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姜与童陆明湛全文阅读畅销书目

姜与童陆明湛全文阅读畅销书目

岁月是颗孤独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姜与童陆明湛全文阅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姜与童陆明湛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岁月是颗孤独草”,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过后视镜看看坐在后面的与童,她的脸上一直挂着泪,在无声的哭泣。萧逸看过姜怀的档案,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姜怀的女儿。猜想这么柔弱的女孩子,遭受那样的家庭变故,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车子进了临市市区,萧逸给陆明湛打了个电话。“湛哥,我们回来了。”“嗯。”“我把她送到哪里?”“带她去酒店吧。”......

主角:姜与童陆明湛   更新:2024-04-07 14: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与童陆明湛的现代都市小说《姜与童陆明湛全文阅读畅销书目》,由网络作家“岁月是颗孤独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姜与童陆明湛全文阅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姜与童陆明湛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岁月是颗孤独草”,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过后视镜看看坐在后面的与童,她的脸上一直挂着泪,在无声的哭泣。萧逸看过姜怀的档案,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姜怀的女儿。猜想这么柔弱的女孩子,遭受那样的家庭变故,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车子进了临市市区,萧逸给陆明湛打了个电话。“湛哥,我们回来了。”“嗯。”“我把她送到哪里?”“带她去酒店吧。”......

《姜与童陆明湛全文阅读畅销书目》精彩片段


与童从监狱里走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等她的萧逸,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

她有一肚子的委屈无处倾诉,心里的悲伤早已汇流成河,即使眼前站着的只是一个刚认识了几个小时的陌生人,似乎也能让她感到些许温暖。

萧逸戴着墨镜,看不出情绪。他轻声说,“走吧,我们回临市。”

与童点点头,拂去脸上的泪。她走到车旁,自己开门坐到后座。

萧逸本来就是个冷漠的性子,他也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他专心开车,偶尔会通过后视镜看看坐在后面的与童,她的脸上一直挂着泪,在无声的哭泣。

萧逸看过姜怀的档案,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姜怀的女儿。猜想这么柔弱的女孩子,遭受那样的家庭变故,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

车子进了临市市区,萧逸给陆明湛打了个电话。

“湛哥,我们回来了。”

“嗯。”

“我把她送到哪里?”

“带她去酒店吧。”

“好的。”

萧逸看了眼与童,她的联系方式是从会所那边拿到的,但她看着又不像那里的女人。不知她和湛哥是什么关系,总明湛哥说去酒店那就去酒店吧。

“姜小姐,我一会送你去酒店,湛哥在那里等你。”

与童点点头,没有说话,说好彼此兑现承诺,他的部分已经完成了,还剩下她的。

到了酒店,萧逸送她进了电梯,“房间号3909,我先走了。”

“萧先生,谢谢你。”

萧逸没说话,转身走了。

与童来到3909房间,轻轻敲了下门,开门的人正是陆明湛,他看了眼与童,“请进。”

与童咬了咬牙,走进房间。这是一个很大的套房,有卧室有客厅。

她不知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陆明湛坐到沙发上,看着有些局促的与童,“你去洗个澡吧,从监狱出来,先去去晦气。”

与童把包放到沙发上,转身走进了浴室。

陆明湛打电话让酒店送餐上来,总不能让她饿着肚子兑现承诺。

与童洗好澡,穿上浴袍,又把头发吹干,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咬了咬唇,看来今天注定是人生中不寻常的一天。

她从浴室走出来,头发散在肩上。抬头看到陆明湛正坐在桌边看手机,桌子上摆着几个餐盘,盘子上盖着盖子。

“过来,吃饭。”陆明湛说。

与童走过去,坐到陆明湛的对面,她把上面的盖子一个个的拿开,放到旁边的空位上,又拿了双筷子摆在陆明湛的手边。

陆明湛勾了勾唇角。

与童第一次和陆明湛一起吃饭,想到一会还会有下文,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便低着头默默的吃了几口,然后放下筷子。

陆明湛看着她,“你确定吃饱了?”

“吃饱了。”与童轻声说。

陆明湛笑笑,“付尾款也是很耗费体力的。”

与童的脸一下就红了,她没说话,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陆明湛放下筷子,起身走向浴室,他边走边说,“你去里面等我。”

与童起身去了卧室,里面的床很大,她掀开被子坐了进去,上身靠在床头。

陆明湛洗好澡,只围了一条浴巾,露出精壮的上身。他打开另一侧的被子,也坐到床上。

他伸手把与童拉到身边,把她的长发轻轻别在耳后,“我们之前说好的,现在后悔吗?”

与童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

陆明湛开始亲吻她,随手脱去她身上的浴袍。

他看着她微红的脸颊,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腻,就像最上等的瓷器。

他一边吻她,一边扯去自己身上的浴巾。与童闭着眼睛不敢看他。

陆明湛一边亲吻她,一边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把吻她变得这么得心应手了?不是该直奔主题吗?

对,是从会所那次见面开始的,是她先开始吻他的,他只是觉得那感觉还不错而已。

他亲吻她的嘴唇,颈窝,锁骨,与童觉得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迷茫又无助。

她紧锁着眉头,咬着嘴唇,微微弓起了身体。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竟有些不忍,便多了些许温柔。

他把她抱在怀里,摸了摸她的脸颊,“你该提前告诉我。”

与童睁开眼睛看着他,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她轻声说:“没关系。”

他本不是怜香惜玉的性子,但还是轻声说,“放松,别怕。”

这是他愿意给的唯一一句安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