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名门深婚总裁追妻套路深

名门深婚总裁追妻套路深

噙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孤儿院待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一朝被接走,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有个家,自己原来不是没人要的野孩子;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被接回实际上隐藏着巨大的阴谋。被贴上杀人犯的标签,时隔十年将自己接回来的家人们,竟是要向晴替人顶罪,被陌生男人送进监狱,从此她开始在另一个深渊中挣扎。

主角:向晴,顾昀   更新:2022-07-15 21: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晴,顾昀 的女频言情小说《名门深婚总裁追妻套路深》,由网络作家“噙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孤儿院待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一朝被接走,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有个家,自己原来不是没人要的野孩子;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被接回实际上隐藏着巨大的阴谋。被贴上杀人犯的标签,时隔十年将自己接回来的家人们,竟是要向晴替人顶罪,被陌生男人送进监狱,从此她开始在另一个深渊中挣扎。

《名门深婚总裁追妻套路深》精彩片段

“老头子竟然要把向晴那个那个小贱人接回来!岂有此理!”戴金花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脸阴毒地凝视着窗外的夜景,手里的水果刀狠狠地扎到一个苹果上。

“当年看她可怜留她一条贱命,她还敢还不安分!”

“妈,你先别急着生气,这小贱人回来正好,我有大用。”向婉拍着她的背,充满了温柔笑意的脸却说着阴恻恻的话。

第二天。

“院长奶奶,我爸爸还没到吗?”她虽然变成了个哑巴不能说话,却仍然像个归心似箭的游子一般疾速地比划着手语。

她在明亮的窗户前来回踱步,时不时望望窗外的方向,仿佛她多看一眼,爸爸就会早些到来似的。

“晴晴啊,你别急,你爸爸说上午十点就到,只有十几分钟了。”慈祥的孔院长拉住她的手,拉着她一起在窗边的长椅坐下,拍着她的手背安抚着。

孔院长知道这孩子虽然还有亲生父亲在世,但是却狠心地把她扔在孤儿院里十来年不闻不问。

现在她父亲终于想通了,愿意把女儿接回家共享天伦了,这个从小痛失母亲、又没有父爱的女孩怎么能不激动、不期待呢?

“滴滴——”窗外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可惜车里下来的人并不是向晴的父亲。

“孔院长,你好!”年轻男人背心板得笔直,对着孔院长和向晴微微颔首:“我是银九,董事长派我来接大小姐回家。”

“爸爸为什么没有来接我?”向晴冲到银九面前,皱眉比划着手语。

“大小姐,董事长实在是太忙了,今天有很重要的会议,所以才没法来接您。”

向晴怅然地放下了比划的双手,难掩脸上失落的神色。

银九见她失落的样子,神色无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哎呀,咱们晴晴终于回来了!”一个中年美妇人和一个个向晴差不多年龄的女孩站在门口,一看到向晴就热情地迎上来。

向晴想起当年在继母手里吃的亏,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躲开了继母戴金花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向婉热情的拥抱。

“我爸爸呢?”她受不了这个继母的人前人后两副面孔的虚伪,开门见山直接用手语问她、不愿意和她们母女二人虚与委蛇。

“你爸爸忙着呢,晚上的时候你就能见着他了。”戴金花脸色一僵扔挽住她的胳膊,给自己女儿使了个眼色,向皖立马递上一把车钥匙。

“晴晴你看,我们知道你们要回来,给你准备了好多礼物。”戴金花毫不手软地把价值几百万的车钥匙塞到她手里:“还给你买了好多漂亮的裙子,你快上楼试试吧。”

向晴抵不过继母的唠叨,实在是被烦得头疼,勉强去换了新裙子。

“晴晴,你要不要去试试新车,当时婉婉想跟她爸爸要这辆车,她爸都没答应呢。”戴金花惯会察言观色,见缝插针地提议。

向晴心烦意乱,总觉得继母和妹妹热情过了头,但是又实在是想不通其中的关窍。

她又想起来离开孤儿院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安冉告别,勉强对二人露出一个笑容,决定去孤儿院找安然聊聊。

孤儿院并没有多远,上午才离开这里,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仍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个看起来荒凉的孤儿院承载了她整个少女时代的青葱年华和少有的美好回忆。

她从随身背着的破烂的小包里掏出一只哨子,吹出两短一长的哨声,这是她一直以来召唤安然的特定的信号。

突然她的手被人握住,她心里一喜——

“我们现在依法逮捕你,请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两位警`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手脚麻利地给她带上了手铐。

 

 


向晴一脸呆愣,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完全无法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比划着想表达什么,但是眼前的警察却完全不看不懂她的手语,只是押着她一直到坐进警车里面,警车呼啸着驶入了派出所。

“你不会说话?”其中一个警`察总算是察觉到她的异常:“那你会写字吗?”

向晴疯狂地点头,并在警察递过来的纸上写:“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我们怀疑你和一起车祸肇事逃逸致死案件有关。”坐在她对面的两个警`察对视一眼,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

“我今天才从孤儿院出来,车子也是别人送给我的。”向晴快速地在纸上写出一行字,眼神镇定地看向警察。

“头儿,监控视频调过来了。”一个年轻警员带着一盒磁带走了进来,当着她的面播放了监控视频的画面,向晴看到视频中的画面,才终于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继母和妹妹怎样恶毒的陷阱之中。

画面中车子像是失控了一般直直地撞倒了人行道上的一个女孩,随后一个女人从打开车门下车查看,看到车前躺在血泊中的女孩,一顿手足无措之后突然选择回了车上,开车逃逸了。

画面中撞人的车正是她刚刚开的车,从车上下来的女人身上也穿着跟她身上一模一样的衣服,正好监控画面里只能看到开车女人的背影而看不到脸。

“死者是云城第一世家顾家最受宠的千金小姐,你可惹上大麻烦了姑娘。”警员一脸惋惜的看着她,似乎是已经看到了她即将迎来的悲惨下场。

她总算是知道了之前感受到的那种不对劲到底是什么了,敢情她的继母和好妹妹早就挖好了坑,就等着她回来之后往里跳呢。

怪不得几百万的车子说给她就给她了,还那么好心地送她那么多漂亮的裙子,这些看似美好的善意之下,竟然掩藏着这么多的见不得光的险恶用心。

“哎哟,我苦命的晴晴啊!你怎么能做这种傻事呢?”戴金花人还没进到派出所内,很远就已经传来她虚伪做作的哭喊声。

“车子就是这个女人送给我的。”向晴刷刷地在纸上写下一行字,举到被戴金花和向婉吸引了注意力的警`察眼前。

“你们可以去查这辆车子到底是谁花钱买下来的。”向晴又快速地写下一行字,却冷不防一把被人从手里抽走。

“呜呜......晴晴啊,做人要讲良心的啊,这车子虽然是我买的,但是那还不是为了送给你做礼物的吗?”戴金花装模作样地抹起眼泪来,可惜她妆容精致的脸上根本没有丝毫泪痕。

“我这个做后妈的,真是两面为难啊,送礼不讨好不说,还要给你擦屁股。”

“一个月前我好不容易跟你爸求情,这才把你接回来了,没想到你还是如此不争气,回来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竟然、竟然做出杀人的事情来了!”

向晴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竟然恶毒至此,句句想要坐实她的犯罪事实。

 

 


向振波亲自来警察局了解情况,这也是向晴时隔十年之久,再一次看到了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十年来在她的生命中缺席,对她不闻不问,即使被别人戳背心、被她的老师同学以为已经死了,他也毫不在意,只为了不看到这个大女儿。

“请问三天前,也就是八月一号的晚上十二点,向晴和向婉分别在哪里呢?”警员坐在他和戴金花的对面,询问当天的情况。

“向晴出门看望她孤儿院的一个朋友,当天晚上没有回家,婉婉向来乖巧,晚上十点半以前就回家的。”戴金花抢先回答,生怕警`察怀疑到自己女儿的头上。

“当天我出差了,不在家。”向振波犹豫了一会儿,说了一个中立的回答。

“您的大女儿向晴告诉我们她是昨天才被接回向家的,这是真的吗?”

“唉,当然不是真的了,她回来都有一个多月了。”戴金花急急地开口,一双阴鸷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的丈夫:

“老头子把她接回来本意是想培养她,可她现在犯了这样的错,将来还怎么在集团立足?”

向振波垂着头没说话,他本意是想培养这个女儿,将来就算不能做集团的继承人,也能够帮助小女儿一起打理家族产业。

只可惜,他这个大女儿竟是如此的不爱惜羽毛,身背命案这一点已经足够令一个人声名扫地,还谈何继承家业,不过是惹人看笑话罢了。

“没错,我的大女儿是一个月之前回来的。”向振波沉默了一会儿,顺着戴金花的话讲下去。

她的父亲终于是在两个女儿之中做出了“最恰当的选择”,他选择留下一个更合适的继承人。

不知为何,她心底里却是古井无波、不悲不喜的,可能是十年前她的心就已经被伤到麻木了,再也感知不到所谓的血缘关系的背叛究竟有多痛了吧。

也许她做的最错的事情并不是回了向家,而是仍然对所谓的血缘关系抱有期待。

“头儿,顾氏集团的太子爷打电话过来,要您接电话。”一位年轻警员有些慌张地进来报告。

“慌什么!”队长一脸正义凛然地呵斥年轻警员,接过电话:“太子爷您放心,我们一定秉公执法、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就是了。”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我要她一命偿一命。”顾昀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把玩着手里的瑞士军刀,低沉的声音透着压抑的愤怒,传到队长的耳朵里,震得他浑身一个激灵。

“是是是,我们一定会......”队长狗腿般对着电话点头哈腰,被电话里响起的忙音无情打断。

向晴最终是被定了罪。

在向氏集团的默许和顾氏集团极力的运作下,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坐在押送入狱的车上,她止不住地遗憾,还有好多人没来得及好好地告别呢,院长奶奶、安然,还有胖胖、大毛它们,兴许以后再也没有告别的机会了。

她回忆起在孤儿院过的这几年,父亲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她的培养,仍然送她上好的学校读书、仍然培养她的商业头脑、为她安排世家小姐该学的贵族课程。

她也曾因此满心天真地以为父亲仍然没有放弃她,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最终还是在两个女儿之间挑选了那个没有残疾的向婉作为继承人,而放弃了她!

“吱——”尖利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响起,警车被前方的几辆车逼停,可是驾驶警车的警员却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而是不慌不忙地拿出一个黑色布袋子,带着一丝意味深长地笑容看向晴。

“唰”的一声,她的眼前就只剩下一片黑暗了,她刚要叫就被人堵住了嘴巴。

紧接着挣扎呜咽的她就被推搡着带下警车,交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里,闻到一阵奇香之后就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