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战神王爷是个嘤嘤怪

战神王爷是个嘤嘤怪

叶轻狂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一名医学界的顶级天才,冷琉璃不由得感到丢脸,她自诩医术精妙绝伦,哪知道竟然因为一场穿越而身中剧毒!冒着砸招牌的险,她不得不随手找个男人解毒。哪知道男人不简单,不光长得帅,身份地位也不是一般的高。于是初来乍到的冷琉璃,就这样染指了那位杀伐果断的战神王爷!他们之间的纠葛远远没有结束,一纸婚约再次将他们绑在了一起……

主角:冷琉璃,君无霜   更新:2022-07-16 15: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冷琉璃,君无霜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王爷是个嘤嘤怪》,由网络作家“叶轻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名医学界的顶级天才,冷琉璃不由得感到丢脸,她自诩医术精妙绝伦,哪知道竟然因为一场穿越而身中剧毒!冒着砸招牌的险,她不得不随手找个男人解毒。哪知道男人不简单,不光长得帅,身份地位也不是一般的高。于是初来乍到的冷琉璃,就这样染指了那位杀伐果断的战神王爷!他们之间的纠葛远远没有结束,一纸婚约再次将他们绑在了一起……

《战神王爷是个嘤嘤怪》精彩片段

 疼,脑子疼,身上也疼,尤其是下腹的异样。

她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身为二十一世纪高级特工兼世界顶级医师,又怎么不知道自己身上怎么回事。

思绪还未理清,耳边是一声声得意的自言自语。

“姐姐,你可莫怪妹妹,要怪只能怪你无才无德又无貌,就因为是嫡出三小姐,所以你从小便被定为泽王妃,那般风华俊逸的人,岂是你能配得起的。”

“姨娘已经将丞相府的人都引了过来,那些汉子马上也到了,你放心,你中的千日醉,绝对会让你欲仙欲死。”

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排山倒海涌上心头,顾初暖怒,滔天的怒。

区区蝼蚁,胆敢设计陷害她。

“等今天过后,你这辈子再也别想攀上泽王……”

咝……

还在得意的顾初兰瞳孔一缩,花容大变,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

本该中了千日醉昏迷不醒的顾初暖竟然硬生生站在她面前,且对她阴森而笑,那笑容仿佛来自修罗地狱,让人不寒而栗。

“咔嚓”一声,也不知顾初暖是如何动作,五指屈指成爪,已然扼住了她的喉咙,那力道如铜墙铁壁,竟叫她无法挣脱。

“那捞什子破泽王能不能攀上我是个未知数,不过你嘛,是没有机会攀上他了。”

顾初暖气势凛然,眉宇间尽是狂傲,顾初兰惊了。

这贱啼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气势?

很快,她便慌了,因为顾初暖取过她身上另一瓶千日醉,一股脑灌在她喉咙里,似笑非笑留下一句。

“千日醉这么好的东西,我怎敢一人独享。”

“你……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我便想干什么喽。”

白皙修长的手点了顾初兰的麻穴,优雅地取过她脸上的面纱,随手往自己脸上一套,鄙夷地扫了一眼慌乱的顾初兰,身子一闪,如清风一般闪到柱子后,冷眼看着门外几个壮汉搓着手,猥琐的靠近。

“不是说她是个丑女吗?怎地长得这般好看?”

“管他呢,反正有钱又有美人,何乐而不为。”

“住手,那个贱啼子刚刚离开,你们赶紧去找她,是我花钱雇你们的,啊……你们敢碰我,我让我姨娘杀了你们……”

月黑风高,一处破庙里,几个人影窸窸窣窣,正在上演着不堪的一幕幕。

很快,破庙外浩浩荡荡来了一大群人,为首的赫然是顾丞相。

“相爷,三小姐也许是一时想不开,才会跟下人离家出走,等她想通了,就回来了。”

“就是嘛,三小姐虽然……但她也不是不懂事的人,断然不可能跟下人有什么……咝……”

大门踹开,所有人都惊呆了,顾丞相脸色涂上染料般不断交替着。

“混账……”

一声怒吼,所有人扑通跪了下去。

尤其是姨娘张氏瞳孔巨缩,几乎不敢相信。

“老爷息怒,这一定是个误会,兰儿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身上的邪火一阵强过一阵,顾初暖无心再看下去了。

顾丞相那般爱面子的人,自己的女儿被当场捉奸,对象还是几个粗鄙流氓,他焉能饶过。

趁乱,顾初暖跌跌撞撞地离开,极力压下那身体的异样。

想了数种解毒的方法都不管用,这千日醉太霸道,要嘛死,要嘛解毒,而解毒之法只有合欢。

死跟失去清白两者之间,她果断选择后者。

荒山野岭,毫无人烟,就在顾初暖几近崩溃的时候,眼前出现一道曙光。

那是三个黑衣人,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以她多年的职业生涯来看,这些人全部身中奇毒,内力耗尽,才会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顾初暖一喜,快步上前,嘴角嘟囔了一句,“全是公的,天不亡我。”

倒在地上的人嘴角纷纷一抽?

全是公的?

合着他们都是动物?

顾初暖纤细的手挑起黑衣人的下颌一个个端详着,有些嫌弃的摇摇头,“身材够,颜值不够。”

“太瘦了,摸着不带感。”

“……”

前两个黑衣人脸色极度难看。

这是谁家的女人?

素质呢?

向来以冷酷著称的夜景寒嘴角微扬,如寒潭般深不见底的眸子染着几分笑意,夹着几分兴致。

很快,他的下颌也被霸道地挑了起来,眼前女子星辰般耀眼的眸子映入他眸中。

四目相对,一个戴着面纱,一个戴着鬼脸面具,彼此看不清对方的容颜,不过两人眸中都带着一抹探究。

顾初暖挑开他的鬼脸面具,眼中惊艳一闪而过。

那是怎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剑眉斜飞,眼若寒星,五官棱角分明宛如雕刻,竟是挑不出一丝毛病,仿佛上天最杰出的作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伤,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可即便如此,他的周身依然散发着睥睨天下的霸气与浑然天成的尊贵优雅。

顾初暖心跳加快了些许,男人长成这样,还真是妖孽。

夜景寒看到她眼底的惊艳,有些自豪,可眼前女人突然盯着他残废的双腿,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一怔,随即怒气排山倒海而出,恨不得将她狠狠掐死。

“以为是个王者,没想到是个破青铜。可惜了这张脸,罢了,谁让我是个颜值控,勉强凑和吧。”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夜景寒从牙缝里迸出了一句,威胁意味十足。

顾初暖不知是不是故意忽略他话里的警告,一双眼笑成了月牙,“知道,我的解毒工具,放心,我会好好宠你的。”

咝……

两个黑衣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再看她绯红的脸,心里一个不详的预感逐渐升起。

这个女人不会中了药,想拿他们主子当解药吧?

这女人哪来的狗胆,她知不知道他们主子是夜国战神,手握重权,翻手云覆手雨,只消他一句话,她便能死无葬身之地?

她又知不知道,他们主子最恨别人嫌弃他残废的双腿。

再看这个女人,小小身板,费力地将他们主子拖到草丛里,动作急不可耐,他们再一次风中凌乱了。

居然真的敢……


 若非他们主子毒性发作,又中了别人的暗算,焉能让她如此放肆。

他们想去救主子,奈何中毒,心有余力不足。

草丛另一边,夜景寒全身乏力,无法动弹,只能狠狠瞪着顾初暖。

“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碰一下哪够,起码全身都得碰了。”

许是他那双眼睛太过炽烈,顾初暖有些心虚,赶紧将他穴道点了,以备万全。

“借个身体,你又不亏。”

她说得理直气壮,却把夜景寒气得差点昏死。

一夜旖旎。

夜景寒气得青筋暴涨。

混蛋,他堂堂战神,竟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强了。

最可恨是,她自己爽了,可他却很不爽,邪火被她撩拨得不上不下,痛苦难耐,偏偏这个女人压根不管他。

顾初暖累得全身发软。

她扯过一件衣裳,盖在夜景寒身上,望着极力隐忍怒火的夜景寒,摇头晃脑地点评,“技术太差,有待进步。”

“女人,我要扒你皮,拆你骨,啖你肉,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声怒吼,鸟兽惊走,黑衣人瑟瑟发抖,他们主子是真的动了怒气了。

顾初暖挠了挠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心里一阵害怕。

这男人,通身王者之气,一看就非常人,她不会踢到铁板吧。

罢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脚底抹油,她溜了,走了几步又倒回来,就着夜景寒身上的血,在一件干净的衣服上涂涂画画着什么,半响,她将衣裳丢在他面前。

“你身中寒毒,按这法子,虽然不能彻底将毒清掉,起码每月发作不用那么痛苦了。药方给你,咱们两不相欠了,以后别再找我,就算你找了,我就在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出我有几分像从前。”

傻眼……

望着溜之大吉的那抹背影。

所有人彻底傻眼。

两个黑衣人将头埋得极低极低,几乎不敢去看自家主子的脸色。

夜景寒望着那药方,嘴角一抽,怒火似要将他淹没。

“啊……你这个女人,咱们梁子结大了。”

顾初暖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几乎是撒丫子狂奔,跑了许久才在一条溪边停下喘着粗气。

脑中记忆涌来,顾初暖幽幽叹了口气。

她在执行任务时,被最亲密的人背叛,死于一场爆炸,却借尸还魂穿越到同名同姓的顾初暖身上。

顾初暖,丞相府三小姐,虽是嫡出,可从小不受宠爱。

据说,她的母亲是先皇的义妹,因为母亲爱慕父亲,所以先皇下了两道圣旨,一道是为父亲母亲赐婚,一道是赐死父亲青梅竹马的爱人。

父亲把罪全怪在母亲身上,自成亲后便大肆纳妾,冷落母亲,最后母亲抑郁而亡。

而她,也成了众人嘲讽欺凌的对象,在府里,她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个下等丫鬟。

最重要的是,她才刚出生,先皇就把她指给泽王,成了内定的泽王妃。

她的那些庶姐妹为了能够嫁给泽王,便陷害她跟外人有染,想让她名声尽毁。

原主为什么死了,她脑中记忆不全,能知道的便是她借尸还魂了。

顾初暖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吐槽。

先皇是吃饱了撑着吗,没事瞎点什么鸳鸯谱。

都说顾初暖是个丑女,她想看看自己有多丑。

掀开面纱,就着清澈的溪水一照,顾初暖差点吐了。

“卧槽,这也太丑了吧。”

她的脸坑坑洼洼全是脓包,像山丘一样,几乎看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狰狞而恐怖。

许是脸蛋太丑,原主擦着大量的脂粉,一张脸涂得跟白无常似的。

顾初暖欲哭无泪。

顶着这样的一张脸,谁能给她好脸色。

摸了摸自己丑陋的脸,顾初暖凉薄的唇角忽然绽放一抹邪肆而狂傲的笑容。

原来是中毒导致的,呵……

欺她,辱她,伤她,害她的,她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从今日起,顾初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任人欺凌的顾初暖了。

回到府里已经已经接近午时。

诺大的丞相府气氛诡异,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平日里喜欢找她麻烦的下人们竟也懒得搭理她。

她的贴身侍女秋儿急慌慌的跑来,身子有些瑟瑟发抖,“小姐,你怎么才回来,老爷在正堂等你呢。”

“哦,知道了。”顾初暖扔掉嘴里叼着的狗尾草,打了一个哈欠,漫不经心的往正堂走去。

秋儿赶紧拦住她,急得眼眶通红,“小姐,老爷发了好大的火,五小姐说你设计害了她,老爷怒不可遏,肯定不会轻易放了你的,咱们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

秋儿是她的贴身丫鬟,从小跟着她,两人在府里相依为命,可以说是原身在府里最亲近的人。

顾初暖冷笑一声,霸气凛然,“谁放过谁还不知道呢。”

秋儿一怔。

她家小姐难道中邪了吗?怎么会有那么强的气势?

还想提点她些什么,却见顾初暖已经进了正堂,秋儿只能赶紧跟上。

顾初暖进去的时候,正堂里密密麻麻站着一众的人。

为首的是她的父亲,顾丞相,此时他拉黑着一张脸,不悦的瞪着她。

在顾丞相身边,还有大夫人,三姨娘,五姨娘,以及她好几个嫡庶姐妹,场面甚是壮观。

跪在地上的顾初兰看到她,立即炸了,控诉道,“爹,就是她,是她设计陷害我,她把我引到破庙的。”

顾初暖小脸一垮,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她惊慌失措道,“妹妹,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昨天不是你让我去破庙吗?难道你是气我没有去?”

“昨天是我娘亲忌日,娘亲前几日拖梦给我,说她想我了,我就先去云清庙给我娘祭拜,没想到等我去破庙的时候,久久没有等到你,于是我就先回来了,妹妹,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迟到的。”

顾初兰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这个贱蹄子,什么时候说谎也不打草稿了?

“明明就是你陷害我,你给我灌了千日醉。”

顾初暖迷茫的看着众人,呐呐道,“千日醉是什么?”

顾初兰噎住,嘴角动了动,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千日醉并不好买,到时候追究起来,又是一堆麻烦的事儿。

许是看到顾初兰脸色难看,顾初暖赶紧又补了一句,“哦……对,我给妹妹灌了千日醉,我自己也喝了,很好喝的,爹你喝不喝,我也给你泡一杯。”


 她说得一本正经,眸光清澈无辜,却把顾初兰还有五姨娘气得脸色浑身打颤。

“顾初暖,你说谎,当时你逼我喝下千日醉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

“妹妹,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知道我错了,不应该迟到的,妹妹你别生气好不好。”

顾初兰抓狂,她一生的清白都被她给毁了,她反而还无辜的像只纯洁的小白兔。顾初暖气不过,直接爬起来就想掐住她的脖子,似要把她活活掐死。

“放肆。”

“砰”的一声,顾丞相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除了顾初暖外,所有人纷纷一吓。

五姨娘更是拉着顾初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老爷息怒,兰儿只是一时糊涂才会跟三小姐一起出去,那千日醉,想必是有心人所下。”

大夫人与三姨娘等人嗤笑一声。

有心人所下?是暗指她们吗?

五姨娘仗着相爷的宠爱,平日里没少对她们耀武扬威,如今顾初兰失去清白,她们倒要看看五姨娘还能翻出什么天。

最愚蠢的是,顾初暖胆小如鼠,生性懦弱,她除了偶尔去给她死去的娘亲上香以外,从未出过府,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哪里知道千日醉是什么?又哪来的门路买来千日醉。

顾初兰要陷害,也得找个好点的理由。

失了清白,难道人也蠢了吗?

三姨娘似笑非笑,语带讽刺,“唷,也不知道是谁告诉相爷,三小姐跟下人私奔去了破庙,别是想害人不成,反害了自己吧。”

五姨娘脸色难看。

她为了想要自己的女儿成为泽王妃,这才对顾初暖下手的,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想害的人,却成了她的女儿。

想到自己女儿清白没了,五姨娘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脸上却泫然欲泣,一片委屈。

“老爷,如果我想害三小姐,又怎么会蠢到反害了自己的女儿,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啊。”

“就是顾初暖这个贱人害的,爹,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五姨娘扯了扯顾初兰的衣摆,以眼神示意她别再乱说了。

可正在盛怒之下的顾初兰哪里还能保持平日里的冷静。

“爹,你一定好好教训这个贱人,她表里不如一。”

直至现在,她的下身还撕心裂肺的疼着,这一切全都得怪顾初暖。

“够了,初暖,你来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给你妹妹灌了千日醉?”

顾初暖冷笑。

一口一个贱人,她要是贱人,那顾老头子算什么?

贱父?

虽然鄙夷,顾初暖还是委屈道,“妹妹说是,那……那就是我灌的吧。”

顾初兰胸膛上下起伏,气得差点心肌梗死,若不是五姨娘死死拉着,只怕她早就暴走了。

“就算是你娘祭日,你也可以多带几个下人,深更半夜,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干嘛?”

“女儿也想多带几个人的,可是……可是五妹妹说,她带了很多人,我就不用带了,当时五妹妹说这话的时候,好多人在场的,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三姨娘慵懒的把玩着自己的丹蔻,笑道,“五小姐确实说过这话,还让人把秋儿给拦下了。”

七小姐顾初晴搞不清东南西北,也赶紧附和,“我也看到了。”

五姨娘的心慌了,今天只怕事情不会善了。

顾丞相怒喝,“三更半夜的你出去做什么。”

“老爷…”

五姨娘还想解释,顾丞相当即大怒,“你给我住嘴,要不是你平日里把她宠得无法无天,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初兰,你自己说,为什么要去破庙?”

震怒过后,顾初兰也知道事情不利于她,如果父亲从此不再宠她,那她这辈子就完了。

顾初兰抹着眼泪,委屈的哭诉,“女儿听说昨日是姐姐娘亲的祭日,我本想陪着姐姐一起去祭拜,又担心姐姐不喜欢别人打扰她娘亲,所以才会跟她相约在破庙,届时一起回家,哪曾想……”

这话说出来根本没人相信。

顾初暖在府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她真的在意顾初暖,平日里便不会经常刁难她。

顾丞相又何曾不知道她在说慌,只是他不想纠结这个话题了,于是把罪全推到顾初暖的身上。

“全怪你,若不是你执意要去云清庙给你娘祭拜,也不会发生这件事,以后要祭拜便在家里。”

顾初暖冷眯微眯,背脊挺得笔直,嘴里噙着一抹微不可闻的讽刺。

“我娘说,她在地下很孤单,当年死的也很惨,她老人家很想上来看看爹,再看看诸位姨娘姐妹们。”

“看我们做什么?”五姨娘背脊发寒。

“爹前脚娶了娘,后脚就大肆纳你们为妾,当然是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恩不恩爱了。”

众人脸色微变。

想到当年顾初暖母亲临死前那双怨恨的眼晴,心里起了阵阵鸡皮疙瘩。

大夫人一双犀利的眸子染着一丝怀疑,顾初暖刚刚的眼神可不像以往那般怯懦,反而夹着冷冽,狂傲,难道是她看错了?

顾丞相没好气的道,“行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兰儿失去清白一事,谁都不可以泄露,否则,看我怎么教训她。”

“是。”三姨娘等人道。

顾丞相怒指顾初兰,“这些日子你就呆在家里,哪也不许出去。”

“是。”

顾初兰是真的委屈。

她的清白莫名奇妙的就没了,还被怒训一顿,而罪魁祸首却仍然逍遥法外,让她如何甘心。

“还有,也给我老实点,若是让我知道兰儿的事情与你有关,绝不会饶过你。”

顾初暖冷笑。

谁饶过谁还不知道呢。

顾丞相离开了,五姨娘怕顾丞相对顾初兰彻底失去宠爱,顾不上自己的女儿,赶紧追了过去。

大夫人,三姨娘,以及顾初晴等人纷纷丢给顾初兰一个鄙夷又轻蔑的笑容。

在场只剩下顾初暖与顾初兰两人。

顾初暖眉羽间傲气尽显,仿佛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哪里还有半丝弱包子的模样。

“你被out了。”

顾初兰一愣,“什么意思?”

“就是,你被出局了。”古代女子的清白比性命还要重要,没了清白可不就是被踢出局了?

顾初兰还没搞清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时,顾初暖已经吹着口哨,大摇大摆的嚣张离开。

怒。

怒得她肺都要炸了。

顾初兰把桌上摆设的花瓶全砸了,暴吼道,“顾初暖,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杀了你,啊……”

该死的,刚刚在顾初暖面前,她居然感觉自己像一只卑微的蝼蚁,而她是手握生杀大权,翻手云覆手雨的盖世人物。

她不过是一个空挂嫡小姐头衔的丑八怪而已,也是她最看不起的人,她怎么可以有这种错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