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妃医术逆天

王妃医术逆天

拂辰朵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蓦然本是宰相府的嫡女,可谁知那一日,她竟然被迫代替庶女嫁给残暴狠戾的战神楚慕白。对于这等荒唐替嫁,女人很是不甘心,于是她开始作天作地,只为了搅黄这件婚事。终于大婚之夜,在她的割腕、绝食种种行为下,她成功召来了21世纪医学高材生魂穿本体……

主角:楚慕白,苏蓦然   更新:2022-07-15 22:4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慕白,苏蓦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妃医术逆天》,由网络作家“拂辰朵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蓦然本是宰相府的嫡女,可谁知那一日,她竟然被迫代替庶女嫁给残暴狠戾的战神楚慕白。对于这等荒唐替嫁,女人很是不甘心,于是她开始作天作地,只为了搅黄这件婚事。终于大婚之夜,在她的割腕、绝食种种行为下,她成功召来了21世纪医学高材生魂穿本体……

《王妃医术逆天》精彩片段

大启天国二十一年九月初九,战神楚王大婚,人间市井、朝堂上下一片喧腾,楚王府内,更是别样热闹,前来参加婚礼的朝堂高官无不胆战心惊却仍一脸喜笑盈盈……

天下谁人不知,战神楚慕白残暴狠戾,外可斩杀敌寇,内可手提奸佞,沙场无敌,朝堂肆意。然也正是因其难以掌控、过分功高震主,大启国国君崇轩帝楚茗夜早就心生杀意,一场大婚看似嘉奖,实则暗藏杀机……

暗夜,苏蓦然一身华衣婚服无力的座倚在床沿,白肌胜雪、唇脂嫣然的脸颊除了冰冷的泪痕不断滑下,恐怕也只剩得心灰意冷。

她本是宰相嫡女,虽是失宠却也未曾听过嫡女要替庶女出嫁,可这样的不幸偏偏就落在了她苏蓦然身上。

一年前,得胜归朝的战神楚慕白在京都街道看到了前来围观的宰相府庶出二小姐楚可吟,当下便寻得她的姓名府址前去提亲。

这本是挺好的一段良缘佳传,郎有情妾有意。

可朝堂纷争又岂止是简简单单,崇轩帝知晓后,当即下诏召见宰相苏文耀,予他牵机红,命他下予待嫁之人,并强调秘密执行。

苏文耀当然知晓牵机红是何毒药,此毒性慢无解,无色无味,可通过肌肤之亲传染,中此毒者,久之便会死于脏器功能衰竭。

皇命不可违,苏文耀只能领旨谢恩,然苏文耀这等伪君子怎会舍得让自己的爱妾之女,名动京城的苏可吟香消玉损,他还得靠她嫁与当朝太子以巩固势力。

再三权谋之下,不受宠的嫡女苏蓦然这时自是入了他的眼,日常牵机红参入饭菜……

听得苏文耀让苏蓦然替嫁,苏可吟母女怎能善罢甘休,毕竟楚慕白可是堂堂战神,英姿俊发,虽是脾气古怪,但手握兵权实是良婿。

一番哭哭戚戚纠缠苏文耀后,苏文耀受不了索性告知朝堂内部纷乱,皇旨密令,这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母女二人方惺惺离去……

可沾过腥味的猫怎会简单离去,苏可吟恨苏蓦然,恨她抢走了自己从小爱慕的楚王,恨她抢了天下最有权威之人,恨她明明一无是处却仍长着美不可攀的容颜,她恨……

所以她去了苏蓦然的住处,先是辱打羞辱一番,再告知她,其实楚王虽有战神之名,但性格狠戾无常,爹爹疼爱自己,才让她这废柴替嫁,她自始至终都不过是弃物而已。

苏蓦然自小时母亲秦氏去世之后,便一直被禁锢在这幽暗偏冷的清园,十多年如一日,除了读书保受孤寂,自是不知外界是与非。

本以为出嫁得以解脱,却不想自己不过替身,再入狼窝,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她也试图过割腕、绝食……种种方式以自杀,可本就各怀鬼胎的众人怎会无动于衷任她作为,于是在那未成亲的一年里,手脚并束,缚于床上……

久之,余力不足,外加牵机红加持,身体日渐消瘦脆弱,就在大婚前夕,终是身心疲尽,再次陷入昏沉。

即使是这样,大婚当日仍是有人为她穿得凤冠霞帔,画眉点妆,持她上娇,扶她拜堂,搀她入洞房。

楚王楚慕白又不是傻子,这活脱脱的人儡岂会不自知,就在楚慕白欲雷霆暴怒发作之时,好巧不巧一阵微风吹过,半撩盖头,盖头下绝色娇颜若隐若现,霎时战神楚慕白怒气难提,眼神闪烁,心驰神遥,竟就这般相安无事与她拜了堂……

后来的苏蓦然被喧闹声吵醒,有了倚在床沿暗自啜泣的那一幕。

突然,美人兮兮,五脏绞痛,眉目弯弯蹙起,呼吸短促,苏蓦然在极度悲痛与万念俱灰下牵机红毒发玉殒神伤,再度昏迷,只是这次的昏迷醒来的却不再是她……

“啊……疼……好疼……”

“美人~你可不乖,我们还未和交杯酒你就先睡了,这是给你的惩罚。”

苏蓦然有些懵逼,她不是刚从医学研究实验室下班回家吗?不就睡了一觉,哪个登徒子敢入室行强,看我不阉了他。

苏蓦然忍着剧痛挣扎着睁开眼,这一睁眼不得了直直勾走了苏蓦然的魂儿,睁眼入檐,只见眼前极近男子,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这等美貌的仙君我一定是在做梦。苏蓦然转头看了看屋内陈设,红纱幔帐,锦绣衣罗,古韵浓浓……

这下更是肯定了她的想法,如此良辰美景,21世纪26岁医学高材单身狗苏蓦然怎么会无动于衷,既然在梦中有如此美人投怀送抱,不可辜负!不可辜负!

次日,苏蓦然松松垮垮睁开眼,入眼偌大的红帘床帐之下只自己一人,周围陈设仍是古韵盎然……

她有些难以置信的伸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睁眼,清了眼屎除视线清晰外,景象别无他变。

“什么!”苏蓦然惊得猛地坐起身来,“啊~”

身下的疼痛感袭来,昨日目目画面涌入脑海,还未回忆的完,头痛欲裂,苏蓦然紧握拳头抱着自己的脑袋,属于原主的记忆涌来……

缓了良久,记忆明了,头疼稍减,她,这是穿越了?!这是什么鬼操作!也太狗血了吧!原主好巧不巧跟她有着一样的名字,相貌也是极度相似,只不过这身世遭遇确是比不得原主惨烈……

思索对比了半天,苏蓦然确定以及肯定昨晚的经历都是真实的,她嫁与了性格狠戾的战神楚王楚慕白,该开心还是忧虑,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心惊受宠还是始乱终弃,她也不知道……

就在她思索以后的生死存亡之刻,五脏的绞痛抽回了她的思绪。

她努力坐正,将左手臂放平和心脏近于同一水平,直腕,手心向上,右手附在左手的寸口脉处进行把脉。

“中毒!”

苏蓦然的神情由痛苦渐渐暗淡,脸上毫无血色,只是躺在床上蜷缩在一团,抑制疼痛。

她知道自己此刻也只能这样做,虽不知此毒为何,但就其中毒的深度来看,此毒必是慢性,暂时还要不了她的性命,来日方长,解毒是早晚的事。

果然,如她所料,疼痛只是短暂的,苏蓦然有气无力的从床上起身,简单穿上了一身素雅白裘,招呼下人为她简单的进行了洗漱,便离开了房间,她,要去吃饭!

 


酒囊饭饱后,苏蓦然顿觉身心舒顿了许多,想着也是该仔细诊察所中何毒,以研磨解毒之法。

在路上沉思的苏蓦然不知走向了何处,吵杂的喧闹声成功将她拉回现实,这是怎么回事?哪家又娶亲了么?这几天还真是好日子,昨个我刚成亲,今个不知又是哪位欲语还休的美人……

她这在心里还未腹诽了结,就听得来往的一对女仆叽喳。

“哎,你听说了没有,王爷今日一早便去了苏府,二话不说直接掳来了苏府的二小姐要纳她为妾。”

“啊,王妃不也是苏家小姐吗?王爷怎么会……”那女仆话未说完,满脸带着惊讶之色。

另一个女仆,咳嗽了几声,低了低身子,压了压声音,“听说咱们王爷原本就是要娶那二小姐的,谁知苏家根本不舍得,偷梁换柱,王爷才……”

后面的声音随着俩人的走远,苏蓦然没听见什么,也听不进去什么了。

她是瞧了镜中的自己的,不说白衣胜雪,美若天仙吧,凡俗的女子但凡是她见过的,是鲜有人可与之媲美的,难不成那楚王真心喜爱我那娇滴滴的妹妹,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昨日的春宵与我,他明明……

苏蓦然使劲摇了摇头,想推翻自己的猜测。

她毕竟是21世纪的人物,早就习惯了男女平等、一夫一妻,这般情况倒是惹得她心生烦躁。

踌躇良久,苏蓦然决定还是要为自己的幸福奋斗一下的,多妇侍一夫她可受不了,尤其楚慕白还是那么妖孽一美人。

循着喧闹的声源走去,苏蓦然不禁冷哼一声,昨日的红绸绫罗倒是省得取下了,对于拜堂,此情此景正适宜。

正堂中央站着的是红衣蹁跹的两人,一位茂林修竹,一位婀娜多姿……

好家伙这般看去倒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得紧,苏蓦然握了握拳头,忍者强烈的不适,整了整衣衫,朝正堂走去。

苏可吟自从知道了皇旨密令后,是不愿嫁于楚慕白的,毕竟权势、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而楚慕白现虽方兴未艾。

在她心里得罪崇轩帝今后势必江河日下,泯然众生,所以她虽喜欢着楚慕白,此刻站在他身边确是战战栗栗,梨花带雨……

楚慕白自是不知苏可吟的心理活动,还以为是今日自己的唐突惊吓了美人,双手紧紧握住苏可吟的小手,聊以安慰。

如此体贴入微,含情脉脉的楚慕白,是万万没想到苏蓦然会前来,更没想到她接下来令人膛舌的举动……

苏蓦然一把扯开盖在苏可吟头上的盖头,从楚慕白手里夺过苏可吟的手,把她拉到近旁。

“妹妹?竟是你!莫不是舍不得姐姐,才出此下策,委屈自己。”

还未等震惊中的苏可吟回过神来,苏蓦然立马做出疼惜之态,“姐姐不忍心妹妹就这样草率嫁人,还是为妾,妹妹稍等,姐姐这就差人送你回府,他日再议。”

还未等她招呼来人,楚慕白一拉过苏可吟将她护在怀里,暴怒道,“苏蓦然!可吟是我让她来的,我为何这样做你心里不比我清楚!”

苏蓦然一愣,楚慕白这是把她误以为是偷梁换柱的主谋了,这等黑锅不可背!

她心里是有些发怯的,因为在她的意识里灌输的还是之前苏可吟强塞原主的记忆:楚慕白残暴狠戾,喜怒无常……

但是来自21世纪的理念,加之昨晚楚慕白的生理反应,她断定他是对她有意思的,可能他是碍于面子上过不去吧,今日才这般。

想到这,苏蓦然挺直了腰板,义正言辞的说,“你也知道我叫苏蓦然,那你应该知道我在苏家是怎样的一个地位,有没有能力从中作梗,暗度陈仓。”

楚慕白自是调查过事中缘由的,可事情也仅仅进展到嫁来之人是苏家失宠的嫡女,仅此而已。

“你……”嘴张了半天楚慕白被怼的不知说什么,半响才憋出,“你,你不要在这巧舌如簧,要么你现在自己走,要么赏了板子拖你走!”

楚慕白的反应是出乎她的意料的,泪水随委屈一拥而上,此刻的苏蓦然,薄唇紧闭,杏眼扑朔,眼眶兜着泪花,软糯糯的鼻子抽了红。

楚慕白看着如此的苏蓦然,竟一时失措,不知作何,只是简单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略带着哭腔,苏蓦然轻启丹唇,目光笃注,“我只问一句话,若是妹妹心甘情愿嫁与王爷,我不会多说半个字,若是她自己都不愿意,还请王爷成全你心爱之人放她离去。”

说这话的时候苏蓦然是揪得心疼,她这是怎么了,不过一面之缘,这是情根深种了吗?

“可吟,自然是愿意嫁与本王的!”楚慕白有些微愠,昨日与他洞房的本该是可吟,可偏偏他嗅得苏蓦然微风吹来的体香,心神动摇,又见红绸之下是如此的绝世容颜,就……

那又如何,他楚王是何等人物,喜怒无常,说一不二。多一房无碍,可他看上的人少一个也不行,所以第二天一早,即便贪恋苏蓦然玉体芬芳,他还是去了苏府携来了苏可吟,要纳她为妾。

苏蓦然不去理会楚慕白,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可吟等待着她的答复,在苏蓦然心里,苏可吟应是有所忌惮的,不然也不会是让自己替她出嫁。

苏可吟本来是不愿嫁与楚慕白的,可感受到苏蓦然紧张害怕的心情又体会到楚慕白的温柔体贴,内心是极度舒适,自然是不管什么皇旨密令,转念又相信战神楚慕白定会化险为夷。

于是,苏可吟用手帕挡了挡脸,抽涕了两声,身子缩进楚慕白的胸膛,一脸娇羞的说道,“姐姐,我愿意的。”

楚慕白在听到苏可吟的回答后,顿时欣喜,双手搂紧了怀中楚楚可人的美人,还在她额头留下了轻轻一吻……

看着眼前的卿卿我我,苏蓦然顿觉周遭一切像冰封了一样的冷。

冷,好冷,真的好冷!原来没有什么一见钟情,自始至终都不过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苏蓦然不愿再驻足,哪怕一秒也不愿,她转过身,迈着沉重的步子急急回了卿月阁。

卿月阁是她昨晚与他共度春宵的地方,可如今再看,床铺早已收拾的焕然一新,没了香消的痕迹。

苏蓦然躺在偌大的床上,沉沉睡去,她想这一切都是梦,睡醒了就好了……


睡梦中的苏蓦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睁眼入睑,她惊呆了。

百米方寸的偌大空间被划分为三等分,一等方承载的是现代实验室,一等方装承的是各类医书古籍,还有另三分之一方倒像是各种珍稀药材仙草。

看到这些她惊奇的同时伴着惊喜,毕竟作为一个医学研究者,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让她心动的了。

她在灵域空间里拿了一本《毒蛊宗》,认真研读思索起来,溶尸蛊,喜阴潮,多出在岭南毒林尸狱界,体小如蚁,身似蝇,目通红,可溶死尸百骸,解生者断肠寒毒……

看得正带劲的苏慕容突然意识到,她貌似在做梦。

苏蓦然用小手敲了敲自己脑袋瓜,暗自揣测,想想也是,这么奇葩玄幻的灵域空间怎么可能存在。

“苏蓦然,快醒醒!上班要迟到了!”灵域中的她用力甩着自己的头,想让自己醒过来。

“啊……”

苏蓦然惊醒过来,入眼帘的还是红绸帐幔……

她有些抓狂的摆动自己的四肢捶打床面以表示她内心的汹涌,就在抬起左手,手起臂落的瞬间,一个庞然大物“啪叽”一下砸到了苏蓦然的脸上。

“阿西吧,我……”这下更是惹怒了苏蓦然,抓起砸落在他脸上的物什,就要扔出去。

“毒!蛊!宗!”几个大字映入她的眼帘,着实是把她吓了一冷颤。

这不是她刚在梦中手里拿的那本书吗?这……这,怎么会这样……

僵硬的手挺在半空良久,后来实在撑不下去了,索性坐了起来,将《毒蛊宗》放在腿上。

穿越这种玄幻深奥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有一个小小的灵域也没什么。

这般揣测着事件的合理性,她开始琢磨,怎样才能在灵域里取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睡觉?在梦中顺手牵羊?刚才的事实已经证明是可行的,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她好似也可以直接在灵域进行研究,疗养。

不过这种方式在应对紧急的条件下,显然是有所欠缺,她总不能立马睡着,拿了东西立马醒,后者还可以,前者未免太强人所难。

意念?她琢磨了良久觉得这个可能有希望,于是她闭眼,想着刚才睡梦中的灵域空间,在里面拿了一个手指粗细的针管,再睁开眼,右手上郝然出现了她在灵域里拿的物什,果然可行!

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苏蓦然杂七杂八的从里面拿出各种现代药剂,古典书籍……最后又闲的将它们放回灵域……

“奇妙!真是太奇妙了!”

苏蓦然开心的拍了拍一双蒙尘的双手,喜滋滋的。

可这种愉快的心情并未持续多久,闲下来的苏蓦然心却乱了。

她想起来今日楚慕白纳妾,想起了他与苏可吟卿卿我我,又想起昨日温存不过逢场作戏,转瞬即逝,她就心如刀绞,难受得不行。

生理以及心理的反应告诉苏蓦然,她伤心了,她也想让他也难过一下下,就算不是对她的愧疚……

苏蓦然并不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但是也绝不能任人为欺,别人欺负上门,小施惩戒,不为过。

想到这里,苏蓦然从灵域里开始四处搜寻知柏地黄丸,这种药剂是采用滋阴的方法对抗一下性亢进的状态,可以让男性暂时不举。

搜索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她有些绝望的在灵域里喊道,“啊,我想要知柏地黄丸,怎么……”

话还未说完,苏蓦然手上就出现了一盒现代药剂,“是知柏地黄丸!”

苏蓦然又惊又喜,还有这操作,神奇!

她从灵域里拿出四五颗知柏地黄丸后,开始用手头上的工具研磨成粉。

向仆人打听到楚慕白将苏可吟安置到桃雨阁后,又趁着楚慕白与苏可吟在正堂拜堂,偷偷潜入了桃雨阁,将知柏地黄丸的药粉撒入了合卺酒壶中,之后悻悻离去。

“哦了,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回到卿月阁的苏蓦然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诊察自己所中之毒之中,对于楚慕白,她心里明白,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一别两宽,他做他的战神楚慕白,她做她的逍遥小医倌……

入暮,人潮渐退,喧嚣渐熄。

苏蓦然放下手中的医书,有些劳累的伸了伸懒腰。

本想着上|床睡觉,她试了试,着实没用,她太想看楚慕白情到深处却不举的画面了,想想都很爽,所以她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

琢磨好时机,苏蓦然早早潜伏在了桃雨阁门外附近,直到楚慕白遣散了仆从,进入屋内,苏蓦然才才偷偷摸摸开始了她得偷窥,不,用她的话,是观察药理反应,这是每个医生都该做的……

桃雨阁内,楚慕白撩开苏可吟的盖头,看着如此娇羞的可人,楚慕白的心都要化了,言语动作温柔极致。

“可吟,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呕~”这句话听得门外的苏蓦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而令她招架不住的还在后面。

看着如此妖孽深情的楚慕白,苏可吟现在是既心欢又懊悔,心欢的是楚慕白是深爱自己的,懊悔的是当自己本可以当正妃,如今却只是妾……

不过这懊悔也仅仅是持续了一瞬间,因为在她认定苏蓦然在战神楚慕白心中毫无地位,一个不受宠的女人,不足为惧。

再说只想她苏可吟想得到的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当初的苏蓦然沦落,不也是因为她苏可吟略施小计就将她禁锢清园,如日中天的“京都第一美人”的称号自然也就落在了她苏可吟头上。

苏可吟娇羞的窝进楚慕白的怀里,扯着楚慕白胸前的衣衫,娇羞聂聂,“王爷~”

这一声王爷简直就快让楚慕白坚持不住了,但他还是压抑住心底的燥火,她是他的白月光,他要好好守护,循序渐进……

楚慕白轻轻推开苏可吟,牵着她的手,来到桌前。

楚慕白拿过酒壶倒上酒,二人喝了交杯酒。

酒罢,苏可吟放下手中的酒杯为楚慕白宽衣。

衣衫微开,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膛,着实是迷人,在门外的苏蓦然都忍不住两眼发红,血脉喷张,就更别说近前的苏可吟了。

“王爷,可吟来服侍您。”苏可吟娇羞捏捏。

楚慕白看着眼前的美人,心中百感,欲低头亲吻苏可吟。

“我去!”看不下去的苏蓦然一个不留神实在没把持住。

“谁在外面,给我滚进来!”楚慕白怒吼。

苏蓦然本能想逃开,楚慕白一掌过去,“哐当”一声,屋门大开。

好家伙,苏蓦然这猫着腰,收着手,迈着腿似偷鸡摸狗的姿势就那样被震慑在那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