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邪王的绝世特工妃

邪王的绝世特工妃

凤色妖娆 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凤灵萱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全能特种兵,一场意外让她穿越到了古代,嫁给了双腿残疾的腹黑王爷,从此,王府每天鸡飞狗跳。曾经在众人的眼中,原主就是一个怯懦、好欺辱的主儿,然而对于女人而言,那些全部都是曾经。现如今她是这具身体的主人,那么她定不会再让自己受窝囊气,定不会再让自己中某些人的阴谋算计。

主角:凤灵萱,萧烨煜   更新:2022-07-15 22: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灵萱,萧烨煜 的女频言情小说《邪王的绝世特工妃》,由网络作家“凤色妖娆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灵萱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全能特种兵,一场意外让她穿越到了古代,嫁给了双腿残疾的腹黑王爷,从此,王府每天鸡飞狗跳。曾经在众人的眼中,原主就是一个怯懦、好欺辱的主儿,然而对于女人而言,那些全部都是曾经。现如今她是这具身体的主人,那么她定不会再让自己受窝囊气,定不会再让自己中某些人的阴谋算计。

《邪王的绝世特工妃》精彩片段

西秦,丞相府。

夜色已深,几个黑影出现在其中一个偏僻的房间里,虽然动作很轻,还是惊醒了床上的少女。

“你们,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床上的少女惊恐万状。

“凤大小姐,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要怪就怪你许了不该许的人!”

手起掌落,瘦弱的少女连叫都没有叫出来一声,就没了声息。

“把她带到城外,主子有令,做成意外的样子,别让人看出来。”

“是!”

……

“凤大小姐,莫怪我对尸身不敬,实在是你自己无用!”

护卫一扬手,将早已断气的少女尸身扔入湖中。

看着湖水涟漪渐平,转身正想走,忽然脚踝上一紧,竟被什么抓住,护卫惊慌之下反应稍慢,水中的人早已破水而出,一脚将他踹翻在地,随后揉身而上,直接跪踩住他的胸口:

“这是哪里?”

身为军部王牌军医,灵萱应付过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

但此时的情况仍然出乎她的意料。

这里不是中东的沙漠,她的身上也不是利落的作战服,而是一套古装。

“凤……凤大小姐?”护卫眼睛圆张,如同见了鬼。

凤灵萱早就断气了,怎么可能还活过来?而且,她的身手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听到凤大小姐几个字,灵萱脑中浮现出许多画面。

凤灵萱,西秦丞相府嫡长女,无才无貌,是都城中出了名的庸碌蠢材。

她原本与太子有婚约,可惜皇家看不上她,硬是夺了婚事转给她的继妹,又将她转赐给别人。

凤灵萱分毫不敢反抗,可没想到这样还是遭了毒手……

看来,她是穿越到这个凤灵萱的身体上了,以前只在小说里看过穿越这种事,没想到被她赶上了。

“谁派你来的?”最后一个画面,原主被人一掌震碎心脉,是谁要下这种狠手?

“凤大小姐,你别杀我,我说,我全都说……”护卫开口哀求着,眼中却飞快窜起一道精光,靴尖不知何时冒出一把匕首,抬腿往灵萱的背后踢去……

咔嚓……

一声脆响。

灵萱拍拍手,冷眼看着一脸震惊,不敢相信发生什么事情的黑衣人。

“你……”黑衣人的眼睛瞪的铜铃般大。

刚才,他的喉骨被凤灵萱捏碎了。

不可能,他怎么会死在这么一个废物手里?

杀了他,她不想知道主使人是谁了吗?

“知道真相有很多种方法,但暗算我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灵萱微微一笑,甜美又无辜。

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更让她的容颜犹如仙子般美丽。

这样美丽纤细的少女,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干脆果决的手段?

直到死,黑衣人都想不明白,可惜,他也没有机会去想明白了。

一脚把黑衣人的尸体踢下水潭,灵萱忽然单膝跪地,大口地喘息起来。

她的胸口好疼啊。

身为一名出色的医生,她很清楚这种疼痛是为什么。

她的心脉,是断的。

而她灵魂的力量,现在正被强行撕扯开,好去修补心脉。

这种疼痛根本不是人能忍受的,就算是灵萱这种忍耐力极强的人,也只是挣扎着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自己藏好,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萱再次醒来,心口已经不痛了。

她活动了一下手脚,惊喜地发现,也许是因为灵魂修复的原因,她前世的武力值竟然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要知道,她被称为王牌军医,并不仅仅是指医术很好,而是她的身手,本身在军队里就属于王牌级别。

虽然现在的武力值最多只有巅峰时期的三成,不过对她而言,已经足以自保。

确认身体无恙,灵萱开始寻找回城的路,不管后面发生什么事情,总得先找到个有人的地方才行吧。

但,走了没一会儿,灵萱悲催地发现:她迷路了!

怎么可能!她可是王牌,就算在南美的原始雨林里都没迷过路,可是偏偏,这一小片树林,她怎么转也转不出去。

该不会遇上鬼打墙了吧?

灵萱郁闷地想着,但却没有放弃,仍是仔细地辨别着周围的地貌特征,然后不断地调整着方案。

终于,在她又换了一个方案之后,竟然被她走出来了。

“就知道没什么难得住本姑娘!”灵萱微微挑眉,快步向前走,刚走了几步,一下子停住。

天,她看到什么了?

 


树林之后是片空地,空地中央有一个三丈见方的池子,而池子之中……

是个男人。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啊。

长眉入鬓,面如玉雕,五官俊美的不像人间之人,墨黑的头发散开,披散在光裸的上半身,水珠顺着肌肉的纹理向下流淌。

这场面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诱人!

诱人的简直想让人一口把他吞下去。

倏地,他紧闭的双目睁开,眸光凌厉摄人,冰冷地盯着灵萱。

他此时正在疗伤,不能动不也不能开口,否则不仅前功尽弃,还会伤得更重。

哇,眼睛也这么好看!

就像高山清雪,冰冷清贵却又美不盛收。

灵萱也算是阅美无数的人,但这个男人,还是让她震惊了。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已经走到水池边上,还离那个男人很近。

“公子,真是好巧。”灵萱笑眯眯的上前说话。

这搭讪不管放在哪里都逊爆了,但偏偏灵萱说出来,就觉得是再自然不过。

萧烨煜神色冰凉,他堂堂一国王爷,岂是什么女人都可以攀扯的?

“其实,我是想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在这里洗个澡。”

刚才她疼的厉害摔倒在地,滚了一身的泥,脏死了。

而原来那个水潭又有死人,她才不想在那里洗。

但现在这个水潭就没问题了,一看就很干净,再加上这个男人明显尊贵非凡,他都肯下水的地方,肯定错不了。

她敢!他的洁癖全西秦无人不知,这个女人如果敢下水,他绝不会饶过她。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灵萱说着,自顾开始脱衣服,当然,只脱外衫,她还没豪放到可以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展露身体的地步。

不过就算这样,好像也还是不太对劲,灵萱一拍脑袋,拎起衣服……

“啪……”一件脏衣落在萧烨煜头上,遮挡了他的视线。

混账!这衣服上又是水又是泥又是汗,竟然扔在他的头上。

这个女人,他要把她碎尸万段!

萧烨煜一向清冷的眸子难得浮现火气,几乎能把衣服烧着,可惜灵萱看不到。

水声响起,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是下水了,现在,一定正把满身的泥洗在潭水里。

该死!以后就算燕伯再怎么说,他也绝不会再用这个水潭。

“果然还是干干净净的好。”灵萱动作其实很快,洗干净就上了岸,她的衣服还在那个男人头顶,但幸好,岸边有另外一套衣服……那个男人的。

灵萱毫不客气地穿在自己身上,有点大,但是做工极精美,穿在身上也又柔又轻,绝对不是凡品。

灵萱把裤脚和袖口都挽了挽,收拾利索了,才过去把衣服从男子头上掀开。

这一掀,差点吓了一跳,这男人,是想吃了她吗?

“公子,你这么火辣辣的看着我,我会受不了的。”虽然这男人眼神很可怕,但灵萱见多识广,对她根本不造成影响。

萧烨煜现在只想把自己好好洗干净,然后把这个女人剥皮抽筋,千、刀、万、剐!

他目中的怒意太鲜明,灵萱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干脆一手抬起萧烨煜的下巴:“公子,你的眼神这般渴望,可是希望我对你做些什么?”

她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潭边湿腻,她脚一滑……

“啵……”

两张唇瓣,紧紧地贴在一起。

灵萱张大了眼睛,这是什么神操作?太狗血了吧?

萧烨煜眼中从惊愕瞬间变成幽深,瞳眸暗处却有波涛在不断翻滚。

好的很,他现在不想要这个女人死了……

他要她……生不如死。

灵萱飞快地离开,擦了擦嘴唇。

亏死了,居然莫名其妙把初吻都送出去了。

她退后两尺,正色道:“其实我是想问,这周围有阵法,我该怎么出去?”

萧烨煜不言不语,灵萱无奈道:“不过我猜你大概不会告诉我,所以我自己找好了,后会无期!”

摆摆手,半刻也不停留,灵萱飞快地消失在树林里。

她的身影刚刚消失,林子里就奔进几个人。

萧烨煜疗伤时向来不许人打扰,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只用阵法守卫。

可是他们刚才发现阵法似乎有被人闯入的迹象,所以连忙赶过来。

年轻的侍卫一看到萧烨煜的样子,顿时呆住。

这……什么情况啊?

王爷还在水里,可是,一件女子的衣衫半搭在王爷的肩头,而王爷下巴上的指印……这是被人捏过?

画面感太强了,居然有女人捏着王爷的下巴,还脱了衣服……

萧烨煜面色越发苍白,噗地一口鲜血吐出,瞬间染红水面。

“王爷!”侍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奔到水潭边,一眼看到衣服没了,又叫人快点拿衣服来。

萧烨煜一语不发穿好衣服,收拾停当之后,用力抹了一把嘴唇,向来清冷的俊容罕见地浮现出鲜明情绪:“去找……上天入地,把这个女人找出来!”


灵萱终究还是凭本事走出了阵法,而且刚好和找她的人错开。

她此时反应过来刚才的人应该是在疗伤,而她那些作为似乎打扰到他了。

不过,反正他的伤是旧伤,根本不是一次半次就能治好,失败一次顶多吃点苦头,不会死的。

到了城门口,正打算问问凤府怎么走,马蹄声响,一大群侍卫从城里冲出来,把进城的人都给冲到了一边。

本来那些人都已经从凤灵萱的身边冲过了,可,忽然有人在她面前停下。

“咦?”他看了凤灵萱一眼,立刻扬声高叫:“王爷,凤灵萱找到了!”

转瞬,那些马匹又转了回来,让开一条通道,一人骑着足有人高的大马一直走到凤灵萱身前。

银丝冠,麒麟服,如鹰般锐利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凤灵萱。

慕容毅,西秦毅王,京都九城兵马大将军。凡是这京城中发生的事,无论大小,都是他辖下范围。

此时,他正用一种淡漠又隐含不屑的目光看着她。

灵萱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慕容毅五年前就去西疆驻守,不久前才回到京城,原主和他没有什么交集。

慕容毅目光在凤灵萱明显不合身的男装上扫过,薄唇微开,冷冷吐出几个字:“不知廉耻。”

灵萱脑子嗡地一下。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女子名节比天大的古代,慕容毅知不知道,他这一句话出来,原主的这辈子就毁了?

“收回你的话!”灵萱拳心微握,冷冷盯着他。

权位高又如何,权位高就可以这样肆意评判折辱人么?她浑身上下包裹严实,比那些小说里写的好多了,慕容毅哪只眼睛就看到她不知廉耻了?

“带她走。”慕容毅根本不理会,在他眼里,凤灵萱连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真这样被不明不白地带走,她以后还怎么在这个时代生活?

凤灵萱身形微闪,忽然冲了出去。

“下来!”一声低喝,直抓向慕容毅小腿。

这件事情不说清楚,休想走。

慕容毅没想到凤灵萱居然动手,可是他的身手也不是吃素的,而且他和胯下马匹极为默契,双腿一夹立刻飞窜半步,避开了凤灵萱。

灵萱一抓落空也不气馁,反手抓住马鞍上的系带,身体凌空而起,直接踢向慕容毅的颈侧。

慕容毅眼睛一亮,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赞了一句:“好身手。”

他一手去拆凤灵萱的招,另一手也松了缰绳,往凤灵萱攻去。

而此时,凤灵萱却是一笑,看似踢向慕容毅的脚一收,身子更是凌空一折,直接踹在了马腿上。

慕容毅为了拆招身子是拧着的,马这样一跪,他立刻坐立不稳,为了不摔下来,他只能一按马鞍,自己轻飘飘地飞上半空,又缓缓落在凤灵萱三步之外。

“大将军……”凤灵萱故意不叫他王爷:“军营里的规矩,谁能打就服谁,现在大将军落了马,是不是可以收回刚才的话?”

她自信挺拔,目若明星,在慕容毅面前半点不见胆怯,毫不客气直视他。

这是凤灵萱?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风骨?

虽然他已经五年没有回京城,可不代表他不知道京城里的事情。

凤灵萱和传言里的,一点也不一样。

他一直盯着凤灵萱,就在凤灵萱以为他不打算说话的时候,慕容毅开口了。

“不错,军队里面,能打的就有理,你把本将拉下马,本将……收回刚才的话。”

光明磊落,倒是让凤灵萱对他的印象好了一点,不过,高高在上又出口伤人,还是负分。

“大将军找我何事?”梁子解了,自然也要问问正事。

闻言,慕容毅面上现出复杂的神色,他打量着凤灵萱,慢慢说道:“皇后娘娘要见你,命你进宫。”

……

一路上,凤灵萱都不知是什么事,而慕容毅在说过来意之后就上马,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

到了宫外,他更是连皇宫都没有进,把她交给里面来接引的人,直接转身走了。

梧桐殿,殿如其名,外面种着好些梧桐树,取凤栖之意,是皇后的寝宫。

但也正是这些树,使殿中的温度至少要比外面冷个三四度。

一进殿,就看到一个女人正跪在地上,见到凤灵萱进来了,她立刻伏地痛哭:“皇后娘娘恕罪,臣妾无能,竟没看住大小姐,让大小姐做出和小厮私奔的丑事,臣妾有罪,求皇后娘娘责罚。”

我去!

灵萱一头黑线,难怪慕容毅一开始那么不待见她,后来又不肯告诉她是什么原因,原来,是有这么一出大戏等着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