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傻妻逆袭渣总追妻火葬场

傻妻逆袭渣总追妻火葬场

金馒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原本想要跟女神表白,结果却招惹上了一个小傻子,小傻子不光是氏千金,还是好朋友的宝贝妹妹。在舆论的压力下,楚言修不得不放弃女神把小傻子娶回家。婚后他感觉自己娶回来一个大麻烦,不光整日缠着他不放手,还毁掉了他的名声。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有一天,温年年恢复了神志,她的眼里不再有光芒。直到妻子提出了离婚,某位总裁才知晓,原来被抛弃竟然是这样一种滋味……

主角:温年年,楚言修   更新:2022-07-16 13: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年年,楚言修 的武侠仙侠小说《傻妻逆袭渣总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金馒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本想要跟女神表白,结果却招惹上了一个小傻子,小傻子不光是氏千金,还是好朋友的宝贝妹妹。在舆论的压力下,楚言修不得不放弃女神把小傻子娶回家。婚后他感觉自己娶回来一个大麻烦,不光整日缠着他不放手,还毁掉了他的名声。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有一天,温年年恢复了神志,她的眼里不再有光芒。直到妻子提出了离婚,某位总裁才知晓,原来被抛弃竟然是这样一种滋味……

《傻妻逆袭渣总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颜颜,不要闹······让我多睡会儿!”楚言修抓住胡作非为的手,放在腰上,将怀里的人儿紧了紧。

只是还没有安静几分钟,那只手又开始去碰他的眉毛和睫毛,痒痒的,挠的楚言修心猿意马。

楚言修眉头就蹙了起来。

在看到自己怀里是另外一张熟悉的脸蛋时,瞬间将瞳孔放大,随后,他发出一声惊呼,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身体往后躲的同时,整个人跌下了床。

为什么会是温年年躺在这里?为什么是这个小傻子?

而原本躺在他怀里的温年年被他这样用力的一推,整个人跌倒在床上,半天才吃力的慢慢的坐了起来。

随着身体的动作,被子滑落,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身上的红印。

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楚言修,她的眼睛睁得很大,想要上前去拉他,“言修哥哥......”

楚言修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温年年,下一秒他快速的扭开头,然后大声的喊道:“快把衣服穿上。”

温年年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穿,脸色一阵羞红,拉过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体。

楚言修大口的喘着气,眉头紧皱着,快速的抓过一旁的衣服迅速的套上。

喝过酒后的他,脑子还有些昏沉,喉咙也是烧灼般的疼痛,他连忙甩了甩脑袋,然后抬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扇了几巴掌,很疼。

这不是在做梦,是真的!

温年年坐在床上看着楚言修这样子有些害怕,什么话也不敢说,低垂着头,一副想哭不敢哭委屈的样子。

她越是这样的表情,楚言修的心里就越是气愤和愧疚。

靠!他做了什么?

他居然把温年年给睡了?

楚言修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突然就听见温年年压抑的哭声。

楚言修抬头去看,温年年正坐在床上,抱着被子,整个身体蜷缩着,把脑袋埋在被子里,低低的哭泣着,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的两个肩膀微微的抖动着。

楚言修一时之间有些怔住,随即不耐烦的吼道:“你哭什么?”

楚言修觉得这一切太特么魔幻了,昨天本来是他和林颜的春宵一刻,可没想到换成了这个小傻子。

特么的他现在还想哭呢,这个小傻子又有什么资格哭?

温年年听到他的声音,哭的更凶了,她一边抽噎着一边慢慢的抬起头来,小脸上满是泪水,凌乱的头发散在脸颊两边,模样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兮兮。

她苍白的小脸上带着委屈。

楚言修对于昨晚的记忆是模糊的,可是有些画面他是清楚的,喝了酒的他,是没有半分温柔的。

于是忍着心中的怒气,上前将衣服递到温年年的跟前,轻声哄诱道:“年年不哭,穿好衣服就不痛!”

温年年看着突然变得温柔的楚言修,哭声才小了些,伸手拿过衣服,毫无避讳的开始当着楚言修的面穿。

楚言修看了眼满身痕迹的温年年,那都是他的杰作?

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他有点烦躁,转身就往浴室里躲。

楚言修冲进浴室里,快速的扭开水龙头,疯狂的用冷水浇筑着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冷静点。

脑子里快速的回忆着昨晚的事,昨晚他明明约了林颜,准备向她表白来着,林颜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是他心中的女神,临行前他还喝了点酒来壮胆的,可为什么会是温年年这个傻丫头在他的床上,而且他还对她做了那种事?

一时间楚言修的脑子里混乱烦躁愤怒,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的扯着,最后在脑袋上狠狠的捶打了几下。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还在想,也许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当他出来,看到洁白的床单上的时候,他有种被打入死牢的感觉。


楚言修有点绝望,一把将床单扯了下来,丢进垃圾桶里。

他宁愿自己是随便睡了一个女人,也不想承认他碰了温年年。

温年年是谁?

温年年是他好兄弟温景瑜的妹妹,更最重要的是,她脑子有问题,是个小傻子。

他竟然睡了一个傻子!!!

楚言修烦躁了点了根烟,猛抽了几口,才转身去看温年年。

她已经将衣服穿好下了床,她还在哭,只是没有刚才哭的那么惨了。

楚言修知道现在事实已经发生,只能想办法让事情当作没发生。

于是他声音放柔了几分,说道:“年年,你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吧?”

温年年抽噎着,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楚言修,半响才摇了摇头。

看到她摇头,楚言修的心里突然燃起一丝希望,连忙说道:“年年真乖,记得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尤其是你哥哥还有林颜姐姐千万不能说,知道吗?。”

温年年迟顿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楚言修笑了笑,说道:“年年最听言修哥哥的话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好,真乖!”楚言修一时间悬着的心莫名的安了下来。

他拿起手机,有温景瑜的来电,他犹豫了一下,回了过去,“景瑜,你找我有事?”

手机那端传来温景瑜着急的声音,“言修,我妹妹不见了,她昨晚一整个晚上都没回来。”

听到温景瑜的话,楚言修的脸色变了变,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温年年身上,随后转过身去,说道:“不可能吧!你找过了吗?也许她早上自己出去玩了。”

“她不会自己出去玩,言修,年年她没有朋友不会走太远,最有可能的是会去找你了,如果她去找你,你立即给我打电话。”

楚言修:“好,如果她来找我,我一定带她回去。”

挂了手机,楚言修才看见温年年手里正拿着一个首饰盒,里面有一条银色的项链,那是他昨晚准备送给林颜告白用的。

此时看到温年年拿在手心里玩,他脸色不悦的快速上前,一把夺了过来,恶狠狠地道:“这不是给你玩的。”

看着被他拿走的项链,和楚言修一点都不友好的态度,温年年小脸一皱,又是开始准备哭的架势。

楚言修此时心情不好,也不想哄人,把项链丢回给她,“算了,你喜欢就拿去好了。”

反正这条项链也送不出去了。

温年年重新得到项链很是欣喜,仔细的拿在手上玩,然后又放在脖子上比了比想要戴起来,可是试了好几次都戴不好,掉了下来。

她拿着项链走到楚言修的跟前,然后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比,把项链递给他,一脸期待的表情。

楚言修看着她这副表情,眉头蹙起,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就是不想满足她,大概是因为心里还有气没消完,淡淡的说道:“自己戴。”

听到他的话,温年年嘴巴微微一撅,将项链又往楚言修的跟前递了递,任性道:“言修哥哥戴。”

楚彦修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注意到她脖子上有一处痕,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低声说道:“给你戴,但一会换个衣服,把这里遮住了,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温年年一听他要给自己戴项链,满脸欣喜的就答应了。

楚言修把烟叼在嘴里,然后从温年年的手上接过项链给她戴上,因为他突然的凑近,烟雾就散在温年年的脸上。

温年年不禁捂住口鼻,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楚言修给她戴好项链,看着她因为咳嗽而泛起红晕的脸蛋,又猛吸了口烟,然后恶意的吐在温年年的脸上,警告道:“小傻子,我告诉你,我可是有一大堆的坏习惯,你以后可千万不要缠着我,不然我会很坏很坏的。”

温年年当然听不懂楚言修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被烟呛的止不住的咳嗽着,最后咳得的眼泪都出来了,也不见言修哥哥像昨晚那样抱着自己,亲吻自己。

楚言修把温年年送到温家别墅的附近,他仔细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才让温年年下车。

下车的时候,楚言修还不忘继续叮嘱温年年,“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你是早上出来的,然后迷路了。如果说错了,那你以后就再也不要见我了。”

温年年很是乖巧的点头答应,还问下次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

楚言修敷衍着骗她,说只要她乖乖的在家,别乱跑,他就会来找她,温年年都点头答应着。

楚言修坐在车里,看着保姆把温年年迎进了家门,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就当是一场噩梦吧!

房间里,温景瑜看着一脸笑嘻嘻的温年年,低声问道:“年年,你今早上去哪里了?”

温年年笑着看着温景瑜,一切都按照楚言修交代的那样回答着。

可是当温景瑜问道她,早上遇见谁了的时候,温年年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望着自家的哥哥傻笑。

温景瑜也不知道她出去见了谁,但是看得出自己这个妹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他也就放心了。

五年前的事情,在他心里是一道伤疤,他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温年年,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才会导致那样一个聪明活泼的人,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她惧怕生人,从来不敢出门,整天躲在家里,连话也不说,有时候情绪会很不稳定,然后大喊大叫,有时候又很安静乖巧。

温景瑜给她也请过不少的医生,也看过不少的心理医生,可是都不管用。

想着她今天早上竟然自己出门了,也算是迈出一大步了。

午饭的时候,温景瑜敲开温年年的房门,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在睡觉的温年年,此时却坐在落地窗前正在画画。

恍惚间,温景瑜觉得像是回到了多年以前,每次他推开温年年房间的门时,看到的就是她坐在窗边认真画画的画面。

甚至他在想,是不是这五年就是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年年还是那个健康的年年。

可是在看到那个那张沾满颜料的脸,把自己浑身弄的脏兮兮的温年年,对着他傻笑时,温景瑜就知道梦还没有醒。

看到温景瑜,温年年也不管自己的手上有多脏,转身伸手就去拉住温景瑜,让他看自己刚刚画的画,那个样子,像个孩子一般兴奋。

温景瑜在看到画架上的画时,整个人都惊住。

良久,他才不可置信的问道:“年年,你画的是言修?”

温年年立即欣喜的点头。

温景瑜有些喜出望外,这是这五年来,她第一次画人物,而且还画的那么的完整,那么的好看。

没出事之前温年年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不管画什么都是栩栩如生,那时她还跟温景瑜说以后要办一个画展。

可是后来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她几乎很少画画了,有时候,就算画,也从来都没有画过一副完整的,基本都看不出画的是什么,要不就是一片的黑色晕染,而且还把整个房子搞得都是颜料。

“年年。”温景瑜看着眼前的画激动起来,他转头看着温年年,“年年,你会画言修哥哥了,你真棒!那你画个哥哥好不好?你画我,画哥哥!”温景瑜有些激动的抓着温年年的手臂。

温年年也看着温景瑜,明亮的眼睛转了转,半响她伸手抓起一旁的颜料,然后就往温景瑜的脸上抹去。

温景瑜脸色一僵,可是却也没有躲开,任由她往自己的脸上抹去。

温年年看到温景瑜的脸上都是颜料,随后就呵呵的笑了起来。

看到她笑,温景瑜也跟着笑了起来。

正当两人笑的开心的时候,温景瑜却看到了温年年脖子上的红痕和项链。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