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满级大佬她快穿归来

满级大佬她快穿归来

啾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死后的沈吟晚进入了快穿世界,一番折腾后,她终于功成身退,有机会回到自己的世界。可就在她重生归来的晚上,睁眼就是她蓄意勾引影帝的那天,大型社死现场。慌乱逃走的她一直有意和邢潥保持距离,却没想到,这男人三番四次找上门,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都要。沈吟晚整个人都懵了,一边努力逃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还要一边对付黑粉!

主角:沈吟晚,邢潥   更新:2022-07-15 21: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吟晚,邢潥 的女频言情小说《满级大佬她快穿归来》,由网络作家“啾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死后的沈吟晚进入了快穿世界,一番折腾后,她终于功成身退,有机会回到自己的世界。可就在她重生归来的晚上,睁眼就是她蓄意勾引影帝的那天,大型社死现场。慌乱逃走的她一直有意和邢潥保持距离,却没想到,这男人三番四次找上门,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都要。沈吟晚整个人都懵了,一边努力逃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还要一边对付黑粉!

《满级大佬她快穿归来》精彩片段

[滴——恭喜宿主完成所有任务,成功重生,在任务世界中获得的所有技能都归您本人所有,最后本系统祝宿主生活愉快~]

随着电子音的消失,沈吟晚突然睁开双眼,一张犹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就映入眼帘。

沈吟晚突然心头一梗,突然回想起来这好像是自己蓄意勾引邢潥的那个晚上。

邢潥,实力影帝,当红的国民男神,为人清冷禁欲。

而这个五官深邃的男人,此时正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沈吟晚眨了眨眼,下意识的挪了挪自己的屁股,陡然发现——

自己现在居然就坐在他的大腿上!!

沈吟晚顿时从她的腿上站了起来,然后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见腿上本来妖艳入骨就差直接开口自荐枕席的女孩突然跟见了鬼似的站了起来,甚至还略带慌张的后退了几步,邢潥讶异的挑了挑眉。

[果然脑子有病]

沈吟晚后退的脚一顿,眼神从邢潥的眼睛移到了他紧闭的唇瓣,见他嘴根本就没动过,沈吟晚突然想起来自己在某个世界有个异能——读心术。

看来这系统果然没骗她。

被邢潥心声提醒了的沈吟晚突然站稳了脚,伸手将自己胸前的大波浪往后一波,然后伸手拿起桌子上放的酒杯,向邢潥眨了眨眼睛。

“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

女孩长的极其精致,喝酒时那双魅惑人心的双眼微阖,长长的眼睫将眼中的水光半遮半掩,粉嫩的唇瓣贴在透明的玻璃杯壁上,酒杯中深红色的液体被她尽数倒入嘴中,随后又用那双充满水汽的双眼看向他。

换个男人在这就得跪在她的长裙下,只可惜现在在她面前的是出了名的清冷影帝邢潥。

[变脸速度这么快,适合去演妖精]

邢潥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稍显冷淡,但是尾音又总是习惯性的上挑。

沈吟晚的嘴唇顿时有些干涩,她伸出粉色的舌尖舔了舔。

妈的!她最受不了邢潥的声音!

更何况他现在还说自己像个妖精!

[不过有一说一,这女的腰不错!]

腰不错?

[挺软]

沈吟晚吞了口口水。

邢潥,你这是在勾引我犯罪你知道吗?

[能比哈比腰还软的,不太多]

??

刚刚还满身热气的沈吟晚顿时如至冰窟。

哈比,邢潥家的牧羊犬。

“你叫什么?”

“沈吟晚。”

“沈吟晚……”

邢潥念了一遍,最后发现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看起来也应该跟她自己说的一样。

估计是年纪还小,一时误入歧途。

这么想着,邢潥又抬头看了眼面前站着的女孩。

沈吟晚被他看的心底有些发慌,咬了咬唇,将自己逼出了些眼泪。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邢影帝,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别让人……让人封杀我好不好?”

女孩话里带着泣音,邢潥有些头疼,他看起来就那么吓人?

“我没让人封杀你。”

略带无奈的声音响起,沈吟晚惊喜的抬头,一双泪眼直直的看着邢潥。

“真的吗!”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不守诚信的人吗?”

“不是!”

沈吟晚的脸颊一红,无论过了多久,她对邢潥的每一个眼神也好,动作也好,都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沈吟晚从桌子上拿起另一杯酒,伸手递给了邢潥。

“古有一笑泯恩仇,现有你我一杯酒忘却今夜事。”

邢潥从她亮晶晶的双眸移开眼,她拿着酒杯的手指又白又细,从袖口露出来的小半截手腕也是纤细白皙,干干净净的。

这让邢潥下意识的回想起她的那双眼睛来,明明跟勾子一样,偏偏又单纯的不像话。

邢潥眉头突然一蹙,换了个姿势,然后将女孩手中的酒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沈吟晚看着空了的酒杯,眼睛笑的都弯了。

她是真的开心,毕竟上辈子的她并没有迷途知返,而是将错就错,一错到底。

上辈子的她在跟邢潥发生了关系之后,邢潥确实对她特别了一段时间,给她的所有资源都是最好的。

而她非但没有不珍惜的小心做人好好拍戏,反而仗着邢潥的特殊对待在娱乐圈里嚣张跋扈,无形中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

如今她经历了数十个世界,看透了世间的一切,经历了无数生死爱恨痴缠,早就明白她该怎么样去活。

[果然还是个孩子]

沈吟晚听到邢潥的心声,对他的愧疚更上了一层楼。

上辈子的她因为行为不端,让邢潥也被黑了很久。

即便如此邢潥也从没跟她说过一句重话,却也没再跟她说过一句话,当时的她还以为是邢潥玩腻了。

现在想来,怕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太失望了吧。

想到这,沈吟晚突然对邢潥鞠了一躬。

“邢影帝,真的谢谢您,我以后一定好好拍戏,不再想那些歪门邪道,不辜负您今日的恩情。”

邢潥的嘴角微微勾起,刚想说她孺子可教,就觉得自己的小腹有股热流直冲而上。

[该死!]

正在鞠躬的沈吟晚:???

她怎么就该死了?

[居然在给我的酒里下药!]

抬头的沈吟晚:??

邢潥额头的青筋直蹦,一双漆黑的双眸在黑夜中显得尤为发亮,沈吟晚的身体突然一僵,瞬间就想咬舌自尽。

她怎么就忘了!当时的自己脑袋被驴踢了,还为了万无一失在酒力下了药!

她现在毫无感觉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有金手指啊!

可邢潥就不是了!

沈吟晚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所作的努力都白费了,她费尽演技才将自己妖艳贱货的形象扭转回清纯懵懂小白莲,如今就被这一杯带了料的酒,全都毁了!

沈吟晚简直想穿回去揪住自己的领子狠狠地扇上十个大嘴巴子!

你怎么能这么蠢啊沈吟晚!

就在沈吟晚正暗自唾弃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眼前那点仅有的光亮被挡住了,她抬头一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邢潥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正虎视眈眈的向他走过来。

沈吟晚瞬间觉得自己呼吸不畅了,邢潥他走一步,沈吟晚就往后退一步。

就在沈吟晚退无可退的时候,邢潥也忍无可忍了。

可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面前的女孩突然伸出了双手,脸上一副悲愤欲绝的模样。

“对不起!我忘了我酒里有药了!只要你不让我那啥那啥,你让我干啥都行!”


邢潥:???

邢潥深呼吸一口气,抬手伸向沈吟晚的脑袋。

沈吟晚顿时眼睛一闭,浑身紧绷。

“啪嗒!”

黑暗的屋子顿时亮了起来,邢潥看着沈吟晚还紧闭着眼睛的模样,嗤笑一声。

[真以为我会趁机对她做些什么]

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关门声响起,沈吟晚才试探的睁开一只眼睛,见屋子里没有人影,又走了几步,才发现原本关着灯的浴室已经亮了起来,玻璃门上浮上了一层水雾。

沈吟晚松了口气,浑身放松的瘫在沙发上,眼睛看着天花板,心里想着邢潥无论是样貌还是性格都是顶好的,也不怪上辈子自己不择手段也要成为他的女人。

[这……]

邢潥突然有了心声,沈吟晚顿时浑身紧绷,耳朵立了起来,身体下意识的朝着浴室的方向。

[没想到这女人看起来挺单纯的,实际上却这么的……风情?]

男人似乎是在想词汇,很明显里面的东西一定让他很开眼。

沈吟晚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就差砸开浴室的门了。

人的脑袋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要进水!!

沈吟晚估计自己的脑子现在能倒出十吨水来,都能救活一头要渴死的虎鲸!

邢潥在浴室里,满脸通红,拇指与食指中正拎着一片薄薄的布料,耳朵红的能滴血。

“这水怎么能这么热。”

邢潥喃喃的说着。

沈吟晚在屋子里羞愤欲绝的捂着脸,她真是穿了数十个世界都没丢过脸,如今一重生回来居然就要收拾自己的烂摊子!

邢潥从浴室中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他有些惊讶。

“你怎么还没走?”

邢潥的声音一出,正满脸冒热气的沈吟晚突然停下了动作,捂着脸的手指两边一分,从指缝间看着腰间围着浴巾的邢潥,咽了口口水。

“你没让我走,我不敢……”

女孩的声音突然弱了下来,倒显得有些可怜。

邢潥坐在床上,撸了一把自己半干的头发,这一晚上可真够累的。

“走吧。”

沈吟晚一愣,“什么?”

“我说让你走,你听不懂话吗?”邢潥转头看向沈吟晚,深邃的眸中似乎别有含义,“还是你想继续刚才自己未完成的事?”

“不,不用了!”

沈吟晚顿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绯红。

“我,我走了。”

邢潥看着她走了几步又停下,然后突然转过身向他鞠了一躬。

“邢前辈,今天晚上真的对不起了。”

说完,女孩飞快的离开了这间房间。

看着被关上的房门,邢潥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眼神看着黑色的天花板,有些放空。

说实话,她那副样子坐上来的时候,他是拒绝不了的。

如果不是她突然清醒过来,或许今天晚上真的就将错就错了。

可是她之后那副单纯中又带着恐慌的样子,偏偏更能让他动上心思。

他是娱乐圈的真正意义上的童星,从婴儿时期到现在的28岁,他见过太多不同的面孔。

可没有哪一个是会令他心动的,今天晚上的沈吟晚,却算个特例。

沈吟晚飞快的出了酒店,打了车回了自己的公寓,刚想拿手机,就发现自己的包都没拿就跑了出来。

“沈吟晚啊沈吟晚,怎么说你也是穿越了无数世界的人,怎么一到了邢潥的面前你就慌张的跟个什么似的!”

“喵~”

一团软绒绒的小团子突然蹭上裸露在外的小腿,沈吟晚伸手将它抱了起来。

摸着她圆乎乎的小脑袋,笑道:“连你也笑话我啊美金。”

“喵~”

小家伙不断地舔着她的掌心,沈吟晚这一晚上糟乱乱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

给美金填了水跟猫粮,沈吟晚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看着镜子中娇艳有余精致不足的自己,沈吟晚心念一动。

“使用明眸皓齿技能卡”

几秒后,镜子中的人渐渐有了变化,眼睛的形状并没有改变,可眼神却灵动了很多,隐隐有光一样。

沈吟晚微笑了一下,隐隐露出的贝齿皎洁无暇。

一个美的微笑,是让人沦陷的第一步。

从浴室出来后,沈吟晚坐到了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几个剧本看了起来。

她重生回来的这个时间点好,也不好。

不好在这个时候她没有任何名气,只是一个纯粹的新人,没有任何演绎作品的新人。

好在她是一张白纸,上辈子得罪的人现在都还没遇到,邢潥那里她也及时止损。

“喵~”

美金吃饱喝足的跳上沙发,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她的身边。

沈吟晚摸了摸它软乎乎的身子,随后认真看起手中的剧本来。

第一个剧本是《她娇软妩媚》,题材是现在大火的电竞。

女主是一枚娇软小可爱,可玩的游戏人物却清一色的强悍,一手刺客玩的出神入化,被破格招入男主所在的电竞队。

男主刚开始对女主不认同,认为她虽然技术过关可却缺乏稳定性,太过激进不懂得打团队配合,而网络上也对女主的加入纷纷诋毁。

而就在就样的环境下,女主逆境生长,最后打了一手漂亮的翻身仗,成为电竞女神的同时还俘获了男主的心。

第二个剧本是《嫡女难欺:权谋太子妃》,题材也是现在网上的主流重生大女主爽文。

女主前世受尽屈辱,重生归来,势要曾经欺负背叛她的所有人都获得应有的下场。

所以她开始小心翼翼的策划,让那些人一步步的踏进她设下的陷阱。

可即使重生后的女主心硬如铁,可还是一直保持着一颗善良温暖的心,在一次意外中她救下了自出生就被送走的战神之子,也就是男主。

巧了,男主也是为了复仇才回到京城,两人你瞒我我瞒你,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

最后两人大仇得报,携手登上皇位,大结局。

第三个剧本叫做《她恃美行凶》,题材是个大冷门,模特。

这个题材在网文界都很冷,就被说被改编了。

沈吟晚不由得想到上辈子邢潥给她的第一个剧本就是这个,可是那个时候她觉得这个题材不好拍,还是大冷门,硬生生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人,等后来这部剧大爆她才后悔莫及。

而一直跟她对着干的安姳因为这部剧而获得最佳女主角后,她当晚就气的摔了一地的玻璃杯。

放在剧名上的手指下意识的摩挲着。

“安姳,我回来了……”


如今重头来过,她当然想把握住这次机会,可是……

沈吟晚半敛着水眸,这部剧的男主角不是别人,就是邢潥。

在今天晚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她要是真的去试镜了这部剧,那在邢潥的眼里,她就真的变成为了上位而不顾一切的女人了。

如果是别人,沈吟晚才不在乎。

可这个人只要是邢潥,就不行。

毕竟是她喜欢的人。

沈吟晚的将这个剧本放到了最下面她,看了看另外两个剧本,最后给经纪人商辞发了微信。

[syw:辞哥,我想选第一个剧本]

商辞看到了有些惊讶,因为第三个剧本先不说剧情如何,就说这部剧早就内定了影帝邢潥演男主角这件事,就足够让不少人挤破头都往里进。

放下手中的文件,商辞直接给沈吟晚拨了电话过去。

“喂?辞哥。”

“嗯。”听到沈吟晚的声音,商辞的脸色缓和了些,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会选择第一个剧本?”

“因为我觉得这部剧的题材就挺火的,虽然说男主没定下来是谁,但是我觉得女主的人设挺讨喜的,而且我是个新人,这个角色好掌握一些。”

商辞听着沈吟晚有理有据的说着,嘴角都勾出了一抹弧度,他靠在沙发上,翘起的腿一晃一晃的,一头嚣张的红发在昏暗的房间中若隐若现。

“沈吟晚,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别在这给我打马虎眼。”

沈吟晚的话被商辞堵在肚子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商辞说的没错,他们俩是住过一个房子的人,按照血缘关系来算。

他们是同母异父,他是哥哥,大她三岁的哥哥。

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大她八岁的大哥,大她六岁的二哥,以及一个跟她一起出生的弟弟。

上辈子她与大哥、二哥、三哥的关系并不亲密,毕竟不是一个父亲的,又不是一起长大的,难免生疏。

就算商辞这个三哥是她的经纪人,对她千百倍的好,可她依旧觉得差了一层,对他的好视而不见不说,有时候还会恶语相向。

“沈吟晚,你究竟在不在听我说话啊!”

商辞的怒火让沈吟晚回神,她咬着下唇哼道:“听到了听到了,你吼什么啊!有你这么当哥的嘛!”

她话一出,电话两头都寂静了几秒。

商辞听她称自己是她的哥哥,就连吼他的语气就是娇娇的,眼里顿时绽放出光彩。

“你叫我什么?”

沈吟晚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过这样也好,总比自己别别扭扭的说出来要自然。

“怎么,你不是我哥啊!”

沈吟晚都快把美金头上的猫撸秃了。

“还是你就这么喜欢我叫你辞哥啊,你喜欢我就一直叫好了,反正都是哥,叫起来也没差啊。”

“有差有差!怎么没差呢!”

商辞早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到处蹦着找车钥匙。

“你等着,哥现在就去找你!”

“哎哎哎!你找我干什么啊!这黑天半夜的!”

商辞就跟没听见似的,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沈吟晚听到了他那边的关门声,就知道他一定是没听进去。

“商辞,我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听到啊!”

“听到了听到了。”

沈吟晚听着商辞那边伴随着车子启动的声音而说出来的话,无力的瘫在沙发上。

“你要是想让你妹妹以后火了,突然被人爆出来与经纪人有染,你就尽管来吧。”

“呲——”

刹车声响起,商辞长吐出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激动的心情。

几秒后,车子再次启动。

“你还真来啊!”

“我不去,我去找你大哥他们几个嘚瑟去!”

沈吟晚的嘴角抽了抽,她这三哥的性子很跳脱,所以才能在这娱乐圈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对了,你的事还没说完呢。”

商辞放慢了车速,想劝着沈吟晚去试镜那部模特剧的女主。

沈吟晚知道他想说什么,还没等他开口就抢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觉得我一个新人,试镜能试上的几率很小。”

“先不说这部剧的男主是影帝邢潥,就说这导演姜亦简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不然这部剧都筹备了两年了还没开拍。”

“这倒是。”

商辞想了想,看着近在眼前的会所,说道:“那我明天去接你,带你去试镜,早上九点,别赖床哦!”

“知道了,拜!”

沈吟晚挂了电话,抱着美金在在沙发上滚了滚,然后笑出了声。

认亲的感觉,也很好嘛!

也不知道她上辈子别扭个什么劲儿!

另一边,商辞一脚踹开顶级VIP的门,里面原本闹哄哄的声音瞬间寂静了下来。

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子都看了过来,其中一个男子开口道:“吃错药了?”

“药倒是没吃错,倒是有人叫哥哥了!”

商辞说完插了会腰,可觉得自己牛逼坏了。

他们哥几个一直想让晚晚叫哥,可这小姑娘脾气别扭得很,愣是不叫。

谁成想今天就叫了!还叫的是他商辞!这让他怎么不牛逼!

于是沙发上的商祁跟商野彼此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杀而后快的信号。

大哥商祁一挥手,门两边的人顿时关门。

二哥商野站起身,解开领带往地上一扔。

就听顶级VIP贵宾包厢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偶尔还伴随着质问的声音。

商祁:“触景生情你可真就占了两个字!”

商野:“我特么反手就把你绑在少儿频道,明天七点半准时看你大风车吱呀吱呀的转!”

第二天一早,沈吟晚起了个大早,化了个淡妆,就连腮红打的也是极淡。

因为这次试镜的角色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青春少女,所以她穿了一套粉色的女团裙,整个人看起来青春靓丽极了。

出门前,沈吟晚还给美金开了个鱼罐头。

“美金,你在家乖乖保佑妈咪试镜成功哦~成功了妈咪给你买最好吃的罐头,听到没?”

“喵~”

九点,沈吟晚准时出了门,在看到楼下停着的黄色跑车后,沈吟晚脚下的步子快了点,脸上的笑容也更深了。

小跑着到了车前,打开车门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僵住。

“三哥你……怎么成了猪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