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倾世弃妃要休夫

倾世弃妃要休夫

月下风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再次醒来,燕沂凝错愕发现自己竟然魂穿到了一个叫凌天大陆的异世界里,在这里,她是一个被渣男欺骗,被夫君憎恨的痴傻女。为了不像原主活的那般狼狈,她果断地向自己的夫君递上了一纸和离书。不仅如此,她开始虐渣男,撕恶女,惩无情夫君……

主角:燕沂凝,纳兰峻硕   更新:2022-07-15 22: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沂凝,纳兰峻硕 的女频言情小说《倾世弃妃要休夫》,由网络作家“月下风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次醒来,燕沂凝错愕发现自己竟然魂穿到了一个叫凌天大陆的异世界里,在这里,她是一个被渣男欺骗,被夫君憎恨的痴傻女。为了不像原主活的那般狼狈,她果断地向自己的夫君递上了一纸和离书。不仅如此,她开始虐渣男,撕恶女,惩无情夫君……

《倾世弃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哗……”

冰水毫不留情地泼下,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的女子止不住的颤抖,随后缓缓睁开眼。

刺骨的寒意,伴随着疼痛,蔓延全身,燕沂凝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她不是一连做了七台高强度的手术,过劳猝死了吗?

为什么还会有痛觉?

“王爷,人醒了。”一道妇人粗声响起。

燕沂凝止不住皱眉,什么?王爷?

“唔……”

突然她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身体被一股大力踹出,擦过粗糙的地面直到撞上一个硬物才停下,原本老旧的桌子,不堪重负,瞬间四分五裂,桌上的物什无情地砸下。

嘶~好疼,这痛上加痛,差点让她背过气去。

鲜血自额头蜿蜒而下,燕沂凝晃了晃脑袋,头部仿若要炸了一般,倏然间,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蹿到脑海,她怔住了。

原来她魂穿了,穿到了一个叫凌天大陆的异世界,成了东夏异姓王燕昊的嫡女,现任硕王妃-燕沂凝?

穿为人妇也就罢了,竟然还穿成了一个又愚蠢又爱作的倒霉蛋!

“燕沂凝,你该庆幸,你的血还有用,否则……”

冰冷的声音自头顶传来,燕沂凝费力地抬眸,眼前一片漆黑。

从原主的记忆得知,她的眼盲是前几日撞到脑袋造成了间接性失明,罪魁祸首正是方才说话的男人,她名义上的夫君—纳兰峻硕。

纳兰峻硕身为皇后嫡长子,本该在月余前册封为太子,结果却因原主与外人联合陷害,导致其与太子之位失之交臂,若非他战功赫赫,又有皇后和不少大臣求情,只怕连亲王都未能册封。

原主帮助心爱之人纳兰峻焱顺利成为太子后,天天盼着那人遵守承若,将她接走,和她完婚,可她盼了半个多月,都未曾见心爱之人来寻她,结果这蠢货还以为是纳兰峻硕再搞鬼,故恨极了他。

于是她心生毒计,给纳兰峻硕的心头好下了一剂泻药,谁曾想那药却被人换成了致命毒药,还好发现及时,否则差一点就导致纳兰峻硕心头好一命呜呼了!

纳兰峻硕怒火至极,当下就想杀了原主,但想到还要靠她的血来给心上人续命,于是便一忍再忍!

原主容颜尽毁,目不能视,又被纳兰峻硕这样虐待,终于撑不住归西了,然后便被来自异世界的燕沂凝取而代之了。

人生处处皆狗血,燕沂凝忍不住心酸,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虽未能见着纳兰峻硕的表情,但光听声音就能知道他有多憎恶原主。

可想而知她接下来的日子,只怕会相当难过。

这原主真是愚蠢至极,竟然帮着外人算计自己的夫君,不仅害他名声尽毁,失去权势,还差点害他死于非命,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也是自作自受!

燕沂凝头痛欲裂,想要休息,可纳兰峻硕偏不如她所愿,他伸手掐住她的脖子,薄唇轻启,吐字如冰:“本王警告你,好好活着,若再敢玩什么花样,本王定杀了纳兰峻焱,灭你燕家满门。”

 


燕沂凝再次醒来,发现四周一片漆黑,静得落针可闻,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只要稍微一动,全身就会传来深入骨髓的痛,作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燕沂凝迅速诊断出,她内脏器官有所破损,但没有精密的仪器,她暂且不敢乱动,至于失明则是脑部淤血压迫神经导致所致,这一时半会儿也医治不了。

不过身上的大大小小的外伤,倒是可以先处理一下。

燕沂凝咬牙起身,可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她出了一身的汗,她颤抖着抬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不经意刮过一道刚结痂的伤,这伤是之前原主下药未遂后被纳兰峻硕扔在地牢接受酷刑的时候导致的。

结果好不容易被放出来,身体还没有好利索,这作死原主又去找纳兰峻硕的心上人麻烦,被抓个正着,这才有了燕沂凝刚醒那幕。

手,倏然定住,燕沂凝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伤口自左耳一直蔓延到下巴,深可见骨,唯复颜膏可去除疤痕,恢复如初。”

是谁在说话?复颜膏又是什么东西?燕沂凝震惊至极地问道。

屋里除她以外,再无他人,她的声音在屋中回荡,轻易染上了几分诡异。

燕沂凝等了片刻,依旧没人说话,她强自镇定地问了几次,依旧无人回答,仿若她方才听到的只是幻觉。

她摇了摇头,努力平复心境。

因为看不见,她起身的时候,不小心压到摔碎的茶壶,碎片划伤了左手,鲜血流出。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昏迷前的位置。

燕沂凝将手上凑到嘴巴前吸了血,又在身上撕了一块纱布包裹起来。

待到身体稳重了一些,她才小心移动脚步,然而浑身疼痛,加上长期没饭吃,体力不支,她又重重地摔了下去。

她本能地手先着地来支撑身体,结果方才被划伤的左手又被一根断裂的桌脚给刺了个对穿,疼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泪水有盐,落在伤口上,使得伤口更加疼痛,她只能仰头,将眼泪生生逼了回去。

燕沂凝忍着痛用右手拖着左手,结果触到伤口的那一刻,脑子里又响起了方才那个声音。

“手背刺穿,长三公分,须拔出木刺,立刻止血。”

你究竟是谁?燕沂凝再次紧张起来,她不停地张望,希望可以找出装神弄鬼的人,但因为眼盲,她什么都看不见。

鲜血,顺着手滴落在地,“啪哒啪哒”的,听来格外渗人。

清脆的声响将燕沂凝的思绪又拉了回来,疼痛再一次蔓延开来,她咬紧牙关,忍着痛,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来,接着迅速将木刺拔出,进而以最快的速度缠住伤口。

脑子里再一次响起那个声音:“木刺拔除,凝血剂止血。”

燕沂凝身子虚,已经失了不少血,头晕得实在厉害,还没来得及问凝血剂是什么东西,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眼前,突然出现一抹刺目的光,燕沂凝很是激动,她的眼睛终于正常了?她又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很快,燕沂凝就失望了,她置身于一个未知的地方。

这里除了一棵大树,唯有一块小小的土地,在那土地中,长着几株新鲜的药草,她叫不出名来,却能闻到药香,知道这几株药草必然不是凡品。

“欢迎宿主进入神农空间。”

燕沂凝震惊,这声音不就是之前提醒她的那个声音吗?

等等神农空间是什么东西?

燕沂凝从来不信鬼神,她这好不容易接受死后重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又来了一个神农空间,她顿时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你是谁?为什么引我来这里?”燕沂凝警惕地看着四周,声音却是透着一股寒意。

“是你激活了我,所以我带你来到这里,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会帮你的。”

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燕沂凝疑惑:“帮我?”

神农空间说道:“我能帮你的可多了,比如说,你现在身体,我可以给你药治好。”

“药呢?”燕沂凝摊开手,直接问药。

她也是厌极了现在的破身子,如果可以好起来,那就太好了。

“药,我这里都有,包括之前说的复颜膏,只不过需要用空间点来兑换。”神农空间说。

燕沂凝皱眉:“空间点是什么东西?你说可以帮我,敢情逗我玩呢?”

“空间点就是你救人得来的贡献点,你每救一个人,根据所救之人的情况会有不同的贡献点,当贡献点达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兑换不同的东西,同时,还可以扩大空间,扩充土地,在空间内种植药草,当贡献点达到一定程度,你便是想回去原来世界也可以。”

神农空间热情澎湃地说了一大堆。

燕沂凝只觉得头疼,她问:“现在,你能给我些什么药?”

如今她浑身都是伤,疼就不说了,若再没有药,特别容易感染发炎,严重一点,她小命不保。

神农空间说:“土里种的那个,可以治疗你的外伤,你可以用,不过,只有这几株,用完就需要用空间点来兑换。”

燕沂凝对中药了解不多,她有些狐疑:“你没骗我?那我要如何将里面的东西取出?”

“想要取出东西,醒来后意念一动就有了。”

燕沂凝将信将疑,等她再一次醒来,想起方才发生的事情,她立刻双手握起,冥想了一下果然那株药草就出现在手中。

药香味,混合着血腥味,形成了一种极为独特的味道。

燕沂凝将药凑到鼻尖,味道与空间中闻到是一样的,空间既然说这东西可以治疗外伤,便先试一下吧,有药,总比没有好。

燕沂凝将药送到口中嚼碎了取出,敷在伤重的地方。

敷完药,燕沂凝一闭眼,又回到了空间之中。

她特意看了一下,之前种着药草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

“宿主,空间里已经没有可用药草,请种植。”

话落,一包种子出现在燕沂凝面前,燕沂凝嘴角微抽:“我自己种药草,等它们成熟,就可以随意取用了?”

空间说:“需要空间点兑换。”

“那我干嘛要自己种?”燕沂凝反问。

空间说:“你种植完这包种子,可以获得一个新手礼包。”

燕沂凝问:“礼包里面有什么?”

“随机。”空间回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