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早就不爱你了

我早就不爱你了

一碗蛋花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白月光陷害,丈夫视若无睹,所有的爱都成了嘲讽她的证据……沐葵还处在孕期,便被一纸离婚协议打发。后来她试图挽留,却被男人暴力掌掴还夺走了孩子。由爱变成了恨,沐葵发誓要报复男人,三年之后,她浴火重生,带着当年藏起来的女儿,偷偷的回到故土。

主角:沐葵,莫御擎   更新:2022-07-15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葵,莫御擎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早就不爱你了》,由网络作家“一碗蛋花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白月光陷害,丈夫视若无睹,所有的爱都成了嘲讽她的证据……沐葵还处在孕期,便被一纸离婚协议打发。后来她试图挽留,却被男人暴力掌掴还夺走了孩子。由爱变成了恨,沐葵发誓要报复男人,三年之后,她浴火重生,带着当年藏起来的女儿,偷偷的回到故土。

《我早就不爱你了》精彩片段

“莫太太,恭喜你,你怀的是双胞胎。”妇产科医生把刚出来的B超单递给了沐葵。

沐葵拿过单子,激动得手抖了抖。

双胞胎!

莫御擎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吧。

沐葵对医生再三道谢后就揣着单子出了医院。

回到车上。

司机问道:“太太,现在回家吗?”

沐葵攥了攥手,开口道:“去郡湖别苑。”

司机愣了下,“太太,您确定吗,那里可是——”

沐葵打断他,目光有些深:“我确定。”

司机暗暗叹了声气,调转车头往青城西南方的郡湖别苑开去。

郡湖别苑是青城近几年新开发的高奢别墅群,里面只有十栋别墅,其中一栋是莫御擎名下的,但那里的女主人却不是正牌莫少太太沐葵,而是莫御擎的白月光柳烟烟。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下。

沐葵深吸了一口气,拎着装有B超单的包包走了进去。

不出意外的,她进去后就遇到了柳烟烟。

柳烟烟穿着高奢长裙,打扮得优雅高贵。

似乎料到沐葵会来,她并没有惊讶,而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瞧着沐葵,“沐葵,你来我这干什么?”

沐葵看着这个曾经的好朋友,现在却是自己婚姻的第三者,眼神冷漠,直接就说:“我来找莫御擎。”

“那真不巧,擎哥昨晚忙到很晚,又把我弄醒非得和我亲热,到了天亮他才睡下。他现在还在睡觉呢,你还是回去吧。”

她笑得羞涩又得意。

虽然知道她是故意炫耀,但沐葵的胸口还是一阵发闷。

吞了一口气,沐葵尽量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说道:“他的房间在哪儿?我和他说件事就走。”

柳烟烟目光往楼梯上方看了眼,嘴上不耐烦地说:“沐葵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擎哥他在睡觉,没空见你,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等擎哥回家再说吧。”

沐葵的胸口又揪了下。

自从莫御擎从他继母手中夺回莫氏的股份后,他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回过家了。

柳烟烟这话无疑又是在故意刺激她。

沐葵深吸了一口气。

她爱莫御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他。

结婚两年,她小心翼翼的当好莫太太,做一切能为他做的事,尽管他回家的次数寥寥可数,可沐葵还是想争取一次。

毕竟,这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何况现在她还有了他的孩子。

她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下一秒,她迈步就往楼梯上走。

可就在沐葵刚走上二楼的时候,柳烟烟忽然追了上来,还一把拽住了她,冲她叫道:“沐葵,你怎么这么贱!我说了不许打扰擎哥休息,你给我出去。”

沐葵正急着见莫御擎,怒声道:“柳烟烟,莫御擎他是我的丈夫,你没有资格不让我见他!”

柳烟烟冷笑了声,“如果两年前不是你们设计让擎哥不得不娶你,我早就嫁给了擎哥,哪里轮得到你做莫太太!”

沐葵没想到她竟然提起两年前的事情,一瞬间气的眼眶有些红,咬牙道:我和莫御擎从小就有婚约,而且两年前的那晚我也是被设计的。反而是你柳烟烟,我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你却背着我勾搭我的未婚夫!”

沐葵一岁的时候妈妈就过世了,继母进门,父亲就把她丢到老城区和爷爷奶奶生活。她就是在老城区认识的柳烟烟。

后来爷爷奶奶过世,她才又回到沐家,那之后柳烟烟经常说想她,她就经常带她去富人区玩,还拿自己的零花钱给她买名贵的包包首饰,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暗中勾搭上了莫御擎!

前段时间,莫御擎打败了他的继母后,沐葵才知道他一直保护在暗处的前女友就是柳烟烟,当时沐葵情绪崩溃到差点流产。

和莫御擎结婚的这两年间,沐葵没少让柳烟烟去家里玩,甚至很多时候莫御擎也在家。

想到他们在家里背着自己约会,沐葵就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自己竟然这么蠢,被人耍的团团转!

但现在想这些只是徒增气愤,沐葵只想把怀了双胎的事情告诉莫御擎。

沐葵冲着柳烟烟叫道:“你放手!”

柳烟烟忽然朝走廊那边看了眼,一脸委屈地对沐葵叫道:“沐葵,你这是在做什么?你快松手!我肚子里还有擎哥的孩子呢!”

沐葵一下愣住。

柳烟烟在说什么?

让她更愣的是,柳烟烟在喊完这声后就一下松开她的手,然后身体往后一仰。

嘭嘭......

她顿时滚下楼梯,直接摔在了一楼的地板上,而她的身下,有鲜红的血缓缓流出。

沐葵瞪大眼,不可置信的惊楞在原地。

也是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二楼走廊深处走来。

男人穿着黑色衬衣,面容英俊,神色阴冷。

不是别人,正是莫御擎。

莫御擎显然看到了这一切,气氛陡然变得森冷无比,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沐葵,你对烟烟做了什么!”男人一字一顿仿佛从齿缝中挤出,充满怒意。

感受到男人森冷的视线,沐葵脸色一白,忙解释:“莫御擎,不是我推她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你当我眼瞎吗?”男人冷冷的睨着她,视线如同刀剑一般,充满杀气。

沐葵打了个寒颤。

眼前这个男人,她的丈夫,没想到两个月没有见,再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场景,他甚至连一句解释都不想听,就给她定了罪。

她才是他的妻子啊!

沐葵心中酸涩。

眼见他从身前走过,她下意识地拽他手臂跟他解释:“莫御擎,我真的没有推她,我......”

话音未落,回答她的是被他无情甩开的手。

“滚!”

沐葵险些被甩跌倒,而男人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她好不容易稳住身体,莫御擎已经快步走下楼梯到了柳烟烟的身边。

这时柳烟烟的裙摆已经被鲜血浸湿,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柳烟烟苍白着脸,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依偎在男人怀里哭着说道:“擎哥,我们…我们的孩子没了。”

“我们这就去医院,不会有事的。”

莫御擎说着就抱起了她,转身出去的时候,他看了沐葵一眼,那一眼透着森森的杀意。

“沐葵,如果烟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给她偿命!”

沐葵被他的目光刺到,浑身顿时冷得发抖。

看着男人毫无留恋离去的背影,沐葵下意识摸了摸肚子,心却仿佛沉到了深渊,只有无尽的冷。


沐葵在莫御擎抱着柳烟烟离开后没多久就被轰出了这里。

回到家后就被软禁,除了必要的产检外,她不能离开家门一步,同时她还收到了一封冷漠的离婚协议书。

在这之后,沐葵就再也没有见过莫御擎。

直到现在沐葵生完孩子一个月。

这天上午,沐葵正在房间陪孩子,外面就传来了柳烟烟的声音。

“春姨,我是来看望沐葵和孩子的,麻烦你让一下。”

春姨挡在门前,没好气地冲她说:“这里不欢迎你,你出去!”

柳烟烟冷笑了声,“擎哥早就和沐葵签了离婚协议了,而我很快就会和擎哥结婚,这的女主人也很快是我,要滚的人该是你们吧?”

春姨被气到,忍不住骂她:“你也太不要脸了!”

柳烟烟脸一冷,抬手就要打春姨的脸。

沐葵推门走了出来,挡在了春姨的身前。

柳烟烟怔了下,把手收了回去,然后笑着打量沐葵。

沐葵的脸色苍白没什么气色,身形也和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不同,单薄又纤瘦。

她漠然地看着柳烟烟,“柳烟烟,你现在看过我了,可以走了吗?”

柳烟烟满意地看着她气色虚弱的模样,笑着说:“我还想看看孩子,麻烦你让开一下。”

“孩子刚睡着,你下次再来吧。”

“下次?”柳烟烟笑了声,“沐葵,你不会忘了你和擎哥的离婚协议了吧?孩子是擎哥的,我马上要嫁给擎哥,很快也就是这孩子的妈妈。你要是识趣就让我早点和孩子亲近亲近,我以后或许还能考虑对他好一点。”

她满脸的挑衅和威胁。

沐葵垂在身侧的双手攥了起来。

想到自己的孩子以后会叫她妈妈,甚至还会被她虐待,沐葵就愤怒到浑身发抖!

但她没法让莫御擎相信,更没有办法让他更改离婚协议。

就连孩子的抚养权,她也无法抗衡莫御擎!

好一会儿,沐葵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对她说道:“我要见莫御擎,见不到他,我是不会让你见孩子的。”

这半年来一个人孕育孩子的过程已经让她对这段婚姻死心了。

她不会再奢求莫御擎回心转意,但孩子是她的命!

柳烟烟却扬起下巴说道:“擎哥现在很忙,没空过来。”

沐葵神色冷下,“那就请你出去吧。”

柳烟烟哼了声,“你别给脸不要脸!”

沐葵没理她,站在门前没动。

柳烟烟不耐烦了,上手就要推开沐葵。

沐葵的身体还没恢复,根本没有力气反抗,一下就被她推得摔在地上。

春姨忙把沐葵扶起来,接着就冲到柳烟烟跟前,忍无可忍地打了她一巴掌。

柳烟烟顿时捂着脸瞪向春姨,“你竟然敢打我!”

春姨气道:“是你先欺负小葵的!”

柳烟烟忽然抿起嘴角,露出了一道算计的冷笑。

沐葵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几秒钟后,楼下客厅就传来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

莫御擎正迈着长腿,大步走进来。

而柳烟烟扬手就在自己另一边没被打的脸上又打了一巴掌。

“啪”得一声,十分清脆。

紧接着她就委屈地说道:“沐葵,我真的没有要取代你的意思,我就是单纯地想来看望你和孩子,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沐葵和春姨都懵住了。

而莫御擎在听到那道巴掌声后就迅速走了上来,再看到柳烟烟两边脸被扇得通红的模样,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周身也瞬间罩上一层滔天怒火。

沐葵原本就苍白的脸又白了一瞬。

柳烟烟趴到了莫御擎的胸口,委屈地抽泣起来,“擎哥,如果我们的孩子没有死的话,现在应该也快出生了吧,我就是想看望她的时候看一眼孩子而已。她们好像以为我要虐待孩子,让我滚也就算了,还伸手打我。”

莫御擎揽着她,轻声地哄她:“别哭了,我给你做主。”

接着,他阴冷的视线看向了沐葵,“是你打的烟烟?”

春姨当即要上前解释。沐葵用力地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她见识过柳烟烟的招数,春姨性格耿直只会中她下怀,而且无论她们怎么解释,莫御擎都不会相信的。

沐葵迎着他的视线,回他:“是我打的。”

莫御擎的脸上顿时布上一层阴霾。

柳烟烟懵了下,显然没料到沐葵会直接认了。

莫御擎又低头看向她,“烟烟,她打了你几下?”

柳烟烟迅速整理好脸色,露出委屈的模样,小声地说:“一下。”

莫御擎看着她两边都通红的脸,嗓音冷了冷:“说实话。”

柳烟烟还是很小声,“两下。”

“到底几下?”莫御擎快没了耐心。

柳烟烟露出不得不说实话的模样,“好像是六下。”

春姨登时叫道:“你在撒谎!小葵根本就没打你,是我——”

“春姨!”沐葵迅速拽住她,打断她说:“你进去帮我看看孩子。”

说话间,沐葵朝她挤了下眼睛。

春姨生吞了一口气,又瞪了柳烟烟一眼,然后就转身进了房间。

沐葵把房门关上,接着就硬着头皮对柳烟烟和莫御擎说道:“是我不对,我跟你们道歉。”

莫御擎抿起唇角,沉默地瞧她。

柳烟烟吸了吸鼻子,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回她:“没关系,我们以前可是好朋友,我不会跟你计较的。”

接着她又对莫御擎说:“擎哥,我们走吧,我的脸好疼,我想去医院看看。”

说话间她的眼泪也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莫御擎才缓和几分的脸顿时又沉了下去。

“等我给你主持了公道,我就带你去医院。”对柳烟烟说完,他就冲沐葵喝道:“你给我下来。”

说完他揽着柳烟烟就往楼下客厅走去。

他们的身影亲密。

沐葵攥了攥手,压住了眼底的酸涩,跟着他们来到了客厅。

莫御擎揽着柳烟烟坐在沙发上,直接对叫来的两个保镖吩咐:“把她摁住,打60个巴掌。”

沐葵一下睁大了眼睛。

她料到他会为了柳烟烟对她做什么,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60个巴掌!


沐葵心痛难忍,她看向莫御擎,这个她心心念念爱了十多年的男人,此刻的脸上只有冷漠和厌烦。

他不仅一点都不信她,还为了给柳烟烟泄愤要打她60个巴掌。

60个巴掌下去,她的脸也要烂了吧。

沐葵哭着说道:“莫御擎,你可以不可以换一个,你让他们打断我的腿也行,能不能别打我的脸?”

她红润润的眼睛里全是乞求。

莫御擎抿了抿唇。

这时,柳烟烟挽着他的手臂说道:“擎哥,要不算了吧,她就打了我6下。打她60下真的会打烂她的脸的,而且我现在脸好疼,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她不说还好,一说完,莫御擎就直接对保镖喝道:“立刻动手!”

两个保镖根本不敢违抗莫御擎,当即就把沐葵摁住。

沐葵根本没有力气反抗,一下就跪坐在了地上。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打在脸上的清脆巴掌声。

啪!

半边脸颊瞬间火辣辣地疼。

但这只是开始。

沐葵还没有所反应,另一个巴掌就在另一边脸颊上响了起来。

啪啪......

接连不断的巴掌声响起,在客厅内回响。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概是腥甜的血从嘴角流出,沐葵大脑发懵,脸也肿痛到快没知觉的时候,两个保镖才停下手。

“莫少,我们打完六十下了。”两个保镖松开她,向莫御擎汇报。

沐葵身影一歪,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莫御擎起身走了过来,笔直的长腿几步就跨到了沐葵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沐葵的视线早就被眼泪模糊掉,她看不清他此刻的脸,但却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犀利的视线。

她蜷缩起来,下意识地想要捂住自己的脸。

莫御擎却半蹲在她身前,直接捏起了她的下巴,冷笑了声,“沐葵,这就是你欺负烟烟的代价!”

沐葵死死地咬住唇,但眼泪还是一股脑地冲出眼眶。

她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莫御擎,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似是被她眼泪烫到,莫御擎眼神有一瞬的怔楞,随即丢开她下巴,口气不耐烦地说:“孩子我会带走,给你一天的时间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沐葵身形不稳地倒回地上。

看着他站起的高大身影,看着他就要走向柳烟烟了,她忍不住问了声:“莫御擎,这些年,你就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吗?”

回答她的是他冷得没有温度的嗓音:“我对你,只有厌恶。”

沐葵浑身一僵。

眼泪还在流,淌到肿起的脸颊上,辣得刺痛。

但这些痛,远比不上此刻她胸口的绞痛,似是有什么东西要把她的心脏给绞碎!

呵......

她从小就喜欢他,有很多年她的梦想都是嫁给他。

虽然是被算计才能嫁给他,但在婚后她依旧努力地去做好一个妻子。

她每天都小心翼翼地讨好他,哪怕他从来不给她笑脸,但只要他能回家,她都是开心的。

她以为可以焐热他的心,可以用孩子挽回他。

可原来他对她从来只有厌恶!

原来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一厢情愿啊!

“呵…呵呵......”沐葵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

莫御擎看着她又哭又笑又肿烂的脸,胸口莫名揪了下,但也只是短短一下。

下一秒,他就冷声吩咐保镖:“去把孩子抱过来。”

保镖应声上楼。

不一会儿,孩子“哇哇哇”的哭声传来。

沐葵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下站了起来,朝着抱走孩子的保镖扑去。

“把孩子还给我!”

但在下一秒,她就被保镖一把推开。

她往后仰,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孩子的哭声瞬间加大,“哇哇哇”的,每哭一声,沐葵的心脏就像被什么东西撕扯一下。

才止住的眼泪顿时决了堤似的滚出来。

“不要带走我的孩子!把孩子还给我!”她哭着往客厅门外爬。

但保镖很快就把孩子抱进了莫御擎的车内。

不一会儿,车子开走后,孩子的哭声也随之消失。

沐葵趴在门前,呜咽地哭。

春姨也是这时从楼上跑了下来,见到沐葵肿烂到不能看的脸,顿时气到飙泪。

“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她心疼地扶起沐葵。

沐葵趴在她怀里哭了起来。

大概是眼泪流干了,她才止住哭声。

她哑声地问:“春姨,他们没看到另一个孩子吧。”

春姨忙回:“没有没有,小丫头乖着呢,被我藏在柜子里也不哭也不闹,他们没发现。”

沐葵松了口气,“那就好。”

说完,她没让春姨搀扶,独自站了起来。

虽然站得过程很艰难,但站起来后,她的身体立得笔直。

她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红肿了的眼睛里神色淡漠无光。

片刻,低哑地出声:“莫御擎,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爱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