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吾有一口玄黄气

吾有一口玄黄气

天本南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电闪雷鸣之夜,叶天突然从梦中惊醒,那好似真实的梦境,让他久久不能回神。死了五年的师父,竟给自己托梦,说是给他找了个漂亮的糊涂鬼,此时那个糊涂鬼已经重返阳间,来找他履行婚约。当然叶天没有当真,记得上一次被师父托梦,还是让他去做阔少,最终不也是没有实现。

主角:叶天,苏亦然   更新:2022-08-18 19: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天,苏亦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吾有一口玄黄气》,由网络作家“天本南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电闪雷鸣之夜,叶天突然从梦中惊醒,那好似真实的梦境,让他久久不能回神。死了五年的师父,竟给自己托梦,说是给他找了个漂亮的糊涂鬼,此时那个糊涂鬼已经重返阳间,来找他履行婚约。当然叶天没有当真,记得上一次被师父托梦,还是让他去做阔少,最终不也是没有实现。

《吾有一口玄黄气》精彩片段

“臭小子,为师在阴间遇见个漂亮的糊涂鬼,让她上去找你了!”

“你救她,她给你做媳妇,这生意很划算……”

咔隆!

电闪雷鸣,撕裂夜色,惊恐世间。

叶天猛地睁眼,看一眼窗外漆黑夜色带闪电,知道是死鬼师父又给他托梦了,不由无奈地摇摇头。

叶天的师父早在五年前就去世了!

但最近老头经常给他托梦,上一次是要把他带去阴间当富鬼少爷。

这一次直接好家伙,让女鬼上来给他做媳妇!

叶天无语翻白眼,只见屋外狂风大作,吹的树叶哗哗作响,连窗子都被吹开了!

叶天只得起身去把被风吹开的窗子关上。

当他不情愿的来到窗前,只见窗下蹲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姑娘。

姑娘见叶天走到自己跟前来,慌里慌张站起身。叶天刚想开口询问,却只见姑娘惊慌失措的盯着他。

只见眼前的这姑娘身材高挑,披头散发,一脸惨白全无血色,还踮着脚尖。

“呵呵,真来个阿飘!”

叶天轻笑一声,盯着窗外的姑娘喝道:“进来!”

不得不说,这阿飘脸蛋很精致,可能是一道残魂的原因,所以看着有些呆萌。

“我师父让你来的?你明明没死,跑到阴间鬼混什么?”叶风盯着她,从她残魂来看,肉身尚在人间苟活。

女阿飘一脸不好意思道:“我是死了啊,是你师父说我还活着,还说让你救我,好给你做媳妇!”

叶天嘴角一扯。

师父这老不正经的,这不是乱点鸳鸯谱么。

叶天沉眉思索,师父虽然不检点,但也不会坑害自己,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只好接着问她一些情况,得知女阿飘名叫苏亦然。

翌日一早。

叶天举着一柄黑伞出现在白家门外。

“龙头山隐天观,叶天,前来为苏亦然治病!”

门卫疑惑打量他一眼,刚想赶走。

这时,一个青年快步走出白家,见叶天一身米色破旧长袍:“你是道士?”

叶天淡然点头。

这时,耳边响起苏亦然的声音:“我记得他,他是我表哥白刚。”

只见白刚沉眉道:“小道士,刚才我听你说你是来为我表妹看病?”

叶天并未言语。

白刚见状继续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表妹病了?”

说话时,还四下看了看。

叶天道:“天机!”

白刚皱眉:“你敢来,想必也知道我表妹情况,只要能治好她,我白家必去龙头山修道观,供香火,日日拜三清。”

白刚话虽如此,但看着叶天太年轻了,他打心眼里不认为叶天有这个能力。

“待会再说吧!”

叶天没有多言,举着黑伞朝白家内走去。

白家客厅。

众人见白刚带一个举伞少年走来,正无语时。

下一刻,众人瞪大眼睛。

只见叶天快速合起黑伞,黑伞先是合成一柄黑色龙纹剑,接着合成一枚黑色龙纹戒指,然后戴在左手小拇指上。

“这、这是千机伞?”白刚一脸难以置信。

千机伞不是伞,是一种形态多变的武器,这东西他只在影视中见过,一个道士手中怎么会有千机伞?

叶天没在意众人震惊眼神,沉声道:“现在可以带我去见苏亦然了吧?”

白刚回神,在白老爷子示意下带着叶天去后院。

叶天走进后院,目光先落在一株老槐树上,接着打量白家周围,只见有不少杨树随风哗哗作响。

杨树是五行阴树,又叫鬼拍手,容易招鬼。

槐树更是木中之鬼,阴气极重。

随意扫一眼,叶天就跟着白刚走进后院客厅中,这时白刚说道:“我表妹就在卧室里,平时很少出来,之前请过中医院齐院长还有法师会陈大师都来看过,束手无策。”

走进卧室。

叶天目光第一时间落在松软大床上,身穿睡衣的长发女子。

女子容貌与苏亦然残魂一模一样,正一脸呆板的盯着窗外老槐树。

“是我!”

苏亦然残魂惊叫完,便朝着自己肉身跑过去,可刚走两步便停了下来,一时间不敢靠近。

叶天沉眉,这里面有问题啊!

人有天、地、命三魂。

天地魂常在外,命魂住体内。

苏亦然残魂正是天地魂,从布满血丝的眼睛来看,之前她一定受过严重惊吓,天地魂才远离肉身。

只是叶天有些好奇,她的命魂居然还在体内没有被吓跑,那就不管了,先处理再说。

“天地玄炁,破煞!”

叶天没有废话,直接一指点在苏亦然身体眉心,一道紫光闪烁。

刹那间。

苏亦然肉身中凶厉的阴煞如黑烟般从身上冒出,顿时卧室中变得无比阴冷,让人忍不住打哆嗦。

接着,卧室外面狂风大作,老槐树枝叶随狂风摆动,哗哗作响,犹如阴魂怒吼。

原本阳光明媚的清晨,瞬间变得阴暗下来。

“叶大师,我们先出去了!”

白刚等人实在承受不住刺骨的阴冷气息,纷纷退出卧室。

叶天没理会,只是冷眼盯着窗口。


很快,一个身穿红衣的长发遮住脸的阿飘闪现而出,冲叶天怒吼道:“臭道士,不想死的就赶紧滚走!”

此时苏亦然残魂在叶天身边瑟瑟发抖,指着红衣阿飘叫道:“是她,就是她把我吓死的!”

叶天当然看出来了,红衣女鬼是一头厉鬼,一般法师遇上它,只怕都奈何不得它。

“为什么要缠着她?”

面对愤怒的厉鬼,叶天背负双手,气定神闲问道。

“臭道士,你多管闲事,看我不吃了你!”

尖锐的叫声落下,红衣阿飘长舌头猛地卷起,变得更长,狰狞地朝着叶天卷去。

叶天并不害怕,就是觉得有点恶心。

当即手臂一挥,一道光芒闪过宛如锋利的刀,噗嗤一声将红衣阿飘的长舌斩断,鲜血突突往外流。

叶天丝毫没在意,因为这些血是鬼气所化,并不是真的血。

“啊啊啊……臭道士,你敢斩我舌头……”

红衣阿飘没想到叶天小小年纪很厉害,愤怒尖叫着,并做一些古怪动作。

叶天不说话,冷眼一闪对着红衣阿飘抓去。

但下一秒。

叶天察觉到院子中老槐树一瞬间干枯而死,与此同时红衣阿飘身上散发出强烈鬼气,它化作一张巨大红色鬼脸对着叶天吞来。

叶天横眉冷眼,一指点出,与巨大鬼脸撞击在一起。

“砰!”

一声碎裂,巨大红色鬼脸散成无数碎片。

“灭了,灭了!”一旁苏亦然残魂激动叫道。

叶天摇头,只见碎裂的碎片迅速凝聚,化作一团黑气,黑气之内是狰狞的红衣阿飘,但明显变得虚弱一些,她尖锐怒吼:“臭道士,你一再伤我,咱们走着瞧……”

“你还想走!?”

叶天冷眼一闪,就算不为苏亦然考虑,作为修道之人,遇上凶厉的阿飘也不可能饶恕。

“砰!”

在他伸手抓去时,一道黑光如子弹般射来。

叶天顺势抓住,低头一看是一枚尖锐牙齿,散发着阴森鬼气,他明显一愣:“还有鬼牙?”

能生长出鬼牙的鬼,可不是一般鬼怪。

红衣阿飘连鬼体都没有,怎么可能长出鬼牙!?

在叶天一恍惚间,红衣阿飘破窗远去,嘴里还尖叫着要回来报仇之类的话。

叶天本想去追它,但觉得救苏亦然更重要。

“回魂!”

叶天看一眼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肉身,对苏亦然残魂说道。

“叶天,我该怎么做?”苏亦然有些茫然。

“与你肉身接触,就能回体!”叶天白她一眼。

苏亦然哦一声,就迅速冲到自己肉身前,学着肉身动作往角落一蹲,与肉身重合在一起。

叶天满意点下头,这事也算解决了!

正想看苏亦然接下来反应,只见残魂一脸茫然的从肉身上站起来道:“叶天,我好像回不去啊,这怎么回事啊!?”

叶天微愣,魂不附体!?

当即盯着苏亦然身体看,细看之下,叶天很是诧异,脱口道:“极阴灵体!”

极阴灵体不仅生辰八字属阴,连阴阳五行属性也是全阴。

难怪苏亦然会被红衣阿飘盯上,她这体质不招阴鬼那才怪了!

叶天刚开始没有注意到极阴灵体,是因为她极阴之力被封印了。

或许是之前来给苏亦然治病的人,发现情况就给她封印住,以免招引厉鬼。

但封印手法很简单,用的是五行阳符,叶天随手就能破掉,但他看了看并没有动手。

因为五行阳符并不能阻挡苏亦然残魂回体,魂不附体多半是离体时间太久。

“让我想想办法吧!”

叶天沉眉,毕竟苏亦然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若强行将其回魂,只怕会出现其他状况。

弄不好记忆全无。

再危险就是变成白痴!

见叶风走出卧室,白老爷子等人围上来:“叶大师,我外孙女怎么样,好了吗?”

叶天看众人一眼道:“说了你们也不懂,院中老槐树枯死了,先将它伐了吧!”

白刚冲进院子一看,不由目瞪口呆。

接着是白老爷子等人,也一脸难以置信,老槐树真枯死了!

“这、这刚还枝繁叶茂,怎么转眼枯死了呢?”白老爷子说话都不利索了。

叶天没给他们解释,沉声道:“伐了吧!”

见状,白老爷子只能吩咐白刚让人把老槐树锯掉。

叶天沉吟下道:“取出树心截成段,每一段七十七公分,留着我有用!”

白刚没多问,让黑衣人把树心取出来,并截成段。

叶天满意点头,这时耳边传来苏亦然声音:“叶天,你要这些树心做什么啊?”

叶天没理会她,对白老爷子等人说道:“你们该干啥干啥吧,记住,晚上不要来后院。”

晚上他不仅要捉拿红衣阿飘,还要给苏亦然回魂,不能让人打扰了!

但白老爷子皱眉,他刚去看过外孙女还是老样子,不知道眼前小道士还想折腾什么,当即看白刚一眼。

白刚会意说道:“叶大师,我还是留下来听你吩咐吧。”

叶天知道白家是不信任他,也在情理之中,淡然点头道:“只要你胆子大,可以留下来!”

白刚拍胸脯子道:“白家内,就我胆子最大。”

叶天点头一笑,心想:晚上别吓尿就行了!

白刚转身留下两个黑衣人打下手,其他人全都退出后院。

这时,白刚突然想起什么,回身好奇问道:“叶大师,给我表妹治病,为什么要等到晚上呢?”

叶天走进客厅道:“晚上你就知道了!”

白刚心存好奇,见叶天闭目养神,他让两黑衣人去清理老槐树枝干。

叶天可没在养神,而是在耗神。

晚上捉鬼是小事,重点是怎么让苏亦然残魂不受损情况回归身体。

转眼夜幕降临,阴气上浮。

白刚与两位黑衣人坐在院子中抽着烟,只感觉八月天阴冷刺骨,不由打起哆嗦。


“叶大师,老槐树都伐了,为什么还阴冷刺骨呢?”白刚走进客厅皱眉问道。

“邪物要来了!”叶天睁开眼。

“邪物……邪……你意思是鬼!?”白刚惊叫一声。

叶天站起来:“不然呢!”

白刚见他表情认真,不是开玩笑,一时间内心紧张了。

“把她带到院中吧!”叶天沉声道。

白刚心里紧张,也没问叶天要做什么,带着黑衣人进入卧室,把苏亦然带到院中。

这时,只见叶天用手指在七根树心上划动,片刻对白刚道:“让她盘膝坐好,把这七根树心竖着,呈圆形埋在她身体周围,记住,入土须七公分。”

白刚点头,一边吩咐黑衣人去做,一边好奇的拿起树心,只见上面有苏亦然的名字,还有一些复杂难懂的符文。

“叶天,这到底有什么用?”耳边传来苏亦然残魂的声音。

“画了招魂符的槐心木是招魂木,先摆上回魂阵试试。”叶天随口解释一声。

白刚以为是说给他听的,恍然道:“叶大师,你一直等到晚上才摆这回魂阵,是不是晚上效果最佳?!”

叶天诧异看他一眼:“不错!”

白刚大喜道:“这么说我表妹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了?”

叶天沉眉:“她离魂太久,只能先试试看!”

白刚不是很懂,但也能猜测一二,可能是说表妹撞了邪,受到惊吓后丢了魂。

这边黑衣人刚忙完,院子内阴风大作。

白刚一瞬间夹紧屁股,一脸紧张的四处乱看。

院子外,白老爷子等人好奇也远远地看着,见院中阴风大作,有些阴森恐怖,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叶天也没有理会他们,想看就看呗!

当即对白刚道:“你带着他两人,站远点!”

白刚连连点头,带着黑衣人来到院墙角处,刚站稳就听到‘桀桀桀’的怪笑声,接着院中阴煞冲天,如阴森地狱。

倏然!

一道红色身影从天而降,落在锯掉的老槐树墩子上,身上散发着强烈的黑色鬼气。

一般鬼怪即便是夜晚也无法现形,但红衣女鬼不一般。

白刚三人瞪大眼睛看去,只见红衣阿飘拨开长发,露出一张森白狰狞的面孔,看着真恐怖!

一刹那,白刚头皮要炸裂,心脏突突跳,他强忍着惊恐问道:“她、她刚飞进来的对吧?”

只见两黑衣人脸都吓绿了,惊叫一声:“鬼啊!”

嗡!

白刚浑身剧烈颤抖,也尖叫一声:“妈呀,鬼啊!”

然后他转身就逃,结果一头撞在墙上,撞的眼冒金星。

院子外,白老爷子等人也吓的头皮发麻,惊慌远离。

世上真有鬼怪,这太离谱了!

院中。

红衣阿飘见老槐树被人锯掉,抬头狰狞尖叫道:“臭道士,一定是你让人锯断的,白天我打不赢你,但今晚我要撕碎你!”

叶天站在屋檐下,背负双手盯着红衣阿飘好奇道:“半年前你就把她灵魂吓跑了,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占据她身子?”

以红衣阿飘的实力也能破开五行阳符,占据苏亦然的身体后,实力至少能猛增十倍,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占据呢?

“要你多管闲事!”

红衣阿飘一声尖叫,狰狞着朝叶天冲去,白森森的手掌上黑色指甲长而尖锐,锋利如刀,对着叶天的脑袋抓去。

叶天不屑摇头,尽管夜晚阴气重,红衣阿飘实力暴涨,可在他眼中依旧不堪一击。

一指点出,指光如剑。

刚冲上来的红衣阿飘瞬间被穿透,嘴里发出惊恐尖叫:“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比我厉害?”

下一秒。

嘭!

红衣阿飘爆裂而开,化作滚滚黑烟朝着苏亦然身体冲去。

苏亦然残魂惊叫:“快拦住她啊!”

叶天不紧不慢朝前走去,只见红衣阿飘狰狞地冲到回魂阵外,想要钻进苏亦然体内,结果七根树心上金光骤起,一下子将红衣阿飘震开,使它魂体变得无比虚弱。

“不用挣扎了!”

叶天不屑冷笑,左手挥动,小拇指上黑色龙纹戒指,化作一柄黑色长枪,如一头黑龙倏然间划过夜空,将想要逃走的红衣阿飘钉在墙壁上,浓郁的黑色鬼气不停翻滚。

见叶风走来,红衣阿飘血红的眼珠子上都是惊恐之色,挣扎着对夜空尖叫:“救我,快救我,快救我啊!”

叶天皱眉看去,暗中藏身的应该是鬼牙的主人,一个厉害的阿飘。

“来了,就滚出来吧!”

声音落下,只见黑暗中阴风怒吼,有人影晃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