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大唐我爹不可能是李世民

大唐我爹不可能是李世民

笑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万般无奈之下,李政只得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还要接受一个比自己还逗比的老爹。十年了,他艰难的在这世间生存着,最后为了生计,连身上佩戴许久的玉佩都给当了,没想到因此认回来个爹……此时的李政根本不知道对方就是李世民,看着自己老爹的架势应当是个有钱的,所以他果断的先要来继承权再说。

主角:李政,李世民   更新:2022-07-15 21:5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政,李世民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唐我爹不可能是李世民》,由网络作家“笑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万般无奈之下,李政只得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还要接受一个比自己还逗比的老爹。十年了,他艰难的在这世间生存着,最后为了生计,连身上佩戴许久的玉佩都给当了,没想到因此认回来个爹……此时的李政根本不知道对方就是李世民,看着自己老爹的架势应当是个有钱的,所以他果断的先要来继承权再说。

《大唐我爹不可能是李世民》精彩片段

大业十四年,李渊反隋,乱战中李世民五岁的嫡长子丢失,久寻不见,长孙氏忧思成疾,为防止影响士气,此事被刻意隐瞒。

......

十年转瞬即逝,对长子的思念再加上余下几子因皇位而时常产生的争斗,长孙氏竟一病不起。

长安城某破败小院中

“爹?”

“儿子!”

“你是我爹?”

“你是我儿子!”

“不可能!”

略显昏暗的屋子里,一老一少两个帅哥正在相互对视。

当然,如果小帅哥没有被另一个壮汉拎在手里并且扒开了半边裤子的话气氛可能会稍微好一些。

李政很无奈,身为一个穿越者,他自认为已经是见多识广之辈了。

但突然多出来一个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适应不了啊!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他一直保持着艰难的生存状况。

今天本是打算变卖掉原主留下的一块玉佩改善生活,谁知道却被这两位‘好汉’冲进院子里扒掉裤子做了一次全面检查!

“你说是我爹就是我爹,可有什么方法能够证明?”

“这有何难?”

面对李政的怀疑,李世民依旧双目泛红的盯着眼前的屁股:

“这个梅花胎记,可是和咱老李身上的一模一样,不信你看......”

说话间李世民已经伸手朝着自己的裤腰带抓去。

看到他的动作,李政不由得脸色一变:

“大可不必!”

相比较多出来一个爹,观摩老男人屁股同样不是什么好接受的事情。

好在李世民还算有着几分理智,在李政的话语出口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咳~”

轻咳一声,老李的神情变得认真: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还是很难接受,但是......”

“只要你不脱裤子,我什么都能接受!”

出乎李世民的预料,除了一开始的惊慌之外,接下来的李政却表现的极其平静。

实际上这也正常,毕竟是两世为人,李政自然比同龄人更加成熟:

李世民二人虽然举止粗俗,但的确没有对他展现出恶意。

当然,更重要的是眼前这货的长相和自己虽不敢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但却也有着七八分相似!

“啊?”

也许是李政的反应太过平淡,反而让李世民变得有些不自信了:

“你......你就这么认下了?”

“对啊。”

点了点头,李政这才开口:

“所以说你现在能让他把我放开了吗?”

“能,当然能!”

没有一丝丝犹豫,李世民扭头看向一旁的壮汉:

“还不快些把少爷放下来?”

“是!”

‘呼~’

直到双脚再次接触到地面,李政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果然人类就应该在脚踏实地!

念头运转之间,李政的目光再次落到老李的身上:

“父子相认的戏码已经完成了,你接下来是不是该带我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

......

嘴角微微抽搐,李世民好悬没有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你特娘为何能将每一步都落到我想不到的地方?

目光落到李政的身上,李世民的神情满是古怪:

咱老李好歹也是仪表堂堂、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一代天骄,怎么到你这里只剩下了仪表堂堂?

不过对于李政的这种态度,李世民的内心深处却很喜欢。

自从登基以后,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如此混不吝了:

即使是另外几个崽子中最受自己宠爱的那个,也从不知道什么时候与自己有了一层疏离感。

“咳~”

咳嗽一声,李世民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

“回家之事稍后再提,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让王大留在这里照顾你的。”

说话时老李稍微有些尴尬:

朝中局势尚未稳定,如果贸然带着李政回去,反而会让其置于危险之中!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老李就对李政不在乎,能够让王大守护在李政的身旁就已经表明了一切。

“没关系,我能理解。”

看着李世民的神情,李政却是有了其他的猜测:

看来自己的这位便宜老爹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短短的几分钟里,李政的脑海中甚至已经构造出了一副穷小子入赘大富之家后的悲惨生活:

至于自己,多半是老李和上一任妻子的崽了。

李世民当然不知道李政的头脑风暴,要不然一定会让对方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老父亲的威严:

难道我老李在你眼中就那么像吃软饭的人吗?

当然,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面对李政的这种态度,此时的李世民的心中只有感动:

这孩子......到底是吃了多少苦才能如此的善解人意?

伸手在李政的脑袋上摸了摸,李世民这才开口:

“政儿放心,为父肯定不会让你继续受苦的。”

“您老人家还是照顾好自己吧。”

面对自己的‘赘婿’老爹,李政觉得自己能够想象到对方的艰难。

然而就是这一句话,却让李世民心中的感动更甚几分。

“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照顾好少爷。”

看向一旁的王大,李世民的脸上满是严肃之色:

这孩子,会心疼人!

“老爷放心!”

快速的点点头,王大更是当场拍了拍胸脯:

“只要有小人在,绝对不会让殿......少爷受到半点儿委屈。”

“嗯。”

目光再次落到李政的身上,李世民再次开口:

“为父还有事情尚未处理,就暂且离开了。”

“有王大在这里,你想做什么事情都尽管安排他去就行了。”

似乎是为了给李政一点儿信心,在离开前李世民还补充了一句:

“只要在这长安城内,就没有什么事情能难住咱。”

对于这种话语,李政直接默认成了一个中老年男人的一次普通的吹牛皮,简单的点头附和了几声算是结束。

“之前多有得罪,还请少爷莫怪。”

等到李世民离开,王大这才朝着李政为自己之前扒掉对方裤子的举动道歉。

“无妨。”

摇了摇头,李政的脸上露出好奇之色:

“话说......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知我的身份的?”

“这......”

稍微迟疑一下,王大这才开口:

“少爷有所不知,您去的那家当铺正好是老爷的产业,所以才会发现少爷的身份。”

李世民身为当朝皇帝,既然他向李承乾隐瞒身份,那么王大自然不敢将其暴露。

“原来如此。”

世间巧合之事万万千千,李政并没有感到过于意外。

不过能够在长安城拥有一家当铺做产业,李政倒是对老李的处境更加怜悯了几分:

软饭......不好吃啊!

“少爷,不知您接下来对小的有什么吩咐?”


“安排?”

稍微一愣,李政紧接着便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不知道吃饭算不算?”

说话时李政的脸上露出几分幽怨之色:

他本来只是想要简单的出售一块玉佩,经过老李的一番折腾之后却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当然算了!”

感受到李政的目光,王大不由得浑身一颤:

“不知少爷想要吃些什么,小人这就帮您去买!”

“买就不用了,直接出去吃吧。”

“全听少爷的!”

王大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那位让自己照顾少爷,那自己只要事事听安排就行了!

在一主一仆简单收拾一下开始出门觅食的时候,此时的李世民却是带着一脸的兴奋冲进了立政殿。

“婢子拜见陛下。”

“都起来吧。”

挥挥手示意周围的宫女不必多礼,李世民这才开口:

“皇后的身体如何了?”

“回禀陛下,娘娘刚刚喝过药汤,看起来比之前好了一些。”

“如此便好。”

想到长孙皇后越来越差的身体,李世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为了帮自己管理好这偌大的后宫,朕的观音婢又何至于劳累至此?

不过好在,这次倒是能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她了!

念头运转之间,李世民的目光再次看向周围的侍女:

“你们且退下吧。”

“是!”

对于这种命令,这些宫中的侍女当然不敢违背:

要是不小心听到陛下和皇后娘娘的私房话,她们有多少脑袋都不够砍。

“观音婢~”

侍女们刚刚离开,李世民便急匆匆的冲进了长孙皇后的卧房。

“陛下?”

从床上稍微坐起一些,长孙皇后的脸色有些苍白:

“臣妾身体抱恙,却是不能对陛下全礼了。”

早在李世民到达门外的时候,她就已经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只是由于身体情况,所以才没有能够下床迎接。

“你我同心,何必说这种话语?”

抓住长孙皇后的双手,李世民的眼中带着疼惜之色:

“只要观音婢身子健康,那些虚礼不要也罢。”

“观音婢,朕今日前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喜事!”

“喜事儿?”

看着李世民脸上的笑容,长孙皇后忍不住一愣:

自从玄武门的那件事情之后,陛下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色了。

“还请陛下说来听听。”

“嗯。”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李世民这才开口:

“朕......找到了我们的政儿!”

“那可真是......什么?”

话到一半,长孙皇后这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和李世民捏在一起的双手一同使劲儿,长孙皇后的脸上瞬间爬满了焦急之色:

“政儿,陛下说的可是政儿?”

由不得长孙皇后不激动,李政,那可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啊!

自五岁的小李政丢失之后,长孙皇后的身体也开始逐渐变差:

此事更是直接成为了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心中的一个不可触碰的伤疤!

“没错。”

点了点头,李世民的脸上同样满是欢喜:

在自己的枕边人面前,他不需要有太多的掩饰。

“朕已经确定过了,绝对是政儿不会有假!”

“好,太好了。”

泪水从眼角滑下,长孙皇后再次尝试着开始起身:

“臣妾......臣妾要去见他,要去见见我那苦命的孩儿!”

一想到那个孩子已经离开了自己十年,长孙皇后就感到心如刀割:

我可怜的孩儿,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头。

“皇后别急!”

努力的让长孙皇后冷静下来,李世民这才开口:

“你现在还不能去见他。”

“为何?”

事关李政,就连被称为一代贤后的长孙皇后也失去了一贯的冷静:

“莫非我的政儿受伤了、生病了,还是......”

“皇后放心,他很好,政儿很好。”

轻轻地拍打着长孙皇后的肩膀,李世民一边安慰一边朝她解释:

“只是政儿身份特殊,若是贸然暴露,反而会给他带来威胁。”

之所以之前没有带着长孙皇后一同去见李政,就是担心她会因为太过关心而做出冲动的举动。

“再者说来......”

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李世民这才继续开口:

“难道你想要以现在的状态去见政儿?”

“我......”

想到自己的身体情况,长孙皇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毕竟是能够历史留名的一代贤后,长孙皇后的智慧自然也是非比寻常。

若是其他身份还好,但李政毕竟是她和李世民的真正的嫡长子。

如今李承乾与李泰二人已经因皇位争的不可开交,若是再让李政暴露身份,那恐怕有会是一地鸡毛了。

不管是为了李政的安危还是为了朝中局势,隐瞒身份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长孙皇后这才再次开口:

“还是等我身子恢复一些之后再去见他吧。”

“陛下放心,到时候臣妾一定不会暴露身份,哪怕......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也行。”

说话时候长孙皇后泪眼滂沱的看向面前的李世民:

正所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为了李政,她能承受任何的委屈。

“我答应你便是。”

点了点头,李世民终究是没有拒绝长孙皇后。

对于李政的情感,他们夫妻二人实际上是一模一样的。

之所以没有表现的像长孙皇后这般失态,只是因为他一直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罢了。

“皇后要好好休息,过段时间我便带着你去见一见政儿。”

“嗯。”

本就身体虚弱,再加上刚才的大喜大悲,长孙皇后居然就这样在李世民的怀中昏沉沉的睡去了。

面对这种情况,李世民居然硬是撑着没有叫醒长孙皇后,反而一直维持着之前的动作。

与公众的温馨画面不同,此时的长安城街头,李政却表现的很愤怒。

“纵奴伤人,你是谁家的娃娃,怎能如此歹毒?”

将面前小丫头身上的泥土拍去,李政这才朝着面前的小胖子质问。

时间回到几分钟之前。

从小院子里出来,王大本打算带着李政却尝一尝不远处的一家胡饼。

却不想二人刚到路上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小胖子正带着两个仆从殴打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按照常理来说,对于这等情况应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李政却偏偏忍不下去。

身为一个穿越之人,他的身上依旧保留着与后世无数普通人一样的烙印:

明明自己过的一地鸡毛,却还是见不得这人间疾苦!


眼见着小胖子居然伸脚朝着小女孩的脑袋踹了过去,李政终于忍不住了。

一把将小胖子推开,李政拦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至于那两个恶仆,却是被一旁的王大拦住了。

被人推开已经是猝不及防,现在又遭到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李谙不由得有些发愣:

怎么回事儿,长安城的百姓现在都这么勇了?

然而李谙会发呆,一旁的两个仆人可不会。

他们跟随在李谙的身边耀武扬威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训斥自家主子。

“放肆!”

伴随着一声怒吼,一个个头稍微矮一点儿的仆从已经看向了李政:

“你是何人,居然连我家主子的事情都敢管?”

“我是何人与尔等何干?”

瞪了一眼说话之人,李政的眼中满是厉色:

“我与你家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一条狗插嘴了?”

相比较小胖子,其实李政对这两个仆从的印象更差。

毕竟小胖子的行为还能用年龄小来解释一下,但这两个家伙可就是妥妥的狗仗人势了。

“小胖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俯视自己的李政,李谙不由得咽下一口唾沫:

不知为何,他能从面前这个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一股颇为熟悉的威严。

不过认怂可是不能认怂的,他可是当朝皇子,怎能对一个贱民低头?

念头运转之间,李谙已经挺起了胸膛:

“这个贱民弄脏了我的衣服,难道还不能教训他了?”

连李谙都没有发现,他此时的话语中蕴含着一股浓浓的解释的味道。

“贱民、衣服?”

眉头微皱,李政的脸上露出几分冷笑:

“什么时候一件衣服能比人命都重要了?”

“我可是梁......”

“你就算是当朝皇子也不行!”

挥挥手打断李谙的话语,李政的脸上满是严肃:

“当今圣上宽容大度、爱民如子,你殴打大唐的百姓就等于在殴打陛下的子嗣,此等罪行岂是你能承担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政的话语已经变成了呵斥。

好歹也是一个穿越众,又在大唐混迹了这么多年,李政当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夯货。

只是看一眼这小胖子身上衣服的材质,李政就知道对方肯定是非富即贵之辈。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不能让对方自报身份!

除此之外,李政顺便将李世民拉出来给自己充当了一下牌面:

不管怎么说,在长安城里夸这位是肯定不会犯错的。

“你,我......”

然而李政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个无心之举,却直接干脆利落的打中了李谙的七寸。

吭哧大半天,李谙悲苦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本来他是想自报身份让面前的这几个贱民见识见识来自当代皇子的威严,谁知道对方直接搬出了自家老爹。

李谙虽然脾气暴戾,但却也不是蠢货。

人家刚刚夸完皇帝仁厚善良把百姓当儿子,结果你这个皇帝的亲儿子就在街上欺负自己的兄弟姐妹,这不是妥妥的打脸吗?

“笑话,区区一个贱民,岂能和殿......”

“住口!”

眼见着一旁的两个仆从居然要说出自己的身份,李谙不由得脸色一急。

训斥一句使得对方闭嘴之后,李谙这才开口:

“今日之事是我的过失,此事就此结束吧。”

话语落下,李谙已经扭头看向了一旁被王大摁在地上来回摩擦的两个仆从:

“还不快些滚过来?”

“是!”

身为李世民的侍卫,王大当然不会认不出李谙。

在李谙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顺势松开了两个恶仆。

朝着王大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两个仆从这才连滚带爬的来到李谙的身旁:

“主子,您没事儿吧?”

看着李谙身上那由于被李政推倒而沾上的泥土,两个仆从的脸上满是惊慌:

这位爷的脾气可不好,接下来不会用他们出气吧?

事实证明二人的预感是完全正确的。

‘啪啪!’

赏赐给两个恶仆一人一巴掌,李谙这才开口:

“两个废物。”

“小人废物,还请主子饶恕。”

虽然挨了巴掌,但两个仆从却依旧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和小命比起来,这些根本算不了什么。

对于二人在李谙教训的画面,不管是李政还是一旁看热闹的百姓全都感到一阵心情舒畅:

果然,这等恶人还是需要更厉害的恶人来教训。

等到两个仆从将自己身上的泥土全都擦干净,李谙这才朝着李政看了一眼:

“我们走!”

话语落下,李谙已经扭头朝着不远处走去。

“殿下,我们就这么走了?”

弯着腰跟在李谙屁股后面一阵小跑,其中一个仆从这才开口询问:

按照他的了解,自家的这位主子可不是会轻易吃亏的人啊。

“难不成让本殿下暴露身份,然后被父皇教训一通?”

“不,不敢!”

“若不是你们两个废物连一个人都打不过,本殿下何至于此?”

稍微停顿一下,李谙这才继续说道:

“派人去调查一下那个小子的身份,今天的事儿本殿下和他没完!”

“殿下英明!”

听到李谙的话语,两个恶仆的脸上也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

那小子不但敢阻拦他们,还害的他们被殿下扇了耳光,这件事当然不能就此结束。

对于李谙主仆之间的事情,李政当然是不知道的。

此时的他正看着面前的小家伙:

“你是谁家的小孩儿啊,说出来哥哥送你回去。”

“我,我......”

在李政的注视下,小丫头的眼眶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最后居然当众哭了出来:

“妞妞没有家......呜呜,妞妞好饿......”

“好叫小郎君知道,这小丫头的确没有家人。”

见到李政一副右足无措的样子,有一旁的百姓开口解释:

“这丫头是个小乞儿,平日里都靠着大家的施舍生活,想来今日也是饿极了,要么也不会去贸然接触那等贵人。”

“若是小郎君愿意,倒是可以将这小丫头带回去做个丫鬟。”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