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嫡妃

嫡妃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步步为营,嫡女强势归来\r从贫穷的农家女到世家嫡女,慕容容用三件事来换半生的富贵\r计计惊心,终成皇帝宠妃\r一入宫门深似海,且看她如何身不由己,翻手为云,覆手为妃...

主角:   更新:2023-08-08 06: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嫡妃》,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步步为营,嫡女强势归来\r从贫穷的农家女到世家嫡女,慕容容用三件事来换半生的富贵\r计计惊心,终成皇帝宠妃\r一入宫门深似海,且看她如何身不由己,翻手为云,覆手为妃...

《嫡妃》精彩片段


“娘……”林容容一推开门就看到母亲趴在床边正在怄血。地上有一大滩血,打着重重补丁的被子和粗布的衣服上也全是血迹,触目惊心。
李淑娴见女儿回来了,挣扎着想爬起来说点什么,却由于用力过猛而晕了过去。
林容容扶着母亲的手只打颤:“娘,您醒醒啊,别吓女儿……”
看见母亲嘴角还不断有血丝溢出,林容容马上想到去请郎中,可跑了两步又顿住,这样的情况也曾经遇到过,没有银子,根本请不到郎中。
眼光一闪,林容容突然想起在小云山遇到的那个奇怪的女人,还有她说过的那些话。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瓶来。
见母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林容容咬了咬牙将玉瓶的瓶塞拨开,倒出来一枚深红色的小小药丸。
将药丸纳入母亲的嘴里,又倒来温水帮助母亲将药丸咽下。
看到母亲的呼吸慢慢顺畅起来,林容容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一半。
看着才三十出头的母亲那花白的头发,躺在床上瘦得只剩皮包骨,比五十多岁的妇人看上去还要衰老,林容容的心就揪着疼。
“容容啊,你回来了?”过了小半个时辰,李淑娴总算醒过来了,慢慢睁开眼睛。
“娘,你感觉好点了没?”林容容紧紧的盯着李淑娴,她对那个女人的药还是不太放心。
“嗯,好多了。”李淑娴说话还是有些气短,但面色看上去已经要好得多了。
“娘,我早上出去的时候您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吐血?大嫂呢?”林容容看李淑娴暂时没有大碍,总算放下一点心来。才想到本该在床边伺候的大嫂不见了人影。
“你大嫂自然是在照顾茹儿……”
林容容看着李淑娴躲躲闪闪的语气就知道大嫂今天一定又没有过来照顾母亲,心里不禁有气,却又不得不忍下:“娘,我先去给你煎药。”
说完也不等李淑娴反应,就出门而去。
李淑娴回过神来,叫了一声“女儿”,却没有得到回应,心里暗暗叫苦。
果然不一会儿,林容容就满面怒容的折了回来:“娘,您的药怎么还没有买回来?今天早上我走的时候不是叫大哥去买了吗?”
李淑娴不知道要怎么跟女儿解释,正自为难,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林容容听出来是大嫂的脚步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田翠青人如其名,喜欢穿翠绿色的衣服,今天穿着一身翡翠撒花棉布衣服,衬着她本来就偏黄的皮肤有点渗人。
田翠青推门进来先看到的是林容容,不阴不阳的道:“哟,小姑子今天这么早回来了啊……”
林容容不说话,将身体挪开,田翠青这才看到满地的血迹,着实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娘怎么了?”
林容容不等李淑娴说话,冷冷的开口:“大嫂这是去哪儿了?娘在床上病着,身边没有一个服侍的人。吐了这么多血,也没有人来看一眼。还有,娘的药呢?”
田翠青没想到林容容敢这么跟自己说话,顿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心里也不痛快:“小姑这话是怎么说的呢?娘在床上躺了多少年了,难不成我每天都得在床边守着?小姑你这么孝顺,娘发病的时候不也没有在身边吗?至于药嘛,按照爹的意思已经停了。”
“停了?为什么停了?今天早上不是还叫大哥去买的吗?”林容容没料到爹竟然会停了娘的药,怪不得娘会突然吐血,这次要不是她赶回来的及时,那她真的有可能见不到娘最后一面了。想到这里,林容容又气又怕。
“我的奶不够茹儿吃,爹说要买药调理,所以停了娘的药。早上是你叫你大哥去买药,又不是爹叫的。”田翠青理直气壮的道。
“茹儿已经六个月大了,奶不够吃很正常啊,吃点米汤不行吗?你们竟然因为这个停了娘的药,你知道刚才有多凶险吗?”林容容激动的对着田翠青大吼,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你冲我嚷嚷什么?这是爹的决定,有本事你冲着爹嚷嚷去啊。”田翠青不甘示弱的瞪着林容容,她知道林容容最怕爹。
“找爹就找爹,今天这事你不说我也要找爹说说。”
田翠青没料到林容容敢这么说话,一时倒愣住了。
李淑娴在床上急得不行,却一直插不上一句话,这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个空隙,却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从外面传了进来:“吵什么吵!大老远的就听见你们在嚷嚷,像什么样子!”
林容容冷冷的看着父亲林田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进来,打满补丁的衣服掩盖不住他慑人的气势,刚毅的脸上还带着怒容。想起那个女人的话,她心里有些激动难平。
田翠青乖巧的给父亲见了礼,林容容却没有动。
林田一见林容容的样子就来气,一句话没有说,就甩了她一巴掌:“我教你的规矩都去哪里了!不仅和大嫂吵架,见了爹也不知道见礼!”
林容容捂着脸狠狠的盯着林田,不哭不闹也不说话。
李淑娴看林容容挨打心疼得不行,急忙唤了声:“他爹。”
林田看向李淑娴才注意到屋子里的血迹,当下也微微变了脸色,犹豫了一下才对跟在身后的儿子林昌道:“还不快去请孙郎中过来。”
又对田翠青和林容容道:“你们的娘病成这样,你们俩还在这里吵架,成什么样子!还不把屋子收拾出来,给你们娘弄点吃的来,在这里愣着干什么?”
田翠青答应了一声就开始收拾,林容容却望着林田的眼睛,执着的问:“爹,为什么要停了娘的药?”
林田本已准备离开,听到林容容的话,生气的道:“家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丫头来指手画脚了?越长大越没有规矩!”
林容容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爹,娘的病在春天最易复发,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能停药!您看看今天娘多危险!”
“你这是在指责你爹吗?”林田气得暴跳如雷,这个女儿真的太让他生气了,“有多危险?不也没死吗?你娘病了这么多年,哪一天不凶险……”
“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娘!”林容容也气得跳了起来,林田这话实在过分,难道真的要死了才叫危险吗?
“没规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