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命无双

天命无双

楚小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小年前世是知名院校的博士生,如今穿越古代成了败家子,本想用“脑残”的身份扮猪吃虎,纵横古代官场商场,竟一不小心活成了许多人的噩梦,更是成为许多人心目中永远的神。江小年感谢地球母亲的馈赠,凭借着脑袋里的记忆,他开始在古代逆袭人生,原主的败家人生,他要彻底翻身逆袭。

主角:江小年,沈淑云   更新:2022-07-15 2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小年,沈淑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命无双》,由网络作家“楚小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小年前世是知名院校的博士生,如今穿越古代成了败家子,本想用“脑残”的身份扮猪吃虎,纵横古代官场商场,竟一不小心活成了许多人的噩梦,更是成为许多人心目中永远的神。江小年感谢地球母亲的馈赠,凭借着脑袋里的记忆,他开始在古代逆袭人生,原主的败家人生,他要彻底翻身逆袭。

《天命无双》精彩片段

大梁朝。

江家宅院内。

躺在床上的江小年突然惊醒。

“我不是在图书馆复习吗?这是哪儿?”

就在江小年愣神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侍女推门进来。

“少......少爷,您终于醒了?”小侍女呼道,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少爷?叫我?拍古装电视剧吗?”

突然,无数记忆涌进脑海。

片刻后,江小年如遭雷击,僵在当场。

自己穿越了,成了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江家独子,飞扬跋扈,荒诞乖张,简直人憎狗嫌。

偌大家业几乎快被他败光,三天前因调戏女子与兵部侍郎之子起冲突,被打得重伤垂死,然后才有了江小年的穿越重生。

“我好歹也是名校博士,竟然成了这么个败家子?”

江小年无奈地感慨。

无奈归无奈,生活总是要继续。

他扭头看向小侍女,认出了她叫馨儿。

五官精致,娇俏可人,发育得鼓囊囊的,显然不小。

放在前世,就是妥妥的女神胚子。

“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贴身侍女,我这艳福不浅啊。”

馨儿战战赫赫的端着羹汤走到江小年身边:“少爷,奴婢喂您喝汤。”

喝个汤还让人喂,这也太麻烦了。

“不用,我自己来......卧槽!”江小年接过汤碗,刚啄了半口就被烫的叫出声来。

馨儿大惊失色,连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少爷,奴婢知错,没有提醒您羹汤还烫,还请少爷手下留情,奴婢一定不会再犯了。”

江小年一愕,我自己烫到自己的,为什么要责罚你?

转瞬他就明白了,换做是那个败家子,今日馨儿肯定要被暴揍一顿。

“快起来。”江小年伸手将馨儿扶起,“这事与你无关,我怎会无端责罚?”

馨儿怔住了,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少爷竟然说不会责罚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少爷转性了?

这时,江小年的父亲江季通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激动地赶了过来。

“儿子,你总算是醒了,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爹怎么活啊。”江季通喜极而泣。

江小年望去,发现这便宜老爹比原主人的记忆中又苍老了好几岁。

想必这几日,他是操碎了心吧。

前世是孤儿,第一次被长辈关心,江小年有些触动。

“爹,你的腿怎么了?”江小年记得江季通的腿之前都是好好的。

“没......没事......”江季通眼神闪躲。

馨儿义愤道:“少爷您受伤后,老爷去刘文举家讨说法,结果不但被打,还说您弄碎了他的祖传玉佩,最后逼着老爷写了五万两的欠条......”

“好了!”江季通制止了馨儿,而后笑着安慰江小年,“儿子别担心,为父会处理好的,大夫说你伤了头脑,可不能受刺激。”

江小年闻言,顿时语塞。

虽与自己无关,但还是很歉疚。

“爹,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我向你保证,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会像往日那般荒唐。”江小年诚恳地说道。

砰......江季通的拐杖落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儿子。

馨儿再次被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其他仆人也僵在原地。

少爷还会认错?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儿......儿子?你......你说的可是真的?”良久之后,江季通才回过神,不敢置信地问道。

“嗯,是真的。”江小年点点头肯定道,“儿子已经明悟了。”

“好,好,只要你懂事了,爹就算一双腿没了都值得。”江季通老泪纵横,欣慰地说道。

这时,江家的大门被粗暴地踹开,一群士兵气势汹汹地鱼贯而入,分立两侧。

然后,一个年轻男子手摇折扇,悠哉悠哉地走了进来。

江小年认出,此人正是打伤自己的刘文举。

妈的,欺人太甚!

江小年恨不得冲上去收拾他,只是看着这全副武装的士兵,不由冷静下来。

对方势力太大,贸然动手只会自讨苦吃。

刘文举看到江小年,错愕不已,“哟......你小子这么快就好了?看来那群饭桶还是下手轻了!”

“刘公子,你......你这是何为?”江季通拄着拐杖上前询问,刻意把江小年拦在身后。

“自然是来讨债!”刘文举傲慢地说道。

江季通急了,“刘公子,欠条上说好了有一月之期的。”

“一个月?难不成一个月后你江家就能拿得出来?”刘文举轻蔑地问道。

江季通语塞,甭说家产已经被儿子败光,就是没有被败光,五万两他也是拿不出的。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收了你们江家宅子,权当一个月的利息吧!

“唰......”刘文举话落,所有士兵长刀齐齐出鞘,吓得江家下人一个个抖若筛糠。

江季通绝望得痛哭起来,这可是江家祖宅。

若真被刘文举夺去,自己死后有何面目去见江家先祖?

这时江小年站了出来。:“一月之期未到,你凭什么笃定了我江家拿不出五万两?”

“你带兵强闯民宅,就不怕我把事情宣扬出去,你爹被弹劾滥用职权吗?”

江小年目光如炬。

刘文举骤然大怒,“小子,你敢威胁我?”

“来人,给我先剁了他,我看他如何把事情宣扬出去?”

“且慢!”

刘文举刚一下令,门口一道清冷的制止声就响了起来。


江小年循声看去,眼睛顿时就直了。

竟然是前几天他调戏过女子,瀚林学士沈文之女,沈淑云。

高挑的身材,清丽的面容,淡雅的气质,再配上一袭白裙,宛若仙女临凡。

没想到她竟然会来。

见到沈淑云,刘文举像舔狗一样激动地迎了上去,只是不等他开口,沈淑云便抢了先。

“刘文举,他对我无礼之事,我已经说过不再追究,你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

刘文举顿时不悦起来,“淑云,我们已经有了婚约,为何还要维护他?”

“我没有维护他。”沈淑云果断否定,“我们之间更没有婚约,那只是我爹酒后随口一言,做不得数。”

“我不想因为我闹出人命,此事到此为止吧。”

刘文举气急败坏,气愤地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反正我已经当了真。”

“你不用有啥心理负担,我今日来,是因为他弄碎我的祖传玉佩,讨要赔偿。”

“你......”沈淑云语塞,一时没了主张。

江小年倒是松了口,还以为调戏了一个有夫之妇呢,没想到不是真有婚约。

这样的话,以后复仇就没啥心理负担了。

“沈姑娘真是心胸宽广,虽然你不计较,但我还是想真诚的向你道歉。”

“不过我还是想说,你这么漂亮我这么帅,的确是天生的般配。”

“登徒子,你休要胡说八道。”沈淑云气愤地呵斥,有种想打死江小年冲动。

真是后悔今天来帮他解围。

当着自己面还敢对沈淑云出言不逊,刘文举心下大怒:“给我杀了他!”

士兵闻言就要动手。

“刘文举!”江小年发出一声厉喝,把来犯的士兵和刘文举弄的一怔。

“麻烦用你猪脑子想一想,就算你老爹能帮你摆平私闯民宅一事。但如果带兵行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就不是你侍郎老爹能承受的了!”

刘文举闻言,顿时浑身一颤。

今日带兵前来也是瞒着父亲,只是想吓唬吓唬江家,肯定不敢乱来。

刚才真是被江小年给气糊涂了。

士兵们齐齐看着刘文举,等他做最后的决定。

江季通早已紧张得满头大汗,甚至已经做好了跟刘文举拼命的准备。

馨儿更是脸色煞白,已经在哭了。

终究,刘文举压下愤怒,咬牙忍了下来。

“躲得过初一,我就不信你能躲过十五。”

“一个月后要是拿不出钱来,我定会让你江家万劫不复!”

刘文举愤怒地扫过江家所有人,然后带兵离去。

沈淑云见事情暂时平息,美眸扫了江小年一眼,也转身欲走。

江小年笑道:“沈姑娘来都来了,吃口茶再走?”

沈淑云冷哼一声道:“江公子请自重。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吧。”

语罢,沈淑云离开而已。

待刘文举走远,江家人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儿子,你刚才太冲动了,我劝你最近还是不要出门的好。”江季通耐心地嘱咐后便去想办法凑钱去了

江小年仰天叹息。

自己穿越过来就面临如此严峻的情况,着实头疼。

但既然已经开始新的生活,那肯定不能这么窝窝囊囊继续下去。

思索间家仆邓建来报,“少爷,外面有个姑娘求见。”

江小年一愕,“姑娘,什么样的姑娘?要见我干嘛”

邓建想了一下道:“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说是要见到你才肯说是什么事。”

江小年马上抓住了重点,一个很漂亮的姑娘!

“那你还愣着干嘛?叫进来啊!”江小年朝邓建催促,然后立马改口,“不,是请,快去把她请进来。”

对于美女,从上辈子开始,江小年从来都是很谦和有礼的。

邓建得令立刻转身离去。

不多时,一个衣裳褴褛的小姑娘被邓建被带了进来。

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不算太高。

五官倒是精致,但面色蜡黄,瘦削单薄,显然长期营养不良。

江小年顿时傻眼了,这特么的也叫美女?

江季通和馨儿也傻眼了,这跟预想中的有点不一样啊。

“拜见江少爷!”小姑娘在江小年面前跪下,战战兢兢地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江小年皱眉问道,实在想不起自己跟跟她有过什么交集。

“是......是很私密的事,还请江少爷俯耳过来,奴家悄悄告诉你。”小姑娘说道。

“很私密的事?”江小年顿时不淡定了,难道,自己曾经跟她......

关键是,这种没怎么发育的小姑娘,以前的我也应该下不去手吧?

不过他还是俯下了身子。

就在这时小姑娘突然大喊。

“江恶狼,拿命来,我要替我娘还有哥哥报仇。”

话音未落,一把匕首已经对着江小年的心窝刺了过去。


江小年大惊失色,电光火石间顺势一躲,匕首擦着他胸前的衣服滑了过去。

馨儿吓得面如土色,想要去援救,脚下却半分都动不了。

小姑娘一击不中摔倒在地,想要起身再刺,已被江小年一脚踹在了地上。

邓建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捡起地上的匕首,顶在她的脖子上,将她制住。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记得杀过人啊?”江小年后怕地问道,同时一脸狐疑。

以前的确干过不少荒唐事,但绝对没有害过人性命。

小姑娘没有了之前的狠厉,嚎啕大哭起来。

“你突然要求加租子,我家交不起你就让人打伤了哥哥。”

“哥哥受伤后得病死了,母亲也伤心过度生病而死。”

“你就是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小姑娘伤心欲绝地哭着说道。

江小年愣住了,像是有加租子这回事。

江家在西山有五百亩地,前主为了敛到更多的钱财去挥霍,悄悄对四十户佃农加租子。

租子是收到了不少,不过随后佃农也全逃难走了,五百亩地也被曾经的江小年偷偷卖出。

没想到中间还发生了这档子事情。

“胡说,你哥病死的,你娘是气死的,怎么能怪到我家少爷头上?天地可鉴,我们只是略微加租根本没打过人!”邓建愤怒地呵斥,“走,把她扭送到衙门里去。”

江季通也是一阵后怕,马上安排两个人跟邓建一起去。

小姑娘没有挣扎和反抗,只是死死地怒视着江小年,眼里满是愤怒和绝望。

这一去衙门,必死无疑,此仇,亦无法再报。

“慢着。”突江小年然开口,制止了邓建等人。

“你是不是想亲手打死我,我告诉你,我不怕你,你这头该死的恶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小姑娘咬牙切齿地说道。

嘴上说着不怕,身子却已经开始打颤。

江小年走过去,看着小姑娘心底满是愧疚。

终究是因为自己,才让她家破人亡,成了孤儿。

孤儿的生活有多悲惨,江小年再清楚不过。

因为,他前世就是孤儿。

“我不会打死你,也不会将你送官。”江小年说着,从身上摸出几两碎银。

“拿着这些银子走吧。”

“你......真愿意放我走?”小姑娘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小年,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可是头该死的恶狼,害得村里四十户人家流离失所。

他怎么可能会放走自己?

江小年摆摆手,“你要再不走,我就要改主意了”

小姑娘缩了缩脖子,捡起锈迹斑斑的匕首,警惕地跑了。

却没有把银子收下。

江小年看着小姑娘逐渐消失的背影,不由长叹了一声。

“放心吧,以后不会再那样了,如果有机会,会好好弥补你的。”江小年暗自发誓。

......

晚饭的时候,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江季通终于是开了口。

“儿子,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去求你舅舅,他有钱,看看能不能借点。”

五万两可不是个小数目,除了借他没有任何办法。

江小年一愕,没想到江季通会有这种念头。

他的舅舅唐弼官居户部主事,是朝中的实权官员。

当年因为不同意母亲嫁给江季通,跟母亲断绝了关系。

母亲死前,想回唐家去祭拜一次双亲,都被唐弼狠心拒绝,让她死不瞑目。

可见其人有多铁石心肠。

“不用去求他,我自有办法筹到钱。”江小年拒绝道。

“你能有啥办法?”江季通责备道,没把江小年的话当回事。

“你母亲一直希望我们能跟你舅舅冰释前嫌,借这个机会,这事兴许能成。”

江小年不好再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翌日一大早,江小年就被叫了起来,带着厚礼去了唐家。

只是,江小年刚一进去,就被一个年轻人拦着,是他的表哥唐靖。

“江小年,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淑云的主意?”

唐靖愤怒地喝问,大有随时要动手的架势。

江小年一愕,看出这表哥也沈淑云的舔狗。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喜欢沈姑娘,自是正常不过。”江小年淡然地解释。

“不知表哥为何如此生气?”

“难道你也喜欢沈姑娘,怕被我捷足先登?”江小年问道。

“哼,就凭你这个蒙学书都读不懂的败家子,我唐靖会怕你?”唐靖轻蔑地说道。

“既然不怕,那又为何动怒?”江小年语气平和地问道。

“你......”唐靖顿时语塞,老脸憋得通红,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靖儿,入门即是客,不得无礼,我唐家书香门第,又不是某些粗鄙之家。”

不远处的唐弼出声替儿子解了围,顺道嘲讽了一下江家。

他本想看着儿子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没想到三两句话,儿子就败下阵来。

“这败家子的脑子,好像没传说中的那样不堪。”唐弼暗想。

江季通则是窃喜,儿子表现得可以啊。

肯定是他娘在天上保佑,让他今天开了窍。

“见过大哥,小年,快拜见舅舅。”江季通连忙笑呵呵地圆场。

江小年没有多说,跟着父亲行了一礼。

唐弼没有理会,独自坐下呷了一口茶,“说吧,为何事而来?”

没有让江季通和江小年坐下的意思,更别提上茶。

“回大哥的话,是小年想来看望看望您。”江季通陪着笑解释道。

“呵呵!什么看望我爹,肯定是想来借钱的。”唐靖轻蔑地说道。

“你们江家的好事谁不知道,亏你们还有脸出来行走。”

“摊上你们这样的亲戚,真是辱没了我唐家的门楣。”

“靖儿休要胡说。”唐弼突然打断唐靖,“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这门亲戚,他们,不配。”

“爹爹教训得是。”唐靖立刻拱手,“你们趁早赶紧滚出去,不要在这里脏了我唐家的地。”

“大哥,还请看在芷柔的面子上,出手相救。”江季通哭着哀求。

“小年他毕竟是您的亲外甥呐。”

“给我闭嘴。”唐弼怒而起身,“有这样的外甥,那是我唐弼的耻辱。”

“可恨当年芷柔瞎了眼,硬要嫁给你。”

“早知今日,我宁愿她当日服毒自尽,也决不许她进你江家之门。”唐弼极尽嘲讽地说道。

“有你这样的舅舅,那也是我江小年的耻辱。”江小年忍无可忍,冷声说道。

“你到今天还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我娘,无非就是没从我娘身上捞到好处。”

“搞得自己蹉跎半生,还只是个六品主事。”

“自己没本事高升就埋怨别人,有这样的舅舅,你说,我难道不该感觉羞耻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