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我在皇宫吃瓜

重生后我在皇宫吃瓜

月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再次睁开眼睛,柳姗姗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重生了。上一世的她,因为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从尊贵的后宫之主沦为了无比狼狈的人彘,被无数人耻笑,无数人侮辱。重生归来,女人暗暗发誓,定要为自己报仇雪恨。可谁知,待她活得通透后,她发现自己在这后宫之中,不过就是个吃瓜的!

主角:柳姗姗,赵东山   更新:2022-07-15 22: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姗姗,赵东山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我在皇宫吃瓜》,由网络作家“月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次睁开眼睛,柳姗姗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重生了。上一世的她,因为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从尊贵的后宫之主沦为了无比狼狈的人彘,被无数人耻笑,无数人侮辱。重生归来,女人暗暗发誓,定要为自己报仇雪恨。可谁知,待她活得通透后,她发现自己在这后宫之中,不过就是个吃瓜的!

《重生后我在皇宫吃瓜》精彩片段

新帝青赐年二月二日,龙抬头的吉利之日。

冷宫。

一名女子被做成人彘,禁锢在木桶中。

她的脸被人划花了,狰狞的伤疤和着鲜血,极为可怖。

她张了张嘴,挣扎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她舌头已经被拔掉了。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回荡,她无声流着眼泪,泪水都快流干了。

新帝赵玉环说过的甜言蜜语言犹在耳。

“在我成为皇帝后,就立你为后。为了我们的将来,你就嫁入太子府给我做眼线吧!求求你了。”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天真地问他:“环哥哥,你不嫌弃我吗?要是太子硬要玷污我的清白呢?”

赵玉环笑道,“自然不会,你是为我而牺牲自己,我生生世世都会记得你的好。”

一边说话,一边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

可是他当了皇帝之后,对她做了什么?

他竟然当即就将她打入冷宫,命人斩断她的手脚,做成人彘。

兔死狗烹,都没有他这么残忍。

天天真了!她当时真是太天真的,竟然会信他的鬼话!

如今被害至此,生不如死,她好恨!

突然,一声娇笑打断了她的思绪:

“好妹妹,被做成人彘的感觉如何呀?”

柳姗姗哭肿的眼睛视物有些模糊,来人一身明黄凤袍刺伤了她的眼睛。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姐姐——柳青青。

她身着龙凤朱翠冠,黄袍大袖衣。

那是新皇后的服装,原本是赵玉环许诺给她的,如今却穿在别人身上,何其讽刺!

他说过的,要立她为后,可如今,新皇后的礼服,却穿在她最恨的姐姐身上!

她深爱之人——赵玉环携着那个贱人的手,宠溺地笑着,缓步走了过来。

她很想问赵玉环一句为什么,脱口而出的却是低沉暗哑的一句“啊……”

她好不甘心!

胸中恨意滔天,泪与血水和在一起模糊了她的视线。

赵玉环都不屑看她一眼,只是搂着柳青青的腰说道:“青儿,今天是你的立后大典,到这冷宫来做什么?”

“陛下,我就是想来看看我的仇人过得有多不好,看到她我才会觉得自己如今的日子多快活啊,哈哈……”

妖媚的笑声刺入她耳中,她被气得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赵玉环会娶柳青青,还封她为后?

错了!

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她好恨!

恨自己错信了渣男,被害的如此悲惨。

恨自己识人不明,将柳青青当做好姐妹,却不识她蛇蝎心肠。

“妹妹,你如今的滋味可好受?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陛下一直爱的人就是我,而不是你,毕竟,你只是一介庶女啊,岂能比得过我嫡女的身份?”

“对了,还有啊,先皇和先皇后并不是环哥哥的亲生父母,而是他的弑父弑母仇人!”

赵玉环听到柳青青这么说,面上也是露出得意的神色:“利用你勾引太子,是朕走的最正确的一步棋,哈哈!真是没想到啊,英明如太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落得那般田地。”

“很恨朕吗?柳姗姗,你可还记得废太子?他与你和离时,只当是自己错了,可是你却无情的投入了朕的怀里,朕还记得他被陷害而死时,要求见你一面,你却无情不见。”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你们已经生活将近一年了,却在他临死前也没有见,呵呵,你说你是不是很有趣?”

无情?是啊,她的情意都给了赵玉环,痴心错付,她真是大错特错了!

太子对她那么好,她却视而不见,一心只想着赵玉环这个人渣,如今落得此般田地,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吧。

接着,她又听到柳青青掩嘴娇笑道:“陛下,别说了,等会她被你气死了怎么办?”

“哈哈,你难道不想让她死吗?”

“死了可惜了呗,少了一个玩物。”柳青青话一顿,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她云淡风轻地说道:“柳姗姗,实话跟你说吧,你才是真正的嫡出之女,而你的娘亲是被我娘亲弄死的!”

“你的娘亲死的可惨了,生你时难产而死,被折磨了一天一夜,可是你的命怎么就这么大呢?娘亲死了,还能好好的活到十八岁。”

“父亲记恨你克死他的妻子这颗摇钱树,于是才把你丢给古姨娘养,你也因此变成庶出,这些东西,你就在黄泉路上好好消化吧。”

听到柳青青的话,无边的痛楚如附骨之疽爬上心头,她痛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唉,不跟你多费唇舌了,本来想着多养你一阵,但我最近得了个阴毒的药,据说服毒之人会受钻心蚀骨的疼痛,得疼三天三夜才会死去,要不,给你尝尝?”

说完,便看到柳青青从广袖中掏出一包药粉,她拼命摇头挣扎,却被赵玉环铁臂钳开嘴巴,毒药粉被灌入口中。

她呛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片刻,心脏就开始一抽一抽的疼,这痛不比她被斩断四肢来的迅猛,但却剧烈而持久。

眼中,口中,鼻子里,有血滴下,她痛的都感受不到了。

“赵玉环,柳青青,若有来世,我柳姗姗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太子哥哥,我终究是负了你,如有来世,我一定抓紧你的手,不放开……”

带着滔天的恨意,她陷入一片黑暗中。

……

“醒醒,姗姗,醒醒!”不知道是谁,温柔地拍着自己的后背。

柳姗姗慢慢睁开杏眼,当她看到那张英俊年轻的脸时,心头大骇。

怎么回事?她没死?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几乎都要冲出自己的嗓子眼。

泪水湿润了眼眶,好半晌,她才温温吞吞地挤出一句话:“东山哥哥,对不起。”

旋即,缩到对方怀里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赵东山被柳姗姗的这个称呼声给叫懵了,更是对如今的情况不知所措。

在他印象中,柳姗姗从不会如此唤他的,她总是叫他窝囊废太子,无用之人,几乎从不会亲切称呼他为“东山哥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自己变小的手,柳姗姗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东山哥哥,现今是何年何月?”

赵东山听了,心下奇怪:怎么太子妃落个水竟然失忆了?

她不会也像自己一样,是穿越的吧?

没错,赵东山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他穿到这具身体上已经有几个月了。

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对柳姗姗一见钟情的赵东山。

换了个芯子的赵东山没有记清现在的年号,古代的一切对他来说复杂而无趣。

赵东山咳嗽一声,随即看向了身边的太监,说道:“小邓子,你来告诉太子妃是哪年哪月?”

小邓子倒是一怔,随即冷漠答道,“是佳瑞年五月。”

小邓子打心眼里看不起太子太子妃这对夫妻,原因无他,只因宫中都在传太子就要被废了。

“佳瑞年……五月……”

听到这里,柳姗姗心中狂喜,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

太好了,现在她才刚嫁给太子三个月,距离太子被废还有半年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次,她一定要抓住机会,她不仅要将前世受的罪统统还给柳青青那个贱人,还要让赵玉环彻底失势,让这对渣男贱女死无葬身之地!

抬眉间,对上赵东山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她心底咯噔一下。她从未欣赏过赵东山的英俊面庞,他对自己如此情深义重,却被她弃如敝履。

现在仔细一看,赵东山眉清目朗,眼尾微挑,现下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底下翻涌着波澜,好似要将人看穿,柳姗姗看到这双眸,心不由得砰砰直跳。

这心跳加速的感觉,也不知是因重生后心虚,还是旁的什么。

想起自己在初嫁他时,是被赵玉环喂了药给硬塞进花轿里的,而她当时并不愿意,甚至在当时还闹腾过。

她也说过东山哥哥很多坏话。

“窝囊废。”

“你比不过环哥哥,他比你强。”

“我爱的人不是你,而是环哥哥。”

诸如此类的话,太多太多,不堪入耳。

直到临死前,她才明白过来,赵东山深爱着自己,是自己负了他一生。

正当柳姗姗悔恨之时,赵东山的一句话好似平地惊雷一般好似要将柳姗姗的心震碎。

“姗姗,我们和离吧。”

“不过不是现在。”

“一年后,我就放你走,好吗?”

柳姗姗睁大了双眼看着赵东山,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和离?

东山哥哥要跟她和离?

怎么可以?

柳姗姗眸中的泪水,却被赵东山误会了,他眼底闪过一抹自嘲,道:“怎么?我答应跟你和离,你竟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么?”

“赵玉环就那般好?”

柳姗姗此刻确实是说不出话来,不过不是激动的,而是震惊。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呢?为什么东山哥哥会想要和她和离?

是她伤透了他的心么?

接着,柳姗姗又听赵东山说道:

“当初我执意要娶你,终究是错了,不过我在此奉劝你一句,赵玉环并非良人,希望你好自为之。”

柳姗姗从始至终不发一言,让赵东山更加失望了,他摇了摇头,心中想着:罢了,左右我也不喜欢她,和离就和离吧。

说完,赵东山转身欲走。

谁知这时,赵东山的大手却被拉住。

赵东山回头一看,便见到柳姗姗仰着娇美的小脸,泫然哭泣道:“东山哥哥,不要和离……”

赵东山心中惊讶不已,他感觉柳姗姗今日十分反常,心中略一思量,又瞬间想通了个中关窍:是了,柳姗姗嫁过来是赵玉环授意,她不过是赵玉环放在自己身边的钉子,如果她跟自己和离了,就失去了利用价值,想必她心里很清楚吧。

想到这儿,赵东山眸中泛着冷光,他字字戳心地激道:“你不是一直在说我是窝囊废吗?不是不如你的环哥哥吗?怎么我提出来和离你倒是不愿意了呢?”

赵东山这样子,令柳姗姗觉得好陌生,但是被他这么一激,柳姗姗反倒冷静下来,方才她是太在乎赵东山,乱了自己的方寸,她不知道自己重生后哪里出了错,前世她无论自己怎么作,赵东山都不会跟她提和离,这下却说得这么突然。

听赵东山的口气,语气不容置喙。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不如先顺着他的意思,稳住他,和离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如果你执意如此,也行。”

柳姗姗点头说道。

语气里满是不舍与委屈。

“嗯。”赵东山点头。“那我先回荣和殿了。”

他不想看到柳姗姗那张强颜欢笑的脸。转身欲走。

胳膊却又被柳姗姗抓住。

赵东山不解地望着柳姗姗。

“等等,你身边这太监我看着碍眼,交给我处置如何?”

柳姗姗轻飘飘的一句话,令赵东山微讶。

小邓子仗着师父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一直不服他。而且他还知道这小邓子是别人派来的眼线,只是赵东山自己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他来不及处理这人,没想到柳姗姗竟然提出这要求。

她是想帮他,还是有别的目的?

赵东山心念电转,却是来了兴趣:“你想如何处置?”

“小邓子不配伺候太子,便罚去慎刑司反省反省吧。”

柳姗姗话语里平静无波。

说出来的内容,却着实吓人。

慎刑司是什么地方?

去了可不得扒层皮才能回来?

小邓子听到这话,仍旧死不悔改地挺着腰道:“娘娘,我师父可是李总管,你可别忘了。”

“放肆!”

“区区一个太监,还敢威胁本宫?”

柳姗姗是动了真怒,她原来的怂包子形象确实是深入人心,这次若不能杀鸡儆猴,这群太监都快骑到她头上来了。

“来人,把这个出言无状的狗奴才拖下去杖毙!”

随即,四个太监鱼贯而入,架住了小邓子。

小邓子这才明白过来,太子妃这是来真的,他头上冷汗直冒,立刻挣开架着他的人,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柳姗姗厉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拖下去!”


看到这一幕,赵东山十分诧异。

柳姗姗怎么突然变得威严起来?

她从未表现过这样的一面。

“姗姗,算了吧,小邓子的事以后再说,别破坏了你的心情。”

赵东山查出小邓子是赵玉环的人,他此时还不想杀掉小邓子,于是出言制止。

柳姗姗自然也是知道这一层,但是当她回头看到赵东山欲言又止的模样,虽然她很不喜欢小邓子,但也不想跟赵东山对着干。

于是柳姗姗只是让太监们将小邓子带下去先关他几天。

处理完这些事情,赵东山正要去荣和殿,反而被柳姗姗小手给拉住。

“东山哥哥,能不能坐下,我想和你说话。关于……二皇子之事。”

赵东山一怔,随即皱眉,有些不悦。

他最不喜欢听到就是赵玉环的名字,赵玉环一直挑拨他和父皇的关系,他又不是赵玉环这个阴险小人的对手,更气愤的是柳姗姗还一直向着赵玉环,所以赵东山恨极了赵玉环。

赵东山不由冷冷道,“你放心,我是信守承诺的人,自然会让你和他一起……”

“我错了,东山哥哥……”

想到前世种种,柳姗姗不禁泪水湿润了眼眶。

赵东山一直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但他强压下自己安慰人的冲动,冷冷道,“这不是你一直愿意的吗?说本宫比不过赵玉环,是一个废物……”

“之前确实是我不对,你要怎么才能消气?”柳姗姗连连摇头,“东山哥哥,你不是废物,是我,都是我的错……”

柳姗姗以退为进这招拿捏得恰到好处,因为她知道如若不将赵东山心里赵玉环这个心魔去除,他们的关系将永远不可能突破。

赵东山见柳姗姗认错,果然被戳中心里的软处,他长长叹息了一声,不由说道,“好,我听你的解释。”

“你可能疑惑我为何之前那样喜欢赵玉环,现在却对他的态度大变。”

“因为我在半月前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我好像经历了自己的一生,我明白过来,赵玉环不过是在利用我。”

“原本我以为那只是个梦,后来我被永和郡主推入池塘,差点淹死,这件事情和我所梦到的一模一样,所以我才相信了,那不仅仅是梦,而是一个预知梦。”

赵东山听了十分吃惊,但想起自己也是穿越过来的,那么柳姗姗做这样的预知梦并不奇怪,对比柳姗姗的态度,他反而觉得合理。

加上赵东山的身体残留了原主的情感,他不由自主地十分信任柳姗姗,于是赵东山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说法。

“原来如此。”

赵东山点点头。

见到赵东山对于如此离奇的事情也相信,柳姗姗心中生出一丝感动,回忆前世,她越来越觉得当初自己就是一个傻子,明明珍珠在前,非要丢弃。

“东山哥哥,在我的梦里,你被赵东山害的很惨,所以以后我们一起联合起来对付他们吧。”

“好。”赵东山心中虽仍旧有些疑虑,但是有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的强。

赵东山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随即又问道,“你是真心不要和离了吗?”

“经历了那个梦,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和离了,不过刚才你那么执意与我解除婚约,所以我才会答应你。”柳姗姗美目流转,颇有些委屈。

“行吧,那我们先相处一年,和离的事以后再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柳姗姗眼里的纯净无暇的目光,还有她那坚定的眼神,赵东山尽管内心仍旧有些疑虑,但他觉得人家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女孩。

他决定先静观其变。

“东山哥哥,我相信我们一起联手,绝对不会再被那个赵玉环给欺负了。”柳姗姗又叮嘱道,“对了,明天一早,我们去向父皇母后认错,哪怕就算他们再让我禁足,我也不怕。”

“好。”赵东山话音刚刚落下,顿时他肚子里“咕咕”叫了起来,再一看外边,天竟然要黑了下来,自然明白过来,这是大脑在提醒他要吃饭了。

“咱们的晚饭可有人送?”赵东山问道。

“并没有。小邓子对你太不敬了……而且宫中传言你就要被废了!”

说到这时,她有些小心翼翼的看向了他。

赵东山长长叹息了一声,“看来,我得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边说边往小厨房走去。

柳姗姗一怔。

太子这是要自己做饭?

赵东山正要进厨房,柳姗姗急忙拦住他,“东山哥哥,‘君子远庖厨’,宫中处处都是眼线,这事要是传到父皇耳中,恐怕会觉得你无用,还是我来吧。”

赵东山摇头,“我好像记得你不会做饭?”

赵东山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从记忆中得知柳姗姗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滴滴小姐。

柳姗姗原本是不会,可是她是重生的。重生前她什么苦没吃过?做饭这点小事可难不倒她。

“我去做吧,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啊?”

赵东山脱口而出的就是“捞面条。”

“什么?面条?”柳姗姗可是从未听说过,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面条。

赵东山说出来后,才想起来这是在古代,虽然这是一个架空时代,可能面条还没有出来呢,而且这个面条也比较省时间,所以就一笑,“我来吧。”

说着,迈入了厨房。

大约是半个时辰之后,当一碗面条汤呈现在柳姗姗面前时,她才回过神来,顿时大吃一惊。

“东山哥哥,这就是面条吗?”

随即闻了一下,这味道好香啊,这是从未闻到过的,也是从未有过的。

吃着赵东山做的面条,柳姗姗第一次觉得食物如此美味,而这样平凡的生活,她竟觉察出一丝温馨来。

赵东山看到柳姗姗眼眶又湿润了,不由有些诧异,“怎么了?”

“没有……没有什么。”柳姗姗急忙摇头,随即又自己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我是太开心了。”

她很开心,觉得自己重生真是上天的恩赐,她一定要把握住这份美好。

“没有事儿就成,吃饭吧。我也是第一次做饭,如若觉得不好吃……”

“很好吃。你别那么说,这是你对我最好的心意。”柳姗姗急忙摇头,随即低头去吃,这面条的确是最好吃的,也是最香甜的一次。

看到她低头吃了一口,赵东山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也要准备吃时,外边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太子,太子妃,你们也太不把皇上和皇后放在眼里了?你们被罚禁足,怎么自作主张出来了?”

柳姗姗听到这里,呼吸一顿。

赵东山皱眉摇头道,“不必理会,不过是一个阉人而已。”

在赵东山眼里,这群太监不过就是仗势欺人,更加是欺软怕硬之人,所以只要不理会,就权当狗在吠罢了。

柳姗姗点头笑道:“你说得对,东山哥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