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福运娇娘

重生福运娇娘

五香榴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云小夏临死前最遗憾的就是没保住肚子里的双胞胎。再睁眼,她重生成萧家三房儿媳,换了一个身份。可是,原主的生活并不好过,她被公婆虐待,被妯娌排挤,就连她最亲密的枕边人,也对她毫无感情,不闻不问。既然如此,那云小夏只好把心思放到自己的孩子身上。这一世,她捡山货卖皮貂,赚得盆满钵满,要给孩子一个美好幸福的未来!

主角:云小夏,萧成峰   更新:2022-07-15 21: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小夏,萧成峰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福运娇娘》,由网络作家“五香榴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云小夏临死前最遗憾的就是没保住肚子里的双胞胎。再睁眼,她重生成萧家三房儿媳,换了一个身份。可是,原主的生活并不好过,她被公婆虐待,被妯娌排挤,就连她最亲密的枕边人,也对她毫无感情,不闻不问。既然如此,那云小夏只好把心思放到自己的孩子身上。这一世,她捡山货卖皮貂,赚得盆满钵满,要给孩子一个美好幸福的未来!

《重生福运娇娘》精彩片段

“萧家这两个孩子真是可怜,萧老三进山打猎失踪了一个多月,八成是没了。”

“娘又是个不负责任的,说跳井就跳井。”

“听说萧老太要把老三家两个孩子过户给别人呢,听说她还收人家钱了,这不等于卖孩子吗!”

“啧啧啧,真是造孽。”

云小夏恢复意识听着耳边这些议论,忽然心口一阵揪疼。

她猛的呛出一口水,胸口这股气终于是顺畅了。

“诈,诈尸了!”

“萧老三媳妇诈尸了!”

耳边说话的几个人忽然尖叫着跑走,云小夏撑着地面坐起身,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她不是死了吗?在前世被渣男陷害而死!自己双胞胎孩子最终也都流产了!

接着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脑海,她居然穿越到古代来了?

入目就是好几口大棺材,这里是义庄?

忽然一个大娘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害怕的神情,“你,你是人是鬼?”

云小夏赶忙爬了起来,“当然是人了,你见过鬼有影子的吗?”

她指了指身后。

大娘一听她是人,瞬间松了口气。

“小夏啊,既然你没死那就快回家去看看吧,你婆婆要把你的两个娃过继给别人家呢!”

“说是过继,其实也是收了银子的,那家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大娘话都没说完,只觉得一阵风从身边掠过,眼前哪还有云小夏的身影。

前世她没能保护好自己的两个孩子,老天爷既然让她重生,云小夏总觉得原主这两个孩子就是老天爷将她原来的孩子送回了身边,让她们母子团聚的。

这一次,她一定会擦亮双眼,竖起尖刺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人。

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有机会伤害他们!

萧家院子里,萧老太使尽全力想把云小夏的两个孩子从柱子上扒下来。

嘴里气呼呼的骂道,“你们两个小东西知不知道好歹?”

“你爹娘都死绝了,我给你们找好了新爹娘,跟他们走你们才能吃饱饭活下去。”

“这可是为你们好!”

小男娃抱着妹妹,死活不撒手,狠狠地瞪着萧老太。

小女娃抽噎着喊道,“奶奶你说谎!你就是想卖了我们好独占我爹的大屋子!”

“我们才不要走呢,爹爹没有死!他一定会回来的!”

小女娃一下就戳破了萧老太的心思,她脸上挂不住,抬手就往两个孩子身上啪啪啪连打了好几巴掌。

男娃子死死护着妹妹,小小的身子被打的生疼,愣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瞪着萧老太的眼神跟他那死鬼爹简直一模一样,看的萧老太又心虚又恼怒。

她朝院子里站着的一男一女没好气的喊道,“还站着做什么,你们不要孩子了?”

“过来帮把手把他们拉走啊!”

萧老太对外宣称这一男一女是萧家的远房亲戚,孩子是过继亲戚家传宗接代。

其实都是借口,为的就是不想让萧家落下个卖孩子的骂名。

两个孩子被拉的嗷嗷直哭,他们虽然小,心里却很清楚。

今天要真是被带走了,以后就再也见不着爹爹了。

到底是力气悬殊,小男娃再怎么凶狠也吓唬不到这些人,最终姐弟俩硬生生被拖了出来。

云小夏赶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一幕。

自己的两个孩子哭的满脸泪痕,被人像牲畜一样拉着双脚倒着从萧家大门里拖了出来。

她当场火气冲脑,扒开人群冲了进去,朝着那对男女就是两脚,把人踢出去老远,倒在地上哀嚎。

“蓉蓉!小祁!”云小夏蹲下身赶忙将两个娃抱起来。

看到他俩手臂上拖出来的血口子,心疼的怒火都快从眼睛里冒出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娃,也许这就是血脉的力量,云小夏居然半点都不觉得陌生。

反而心里涌出无数母爱,恨不得把欺负他们的人生吞活剥!

俩孩子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她。

也不知道是不敢相信她活过来了,还是不敢相信亲娘居然会救他们。

原主是被家里逼着嫁进萧家的,本来就心存埋怨,加上萧老三经常上山打猎不在家,她被婆婆和妯娌欺负。

久而久之就对萧家心生怨恨,成天自怜自哀,几乎不怎么管孩子。

这俩孩子能长这么大,多半还是经常不怎么回家的萧老三的功劳。

云小夏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脸颊,看到他们瑟缩了一下,眼底带着疏离和害怕,心里十分难受。

不过不要紧,以后她会有大把的时间来抚平原主带给他们的伤害和心里阴影。

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善一些,免得吓到孩子。

“小祁乖,你把妹妹保护的很好,真是个勇敢的小男子汉。”

“娘不会让他们卖了你们的,站到我身后去。”

两个娃到底还小,尽管这个娘不怎么靠谱,到底是亲娘。

于是赶紧躲到云小夏身后,紧紧抓着她的衣摆。

云小夏看着跑出来的萧老太,冷哼一声。

“死老太婆,你是缺心眼缺到了祖坟里了吗?亲孙子你都卖!”

“今天你敢动我两个娃一根汗毛,我叫你们萧家上下鸡犬不宁!”

萧老太看到死而复生的云小夏时,心虚的要死。

压根没察觉到她翻天覆地的变化。

害怕的躲在门后面盯着她,“你,你不是死透了吗?”

她亲自验过,确实是没了呼吸了。

其实云小夏投进之后被人就上来时并没有完全死透,萧老太根本不愿意花钱给她请大夫。

愣是活生生拖死了原主!

死了之后她甚至也不愿意给她办葬礼,直接一张草席裹一裹,给她送到了六里外的义庄。

云小夏冷冷的盯着她,这黑心肠的老太婆。

不给她一点教训,还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

“我是死了,但是阎王爷说我死得冤枉,所以又叫我回来了。”

“你很失望是不是?”她故作阴森的口气吓唬萧老太。

心里有鬼的人哪儿经得住云小夏这么吓唬。

萧老太心理素质太弱,居然一个憋气,吓晕了过去!


等萧老太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瞧见床头站着的是大儿媳柳金芳和二儿媳王翠芝时,心里这口气才松了下来。

她还以为一切都是她的一场噩梦。

两个儿媳将她扶了起来,“娘,您终于醒了。”

“爹等您吃饭等好久了呢。”

萧老太点了点头,在两个儿媳妇的搀扶下往堂屋走。

一路上她老想问问云小夏和她那对贱种是不是被处理干净了。

她故意拖死云小夏这件事除了大儿媳妇刘金芳之外,萧家其他人都是不知情的。

眼下二儿媳妇也在,她想问又不敢张口,不知不觉走到了堂屋。

刚一跨进门,就听到云小夏那仿佛从地狱里传来的声音,阴森森的!

“娘,您终于醒了?”

萧老太抬头一瞧,本应该死了的云小夏此刻居然好好地坐在座子上吃饭,身边两个贱种碗里装的居然还是满满一大碗干饭!

一时间她居然是不知道该先害怕还是该先心疼粮食。

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云小夏,半天憋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你,你。”

云小夏勾唇笑了笑,她就是知道萧老太心里有鬼,故意笑的有些渗人。

“娘,你看见我好像很害怕啊?”

死老太婆,让你失望了是不是?

就是要吓死你!

她一边笑着吓唬萧老太,一边不间断的把桌上仅有的一点荤腥都夹进自家两个娃碗里。

“慢点吃,别噎着,今儿谁也不敢跟你们抢这桌上的菜,你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蓉蓉和小祁一边扒饭一边互相对视一眼。

两个小娃娃是双胎,自小就有心灵感应,哪怕不说话,通过眼神和表情也大概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蓉蓉:今儿娘好像不太一样了啊,她好厉害!

小祁:管她一不一样,先填饱肚子再说!

随后他俩恨不得把头埋进碗里,吃到肉的时候眼里都快放光了。

扒的嘴边和脸颊上到处都是饭粒,云小夏伸手替他们擦掉。

心疼的打了个茬,“慢点吃,别噎着。”

她对待孩子和对待萧家人的态度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坐在主位上的萧老头怎么会看不出来。

三儿媳妇这是对他们萧家有怨气呢。

萧老头终于开了口,先是让瑟瑟发抖的萧老太坐下来。

随后转头看向云小夏,“三儿媳妇,我知道今儿这事是你娘做的不对,让你们母子都受委屈了。”

“不过你娘也是好心,她怕蓉蓉和小祁没了爹娘会生存不下去。”

“才想将他们过继出去。”

云小夏嗤笑一声,“爹,蓉蓉和小祁是姓萧吧?”

“就算没了爹娘不还有爷奶呢嘛?”

“再不济还有萧成峰的两个哥哥嫂嫂,你们这么一大家子大人难道连两个孩子都养不活?”

萧老头有些不喜云小夏强硬的态度,皱眉说道。

“你也说了我们这一大家子人,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总有顾不上他俩的时候。”

“今这顿饭算是我替你娘给你们娘三儿赔的不是。”

“吃完了这顿饭,这件事就翻篇了吧,反正你又没死,别跟个泼妇似的斤斤计较。”

说到末了,萧老头语气明显强硬了很多,还当她是原主那个怂包吓唬呢?

云小夏才不吃他这一套!

“行,既然你们这一大家子的人都养不起我的两个孩子,那我自己来养活!”

萧老头皱眉,“三儿媳妇,你别仗着今天我给你脸就耍脾气。”

“我给你条活路还留你在家也是看在我家老三的面子上。”

“你别不识好歹。”

云小夏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无情的戳破了萧老头伪善的面孔。

“我看你是怕村里人对你说长道短吧?”

“萧成峰死不见人活不见尸,这个时候赶走我们孤儿寡母,村里人必定不会说你什么好话。”

“你哪儿是给我活路,你是给你自己找脸面呢。”

心思被戳破,萧老头阴沉着脸,“那你想怎么样?”

云小夏等着就是他这句话。

这么虚伪恶毒的一家人,她才不要跟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

她站起身,利落的说道,“分家!”

“我们三房要分出去单过。”

听到分家这两个字,萧家最震惊的莫过于她的两个妯娌。

王桂芝是个没脑子的直肠子,指着云小夏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呸!分家?你想的倒美!”

“父母在不分家,这是村里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

“你想坏了规矩,也的看祖宗答不答应!”

云小夏冷笑一声,“我要是说昨儿我下去见阎王的时候顺便征求了萧家祖宗的同意呢?”

“不然我怎么敢这么理直气壮地提分家?”

她一提到阎王殿,萧老太的身子就颤抖了一下。

一向强势的她今儿连个P都不敢放,生怕云小夏将她害死她的事抖了出来。

这件事云小夏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说出来,她得抓着这个把柄,死死拿捏住萧老太,防止她以后再玩幺蛾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鬼东西!”

“你说家里祖宗同意就同意了?”

“现在当家做主的可是爹,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对吧爹?”王桂芝自信满满的看向萧老头。

分家就意味着,萧家所有的东西都得分出四分之一给云小夏。

别说王桂芳舍不得了,萧老头更舍不得。

“你二嫂说得对,我和你娘还没死绝呢,怎么能分家。”

“再说了,你想分家带走蓉蓉和小祁,你问过他俩愿不愿意跟你走了吗?”

萧老头噙着一丝冷笑,她这个儿媳妇打从嫁进来时心思就不在这个家里,她自己对两个娃也没好到哪儿去。

“你要是真是为了两个娃提的分家,为啥还要丢下他俩跳井去寻死?”

萧老头仿佛抓到了云小夏的把柄似的,转头看向两个孙儿。

“蓉蓉,小祁,你们老实回答爷爷,是愿意留下还是跟她走?”

“你们可别忘了她以前是怎么打你们的。”

萧老头故意挑起两个孩子心中的对原主的恐惧,云小夏气的牙痒痒。

转头看向两个孩子,心里十分忐忑。

蓉蓉和小祁互相看了眼彼此,都没有吱声。

萧老头认定了他们肯定不会跟云小夏走,只要孩子不肯走,看她还有什么理由分家!

“你们大胆地说没事,有爷爷给你们撑腰。”

云小夏紧张的握拳,她可以理直气壮地跟萧家任何一个人对抗,唯独忽略了两个孩子的感受。

原主以前对他们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半点做母亲的责任都没尽到过。

他俩,不一定会跟她走吧


随着一阵沉默,云小夏渐渐低下了头,苦笑了一下,看来都是她一相情愿。

“我们当然愿意跟娘走了!”

云小夏惊喜的抬头,“蓉蓉,你们真的愿意跟我走?”

小蓉蓉拉着哥哥的手一溜烟的跑到云小夏身边,朝着萧老头做了个鬼脸。

“要说打我们,爷奶和叔叔婶婶们也没少打,我们才不要留在这里被你们这么多人一起欺负呢!”

娘顶多就是不管他们,要是没有爷奶和婶婶们刺激她,其实她也不怎么会打人。

萧老头气的半死,瞪着眼直骂两个孩子是白眼狼,小没良心的。

云小夏欣喜的想拉住孩子们的手,却被小祁一把躲开了。

她稍微愣了一下,两个娃选择跟她走,她一时高兴糊涂了。

忘了这俩孩子对原主阴影还深着呢!

不着急不着急,眼下先解决分家的事再说。

她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信心满满的看向萧老头。

“萧老头我实话告诉你,今儿我就是铁了心要分家。”

“萧成峰都死了,我现在应该算是寡妇了吧。”

“我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另立门户,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我?”

“是你们萧家先不给我好日过在前,会有今天的局面都是你们自己一手造成的!”

“你要是不怕我出去到处宣扬萧家苛待我们孤儿寡母,你究竟管留着我们。”

“我话已至此,你们看着办吧!”

萧老头气的死死握住拳头,不得不说云小夏确实拿捏住了他的死穴。

他这一辈子,累死累活辛苦了几十年,终于把萧家经营的有个模样出来了。

房子虽说不是村里最好的,好歹是个四间屋的大院子。

儿子们也个个都成了家,膝下儿孙满堂。

在外人眼里,谁不夸他有福气能吃苦好样的。

要是分了家,儿子和媳妇甚至还有孙子们谁还会听他的话?

除非,云小夏和这两个小兔崽子一个铜板都不要,净身出户!

剩下的两个儿媳妇才不会有样学样。

萧老头提出净身出户的时候,云小夏气的牙痒痒。

“蓉蓉和小祁好歹也是你们萧家的亲孙子,净身出户这种话你们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萧老头阴沉着脸说道,“是你自己死活要分家,要分家就只有这一条路。”

“可别说是我们逼你这么选的!”

最终云小夏还是咬了咬牙同意了。

她宁愿不带走萧家一分钱家产,也要脱离出去自立门户!

跨出堂屋之前,云小夏替自己和孩子们争取了最后一点东西。

“萧家的东西我可以不带走,我们家自己的衣服被褥和鞋子总能带走吧?”

王桂芝一听到被褥就起了小心思,赶忙说道,“当然都不能带走了!”

“这些东西还不都是爹娘和老三挣钱置办的!”

云小夏讽刺的笑了笑,她才不跟王桂芝这个没脑子的说话,径直看向萧老头。

“我们娘三从萧家分家出去的事很快就会传遍村里。”

“屋子田地乃至家里的生活用具你不分给我们也就算了,要是连铺盖和衣服都不给,村里人会怎么看待你们萧家?”

“苛待孤儿寡母这种话不多时就会传的到处都是。”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

一直在旁边看戏没出过声的大儿媳柳金芳忽然走到萧老头身边。

“爹,几床被褥和衣服也算不得什么,不如就让三弟妹带走吧。”

“倒是老三那间屋子,挺大的,我们这一房人口多,月玲眼看着就十三了,总不能让丫头还跟他爹跟弟弟睡一个铺吧。”

一旁的王桂芝立马就不干了,“凭什么老三的屋子让给你们住!”

“我们家也住的很挤,柱子也就比月玲小一岁,我们家也需要换大房间!”

云小夏冷眼看着萧家的两个儿媳妇为了萧老三的屋子争吵起来。

她人都还没走呢!

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准确的说以后萧家的事就都跟她们无关了。

她一左一右牵起两个孩子的手,收拾完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

村里人一路看着,还挺可怜她们母子三个的。

清泉村的村长也站在人群里,早在萧家闹起来的时候他就在了。

他认为把云小夏孤儿寡母三个赶出家门是萧老头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

萧老三上山打猎只是消失不见,至今也没找到尸首,谁说就一定死了?

万一他命大回来了呢?

他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打猎好手,不少年轻人还都等着拜他当师傅呢。

和一个能挣钱的儿子撕破脸真不是个明智之举。

萧老头老糊涂他可不能糊涂!

于是便站出来领着云小夏母子三个来到村子最后面的山脚下,这里正好有个荒废了很久的茅草屋。

是以前一个老鳏夫留下的,他无儿无女,死了之后房子和地自然又归村里所有。

村长还是有权利安排云小夏住进来的。

云小夏打量了一眼茅草屋,确实够破的,屋顶还破了个大洞。

要是碰见下雨天,保准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场景。

村长语重心长的说道,“成峰媳妇,你别嫌弃。”

“这屋子虽破,好歹能让你们母子三个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待会我让你婶子送点粮食来。”

“我能帮你们的也只有这么多。”他抬眼指了指面前这座大山。

“眼下已经开春了,山上也能捡山货了,你手脚勤快点,也不怕没口饭吃。”

云小夏赶忙露出感激的笑容,“赵村长,您快别这么说。”

“您能给我们找个地方落脚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村里刚过了冬大家都困难,粮食就算了吧,有这座大山在,我相信我们母子一定能活得下去。”

她这股坚韧的态度让赵村长十分欣慰,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又嘱咐了一句,“有什么困难就尽管来找我。”

云小夏客客气气的把赵村长送走了。

不管赵村长是出于善心还是别的目的对她伸出援手,在这个节骨眼上,哪怕只是一句宽慰的话,对她来说都是极为珍贵的。

是份人情就得记着,做人不能忘本。

云小夏深呼吸一口气,牵着两个孩子走进了破烂不堪的茅草屋。

门几乎是半挂在墙上,她生怕自己一用劲儿就能给它推到。

走进里面一打量,地面坑坑洼洼,不少地方还有发臭的积水呢,老鼠在阴影里一闪而过。

吓得蓉蓉一把抱紧了她的大腿,另一边的小祁虽然没动,从神情也能出对这个屋子有多害怕。

她赶忙蹲下身,本来是想将两个孩子搂进了怀里安抚。

手才刚伸出去,一直没说过话的小祁却一把拉着妹妹躲开了。

兄妹俩站到了一边,这小子看着她眼里充满了警惕。

其实云小夏也能理解孩子们的行为,原主实在不是个靠谱的娘亲。

俩孩子长这么大,她几乎没对他俩有过什么笑脸,成日里不是哭就是哭丧着一张脸。

非常的负能量。

要是在萧老太和两个妯娌那儿受了欺负,还会回头拿两个孩子撒气。

有饭自己先吃,基本上不怎么管他俩的死活。

孩子能和她亲才有鬼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