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病名为爱小说

病名为爱小说

拾柒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君北宸对秦暧的爱,已然到了疯狂的地步,为了能够将女人桎梏在自己的身旁,他可谓是用尽了浑身解数。面对男人偏执而又病态的爱,女人倍感窒息。她渴望解脱,渴望自由,为此她拼命挣扎。其实,爱可以是温柔陪伴,可以是快乐相依,可为何他们要如此相爱相杀?

主角:君北宸,秦暧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君北宸,秦暧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名为爱小说》,由网络作家“拾柒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君北宸对秦暧的爱,已然到了疯狂的地步,为了能够将女人桎梏在自己的身旁,他可谓是用尽了浑身解数。面对男人偏执而又病态的爱,女人倍感窒息。她渴望解脱,渴望自由,为此她拼命挣扎。其实,爱可以是温柔陪伴,可以是快乐相依,可为何他们要如此相爱相杀?

《病名为爱小说》精彩片段

黑暗的房间内,没有一丝的光亮,秦暧拘谨的坐在大大的床畔边缘,伸出手扯了扯身上过分短的衣裙,拼命压抑着内心的胆怯才让自己不至于遁走。

“秦小姐,我知道让你一次性拿出五十万很困难,但是真的很抱歉,我们医院也有自己的规章制度,若是你真的想要尽早给你父亲动手术,那么希望你去想想办法。”

说得好,想办法?

在这举目无亲的a市,她能够想出什么办法来?

若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她也不愿意做这样自甘下贱的事情。

“吱呀——”

酒店的房内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紧接着啪嗒一声,墙壁上的灯光被来人打开了。

突然敞亮的灯光有些刺眼,让秦暧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等到好不容易缓过来后,便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走来。

随即,一双黑色被擦拭的程亮的皮鞋映入眼帘,秦暧咽了口唾液,悄悄缓和了下内心的紧张,手指紧紧地搅在一起,不敢抬起头看男人一下。

按照经理在她进来的时候事先对她特别交代的话,咬了咬唇小声的道。

“先生您好,我叫秦暧,今年二十二岁,很干净,符合您的一切选择,今天晚上我会侍候您。”

“呵!很干净?我怎么不知道和我已经在一起三年的女孩儿是干净的。小暧,你不是说离开了我你一样可以活得很好吗?难道说,这就是你想要让我看到的你过得很好?”

一声极致熟悉的声音,让秦暧的脑子轰然一响,她蓦然睁开眼抬起头来,当看到那一张俊美而又雅致的男人的脸后,喉咙突然一涩,“君,君北宸?!!”

“小暧,好‘久’不见了。”男人嘴角的笑容有些阴寒,看着她的眸子也是冰冷的,如同在北极洞窟埋藏千年的寒冰。

秦暧从来没有想过,她与君北宸会再次相遇,她明明已经逃的很远了,也更没有想过,会是在她最难堪,最不齿的时候······

男人眉峰幽冷,重眸微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微微扬起的唇畔,那一抹浅淡的笑意,像是对于她的讽刺和羞辱,毫不掩饰的展示在她眼前。

“对,是我!”

君北宸弯腰,伸手紧紧钳制着眼前女人小巧而又白皙的下巴,深邃的眸子中流露过一抹痛意。

终于,找到她了啊!

“我,这笔交易,我不做了!”

感受到下巴上传来的男人熟悉的体温,还有因为他的靠近,来自他身上迷人而又具有侵略意味的气息,秦暧猛然惊醒,随后站起身子就朝着门口慌忙跑去。

可是,还没有等到她靠近门口,胳膊就被身后的男人给猛然攫住了。

“小暧,你这样可不乖哦,我很不喜欢。”

还没有搞清楚男人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下一秒,秦暧就被一股力道狠狠的摔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啊!”

看着紧随着欺身而上的男人,秦暧的眼眶突然一红,不由得哭出声来。

“君北宸,你放开我,我说了这笔交易我不做了,你滚开啊!!”

然而,眼前看着她的男人却是邪魅一笑,手指慢慢上移,他的掌心很大,也很灼热。

属于他的温度,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

让她脸一阵难看又绯红。

秦暧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却见,男人脸色猛然一沉,下一秒还没有等到她反应过来便撕拉一声撕毁了她胸口的布料。

紧接着低头,一口狠狠地咬在了她精致的锁骨上。

“啊!痛!”

突如其来的痛意,让秦暧不由得尖叫一声。

男人一点儿也没有要怜惜的打算,秦暧感受到一股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流了下来。

到底是恨死了她,要不然不会这样想要将她吞之入腹。

慢慢的,秦暧放弃了挣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夜,很长······

一阵长久的喘息声后,伴随的是一室的狼藉和沉寂。

月光透过落地窗,斜斜的照射进来,给室内镀了一层浅淡的银色的光晕。

君北宸低头,看着晕倒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如此的乖巧,如此的美好。

他的眸子,不由得有些湿润。

仿佛几个小时之前,那个冷冽冰寒的男人不是他。

他轻轻的抱起她,托着女人的小脸,小心翼翼的轻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

失而复得,原来是这么的美好。

“小暧,我的小暧,我终于是再次寻到你了。”

唇瓣,缓缓地移到那被他咬破的脖颈处,虔诚的吻着,如同膜拜着独属于他的神明。

二十五年以来,在君北宸的世界里,他感觉到的只有孤独和整个世界对他的冰冷,唯独从这个女人的身上,能够让他体会到一点儿人间值得的温度,能够让他明白,他也值得被人在乎和关怀。

所以,自那时起,他便认定了她。

只是她,为什么要逃离他呢。

若是没有她五年前的逃离,那么他定然是舍不得这样对待她。

秦暧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早上。

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张俊美无俦的男人的脸,只有那眉梢眼尾处,带着一股数不出的忧伤。

昨天晚上的事情开始一幕幕的从她眼前浮现,秦暧连忙从床上坐起身子。

然而身上的痛楚太过明显,让她再次的栽倒在了床上。

这样的动静,自然是吵醒了身侧的男人。

“醒了。”

君北宸见她醒来,也缓缓的坐起身子,男人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穿,此刻光着上身。

健壮结实的胸膛,小麦色的肌肤,肩膀胸口上,有着她昨晚留下的指甲的痕迹,一头乌黑的短发有些凌乱,整个人给人一种很是慵懒的感觉。

自从她离开后,这五年来,君北宸从未有一天睡过一个安稳的好觉。

而在昨晚,则是他休息的最好的一晚上。

秦暧脸色涨红,回过神后连忙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紧接着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男人的脸上,咬牙喊道,“君北宸,我讨厌你!!”

,“君北宸,我讨厌你!!”

君北宸早上醒来看到她,心情原本挺好的,可是在得到这一耳光和她的这一句话后,那嘴角的一抹浅笑,慢慢的隐敛不见。


趁着男人全身放松松懈的刹那,秦暧卷着被子下了床,仓皇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我们就当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再见。”

话毕,不等身后男人的回复,秦暧便逃也似的打开门离开了。

房间内,看着秦暧离开的背影,君北宸的眼神中染上了一抹冰冷和阴寒。

伸手抚摸了下脸上的微痛,他低声冷哼一声。

“再见吗?小暧,会的,我们会再见的。”

环业传媒记者公司——

秦暧赶上最后的时间掐着点走了进去。

由于匆忙,刚一出电梯便和对面的女人撞了个正着。

“哎呦!秦暧!你走路不看路啊!这是要撞死我啊!”

说话的是她们公司的主编夏子涵,不知道怎么的,对待其他同事都很好,可却在对待她的时候很凶。

女人长得很是漂亮,一张脸上画着淡妆,此刻坐在地上,周围是洒落一地的资料。

“对不起对不起!夏主编,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见此,秦暧慌忙伸出手想要扶一下他,可却因为低头,领口位置那一个刚被男人咬伤的痕迹裸露在了女人的视线内。

夏子涵一愣,坐起身子将资料整理好,抬起头的一瞬间实现有些怔愣,看着秦暧道,“秦暧,你昨晚不会是和别人······”

秦暧一愣,这才看到女人的视线似有若无的盯着她脖颈处一个劲儿的看,嘴巴里的话也只是说了一半,秦暧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随即慌忙将衣领拉了拉,“夏主编,你,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去工作了。”

看着慌忙从自己身边逃走的秦暧,夏子涵的眉头一蹙,显然不明白她为何这么慌张。

秦暧刚坐到办公桌前,突然的,办公室的门被人打了开来。

“紧急会议!所有人现在立刻去会议室准备开会!”

“是!”

于是,秦暧也只好拿起会议本跟上。

会议室内,是一群编辑和记者。

秦暧在从君北宸的身边逃离后,便来到了这距离j市很远的a市,上了自己喜欢的传媒大学,出来后成为了一位从事新闻媒体的小记者。

不过因为她是位新人,且人生地不熟的,在这地方即使待了二年了,依然是个底层跑路的小龙套。

她坐在会议室的最后面,拿着个小本子不时的写一写,正首位上,是他们传媒公司的职位最高的总编。

男人三十多岁,叫陈正东,公司的人都习惯性的称呼他为陈总编。

“各位,很抱歉突然召集大家开这个临时会议,我也是刚接到上面的消息,这一次我们有一个大的任务,需要挑选几个人对恒硕集团总裁做采访,恒硕集团这个名词大家应该都听说过,这是在四年前才出现在商场上的集团,一问世就间连收购了数家公司,这几年的发展更是让人望尘莫及。”陈总编开始在上面讲这一次会议的内容。

恒硕集团?!

秦暧坐在底下,听到这个词后一愣。

对于这个集团她也有所耳闻,外界传闻这一家集团的执行总裁乃是白手起家,年轻有为,且在商场上站稳脚跟后就没有任何的失败,争着与其合作的公司更是踏破门楣。

周围,此刻也开始有很多的人小声的议论起来。

“陈总编?”

突然,有人站起来询问道,“那么这次对于恒硕集团的采访,是a市所有的记者都要去吗?”

“不!这一次只有我们环业的记者!据上面的人通知,恒硕集团的总裁指定要我们为他做一次专人的采访。”

“专人采访,这就是说,我们这一次有幸能够见到这恒硕集团的总裁了?!!”

“是,当然,若是成功,你们这个月的工资也会翻倍!”

“好哎!”

“那么陈总编,不知道你可是有了人选?!”

陈总编闻言点了点头,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边。

“夏子涵,秦暧,你们两个准备一下,下午跟我走!”

这一次的工作很重要,对于他们环业传媒乃是许久碰不到的好事,他需要亲自去一趟,而能够对其做专人采访的人,选来选去,似乎只有夏子涵和秦暧两个人比较合适。

“啊?!”

当会议室内的人听到夏子涵和秦暧两个人的名字后,先是一惊,随后气馁的坐回到了位置上。

尤其是会议室内的几个年轻的女记者,不要提有多么的嫉妒了。

虽说表面上没有什么,可是内心估计都快要冒酸泡了。

秦暧没有想到自己突然会被点名,呆愣愣的站了起来。

视线在瞅到其他人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陈总编,你要不然换个人选,我没有任何采访的经验······”

“不用换!我既然点名你,那么自然是有道理的,你准备一下资料,到时候和我走就好。”然而,秦暧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打断了。

话毕,陈总编视线落在了夏子涵的身上,“夏子涵,你作为主编,来公司的时间比秦暧长,到时候多带带她。”

“好的陈总编,我知道了!”夏子涵闻言笑笑回答道。

会议结束后,当秦暧从会议室往自己的办公室走的时候,一路上听到了很多人小声的议论声。

“也不知道她踩了什么狗屎运,就她那迟钝的样子居然能够让总编将这一次的工作交给她。”

“哎!人心难测啊!有时候长得好看就是一种特权,不仅能够让人喜欢,还能轻而易举的得到一些我们这些努力工作的人得不到的东西!”

一个从秦暧来到公司后就一直欺负她看她不爽的女人瘪了瘪嘴道,声音很大,像是故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秦暧心里有些难受,想要假装听不见都不行。

“说什么呢?!一个个嘴巴怎么那么脏!既然你们不服,那么就不如去找陈总编让他改变主意选你去好了?!!”

突然的,一个手按在了秦暧的肩膀上,夏子涵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对着周围的人不客气的怒吼了声,所有的人在听到夏子涵这一声后,再不敢多言,乖乖的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一声不敢啃的开始工作。


夏子涵见此还不肯罢休,最后还撂下一句狠话,“再让我听到你们工作时间说闲话,看我不收拾你们!”

然后低头对着秦暧道,“你跟我来,我有事情交代你!”

两个人来到了夏子涵的工作室,一进来,夏子涵便将一份文件丢给了秦暧,“给你一个小时,将这些东西看完,这是我们下午去后要问的问题还有需要注意的事情。”

“好的,夏主编。”

见她转身要走,夏子涵继续说了一句。

“不用回去,就坐在那里看好了!”

秦暧于是便坐了下来。

“既然被欺负,为何不欺负回去,难不成你是受虐狂?”想着刚才的事情,夏子涵看着秦暧皱眉不悦的问道。

秦暧一愣,没有说话,继续低头看着。

“得了,下次要是有谁欺负你你可以直接来告诉我。但是在这之前,你先要认真完成这一次的工作。”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秦暧抬起头看着夏子涵道,虽然不知道这一次为何总编会带她去,但是既然是她分内的工作,那么她一定会做好的。

——

下午,新闻发布会上。

秦暧穿着一身小巧的黑色工服,胸口戴着工作牌,跟着陈总编和夏主编来到了现场。

虽然没有通知很多媒体,可是a市的新闻行业在听到恒硕集团的总裁将要接受一次独家专人采访后,都不觉得派出了自己的得力干将达到了现场。

所以此刻现场显得有些人头攒动。

“一会儿不要紧张,不要害怕,该交代该问的内容我都给你写出来了,你只要照着本子一一读出来就好了。”夏子涵在一旁对着秦暧说道,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胳膊。

“加油!秦暧,我看好你,我们环业这一次的成绩可要看你了。”

陈总编在一旁也笑着安慰了一句。

“别怕,一定不会出问题的!”

“好。”

秦暧见他们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况且这一次若是参访成功了,她还能够得到奖金,于是便也不由得给自己加油打气。

“来了来了!君总来了!!”

随着人群的躁动,一个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了秦暧的时限内。

亲自闻言抬起头望过去,当看到男人的长相后,神情刹那一怔。

怎么是他?!

只见不远处朝着他们走来的男人身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搭配着白色的衬衫,明明是黑白最为简单的搭配,可是却衬的他肩宽窄腰很是完美。

他双腿笔挺的包裹在西装裤下,一双幽深如墨的眸子扫视了下他们,散发出鹰隼的冷光,神情讳莫如深,岑薄的唇瓣抿着一抹笑容,优雅迷人到了极致。

“嘶——”

周围是一片倒吸气的声音。

他们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传闻中白手起家造就恒硕集团的总裁,虽已经知道他年轻有为帅气矜贵,却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的优雅迷人。

“秦暧,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上去啊!!”

夏子涵回过神后慌忙推了一下秦暧。

秦暧这才回过神来,她咬了咬牙,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看着不远处已经落座的男人,最后硬着头皮慢慢走了上去。

君北宸看着眼前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的小女人,深邃的眸子里流转过一抹笑意。

他说过了,他们会很快再见的。

看着摄像机媒体什么都准备好了,陈总编对着秦暧点了点头,秦暧这才将视线落在了对面男人的身上。

真没有想到,她采访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他。

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秦暧壮着胆子直视着男人的黑眸道,“君总,你好,请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嗯。”男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君总,听闻您是白手起家,所以我们环业对您的第一个问题,是想要知道君总,您是如何在四年之内缔造出恒业集团,可以给我们讲一讲吗?”

说完,秦暧慢慢将话筒伸到了男人的跟前,她的紧张和害怕,都落入了男人的眼中。

君北宸淡然一笑,一双无处安放的长腿交叠在了一起,双手握实放在了大腿上,视线看向秦暧,低沉着嗓子回答道。

“有一个女人曾经告诉我,她不愿意跟着我一起吃苦,她要的,我给不起,所以,在她抛弃我后,我便想要向她证明,她当年选择离开我是最大的错误。”

底下的记者和摄影师一片哗然,没有想到恒硕集团的总裁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被人抛弃,真不敢相信。

他们很好奇那个敢抛弃君北宸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秦暧握着话筒的手微抖,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看着男人眼中的揶揄和冷漠,眼神闪躲了下。

“这样啊,那么第二个问题,君总,请问您······结婚了吗?”

君北宸声音冰冷,“没有。”

他话音稍微一顿,朝着女人的位置稍微靠近了下,“但是我订婚了。”

秦暧浑身一颤,嘴巴微张,呆愣的看向男人。

订婚了?!!

他,订婚了?!!

那他昨晚还对她做那种事······

秦暧的内心,突然浮现起一股酸涩,连忙低头,掩饰着内心的失落和伤心。

“第三个问题,不知道君总您这次来a市是为了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

“来寻一个人。”

“君总是否有意愿将恒硕产业从j市移到a市发展?”

“······”

不知道问了多少问题。

突然,秦暧放在一边的手机猛地震动了下,低头一看,是夏子涵发来的。

【秦暧,再问一下,他准备什么时候和女友结婚?!】

她握了握拳头,闭眼吸了一口气问了出来。

“最后一个问题,不知道君总准备什么时候和女友结婚?”

底下所有的人在听到这一句话后,纷纷将目光落在了君北宸的身上。

“对于这个问题,不好意思,我目前不想要回答。好了,从刚才到现在,秦小姐已经问了我好多问题了,那么我现在也有一个问题要问秦小姐,希望秦小姐回答一下。”

君北宸眸子微眯,神情讳莫如深,看着秦暧,一字一句的道,“秦小姐,不知道你可真心爱过一个人?”

“这,怎么突然就转换了角色啊?!”

底下,一众记者有些错愕。

“没事,继续拍下去。”

陈总编小声的吩咐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