,细皮白肉,宛如小白兔般清新可口,野狼对她张开了獠牙。

“嗷呜——”它兴奋地长啸一声,然后向着她飞身扑了过来。

“我的妈呀,救命——”

洛宁失声尖叫着,哭丧着脸手忙脚乱的不停往后爬,暗叫我命休矣!

“噗”的一声沉闷的响起,野狼狂冲的身形一顿,似不可置信般回头看了看自己腰间颤颤地抖着的长枪,眼中渐渐失去了光彩,呯的一声,颓然倒在洛宁脚边。

洛宁尖叫一声,修长的小腿一缩,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死不瞑目的巨兽。

她没死?她活过来了?她瞪着不可置信的杏眸,呆呆地往长枪的方向望去。

一个腰间围着皮裙,古铜皮肤的高大青年人从灌木丛后跳了出来,明亮的双眸直直的盯着洛宁不放。

黑古?洛宁又惊又喜,很快她知道不是黑古,但那青年高鼻挺目,英挺健壮,虽不比黑古俊美,也是美男子一枚。

只是他的衣着,是否怪异了一点点?洛宁扫了一下他的皮裙,就不好意思往下看,双眸不停地往上瞄着,但他的上身,也是半点布料也没有。

他不冷吗?洛宁满脸红晕,轻咬了咬下唇,满脸难为情地小声道谢:“是你救了我?谢谢你了。”

“叽哩叽噜。”

狄双眸亮晶晶的,紧紧盯着她不放,神思恍惚。

从来没见过这般漂亮的雌性,白得仿佛天上的月光的肌肤,仿佛会说话的眼睛,还有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他只觉心都不受控制地乱跳着。

他要她,他要这个雌性,狄双眼闪亮,咧嘴一笑,忽然大步上前把野狼背上的长杆用力一扯,一股温热的狼血随着长杆的拔出溅了出来,溅了他一身,也溅了几点到洛宁身上。

狄不以为然,伸手抹过脸上的血珠,掰开野狼的大嘴,举起石斧猛然敲击着它那个坚硬的尖牙。

洛宁吓了一跳,见不是对她动粗,便放下心来,只是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她摸了摸僵硬的后腰,尝试着站起来,正在这时,忽听林子周围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一群腰披围裙的,浑身黝黑的男子手持石刀石斧木棍从四面八方走了出来。

洛宁看得双眼发直,这是哪里的人?这装束,这工具,简陋就像远古石器时代一般。

远古,野人?洛宁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正要开口,忽见眼前光线微暗,那个黑古忽然捧着两枚血淋淋的狼牙半膝跪到她面前。

这啥意思?洛宁看着眼前血淋淋的狼牙,只觉胃里的一阵翻涌打滚,她捂着小嘴别开脸,皱着眉头摆了摆手。

别,姐姐我对这血淋淋的东西无爱行不?要送东西能不能洗洗再送。

“吼——吼——”周围的野人忽然举着手中的木棒不停地敲着草皮,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洛宁吓了一跳,抬头却见眼前的黑古坚持地把狼牙送到她的跟前,那坚定的眼神,那满脸的倔强,令人难以拒绝。

洛宁苦笑着,勉强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想了想,还是伸手接过了他手心的两枚狼牙:“谢谢你了,我收下了。”

她轻声说着,忽觉身形一歪,人已被野人扯进了怀里。

“噢,混蛋——”失声惊呼一声,唇上一热,温热的厚唇堵上了她的小嘴男人大手固定着她的后脑,托着她的脑袋深深吻住了她。

“吼——吼——”周围响起了响彻云霄的欢呼声喝彩声。

不知过了多久,洛宁胸口急剧的起伏着,几乎要窒息,男人才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她伏在男人胸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子软绵绵的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心中暗自叫苦,这哪来的野人,他以为他是霸总呀?

野人?洛宁蓦然想到什么,连忙抬起头来,忽觉身子一轻,人已腾空升起,趴到了他的肩上。

狄热吻完毕,一把扛起了她,兴奋地对周围的人大声吼着:“吼——我的雌性,我的,结契,吼——”

“吼——吼——”其他的野人也兴奋地大叫起来。

洛宁给他颠得死去活来,只得有气无力趴在他的肩头尖叫着:“噢——晕——拜托——放我下来——”

“回部落——”狄把洛宁扛到肩头上,大步往外走,其他的人背着猎物,兴高彩烈地跟着他离开。

洛宁完全傻了眼,这什么情况?这男人扛走她干什么?不会上演什么抢来的新娘吧?

她被野人的动作弄得晕倒转向,加上摔后身子软绵绵的,捶打了一会,野人竟仿似毫无所觉,扛着她继续往外走着。

穿过森林,他们回到一个开阔的盆地上,三三两两皮肤黝黑、腰围皮裙的男男女女在忙碌着处理着猎物,看到狄与猎手们回来,都兴奋地迎了上来。

“狄,你们回来了——”

一位健壮,活力无限的野人少女兴冲冲地冲了过来,蓦然看到狄肩上扛着一位身形娇小的雌性,不禁愕然地停下了脚步。

“她是谁?”

“我的雌性。”

狄兴奋地大声对众人说着,顺手把肩上的洛宁放了下来。

“呕——”洛宁才下地,就软绵绵地蹲在地上,呕了几下,缓了缓翻江倒海的胸口,才勉强站了起来。

衣不遮体、头发凌乱,浑身黝黑的野人男女,偶尔可见的粗糙石器,简陋、四面漏风的木屋,山壁狭小的洞穴。

洛宁缓缓地打量着四周,心渐渐在下沉,满脸的惊愕与不可置信。

这是什么年代?她不会穿到了旧石器时代吧?

洛宁打量着部落,阿朱打量着洛宁,尤其看到她肤白如玉,明艳不可方物的小脸,还有身上那异于常人却美丽的服饰,心中妒意大盛。

洛宁一件米黄的高领毛衣,一件紧身的牛仔长裤,这身装束在野人眼中非常怪异,但却该死的好看。

“她是哪个部落的?”

阿朱勉强惊讶地笑着:“不对,她不可能是部落的,没有哪个部落的雌性像她穿得这般怪?狄,她不会是山精野怪吧


“她是我的雌性,不是山精野怪。”

狄严肃地摆了摆手,长臂搂过洛宁打算回洞穴,阿朱马上伸手拦住了他。

“狄,你不能这样,不能随便带人回部落,她会不会是奸细?还有,冬天马上要到了,我们过冬的食物还不够呢——”

“粮食的事情,我自会解决。”

狄板着脸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又大声说:“她不会是奸细,我可以给她担保。”

“狄,我们的人太多了。”

阿朱大声阻止着,可是她根本阻止不了狄的决心,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狄搂着那雌性大步往他洞穴的方向离去。

“阿朱,狄是我们的首领,他有权选择他想要的雌性。”

一名高大勇武的猎手笑嘻嘻地扯住了她的手臂:“他已经和那雌性结契了,你不如选择我吧,部落里除了狄,没有人比我更勇敢的了……”

“滚……”

阿朱狠狠甩开了野人的手,含恨地瞪着狄与洛宁离去的背影,咬着牙怒气冲冲地走了。

“哈哈哈——”

几个猎人笑嘻嘻取笑他:“阿岩,你死了这条心吧,阿朱即使不能与首领结契,其他人也是看不上的。”

“我不相信她一辈子不与雄性结契,总有一天,她也需要与雄性结契的。”

洛宁被狄强健有力的手臂带着,一路跌跌撞撞到了一个山壁的洞穴。

才到洞穴入口,狄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就离开了。

洛宁看得傻眼,把她扔到这里了,她探头看了看洞穴里面,阴暗狭小的洞穴里空无一物,真是什么也没有。

简简单单的在山壁上挖一个洞,没门板没窗,更不要说凳子和床,果然是山顶洞人呀。

她神情呆滞地看了看洞穴,又看了看手中带血的狼牙,不自然地扯了扯背上的背包。

这狼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聘礼吧?别吓我?两颗血淋淋的狼牙就把她聘下了?

洛宁冷静下来,回想着今天不平常的遭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会真是掉进了远古的巨坑吧?听他们的口音,似乎与洛乡还有些相似,难道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后世的洛乡?

洛宁苦恼地皱起了眉头,有没办法可以回去呢?能不能想办法回今天掉坑的地方转一转?寻找回去的线索?

洛宁正沉思着,忽觉不远处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紧紧盯着她,抬头望去,却见正是刚才遇到的阻拦的野人少女。

少女长得身材火辣,在一群瘦骨嶙峋的野人中间格外的显眼,虽然皮肤黯黑,但看五官,在部落里还算长得好的。

可惜遇上了洛宁,就完全不够看了。

洛宁见她盯着自己,便对她柔弱地笑了笑,却见那少女反而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身回洞穴了。

什么意思?那眼神,仿佛她抢了她男人似的?洛宁蓦然想到刚才的对峙,恍然大悟,莫非她喜欢那个野人?喜欢就追呀,瞪她干什么?又不是她想抢男人,是那男人把她抢回来的好不好?

想到这里,洛宁情不自禁地翻了一个白眼,满脸的无奈与生无可恋。

没多久,狄带着两个半大小子抱着草秆和皮毛往洞穴的方向走来,看到洛宁,对她高兴地咧嘴笑着,一口大白牙晃花了洛宁的眼睛。

三个抱着东西进了洞穴,在里面捣鼓了一会,阴暗的洞穴里就多了一张用草秆与皮毛铺成的床。

估且算它是床吧。洛宁勉强地对他笑了笑:“谢谢!”

少女嫣然一笑,仿佛春暖花开般的笑容瞬间俘虏了他的心。

狄眸色幽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洛宁暗自松了一口气,背着背包走进了洞穴,坐到了床上。

她打开自己的背包整理着,不禁暗自叹气。

因为导师的要求,背包里大半是他要的工具:洛阳铲,小平铲,封口袋,强光手电筒,匕首、金属探测仪、放大镜……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可怜的一点点。

不知导师发现她失踪没有?

洛宁神情恍惚地沉思着,忽觉眼前光线微暗,一团发黑的带血腥的东西送到她面前,差点没把她熏得晕了过去。

她一把推开了眼前的黑影,才看清是狄回来了,他拿着一团带血腥的东西递给她:“吃的,肉——”

“这什么东西?”洛宁没听懂他的话,但闻到那股血腥味,不禁捏住了鼻子皱着眉头盯着。

这不会是肉吧?这浑身焦黑,脏兮兮的,不要告诉她是食物。

事实上,还真是食物。

狄见洛宁掩住鼻子直皱眉头,不禁不解,连忙给她打着手势:“吃吧,好吃的——”

两人推搡了半晌,洛宁始终没有动口的意思,他不禁着急,看了看她嫣红的小嘴,想了想,忽然伸手撕了一小块下来,往她小嘴里塞。

洛宁连忙别开了脸,这下确定了,这的确是肉,也是食物,但这样的东西,她怎么下不了口呀!

她挣扎着,依然被狄塞了一块小小的肉块到嘴里,血腥臭直冲脑门,她情不自禁干呕数声,把刚刚塞进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我不饿——”她连连摆手,即使肚子里饿得咕咕作响,也死活不肯再吃。

算了,她背包里还有两包燕麦片,水杯里还有半杯水,待他离开之后,再泡来喝算了。

狄见她死活不吃,深深看了她一眼,直接把肉块塞进了自己的口里,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不一会,一大团肉块就被他消灭得一干二净。

洛宁勉强笑着,悄悄地坐开一点距离,不待她坐远,狄把肉吃完,伸手一抹嘴巴,忽然向着她直扑过来,把她扑到在床上,二话不说,低头用力啃上了她柔软的红唇。

“噢,不——”

话音刚落,洛宁的小嘴已经被完完全全堵上了,动弹不得,只感到他灼热的呼吸几乎夺走了她口腔中所有的空气,胸口缺氧仿佛要炸了似的。

良久,他才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任由她躺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他则扯着她的毛衣。

洛宁身形一僵,她感觉到男人的皮裙已经扯开了。

洛宁下意识就抓住了他的双手,可怜兮兮地小声哀求着:“好哥哥,不要,过几天好不好?让我准备准备……”

狄皱着眉头死死盯着她,想不明白她既然接下了自己的信物,还对他笑得这般甜,为什么现在又拒绝?

“你答应了我的……”

他紧紧抿着嘴,满脸的不情愿,眼底是汹涌奔腾的渴求,双手挣脱了她的手,扯着她的裤头就要撕开。

“别——别这样——我自己来——”

洛宁见他执意不肯,把心不横,咬了咬牙,忽然自己用力一扯,扯下了一层裤子。


一双包裹在黑色热裤里的雪白长腿出现在他的面前,雪肤在昏暗的洞穴中仿佛发光玉石般迷人,只把他看得双眼发直,血脉贲张。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狄不假思索低下头去,忽觉脑后一痛,瞬间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你——为什么——”

他勉强抬起头来,只见洛宁板着一张苍白小脸,小嘴紧抿,紧紧攥着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不停地往他脑袋上砸,边砸边愤恨地叫着:“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

洛宁狠狠砸了两下,见他双眸幽幽地盯着她,把心一横,抓着手电筒又拼命地砸,直到他直挺挺地倒在自己的腿上,才泄了这股劲。

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只觉手酸脚软,浑身冷汗直冒,缓了好一会,才勉强把他扯到旁边的床上趴着。

洛宁揉了揉无力的手腕,看了看身边人事不醒的野人,又摸了摸他的鼻息与后脑。

还有气?没出人命,洛宁的内疚淡了一点点,想了想,从背包里掏出一瓶蛇油给他搽了又搽。

这是她常备的跌打药油,去肿化瘀止血效果都不错,因为常常跟导师外出野外钻墓穴,这些外伤药与驱蛇虫药粉都是常备的。

给他揉了一会,洛宁才坐到另一边想着心事,待是不能再待的,但天还没黑,外面依然有野人快活的声音,她悄悄从洞口往下看了看,又缩回了身子。

她默默从背包里掏出水杯,倒水杯盖上冲泡了半包燕麦片,又默默喝完放好,靠到墙边闭目养神。

看了看手机,大慨六点多,天完全黑了,部落里也安静了下来,只有木屋里洞穴里传出此起彼落的男女叫声。

洛宁揉了揉脑门,背上背包,左手手电筒,右手洛阳铲,腰间还别了把匕首,把最有杀伤力的武器都带上后,悄悄地走出了洞穴。

清冷的月光给部落蒙上一层迷朦的轻纱,远方的森林在夜色中仿佛血族邪恶的古堡,吞噬了大地的一切。

壮着胆子摸黑走出部落,她打开了手电筒,按脑中记忆,循着来时的路小心翼翼地摸黑走进了森林。

森林古树参天,灌木连绵,无边无际的林海把月光挡在外面,幽暗中似有无数的眼晴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偶尔远远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

洛宁走走停停,小心翼翼,尽可能避开由远及近的野兽,幸得这里还是森林的外围,又或许部落长年打猎,大型野兽都丧生在猎人的利斧下,暂时还不见踪影。

洛宁走了大半个晚上,直走到腰酸腿软,背上的背包仿佛有千斤重,密密麻麻的树梢枝叶把所以的月光拒之林外,伸手不见五指,她终于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手电筒早已关掉了,她举着一把火把,靠在一根低矮的枝干上,微微喘着气,皱着眉头辩认着四周。

没用,走了半夜,觉得到处都是一样的,根本认不出自己初来遇狼的地方,她该往哪个方向走呢?

洛宁心神不安,烦躁不安地搓了搓双臂,企图赶走秋夜入骨的寒意,真冷呀,她穿着毛衣也觉得瑟瑟发抖,真不明白那些人围着一件仅仅包住小屁屁的皮裙怎么不冷的。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寻了棵盘根错节的苍天古树靠了靠,实在太累了,感觉再也走不动的节奏。

休息了一会,正沉思着往哪个方向走呢,忽听远远的传来几声凄厉的长嚎,声音由远及近,这声音分明是狼的嚎叫。

洛宁吓了一跳,她很清楚,狼不比虎,它可是群居动物,尤其是夜里,是成群结队的,对于她来说可真不是好消息。

洛宁左右看了看,最后把目光放到了身边的苍天古树上,这棵树容易爬,而且也足够的高,只要她爬高一点,应该可以与狼僵持时间长一点。

她搓了搓手,正想爬树,忽然想到,狼是可以夜视的,夜色对狼有利,却不利于她,但狼怕火,她是不是应该生个火堆。

听了听声音,还有段距离,她手脚麻利地捡了几捆枯树,把古树下围成了一个圈,用手中的火把把火堆点燃。

火堆燃起,狼嚎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几点绿色的莹光,渐行渐近。

洛宁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背好背包,擦去手中的冷汗,抱着粗大的树枝正想往上爬,忽然啊的惊叫一声,手一松,跌坐在树根上。

两条手腕般粗,至少有两米多长的蝮蛇缓缓地从树干上探出头来,缓缓地向她吐着舌头,阴冷的眸光紧紧盯着她。

两蛇本盘在树上睡得正香,不料洛宁燃起火堆,把它们惊醒,不禁恼怒地朝洛宁吐着蛇舌,并顺着树干缓缓地溜下。

这是什么运道?洛宁叫苦不迭,还没走进墓穴呢,就接二连三的遇险,先是独狼,然后被野人扛走,好不容易出逃,前有狼群,上有毒蛇,她得罪谁了呀?

洛宁手脚忙乱地往后爬开几步,飞快地捡起一根柴火把,右手紧紧握着洛阳铲,对蝮蛇赔着笑脸轻声说:“蛇大哥,小妹不是有意冒犯你的,咱们就河水不犯井水了吧?”

“嘶嘶嘶”蝮蛇在缓缓地吐着舌头,黑色的蛇头昂得老高,对她示意的话毫无反应,而她的身后,火圈之外,缓缓走出了十几条至少两丈有余的巨狼,森冷的绿眸紧紧盯着她,缓缓朝着火堆走近。

洛宁脸都笑僵了,双脚一步一步往后挪着,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这个结果,还不如给野人当新娘了,总比亲自送上门给野兽当点心强呀,至少没有性命之忧嘛!

她双眸余光不停地左右瞄着,心头不停地打鼓,后面的狼群渐渐表成了包围圈,树上的毒蛇已经滑行到地面,两蛇呈倚角之势对她发起进攻之势。

忽然,一匹可能是头狼的巨狼仰天长啸一声,身边两匹狼纵身一跃,巨大的身子已经跨到了火圈的上空。

“去死吧!”

洛宁知道难以两头保全,把心一横,不管身后蜿蜒爬行的毒蛇,咬牙切齿地举着火把朝张牙舞爪的巨狼扑了过去,右手的洛阳铲也对上了巨狼尖锐的利爪。

“嗷呜——”一匹野狼尖锐的利爪拍飞了洛宁手中的洛阳铲,另一匹狼闪开了她手中的火把,后腿一蹬,已蹬过了火圈,而她的身后,两条蝮蛇高高昂起了头,作势欲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