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宠婚老公你真棒

豪门宠婚老公你真棒

牵丝线 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所周知,霍翊琛不近女色,可谁知那一天这个男人竟然大张旗鼓的结婚了。众人皆以为这场婚姻不过是男人拿来应付的工具,可谁知婚后,他与太太那如胶似漆的幸福生活,简直羡煞了无数人!

主角:白若,霍翊琛   更新:2022-07-15 22:4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若,霍翊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宠婚老公你真棒》,由网络作家“牵丝线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所周知,霍翊琛不近女色,可谁知那一天这个男人竟然大张旗鼓的结婚了。众人皆以为这场婚姻不过是男人拿来应付的工具,可谁知婚后,他与太太那如胶似漆的幸福生活,简直羡煞了无数人!

《豪门宠婚老公你真棒》精彩片段

清晨,白家别墅。

白若路过了书房时,房间里传来了父亲杨庭姜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说那白老头还活着?不是说,他活不了几天了吗?为什么突然情况又转好了?”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白书航绝对不能活着!好不容易把白芊蕴那个女人弄死了,白老头不死,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白家的股份!”杨庭姜怒吼着,明显气的不轻。

白若听到这些话,宛如晴天霹雳。

她甚至怀疑,她刚刚听到的一切,是真的吗?

这些话,真的是从那个一直以来都温文儒雅的父亲口中说出来的?

管家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白若连忙回神,背后一阵冷汗。

白若用右手按着不停颤抖的左手,让自己冷静下来。

每走一步都双腿发软,却还是硬生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管家见到白若,并未察觉白若的异状,笑着打招呼:“小姐,是要去医院吗?”

“给我准备一辆车,我要马上去医院,我要去看看外公。”

“好的,小姐。”管家马上准备。

白若刚到医院,就看到自己外公病房一片手忙脚乱。

“白董事长快不行了!”医生沉声道:“送ICU!”

白若连忙拉住医生的手,问道:“外公怎么了?”

医生看了白若一眼,沉声道:“白董事长的情况不是很乐观,白小姐,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白若心猛地一沉。

“白小姐……”一个护士走过来,“这医疗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了,您看……”

白若听到这些话,她猛地回神:“好,我知道了。”

她连忙站起来,打了个电话给杨庭姜。

“爸,现在外公病危,医疗账户里没有钱了,你能不能先打十万过来。”

早上,她听到杨庭姜那些杀气十足的话,现在也不能肯定,杨庭姜会不会出钱。

可白家现在大部分可用资金,都在杨庭姜手里。

外公的医疗费,她只能问他要。

杨庭姜淡淡回了一句:“你外公那个病,治不好了的,别浪费钱了,再说了,这是你外公的意思。”

“什么叫做这是我外公的意思?”白若脸色铁青:“他躺在病床上,他能有什么意思!好歹也是一家人,爸……”

白若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挂了。

杨庭姜根本没有将白若放在眼里,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起什么风浪?

很快,他就是白氏企业董事长了。

这个养女,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

直接无视就行了。

白若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杨庭姜关机了。

白若心里失望至极,哪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真的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会难受。

特别是想到,有可能她最后的亲人都要失去了。

一股窒息感,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手术必须要尽快,白董事长颅内出血,不及时取出血块,外公可能就撑不下去了。

这是医生的原话。

白若无助的蹲在医院门口,将头埋入双腿间。

这一刻,所有的压力都压在她的身上。

她再也受不了,奔溃哭了。

只是,她不喜欢别人看到她脆弱的样子。

抑制不住情绪,双肩颤抖,模样无助可怜。

不远处,黑色玛莎拉蒂停在那。

低调又奢华,明明温市已经不少有钱人了,可对比之下,这辆车更显得贵气逼人。

足见车主的身份地位。

从副驾驶上下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迈步朝着白若走过来。

“白小姐。”

白若连忙收拾自己的情绪,抬起头那一刻,眼眶泛红:“你?”

“白小姐,三爷要见你。”西装革履的男人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京城霍家,白小姐应该听过吧,我们三爷是霍家家主,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接触到这样的人物,来给白小姐解决危机呢?”

白若心里翻起惊涛骇浪,要知道,京城霍家那可是在京城都几乎达到财力顶端的存在,可霍家后代年轻一辈已经掌握家族大权。

京城太子团就是京城最有权势的四个家族后辈的总称。

霍翊琛是里面最突出的一个,听说18岁的时候,就能脱离家族创业成功。

创造了商业价值十个亿的商业帝国!

后面继承家业之后,更是领着霍家更上一层楼,直接碾压其他三个家族,掀起腥风血雨,成为京城无人敢惹的存在。

商业上雷厉风行,手段狠戾,所有人都怕这个男人。

所以,曾经的三少被尊称成了现在的三爷。

足见,他是商界帝王般的存在,所有人都畏惧他。

畏惧他的财力,畏惧他的手段。

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要见她?

白若随着西装男,走到这辆黑色玛莎拉蒂车前。

车门缓缓打开,她只看到车内坐了一个男人,一双黑色的高定皮鞋。

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被西装裤包裹。

还未见到霍翊琛本人,一股压迫感就扑面而来。

“白小姐,进去吧,三爷在里面等着你呢。”

白若坐进了车内,车内的灯是打开的。

她能够清楚看到眼前的男人。

他的上半边脸上戴着金色的面具遮挡住了他一半的容貌,只露出了下巴。

面具之下的眉眼宛如利刃一般,冷厉又冰寒,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五官深邃而具有压迫感。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就像被猎豹盯住猎物的眼神。

白若心脏跟着一紧,面色也跟着白了几分。

这压力感本来就在狭窄的车内被无限放大,让她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白若顶着压力,目光迎了上去:“三爷找我,是为了合作?”

如果能说服他帮助白家,这未尝不是外公的一线生机。

白若抱着这唯一的希望,她耐着性子,继续开口:“我听说霍家也有医药公司,或许和白家合作,是个不错的选择,三爷可以考虑考虑。”

霍翊琛嗤笑:“白家也配和我合作?”

白若蹙眉:“三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霍翊琛眸底暗流涌动:“与其说白家的价值,不如说白若,你更有价值。”

他伸出手,轻轻抬起她的脸。

这张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脸。

 


眼前的小女人稚嫩褪去,眉宇之间有着超越她年龄的成熟稳重。

一头黑色的卷发落下,在腰间散落,显得腰身盈盈一握。

眼神就像海水一样,深沉却又让人看不透,明明带着微笑,但眼底却淡漠无波。

他明白,在白若的心里,没有任何人比她的家人更重要。

其他人,根本无法引起她任何的情绪和在意。

冷漠得就像一块永远捂不热的冰。

可就这样一个冷漠无情的女人,却曾经让他神魂颠倒。

哪怕是现在,他依旧控制不住,想要靠近她。

霍翊琛突然靠近白若,邪魅一笑:“我对白家的公司不感兴趣,我……想、要、你!”

因为男人离着她很近很近,他的呼吸落在她的耳畔,带着男人独有的味道,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渗透了过来。

白若心头猛地一紧,几乎是下意识,她的手抵在了男人胸口处。

霍翊琛明显看出她的抗拒,他低眸望了一眼抵在自己胸口西装处的小手。

白嫩的手和他的黑色西装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这柔弱无骨的小手捏碎在掌心。

在前面的秘书和司机,两人都是大跌眼镜,眼前这个还是那个禁欲又冷血狠戾的三爷?

说好的禁欲,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怎么看起来像个无赖流氓,还死活缠着人家不放的那种!

霍翊琛微微抬眼,司机和秘书都很有默契转开眼去,当做没看到。

“怎么,你不是需要钱吗?怕了?”霍翊琛收回手,冷冷开口:“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无论是白家还是外公,我都帮你保住,保住你在意的东西。”

“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男人的语气,就像在谈一场交易。

交易之中,又带着一丝羞辱的味道。

白若又不是听不出来,她根本不在乎,目前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外公和白家。

她的处境,哪怕与魔鬼共舞,她都愿意。

只要白家好好的,外公没事。

“好啊,做情妇?可以的,只要你保障我外公的医药费,只要他有需要,你都要无条件出这一笔钱,我就答应。”白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没有任何生气和羞恼。

霍翊琛:“……”

男人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白若语气淡然,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就像再说今天天气如何一样,根本不在意拥有她的男人是谁。

只要这个男人能够出的起这个钱,她都可以跟他在一起?

甚至一起睡?

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让霍翊琛黑了脸。

好,很好!

“好,那就马上和我领证结婚吧。”霍翊琛微微勾唇,眼底的冷意比千年寒冰还冷:“成为我妻子,为我生十个八个孩子,也算你对我的回报。”

“什么?”白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十个八个孩子?

男人已经让司机开车,朝着民政局开了过去。

仅仅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白若就成了人妻,快得让她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白若此刻坐在车里,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她低着眸,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并不是让她做情妇,而是……妻子?

他这样的身份,结婚是这么随意的吗?

白若努了努唇,她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淡淡开口:“其实,我可以做你情人,以你的身份,没有必要和我结婚。”

“嫁给我,你亏了?”霍翊琛脸色黑沉至极。

“不是。”白若依旧淡漠,嘴角微微扬起:“我只是不想你后悔,三爷和我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你应该去娶一个,你爱的女人不是吗?”

霍翊琛冷笑,虽然,男人的表情被面具都遮挡住了,但那紧绷的下颚和眼底的暗涌的暗流,都暴露出此刻男人已经非常危险。

车内的气氛也变得格外的凝沉。

前面的司机和秘书连连擦汗,吓得发抖。

这白大小姐,怕是不识好歹吧。

妻子不做,要做情人?

不知道京城多少豪门世家的名媛,盯着霍家当家主母的位置,都觊觎着要疯了。

但到了白大小姐这,好像……还有点嫌弃的味道。

不过,只是片刻,男人脸上的冷意便消失了。

他微微勾唇一笑:“做情人,你跑了怎么办?只是给我睡,我觉得远远不够呢,我要睡到我腻了,还要你给我生孩子,这才补得上我帮白家付出的代价。”

“白若,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男人周身危险的气息,让人心底发寒。

白若自然知道,这一桩婚姻根本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只是现在,她顾不上考虑自己了。

“三爷果然是算得一笔好账,那可以带人和我一起去医院缴费了吗?”白若笑着,根本没有任何的生气,或者被羞辱的愤怒。

从头到尾很冷静,很乖巧,就像已经开始在扮演一个好妻子的角色了。

霍翊琛顿时有种被气到的感觉,对眼前的女人无可奈何,想捏死她算了。

却感觉太便宜她了。

他眼底泛起寒意,为什么她可以这么冷静?

就像,根本不在乎自己以后要和哪个男人共度余生一样。

呵……这女人,果然是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利用和出卖。

和当初遇到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让他更无法接受的就是,他明明知道白若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他却还是忘不了她。

见到她的那一刻,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占有她的心思。

霍翊琛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白若白嫩的手腕,用力将她揽入怀中。

他眯眸:“你就不怕,面具之下的另外半张脸是恐怖狰狞,会吓得你做噩梦吗?你就不怕,我是一个喜欢蹂躏女人的变态?”

白若淡定从容,微微一笑:“老公,我是你的老婆,不管你多丑,我都可以接受。”

小女人那声软糯的老公,让霍翊琛有一瞬间的错愣。

片刻之后,霍翊琛脸色黑了下来,他紧紧盯着眼前的白若,心里怒气翻涌。

老公叫的这么亲热的吗?

哪怕这个男人,丑陋,难看,她也无所谓?

呵……

他看着眼前这张曾经将他迷得神魂颠倒的脸。

时过境迁,他依旧忍不住。

目光缓缓往下移……


最后他低下头,狠狠吻住了那柔软的唇瓣。

双唇接触的美好,让霍翊琛迷了眼。

五年了,他到底是怎么忍住对这个他恨之入骨的女人,五年都没有见过一面!

白若手无足措,下意识想推开他。

霍翊琛笑了,眼底都是嘲讽:“你刚刚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吗?老公亲老婆,天经地义吧?”

白若顿时有种无话可说的感觉,她咬着唇,阻止他的进攻。

霍翊琛根本不管白若的抵抗,强势霸道地入侵:“白若,想要我救你外公,你要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

白若身形微微一颤,最后,她闭上了眼,任由男人一遍又一遍蹂躏啃咬着自己的唇。

淡淡的烟草气弥漫在她的口腔里。

气息的掠夺,让她有种窒息感,或许在这一刻,白若是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可又能如何?

现在的她,的确需要钱,需要眼前这个男人的钱。

白若双唇发颤,紧紧闭着的双眸染上了雾气,心里莫名委屈,却倔强着,不肯低头。

是啊,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货物,可以待价而沽的货物。

她选择了钱,还能在他的面前保留什么尊严呢?

“白若,你可别以为,你嫁给我,可以安安稳稳过上富家太太的生活,我……可不会让你这么轻松好过,你要把欠我的债一点一点慢慢还给我……”

霍翊琛起身,整了整自己凌乱的西装,然后缓缓开口:“等会带夫人去医院,处理好白董事长的医疗费。”

“是。”前面副驾驶的秘书点了点头,然后从车上走了下来。

然后将白若的车门打开,与此同时,另外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旁边。

“夫人,三爷还要去见客户,我送您去医院。”

白若抿了抿唇,唇瓣上的刺痛感,让她下意识蹙眉,从车上下来,面色淡然上了男人给她安排的车。

秘书坐在了驾驶座上,开着车朝着医院驶去。

刚到医院,白若看到了杨庭姜私下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应灵凤。

因为外公的关系,杨庭姜一直都不敢把这个女人放在明面上。

但白若知道,杨庭姜和这个女人生了一个女儿。

白若或多或少心里还是不舒服的,但考虑到也许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也就当作不知道了。

这些年,白若一直都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哥哥也知道这件事,他的意思是,爸爸难得遇到喜欢的人,就随他吧。

毕竟妈妈去世好几年了。

再加上这个女人也一直很懂事,从来没有来白家闹过。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不是不来闹,而是知道闹了也没用。

今天过来,只怕……来者不善。

白若眼神越发冷冽,她看了一眼站在那的曹秘书:“曹秘书,现在我需要你帮我一件事。”

应灵凤根本不知道,白若已经看到她了,她走进医院。

自己的女儿杨茵茵就迎了过来。

“妈,那白老头的病房房间在三楼102,我们现在抓紧去,趁着他没醒,弄到股份转让书,到时候,他一死,白家企业就是爸爸的了。”杨茵茵此刻兴奋到不行。

要知道,她做了这么多年的私生女,这个见不得光的名号已经让她快要受不了了。

明明当初是白芊蕴那个女人抢了爸爸。

爸爸也和自己说过,他根本不爱白芊蕴,还有白若又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包括白家所有人,根本没有将他当人看。

他在白家,过得连狗都不如。

他的心里,她才是他的女儿。

杨茵茵心里一直记得这件事,很快他们一家人就要团聚了。

她才是白家名副其实的大小姐,而不是白若!

一想到很快,她就是富二代了,杨茵茵难掩激动,恨不得那个白老头马上死掉。

应灵凤慈爱地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笑道:“女儿,不着急,白家欠我们的,早晚都是要还的,走吧,我们先去病房,在病房,你一定要装好一点,装出一副白老头外孙女的模样,免得让别人起疑。”

应灵凤担心女儿按耐不住,坏了大事,她还是嘱咐了一下。

就担心被外人看到,传出去就很难听了。

杨茵茵连忙点头:“好,我知道了妈。”

母女两挽着手,马上朝着白老头的病房走去。

到了白董事长的病房,应灵凤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看着躺在病床上,几乎已经吊着一口气的白书航。

她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和憎恨,如果不是他,如果没有白芊蕴,她用得着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吗?

这一次,她一定要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都拿回来。

心中厌恶,应灵凤明显老辣很多,脸上带着伪善的笑容,看起来很担心很着急的样子,苦着脸走了过去:“爸,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唉,真是造化弄人啊,你看看,我带你外孙女一起来看你了。”

杨茵茵装模作样的去白书航的病床前,哭得梨花带雨:“外公,外公,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我真的好难受啊。”

应灵凤也跟着哭了一阵,就拿出了白家的股份让渡书和印油,偷摸摸拿起了白书航的手,想要将这大拇指印在让渡书的签名处。

应灵凤压低声音,冷冷一笑:“白书航,你还是早点死吧,白家的企业,我老公一定会给你打理的好好的,放心!”

母女俩看着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两人几乎都要兴奋到疯狂。

应灵凤和杨庭姜都是农村出身,哪里会想到,有这么一天,他们能够跨越阶层,成为这么大企业的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

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啊!

应灵凤能不激动吗?

可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一堆人涌了进来。

无疑吓到了做贼心虚的应灵凤,她手跟着一抖,这股份让渡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这些人都是穿着西装的男人,将整个病房都围得滴水不漏。

压力扑面而来。

应灵凤见自己到手的荣华富贵就这样被打断,心里自然是不爽的,站起来黑着脸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是什么人,可以随便乱闯别人的病房吗?小心我报警,把你们都抓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