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神级金瞳

都市神级金瞳

鹤归孤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三千原本也是一名豪门阔少,可谁知父亲因为被骗破产,未婚妻竟因此而变脸出轨,一夕之间,他变得一无所有。狼狈至极,偶然间他获得了一枚骨笛,并因此而意外获得透视神瞳!从此,他可以借此看人心,定生死,知天命,鉴珍宝……

主角:许三千,萧素素   更新:2022-07-15 22: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三千,萧素素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神级金瞳》,由网络作家“鹤归孤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三千原本也是一名豪门阔少,可谁知父亲因为被骗破产,未婚妻竟因此而变脸出轨,一夕之间,他变得一无所有。狼狈至极,偶然间他获得了一枚骨笛,并因此而意外获得透视神瞳!从此,他可以借此看人心,定生死,知天命,鉴珍宝……

《都市神级金瞳》精彩片段

“萧素素,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九龙街道,雅逸宾馆大门外。

许三千神色木然,呆呆注视着前方小鸟依人轻靠在他人胸口的妖娆女子。

与自己交往三年,始终表现出一副“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的未婚妻。

而今却如同一朵待人采摘的降桃红,主动投入他人怀抱。

眼前这一幕,如同一记重锤,狠狠敲击在许三千的灵魂深处。

“解释?”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浪费口舌解释?”

萧素素轻蔑一笑,红杏出墙被抓了个现行,这对她而言似乎无关痛痒。

一张精致无瑕的俏脸上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戏谑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冰寒彻骨,直戳人心。

“我正想找你,既然在这儿碰上了,倒也省得我多跑一趟。”

“许三千,你既然成了穷光蛋,那咱们也玩完了。”

“game over!”

“呼……长达三年的逢场作戏终于结束了,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没想到,我这三年真是瞎了眼,会喜欢你这种不要碧莲的女人!”

许三千愤怒的大吼道。

他此刻的心情,恨不得在萧素素这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左右开弓,揍她个满脸桃花开……

“哟!这不是许三千许大少么?”

这当口,搂着萧素素小蛮腰的那位富家公子哥阴阳怪气的喊了一句。

他斜眼看向许三千,皮笑肉不笑:“以这种方式跟许少见面,还真有点儿难为情呢。”

许三千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哦,忘了自报家门!”

公子哥故作恍然一拍大腿,嬉皮笑脸:“我叫周阳伟,许少或许对区区在下没甚印象,但对家父应该不会陌生。”

“家父……周搏温!”

周博温!

一语激起千层浪!

轻飘飘的一番话,对许三千而言仿若平地一声惊雷!

许三千豁然转头,凝视萧素素的眼睛。

后者依旧神色冷漠,眼底深处却有一抹异色一闪而逝。

刹那间,许三千好似醍醐灌顶,整个人豁然开朗!

周博温针对父亲的那场布局,原来早有预谋……

而他许三千,竟然是这场绝杀局“画龙点睛”的落子绝杀!

许三千神情恍惚,记忆如离弦之箭,再不受自己的控制。

曾经的一幕幕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浮现。

两个月前,父亲花大价钱从萧素素引荐的那位“熟人”手里盘下来的一件价值不菲的高货。

谁承想这所谓的“高货”竟然是一件造假手段极其高明,几乎足以以假乱真的仿制品。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就算造假技术再高明,赝品终究还是经不起推敲。

而看出这件仿制品端倪之人,赫然就是这周博温!

古玩鉴宝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打眼”这种事情在古玩界时有发生,倒还不至于让许家因此陷入绝境。

问题就在于,这周博温明摆着就是有备而来。

先是给出一个父亲无法拒绝的价码将这件高货盘了下来,结果一转手就当着父亲的面将这件“高货”砸了个稀碎。

直接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向当时在场的所有旁观者证明,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高货”,实际上就是一件廉价的现代高仿品。

按照事先定下“假一赔十”的约定,父亲不仅赔得倾家荡产,甚至连一手经营的古玩店都搭了进去。

“古玩界鱼龙混杂套路深,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瞧着许三千这幅如丧考妣的落寞模样,周阳伟心底那股子酸爽感几乎溢于言表,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老许家落得这般凄惨下场,也只能怪你们时运不济。”

似是想到什么,周阳伟忽然偏头看向萧素素,故作惊讶。

“ 我听说许老先生为了这事儿,郁郁寡欢整日借酒消愁,直至一病不起!”

“你这未婚夫莫不是找你借钱,给自家老父亲看病来的?”

萧素素只拿眼角余光冷冷瞥了许三千一眼,笑容玩味,啼笑皆非:“许浮生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至于这所谓的未婚夫,那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若非许家还算有点底蕴,我怎么可能会在这种癞蛤蟆身上耗费三年的大好时光?”

“现在这屌丝已经没有利用价值,自然是要抛弃了。”

“……”

一句又一句的诛心言语钻入耳中,好似一把把尖刀重重插在许三千本就支离破碎的心房。

许三千怎么也没想到,曾经被自己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竟然会以这种最残忍最无情的方式,跟自己划清界限。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她竟然还是致许家于死地的罪魁祸首!

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巨大反差,就像是一把把尖刀,在许三千的心头肆意摧残宰割……

许三千呆愣原地,魂不守舍,甚至连萧素素两人离开都仿若未觉。

良久。

许三千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筹齐一笔钱,给父亲治病!

念及于此,许三千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骨笛。

这支骨笛是母亲临终前留给自己的遗物,也是他对母亲的唯一念想。

母亲特意叮嘱过自己,这支骨笛来历不简单,务必妥善保管。

虽说这支骨笛对他至关重要,但眼下的局面已经刻不容缓,由不得他不作出取舍!

最后深深凝视一眼手中骨笛,许三千毅然决然迈开脚步,直奔鸿运古玩街。

没有任何征兆,斜刺里陡然传来一道急促尖锐的刹车声。

正埋头狂奔的许三千心头猛地一阵剧烈抽搐,几乎是出于身体本能反应,在电光火石之间作出一个竖臂格挡的动作。

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顺着手臂席卷全身,瞬间将他掀飞出去。

一阵“腾云驾雾”过后,许三千整个人就像是从半空滑落的断线木偶,朝地面重重砸去。

人尚且还在半空中,许三千眼角余光豁然捕捉到,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骨笛陡然迸射出一缕诡异的黑色幽光!

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没入自己眉心位置。

“先生!”

“先生!你感觉怎么样……”

听着耳边传来女人声音,以及扑面而来的醉人芳香,许三千好似触电般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我这是……”

许三千下意识顺着声音来源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圆润笔挺,没有一丝赘肉的黑丝大长腿。

视线缓缓上移,呈现出一张关切中带着几分忐忑之意的盛世美颜。

等等……再往下一点点。

许三千瞬间屏住呼吸,眼珠子几乎要夺眶而出。

这个女人……竟然在发光!

 


许三千看得真真切切,面前这位倾城绝艳的美少女,从锁骨到胸口这片区域竟然散发出阵阵霞光。

看上去玄乎其玄,却又如此真实!

“我去!什么情况!”

许三千唬了一跳,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再次抬头看去,却发现刚刚看到的大片光芒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姑娘深V领下的大片春光。

“先生,你,你没事吧……”

姬晴瞧着面前这人傻不愣登的模样,八成是给自己撞坏了脑子,一张盛世容颜顿时闪过一抹慌乱,语气都带着些许颤音。

“没,我没事……”

许三千惊醒过来,慌忙撇过头不去看那满眼春光。旋即第一时间取下骨笛,确认骨笛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也来不及跟这姑娘瞎扯掰,转身匆匆离去。

“哎,先生……”

姬晴看着许三千越跑越快的身影,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怎么自己撞了人的没跑,反倒是被撞的人跟火烧屁股似的,急匆匆跑没影?

姬晴不明所以,但许三千却是知道,他父亲还躺在病床上急等着手术费呢,可不敢瞎耽误功夫。

九品堂!

抬头扫了眼横梁匾额上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许三千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入。

柜台前大马金刀坐着个年轻小伙儿,正搁那儿手捧iPad埋头打游戏。

听到动静,年轻人下意识朝门口瞥了一眼。

见来人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廉价地摊货,整得跟拾荒逃难的小乞儿似的,顿时没了兴趣。

继续埋头冲杀,嘴上一个劲的叫囔着:“打野参团啊!不参团你玩什么竞技游戏,干脆玩连连看去吧!”

许三千杵门口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清了清嗓子:“你们这儿,收东西吗?”

那店伙计似乎比他还要不耐烦,头也不抬,冷冷呵斥一句:“晋级赛呢!等会儿!”

许三千皱了皱眉,这年头,店伙计都这么豪横了?

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店伙计一脸晦气随手将iPad搁置一旁,冷眼看向许三千:“东西呢?”

许三千也没心思跟对方扯嘴皮,随手掏出骨笛:“这东西,值多少?”

“就这破玩意儿?”

店伙计接过骨笛随意打量一眼,随即一脸不耐烦扯了扯嘴角:“两百。”

“两百?”

许三千脸色微变,脱口而出:“就值这么点?”

店伙计呵呵冷笑一声,脸上的轻蔑嘲讽之意压根就不带掩饰:“像这种猪骨头制作的笛子满大街都是,你还想卖多少?”

猪骨头……

开什么玩笑?

老娘临终前千叮嘱万嘱咐,说这支骨笛来历不凡,绝对不可能只是一根价值两百块的猪骨头!

究竟是这店伙计不识货,还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

许三千下意识握紧骨笛,如果骨笛真的只是一根寻常的猪骨头,那父亲的病……

这想着呢,许三千猛地察觉到眼睛传来一阵奇异的灼热感。

还不等他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一段莫名其妙的发光文字,好似无中生有般硬生生从空气中“炸”了出来。

骨笛:由虎王头骨制作而成的笛子。

估价:150000

啥情况?

许三千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

这段诡异的发光字迹,依旧清晰无误映入眼帘!

“虎骨。估价。”

“难不成……”

好似意识到什么,许三千忙不迭将视线转向面前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瓷器花瓶。

眉心处再度传来一阵灼热,与此同时又是一段全新的发光文字映入眼帘。

青花瓷:民窑出产

估价:8000

视线再转。

《林泉图》:现代高仿

估价:5000

……

果然!

许三千瞪大眼睛,心脏不受控制狂跳不止。

这一切都不是幻觉,他不仅能看出骨笛的估价,就连其他古玩物件也不例外!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觉醒了这种用眼睛就能看出古玩估价的金手指?

“是了!”

许三千灵光一闪,突然想到自己先前遭遇车祸时,骨笛中突然迸射出一道神秘黑光。

如此说来,老娘特意叮嘱自己要好好保存这支骨笛,并不是指它的收藏价值,而是因为这玩意儿暗藏玄机。

在自己遭遇到致命危机时,隐藏在骨笛内的某种玄妙手段才会被触活。

在融入那道神秘黑光之后,他也就直接觉醒了一种姑且称之为“火眼金睛”的金手指?

这一切听起来好似天方夜谭,却是许三千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哥们儿,你瞅啥呢?”

店伙计一个闪身挡在眼前这个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小土鳖,皮笑肉不笑:“甭想打什么歪主意,我可盯着你呢!”

许三千深吸一口气,极力克制住内心的悸动,

他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觉醒了金手指,金手指显示自己的骨笛价值十五万,那就一准没错。

为了能尽早把骨笛换成现金好赶回医院给父亲治病,许三千只得陪着笑脸从衣兜掏出一盒红塔山,笑呵呵递过去一根:“老板,劳烦您再仔细瞅瞅,这东西绝对不止这点钱。”

店伙计显然是嫌弃这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档次太低,不仅对许三千主动示好的举动视若无睹,反而面露愠色,劈手将骨笛丢还回去,语气不善:“一根猪骨头,就算看一百遍也看不出花儿来!你爱卖不卖,不卖滚蛋!”

动静闹得越来越大,眼看店伙计作势就要赶人。

这当口,内层阁楼突然一道中气十足的醇厚嗓音。

“小胡,怎么个情况?隔老远就听到你小子搁这咋咋呼呼的!”

言语落定,阁楼内龙行虎步走出来一位灰发老人。

老人身穿锦缎华服,虽已上了年纪,精气神却相当饱满。

说话的同时,老人下意识眯眼瞅了瞅许三千手中那支骨笛,眼底忽的闪过一抹亮光。

胡斐见掌柜的被惊动了,态度稍稍有所收敛,随手一指许三千:“掌柜的,这哥们愣是把猪骨头当宝贝,怎么劝说都不好使……”

“我瞅瞅。”

老掌柜挥手打断胡斐的喋喋不休,顺势从许三千手中接过骨笛,仔细打量一眼。

这重量!

这触感!

骨笛刚入手,老掌柜瞳孔就是一阵急骤收缩,心底更是激起千层巨浪。

老掌柜不愧是混迹商场多年的老油条,尽管内心激荡莫名,脸上却是古井无波。

“这玩意儿确实不值几个钱。”

老掌柜抖了抖衣袖,漫不经心将骨笛递到许三千跟前。

老脸上流露出一抹貌似很真挚的笑容,语气温和:“小友若是信不过老朽的眼光,不妨找别家当铺再帮你掌掌眼。”

许三千隐约察觉到不对劲。

按理说九品堂在脚下这条鸿运古玩街也算名声在外,这店里的掌柜不应该这般没眼力才对,竟然连猪骨头跟虎骨都分辨不出?

就在他下意识接过骨笛的一刹那,许三千神情骤变,情不自禁脱口叫道:“老东西!你还要不要脸!”


许三千突如其来的一嗓子,不仅把老掌柜吓了一跳,就连一旁的胡斐都是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

回过神来的胡斐,脸色就是一沉,劈头盖脸指着许三千的鼻子就是一通训斥:“格老子的!你跟谁炸毛呢!”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德行也敢在咱九品堂撒野?怕不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许三千看都不看那喋喋不休的店伙计,沉着脸劈手将骨笛甩在面前的柜台上,直勾勾盯着这狗屁掌柜,冷冷开口:“堂堂九品堂的大掌柜,竟然也会做出偷梁换柱这等恬不知耻的勾当!”

“我的骨笛分明是由虎骨制作而成,结果经你这么一转手就变成了猪骨头。老家伙,你这一手狸猫换太子玩得倒是挺溜啊!”

“够了!”

老掌柜也不知是气急攻心还是怎得,老脸青红交加。吹胡子瞪眼,声色俱厉:“年轻人!”

“屎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徐来福在脚下这条古玩街虽说算不得什么一言九鼎的巨擘豪强,却也不是你这种阿猫阿狗就能肆意污蔑的!”

“污蔑?”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许三千本就因为父亲的病情着急上火,这会儿又碰上这么一出狗屁倒灶的破烂事儿,心头猛地窜起一团邪火。

豁然伸手指向墙角一台摄像头气极反笑:“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像你这种癞皮狗,吃屎都未必能赶上热乎的!”

“我也不跟你扯嘴皮,调监控吧!”

“如果确认我冤枉你了,我毫不含糊直接跪下来跟你磕头赔罪,哪怕卸掉我一条腿都成!”

“说调监控就调监控,你真当这九品堂是你家开的?”

徐来福怒目圆睁,疾言厉色:“要是什么人都像你这样七搞八搞,咱九品堂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兔崽子不仅要讹人,保不齐还是隔壁铺子请来的托儿,存心上咱这闹事来了!”

“保安!还杵在这儿作甚,赶紧这个闹事者轰出去!”

听到动静闻声而来的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早就杵在一旁虎视眈眈。

随着徐掌柜一声令下,保安们立即如狼似虎,呼呼啦啦朝这个不开眼敢来九品堂闹事的小土鳖围了上去。

眼前许三千就要被这几位保安强行轰出商铺,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引擎轰鸣声。

急促的刹车声中,一辆火红色保时捷以一个漂亮的甩尾漂移,稳稳停在九品堂店门口。

听到动静的保安下意识停下了手中动作,不约而同齐刷刷扭头朝门外看去。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保时捷门缓缓推开,一双裹着香奈儿黑丝的圆润大长腿从车内伸了出来。

修长而笔直,精致且无瑕的美腿刚一亮相,立即勾住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等到美腿的主人从豪车内钻出来,保安们却是面色骤变,第一时间收起猪哥嘴脸。

神态拘谨,齐齐躬身行礼:“大小姐!”

屋内原本还怒气冲冲的的徐来福见大小姐大驾光临,脸色瞬间多云转晴。

赶紧屁颠屁颠快步迎了上去,一张老脸笑得跟朵绽开的野菊花似的:“小姐,来之前您也没提前打个招呼。老爷那边一切安好?”

“爷爷恢复得还不错,有劳徐伯挂心了。”

姬晴点头示意,视线却是在门口那些个保安身上扫视一眼,秀眉微蹙:“徐伯,这是怎么回事?”

徐掌柜眼眸微闪,刚要开口。

几乎在同一时间,姬晴忽地瞪大眼睛,一双明媚如秋水的眼眸直愣愣盯着眼前的邋遢青年,红唇微张,脱口而出:“先生!你怎么在这儿!”

“美女,又见面了。”

许三千略略挑眉,显然也没料到会以这种场合跟这位美女再度重逢。

之前遭遇车祸时,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这位大小姐的盛世容颜依旧给许三千留下极深的印象。

姬晴抿嘴一笑,倾城倾国。

好似想到什么,姬晴突然皱起好看的柳叶眉:“对了,先生你确定没事吗?要不然等我把手头上的事儿忙好了再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许三千这会儿属实没心情跟对方闲扯,苦笑摇头:“我很好。你们九品堂若是能把属于我的东西物归原主,那更是好上加好了。”

“呃?”

姬晴秀眉微挑,一脸不明所以。

这当口,被晾在一旁的胡斐终于瞅准时机,忙不迭凑到姬晴跟前,语气急促好似竹筒倒豆子:“表姐!这小子也不知是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小土鳖,满嘴跑火车,竟然污蔑徐掌柜偷梁换柱!”

“一根猪骨头制作而成的骨笛,愣说被他说成虎骨!”

“丫的就算是编故事,也得想个合情合理的桥段出来吧。谁吃饱了撑得会拿虎骨做笛子……”

姬晴隐约意识到事情怕是没这么简单,挥手制止胡斐的长篇阔论,视线转向许三千,试探性开口:“先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确定是在咱们九品堂走了宝?”

许三千面色肃然,冷冷看向一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比便秘更像便秘的徐来福,一字一顿:“调监控,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