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1990做商业帝王

重生1990做商业帝王

灰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郭小杰本是现代世界级顶尖企业家,可谁知一朝穿越,他竟然回到了1990年,成为了一介贫农。面对家徒四壁,吃完上顿没下顿的艰难处境,男人并没有退却。他凭借自己超前的见识,扎实的理论基础,老道的识人经验,白手起家,开始创造自己的商业神话!

主角:郭小杰,郭琳琳   更新:2022-07-15 2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郭小杰,郭琳琳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1990做商业帝王》,由网络作家“灰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郭小杰本是现代世界级顶尖企业家,可谁知一朝穿越,他竟然回到了1990年,成为了一介贫农。面对家徒四壁,吃完上顿没下顿的艰难处境,男人并没有退却。他凭借自己超前的见识,扎实的理论基础,老道的识人经验,白手起家,开始创造自己的商业神话!

《重生1990做商业帝王》精彩片段

“广播一则重要通知,关于投机倒把犯郭显强的处理决定……”

严肃的声音,从电线杆上的大喇叭里传出,迅速的传遍了整个村子。

而且,一喊就是三遍,当真是重要的事要说三次。

喊话的人中气十足,声音高亢激昂,振聋发聩。

不过对于沉睡的人来说,这个声音就不那么友好了,简直比闹铃还要讨厌。

“去你的郭显强,去你的大喇叭,扰人清梦,不讲公德,生孩子没屁眼……”

头,疼的厉害,带着一股眩晕的感觉。

他嘴里嘟囔着,痛苦的睁开双眼,脸上带着深深的厌倦,一副起床气很重的样子。

这里是一个简陋的土坯房,里面空荡荡的,一张木板床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位置。

他躺在木板床上,坚硬的床板硌的背疼。

完全陌生的环境,让他的精神瞬间紧张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

他挣扎着坐起来,目光环顾了一下房间。

墙上有一张崭新的日历墙纸,正中央是一个泳装的美女回眸一笑,带着这个时代最纯真的诱惑。

他从木板床上翻了个身,准备下床。

谁知眼前一晃,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啪地一声带翻了一旁的旧马扎。

深呼一口气,慢慢的站起来,向着日历墙纸走了过去。

1990年……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股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记忆中明明是2022年。

记忆的偏差,让他的头更疼了,霎那间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就在这一瞬间,许多陌生的画面凭空涌现出来,慢慢的和原来的记忆融合。

这一刻,他的脸色异常难看。

他穿越了。

上辈子,他是身价几十亿的企业家,

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福布斯国内富豪榜的常客,

名媛圈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

而现在他有一个截然不同的身份,八代贫农郭小杰。

郭小杰,今年17岁,初中文化,普通的农村知识青年,出生于9口之家。

除了父母之外,他还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以及一个妹妹。

哥哥姐姐们,出嫁的出嫁,上学的上学,打工的打工。

目前还留在家里的,除了自己外,就是二哥和小妹。

七个孩子,家里的生活条件自然说不上多好。

大哥考上了大学,家里的重点都在大哥这里,全家人努力想供出一个大学生出来。

郭小杰的文化水平仅次于大哥,初中毕业。

原本他是考上高中的,可惜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再加上村长看中了他的名额,于是高中生涯就这样和他擦肩而过。

这一段记忆尤其深刻,十块钱,30斤白面,这是卖出名额的全部报酬。

钱给大哥做了上学的路费,白面全部蒸成了馒头,改善伙食,吃了一个夏天。

郭小杰记忆里一直存在着大家吃馒头的欢喜画面,尤其小妹,啃馒头的笑脸是那么的纯,就像折翼的天使。

不甘心,有些,更多的是无奈。

穷怕了。

再加上小妹还要上小学,义务教育虽然没有了学费,但是书本费和学杂费还是要交的。

家里入不敷出,欠了一屁股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他没有说什么,父母也没有再多提。

只是每次听别人家的孩子上高中时,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总是充满了心酸和歉意。

郭小杰原本打算出去打工的,只是后来染上了感冒,头烧的厉害,好几天都不能下床,这才没有远行。

“这发烧真是牛逼,活生生的把人给烧穿越了,找谁说理去。”

就在郭小杰感慨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跑步声。

咚!咚!咚!

很快,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女孩跑了进来。

“三哥,三哥,你醒啦!”

郭小杰认得小女孩,正是家里的小幺妹郭琳琳。

郭琳琳今年上三年级,正属于淘气捣蛋的年纪,却因为家里的原因,反而是异常的乖巧,有些内向。

甚至,内向的过了头,害怕和别人接触。

似乎,只有亲人才能给她安全感。

望着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小妹妹,郭小杰弓起身子,替她理了理发丝。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我听到声音了,我就知道三哥醒了。”郭琳琳听到旧马扎倒地的声音就跑了过来。

郭小杰了然,看了看天,还不到中午,接着问到:“怎么这点回家了,没有上学去啊?”

“老师让回来的,学校财务统计,让没有交钱的学生回家拿钱,我就回来了。”郭琳琳看着哥哥,双眼变成了月牙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三哥,你说不交钱是不是就不用上学了?”

郭小杰脸一黑,这孩子还厌学了,年纪轻轻不学好。

“想的美,看你不听话,上学就是对你的惩罚。咱爹咱娘呢?”

“哪有,我很听话的,让干啥就干啥。”郭琳琳反驳了一句,然后开始说家里的情况。

“咱爹咱娘去地里干活了,我就是去地里找他们的,咱爹带我回来,然后他又出去了,咱娘还在地里干活。”

郭小杰心中很不是滋味,虽然两世为人,情感复杂,但父母毕竟是父母,血浓于水。

父亲郭富贵带着郭琳琳回来,现在不在,肯定是出去借钱去了。

以现在家里的情况,能借的地方早就借过了,何必等到这时候。

这一次出去,恐怕脸面拉得更低,弯腰的幅度更大,还不一定能借到钱。

母亲直到现在还在拼命干活,为的不就是未来多收获些粮食,多卖点钱吗?

说到底,穷,是原罪。

这一刻,郭小杰心中,从来没有过的痛恨贫穷。

赚钱,这个声音在他的心底,不断的呼喊着,一如前世。

 


农家的小院异常的干净而宽敞。

三间土瓦房,加上邻居的堂屋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四合院了。

只不过,诺大的院子,除了一间没顶厕所和一辆双轱辘的破木头推车外,再无他物。

家里唯一的一头老黄牛,还是养在土屋里。

没办法,怕偷。

郭小杰发现,家里是真的穷,贫农身份,一目了然。

真的是一穷二白。

“小三,你醒了。”

临近中午,一个皮肤黝黑的女人,扛着铁锨锄头,手里提着半截木棍一样的东西,走进了院子里。

灰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伛偻的身子。

郭小杰眼神复杂,这就是他的娘。

不到四十岁的年龄,看上去超过五十岁的样子。

只是,这个称呼怎么听上去这么别扭。

关键,他还是一个男的。

真心不好听。

“您回来了。”郭小杰站起身,接过郭母手里的农具。

“娘,这是啥?”郭琳琳看着郭母手里多出来的物件,双眼发光。

馋的。

直觉告诉她,这是吃的。

“山药,山药治感冒发烧。”郭母擦了一把汗,抬头笑着看向两个孩子,“这不遇到你广成叔了,他知道小三发高烧,就把藏了好久的山药给了咱半截。”

“等会娘就给你们做山药。”

郭琳琳欢呼雀跃:“好!吃山药。”

山药,村子里种的少,属于稀罕物。

郭母洗完手,问到:“小三,你爹呢?”

“还没见他人,我醒来只看到琳琳。”

郭母叹了一口气:“学校催钱了,你爹出去借钱了吧!埃,女孩子家上什么学……”

说着,郭母嘟囔着做饭去了。

这个时代,普遍的重男轻女。

传宗接代、养老送终是一方面,劳动力、战斗力是另一方面。

男孩多的家庭,在村大队里说话都有底气。

和村里人起了冲突,几个男人往那一站,这就是威慑。

这个年代,法制还不像后世那么健全,一言不合那是真的会干架。

郭琳琳笑眯眯的看着郭小杰,小声说道:“三哥,要不你跟娘说说,我就不上学了。”

“想的美!你咋不上天呢!”郭小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上天的那是鸟,我又不是鸟,三哥真笨。”郭琳琳嘟着嘴反驳。

郭小杰竟无言以对,我是这意思吗?

很快,午饭就做好了。

农家的饭真的很惨淡。

老咸菜就馒头,外加一锅小米粥,这就是所有。

不要说肉,就是青菜都是奢侈品。

小米粥就不说了,米少的可怜,都是水。

馒头是玉米面和麦子面混合的,吃起来和窝窝头没啥区别。

关键是这黑乎乎的老咸菜,一年四季的吃,看着就没有食欲。

还好,今天有了山药,还能换换口味。

郭小杰发现山药大部分都在自己碗里,小妹郭琳琳有两块,母亲那里是一块都没有。

说不感动是假的。

虽然两世的记忆融合,情感不再像原来那么自然,但这一刻他还是感受到了慈母的爱。

“娘,你怎么不留一些?”

郭琳琳对比了一下自己碗里的,顿时不乐意了:“三哥的比我的多……”

小眼神直愣愣的,一副娘亲偏心的样子直接挂在了脸上。

“你哥有病多吃点,别废话,爱吃不吃,”郭母一点不惯着她。

这时候,一个穿着露脚趾头布鞋的男人走进了院子。

风尘仆仆,汗流浃背。

鞋子是自己家纳的千层底,外边卖的太贵,买不起就自己做。

这时候的农村妇女,个个都是合格的裁缝。

郭富贵,郭小杰的父亲,典型的农村汉子。

“小三醒了。”

这个称呼郭小杰非常的排斥,但这是爹妈,叫了十多年了,只能泪流满面的接受。

“借到钱了吗?”郭母一边给男人盛饭,一边问到。

喝了一碗小米汤之后,郭富贵才摇了摇头:“钱借了些,还是不够。”

“钱不够……当家的,要不别让琳琳上学了,女孩子上不上学有啥区别,早晚要嫁出去。”郭母斜着眼,偷瞄了一眼郭富贵。

郭琳琳一听顿时高兴的不得了:“不上学,不上学。”

郭富贵横眼一瞪,小丫头顿时没了声音。

“不上学你下地干活啊?”

“不想干活……”郭琳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碗,一副蔫了吧唧的样子。

“上学,干活,二选一。”郭富贵沉声说了一句。

郭小杰笑道:“别人家的孩子才做选择,咱家琳琳这么优秀,俩都要。”

对于这个建议,郭琳琳深恶痛绝,恶狠狠的瞪了三哥一眼,把身子扭到一边生闷气去了。

“现在大队抓得紧,什么义务教育,我觉得有道理,我们再苦也要让娃娃们识字。”郭富贵边吃边说,“我郭富贵既然能养出一个大学生,就能让琳琳上学识字,不能让村里人看扁了。”

“就你能,那钱呢?”郭母没好气的说道,“老大上大学要钱,四妮上小学也要钱,家里哪还有钱,亲戚街坊都把咱家当瘟神了,谁还肯借钱。”

家里四个闺女,农村里有时候叫小名,有时候直接按排行称呼。

四妮,就是郭琳琳。

郭富贵没有说话,一分钱难道英雄汉,没钱说啥都没用。

他皱着眉头,眼睛不时的看向了屋里啃麦秆的老黄牛,心里默默盘算着。

似乎是猜到了什么,郭母死死的盯着郭富贵:“当家的,那牛是咱家的命根子,耕地拉麦子全靠它了,你可不能做傻事。”

郭小杰也出声劝道:“牛不能卖,今年收粮食全靠它了,琳琳的学费交给我,我来想办法。”

“到时候再说,这事你这孩子就别管了。”郭富贵显然不相信郭小杰的话。

中午饭吃得很压抑。

简陋的饭菜,郭小杰有些不适应,吃的并不多。

下午,郭富贵领着郭琳琳去了学校,先交一部分钱,剩下的求学校再缓一缓。

郭母一人去了地里干活,女人撑起了家里的半边天。

郭小杰原本打算陪母亲下地的,结果父母觉得他病没好,让他呆在家里。

但家里现在的情况他怎么可能呆得住。

重生这个年代,怎么也要做点什么。

最起码,先脱贫致富,让家里的孩子都上得起学。


这个年代,是改革开放的提振和加速期,政策开始向经济发展倾斜。

招商引资,免税划地,各种优惠。

各领域市场一片空白,大好的蛋糕等着人去切割。

国企政府出现下海潮,老百姓第一次出现打工热。

后世各种牛人有了创业的想法,或者创业先驱们失败等待东山再起。

作为后世的大企业家,郭小杰没有替别人打工的想法。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不打工那就只有创业,但是他缺少创业的资金。

家里穷的叮铛直响,没有可能给他提供什么帮助。

毕竟小妹的学杂费还没凑齐呢!

这时候,之前大喇叭的广播内容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一个名字逐渐清晰起来。

郭显强。

郭家庄的名人,做生意赚了很多钱,买了一些地,盖了不少房子。

他是做汽水买卖的,还有一个专门的小作坊。

听说是得罪了人,抓进了号子,还成了典型。

罪名是投机倒把,简直离谱。

这罪以前有,计划经济的产物,80年代中期实际上已经取消了,法律上去掉是在97年。

当时,中央下达的一号文件,很多案子被平反,最著名的就是八大王。

也是郭显强倒霉,这地方太偏,天高皇帝远,很多政策规定不能够及时的理解执行。

哪怕省力投机倒把罪名存实亡,村子里还在不厌其烦的宣传他的罪过。

这也是后世国家整顿乡镇机构的原因之一。

郭小杰自己没有创业的资本,但是郭显强有啊。

现成的作坊,现成的工具,现成的人手。

不过,这需要他去谈。

郭家庄距离镇上好几公里,郭小杰走了快两个小时才来到镇派出所。

好巧不巧,正赶上郭显强要被送到县监狱。

执法者身后是郭显强的家人,最前面的一个女人哭的梨花带水。

进了监狱,再想见面可就不容易了。

郭小杰还没和人家说话呢,赶紧跑了上去。

“警察叔叔,等一等。”

这个时代都是这么叫的,书上也是这么写的,没办法,忍了。

谁让年龄小呢!

一个穿着制服的执法者走了过来:“小同志,你有事?需要帮助吗?”

听到这话,郭小杰莫名想到了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满满的时代感。

郭小杰指了指郭显强:“他犯事了?”

执法者点了点头:“投机倒把罪,上一届镇领导处理的,所里给办的,马上要送到县监狱。”

郭小杰拉着执法者的手,来到一旁,小声的说道:“警察叔叔,您知道吗,投机倒把罪已经取消了。”

执法者诧异的看着郭小杰,这要取消了,他们岂不是无故抓人,错乱执法?

郭小杰接着说道:“您知道改革开放吗?邓爷爷订下的国策,我们现在不仅仅是计划经济,还有市场经济,现在咱国家可以做生意了,不叫投机倒把了。”

乡镇执法者普遍的教育水平不高,见识有限,郭小杰一番话听的一愣一愣的。

但是那位老人,国人没有不知道的,这些年没少宣传。

这要是真的,他们岂不是违法了?

再加上这年轻人,谈吐不凡,煞有介事的样子,执法者心里直打鼓。

他咽了一口唾沫,先是叫停了同伴,然后笑着对郭小杰说道:“我叫刘明,你也别叫我叔叔了,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叫我名字或者跟他们一样叫我刘队。”

这套,郭小杰比刘明熟,做商人的脸皮厚,打蛇上棍这是基本素质:“刘哥。”

刘明笑着点了点头:“这事吧,我说了不算,上面定的,你跟我去见所长,看看领导怎么说,咱们听领导的。”

很快,两人来到了所长办公室,解释了一番。

所长史延南脸上有犹豫之色:“这事吧,不好办,是上届镇书记定下来的,和你们村里有关。”

郭小杰看他样子,就知道这事实际上人家心里也清楚。

毕竟,能当干部的基本的政治素养还是有的。

但郭小杰也理解他。

乡镇不是城镇,农村的老百姓一向团结,帮亲不帮理。

甚至,为了一两亩地,两个村子打群架的都有。

万一出了什么事,老百姓集合在一起,抵制执法者行动,他这所长还干不干。

团结乡镇领导,只要不是违纪违法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这个时代底层管理的生态。

不算太合规,但是却能让基层办实事。

大染缸之下,谁也免不了俗套。

郭小杰说道:“上届书记走了,高升了还是平调了?新的书记呢?史所,你猜人家怎么想?”

史延南抓坏蛋、审犯人有一手,对于人际官场这一块就难说优秀了,不然也不会办这种事情。

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后背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挺了:“小郭啊,你不知道,原来的书记没有升迁,去了更穷的地方,算不算平调都难说;新的书记还没来,我这不想着,趁新的书记来之前,把这摊子清理干净嘛!”

“史所,我觉得吧,上届书记办的事,不应该您来负这个责任,最起码也要让新书记看看咱所里的坚持,咱们是一心为公,踏踏实实做事的。”

史延南一拍桌子:“你说的对。小刘啊,先把郭显强送到拘留室,等赵书记来了再说。”

“是。”刘明敬礼,转身下去了。

人都被贬了,明显是上面觉得他不称职,自己何必替他擦屁股。

要不是小郭同志提醒,所里差点办了错事。

史延南对郭小杰越看越顺眼,年轻懂事,脑瓜好。

这是什么,人才啊!

“小郭啊,想不想来所里任职,我替你担保。”

郭小杰笑着拒绝:“谢谢史叔叔,家里还有一摊子事呢!对了,您看,我能不能看看郭显强,毕竟一个村的。”

开玩笑,对于志在发大财的郭小杰而言,一个乡镇是满足不了他的抱负的。

史延南一点不掩饰失望之色,没留下人才,就仿佛丢了十块钱一样。

不过郭小杰毕竟是为郭显强来的,他不想和看好的年轻人交恶。

“小郭,你这声叔,不是白叫的,我这就去给你安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