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长生王者在都市

长生王者在都市

黄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的时间,陈长生经历了多少次血雨腥风,磨砺出坚韧不拔的意志;这么多年来他身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勋功章”,如今王者归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当初他因为不得已的原因,走进了兵营,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人,孤单寂寞忍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才换来十年后的得胜归来,如今他回归都市,发誓要完成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心愿。

主角:陈长生   更新:2022-07-15 21: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长生 的女频言情小说《长生王者在都市》,由网络作家“黄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的时间,陈长生经历了多少次血雨腥风,磨砺出坚韧不拔的意志;这么多年来他身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勋功章”,如今王者归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当初他因为不得已的原因,走进了兵营,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人,孤单寂寞忍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才换来十年后的得胜归来,如今他回归都市,发誓要完成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心愿。

《长生王者在都市》精彩片段

昆仑山脚下,站立着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

他衣衫朴素,身材修长,双眸凝视着东北方向,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十年了。”

“陈苍龙,你可曾预料到我陈长生大难不死?”

陈苍龙这三个字,便是一个传奇。

二十五岁迎娶东南第一美女,姜家洛神。

三十岁入中州。

四十岁开创陈家。

从身无分文到权倾天下,陈苍龙只用了十五年!

“可惜世人不知道,他陈苍龙的辉煌,是我母亲姜洛神在背后默默支持,出谋划策!”

“她堂堂东南第一美女,舍弃了富贵荣华,下嫁给你陈苍龙,用毕生智慧辅佐。”

“可是,她得到了什么呢?”

陈长生想起这些,眼眸猛的迸射出凛然的杀意。

背叛!阴谋!毒害!

十年前,中州陈家剧变,主母姜洛神身死,停棺之期尚未结束,陈苍龙已经另娶新妻。

那一日,盛大的婚礼花团锦簇,隔壁的三尺棺木凄凉萧索。

一墙之隔,犹如天堂与地狱。

陈长生还记得,十岁的他冲入婚礼现场,质问陈苍龙时,对方高高在上又冷漠无比的表情。

“我便当了负心人又如何?什么东南第一美女,不过是个贱人,死了也入不了我陈家祖坟!”

“从今往后,陈家主母叫陆无双,陈家的继承人是六年前无双给我生的儿子,陈麒麟!”

“麒麟,苍龙之子,只有他才配继承我的基业!至于你陈长生,我就当从来没生过你这个贱种,滚出我陈家吧!”

那一刻,他明白了。

陈苍龙早有预谋,甚至早有私生子。

面对所有人嘲弄的目光,他握紧双拳,指甲深深刺进了肉里,鲜血横流。

“陈苍龙,你背情弃义,欠我母亲的,来日我要你用命来还!”

“你引以为傲的陈家,我要彻底踩在脚下,亲手将它毁灭!”

“我要你后悔过去犯下的一切,要蹬上你永远也达不到的高度!”

说完这些,年幼的他咬紧牙关,艰难的拖着母亲的棺材,一步一步,离开了陈家。

这一走,便是昆仑山上,雪域山巅,人间绝境。

孤霜凄雪十年傲,人间始有陈长生!

“我名扬天下的第一站,便从中山市开始吧。”

他眺望东南方向,眸中光芒炽烈。

......

飞往中山市的头等舱中,陈长生随意的翻阅着杂志。

“牧小姐,您请!”

后方突然传来空姐恭敬的引路声。

那是两个女性,走在前面的大概二十岁,周身散发着强大气场,样貌身材都堪称完美,星辰般灿烂的眸子,闪动着凛然之气,几乎将周围的空气都冻结了。

她白皙而纤细的手指捏着登机牌,上面印着浅浅的三个字。

牧云冰。

陈长生看到这个名字,本来淡然的神色也起了一丝波澜。

‘是她吗?’

他还生活在陈家时,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对方是出身中州豪门的牧家小公主,牧云冰。

后来陈家剧变,他离开陈家,双方的婚约也就不了了之了。

十年过去,从容貌中依稀可以分辨出,后方走来的女子正是那位牧家公主。

陈长生的目光,却引来了牧云冰身后女保镖的敌视。

唰!

一刀银光乍现,陈长生额前的几根头发被斩断。

“再看,下一刀就废了你的眼睛!”女保镖眸光摄人,冷冷的警告。

陈长生默默收回目光。

他早已经放弃了陈家的一切,所以此时自然不会表露身份。

女保镖见此,冷哼一声,护着牧云冰在不远处的豪华独座坐下。

可惜女保镖和牧云冰都没注意到,面对刚才的一刀,陈长生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飞机冲上云霄。

片刻后,一阵喧闹声忽然从后方的座舱传来,紧跟着三个一身现代武装、手臂上有着恐怖骷髅纹身的壮汉,闯入了头等舱。

“牧云冰小姐,我们可等你很久了!”为首的男子,裂开猩红的大嘴,狰狞笑道。

牧云冰神色不变,俏脸上满是淡然:“你们是骷髅帮的人?”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力气!”

男人鼓掌大笑。

“我们老大想要请牧小姐出面,和苍龙会谈谈江南省利益分配的问题,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苍龙会?

那不是陈苍龙所创立的组织吗。

一个拉拢中州权贵,蓄养奇人异士的地下组织。

陈长生闭着眼睛,若有所思起来。

头等舱本来只有三名乘客。

女保镖扫了眼陈长生,看他闭着眼睛,好像是在装睡,不由气的暗骂一声:“懦夫!”

这没骨气的男人!

“苍龙会的阴暗勾当我从不参与,他们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我只在中山上大学,想要谈判,你们找错人了。”

牧云冰提到苍龙会时,星眸中闪过一抹厌恶。

“嘿嘿,这可由不得你了,牧家可是掌握着苍龙会副会长之职。”

“只要能拿住牧小姐,我相信牧家会愿意和我们谈的。”

“我这个人一向怜香惜玉,希望牧小姐别逼我用强。”

为首的人举了举枪,肆无忌惮的威胁道。

下一秒,牧云冰脸上好像凝结了一层冰霜,寒气逼人。

“冥顽不灵,那就去死吧。”

话音未落,牧云冰的身影陡然闪现在了领头人的前方。

玉臂甩出,转身之间,如瀑般的长发飞扬,她的手背狠狠抽在了领头人的脸上,让他当场昏厥。

她一击得手,不做丝毫停留,倩影逼近后方两人,修长的玉腿高高抬起,嘭嘭两声闷响,余下的两人应声软倒在地。

三个来自骷髅帮的壮汉,连出一招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牧云冰打昏了。

干脆利落。

陈长生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只凭声音,也能推算出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牧云冰居然走上了武道,而且已有小成。

难怪自视甚高,气场凛然。

不过有趣的是,她似乎对苍龙会没什么好感,也没有加入其中。

否则以她牧家公主的身份,苍龙会的高层必有她一席之地。

‘苍龙会要将势力发展至江南省了吗,看样子江南的势力已经黔驴技穷了,连绑架牧云冰这种昏招都想的出来。’

‘如果不出意外,恐怕没人能阻挡苍龙会了吧,可惜我回来了,你们苍龙会的计划注定落空。’

‘也好,毁灭陈家,就从苍龙会开始吧。’

女保镖震惊之余,看着牧云冰的视线,充满了崇拜之色,没想到小姐带着她,只是故意伪装成不会功夫,实则身手凌厉。

牧云冰犹如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对陈长生淡淡开口:“放心,不会连累到你。”

陈长生装作有些茫然:“哦,谢谢。”

牧云冰回到座位,没有再多看他一眼。

太平庸。

翱翔天际的凤凰,又怎么会在意井里的青蛙。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平稳降落在中山机场,陈长生率先走出飞机。

牧云冰路过刚才陈长生的位置,忽然看到座位上登机牌记录的姓名。

她冰山般的气质动容了。

“是他?”

“陈长生!”

他消失了十年,甚至她都以为陈长生已经死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再次见面。

可是,刚才她在陈长生身上,丝毫没有感觉到出身高贵者应有的气质,就像凤凰和井底的青蛙,双方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刚才骷髅帮的人叫出我的名字,他应该认出了我才对。”

牧云冰暗暗想道。

“不过,应该是出于自卑,所以没有和我相认吧,也算他有自知之明。”


下了飞机,陈长生在出站口的位置等待着出租车。

不一会,一位年轻女子搀扶着一位七旬老者走来。

那位老者,气息衰弱,不时咳嗽一声,让他不由多看了两眼。

至于旁边的女子,似是老者的晚辈,她身材高挑,肌肤白皙如玉,长发梳成利落的马尾辫,靓丽之中又平添了三分英气。

注意到陈长生的目光,龙欢有些厌恶道:“看什么看,还不让开路!”

“欢欢,不得无礼!”老者有些虚弱的扶住墙,瞪了一眼龙欢,而后对陈长生笑道,“老夫龙长风,看小兄弟的样子,是第一次来中山市?”

陈长生点了点头。

“中山市经济发达,小兄弟是来上学,还是工作?”龙长风继续笑道。

陈长生也没什么事,因此和他随意攀谈起来:“找两个人。”

“原来如此。”龙长风和善的笑了,十分热心肠道,“不知小兄弟要找谁,老朽是中山本地人,说不定可以帮忙。”

“一个五年前在昆仑山山下被我所救,靠着我借他的暖阳宝玉才能压制寒毒活命,他对我许诺,再见之日归还暖阳宝玉,还说要将女儿许配给我。”

“另一个,早年对我有救命之恩。”

陈长生想起十年未见的女孩,暗道她现在也长大了吧,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你说暖阳宝玉是你的?”龙欢看他穿的土里土气的,白皙的面庞上闪过一丝不屑,“真能吹大气!”

“欢欢!”龙长风再次瞪了龙欢一眼,而后好奇道,“小兄弟所救的人莫非是顾青山?”

“他是叫这个名字。”陈长生点了点头。

龙长风微微点头:“顾家在中山市也算强豪家族,实力还算不错。”

龙欢却暗暗摇头,这个土包子也太能吹了。

这时,龙长风突然闷哼一声,脸色猛的涨红,身体急速颤抖起来,好像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爷爷!”龙欢俏脸一白,星眸中涌现出慌乱之色,“您怎么了,千万别吓我!”

龙长风张大嘴巴,急促的呼吸,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他是中毒了。”陈长生突然出手,扣住了龙长风的脉门。

龙欢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俏脸上浮现出愤怒之色:“你要我对我爷爷做什么?赶快放开他!”

陈长生并未理会龙欢,而是撸起了龙长风的袖子,只见一条黑线从龙长风的手腕蔓延向上,此时已经抵达了手肘处:“他每日毒发两次,每次毒发这条黑线就延长一寸,等黑线抵达心脏时,就是他的死期,现在他只剩二十七天寿命!”

龙欢满脸冷意:“用不着你个土包子啰嗦,我们龙家自然会请神医医治我爷爷!”

在她看来,龙长风中毒的事情中山市人尽皆知,陈长生大概是听说后跑来想行骗的。

陈长生放开了龙长风,淡淡道:“这天下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帮你爷爷解毒了。”

龙欢根本不相信,十分不屑道:“你少吹大气了,我爷爷找过那么多神医都束手无策,你又算什么。”他们两人这次出门就是听说西北有一位名医,因此寻访过去,可惜还是无功而返。

“龙欢,你住口!”这时候,龙长风终于稍稍缓过来一点,身体不再抖动,看着陈长生虚弱道,“没想到神医近在眼前,是我眼拙了,请问小神医如何称呼?”

“陈长生。”

龙长风十分忐忑道:“陈神医,依你之见,我中这剧毒有解法吗?”

陈长生淡淡道:“我说了,如果不是碰上我,你必死无疑。”

龙欢刚刚被训斥,不过她虽然没有说话,却冷哼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龙长风却十分激动,因为陈长生是唯一一个没有详细诊断,就说中了他情况的人,这让他看到了希望:“陈神医当真?这毒应该怎么解?您只管吩咐,龙家上下一定照办!”

陈长生说道:“彻底解毒也不难,需要几味药材炼制成丹,不过我身上没有药材。”

龙长风连忙说道:“不碍事,只要您吩咐,无论是什么药材,花费多大的代价,老朽也会帮您搜集来,一份用作给老朽治疗,另一份当做谢礼赠予您!”

龙欢见爷爷真的有些信了,顿时焦急道:“爷爷,我看他根本是想骗钱,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另外寻访靠谱的神医吧!”

“你不用了再说了,有陈神医在,没必要再去找那些庸医浪费时间了。”龙长风深吸了口气,“神医,请问需要什么药材,我马上吩咐人准备!”

正在此时,出租车到了。

司机探出头来询问陈长生是否坐车。

“时间不凑巧,我要走了。”

陈长生拉开车门,回身扫了两人一眼,见看到龙长风目光灼灼的样子,便说道:“罢了,看在你说话还算中听的份上,我帮你暂时压制毒素,可以保证你几日不再毒发,免受痛苦。”

龙长生恭恭敬敬道:“劳烦神医了!”

陈长生并指成剑,闪电般点在龙长风手肘处。

龙长风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差点忍不住叫出来。

“哇!”

几个呼吸过后,他再也坚持不住,猛的吐出一口黑血,当场昏了过去。

“你、你这个土包子对我爷爷做了什么?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龙欢见到这一幕,吓得脸都白了。

“无知!”

陈长生冷漠的扫了眼这个女人,直接上了出租车。

“你、我不会放过你的......”龙欢看见他乘车离开,气的直跺脚,却必须要守在爷爷身边。

片刻后,龙长风悠然转醒。

“爷爷,你终于醒了,那个骗子弄得你吐血之后就跑了,我马上找人把他抓回来!”

“陈神医已经走了?”龙长风看了眼手臂,发现上面的黑线的颜色已经暗淡了许多,几乎微不可查了,不由精神大振,“我记得陈神医说要去找顾青山?快,马上吩咐龙家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他,这才是真正的高人,而且如果我所料不错,陈神医还是一位强大的武者!”

龙欢看到爷爷的手臂,顿时愣住了。

“刚才他一指点在我手肘,便有一股强大的内劲渡了过来,这才将我体内的毒素压制住,这种操控内劲的手段,简直是细致入微、大巧不工,这等高人,我们龙家要不惜一切代价交好他!”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陈长生动用的并非内劲,而是更加强大精纯的灵力。

龙欢听到他的话,震惊的目瞪口呆,那个看上去土里土气,好像个骗子似得小子,竟然真的是神医,而且还是一位比爷爷还厉害的武者?!

......

“师傅,去顾家庄园。”

上了出租车后,陈长生报出了一个地址。

五年前,他在昆仑山脚下救了顾青山一条命,并借给他暖阳宝玉镇压寒毒,双方约定他下山的时候,顾青山归还宝玉,并且将女儿许配给他。

不过他对顾青山的女儿不感兴趣,那块暖阳宝玉却必须拿回来。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土里土气的陈长生,问道:“小伙子也是去顾家祝贺的吗,今天顾家大小姐顾盼和杨氏集团的公子杨飞订婚,许多中山市有头有脸的人都去祝贺了。”

顾盼?订婚?

陈长生眼中厉芒一闪,有意思,顾青山说要许配给他的女儿,也叫顾盼,这不可能是重名吧。

看来这个顾青山,不是什么老实守信的人啊。


半小时后,陈长生抵达了富丽堂皇、充满喜庆气息的顾家庄园。

庄园门前豪车如云,有外形张扬的兰博基尼、法拉利,也有沉稳大气的宾利、劳斯莱斯,即便是当中最便宜的辉腾,价格也在百万以上,足够普通人赚上几十年。

开着这些车来的,自然都是中山市的上流精英、财阀世家,他们衣冠楚楚,有的在门前交谈,也有的在迎宾的唱名中径直进入庄园祝贺。

陈长生望着这一幕,微微一笑,径直朝庄园走去。

“三河财团董事长周乾坤,赠《花好月圆》图......”

“古玩之家董事长郑兴,赠金童玉女雕一对......”

“陈长生先生赠......陈长生先生来贺......”

正堂中招待宾客的顾青山听了脸色一沉,没有赠,那就是空手来打秋风的了,哪个不开眼的要饭要到顾家来了?

“老公,这什么驴马烂子,是你请的?”顾夫人满脸不屑的问道。

今天的主角顾盼和杨飞也走了过来,他们郎才女貌,站在一起十分般配,此时都是满脸不高兴。

顾青山对几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确实不认识这陈什么玩意。

其余的宾客,也对此津津乐道。

“还真有来顾家打秋风的,今天这是第一个吧?”

“姓陈,我没听说过中山市有陈家,大概就是个想白吃白喝的臭叫花子吧?”

“我们是何等身份,岂能和这样的臭要饭的一同列席?”

众人边议论边朝着外面看去,然后便看到陈长生走了进来,他双眸清亮,却是一身洗的发白的简朴打扮,和富丽堂皇的场合显得格格不入。

“我去,这是哪个工地跑出来的农民工,真当这里是大锅食堂了?”

“门口的保安瞎了不成,这样的乡巴佬放进来干什么,把空气都污染了!”

“晦气!这地方也是能让你白吃白喝的吗,蹭饭也不长点脑子,难怪穷的连身体面衣服都买不起!”

讥讽的喧闹声在正堂中此起彼伏。

众人的议论让顾青山脸色十分难看,今天可是顾家和杨家联姻的大日子,多少中山市名流都看着呢,这个臭要饭的竟然敢来捣乱,真是该死!

身为订婚宴主角的顾盼更是满脸厌恶,哪里来的臭吊丝,把她的好心情都给破坏了。

一道道鄙夷的目光,落在陈长生身上。

他在门前环视一周,而后径直走到正堂中央,背负双手而立,淡淡的开口道:“顾家主,昆仑山一别五年,你该不会忘了我是谁吧?”

“一个土包子,连礼物都买不起,装什么装?”

“就是,还不赶快求求顾家主,说不定他能赏你一碗饭。”

“我怎么好像闻到一股臭味,真是扫兴!”

“你是......”顾青山脸色阴沉的仔细打量陈长生,昆仑山的事情他当然没有忘记,只是五年过去,陈长生长大了许多,而且他也没想到陈长生竟然真的会找到中山市来。

顾盼年轻漂亮,身材极好,今天穿了条合身的长裙,前凸后翘。

此刻她满脸鄙夷之色道:“故弄玄虚,你从哪里听来的闲话,就敢来我们顾家捣乱,今天是我的好日子,马上滚出去,我还能饶你一次!”

杨飞身材高大,更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此刻轻蔑道:“小子,你不就是想蹭饭吗,给我到边上等着,等客人们吃完了,那些剩菜剩饭我们不介意赏给你。”

顾夫人冷哼一声道:“农民工就好好当一辈子农民工,别做什么不切实际的白日梦,我们顾家的地毯也是你能踩的起的?还想攀附我们顾家,你也配?”

顾家人和杨飞每说一句,正堂中的宾客便是一阵哄笑。

他们全都戏谑的看向陈长生,好像在看一个笑话。

“难道你是五年前昆仑山的陈长生?”顾青山五十岁上下,一抬手打断了众人的嘲讽,盯着陈长生冷漠道,“今天是我顾家的大日子,你的事之后再说,随便找个位置安静候着吧,等我忙完了自然会给你吩咐。”

他表面上是认同了陈长生的身份,可是言谈举止充满了高高在上的俯视。

没有热络和感激,冷冰冰的就好像和陈长生多说两句话,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一般。

这样做,无非是在告诉他,纵然有恩,顾家也不是你能够攀附奢望的。

“你是在施舍我?”陈长生目光一冷。

他救过顾青山一条命,即便不求顾家上下感恩戴德,可是也不该遭受这样的对待。

更重要的是顾青山的态度,就好像是扔给了街边的乞丐几个零钱,充满不屑和嫌恶。

即便他听到司机路上说的话,早有心理准备,也没料到顾家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顾夫人冷冷道:“既然知道是我们顾家心善施舍你,还不老老实实听从吩咐?”

“你要做什么?”顾青山深深皱起了眉头,极为不悦道。

“你欠我一条命。”陈长生冷笑着说道,“当年救你之后的约定,你忘了吗?”

实际上,如果顾家礼貌以待,主动交还暖阳宝玉,那即便当初的婚约不算数,他也不会说什么。

可是顾家这种态度,让他动了真火,既然你们不想要脸,那我就成全你们!

顾夫人阴阳怪气道:“有些人该不会以为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真有多了不起吧?仗着一点小恩小惠,就想对我们顾家狮子大开口?”

杨飞身为顾盼的未婚夫,此时轻蔑道:“乡巴佬,你不就是看顾家富贵,因此想要攀附吗,想要什么你说吧,不过我劝你最好别不识好歹!”

顾青山是记得当初的约定的,那时候他性命垂危,只要能得救恨不得献上全部家当,可是他回到中山市就后悔了,也就没有和家里任何人说。

此时,一边是和杨家联姻,一边是乡巴佬样子的陈长生,他怎么可能选择后者:“小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陈长生背负双手,冷冷道:“当年救你之后,你说要将女儿许配给我,我没说错吧?”

霎时间,满场哗然。

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小子说什么,顾家女儿许配给他,该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顾青山只有一个女儿,那岂不是说顾小姐应该嫁给这个乡巴佬?”

“顾小姐日后必定要继承顾家,难道说顾家要白白被这小子捡去?”

顾青山见陈长生真的说了出来,恨的咬牙切齿。

顾盼靓丽性感,她听到陈长生的话,脸色难看至极,她可是顾家的天之骄女,中大校花之一,追求者数不胜数,要她嫁给这个土包子?开什么玩笑,他连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都配不上!

杨飞脸色铁青,这小子什么意思,要和他抢顾盼吗,也不撒泡尿照照,他也配?

“老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让我们的女儿嫁给这个乡巴佬吧?”顾夫人尖叫了一声,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

顾青山一摆手,制止了夫人的质问,阴沉着脸道:“陈长生,我的确说过要把女儿许配给你,可此一时彼一时。”

一旁的顾盼,骄傲的跨前一步,高挑的身姿让很多男性都要自卑,“我顾盼从小就是最优秀的精英,十六岁便帮忙打理公司,十八岁自学三门外语,考入全国前五的中大,而你只是个穷乡僻壤的乡巴佬,没学历、没背景,注定一辈子当个被人瞧不起的农民工!”

陈长生冷冷道:“所以,你们顾家不准备履行婚约?”

顾盼仰着光洁的下巴,高高在上道:“你,不配!”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