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鉴宝宗师我帮美女捡破烂

鉴宝宗师我帮美女捡破烂

蜻蜓点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琅在醒来之后有些发懵,直到消化完脑海中纷杂的记忆才明白,竟然重生了!他原本是民国年间受万人敬仰的古董行掌门,因为遭到最疼爱弟子的背叛而一命呜呼。苍天有眼,竟然给了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一世,秦琅成了刚刚步入社会的小青年,目前是一家古董行的学徒工……

主角:秦琅,苏轻雪   更新:2022-07-15 22: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琅,苏轻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鉴宝宗师我帮美女捡破烂》,由网络作家“蜻蜓点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琅在醒来之后有些发懵,直到消化完脑海中纷杂的记忆才明白,竟然重生了!他原本是民国年间受万人敬仰的古董行掌门,因为遭到最疼爱弟子的背叛而一命呜呼。苍天有眼,竟然给了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一世,秦琅成了刚刚步入社会的小青年,目前是一家古董行的学徒工……

《鉴宝宗师我帮美女捡破烂》精彩片段

“对不起......你还好吗?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苏轻雪蹲下穿着短裙的曼妙身材,对躺在地上,手里握着一块瓷片的秦琅焦急道。

听到呼唤,秦琅迷茫的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拥有修长双腿,相貌精致,具有万众风情、眉眼尽是担忧的女子。

她......是谁?

这是哪里?

突然,两股记忆在他脑海里纠缠交融,一幕幕往事宛如幻灯片般快速闪过。

上一世,他是民国年间一眼断真假、一字值万金,受万人敬仰的古董行老五门的掌门。

可是,他最喜爱的关门弟子邵峰,却为了金钱权势甘愿给外族当狗,更将他暗中谋害,以求将华夏国宝“九州玉鼎”送往国外。

可没想,死去的灵魂却在百年后与他同名同姓,大学刚毕业一年,靠修复古董赚取微薄利润的学徒工融合到了一起!

“你说话呀,我真不是故意的。”

苏轻雪见他神色恍惚,急的都快哭了。

但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却另有一番美感。

“没事!”

秦琅冷然开口,有些茫然起身,就要回到工作台。

因为那里,有他此刻最需要完成的事情。

“母亲......妹妹!”

记忆融合,原身的身份里,还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妹妹,这是原主生命中最大的牵绊。

“秦琅,你还在这干什么!滚出去,别站在这里脏了苏小姐的眼!”

忽然,善宝斋的大师兄赵宝风捧着一个长条锦盒,与一名老者走进屋内,对秦琅厉声呵斥。

前些日子,因为秦琅无意中坏了他一桩“做局”的买卖,让对方少赚一大笔钱。

让赵宝风异常愤怒。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所以赵宝风在善宝斋内,异常针对秦琅,无时无刻的都想把他踢走。

秦琅扫了一眼卫对方,并未搭理。

他母亲有着严重的心脏病,医院不久前刚下达了手术通知,现在急需二十万的救命钱。

只要他把手中的“嘉庆官窑青花盘”修复好,换取到约定的报酬,那母亲还能有一线生机。

“苏小姐,你最好离这个秦琅远一点,他就是个卑鄙的小人,肮脏的垃圾。”赵宝风阴冷哼道。

说着,他狠狠瞪了一眼秦琅,随即又看向苏轻雪,却好像变天般换做满面笑容,将长锦盒送上。

“苏小姐,这是你要的青铜剑,我托了很多关系才搞到,非常不易。”

“你看这剑身有铭文,剑格满是鸟虫篆,绝对属于王级佩剑,珍贵无比。”

锦盒打开,里面躺着一把长满红斑绿锈的青铜古剑。

剑格上雕刻着莫名的花纹,似乎是字,却又似画,似鸟似虫,极为怪异。

剑身上刻着八个大篆字体,若不是有极深研究之人根本无法辩识。

“小姐,这东西我仔细看过了,确是真品无疑!”

老者跟着低声说道:“而且,极有可能是越王州句的王剑,上面的八个篆体大字乃是:越王州句,自作用剑!”

“此物,根据记载应有九把,皆被楚人破越后所夺!曾经在楚国一个墓葬群中,两名小武官墓中各出土过一把与此剑相差无几!”

“民间藏家里,了解到的只有四把!而这,正是第七把越王州句剑!”

“五百万的价格已然是非常便宜了!”

苏轻雪十分高兴,欢喜之色浮现。

可她并未急着讨论青铜剑,而是看向秦琅。

“刚才我见你摔到了头,还是去医院瞧一瞧吧。”

苏轻雪担心说道:“医药费我会全部承担,只要你......”

“不用!”

秦琅淡漠打断,将收拾好瓷片的盒子拿起,打算离开。

“你居然对苏小姐这么说话?以为自己是谁!”赵宝风喝道,“挡住苏小姐去路,这就是你的错,还敢要赔偿?”

“马上跪下给苏小姐道歉!”

这让不愿争执耽搁的秦琅,彻底沉下脸来。

若是前主,或许会因为担心工作而真的道歉。

但现在的秦琅,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唯诺新人。

“不用,我只......”

苏轻雪被这话吓到,赶忙摆手。

可没等说完,却被秦琅再次打断。

“苏小姐,这青铜剑,是你委托赵宝风找的?”秦琅冷冷开口,“你确定,没有问题?”

秦琅的话,让赵宝风以及老者,脸色大变。

“秦琅,你什么意思!”

赵宝风好像发狂的野狗,破口大骂:“凭你也敢臆断我找来的物件?”

“不要以为你师父人在翰州,我就拿你没办法!要是再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到时候你重病的妈,还有辍学的妹妹,可就都没指望了!”

“心里最好有点数!”

他,竟用秦琅重病的母亲,没钱而辍学在家的妹妹,作为筹码,威胁秦琅。

然而,他却不知道,现在的秦琅早已不将其放在眼里。

可是,威胁秦琅家人,却是触碰到了底线,绝不能饶。

“怎么?心中有鬼吗?”秦琅冰冷反问。

“你胡说八道!”赵宝风额头见汗,“连杨老都鉴定过没有问题的物件,你也敢质疑?”

秦琅冷笑,眼中轻蔑,清晰可见。

“这位小兄弟,你说这剑有问题?”杨鹿山问道。

“是!”秦琅承认。

杨鹿山气笑,道:“老朽师从邵门之主邵峰,至今从未打过眼!你今天的话,便是在毁我名节,你可知道后果。”

“邵峰,他还活着?”秦琅目露森然。

当年将他谋害以及将华夏众多宝物,偷往国外的人正是孽徒邵峰!

“好大胆子,敢直呼先师名讳!”杨鹿山怒不可遏,厉声大喝。

“称呼又如何?”秦琅冷眼望去。

“你你......”杨鹿山气的全身哆嗦,恨不得活劈了他。

赵宝风站在一旁冷笑,杨鹿山是海城鉴定协会的元老,既是顶尖鉴定专家,更是一手遮天的人物。

秦琅敢得罪他,简直是自寻死路!

“杨老,不如你先听听他的理由,怎么样?”

一旁的苏轻雪见秦琅如此笃定,心思异动,出言道。

“好好,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说出什么!”杨鹿山咬牙切齿说道,“倘若只是信口胡说,那就别怪我以大欺小,教训这狂悖之徒!”

赵宝风更露出狰狞之色,这次就算是师父想留他,也没有用了。

“看来,邵峰并没教给你什么真本事。”

秦琅冷笑拿起那把青铜剑,微一掂量:“否则,又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看不明白?”


杨鹿山怒火暴涌翻涌,脸色通红,如果苏轻雪拉着他,怕是直接就要暴走。

而秦琅,继续开口。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青铜器鉴定,同样如此!”

“一望其形,此剑虽然整体像模像样,可这鸟虫篆着实幼稚,不仅绵软,且有铸瘤,这在古法失蜡铸造上,是绝对见不到,只有现代的翻砂工艺才会出现!”

“二闻其味,并不见墓葬之气,相反却有一股淡淡的酸臭,若是加以烘烤,味道则会更浓!这是强酸做旧后,留下的味道!”

“三问,却不是问人,而是问这剑!一柄王剑,却连个像样的剑首都没有,甚至同心圆做的都不规整,这又如何能对?”

“四切其身,青铜在地下深埋数千年,早已失铜,敲击之声应是暗哑,可这剑......”

说话间,秦琅曲指扣弹,突然撞在剑身之上。

当!

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在众人耳边萦绕。

“是仿品!”苏轻雪惊声叫出。

连她,也明白了这柄青铜剑的‘猫腻’。

“至于其上绿锈,更是是从真品上移植来用胶粘住的而已,需要我用针给你们试试软硬吗?”秦琅最后说道。

杨鹿山听到这么一番言辞,冷汗直流,细看之下,发现确实如此,他一时间口干舌燥,身形一颤。

心里赫然明白。

自己打眼了!

“你胡说八道!”

赵宝风一把将青铜剑夺了过来,竟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小刀,照着剑身前段用力剐蹭。

“铜锈丁点不掉,你敢说这是假的?”

赵宝风歇斯底里大吼,更用手指再次敲击剐蹭部位,“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诡计,难道这不是暗哑之音吗!”

的确,他敲击出来的声音,完全没有适才的清脆。

这让苏轻雪本已经确定的神色,再次浮现疑惑。

“自以为是的伎俩!”

秦琅冷笑:“当真以为,用了一截真剑身,就可以满天过海了?

“那你未免,也太过天真!”

说着,秦琅出手如电,再次曲指扣弹,狠狠撞在剑身之上。

依旧还是那清脆的声音,却发生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改变。

距离剑尖三分之一处,竟直接断裂,‘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断面处整齐的切痕,已经彰显一切。

“现在,还有话说吗!”

秦琅带着轻蔑冷喝,转身便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然而,他却被赵宝风猛的抓住。

“王八蛋,秦琅,你弄坏了我五百万的青铜剑就想走?”

“门都没有!”

“怎么?一把作伪仿制的赝品,也想卖出五百万?”秦琅冷道:“赵宝风,你不是想钱想疯了!”

说着,他胳膊突然一甩,将对方手掌荡开。

若是前世的秦琅,纵然眼力再强,可因为生活年代的问题,也断然无法辨识出现代的作假手法。

可是前主却是专精文物修复。

在行里,修旧如旧才是最顶级的能耐。

既然如旧,就必须要牵扯到做旧的办法。

故而,前主了解颇深。

两者记忆相加,天下再无任何仿品能过其法眼,无往不利。

“东西是我的,就卖五百万!”赵宝风失去理智,怒声嘶吼,“你若是不赔,今天不仅要让你好看,更要让你全家死光!”

“我要让你那濒死的老娘,还有在外打工的妹妹,全部从这世上消失!”

秦琅神色瞬间冰寒,如同万年冰窟,只是看着就感觉冷气袭人。

“再说一次,试试!”

冰冷的声音从秦琅口中吐出,仿佛带着无,上威压,硬是让那赵宝风连退三步,面现惧色。

“这钱,我出!”

忽然,苏轻雪面色难看的开口:“你确定,是五百万吗!”

苏家可是海城巨擘,苏轻雪看似为秦琅抱打不平,但其实在警告对方。

这钱,想拿可以,但要面临的后果,绝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我......”

赵宝风焉能不知其中关键,结结巴巴还是改了口,“不......不用赔偿......”

“好,这是你亲口所说,日后不要再找麻烦!”苏轻雪说道,“否则,苏家不许!”

在海城,也只有苏家人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秦琅看了苏轻雪一眼,没有言语,转身便想离开。

“敢问阁下,究竟师承何人!”

脸色苍白的杨鹿山突然开口,颤声问道。

“你不配问!”

秦琅冷道,言罢头也不回离开这里。

看着秦琅离开的背影,杨鹿山心里既有惭愧,又有庆幸如果今天不是秦琅的话。

那他日后该怎么面对苏家?

“杨老,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赵宝风脸色苍白,欲要解释。

“闭嘴!”杨鹿山厉喝,“赵宝风,你当真是好手段!”

看着愤怒无比的杨鹿山,赵宝风一屁股坐在地上,如丧考妣。

苏轻雪摇了摇头,心里也对杨鹿山生出些许不满,转身要走。

杨鹿山却拦住她,颓废道:“苏小姐,都怪我学艺不精却还擅自妄言,终究自食恶果,还请降罪!”

“杨老严重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本属正常。”苏轻雪安抚道“更何况,您的为人,爷爷是知道的。”

这气度言辞,不愧是大家闺秀,说出话来让人不禁为其折服,更让杨鹿山老泪纵横。

待话音落下,苏轻雪道了一句别,便出去追赶秦琅的身影。

爷爷寿辰将至,而秦琅眼力如此惊人,连杨鹿山都不如他,何不请他帮忙,肯定事半功倍。

另一边,秦琅背着装有瓷片盒子的背包,站在公交站。

他得尽快把瓷盘修好,换来约定好的报酬为母亲治病,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但现在他则是去买一些修复瓷器用的工具。

就在此时,一辆红色保时捷停在面前。

“秦琅!

车窗落下,苏轻雪脸色微微泛红的轻声叫道:“你要去哪我送你。”

“不用。”秦琅摇头拒绝,他和苏轻雪不熟。

苏轻雪面露尴尬,只得下车,到他旁边:“刚才谢谢你。”

秦琅微微颔首:“日后看准了再出手,这行的水,不是你能探的。”

“嗯。”苏轻雪点点头,继续道:“那......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秦琅眉头皱起,这女人有些得寸进尺。

自己与其非亲非故,适才言明已算不易,居然还来纠缠。

“我爷爷寿辰快到了,能请你帮我寻一件老物作为寿礼吗?”苏轻雪见他不悦,赶忙解释,“我可以给你报酬!”

秦琅目光扫去。

苏轻雪和他的明眸对视,心弦一颤,小鹿乱撞,赶忙侧过目光。

“多少钱?”


母亲病重,妹妹更是因此被迫辍学。

全家的重担全都压在秦琅的身上,所以对于他来讲,赚钱就是第一位的事情。

“.....一万?”苏轻雪怯生的问道。

“可以,但我要先买我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再帮你找!”秦琅点头。

“好!”苏轻雪嫣然笑起,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秦琅坐在副驾驶,车子却一直没有启动。

“我脸上没有你要的东西。”秦琅忽然开口,提醒道。

苏轻雪俏脸微红,他确实是在看秦琅,目光充满好奇,之前她去过好几次善宝斋,可一直都没有留意。

可就这么一个如空气般的学徒,居然让杨鹿山都甘拜下风,实在是太过梦幻。

“对不起......”

苏轻雪俏脸红的娇艳欲滴,急忙发动车子,前往海城的古玩街。

因为善宝斋讲究片纸不准带离,所以他只能再买修复,文物用的工具。

毕竟留在善宝斋,赵宝风肯定还会找他麻烦。

好在修复工具的店面,在古玩街就有,所以也不用另跑一趟。

半小时后,二人走出店铺。

苏轻雪道:

“你买这些工具,是要修复那堆瓷器碎片吗?”

秦琅点头。

“你会修复文物?”苏轻雪诧异。

“还行吧。”秦琅不想多说,转而问道:“你对送给你爷爷的寿礼,有什么要求?”

“最好是有历史地位的人使用过的,或者比较稀有的。”

苏轻雪道。

苏家是名门望族,所以收藏的东西,岂能掉价?

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实则苛刻。

秦琅听后,眉头微微轻蹙,却没吭声,而是径直走向地摊区。

“咱们在这找?”苏轻雪赶忙追上去,却带着轻视的说道。

“杨老说地摊有的只是仿品和老普,能行吗?”

话音未落,秦琅却突然停下脚步。

“再提杨鹿山,别怪我翻脸!”秦琅冷道,“既然答应你,就一定能找到,跟着就好!’

说完,继续前行,完全没有搭理苏轻雪的意思。

“这人怎么这样啊......”

苏轻雪气的跺了下脚,却还是快步跟上,好像乖巧猫咪一样跟在后面。

其实,杨鹿山说的倒也没错。

现在这年头,古玩店里都仿品遍布,又何况地摊。

果然,两人转了半响都毫无收获。

眼看要逛完,秦琅却驻足在左侧的一个摊位前。

只见他目光落在一个三足桶炉内盛放的‘释迦摩尼佛造像’上停了两秒,随即便收回,向摊主问道:“这炉子加里面的东西,一枪打多少钱?”

一枪打是行业术语,意思是直接包圆。

“哎呦,小哥真是好眼力,我这摊子上就这件东西最好了!”摊主见客人上门,立刻激动科普道:“我这个炉子,可是宋代的哥窑三足炉!”

“宋代五大名窑知道吧?汝、官、哥、钧、定,哥窑排行第三!”

“您看看,这金色铁线、紫口铁足,绝对极品!看咱俩投缘,一万块你拿走!”

摊主咧嘴一笑,显然是把秦琅当成了好骗的冤大头。

宋代五大名窑以汝窑为首,存世稀少,价值昂贵,哪怕是一个瓷片都价值连城。

剩下的四个窑口,虽然不如汝窑,却也是极为贵重。

这摊主,有几分本事,嘴皮子也口若悬河。

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秦琅。

待其话音落下,秦琅却直接开价道:“四百,通走!”

“我这炉子最少也得一万,太低了。”摊主脸色一变,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秦琅不愿跟他多废话,伸出五根手指。

“五百!”

“不行不行,那我就赔死了,我最多......”

“七百,不卖就走!

“真服了,最低八百,再不能降了!”摊主一咧嘴,佯装痛苦的叫道。

“扫码付款!”

秦琅直接看向苏轻雪,后者甚至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赶忙拿出手机。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粗重且霸道的声音。

“老刘,你踏马敢弄个修过的东西来糊弄老子,活腻了是不是?

“呦?这炉子有点意思啊,拿来我看看!”

来者名叫黄霸天,人如其名,乃是附近一霸,无人不怵。

只见他伸出戴着金刚菩提手串的肥腻大手,抓起炉子,开始仔细端量起来。

“黄爷,上次我不是跟您说过那东西有修吗?”摊主老刘吓得一个哆嗦,赶忙赔笑。

这黄霸天干拆迁出身,家底颇厚,再加上老丈人就是古玩行里人,所以他眼力倒也不错。

“底胎干老熟旧,开片自然,形制古朴,从包浆和修足来看,得是民国,东西开门!

“里面这些都是什么破烂?”

黄霸天自言自语,可看到哥窑炉内的东西后,又目露嫌弃,将它们全倒在地上,包括那铜质佛造像。

“一千五,炉子我拿走,之前糊弄我的事情一笔勾销!”

黄霸天霸道的哼道。

老刘顿时喜笑颜开,一千五和八百,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小哥,对不住了,这炉子黄爷看上了,所以不能给您了......”老刘嘿嘿笑着,“要不......摊上其他东西,我都可以打折给你!”

“货卖两家?老板,你连规矩都不守了吗!”苏轻雪却脸色一沉,抢先不悦道。

她虽然不是古玩行里人,可规矩是知道的。

秦琅自始到终一言不发,余光瞥了两眼掉在地上的佛造像后,却是闪过精光。

“您理解理解,也可以再看看别的嘛,我摊子上好东西蛮多的。”老刘苦笑解释。

说着,他赶忙想拿起了另一个低仿香炉。

黄霸天听到苏轻雪黄鹂般的声音,才意识到旁边有人!

扭头看到苏轻雪那绝美的模样,脸上横肉更是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

“小美女,这老东西是真不适合你,不如跟我走,带你买珠宝和金银首饰怎么样?”

黄霸天色心大动,轻佻的笑着。

围观摊主更是纷纷笑出声来,黄爷居然能在这寻春,可真了不得!

“秦琅,我们走!”苏轻雪脸色难看,打算拉他离开。

苏家虽然势大,可她毕竟是个小姑娘,更何况秦琅也有些瘦弱。

而黄霸天五大三粗,后面还跟俩跟班,真动起手来,他们肯定讨不着好。

可是,苏轻雪却没能拉动。

“怎么?前主不落手后者不问价,这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吗!”

“既然不守规矩,那就别怪规矩教你做人!”

此时的秦琅,脸色冰寒,冷冷开口。

“小子,你敢和老子这么说话?赶紧滚,小心老子废了你!”黄霸天面露凶色,张牙舞爪。

秦琅眼皮一垂,掩盖住眼中锐利精芒,却是不慌不慌,看回摊主。

“这件东西,可不是什么民国货,而是件清仿哥窑!”

“炉上釉水肥厚,形制古朴,再看着修足方式以及形制细节,应该是清晚瓷业公司的御窑工匠所作!”

“虽不是官窑,却几乎等同,价值不菲!”

“既然无视行规,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

“这炉子,我出三千!”

秦琅声音沉稳,字字有力,现场一众人等听完,神色陡然大变。

这不起眼的香炉,居然是一件珍品?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