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财阀大佬放肆宠妻

财阀大佬放肆宠妻

浅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西万万没有想到,那一晚自己竟然会招惹上一个她招惹不起的男人——墨三爷墨司宴!众所周知,该男子权势滔天,冷血无情,更是不近女色,然而那一晚,他却与她有了肌肤之亲。本以为事后女人会被男人生吞活剥,可谁知他竟然将她宠上了天……

主角:沈西,墨司宴   更新:2022-07-15 22: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西,墨司宴 的女频言情小说《财阀大佬放肆宠妻》,由网络作家“浅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西万万没有想到,那一晚自己竟然会招惹上一个她招惹不起的男人——墨三爷墨司宴!众所周知,该男子权势滔天,冷血无情,更是不近女色,然而那一晚,他却与她有了肌肤之亲。本以为事后女人会被男人生吞活剥,可谁知他竟然将她宠上了天……

《财阀大佬放肆宠妻》精彩片段

深夜,云玺酒店一间套房内。

沈西跨坐在男人身上,轻柔的嗓音带着温存后的沙哑:“墨少……”

但男人并没有接话,就这么半靠在床头,任由她发挥。

难道是对她刚才的表现不满意?

“墨少……”沈西压下心底的冷意,刚抬起纤细的手腕却被他的铁臂钳制了。

力道之大,似要捏碎她的骨头。

沈西粉白的俏脸一紧,还没开口,房间内骤然灯光大亮,她撞进一双漆黑深沉的凤眸!

男人肤色冷白,五官深邃,狭长的眸子,宛若漆黑的夜幕,密不透风,眼底深处却荡漾着明晃晃的阴鸷与残忍!

沈西惊得瞪大了双眸,一股凉意从脚底窜起!

“你不是墨时韫!”沈西差点破了音,“你是谁!”

“你惹不起的人!”

沈西慌了心神,怎么会,她明明把房卡给了墨时韫,所以黑暗中有人进了房她也没有多想,可眼下,这个男人强势深沉的气息,高高在上,睥睨万物的眼神,确实是她惹不起的!

一想到刚才的一幕幕还有自己此刻的姿势,沈西便觉得喂了狗。

“放开我!”沈西快速的想要撤离,无奈双手被人钳制的死死的,任凭她怎么挣扎,那男人都是纹丝不动!

但她不能怂!

她低头盯着男人的脸:“总归你不是我希望的男人,就当我日行一善了,放开我,咱们两清。”

男人冷笑一声,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撬开她的牙床:“一边想睡我侄子,一边又爬上我的床,你有胆说两清?”

沈西只觉得自己一张脸都要被捏的变形了,牙齿酸的厉害:“睡你妈的侄子,你侄子哪位啊!别得了便宜卖乖!”

她挣扎着,朝男人脸上抓去,男人头一偏,长长的指甲在他的脖颈处刮出一道血痕。

男人转过头,目光阴沉的盯着沈西,凉薄的唇淡淡吐出三个字:“墨时韫。”

男人肤色冷白,那道长长的血痕犹如上等和田玉中沁着的血红,充满了祸人的妖气。

墨时韫?墨时韫是他侄子?

沈西慢半拍反应过来,黑白分明的眸中映着男人那绝世的容颜,惊骇不已。所以这个男人是,南江只手遮天的墨家三爷——墨司宴!

仿若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沈西霎时面色惨白。

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这些年她早已摸透。

传闻中,声名赫赫,生杀予夺的墨三爷,便是整个南江权势的顶峰,谁也惹不得!

尤其此刻,这个男人修长如玉的五指慢慢往下,一把掐住了她雪白的脖颈,只要他稍稍用力,她便会香消玉损。

沈西从这个男人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杀意!

不,她决不能这么死在这里!

沈西在快要窒息前,利用另一只没被束缚的手,快速朝着男人的身下探去!

用力一捏!

男人面色突变,一把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沈西顾不得喉咙火烧一般的疼痛,踉跄着朝床下跑去,但人还没下床,脚腕就被人拖住,重重的将她摔回了床上。

“咳咳,咳咳——”肺部灼烧着,沈西眼冒金星,瞥见了男人铁青异常的面容,这,大概就是传闻中的撒旦吧?

墨司宴目眦欲裂,用双腿将沈西死死压在身下:“下手这么黑,是要我墨家断子绝孙?”

沈西冷笑:“墨三爷没听过最毒妇人心吗?”

再说他刚把人睡了,就想弄死她,他们到底谁下手黑?

恶人先告状!

“妇人?”墨司宴嗤笑一声,一只手缓缓抚上她雪白但伤痕累累的大腿。

沈西敏感的轻颤起来,咬牙:“墨司宴,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以牙还牙——”

“啊——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沈西挥动双拳,很快,双手被他高举过头顶!

她双目猩红,身体抑制不住战栗,又羞又辱:“王八蛋,狗男人!”

墨司宴冷笑着,看她满脸潮红又异常痛苦的样子,却突然抽身而起:“如果你再敢靠近墨时韫一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

沈西躺在床上,身体里像是千百只蚂蚁钻心的挠痒,这个混蛋!

她气息未平,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潺潺水声。

没多久,她就看到墨司宴穿戴整齐从浴室内走出来。

白衬衣,黑西裤,宽肩,窄腰,大长腿,再加上一张矜贵冷漠到不可一世的张狂的脸,沈西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着,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你让我不靠近我就不靠近?那岂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

女人斜倚在床上,一身冰肌玉骨,又香又软,此时却仿佛一朵被人摧残过的糜艳的娇花,开到极致的绚烂,墨司宴深沉的眼底带着几分晦暗:“你可以试试,沈家,养了个好女儿。”

沈西躺在床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身份,话中的威胁,再明显不过。

若是她胆敢再敢墨时韫的主意,墨司宴捏死沈家,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但吃亏的人,不是她么。

沈西的视线凉凉落在墨司宴的双腿之间,挑衅道:“墨家的儿子,差了点。”

愤怒的摔门声传来,沈西才觉得自己又能呼吸了,她刚才差点,以为自己又要死了。沈西收拾了一下冰凉的心情,爬起来准备去洗个澡,谁知双腿酸软,才走两步,就重重摔倒在地……

乌黑的眸底一片腥风血雨,该死的狗男人,断子绝孙才好!

**

墨司宴离开酒店后,便上了停在楼下的黑色车子。

俊逸的脸上,一片暗沉,他掀了掀眼皮,坐在前座的临西便有如芒刺在背,立刻开口请罪:“三爷,是我们失职,昨天临风在电梯内撞见了喝醉了的四少,两人的房卡掉在地上,他一时不小心拿错了……”

“对不起,三爷!”临风注意到墨司宴脖颈处那一道长长的血痕,后背冷汗涔涔。

墨司宴狭长的凤眸幽幽看了眼前座的男人:“自己去领罚。”

“是,三爷!”前座的两人低头应声。

“开车。”

墨司宴垂下眼帘,闭目养神,但是身下传来的异样却让他有些坐立不安,幽冷的面色泛着青,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想让他断子绝孙啊!

“去查一下沈家。”

“是!”



 

 


沈西洗完澡后,也离开了酒店。

她打了个车,坐在车内看着不停后退的街景,眼神却像是失了焦距。

车子路过沈氏,当年明晃晃的四个沈氏集团的大字如今只剩下一片黯淡灰白,仿佛昭示着它如今的处境和未来的命运。

前面的司机摇头叹息:“沈氏这几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背运,投什么败什么,看样子是气数将尽啊。”

沈西面色清冷。

沈氏集团,是当年她外公给母亲的唯一嫁妆。

从此以后,傅家便和母亲断了所有关系。

因为她未婚怀孕,成了家族最大耻辱。

这本来是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小公司,但是靠着傅晚晴的手腕和才能,经营的风生水起,沈家也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婚后,沈家的日子越过越好,沈放庭就本性暴露,开始在外拈花惹草,挥霍无度。

后来,在沈西八岁那一年,傅晚晴发生了意外车祸,但据说当时她是衣衫不整被人发现在车里的……

这是当时轰动社会的一个大丑闻,也是沈西内心深处不愿触碰的一块伤疤,没了傅晚晴的沈氏,也就开始了下坡路。最可笑的是,傅晚晴去世三天后,沈放庭便领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进门。

*

沈西刚进门换了鞋,就看到继母季如兰悄悄塞了什么东西到沈颜手里。看到她回来,沈颜手忙脚乱将东西藏到身后。

沈西眯了眯漂亮的杏眸,不知道这对心怀鬼胎的母女俩又在算计什么。

“西西回来了,”季如兰不着痕迹挡在沈颜面前,笑得温婉,“饿不饿,阿姨炖了燕窝,给你去盛一碗。”

沈西红唇微弯:“兰姨,你该被人骗买到假货了吧,要不然我看你们母女俩天天喝的怎么一点起色都没有?”

季如兰面色难看,沈颜气恼的从她身后站出来:“沈西!”

沈西耸了耸肩:“抱歉,实话总是太伤人。”

沈颜今天妆容精致,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穿着D家最新款连衣裙,小脸粉白,但是沈西肤如凝脂,眉如青黛,粉唇不点而朱,即便脂粉未施站在沈颜面前,仍叫人望尘莫及。

沈颜气极了沈西这样嚣张狂妄的态度,恨不得抽她一巴掌,然而走近了看,却发现沈西那修长雪白的脖颈上,尽是暧昧的痕迹,她不由得瞪大眼:“沈西,你跟人睡了?”

刚从楼上换了衣服下来的沈放庭闻言,立刻冲下楼,将沈西拽到自己跟前,他是个老手,沈西身上的痕迹自然是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就要落下,但是被沈西躲过了。

沈放庭气得目眦欲裂:“沈西,你怎么跟你那么下贱的妈不要脸,尽做这种人尽可夫的事情!”

沈放庭说起傅晚晴那不屑的语气,像一把刀插在沈西心口,让她呼吸不畅。

季如兰顺势搀住他的胳膊,善解人意劝解道:“放庭,你别生气,说不定西西是为沈家拉到了新投资呢。”她轻扯了一下沈放庭的袖子。

沈放庭当即明白过来,心头一亮,目光炯炯盯着沈西,就像一头看到猎物的饿狼,满眼放着绿光:“真的吗,西西,对方是什么人?”

沈西眼嘴角噙着一丝淡笑,眼角微微往上挑,满是勾人的意味,唯独那双眼看向他们时,满是漠然和嘲弄:“就,沈颜认识的,韩烨。”

沈颜刚缓过一口气,一听这话,当下气得脸色青红交错:“沈西,你敢去招惹韩烨!你怎么就那么恬不知耻,韩烨是我的!”

韩烨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接手家业,长得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也是沈颜新看中的对象,才接触了两次,没想到竟然又被沈西捷足先登了!

“沈西,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专抢别人男朋友的小三!你无耻!”

沈西勾起红唇满脸惊讶:“韩烨是你男朋友?可是他昨晚明明跟我说你一张整容脸,看的就让人倒胃口,他喜欢的是我这种身材惹火纯天然的美女啊。”

“你!你!”

沈颜咬牙切齿,偏又对沈西无可奈何,怒急攻心,对着沈西拳打脚踢:“沈西,你去死,去死!”

沈放庭在一边吹胡子瞪眼:“沈西,沈颜可是你亲妹妹,看我不打死你!”

但是他的手还没落下,就被沈西接住了!沈放庭也没想到自己这个不听管教的女儿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捏的他生疼!

“沈西,放开我!”沈放庭气得大叫。

季如兰和沈颜上前,一左一右拉扯着沈西,逼她放手。

“够了!”二楼突然传来一声厉呵,“都给我松开!”

沈西用力将沈放庭推开,然后甩开季如兰母女俩便朝着楼上的女人乖乖笑道:“姐姐。”

沈月向来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柔,就像是高山上的冰雪初融,她施施然从楼上下来。

一袭黑色复古连衣裙完美勾勒出她的身形,黑发高挽,柳眉,杏眸,鹅蛋脸,天鹅颈,直角肩,与沈西的明艳张扬不同,沈月继承了傅晚晴的沉稳端庄,举手投足皆是商场女强人的干净利落。

沈放庭喘着粗气,想骂沈西,但是一接触到长女那冰冷的眼神,竟是有点发憷,一时没有出声。

沈西倒是无所畏惧:“姐姐是要去酒会吗?等我一会儿,我也去。”

沈月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给了沈西:“好。”*

半小时后,沈西容光焕发下楼了。

一袭黑色高开叉连衣裙,正面看无丝毫透露,背后却是心机的露出了一段雪白丰盈的纤细腰肢,红唇娇艳,冰肌玉骨,一双水润的星眸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光,细长的眼角微微往上翘,性感妖娆,看得人口干舌燥,心痒难耐。

沈颜站在楼下,嫉妒的脸都要扭曲了!

站在光彩照人的沈月和沈西身边,她就像提裙摆的丫鬟!

但是今晚的宴会,她不得不去!


四人上了沈月的安排的车子。

沈放庭盯着沈西,气鼓鼓的就像盯着仇人一般,沈西早已习惯,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乖巧的靠在沈月身上,闭目养神。

沈颜亦然,盯着沈西就像要吃了她一样,但是碍于沈月在场,又不敢放肆。

沈氏集团虽然掌握在沈放庭手里,可他压根不懂经营,当年鼎盛一时的公司不过几年工夫就被挥霍一空,直到几年前沈月大学毕业后回国接手,她这些年虽然苦心孤诣,但也独木难支,加上沈放庭压根没有真正信任她,根本不肯放权给她,还有季如兰不停在他耳边吹枕边风,安插自己的人进公司,使得沈氏如今是内忧外患,危如累卵。

沈月这些年却是在圈子里闯出了一些名气,再加上她的美貌,引人觊觎,上门求亲的人不少。

沈放庭就看中了王家。

王家是当地有名的暴发户,王大富今年四十多了,长得脑满肠肥,前几年死了老婆,留下个女儿,沈放庭就想把沈月嫁出去,一来是王家给的聘礼十分诱人,二来是只要沈月嫁过去给王大富生个儿子,那么王家所有家产就自然落入沈家手里了。

……

沈西挽着沈月的手出现在宴厅门口。

立刻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这是姐妹两?怎么长得那么好看。”

“那是商场上有名的冰美人沈月啊,你不会连她的名字都没听过吧。”

“啊,那就是沈月啊,长得果然是人与其名,不过我觉得还是她旁边的那个更好看一点!”

美艳逼人,就像一朵浑身带刺的毒玫瑰!

“那是沈西,沈月的妹妹,挺能玩的。”

“看她那腿,我感觉我能玩上一年。”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我也想试试。”……

至于站在她们身边的沈颜,就像是站在天鹅旁边的丑小鸭,根本就没人注意到。

她的掌心都快被自己刚做的指甲掐烂了。

不过当她看到站在旁边旁边肥胖滚圆的男人里,便挥了挥手笑着招呼:“姐夫,我们在这儿呢。”

从沈月和沈西一进门,王大富就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死死在沈月和沈西两姐妹身上来回穿梭,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又听到沈颜这一声娇滴滴的姐夫,骨头都要没了,立刻挺着个圆滚滚足有五个月大的肚子朝他们走来。

看他粗短的手指上戴满玉石戒指,油光满面的脸上横肉乱颤,沈颜的嘴巴都要咧到耳后根子去了。

众人看看沈月,又看看王大富,这……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猪大粪上啊!

*

宴厅一角,站着两个男人。

左边这个,怀里抱着个美人儿,唇红齿白,漂亮的桃花眼里像是藏了两个钩子,一张看了叫女人自惭形秽的精致俊脸,偏又理了个寸头,轻佻浪荡中平添了几分硬朗。

右边这个,高挺的鼻,岑薄的唇,面容深邃如刀削,浑身透着生人勿进的尊贵与无情,唯独那双向来幽深莫测的瞳仁中,漾着淡淡的嘲讽。

傅寒夜嘴里叼着烟,懒散的目光中透着几分痞劲儿,调笑:“这沈放庭,真够狠的,给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选个这样的男人。”为了钱,沈家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墨司宴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幽深的目光落在会场中间那个姿态懒散却又顾盼生辉摇曳生姿的女人身上。

从她出现在宴厅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就连沈月,也无法分走她夺人的眼球。

高开叉的礼裙,露出她白的发光的大腿,荡漾出无比诱人的风情。

墨司宴眯着眼,黑眸如坠深渊。

王大富被沈西那白花花的大腿晃了眼,提着一口气,走得飞快,眼看着沈西和沈月近在咫尺,他仿佛一只吃到了天鹅肉的癞蛤蟆就想冲上去,突然,他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沈西见状,眼疾手快拉着沈月闪到了一边,没了她们的遮掩,王大富那肥硕的身躯笔直扑向了她们身后香槟林立的酒塔。

……

稀里哗啦——

王大富摔了个狗吃屎,酒水乒呤当啷全砸在他身上。

此时,旁边还有个穿着收腰薄纱贝母裙的漂亮女孩高声喊道:“这是哪儿来的狗熊啊,哎呀,还让不让人喝酒啊。”

宴厅中突然传来一道突兀的笑声。

沈西顺着声音看过去,居然是在女人堆里左拥右抱的花花公子墨时韫,他笑的半点也不客气,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

王大富气得爬不起来,满脸的横肉都在晃荡:“是谁,是谁敢绊我!”

“哎呀,这狗熊还会说人话呢,可太稀罕了。”叶清欢那凉凉的奚落声又引得众人一阵发笑,而她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王,骄纵跋扈完全不将人放在眼里,说了句太碍眼就走向另一边了。

路过沈西身边时,她冲沈西扬了扬眉,精致的眉眼都写满快夸我快夸我!

沈西唇角一弯,悄悄冲她竖了个大拇指。

王大富满身狼狈站起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沈西惊呼:“王总,你额头流了好多血,是不是马上要晕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王大富真感觉自己头晕眼花站立不稳,沈放庭连忙上前扶了他一把,这可是他的摇钱树啊!

“王总,你没事吧。”

王大富抓紧了沈放庭的胳膊:“医院,送我去医院,我要晕了!”

“……”

王大富离开后,沈颜气恼的抓紧了手上的包,看来这药今晚是用不上了。

她环视四周,发现来的都是南江新贵后,心情稍好一些,朝几个相谈甚欢的男人走去。

沈西心情大好,懒得理她,见有人前来和沈月交谈,她便自觉朝那边的叶清欢走去。

“怎么样,爽不爽。”叶清欢朝她挤眉弄眼,哪还有刚才的傲娇劲儿。

一想到王大富那狗熊样,沈西是真心畅快,笑容明艳的让周围的鲜花都黯然失色:“爽,干得漂亮,来,干杯!”

“干杯——”

两人还没说两句,叶父却过来逮人了,沈西笑着看她离开,却总觉得有一道霸道又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

然而娇媚的目光在场上梭巡了一圈,却一无所获,是她多心了?

最后她的目光还是落在那个左右逢源的墨家四少身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