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首富大佬的罪妻

首富大佬的罪妻

沐沐星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南枝没想到,自己会被同父异母的妹妹设计进死局,陷害她杀人。一时间,顶流影后沦为阶下囚,锒铛入狱。此后,遭遇未婚夫和妹妹背叛的她,容貌尽毁,十指皆断,背着满身骂名被关了起来。所有人所说宋南枝完了,不止娱乐圈,就连上流社会也不会再有她一席之地。岂料,两年后,她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权势滔天的叶家三爷,竟然是她的护花使者!

主角:宋南枝,叶容恪   更新:2022-07-15 2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南枝,叶容恪 的女频言情小说《首富大佬的罪妻》,由网络作家“沐沐星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南枝没想到,自己会被同父异母的妹妹设计进死局,陷害她杀人。一时间,顶流影后沦为阶下囚,锒铛入狱。此后,遭遇未婚夫和妹妹背叛的她,容貌尽毁,十指皆断,背着满身骂名被关了起来。所有人所说宋南枝完了,不止娱乐圈,就连上流社会也不会再有她一席之地。岂料,两年后,她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权势滔天的叶家三爷,竟然是她的护花使者!

《首富大佬的罪妻》精彩片段

暗无天日的小房间内。

满脸狰狞刀痕的宋南枝被人狠狠按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被一根根砍断!

撕心裂肺的疼,就像突如其来的海啸一般,将她狠狠吞噬!

“把她十根手指全砍掉!她就是用这双手推我妈下楼,害我妈变成植物人的!”

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宋南枝颤抖着抬起头,看向那个一身名牌的女人。

她第一次知道,从小与她姐妹情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宋南恩,竟能如此恶毒!

“我没有!你明明看到了,裴姨是自己晕倒失足滚下楼梯的!为什么冤枉我!”宋南枝的声音在发颤。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刺目的光划过绝望,打在了她血迹斑斑的身上!

她努力抬起头,只见自己的未婚夫薄景容款步走了进来。

这个刹那,一抹希望,在她绝望无比的心头,绽放开来!

她好似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尽全力的解释,“景容!我是被宋南恩陷害的,你信我!救我!”

宋南恩却是好似无辜小白兔一般红着眼睛走到了薄景容面前,没骨头似的靠在他怀里,“容哥哥,你信我,还是信她?”

薄景容一脸嫌弃的看了宋南枝一眼,自然搂着宋南恩的腰,柔声细语,“自然是你。”

这一幕,好似一双无情的手,生生掐灭了她心底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将她推向另一个深渊!

手好疼,可她的心却更疼!

“这里的味道难闻死了!容哥哥,你先出去,别熏坏了你,我正好有话要跟她单独说。”宋南恩小白兔一样看着薄景容说道。

薄景容看也不看宋南枝一眼,轻轻在宋南恩额头印上浅浅一吻,转身就走。

曾经,她崴一下脚都要心疼半天的男人,此刻面对如此场景,却无动于衷。

她好似厉鬼一般,恶狠狠看着宋南恩,咬牙切齿,“宋南恩,你这样冤枉我,就不怕爸爸知道真相杀了你吗?”

“爸爸现在坚信你杀人未遂!已经下命令将你交给我全权处置了!他还说要将你赶出宋家!”

“还有,你那个病秧子妈,她知道你的事后,直接心脏病发,死在了疗养院!我好心帮你烧了!这是她的骨灰!送给你!”

宋南恩一改刚才那乖巧的模样,冷冰冰拿起脚下的黑色骨灰盒,而后直接打开,将骨灰对准她的脸部,倒了下去......!

刹那间,骨灰飞扬!她的世界一片混沌!

“不要......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我!”

“宋南枝,从小到大,不管是宋家,还是娱乐圈,只要有你在,我就永远是配角!”

“我很早就明白了,最耀眼那颗星星不陨落,其他的星星永远不会被注意到!”

“好好享受你的牢狱之灾吧,宋南枝,你接下来会被判服刑六年!”

“啧啧啧,容貌尽毁,十指皆断,艳绝娱乐圈的最年轻顶级影后、光芒万丈的帝城第一美人宋南枝,终于陨落了呢!”

说完,宋南恩便将脚狠狠踩在了她血肉模糊的右手上,而后对着外面冷声命令,“来人!将宋南枝送进监狱!”

......

“啊!”

宋南枝猛然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又梦见了六年前的事。

帝城的冬日冰冷刺骨,牢房里没有暖气,更是冷的森然。

她随即下意识打了个冷颤,将身上的被子裹的更紧了。

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人来放她走了!

起身将被子叠好,她快步走进了旁边的卫生间,她得准备一下出狱了。

六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没有一天不在盼望着今天的到来!

盼望着有机会出去,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走进卫生间,灰迹斑斑的镜子,映照出了她此时的模样。

原本血肉纵横的脸,已被修复,她还是曾经的样子,只是比以前更加瘦。

每次看着自己这张脸,她都十分感激自己六年前遇到的那个神医狱友。

她不但治好了她的脸,更让她的双手恢复如常。

只是不知道,那位高人如今去了何方。

快速洗漱完毕后,宋南枝便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狱警冷冰冰宣布:“0825你可以出狱了!”

......

宋南枝孑然一身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便看到一排黑色的库里南霸道横停在那里。

配上帝A8打头的车牌号,彰显着车主的矜贵与不凡。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身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带着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直接走到了她面前,整齐站成两排。

“宋小姐。”白西装男恭敬低着头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

“宋小姐,我们三爷要见您。”

宋南枝话还没说完,白西装男便打断了她的话,并且礼貌的朝着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们三爷?

谁?


宋南枝淡淡看了白西装男一眼,而后便随着他的脚步,走到了一辆库里南前。

很快白西装男便拉开了车后门。

车门大开的刹那,她看到一个俊双无双的年轻男人,正在闭目养神。

阳光恰到好处的从旁边散落在他脸上,犹如神邸。

只是帅则帅矣,却冷的不沾尘埃。

哪怕他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坐在这里,都让她感觉刺骨的冷。

很快,男人慢条斯理睁开眼,凉凉的看着她,“宋小姐,请上车。”

他的声音,该死的好听!

这个人,她认识。

在监狱的时候,她曾经在新闻频道看过他。

世界第一集团,叶氏集团的总裁加唯一继承人,全球最富有的男人,叶容恪。

印象中他跟她年纪一样,都是26岁。

而他的爷爷,更是那百度都不可查的贵族。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层身份,渣男薄景容的小舅舅。

他今天找上门来是为了什么,她也很清楚。

她没想到,他竟是没等到她上门,就主动找过来了。

宋南枝深深看了男人一眼,而后坐在了他身旁。

很快,车门关闭,白西装男坐到了驾驶座上。

淡淡的乌木沉香气息扑鼻而来,没有大部分男人身上的烟草味,只有单纯的香水味,干净内敛且好闻。

“做个交易。”叶容恪直入主题。

宋南枝明知故问,“什么?”

“我母亲需要你的骨髓。”男人那双好看的不行的桃花眼,凉凉的看着她,说道。

闻言宋南枝嘴角勾起了一抹满足的弧度。

六年前,宋南恩从她这里离开不久后,父亲便将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发布在了各大主流新闻媒体上。

她如今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出身高贵,风光无限的顶流影后。

只是一个声名狼藉,被逐出家门的劳改犯。

而她那个恶毒的妹妹,却取代了她的一切!

不但拿走了父亲的所有宠爱,更拿走了她在娱乐圈所有的资源!成了新一任顶流影后。

六年前的事,现场只有她与宋南恩两个人,想要找到证人,显然不可能。

她想要报仇,必定要以别的方式。

而不管怎样,仅凭一己之力都不行。

她在里面制定了一个很完整的复仇计划。

而复仇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找个强有力的靠山。

叶容恪无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之所以选定他,是因为一年前她的神医狱友告诉她,叶母确诊了慢粒白血病,因为是稀有黄金血,正在为骨髓配型头疼。

神医狱友还说,她跟叶母的配型,刚好吻合。

她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在监狱里,给她与叶母做的配型。

她曾问过对方,对方却闭口不提,只是提点她,出狱后可以借此上位。

她原本是想主动找叶容恪的,却没想到,他竟自己找上门了。

宋南枝瞬间想起,三天前,监狱长带人来抽了她的血,说是日常检查。

当时她并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应该是为了他,想来是他查到了她是黄金血,所以要求监狱给她做了配型。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条件,宋小姐随便提。”叶容恪淡淡道。

“我要你娶我!”宋南枝字字句句掷地有声,表现的不卑不亢。

他剑眉微挑,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宋小姐,果真如传闻中一样。”

宋南枝淡然的笑了一下。

她的传闻?

她纵然人在监狱,也有所耳闻。

拜宋南恩所赐,她现在的名声,堪称臭不可闻。

大家都说她宋南枝,是个长相美艳的狐狸精,披着人皮的毒蛇,不要脸,没底线,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睡了无数人,早成了个破烂货。

大家还说她这种声名狼藉的烂东西,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要了。

“比如,没底线,不要脸?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宋南枝神色如常。

说完,那纤长的五指,便自然轻抚了一下那一头披肩墨色长发。

举手投足间,透着优雅与迷人。

撩人却不自知。

“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男人的眼底仍旧看不到情绪,只是目光变得深邃了几分。

对于那些传闻,宋南枝也懒得解释,众口铄金,她就算解释了,人也未必相信,没这个浪费口舌的必要。

“所以,叶三爷,娶我,你敢么?”

宋南枝明眸微眯,好似一只高贵的猫儿一样看着叶容恪,问道。

她的尾音带着几分娇嗲,苏到人骨头里。

男人浅浅勾唇,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看着白色西装男命令道,“顾墨,开车。”

被他们的话题,震惊的快要窒息的顾墨,一脸茫然,转头看着叶容恪恭敬问道,“去哪儿?”

“民政局。”

男人语气如常,好似领证不过是再家常不过的事儿。

顾墨闻言,当即透过车内镜深深看了叶容恪一眼,心说他们三爷还真是痴情,只可惜......

沉思了几秒,顾墨驱车离开。

宋南枝粉唇微勾,未动声色。

“明天跟我去医院。”

“OK。”

......

领证过程十分顺利,不过十分钟,证件就拿到手了。

叶容恪这种人,民政局那帮人见了他,都跟见了活祖宗似的。

再次回到车里的时候,他们已经变成了已婚人士。

“老公,我们的婚房在哪里?带我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宋南枝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六年前的大牌过季款,有些嫌弃。

“先送她回梦园。”叶容恪并没有看她,只是凉凉看了顾墨一眼,惜字如金。

话落,他便拿起了手机,看着财经新闻。

顾墨随即发动了车。

宋南枝则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世界......

六年的光景,终究是物是人非了。

那些承载着她与薄景容记忆的街道小巷还是原来的模样。

只是他们却早已不是曾经的彼此。

曾经的深爱是真的,如今的憎恨,也是真的。

“三爷,今晚是薄小少爷的订婚典礼,您别忘了。”顾墨又道。

说着,顾墨便小心翼翼看了宋南枝一眼。

也不知道这个话题,该不该在宋南枝面前提。

是不是不大合适?

“嗯。”男人仍旧惜字如金。

薄小少爷......

薄景容......

原来,他跟宋南恩今天订婚?

这不巧了么?

宋南枝粉唇微勾,撒娇似的靠在叶容恪身上,猫眸带笑,“老公,我们小外甥的订婚典礼,我这个新晋小舅妈,怎么也得一起过去吧?”

“随你。”叶容恪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着,目光始终不曾落在宋南枝身上。

宋南枝心满意足勾了勾唇。

不知道宋南恩跟薄景容心心念念的订婚典礼要是被人破坏了,会怎么样?

“我等下要去躺公司。”叶容恪又道。

“OK,我会乖乖在家做好造型,然后直接过去跟你汇合。”


宋南枝回梦园做了个造型后,便到达了宋南恩与薄景容的订婚的五星级酒店——格丽斯。

此时的宋南枝,已然脱胎换骨。

一身香槟色的抹胸长礼服,衬托出了她完美的身段,以及高贵的气质。

精致的千金妆,掩盖了她原本脸上的憔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了她精致的五官。

一头墨色长发自然盘在脑后,纤长流畅的颈部线条一览无余。

就连开车的司机都忍不住惊叹,她是名副其实的美,甚至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薄氏地产小少爷与宋氏地产二千金、娱乐圈时下最炙手可热的影后宋南恩的订婚典礼规模盛大,薄家豪气包下整个酒店,来宾都是整个Z国有头有脸的人。

院子里随处都是男女主人公的婚纱照。

他们男的帅,女的美,一眼看上去一个优雅绅士,一个名门淑媛,好生般配。

只是除了她宋南枝以外,谁也不知道,他们华丽的皮囊下,到底藏着怎样的肮脏!

入目而来的照片,顷刻间,便将她拉回了六年前的深渊。

那些剧烈的疼痛,好似一只只长着血盆大口的猛兽一般,将她生吞活剥!

宴会厅前面,黑色库里南车队稳稳而停——

很快便有叶容恪的保镖下来为她打开了车门。

宋南枝的回忆也跟着戛然而止,整个胸腔好似压力过大即将爆炸的锅炉一般。

深吸一口气,宋南枝优雅下了车,踏着十厘米的恨天高,优雅步入了宴会厅。

被鲜花与气球环绕的宴会厅内,此时宾客爆棚。

今天的男女主角,正手挽着手,给来宾敬酒,好一副和谐美好的景象。

宋南枝就好像天生的聚光体,一进门便轻而易举吸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包括薄景容与宋南恩!

看着她完好的面容,以及双手,二人眼底的震惊,满溢而出!

下一秒,整个宴会厅,便炸了——

“宋南枝不是在坐牢么?怎么刑满释放了?”

“已经六年了,可不得滚出来了。”

“她还有脸来人家宋南恩的订婚宴?我要是她,我肯定要求一辈子不出狱,毕竟没脸!”

“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还跟从前一样风光呢。”

“都被宋家扫地出门了,她拿什么风光?真不知道这种人,以后谁会瞎了眼给她眼神?”

听见众人的议论声,宋南恩强压住自己的震惊,得意地勾了勾唇,而后便做出一副小白兔姿态,走到宋南枝面前,低头示弱——

“姐姐,你什么时候出狱的,我竟不知道。”

“我知道当初我秉公处理你杀人未遂的事,让你不爽了。”

“你今天如果是来参加订婚宴的,我欢迎,如果不是,请你停止你的谋划。”

“当时你做错了事,容哥哥跟你分手,我知道你心里不满,现在跟我订婚,你就更不满了,我在这里跟你道个歉。”

三言两语,宋南恩便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卑微的弱者,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小姐。

是非黑白凭她三寸不烂之舌,颠倒的明明白白。

紧接着众人便纷纷站队宋南恩,一个一个看着宋南枝的眼神愈发嫌弃了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格外的尖酸——

“某些人该不会是知道自己以后找不到男人了,所以想要来破坏人家订婚宴,然后赖着薄小少爷不放吧?”

“我看是,不然她来做什么?真是不要脸极了。”

薄景容看形势一片大好,便快步走到了宋南恩身边,摆出一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样子,看着宋南枝道,“就算你破坏了我们的订婚,我也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

“我薄家,容不下一个杀人凶手。”薄景容又道,“你这种人,不会有人喜欢的,除非那人眼瞎。”

看着他们两个满口仁义道德的样子,以及周遭人眼瞎的样子,宋南枝不由冷笑了一下。

“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那瞎了眼的小舅舅,新娶的老婆,你的新晋小舅妈。”

宋南枝优雅开口,语气不急不慢,带着一种高级的质感。

叶容恪带着顾墨刚进门,便听见了宋南枝的话,好看的剑眉,微微蹙了一下,目光穿越人海,定格在了她身上。

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稍纵即逝。

“宋南枝,你坐牢坐的得了妄想症?我小舅舅怎么可能会娶你这种声名狼藉的女人?!有病就去看心理医生。”

薄景容一脸不屑。

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都纷纷给了宋南枝一个白眼儿。

人人都心说,宋南枝精神失常了!

叶容恪是谁?

那么多家境良好的千金小姐上都入不了他的眼,更何况宋南枝这个声名狼藉的破烂货?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了刚进门的叶容恪。

男人一句话也没说,强大的气场便驱使着周围的人,全都不自觉为他开了一条路。

叶容恪面容冰冷,迈着长腿,一步一步朝着宋南枝走去。

顷刻间,整个世界议论纷纷!

人人都在翘首等待,宋南枝惨遭正主打脸的狼狈模样。

众目睽睽之下,男人在宋南枝身边站定,长臂一伸,自然搂住她的杨柳细腰,看着薄景容淡淡开口,“叫小舅妈。”

现场众人全都被惊掉了下巴,脸被打的啪啪作响!

“小舅舅,怎么你真的跟宋南枝这个女人在一起了?”薄景容满眼不可置信。

“宋南枝,也是你叫的?”男人剑眉微挑,好看的不行的眼睛里,染上了一抹愠意。

极致的冷冽从他头顶倾斜而下,顷刻间,全场寂静!

一旁的宋南恩,此时也彻底傻眼了。

人人都说,宋南枝完蛋了,而她也这么认为。

可是谁能想到,跌落谷底的宋南枝,居然能在出狱后傍上叶容恪这朵高岭之花,摇身一变成为她与薄景容的小舅妈?

据她所知,宋南枝今天才第一天出狱吧!她怎么做到的?!

薄景容深吸一口气,再没了刚才的嚣张,“小......小舅妈......”

“南恩,看到小舅妈不打招呼?”宋南枝冷睨着宋南恩,优雅挽着身侧男人手臂,笑的猫眸微眯。

宋南恩微微垂眸,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而后下意识看向叶容恪。

对上男人冰冷的眼眸时,她下意识心头发颤,不由的说道,“小......小舅妈。”

“嗯,乖......”宋南枝仍旧笑靥如花,而后转头看向叶容恪,语气娇嗲,“老公,你外甥还有外甥媳妇儿刚刚侮辱我呢。”

“哦?想让他们怎么道歉?”

叶容恪饶有兴致看着宋南枝,问道。

“我没有!”薄景容狡辩。

“我也没有,小舅舅。”宋南恩小声说道。

叶容恪置若罔闻,幽深的眸子,一直定格在宋南枝脸上,像是在等着她的答案。

“下个跪,怎么样?”宋南枝仰面看着男人完美的下颚线,“夫妻荣辱一体,侮辱我,可不就是侮辱你么?”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