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凉情薄爱燃似火

凉情薄爱燃似火

八月西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娓与傅津南的婚姻,不过就是一场商业联姻,为此,众人皆坐等他们二人的一拍两散。可谁知,没过多久,众人渐渐发现,那个向来薄情孤傲的霸道总裁,竟然甘心对自己的妻子俯首称臣,甚至不惜化身为宠妻奴,彻底断了其他男人对自己妻子的肖想!

主角:沈娓,傅津南   更新:2022-07-15 22: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娓,傅津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凉情薄爱燃似火》,由网络作家“八月西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娓与傅津南的婚姻,不过就是一场商业联姻,为此,众人皆坐等他们二人的一拍两散。可谁知,没过多久,众人渐渐发现,那个向来薄情孤傲的霸道总裁,竟然甘心对自己的妻子俯首称臣,甚至不惜化身为宠妻奴,彻底断了其他男人对自己妻子的肖想!

《凉情薄爱燃似火》精彩片段

时值盛夏,南城天气闷热得紧。

玻璃上映着女人的模样,雪色分明的半边侧脸,黑色的长发直到腰部以下,堪堪用一方白色的手帕束着,人就坐在那儿,安安静静的。

室内角落里放着一盆白鹤芋,花白刚好应她这一身白裙。

等的人还没来,搁在饭桌上的手机倒是响起来了。

沈娓看了眼,沈中华打来的电话。

她从小是跟妈妈一起住的,妈妈去世后跟着戏园子里的师傅,去年才被沈中华带回沈家。

不过还没回沈家做多久,沈中华就迫不及待让她跟人联姻。

沈娓唇角勾起一抹再淡不过的笑,接通电话,轻轻地“喂”了一声。

沈中华:“怎么样,傅津南到了吗?”

“没。”

看了眼墙上,钟表指着八点,约的七点。

“你再等等……”

但沈中华生怕她走了,着急道,“说不定人已经在路上了,两家都说好了,人不可能放你鸽子的。”

沈娓心想人傅家公子怎么就不能放她鸽子了,她算什么呢?

沈家在南城不过就是做些小生意,但傅家却是南城三巨头之首,若不是沈中华年轻时跟傅津南的父亲傅国政有过过命的矫情,联姻这件事怎么也轮不到沈家的头上。

沈娓正想说什么,忽然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还有属于男人的沉稳的脚步声。

“人来了,挂了。”

沈娓声音很轻,她挂掉电话,男人便从屏风后面出来,高大的身影瞬间给人一种压迫感。

男人只一身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从她身侧过时,她闻到男人身上有淡淡的雪后松木夹杂着烟草的味道。

男人坐下,沈娓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看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紧接着是清脆的,手指扳动打火机的声音,蓝色的火焰在眼前跳跃。

“不介意抽烟?”

男人说话的时候喉结滚动,声音低的发沉。

话音刚落,男人却已经凑拢了将烟头点燃,随后送进唇间慢条斯理吸了一口。

问个寂寞。

“没事,你抽。”

沈娓唇角微翘。

薄唇吐了个烟圈,男人这才微微掀起眼皮,视线看向她,几分打量,几分嘲弄。

沈娓同样也在看着傅津南。

男人皮肤很白,在餐厅的灯光下衬得就更白,跟雪一样。眼瞳又极深极黑,睫毛密长,眼尾天生上扬,长时间瞧着你时很容易让人生出一种深情的错觉。

皮囊是极上等的,确实担得起‘南城第一流’这五个字。

“晚上有点事儿耽搁了,沈小姐久等。”傅津南笑着又吐了个烟圈,但脸上一点歉意也没有,“不过我着实没想到,这么久了,沈小姐还在。”

沈娓:“来都来了,总得见傅先生一面。”

“呵。”

一根烟抽完,男人灭了烟蒂,没再继续。

傅津南勾了唇,瞳子漆黑,“沈小姐吃饭了么?”

“还没。”

男人打了个响指,很快,穿着旗袍的女服务员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菜单。

傅津南抬手指了下沈娓,“女士优先。”

沈娓也没客气,点了几个菜,男人最后又加了一道翘壳鱼,这才让服务员去叫厨房做菜。

男人没抽烟了,俊美的五官在灯光下看的分明,沈娓眼神跟他对上,不躲不避。

傅津南发觉沈娓长得其实挺漂亮,就是太淡,但你要说淡,人一双眼睛却又生的风情万种。

“听说你是唱戏的?”

语气带着不屑,女人唇线微微抿着。

她六岁开始唱戏,到现在已经唱了十八个年头。

哪怕如今戏曲一年不如一年,好多同行都已经改投其他,沈娓却依然坚持。

“是,我最擅昆曲。”

傅津南点了下头,没有多问。男人对这些所谓的传统艺术并没有多大喜好,毕竟如今还有几个人没事儿去戏院听曲儿。

“沈小姐,既然今天见了面,有话我就直说了。对于这门婚事,我态度你也应该清楚,我对你这款的也不感兴趣。”

沈娓手落在膝上,微握,“傅先生是有心上人么?”

“如果有呢?如果没有?”

沈娓,“傅先生要是有心上人,傅家就不会想要跟沈家联姻,我们今晚也不会见面。既然没有,娶我对傅先生来说有利无弊,我们各取所需。”

“沈小姐未免太瞧得上自己。”

沈娓皱眉,不明白傅津南的态度,他若是不愿意,今晚大可以不来,既然来了,说明还是妥协了,那说这些话就是故意让她不痛快?

但她也只能忍着。

“傅先生不如给我个痛快。”

闻言,傅津南轻笑一声,还以为多能耐,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到底是个小姑娘。

“既然沈小姐非要嫁给我,那我话就先说明白了,说是联姻,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清楚。我们结婚从来不是利益交换,没有感情基础,我们结婚确实是我血亏。”

“不过家里非逼着跟你结婚,作为儿子,我也只能尽孝。所以婚后,还希望沈小姐安分守己,不要有不该有的念头。”

沈娓点头“明白。”

从她答应沈中华嫁给傅津南开始,她就没有要求的权利,自己就是一件商品,被人买回家,是细心对待还是肆意玩弄,全凭运气。

女人的表情温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傅津南声音不自觉有些发哑,“想好了?真结了,可由不得你后悔。”


但沈娓摇了摇头,一点后悔的样子都没有。

傅津南瞧着女人这模样,心里生出一丝烦躁,他以为他今晚这态度明显,女人有点脸皮就应该知难而退。

既然如此,那如她所愿,有她后悔的那天。

服务员这时候推着餐车进来,饭菜上桌,两人在沉默中第一次共进晚餐。

吃过饭后,傅津南开车送沈娓回去沈家。

一路上两人也都没怎么说话,到了沈家,男人将车停下,沈娓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沈小姐。”

驾驶位上的男人忽然出声。

沈娓开车门的动作一顿,回头,恰好撞进男人漆黑的瞳孔里。

他却没立刻说话,在一两秒的寂静后,男人才勾了下唇,淡淡出声,“回去准备一下,明早我来接你。”

沈娓握着车门的手力道一重,点了点头,而后下车。

女人衣裙的最后一抹白也消失,随后车门关上。

傅津南看也没看车外的女人一眼,车子重新发动,扬长而去,女人的长发被风吹得一扬。

沈家别墅。

“爸妈,你们说这沈娓见到傅津南没有呀!我听说傅津南出了名的脾气差,而且那方面……听说他还在床上玩死过几个女人,沈娓到现在没回来,该不会是被傅津南给玩死了吧!”

沈媚关心她的语调实在太假太夸张。

原本傅家只说让沈家的女儿去联姻,却没说哪一位,沈媚知道消息后哭死哭活不愿意去,说自己已经有男友了,何况傅津南在外传言实在吓人。

她也确实是有男友,还是从沈娓手里抢过去的。

思及此,沈娓轻笑了一声,换上拖鞋,直接朝客厅走去。

沈中华刚一直没说话,看到沈娓,蹭的一下站起了身,十分迫切的问:“怎么样?跟傅津南谈的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沈中华根本不在意她是否愿意,唯一在乎的是能不能得到傅家的支持,自己的公司能不能保住。

说来也是好笑。

不过沈娓也已经看透了,她之所以答应,也是有所图。

沈中华看见沈娓就好像看到那个女人,其实有些心虚,但这时候他可管不了那些。

“沈娓,说话。”

“明天去领证。只要我们领了证,你就可以得到傅家给你的周转金了。但你答应给我的东西也必须给我。”

沈中华:“你放心。”

沈娓这才放心。

沈媚此刻起身朝她走来,“我说妹妹,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傅津南可不是你能把控得住的。你真嫁过去了,就你这唱戏的病秧子身体,哪经得起他折腾啊。”

沈娓:“那不如你跟顾景淮分手,去嫁给傅津南?”

沈媚脸色变了变,“你……”

“既然不愿意,那就闭嘴吧。”

说完直接转身上楼,把沈媚气得原地跳脚。

沈媚哪次挤兑沈娓都被她温温柔柔的挤兑回来,这女人就跟柳条似的,你轻轻折她一下,她不觉得疼,倒反过来狠狠抽你一鞭子。

“爸,你看她说的什么话……”

沈中华瞪了她一眼,示意沈媚别再说了。

母亲江雅蓉也过来安慰女儿,“好了好了,她嫁给傅津南不是好事?又解决了沈家的资金问题,她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日子,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话是这么说,可沈媚看沈娓气定神闲从容不迫,让人一点也不爽!

何况男友顾景淮现在还心心念念着沈娓,沈媚更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早点看到沈娓嫁给傅津南后的惨状!

次日早上。

昨晚上跟男人吃饭的时候交换了联系方式,正吃早餐,沈娓便收到男人的微信。

“十分钟后到,门口等着。”

沈娓回了个“好”,拿纸巾擦了擦嘴,起身。

沈中华叫住她:“傅津南要来了?”

沈娓:“嗯。”

“你安分点,今天必须拿到结婚证!”

沈娓没说话,准备出去。

沈媚却也放下筷子,跟着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沈娓:“哟,我未来的妹夫要来了,妹妹,你不介意我跟你出去看一眼吧?”

沈娓看了眼沈媚:“随你。”

上楼拿好领证需要的资料,沈娓出门,除了沈媚,沈中华跟江雅蓉也跟着出来,想看看傅津南。

今天气温又升高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就已经热得人冒汗,沈媚脸上的妆都快化了,再看沈娓,皮肤仍旧白皙,一点热红都没有!

“这天也太热了,我说妹妹,傅津南该不会骗你的吧,说不定人根本不打算来接你,逗你玩呢!”

但打脸来的格外之快,一辆黑色的莱肯出现,最后稳稳停在沈家别墅的面前。

这个车沈媚在一本汽车杂志上看过,全球限量,整个南城也只有一辆,得价值几千万吧!

她嘴巴不自觉张成鸡蛋。

傅津南停好车,从车上下来,男人依旧衬衫西装,身形挺拔的比模特还要优越,最关键是这张脸蛋!

沈媚话都说不出来了,这样的男人,是惊世的绝色,怎么就成了沈娓的男人?

外界传言他可怕,可男人一举一动都是风流,哪里可怕!

傅津南没想到门口这么多人,勾了下唇,还是主动打了声招呼。

“沈先生,沈夫人。”

唯独落下沈媚,最后傅津南直接看着沈娓,“好了?”

“嗯。”

“上车。”

男人转身帮沈娓拉开车门,绅士不已,甚至在沈娓上车时还帮她护着头。

不过几分钟,车子扬长而去!

尾气喷了沈媚一脸,她狠狠一跺脚:“沈娓她凭什么!”

沈中华却一脸笑意:“这婚事,成了!”

车厢里,男人点了根烟,落下车窗,手肘抵着,送到唇边吸了一口。

男人吐了个烟圈,目光落在她身上。


“沈小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沈娓侧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不后悔。”

男人轻呵一声,车子继续往前开,这次直接到了民政局。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能领证不排队。

领证的流程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两人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很快就拿到了新鲜出炉的红本本。

甚至钱都不用给,显得这场婚姻像个过家家。

回到车上,傅津南打开结婚证看了眼。

照片上两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一点喜庆的感觉也没有,他直接把证书扔在了一边。

早上母亲在他出门时千叮咛万嘱咐,领完证就把人给带回家,要一起吃午饭。

傅津南:“婚后得跟我父母一起住。我会尽早提出让我们俩搬出去住,这期间你好好跟我配合,不听话的话你想想后果。”

沈娓:“好。”

傅津南真不喜欢沈娓又温柔又闷的性格,甚至还有点讨厌。

开车送沈娓先回沈家去收拾东西,车停好,傅津南刚要跟沈娓一起下车,女人却看着他道:“傅公子,麻烦你就在车里等一下,我东西不多,自己可以收拾。”说完沈娓便自己下车

傅津南把车门拉上,低嗤了一声。

不要他帮忙,他还乐得清闲。

男人点了根烟,眯着眼看女人的背影,发现腰也太细了,他好像一只手都能握住。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傅津南吐了烟圈,低低艹了一声。

沈娓捏着结婚证,进去别墅,人都不用找,沈中华就在客厅等着。

看到沈娓进门,沈中华立刻起身过来:“成了,对吧?”

沈娓没说话,只是将手里的结婚证扬起,沈中华拿过来打开一看,喜笑颜开。

“这就好,这就好,沈家也算是度过一劫了。沈娓,你可真是我的好……”

话没说完,沈娓淡淡的嗓音直接将他打断:“东西给我。”

虚与委蛇,,她从来不屑。

沈中华看着沈娓这双眼,叹口气:“跟我来吧。”

书房,沈娓看沈中华拿钥匙打开柜门,然后从里面翻出来一张照片。

“你要的照片……别叫你江姨知道。”

江雅蓉?

她算哪门子江姨。

沈娓接过照片,手突然有些抖,照片有些泛黄,人脸模糊的几乎都有些看不清了,但依稀可以看出是个美人。

女人穿着一身戏服,身材纤细窈窕,长发如瀑。

沈中华只有这张照片,也意味着,这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能找到的妈妈的遗物了。

指腹轻轻捏着照片一角,不敢用力,沈娓抬眸,看着面前这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

沈中华看着沈娓,刚要出声,就听见女孩淡淡的嗓音。

“爸。”

她瞳孔是极漆黑的,黑白分明的干净,沈中华被盯得心虚。

“哎!”

要知道,沈娓回家这么久,到今日才叫了他这一声爸。

沈娓抬眸,红唇轻扬,再出口的话却让他脸色突变。

她说:“爸,你对得起我们母女么?”

说完,沈娓转身出去,温柔将书房的门合上,没去看一眼沈中华的脸色。

她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她东西极少,有些是沈中华让人给她置办的,她不打算带走。

又担心傅津南在门口等久了,行李箱一锁,沈娓拖着行李箱便下楼了。

傅津南在车里等的无聊,干脆出来抽烟。

烟还没吸到一半,就看见女人拖着行李箱出来,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女人一袭长裙,走起路来裙摆跟着风儿一阵一阵地,她发尾也被轻轻吹起。

明明纤细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可她走路却笔直,极稳。

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走到他面前来。

吐了个烟圈,傅津南将烟头碾灭,另一只手也从裤袋里抽出,伸手将她的行李箱接过。

轻轻一提,才发觉轻的跟提个空行李箱没什么区别。

傅津南看了眼沈娓,“你确定你的东西,都在这里?”

“嗯。”

“行。”

回去傅家的路上谁也没开口说话,沈娓本就安静,而傅津南是不想再和沈娓搭话。

打断这沉默的是一道手机铃声,男人在开车,搁在裤袋里的手机正在一边响铃一边嗡嗡震动。

傅津南垂眸看了眼,懒的腾只手去接电话。

“接下电话。”

沈娓看了旁边的人一眼,垂眸看着他裤袋里的手机。

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攥起来。

铃声还在响,傅津南抿起薄唇,出声催促,“快点。”

沈娓无声叹了口气,伸出手,纤巧的手指缓缓朝男人的裤袋靠近。

沈娓手很细很长,她手指伸进去,轻而易举摸到了男人的手机,但手机跟裤身贴的紧,她只抓着一点,根本拿不出来。

指尖有些发烫。她咬着唇,手指只能再朝里边伸点。

傅津南感觉到女人的小手在自己裤袋里面慢悠悠的爬着,蹭着,下颌线突然绷紧了一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