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顾先生卖惨装穷

顾先生卖惨装穷

元无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高额的彩礼,苏寒被亲妈逼着嫁给一个瞎子!按照约定的时间,她到达民政局,却发现自己的准新郎,居然是她暗恋了十年的瞎子!领证前,顾知祈装穷卖惨,苏寒开心的接下了这个穷老公。领证后,她才知道男人藏着多少秘密。

主角:苏寒,顾知祈   更新:2022-08-18 19: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寒,顾知祈 的女频言情小说《顾先生卖惨装穷》,由网络作家“元无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高额的彩礼,苏寒被亲妈逼着嫁给一个瞎子!按照约定的时间,她到达民政局,却发现自己的准新郎,居然是她暗恋了十年的瞎子!领证前,顾知祈装穷卖惨,苏寒开心的接下了这个穷老公。领证后,她才知道男人藏着多少秘密。

《顾先生卖惨装穷》精彩片段

“五十万彩礼我已经收了,明天这个婚你必须结!”

苏母将户口本甩到苏寒面前,恨铁不成钢的狠戳了下苏寒的额头:“我是你妈,我又不会害你。五十万啊,老家有几个男人能给这么高彩礼!”

苏母尖锐的声音刺的苏寒脑袋嗡嗡作响,脸色有些发白。

因为父母偏心,她和父母赌气很久没回家了,昨天苏母主动打电话让她今天回家一趟,她还以为父母是想她了。

结果进了家门后,没有一句关心,开口闭口都是钱。

“你是我亲妈么?我才22岁啊,你就逼我嫁给一个瞎眼的残疾人!”

“瞎子怎么了?瞎子又没耽误他赚钱。虽说人看着老气,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苏母扯着嗓子道:“但人家在南市开了家盲人按摩店,生意好的很。要不是眼瞎,这好事还轮不到你。”

“钱钱钱,说到底你们就是为了那五十万彩礼!要真的是好事,你们怎么不让我姐嫁?”

苏寒吸了口气,指着墙上一家四口却没有她的全家福反问。

苏家三个孩子,苏母偏爱大姐苏佳欢,苏父重男轻女,最疼小弟苏佳乐。

苏寒作为第二个孩子,爹不疼,娘不爱,永远要懂事、退让和被牺牲。

就像墙上的全家福,没有她,也没人在意。

苏母却脱口而出:“你能和你姐比吗?你姐是我们家唯一的大学生,将来是要捧金饭碗的。”

“你呢?一没学历,二没长相,这辈子就是没出息的命,我和你爸也就指望你在彩礼上让我们长长脸就行,这么低的要求你都不愿意吗?”

苏寒知道苏母偏心苏佳欢,但听到苏母这么贬低自己,一下子委屈的哭出了声,吼道:“我也想有学历,我是考上大学的,是你不让我去。你说一年四千学费太贵,逼着我读免费的大专。”

“可我姐读的三本院校一年学费三万多,你借钱都让她读。我知道你偏心我姐,可我也是你的女儿,你不能为了钱逼着我嫁给一个陌生人!”

苏寒一贯乖顺,忽然吃了炮弹似的一通指责,苏母瞬间火大:“你个死丫头!我养你22年还养出仇来了。我告诉你,这婚你不结,我就当没生过你!你一天都别想好过。”

苏寒咬着唇,视线早已模糊了,却清楚苏母脸上是张牙舞爪的威胁。

“随便你,反正我不答应!”

苏寒吼着拉开门。

“砰!”的一声,一只陶瓷碗击中她的后腰,她吃痛的缩了下。

碗落地而碎,声音尖锐刺耳,却不及身后苏母叫骂更难听。

“你个白眼狼,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生下来我就应该掐死你。”

“哎呦,这么多年我养条狗还能吃点肉,你个小吸血鬼,我和你爸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眼看我和你爸老了,没用了,你就不顾我们死活了。”

“......”

苏寒无奈又委屈流着泪,在她妈眼里,她就是最坏的,她妈能用最毒的话骂她。

这么多年她以为早习惯了,可眼泪却不争气。

她真的好嫉妒大姐和小弟,从小被呵护长大。

她呢?

作为第二个孩子,好像天生低人一头。

家里只有两颗糖,苏寒让完给大的还要让给小的。

她是只能眼巴巴看着,却没糖的孩子。

她也会哭也会疼,懂事听话总是被牺牲,父母却连一点疼惜都不愿给她。

苏寒擦着眼泪,一路走进热闹的步行街夜市,找到了自己的摊位。

“怎么现在才来?这都快24点,马上都要收摊了。”

摊位里,一个挂着破旧挎包的女孩看到苏寒不满道。

“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

苏寒连声抱歉,麻利的去整理摊位上的小饰品。

这个摊位是苏寒和同寝的王晴一起摆的,赚的不多,但能解决她的基本开支。

所以她再难过也不敢不来,少赚一天,她就得饿肚子一天。

王晴不满的嘟囔着,眼睛却又忽然一亮:“苏寒,快,来生意了。”

人头攒动的步行街,身穿蓝色休闲衬衫的高大男人在形色人群中格外醒目。

男人直挺抬着头,墨色碎发下,下颌线完美,肤色净白。高高的鼻梁上架着宽口墨镜遮掩了大半张脸,依旧看出他拥有出众的长相,引得周围女人频频侧目。

男人紧敛着唇,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墨镜后神秘的眼有些目中无人,是真的目中无人,因为他拄着根盲杖。


注意到男人是盲人,周围的人自觉避让。

苏寒直愣愣站在摊位外,紧张的心跳鼓的耳膜生疼。

他是顾知祈!

这个苏寒偷偷刻在心里九年的人,哪怕未见全貌,她也能一眼认出来。

只是轮廓更加深邃,气质也更成熟,但浑身的倨傲一如既往。

可这样一个倨傲的人竟然真的失明了。

苏寒心口揪痛了下。

耳边是王晴雀跃声:“就是这个瞎子,特别好骗,昨天那个坏的手机壳,我就是五十块钱卖给他的。”

说完,王晴迫不及待挡住了去路:“帅哥,买个挂件呗,很适合送女朋友的。”

顾知祈一双眼被挡在墨镜后,却也掩不住神情中的不耐和冷漠:“不用。”

这很顾知祈。

苏寒唇角弯了弯,眼底有烟花绽开,很亮。

“帅哥,你就买一个吧,我今晚还没开张呢,很便宜的。”王晴不依不饶着。

顾知祈墨镜偏向苏寒,墨镜泛着寒光,唇角嘲讽。

那样子好像看穿了什么套路。

他冷着声问:“多少钱?”

王晴眼睛一亮:“五十!”

顾知祈拿出钱包,修长指尖刚触碰到五十元纸币的边缘,却忽然收回手,将钱包递向向苏寒。

“我看不到,自己拿。”

苏寒呆呆的。

王晴立即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片刻又迅速抽了两张,笑嘻嘻道:“正好50块。”

苏寒惊讶看向那三百块。

顾知祈完全不在意,接过挂件就要走。

“等等!”

苏寒忽然一只手快速抓住他,焦急道:“不好意思,这个挂件有些瑕疵,我们不卖了!”

顾知祈面向苏寒的脸,眉头一挑:“哦?”

“苏寒,你在干什么!”

王晴神色慌张,提高声音:“这个没问题啊,它就是这样的设计。”

“这个我真不卖。”

苏寒置若罔闻,抽过王晴手里的三百元重新塞进钱包:“顾......那个,先生,你的钱还给你了,你把挂件还给我吧。”

“我要是不还呢?”

顾知祈兴味看向被抓着的手,指尖蹭了蹭那个挂件,无意扫过苏寒的手腕。

苏寒一惊,脸一红松开了手:“抱歉。”

“你要是实在喜欢,那......就送给你吧。”

苏寒犹豫的咬着牙:“要是没那么喜欢,你就还给我,我是小本生意。”

这个进货价也就几毛钱,大不了等会她按市场价补几块钱给王晴。

只是,她浑身上下也就剩几块钱,表情难免有些悲痛。

顾知祈斯条慢理展开手:“骗人好歹串通好,黑心小老板。”

“......”

他竟然知道!

苏寒不吭声,小心去拿他手里的挂件,整个耳朵都红了。

顾知祈哼笑了声,走了。

王晴忍不住大骂:“你是不是傻啊?有钱你不赚,不要耽误我赚钱!”

“我们是赚钱,不是偷钱。”

苏寒声音很软,底气却足:“你刚刚不仅偷还骗。”

王晴心虚看了眼周围,脸有些红,冷嘲热讽道:“呵呵,真会装,全校就你最穷,没了这单,你今天一毛都没赚到,明天馒头都啃不起。”

苏寒轻掐指尖,神色坦然:“我穷也不偷不抢,我宁愿饿着也不要这样的钱。王晴,这个摊位是我们一起摆的,如果你还想合伙,我希望你也不要再做这样的事。”

王晴虽然看不起苏寒,但两人合伙摆摊,一直都是王晴占便宜。

王晴冷笑不说话,但收摊的动作格外大,东西摔的噼里啪啦响。

僻静的夜市尽头,顾知祈面江而站,手中盲杖轻点了两下。

“祈少。”

元朔从暗处走到顾知祈的背后,恭敬道:“查清楚了,跟着您进夜市的人是顾家老宅那边派来的,目的不明。”

顾知祈折叠起钛合金的盲杖,骨骼分明的手摘下墨镜把玩着:“还能为什么?无非是想确定下我是不是真瞎。”

顾知祈嗤笑,掠起的眼眸闪着危险的光,漫不经心道:“这群老家伙还真是无聊。”

他眉头上挑,眼底的光渐渐冷下,带着吞噬的野心,让人脚底生寒。

元朔打了个寒颤,镇定接话:“还有,明天您恐怕要去一趟民政局。”

“林老夫人对您的终生大事格外上心,不想让您趟顾家的浑水,很热衷给您找些普通的好女孩作为结婚对象,这次的不好再推辞。”

好女孩?

顾知祈眼盲这些年,见过的女人嘴脸都很丑陋,什么叫普通的好女孩?

顾知祈眼前闪过执意将三百块还给他的女孩,一张素净的脸,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人的眼神像看着稀世珍宝。

顾知薄唇微抿,神色缓和些:“外婆是为我好,由她吧。”

他有的是办法拒绝。


苏寒善后好摊位,回到学校寝室,天已经亮了。

同寝以王晴为首的几个女孩端着洗脸盆正在说什么,瞧见苏寒进来了,拉了拉王晴迅速噤声。

王晴翻了个白眼,扬声道:“反正你们保管好自己的东西,有的人穷,在外面一副清高模样,说不定连洗面奶都偷用别人的。”

“是啊,贵重物品都锁起来,毕竟家贼难防啊。”另一个舍友看向苏寒方向,附和着。

苏寒挤牙膏的手一顿,刚要理论,宿舍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走廊里幸灾乐祸的声音涌了进来。

“苏寒,你妈和你姐来了,要领你回家嫁人。”

王晴听到这话顿时来劲了:“我听说苏寒老家是农村的,他们家那里都早婚,像苏寒这样的都算剩女。”

“我们宿舍还有封建农村人啊。”

苏寒呼吸一窒,刘红梅领着苏佳欢已经哭到了门口。

“你个没良心的小畜牲,你小弟都要死了,你见死不救。”

刘红梅拍腿指着苏寒骂,一旁搀扶的苏佳欢目光怨恨。

“二寒,小弟把人打进医院了,如果我们不给钱,人家就要让小弟去坐牢。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就这几句话,整栋楼人几乎都涌进狭小的走廊看热闹。

周遭全是人,指点声和轻视像密集的针朝着苏寒身上扎。

苏寒身体僵硬,溺水般的喘不上气,脸色更是惨白。

她并不知道苏佳乐又闯祸了,也没想到刘红梅会闹到学校来。

苏寒仅剩的尊严就这么被扒开了。

她抖着唇,声音艰涩:“我没有钱......”

“谁说你没有?只要答应你结婚,50万立马就能用。”

刘红梅快速打断,根本不给苏寒拒绝的机会:“你要不答应,你就是要害死你弟弟,我们苏家就你弟弟一个男孩,你这是要我和你爸的命。”

苏寒艰难的呼吸,滚热的喉咙生疼:“我也是你女儿,你为了彩礼逼我嫁给一个瞎子不也是害我吗?”

“二寒,闭嘴!”

苏佳欢气狠狠拉过苏寒:“难道你的婚姻有小弟的前途重要吗?你嫁人,小弟就不用去坐牢了。你嫁谁不是嫁?你怎么这么计较!”

苏寒眼神复杂,诡异的笑出了眼泪,身体却一直在抖。

她真的受够了苏佳欢这副高高在上,不把她当人的模样。

忍了这么多年,苏寒不想再忍,凶狠道:“你不计较,你嫁!”

“你把我当什么!”

苏佳欢下意识就怒了。

对上苏寒冰凉的眼神,尴尬张了张嘴:“我还在读大学,我现在结婚,我的人生就完了。”

是啊,他们的人生都很重要,只有苏寒的人生最不值钱,最好牺牲。

苏寒哭的凶巴巴,这样的场合大哭真的很丢脸,但她控制不住。

刘红梅很烦躁:“你哭也没用。你不答应结婚,我就每天都来,别想装死。”

刘红梅强硬的态度,让周遭目光对苏寒多了些同情。

“怎么有这样的妈啊?”

“农村重男轻女好可怕。”

“要是苏寒不同意,她妈妈这都违法了吧。”

周围议论声越来越大,苏寒又无动于衷,刘红梅“砰”的一声跪下。

“二寒,妈求求你救救你弟弟吧,我和你爸就佳乐一个儿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和你爸。”

苏佳欢拉着刘红梅,理直气壮反问苏寒:“妈都给你跪下了,你满意了?”

“二寒,你要是不答应,妈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难道你真的要看着小弟被毁,妈去死!他们可都是你的亲人!”

刘红梅和苏佳欢声嘶力竭,苏寒反而止住了眼泪,只是眼神麻木的有些吓人。

“我答应你。”

苏寒面色平静,尾声却带着哭腔。

“真的?”刘红梅一愣,大喜爬起来,神色转变之快的有些滑稽。

苏寒轻吸了口气,喉腔痛极了:“但我有条件。”

她的出生和父母都不是她能做决定的,可如果父母因为钱就把她割舍,她也可以选择没有父母。

“我答应你们结婚,你们拿钱我们就断绝关系,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我也没你这个妈。”

苏寒冷静看着刘红梅,心里却还有希翼。

但刘红梅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你放心,只要你结婚了,我保证绝不再打扰你,我和你爸以后也不需要你养。”

苏寒扯了下唇,笑容有些支离,疲惫闭了眼。

“你把地址时间给我吧。”

被刘红梅这么一闹,苏寒一刻也不耽误。

......

民政局刚开门,苏寒就来了。

门口,挺拔的男人手握着盲杖,男人侧着身子,看不清脸。

男人穿了件掉皮磨边的皮衣,斑驳的露出灰色的衣里子,下身又穿了条格格不入的西装裤。

整个衣着很老气,很穷困潦倒,倒是和苏母的描述如出一辙。

男人显然等的不耐烦,手里的盲杖烦躁的点着地面,煞有其事的抬手看了眼手表。

“噗嗤......”

苏寒眼睛肿的像核桃似的,却忍不住笑了声。

一个瞎子看什么手表,这人真滑稽......

忽然,男人戴着墨镜的脸偏转过来。

苏寒笑容僵住了,灰暗的双眸却有光亮在一点点复燃。

“顾......顾知祈。”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