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上门神婿叶云

上门神婿叶云

麻辣香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云视洛紫烟为挚爱,却惨遭背叛,痛心疾首,本就身体差,这下子背过了气……当他再次醒来时,体内的芯子已经换了个灵魂,他和原主同名同姓,不过他可是护国战神,手上是敌人数不尽的鲜血,身上是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军功章。如今穿越成这个病娇窝囊废,新仇旧恨一并清算。

主角:叶云,顾清雪   更新:2022-08-18 19: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云,顾清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上门神婿叶云》,由网络作家“麻辣香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云视洛紫烟为挚爱,却惨遭背叛,痛心疾首,本就身体差,这下子背过了气……当他再次醒来时,体内的芯子已经换了个灵魂,他和原主同名同姓,不过他可是护国战神,手上是敌人数不尽的鲜血,身上是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军功章。如今穿越成这个病娇窝囊废,新仇旧恨一并清算。

《上门神婿叶云》精彩片段

“洛紫烟,我视你为挚爱,你为何要无情杀我?”

叶云大吼一声,猛然从地坐起,朝前扑去。

顾家堂厅的争执声,也因此,戛然而止。

“我......没死?”

茫然过后,眸子中逐渐变得冷冽。

叶云,原为大夏三军统帅护国神帝。

一人带军退敌虎狼七十万,曾以气吞山河之姿收复山河八千里。

但在点将加冠之时,却遭遇未婚妻洛紫烟迫害。

骗取军印龙王令,偷走无名针法。

更被扣上欺君罪名!

洛紫烟也因此崛起,一举成为整个大夏唯一女流将帝——无双女帝。

“洛紫烟是谁?会不会是这傻子的梦中情人?”

“刚才他还吹牛要给顾清雪一场盛世婚礼,转眼间就把她绿了!”

“真他妈刺激啊!”

“不过,毕竟是这傻子做出来的事情,也不奇怪!”

耳边传来众人窸窸窣窣的冷嘲热讽。

此时,主座上拄着龙头拐杖的顾老太太,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这是,顾家?”

叶云环视四周,虎目圆睁,脑海深处的记忆缓缓浮现。

三年前,他身负寒龙毒,被洛紫烟追杀,流亡到故乡云城。

当时被曾在叶家担任过长工的顾鼎所救。

为了报恩,顾老爷子不惜故意让自己黄花大闺女的孙女顾清雪去照顾叶云。

那一夜,寒龙毒毒发。

两人被迫发生男女之实。

恰逢爷爷临终,为了让爷爷走的安心,顾清雪含泪嫁给了叶云。

可当时的叶云,因为中毒太深,即便解毒后,小脑依旧受损严重,沦为智弱,面部更是如火焰烧灼过,沟壑纵横。

而堂堂云城第一美人顾清雪也因嫁给丑鬼。

被当时整个云城称为第一大笑谈!

而这一嫁,便是三年。

今天,本是顾家老太太寿辰,大喜之日。

却因叶云胡言乱语,把原本开心的顾老太太,搞的心情极度阴郁。

“堂姐,你带着这傻子,不会是特地来砸场的吧?”

一向嫉妒顾清雪美貌的堂妹顾秋雨,故意翻着白眼。

顾清雪面色羞红,着急朝顾老太太摆手解释:“奶奶,我没有。”

厅堂众人听闻,却冷笑不已。

就连旁边站着的父母,顾边书和柳淑芬,也不禁羞愧的低下头。

“堂姐越描越黑有意思吗?明眼人都看得清楚,不是他胡说八道,奶奶的心情也不会被破坏!”

旁边堂弟顾磊,火上浇油。

“吹牛的前提要有实力,问题是他有那个实力吗?”

“就他还要举行盛世婚礼,呸,知道盛世两个字怎么写吗?傻缺!”

说完的顾磊,居高临下瞟了眼叶云,满是讥讽。

顾清雪气的颤抖,自从他与叶云结婚后,自己在奶奶眼中地位一落千丈不说。

就连这两个堂弟堂妹,也敢肆无忌惮的对自己颐气指使。

“顾磊,我丈夫说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在地上坐着的叶云,听到丈夫这个词,忽然心中一阵感动。

这个仅仅只是与他发生一夜关系的女人。

不仅三年来,忠贞不渝,竟然还一直视他为丈夫!

顾磊却是满脸嗤笑:“堂姐,你喊他丈夫?你确定他现在没把你绿了?如果他真爱你,那口中的洛紫烟怎么解释?”

谁都知道叶云痴傻,经常口无禁忌,所以他平常说什么,没人会当回事。

可今天恰逢奶奶大寿,顾磊却以此大做文章,明显就是为让他们一家出糗。

顾清雪恼羞成怒,吼出声:“你闭嘴!他说什么,用不着你管!”

顾磊冷冷哼道:“他吃我顾家的,喝我顾家的,我顾家凭白养这么一个废物,我身为顾家一子,凭什么不管?我就要管!”

“我不仅要管他,我还要让他跟奶奶道歉!”

说着,他跨步朝叶云走去。

顾磊打算强行摁下叶云的头颅,让他跪在地上,向奶奶磕头道歉。

可刚刚走近......

啪!

一声脆响,叶云忽然起身,重重的耳光扇向顾磊脸颊。

直接把他扇落在地,牙齿打掉一颗!

“管我叶云?你也配!”

叶云目光,突然阴寒入骨。

他的话,如平地起惊雷。

炸的众人,头皮发麻!

所有人傻眼,这平常任人欺辱的傻子废物,觉醒了?

受害者顾磊更是捂着红肿的脸颊,难以置信的望着叶云。

“反了,叶云,你真是反了!”

主座之上顾老太太怒不可遏的将龙头拐杖咚咚咚敲打着地砖,宣泄不满。

柳淑芬和顾边书都吓傻了,本来他们一家就因为叶云不招顾家待见。

这次更是雪上加霜!

顾清雪也没想到叶云说动手就动手,她赶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奶奶,叶云不懂事,求您宽宏大量,原谅他这一次吧!”

“我已经原谅了他这废物三年,还让我怎么原谅?”

顾老太太愤怒的吼道:“少废话,先让他给小磊道歉!”

“道歉道歉,老太太您别生气,这就让叶云这个废物给顾磊道歉!”

“叶云,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快跟顾磊赔不是啊!”

旁边站着的柳淑芬急了。

叶云却冷笑一声,将她无视。

这个丈母娘在顾老太太面前怕的跟只小猫似的,可平常私下对自己却是恨不得拳打脚踢,刻薄至极。

“我没有错,为何道歉?”

叶云目光向前,满眼只有顾清雪。

“妈的,打了老子,你个傻子还没错?!”

顾磊气急大吼,不是被其他人拦着,已经冲了过去。

顾秋雨则阴阳怪气在旁煽风点火:“大家看到没,这傻子犯了错还不承认,显而易见,今天他就是故意让奶奶难看来的,人心叵测啊!”

众人听闻,也跟着纷纷指责。

唰!

滔天的戾气从叶云身上喷发,恶魔般的目光,猛然盯向两人。

从来,他们从来没见过叶云这般骇人。

之前被人随意踩在脚底的傻子,如今却成了一尊气势迫人的魔王?

叶云正要警告他们,却被顾清雪拉住。

“求求你了,不要再惹事了,求你了。”

顾秋雨流出两行清泪,泪眼婆娑。

梨花带雨的模样,让叶云心中一抽。

“好,我听你的,暂且放过他们。”

若放从前,凭顾秋雨和顾磊方才的话语,两人早已成两具死尸。

可如今,顾清雪的话,他要听。

“混账!”

主座的顾老太太一拍桌子,恼怒站起身。

“三年前,顾家因你叶云,沦为云城笑柄。”

“如今,你不仅不感激顾家人当年对你的收留之恩,听你这话,还想教训我们顾家人不成?”


收留之恩?

顾老太太最后一句,让叶云陷入沉默。

稍倾,叶云仰头大笑。

“你说的对,顾家确实对我有收留之恩。”

“但,那恩情只是来自顾老爷子和顾清雪。”

“和其他人有半毛钱关系?”

“三年来,你们这些人除了谩骂辱打我,视我为蝼蚁,将我踩在脚底戏弄,我问你们,有谁真正把我当过人?”

叶云压着心中怒火,虎目睥睨,寒光四溅!

厅堂之上,所有人被这骇人目光,惊得发颤。

“你!!!”

顾老太太胸口发闷。

仿佛被这话打到了七寸,险些将她气晕!

其实,叶云并没冤枉他们。

因为这几年,她确实从没把叶云当人看过。

甚至,在丈母娘柳淑芬眼中,叶云连街边的垃圾也都不如。

“叶云,你这傻子,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

“你快乞求老太太原谅你啊!”

柳淑芬气的浑身哆嗦。

今天,原本指望趁顾老太太高兴,从公司拿些项目。

这倒好,全被叶云给破坏了!

“这个世间,还没出现能让我求的人!”

叶云冷笑。

顾磊听闻,气的大呼小叫。

“叶云,你他妈还装!”

“不是以前我们戏耍你的时候了?”

顾秋雨也气的冷哼叉腰:“没错!之前我们怎么骂你打你,都不敢反抗。”

“今天,你是不是吃枪药了?”

“或者说,是某个人指使你?”

说完,她有意无意瞥向顾清雪。

意味,显而易见。

“你们之前,一直打我丈夫?”

“不是说,他身上的伤,是摔的吗?”

顾清雪声音颤抖,满眼震惊。

她居然被骗了三年!

顾磊毫不畏惧,十分不屑道:“哼,一个吃软饭的傻子,适当用手教训两下,有什么关系?”

“是啊清雪,你有些大惊小怪了!”在场沉寂的顾磊父亲,顾家老.二顾边道,也冷冷出声。

仗着辈分,他故意释放威压。

而顾边书,柳淑芬面对此,却左盼右顾,置若罔闻。

谁让顾边道深得老太太宠爱,都不敢惹!

其他人,也纷纷趁机斥责。

顾清雪有苦难说,孤立无援!

就在这时。

叶云硕大手掌握住她的小手。

顾清雪如遭电击。

“叶......叶云。”

叶云轻轻一笑,柔声道:“来我身后。”

旋即,他向前一跨。

用宽厚的臂膀,如城墙般伫立在顾清雪面前。

下一刻,叶云目光冷冷凝视顾变道。

发出一道不可忤逆的寒声!

“给清雪,道歉!”

“叶云,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

顾变道恼羞成怒。

“哪怕你是神!”

“触我叶云逆鳞,也得,道歉!”

叶云霸气十足的说道。

“你......你个疯子!”

顾边道感受到了从叶云身上发出的寒意,忍不住身体打颤。

今天,叶云让所有人大开眼界。

这个人,好像真的觉醒了。

“叶云,算了吧......”

顾清雪不想把场面闹得太难看,在叶云身后轻轻拉扯他的衣服。

“赵公子到!!”

就在这时,厅外传来门童的叫喊。

很快,便是从外走进一名气质翩翩,身着华贵的青年。

他器宇轩昂,眉宇间露着几分傲气。

路过叶云身旁,眼底深处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轻蔑。

“顾奶奶,实在抱歉,刚才小赵在路上遇到点事情来晚了!”

青年名叫赵弛,乃是云城大族赵家少爷。

看到赵弛来,顾老太太方才愠怒的眉色,方才舒展,她担心的问道:“小赵,你人没事吧?”

“顾奶奶我没事,我不是被撞着了,是今天云城军演站了大片地方,给我车堵住了。”赵弛笑道。

“军演?”

顾老太太诧异。

其他人也是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听说最近麒麟将军来云城了,还带了很多卫士!”

“我也听说了,传闻说就是要军演!”

“好像规模还挺大的!”

麒麟将军是大夏五大龙将之一。

手握麒麟军,权势滔天。

他的丰功伟绩,整个大夏无人不知。

赵弛点点头:“大家说的没错,麒麟将军确实来了云城。”

“而今天,也是军演开始的第一天。”

大家听后,兴奋不已。

每个人都想一睹麒麟将军的风采,顾老太太也难以克制。

“小赵,这么说,你已经见过麒麟将军了?”

顾老太太激动道。

赵弛点点头:“昨晚有幸和麒麟将军共饮茶酒,算是见过吧!”

这话说完,整个厅堂惊呼一片!

赵弛居然连麒麟将军都一块喝过,这可太厉害了!

“小赵,他......他长什么样子啊?”

顾老太太呼吸急促,紧张的都快说不出话了。

赵弛想了想,说道:“呃......长的很壮,很魁梧,给人一种非常强的安全感和压迫力。”

大家听闻,脑海中已经各自补齐了画面,这种形象确实是大人物的感觉!

顾老太太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我也能见一见麒麟将军就好了。”

不仅是她,其他人也做梦都想见到。

“顾奶奶,我就知道您想见麒麟将军,过些天麒麟将军要举办亲民会。”

“所以,我特地多买了几张门票,到时候可以带您一块去看!”

赵弛笑着说道。

“什么,小赵,你居然买了麒麟将军亲民会的门票?那得多少钱啊?”

听到赵弛要带自己去亲民会,顾老太太激动的差点没站稳。

“没多少的,也就几百万。”

赵弛耸耸肩,不在意道:“只要顾奶奶喜欢,这点儿钱,算什么。”

众人听闻,纷纷竖起大拇指。

“小赵,你对我顾家可太好了,前些日子你刚帮我们顾家和星河集团签了个价值不菲的药品供货单,现在又要带我去见麒麟将军。”

“瞧把我激动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

顾老太太高兴的颤抖道。

自老爷子辞世,顾家发展一落千丈,尤其最近两年生意不好做,很多药品被进行集采,作为医药生产公司的顾氏,更是薄利难求。

不是一些老客户支撑,早已破产。

所以,现在谁能给顾家带来新项目,顾老太太都恨不得为其跪下。

而现在,这个想要追求自己孙女顾清雪的赵公子有心帮扶顾家,顾老太太怎会错过,自然恨不得把他视为座上宾。

“顾奶奶,您不要激动!”

“有我在,顾家后面的项目,多的是。”

“而且,也会带着顾家多多结识些大人物,比如麒麟将军这种!”

赵弛有些意气风发。

在场众人听闻,没人以为他在说笑。

因为堂堂赵家,有这个实力!

“你,认识麒麟?”

旁边的叶云,微微皱眉。

麒麟曾经是他心腹,陪着他一起征战,金戈铁马。

麒麟现在的位置,就是他一手扶持上来的。

“对啊,昨晚还喝了一杯呢。”

赵弛有些厌恶,连将军都不叫,真是没礼貌!

其他顾家人也是指责:“叶云,你敢直呼麒麟将军全名,知不知道这种冒犯是要被砍头的?”

顾家人都气坏了。

叶云却不以为然。

“在我面前,他永远都是小麒麟,只有他喊我将军的份。”

听到这话,大家吓傻了。

居然叫亲临将军为小麒麟,这他妈是不是疯了?


“你个傻子,快给我闭嘴!!”

顾老太太快气哭了。

这话要穿出去,她顾家就完蛋了!

“叶云,你别说话了!”

顾清雪无奈的喊道。

她虽然没有了解过麒麟将军,但是听大家说也能猜出来是位军首。

这样的大人物,叶云怎能惹得起?

叶云乖乖闭嘴后,大家仍然斥责不停。

过了好久,才消停下来!

“顾磊,你脸怎么了?”

赵弛忽然注意到顾磊那红肿如猪头的脸颊,不禁好奇。

顾磊听闻,心中便一阵羞怒。

若不是叶云废物,他能这么窘迫?

“赵哥,是我走路不小心,撞墙了。”

顾磊红着脸撒谎,心中却恨不得把叶云千刀万剐。

其他人也是一阵脸黑。

“这样啊,那你以后走路,小点心!”

赵弛察觉到了气氛异样,但怎么也想不到顾磊口中的墙,其实是叶云的巴掌。

所以,他便随口安抚了一句。

“对了,今天是顾奶奶七十大寿,小赵这次来还特地送了一份礼物,就是不知道姑奶奶喜欢不喜欢。”

赵弛转头看向顾老太太,淡笑一声,朝身后狗腿扬手打了个响指。

后者立即呈上一尊雕龙刻凤,制作精美的金色木盒。

“呀,这是金丝楠木做的?”

顾老太太也算见多识广,辨认出后,忍不住惊呼出声。

“毕竟是送给顾奶奶的礼物,包装物料肯定也要选上乘的。”

赵弛微微一笑。

众人听闻,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果然是赵家公子,单单一个包装盒,就豪横到用金丝楠木来制备。

那里面的东西......

更要弥足珍贵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厅堂内所有人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精光闪烁。

“顾奶奶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小赵,你介意吗?”

顾老太太盯着那金丝楠木盒,一脸期盼。

“这礼物本就是送给您的。”

“您想看,当然随时都可以看。”

赵弛轻笑一声,朝旁边手下微微侧头。

随后,那人轻轻将木盒打开。

唰!

盒子刚出条缝隙,便有耀眼红光射出。

随即,等完全打开。

一颗精巧通透,高雅红润,如玉翡般的红石头展露出来。

“这,这这这......”

见到这石头,顾老太太嘴巴大张。

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这是,鸡血石?”

鸡血石是石头种类中的极品,因为其能对人活血化瘀,且鲜红酷似鸡血,所以取名鸡血石。

一颗上乘的鸡血石,至少几千万。

就算稍次,也得几百万上下。

顾老太太想不到这赵弛出手如此阔绰,本来对他就有好感,这次更是喜上加喜!

同时。

听到鸡血石三字,在场众人也忍不住惊呼。

“天哪,赵少一出手便送鸡血石!”

“太豪气了,这得花多少钱?”

“果然还得是赵少,不像某些人就送一个果篮!”

“还好意思舔着脸来,真是让人恶心!”

夸耀赵弛的同时,也让顾清雪脸上一阵臊红。

要不是口袋实在没钱,她也不至于在奶奶大寿之日,只送果篮过来。

顾清雪沉默低头的模样,很是狼狈。

这幕被赵某瞧见,眼前一亮。

“小赵哥,你真大方,这鸡血石,也得花不少钱吧?”

被鸡血石看呆的顾磊,吞了吞口水。

赵弛淡笑,轻轻摆手。

“这个石头因为不大,所以没想象中的那么贵。”

他满不在意的道,“也就,五百万吧!”

也就......五百万!

顾家人听这话都惊呆了。

瞧瞧这底气!

某些人,一辈子都赶不上!

“鸡血石可以帮助血液新陈代谢,之前听顾磊说顾奶奶血管方面有些不适,所以就想着买颗鸡血石放在顾奶奶身边,做个吉祥。”

“本来想买颗大的,效果好一些。”

“可是云城拍卖行没有,只有这一颗,所以,我只能先为顾奶奶拿下了。”

“也不知道顾奶奶,喜不喜欢?”

赵弛颇有些遗憾的道。

“小赵,你送了我一件这么珍贵的礼物,我怎么会不喜欢?”

“我,可太喜欢了!”

顾老太太激动不已。

不过很快,她便语气婉转低沉,阴阳怪气道:“小赵啊,相对于你,某人可就不行了。”

“我顾家人白养他三年,结果今日逢我七十大寿,竟然连个表示都没有!”

“真是个白眼狼!”

赵弛又不傻,他知道老太太所指是那痴傻三年,在顾家白吃白喝的叶云。

他佯装震惊:“什么,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厚颜无耻之人?”

“赵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小赵啊,让你看笑话了!”

顾老太太有些叹息的说。

“顾奶奶,您说笑了。”

赵弛连忙笑着回应。

“其实,今天我来,除了带自己这份礼物外,也帮清雪也带了份礼物。”

“哦?怎么说!”

顾老太太诧异。

“清雪这几年不容易,手头不宽裕,作为他这么多年同学,真挺心疼清雪的。”

“所以,没有经过她允许情况下,便擅自替她为您买了份礼物。”

说完,赵弛看向顾清雪,十分歉意的道:“清雪,你不会介意吧?”

站在远处的顾清雪,听到他的话,不由一愣,眉头拧得颇深。

她送奶奶的礼物,他赵弛凭什么替买?

赵弛话落,手下便是又呈出一木盒。

这木盒虽然不是金丝楠木,但也富贵逼人。

将其打开,里面是株上了年份的人参。

“两百年份的人参,希望能够对顾奶奶身体有所裨益。”

顾老太太最近几年身体不太好,尤其是血管方面病症频发。

赵弛也是看中了这点。

所送礼物,全和保健相关。

顾老太太兴奋极了,激动道:“有心了,小赵有心了!”

甚至,她直接朝顾清雪下令。

“清雪,等宴会结束后,你好好陪小赵出去转转,感谢感谢人家!”

如果顾清雪真能和赵弛走到一起,那么顾家势必会因与赵家联姻的存在,而扶摇直上。

这可是顾家千载难逢的机会!

“奶奶,我不想!”

顾清雪咬着贝齿。

“混账!我说的话,你都想忤逆了吗?”

顾老太太戳起龙头拐杖,愤怒吼道。

“奶奶我没有......”

顾清雪解释不清。

赵弛是她高中同学,以她对赵弛了解,这个人根本没有表面上那么好!

“人家赵公子替你送了这么一个礼物,你不感激人家,联络联络感情,你想干什么?”

“难道,你真想让我吃你那个破果篮?”

“我身为顾家之主,是没吃过你那些什么破香蕉苹果是吗?啊?”

顾老太太彻底怒了。

整个顾家一片死寂,只有厅堂内回荡的责骂声!

顾清雪满腹委屈。

晶莹泪珠,布满眼眶!

而旁边母亲赵淑芬更是气的直拍大腿。

“清雪,你是不是疯了?多好的机会,快点给我答应!”

如果自己女儿嫁给赵弛,那她做母亲的,也能够跟着享受荣华富贵。

要不然,还得继续在顾家忍气吞声。

这种遭白眼的日子,她受够了!

除顾老太太,柳淑芬外,其他为了讨好赵家的顾家人,也一个劲怂恿顾清雪。

“都别说了,我不同意!”

忽然,叶云的声音破空而出!

“让我的妻子去跟别人熟络感情。”

“你们这群人,是不是脑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