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才神医闯都市

天才神医闯都市

下笔如有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奇是个孤儿,虽然无父无母,但他的生活质量一点不差,不仅有师父教导他医术和法术,还有九位貌美师娘。师娘们性格温柔,身份更是厉害,都是各行各界的大佬级人物。成年后,陈奇被师娘赶下山,要他拿着婚书去找自己未来的妻子结婚。岂料,去结亲的他惨遭退婚,只因他是乡村穷小子。陈奇一身反骨,势必要打脸这些势利眼!

主角:陈奇,墨韵笙   更新:2022-07-15 2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奇,墨韵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才神医闯都市》,由网络作家“下笔如有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奇是个孤儿,虽然无父无母,但他的生活质量一点不差,不仅有师父教导他医术和法术,还有九位貌美师娘。师娘们性格温柔,身份更是厉害,都是各行各界的大佬级人物。成年后,陈奇被师娘赶下山,要他拿着婚书去找自己未来的妻子结婚。岂料,去结亲的他惨遭退婚,只因他是乡村穷小子。陈奇一身反骨,势必要打脸这些势利眼!

《天才神医闯都市》精彩片段

大夏国,中州。

落霞村。

一大清早,山村小子陈奇在小溪边刚刚洗完了一大盆衣服,拿回到土坯房门前晾晒的时候,墨韵笙正在院子里拾掇各种说不上名字的药材,白若潼则是白衣飘飘的站在屋顶上,稳扎马步,呼吸吐纳。

这两个女人,分别是陈奇的大师娘和二师娘。

墨韵笙如今三十岁不到的年纪,生的是窈窕曼妙,虽然一身粗布衣裳,却丝毫不掩国色天香之姿。

白若潼同样是绝世美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飘然出尘的气质,比现在的女明星都要漂亮十倍百倍!

在落霞村这样的偏僻山村里,这两位美人,绝对是稀世珍宝一样的存在。

“大师娘肤白貌美身材绝佳,爱穿宽松衣裳,二娘登高练功,偏爱穿裙子……”

看了眼房前和屋顶的两位奇女子,陈奇在心里犯嘀咕,整天跟两位绝美师娘待在一块,极有幸福,也有烦恼。

天知道这两位师娘看起来漂亮绝美,实际上,不知道多么彪悍凶猛!

“徒儿,今儿风大,晾衣裳小心点,可别被风把衣裳刮走了。”

墨韵笙抬眼,慵懒的吩咐着,天生带着一抹媚态,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男人。

“臭小子,好好干活,眼睛往哪儿看呢?”房顶上的白若潼瞪了陈奇一眼,都怪风大,白裙飘荡,长腿纤腰,时隐时现。

“知道了两位师娘。”陈奇乖乖的点点头,刚洗好的单薄小巧的衣裳,在他手中舒展开来,悬挂在晾衣绳上,随风飘扬。

每天给屋子里的两位师娘洗衣做饭,是陈奇在落霞村十多年来,生活的常态。

当然了,师娘们疼他也是真的疼!

大师娘一身医术惊才艳艳,尽数传授给了他,如今他的医术造诣,青出于蓝胜于蓝!

二师娘功夫高强,山村里一些恶霸,不知道被她揍的鼻青脸肿多少回,见了她,都要喊一声姑奶奶,就像躲避瘟神一样的躲着她。

她的功夫,也都尽数传给了陈奇。

除了这两位养育他长大并且传授他本领的师娘之外,陈奇其实还有七位师娘,个顶个的都是各领域的顶级强者……

如今二十岁的陈奇,已然是医武双绝,藏着一身惊世骇俗的本领。

吃完早饭之后。

房间里,墨韵笙和白若潼叫来了陈奇。

很久没被两位师娘这么严肃的看着了,陈奇的心里有点慌——

两位师娘难道又要出什么馊主意,折磨他了吗?

墨韵笙沉吟片刻,道:“好徒儿,你已经二十岁,也该去闯荡你自己的人生道路,从今天开始,你就下山去吧!”

“什么?下山?”陈奇惊讶的瞪大眼睛,没想到两位师娘要赶自己下山。

白若潼倚靠在门边,美眸里浮动着异样的神色:“徒儿,你的九重神龙功,已经到了瓶颈,需要下山历练,寻找机缘了。”

“不去,我要陪着两位师娘!”陈奇连连摇头。

墨韵笙忽然脸色一冷,严肃道:“师娘不用你陪着!这里有一纸婚书,如今十年期限已到,快去找到你的未婚妻,陪她去吧!”

“中州江城,唐家!你的未婚妻叫做唐青青!”

“下山历练,履行婚约,这是你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出去看看,潇洒快活,泡妞玩乐吗?”墨韵笙望着陈奇,这般说道。

“不去不去!我要陪着师娘到天荒地老!”陈奇连忙摇头。

一旁的二师娘白若潼冷道:“臭小子,少油嘴滑舌的,赶紧下山吧,记住了,因为你修炼的九重神龙功到了特殊时刻,必须禁男女之事!所以到了外面,祸害那些姑娘的时候,可千万要守住最后一道防线!”

“那不如在山上老死好了!”陈奇撇撇嘴,郁闷道。

“算是师娘求你了,求你下山好吗?”

……

两位师娘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陈奇不敢违抗两位师娘的命令,只好收拾包袱,准备离开落霞村。

两位师娘给他准备了些盘缠之物,又仔细叮嘱一番。

“快滚吧!下山祸害你未婚妻去,祸害外面的姑娘们去!”

“快走快走!”

两位师娘都是面露嫌弃之色,可是一转身,两人都有些怅然若失。

“大师娘,二师娘……我、我舍不得你们呀!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

陈奇的心里感慨颇多,十多年来,若不是几位师娘对自己的照顾,传授本领,真不知道这天下之大,自己该当如何立足!

念及师娘们的恩情如山,他就忍不住的眼眶泛红……

站在屋顶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踏上了通往落霞村外的江水桥,白若潼喃喃道:“臭小子这一走,怎么觉得心里面空落落的?”

“你要是舍不得他,可以去陪他,这里有我一个人守着就够了。”墨韵笙淡淡的说道。

“切,老娘可不稀罕那个臭小子……”

话虽如此,不过白若潼的眼神深处,还是有着许多的不舍,

不管怎么说,小兔崽子毕竟是她们养大的呀!

“猛龙过江,必将搅动风云!看来,是时候告诉几位师姐,她们的宝贝徒儿出山啦!”

墨韵笙抬头看着湛蓝晴空,清澈的美眸里,透着摄人的神光……

通往中州江城的高铁上。

陈奇兴奋的四处张望。

外面的世界,果然是缤纷多彩,来来往往的女人们,浓妆艳抹,衣着时尚。

只是很可惜,他看了会儿发现一个问题,能够跟大师娘和二师娘相提并论的美女,一个都没有!

于是,他索性靠着椅背,睡起了大觉。

高铁风驰电掣,不知道过了多久,醒过来的陈奇,发现原本对面的空座位上,不知何时多了个长得十分漂亮的美女!

黑长直的秀发,标准的瓜子脸,T恤短裙的打扮,眉眼如画,身材高挑,灵动的美眸,顾盼生兮。

如此标致的美女,实在是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记。

陈奇盯着美女一顿猛看,不禁暗暗感叹,眼前的女孩,虽然比不上两位师娘,却也算得上极美女中的品了。

“看什么看?眼珠子给你挖掉信不信?”

美女注意到陈奇肆无忌惮的目光,顿时生气了,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

陈奇微微皱眉,心说外面的女人难道都是这么凶的吗?

“小然,休得无礼。”南楚然身边坐着一位老者,冲着陈奇笑了笑,道:“小兄弟多多包涵,我这孙女任性顽皮,对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虽然陈奇衣着寒酸,一看就是从农村来的,可往上数三辈,谁祖上不是农民呢?

老人当初也是从农村出来,一生闯荡,打下了一片家业,所以他对农村来的年轻人,非但没有恶意,甚至还颇有好感。

陈奇微笑道:“老先生,我要去中州江城,找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嘿嘿,笑死人了,就你这样的能有未婚妻?就算有肯定也会被人家退婚!”看着眼前的农村土包子,南楚然发出哂笑,满脸不屑。

“小然!”老人瞪了南楚然一眼,冲着陈奇笑道:“小兄弟,我这孙女,心眼不坏的,就是嘴巴毒了些,你可别见怪。”

陈奇淡然一笑:“没事,大师娘常常教导我,大男人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哼,你是什么大男人呀,明明是山里来的土包子!”南楚然轻哼道。

南临渊正欲开口呵斥南楚然,却忽然感受到一阵头晕目眩,浑身忍不住的颤栗着,尤其是双手抽搐的特别厉害!

“爷爷……爷爷!您怎么了,千万别吓我啊!”南楚然惊慌失色,看来爷爷的老毛病又犯了,她一阵手忙脚乱,拍打爷爷的后背,然后准备去掐人中。

“别动!”陈奇大喊一声,制止道,“你爷爷是体内中气紊乱,可别乱掐人中,让我来吧,我是医生。”

“医生?”南楚然冷冷的瞥了陈奇一眼,嘲讽道,“你要是医生,我还是活神仙呢!少在这添乱!”

说完她赶紧站起身来,要去找火车上的工作人员,寻求帮助。

而这时候,陈奇眼看着老人的情况有些严重,懒得理会南楚然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小娘们,迅速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了一个满是补丁的破旧针灸包。

“我爷爷突然发病了,车上有医生吗,快来帮帮我爷爷……”

南楚然喊来了一名乘警,话没说完,忽然看到一旁的土包子居然拿着装满银针的布包,飞快的在爷爷的头顶刺入了好几根银针!

“你……你干什么?赶紧给我住手!住手!知道我爷爷是谁吗?你这个混蛋!”

南楚然尖叫起来,一脸愤怒。

陈奇不予理睬,毕竟身为神医,救死扶伤乃是医者仁心所在,况且他对老人的印象不错,能帮一把当然不会束手旁观。

紧接着,他又取出了好几枚银针,朝着老人的后脑以及耳后,刺了进去。

“混账!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南楚然气急败坏,伸出手就要把陈奇推开。

“闭嘴!”陈奇没好气的瞪了南楚然一眼,冷道,“也就是遇到了我,否则你爷爷死定了!你要是不想看着你爷爷死掉,就给我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

南楚然正欲开口,老人的情况好了许多,抽搐颤栗的状况消失了,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丝丝红润。

“小然,这位小兄弟……哦不,这位神医,的确是救了我,你休得对他无礼!”

南楚然一脸担忧道:“爷爷,您怎么样了?不然我们赶紧在最近的一站下车,我马上联系中州最好的神医来给您紧急治疗?”

“不用了,最好的神医,就是这位小兄弟。”南临渊冲着南楚然摆摆手,然后一脸感激的望向陈奇,“恕老朽眼拙,没想到小兄弟居然是一位神医!”

“哪里哪里,不过是跟着师娘学过几年中医而已。”陈奇悠然一笑,倒是挺谦虚。

大师娘墨韵笙的医术已经是出神入化了,而他青出于蓝胜于蓝,比墨韵笙还要厉害一些。

所以,神医这个称呼,他完全当得起。

“小神医,你可真是年轻有为,佩服佩服呀!”南临渊颔首微笑,他当然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哪怕是中州最好的医生,也做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控制病情。

可眼前的山村少年,居然轻松出手,就让他恢复正常,可见其医术之高深!

“过奖啦。”陈奇笑道。

“对了,不知道小神医你觉得,我这把老骨头的顽疾,还有得救吗?”南临渊眼前一亮,多年寻医问药,遍访高人,如今在火车上遇到了救星。

陈奇一脸轻松的说道:“老人家,您这病不算很难治,小问题而已,使用针灸疏通经脉,然后开两副药调理一番,也就好了。”

“切,说的这么简单,我信你个鬼!”南楚然的眼神里透着轻蔑之色,爷爷的病情非常严重,发起病来随时可能撒手人寰,别说是中州了,大夏国各州的神医都看遍了,都是束手无策,除非那种功力极其深厚的隐世高人,才可能有一些办法。

而现在,一个看上起二十出头的山村小子,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什么——

小问题而已?

“信不信由你,反正拖不得,再拖下去,你爷爷的病症加重,那就麻烦了。”陈奇淡然道,从刚开始看到南临渊,察言观色,再到刚才施以针灸,他已经掌握了老人的病情状况。

“小神医,我的病,你当真能治?”南临渊激动的握住了陈奇的双手,眼神里充满了期盼。

陈奇点点头:“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现在就脱掉上衣,露出身前后背,我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爷爷,别听他胡说八道,那么多神医都治不了您的病,这土包子怎么可能有办法?”南楚然嚷嚷着,压根儿就不相信陈奇。

“小然,你住口!”南临渊定定心神,深吸一口气,然后非常配合的脱掉了上衣,端端直直的坐好——

“小神医,请您出手相助!”

他可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凭着在江湖中数十载的摸爬滚打的经验,无比丰富的阅历,看出陈奇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强大的自信。

这样的气息,也只有一些真正的大人物,有着绝对实力的高手的身上,才会拥有。

所以,他当然愿意接受陈奇的治疗,凭着自觉,他意识到这是上天对自己的垂怜,莫大的机缘。

“好!”

陈奇倒也是非常干脆,既然出手救人,那就救治到底。

他迅速取出一枚枚银针,朝着老人的身前以及后背多处穴位,刺了进去……

老人感受到一阵阵轻微的刺痛和灼烧感,不过这样的感觉很快消失,从他的头顶,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微微发白的气息……

老人身上的肌肉和皮肤变得膨胀发红,隐隐有一股力量在体内窜动,似乎随时要爆发出来。

“臭小子,我爷爷要是有个好歹,我绝对饶不了你!你不是要去中州吗,我们南家在中州的势力,收拾你不要太轻松!”南楚然插不上手,焦急又愤怒的嚷嚷起来。

陈奇暗暗嘀咕着:“一番好心却遭到威胁,看来,山外的娘们一点都不温柔懂事,跟我的师娘们比起来,差太远了!”

他有点讨厌这个小娘们了。


不过,看在老人的份儿上,陈奇懒得跟南楚然计较,治疗完毕,便是将老人身上的银针,一枚枚的全都拔了出来,收拾妥当,放回针灸包里。

“小然,休得胡言!还不快谢谢这位小神医!”很快,南临渊穿好衣服,脸上露出微笑,身体的感受是骗不了人的。

折磨了他许多年的顽疾,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缓解,甚至他隐隐能感受到,现在的身体状况,跟壮年时期比起来,不遑多让!

“爷爷,您……您真的没事吗?难道您的病还真被他治好了?”南楚然惊讶万分。

南临渊点点头:“是的,小然,咱们这一趟出门寻找名医,收获太大了,眼前这位小兄弟,就是最厉害的神医!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最清楚,得到了这位小神医的治疗之后,我感觉轻松多了,头疼晕眩等症状完全消失……”

“太好了太好了!”南楚然万分激动,握住爷爷的手,欢天喜地。

“对了,这位小神医兄弟,还没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南临渊善意而感激的目光,望向陈奇。

“陈奇。”

“哦,原来是陈神医!我叫南临渊,这是我孙女南楚然。”南临渊笑着跟陈奇聊了起来。

南楚然望着陈奇,道:“哼,算你厉害!我爷爷的病症,多少名医国手都没办法,看来是我小瞧了你的本事。”

“我的本事多着呢,只可惜天底下庸碌之辈,眼界短浅之人太多太多!”陈奇得意道,还不忘挖苦南楚然一句。

“你……”南楚然冲着林天瞪眼,正要怼回去,却被爷爷的眼神制止了。

聊了会儿,高铁进站了,乘客们纷纷站起身来,准备下车。

“今日有幸得到陈神医的救治,万分感谢!这是我的名片,到了江城,请一定联系我!”临走前,南临渊递给了陈奇一张名片。

“到时候,我定会好好的酬谢陈神医!”

南临渊郑重其事的补充道。

陈奇倒也没放在心上,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毕竟大师娘交代过,出门在外,谦逊低调一些,身怀医术,就应该有一颗医者仁心,救死扶伤,多做好事,自然会有善报。

陈奇接过名片,放在衣兜里。

没办法,南临渊倒是想要陈奇的联系方式,可惜,这个从山村出来的家伙,连手机都还没有配呢。

从火车站走出来,陈奇看着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大街上各种衣着单薄的城里女人,内心涌起了一股兴奋劲儿。

中州,江城!

“终于下山啦,从穷乡僻壤的山疙瘩来到了大城市,城里的美女们,都给小爷等着咯!”

陈奇吼了一嗓子,自言自语道,看着这番璀璨繁华的天地,总觉得自己必然有一番搅动风云的大作为。

繁华热闹的大街上,看到这个手拿破旧包袱、打扮寒酸土气的农村小子,嘴巴里说些奇怪的话,很多人都是避之不及,远远地看着这朵奇葩。

陈奇拿出一张纸条,上面是大师娘墨韵笙写的地址。

江城湖东区,腾龙大道十二号,唐家大院。

陈奇本来动用九重神龙功的话,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凭着惊人无比的脚力和轻功,到达目的地。

不过他记着二师娘的嘱咐,下山之后,在大城市里,不要轻易显露武功,否则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好在两位师娘给他准备了现金盘缠,让他不至于连打车的钱都没有。

出租车在腾龙大道十二号停下,陈奇下了车,眼前就是唐家大院了。

高墙大院!

这是一个大宅门样式的宅院,古香古色的中式风格,门前的停车场,停放着大量的豪车。

陈奇来的非常凑巧,因为今天正是唐家老爷子唐镇八十高寿的日子。

唐家作为江城的大家族,不论是在商界还是在官面上,都有着深厚的背景和实力,老爷子的大寿,自然是让江城各界名流上层人士,纷纷前来祝贺。

动辄上千万的豪车,停在门口丝毫不稀奇。

衣着光鲜的人们,提着贺礼,络绎不绝。

“江城大华商贸公司周总,恭贺唐老八十高寿,特送来贺礼——长白山特等人参礼盒!感谢感谢!”

“江城广信科技集团张总,恭贺唐老八十高寿,特送来贺礼——上等玉石翡翠一套!感谢!”

“江城东庆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徐总,恭贺唐老八十大寿,特送来贺礼——郑板桥真迹画作藏品一幅!感谢!”

……

唐家大院门前,人潮如海,迎接宾客的下人们,收取了各路贵宾的贺礼之后,会当众大声宣布出来,以作感谢!

陈奇的出现,就显得特别的突兀。

跟周围的人群比起来,他一身寒酸至极的打扮,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认为他是来唐家大院道贺的,而是路过这里的拾荒人。

“这就是我未婚妻的家吗?看起来很不错呀,豪华大气,光是这一座宅院,处在江城繁华地带,估计就值很多很多钱吧!看来,以后我要吃上软饭,当一个上门女婿了!”

陈奇暗暗想着,看着来来往往的客人们,忽然目光注意到了,大宅院门前两边的花坛。

花坛里有一些很常见的花花草草,倒也没什么,可是,其中有几株花草,并不具有观赏性,极少有人会种在家里,这就让陈奇觉得还挺意外的。

估计唐家有懂医之人,特意种在花坛里的吧。

“龙舌草,天麻香,金花茶,鹅掌楸……这些花草可以入药,其中有几味草药混合配制,正好能治唐老爷子的病呢!”

陈奇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走上前去,随手摘了一些,拿在手里。

大师娘说过,陈奇的未婚妻家里的老爷子,曾经遭遇大病,被下山历练的她救治过,当时痊愈了,只不过每隔十年都会发作,需要再次服药治疗。

陈奇记在心里,知道唐老的病症,以及治疗的方法,所以就准备着,把这些正巧在外面花坛采摘的花花草草,当做礼物,送给老爷子。

“这份礼物,看起来虽然太轻了些,却正好能治唐老的病,也算是拿得出手吧。”

陈奇暗暗想着,刚准备踏入唐家大院,一声凶狠的呵斥声从脑后传来——

“捡破烂的,赶紧滚,别踩脏了地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