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道是无情却难离

道是无情却难离

陆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陆凝雪呆呆的坐在那里,唇瓣翕动,“我还能活多久?”方云珩蹲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按住她的肩膀,“意意,我会救你的。”“癌症啊。”陆凝雪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癌症啊。”她这病,就像是她和齐濯的婚姻一样,不会好了。

主角:陆凝雪齐濯   更新:2022-09-11 1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凝雪齐濯的其他类型小说《道是无情却难离》,由网络作家“陆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凝雪呆呆的坐在那里,唇瓣翕动,“我还能活多久?”方云珩蹲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按住她的肩膀,“意意,我会救你的。”“癌症啊。”陆凝雪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癌症啊。”她这病,就像是她和齐濯的婚姻一样,不会好了。

《道是无情却难离》精彩片段

陆凝雪手捂紧腹部,从床上艰难的爬下来。

月色从窗外头透进来,越发的显得女人的脸色苍白。

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齐濯的。

陆凝雪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手死死的握住门把手,打开了门。

“齐濯。”

喊他的名字,几乎消耗掉了她所有的力气。

齐濯停住脚步,回头,他眼神冷淡的看着穿着单薄的女人。

“你回来了,有没有吃饭?”她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那好看的眼中燃起了一束光。

齐濯眉目清冷,转身就走。

他这样,陆凝雪的心就像是被戳穿了一样的痛。

陆凝雪追上他,拽住他的袖子,她的唇被牙齿咬出血,腹部的抽痛让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放手!”齐濯眼中戾气深浓。

陆凝雪手指头松了松,只敢抓他一点衣角。

“齐濯,我疼……”她的声音颤抖,“太晚了,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如果是白天,她不会麻烦他的。

“哪里疼?”齐濯转身,定定的盯着她。

“肚子。”

她额头冷汗涔涔。

齐濯低头,看了眼她捂在肚子上的手,蓦的冷笑,“陆大小姐,你的表演真的越来越逼真,为了这出,又排练了多久?”他抬手,将袖子从她的手中扯了出来。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颌,“从你背叛我的那天起,我齐濯便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除非……”齐濯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你死。”

陆凝雪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停住,她发抖的根本停不下来,而齐濯再也不看她,径直进了卧房,关上了门。

肚子里像是有把刀在绞,陆凝雪疼的跪在了地上。

她颤抖的摸出手机,拨打了120。

听着救护车远去的声音,齐濯眉目冷清,陆凝雪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不过又是她想要留在齐家演的一出戏而已,毕竟,陆家要破产了。

她那样当初看他落魄便转攀他人的女人,怎么允许自己过苦日子。

……陆凝雪拿着检查报告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她目光淡淡的落在白色的墙壁上。

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是肠癌晚期。

陆凝雪打车去了方云珩所在的医院,方云珩接到她的电话,到医院门口接她。

陆凝雪双眼通红,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云珩。”

她捏紧了检查报告,“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我是肠癌晚期。”

方云珩脸色一变。

她的鼻尖很酸,看方云珩的眼神带着祈求,“你再给我检查一下,是不是……他们判断错了?”方云珩是个医生,是肠胃科的专家。

陆凝雪被推进检查室。

下午五点,检查结果出来,和初诊一样。

肠癌晚期。

陆凝雪呆呆的坐在那里,唇瓣翕动,“我还能活多久?”方云珩蹲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按住她的肩膀,“意意,我会救你的。”

“癌症啊。”

陆凝雪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癌症啊。”

她这病,就像是她和齐濯的婚姻一样,不会好了。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陆凝雪擦了把额头的汗,将手机贴在耳边。

“凝雪,你跟齐濯要钱没有?”那端,王云清的声音传来,陆凝雪捂着肚子坐起身,不轻不重的柔。

她唇瓣苍白,眼神没有光泽:“我不会跟他要钱的。”

“那你去跟高濯要啊,他不是喜欢你吗?”王云清急了,声音陡然尖锐起来,“你忍心看你父亲病死吗?”陆凝雪咬唇,手指死死的揪住衣服,她眼神冰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父亲多么钟情呢?”王云清呼吸一顿,眉头拧起:“你什么意思?”想到当初高濯手里的东西,陆凝雪蹭了下发红的眼角,道:“谢安省。”

她说的是王云清情夫的名字,陆凝雪听不到那边有任何动静,没几秒,王云清将电话挂了。

……方云珩劝陆凝雪住院,陆凝雪拒绝了,她在他那开了很多药,足够她支撑一阵子。

她刚到家,就见齐濯匆匆从齐宅冲了出来,陆凝雪很少见他这样着急的模样。

她想问他怎么了,齐濯没给她机会,直接上了车。

到了家,佣人告诉陆凝雪,简一出事了,简一一直身体不好,听说检查出来了很严重的心衰。

陆凝雪去了父亲住的医院,她记得上次就是在这遇见简一的。

走廊里,她见到了来回踱步的齐濯,他穿着黑衬衫黑西裤,头发稍显凌乱,一双丹凤眼此刻眼角微红,薄唇抿的死死的。

他一定很难过很心疼吧,陆凝雪想。

毕竟,他那么喜欢简一。

陆凝雪与齐濯在一起的那几年,她知道齐濯是真的爱她,也知道他为一个人付出会是什么样,其实,她真的很幸福过,也很圆满了。

陆凝雪想,她都要死了,不如为齐濯做点事。

希望,她死后他别那样恨她了,也希望如果有下辈子就再也不要遇到齐濯了。

齐濯那边在紧急寻找心源,因为简一不能再等了。

而陆凝雪,签订了死后捐献器官的协议,然后与简一做了配型。

走出医院,陆凝雪从包里拿出了从方云珩那里开的药,丢进了垃圾桶,现在她不需要这个了。

“凝雪。”

猛然听见这声音,陆凝雪身体一僵,随后肩膀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摁住。

他的食指有道疤,是陆凝雪咬的。

当年陆凝雪死活也不肯从了他,就是为了齐濯。

男人走到她面前,他留的寸头,眉毛浓,眼窝深,鼻梁高挺,五官优于常人,他很爱笑,可是笑的时候总是令人毛骨悚然。

她注意到,高濯的脖子上有道狰狞的疤痕。

“高濯。”

陆凝雪闭了闭眼。

高濯俯身,冲她笑了下然后指着脖子上的疤:“齐濯搞的,你说我该怎么报复回来?”陆凝雪蓦然想起三年前高濯差不多的一番话。

“你若不跟我,你说我该怎么弄死齐濯?”如果齐濯家里没出事,陆凝雪是不怕的,可是那时候高家业大势大,昔日的龙头企业齐氏却一朝坍塌。

陆凝雪曾看着齐濯满眼红血丝的去找之前与齐氏交好的人借钱,曾经的天之骄子、清冷如玉的男人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傲骨。

可是,高家的一句话就能让齐濯铩羽而归,也能让齐濯永世不得翻身。



陆凝雪轻轻的笑,“高濯,你活该。”

高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你把齐濯当靠山了?可是我听说他最近和你那个好朋友简一走的非常近。”

陆凝雪不愿与他多说,推开他的手,她刚转身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然后身子一软,没了意识。

……齐宅。

齐濯双目紧阖靠在沙发上,手臂搭着额头。

医院那边说,心源不好找。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源,简一就会死,齐濯烦躁的扯了把领带。

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简一所在的医院打来的。

“齐先生,简小姐醒了。”

齐濯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一点,他起身拿起西装外套出了门,而一辆黑色的宾利堵在了门口,齐濯出不去。

齐濯猛地推开车门下了车向着对方走去。

“高少爷胆子不小。”

看清来人,他冷笑一声。

高濯舔了下唇,左手臂撑在车门上,抬起下颌向车里示意:“我送凝雪回来,她睡着了。”

齐濯偏头看向车里,看到陆凝雪睡在副驾,很快他的视线就收了回来,冲高濯淡淡的笑:“睡着了你可以带回家,送我这来做什么?”陆凝雪微微睁开的眼睛猛地闭上,眼眶酸的眼泪流了出来。

高濯歪头:“齐总不后悔?”齐濯:“你当她是我什么人。”

话落,齐濯转身上了车,静静地看着依旧在车外站着的高濯。

高濯觉得有趣,他矮身上车给齐濯让了路,很快,那车不见了踪影。

陆凝雪缓缓睁开眼睛,解开安全带要下车,高濯摁住了她的手:“你病了。”

他的声音很淡,陆凝雪没说话。

他扭头:“要不要我带你走?”陆凝雪推开他的手下了车,高濯降下车窗:“凝雪,他根本就不在乎你,我得到消息简一醒了,他现在百分之百是去医院看简一的,不信的话风扇扇风你上车我带你过去。”

“和我没关系。”

陆凝雪脊背挺直,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齐宅。

高濯不知为何,觉得心里烦躁不安,就像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

……医院。

简一躺在床上,她哭过了,鼻子眼睛都是红的。

“齐濯,三年前我有天觉得心脏难受,喘不上气了所以我就去了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因为重感冒没重视所以得了心肌炎。”

“我吃了好几年的药,可是没想到会变成心衰。”

“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活不长了。”

三年前,重感冒。

齐濯闭上眼睛,那夜简一雨夜救了他,第二天就发了高烧,烧了整整三天。

她是因为自己才变成了今天这样。

“你不会死的。”

齐濯出声安抚,简一握着他的手大哭:“可是心源哪有那么好找。”

入夜。

陆凝雪半梦半醒间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的起身,还没来得及坐起来就被人压在了床上。

男人身上酒的味道很重,可是并不难闻。

外面月亮的光透进屋内,陆凝雪看清了男人的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