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我在古代风生水起

重生后我在古代风生水起

凉薄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朝穿越,凤念由部队里最优秀的士兵,穿成了古代农家女,不仅嫁了人,还独自带着一个小包子生活。婆婆刁难,亲戚极品,穿越过来的她,无所畏惧,手持系统空间,领着宝贝儿子,踏上打脸虐渣,发家致富之路。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时,她那位已经战死沙场的便宜夫君却突然回来了……男人腹黑又黏人,凤念不是很想要!

主角:凤念   更新:2022-07-16 11: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念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我在古代风生水起》,由网络作家“凉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凤念由部队里最优秀的士兵,穿成了古代农家女,不仅嫁了人,还独自带着一个小包子生活。婆婆刁难,亲戚极品,穿越过来的她,无所畏惧,手持系统空间,领着宝贝儿子,踏上打脸虐渣,发家致富之路。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时,她那位已经战死沙场的便宜夫君却突然回来了……男人腹黑又黏人,凤念不是很想要!

《重生后我在古代风生水起》精彩片段

凤念真死了,但不完全死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这长满蜘蛛网的茅草屋顶,还在检讨为什么任务失败了

她是精锐部队里最优秀的士兵之一,为了捣毁位于金三角的毒窝,硬生生潜伏在金三角六年,从街头上的女混混一路摸滚打爬最后终于接近了那群毒贩的权利中心,就在捣毁毒窝当天,她被谋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穿越到了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

宁朝,前两年饥荒,天下大旱,边境荒蛮来犯,内忧外患,就是那个时候原主父兄以及丈夫都被官府征兵征了去。

战事平定了下来,但是人还是没有回来,原主娘亲原先就体质弱,加上村里逐渐有一个言论传了出来,说是他们都死在了战场上……

原主娘亲得知这个噩耗后没多久也撒手人寰了。

“娘亲,娘亲,您别死啊,呜呜呜。”一个小男孩趴着她身边哭。

小男孩是原主的儿子,看着他面瘦肌黄的模样,凤念真有些心疼,原主懦弱,这小孩跟在原主身边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头。

一个四岁的孩童瘦小不堪,既然自己占了原主的身体,铁定是要尽原主的义务,给原主照顾好她的孩子。

不知道怎么回事,许是她这样想,她感觉自己好像轻快了许多,原先那种压抑沉闷的感觉已经没了。

“娘没事,安安先起来,娘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凤念真安慰小男孩。

季平安闻言,坐了起来,然后去拿放在桌上的那一碗连米粒都看不见的米汤。

“娘您喝!”

凤念真看着季平安拼命咽口水的样子好是心疼,“安安喝,娘不饿。”

季平安懂事的摇摇头,“安安不喝,安安不饿,娘喝。”

拗不过这个固执的孩子,凤念真喝了一半后将剩下的米汤递给小孩喝。

看着小孩这个模样,凤念真也是有些心疼了,她还记得自己22世纪的家里的那些吃的,要是能将茶几上的大白兔奶糖拿过来就好了。

凤念真刚刚想完,她便感觉手上有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这不就是她放在桌上的大白兔奶糖吗?

一瞬间,她心跳加速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既然大白兔奶糖可以拿到这里来拿是不是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呢?

她是一个忠诚的无神论者,但是现在的一系列事情都在挑战她的观念,也是穿越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接受的呢?

“娘,您手里攥着什么?”季平安感觉自己娘亲脸色都变了,有些担心是不是伤口疼?

“平安,诺,快吃了吧。”凤念真将大白兔糖剥开然后递给季平安吃。

季平安吃完将自己偷偷藏起来的橘子剥开,门突然被推开了。

吱呀~

推门进来的是季家的老太婆文氏。

一脸尖酸刻薄的模样看着就不好惹。

一进来看到凤念真站在床边也吓了一跳。

“你这个小贱妇,还没死也不知道过来帮忙喂鸡!”说着文氏抢过季平安手里那个刚刚剥开的橘子,塞进了嘴里。

凤念真眼神暗了,“你都多大把年纪了还抢小孩子的吃的,真是够不要脸!”

文氏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这个贱妇也不担心进拔舌地狱!”

“没事就快点起来干活!”说着文氏就伸手去扯凤念真。

凤念真脚下一个踉跄,然后迅速站好,“您别太过分了!”

说着就伸手去夺回了那个老太婆手里的那个橘子。

将橘子递给季平安,然后将季平安推到自己的身后:“安安,乖乖的去吃橘子去。”

“我可是你婆婆,你抢婆婆的吃的是要浸猪笼的!”

文氏说完就拿起棍子就想抽凤念真,原主确实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但是凤念真和原主是两个不同的人。

凤念真夺过老太太手里的那根棍子,伸手一折,扳断了,“你要是还想着拿这玩意抽我,先想想你耐抽不!”

老太婆觉得今天自己家的这个媳妇有些怪异,胆好像是大了很多。

“呵,掉了一回悬崖捡回一条命,还当真壮胆了?”看着凤念真威胁自己,文氏不乐意了。

也亏这个小贱人命大,要说那天还是她下手轻了,要是下手重一点,就没有这个碍眼的小贱妇了

文氏暗自后悔。

凤念真一听,勾唇笑了起来,“您是不是在后悔那天没有下狠手呢?我的娘亲!”

文氏听到凤念真那样说一下就慌了,难不成凤念真当时看到了自己推她了?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她冷漠无情的眼神就看着对方,“我可没有推你,别胡说。”

“娘,大嫂,你们怎么还不做吃的,等下爹他们回来吃饭岂不是没饭吃?”

季勤刚刚起床,原本以为可以吃到午饭了,但是推开厨房门看到厨房里连火都没烧开,心里气急了。

便找了过来,看到她们二人在这待着便是不满道。

“好了好了,勤姐儿,你大嫂现在就去做饭,你等一下啊。”

季勤,季家小女儿,之所以这个老太婆对她那么好是因为她和李员外家的公子好上了,李员外家公子说过段时间就上门提亲,要不是有这一出,她估计也要和她们一般早起做农活。

季平安畏畏缩缩的从凤念真身后探出一个头。

“姑姑好。”

季勤看着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但是谁能想到她经常毒打季平安,还让季平安给她与李家公子苟合放哨呢?

一想起这一出,凤念真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没有手吗?饿了不会自己去做吃的吗?”

季勤还没有说话呢,文氏就开始护犊子,“咋了?勤姐儿过段时间要嫁给李公子的,嫁过去之后必定不用操劳这些琐事,你做为大嫂帮着点怎么了?”

“吵的脑瓜疼,闭嘴!”骨子里带着的军人血性让她做不出对一个老太婆动手的事情来,但是这个老太婆实在是不知趣,要是在和她唱反调,她估计就忍不住了。

文氏觉得凤念真也只是嘴炮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便也不在意她的威胁。

季勤嫌弃的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便扭头离开了。

“娘亲!”季平安惶恐的抓住凤念真的手,他其实有些害怕,今天娘亲实在是太奇怪了,要是娘亲在说出什么话来气奶奶,到时候又会挨奶奶的揍了。

看着瑟瑟发抖的季平安,凤念真心里不愉快了,她们对这个小孩下手到底有多狠?

“出来烧饭了!”文氏又去扯凤念真,凤念真反手一甩,对着这个老太婆就是一推。

“别拉拉扯扯的。”说着牵住小孩就往外走。

“哎呦,这小贱妇打婆婆了!”被推到的时候文氏便感觉这人手劲真大,再加上也是真的疼便大声哭了出来。

凤念真牵着季平安走了一会儿,季平安眼眶红红的没忍住问:“娘亲,您是不是被什么妖精附身了?”

凤念真笑了,“你想什么呢?没有的事,子不语怪力乱神。”

就在文氏撒泼的时候,有人进院子里了。

“在哭闹什么?怎么回事?”

 


“老爷子!那个毒妇打我!”听到声音后文氏直接推门跑了过去。

季老头刚刚下地回来,腿上都是泥泞,文氏原先想扑过去的,但是看到季老头一腿子泥,连忙止住了脚步。

“又怎么了?”

季老头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老婆子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她就是一个搅家精,,成婚后这些年就没消停过。

“爹、二哥。”季勤也是听到了声音后出来。

“谁又打你了?”季老头明显是不相信的,但是碍于这个老太婆和自己相处了那么久也知道她的为人,要是自己不做处理大概一整天都不得安宁。

季平安被凤念真拉到身后,忐忑的探出头喊了一句爷爷。

凤念真见此,拉住季平安的手,往季老头身边走去,道:“爹,娘今天抢平安的米汤喝了后没留意摔了一跤,硬是说是儿媳打了她,儿媳可是没有动手啊。”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季老头还算比较知趣,对原主也算是比较公正,但是他不管家里的事情,导致原主和季平安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受尽欺负。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端饭吧。”

季老头直接就相信凤念的话,毕竟她那懦弱胆小的性子,要是真敢打婆婆,好至于被欺负成这样?

“爹,娘今个还没做饭呢。”凤念真还没说话,季勤就插嘴了,说完后季勤还横了一眼季平安。

小孩心一慌,攥紧了凤念真的衣袖,还往凤念真身后藏了藏。

感觉到小孩情绪紧绷,凤念真也没有什么安抚小孩的经验,伸出手摸了摸小孩的头。

原先还算平静的季老头听到季勤这话,也生气了。

“文氏,现在什么时候了,你都还没有做饭?你是想饿死我们几个干活的吗?”季老头用锄头敲了敲地,便不在管这个老太婆的事情转头进了灶房,麻利的烧火做饭。

文氏看着自己折腾半天没啥效果后,站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凤念真,也往灶房走了。

看着他们离开后,小孩眼睛里简直有光,“娘亲好厉害,居然没有被奶奶教训。”

小孩说着声音还哽咽了,要是之前,娘亲铁定要挨爷爷一顿训,但是今天并没有,小孩紧绷的心也是有了些许放松。

“别担心。”

村里来了一个先生,说是老家饥荒逃难过来的,然后说服了村长在村里办了一个学堂,原主就想着要将孩子送过去,但是文氏死活不乐意,最后闹腾了好久还是没送过去。

拉着小孩回去给小孩整理衣物。

“娘现在给你整理一些衣物,等一下娘和你爷爷商量一下让你进学堂去和那些孩子一同入学堂。”

“娘,我不想去。”季平安开口就是拒绝,他确实是想去学堂的但是……

之所以想起这个还是因为凤念真想将孩子送过去读书。

不管如何多读些书总没错,再说了家里的条件又不是供不起一个孩子读书。

老二家的儿子也不照样在学堂里面读书吗?

午饭的时候,凤念真连续添了两碗饭,原主平日里做的活多,吃的饭少,身上瘦的就剩骨头了。

文氏看不下去了:“有些人啊就会装病躲懒,还吃得像猪一样!”

季老头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他之前也不是没有为自己的这个媳妇说话,但是自己为她说话后就是文氏对她变本加厉的折腾。

他想着大半辈子都这样了,老话儿说家和万事兴,要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没啥大事的话那也可以。

“娘,难不成勤姐儿有买珠花首饰的钱,我连吃饱都不成吗?”

凤念真说完横了一眼过去。

“勤姐儿那钱是她自己挣得,与你有没有什么关系,凭啥子要管你吃饱吃不饱?”文氏一脸精明,她管家都已经三十年有余了,早就将自己这几个媳妇拿捏的死死的。

“行了,吃饭就吃饭,别吵了!”季老爷子敲了敲桌子让她们安静下来。

看着老爷子吃饭那个速度估计一会儿就给吃完了,凤念真便说:“爹,你看二弟家的柱哥儿都上学堂了,您看看安安是不是也送进学堂去读书啊?”

季老爷子还没说话,文氏就不乐意了。

“不行不行,家里压根就供不起两个小孩上学堂!你想都不要想,还有你这个野种,给我老实待着家里种菜,别一天天懂你那个歪脑筋!”

文氏说着,又狠狠地戳了戳,季平安的头。

凤念真伸手抓住文氏的手,便是一拧。

“婆婆,平安好歹也是你孙子,再让我看到你戳平安,我可不会对你客气!”

“痛痛痛!”

文氏那张皱巴巴的脸越发皱了。

“行了!成何体统!智杰家的你说让平安上学的事情我之前就与你商量过,你说当时说不用了,现在怎么又想起来要送平安去学堂了?”

季老头感觉凤念真有些出尔反尔,也是有些不太高兴。

察觉到季老头的不满,凤念真道:“其他适龄的孩童除了家境特别穷的外基本上都是进了学堂的,再说王先生那边学堂又不收束脩。”

凤念真最后这句话是说给文氏听的,文氏也明白,听完之后实属有些脸红,她知道王先生那边不收束脩但是让这个没爹的野孩子去上学她也是有些不满的。

“那大嫂打算怎么办?”在饭桌上当隐形人的二弟说话了。

季家二弟是一个比较憨厚老实的人,比较沉默寡言在家里也不怎么说话,和老爷子一个性子,但是与老爷子不同的是他比较懦弱,但是他媳妇却是一个泼辣子,他家里面的事情都是她在管。

“我想明个送平安去学堂,你家柱哥儿都上学堂一段时间了,晚些平安也去学堂上学了,两兄弟也是有一个照顾。”

吃完饭后,季平安拉着凤念真的手,说着丧气话:“娘,要是不能送我去学堂就不送了吧,没关系的。”

看着这个小可怜这个模样,凤念真不忍心道“不管如何娘一定会送你进学堂的发现吧。”

可、可是,娘您上次也是这样讲的啊……

 


次日。

天没亮凤念真就起来了,她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其实还是有一些不敢置信,昨天那个大白兔的奶糖的事情她念叨了好久,但是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去验证这件事情。

凤念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嘶,这应该是就是原主撞的那个地方。

红药水。

就在凤念真想完之后,她手里就出现一瓶红药水。

还真有用,涂完药水后,她试着将红药水放回去,结果还真就放回去了。

凤念真坐在门槛上叹气,其实她一下子到这个地方来一开始肯定是想回去的,但是她没有什么回去的办法。

看着太阳从天边开始冒了一个头后,凤念真回到屋子里叫上季平安,今个不管如何都要送季平安去学堂,再加上原先就有听说,那个王先生是一个大才,自己也是很好奇的。

“娘,您看看我还需要带上些什么东西?”季平安很紧张,毕竟他是第一次要去学堂,简直紧张到不行。

“娘刚刚教你的你学会了吗?遇上先生要怎么喊?”

不知道为什么凤念真也很紧张,比当年她埋伏在那个毒枭身边窃取机密还要紧张。

“记得,遇上先生要向先生问好,待人要有礼貌。”

季平安那张小包装脸蛋皱紧紧的,一脸严肃,看着这小孩的模样凤念真也忍不住笑了,看着怎么那么像一个老学究?

年纪不算大,这气质却拿捏的死死的。

“好了别紧张,放松。”

给小包子装好需要的东西后,便牵着小包子的手就往外走了。

天都还没有大亮,原先凤念真以为不会遇上家里任何人,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外面有人在等着了,是季老头。

季老头坐在石墩上拿着树叶子在折。

看到他们母子俩出来后,给凤念真递了一两银子。

“我也没有多少银钱,这些钱是给平安买一些学习用品的,读书确实是容易,但是负担起家里小孩读书却不简单。”季老头说着就将拿钱塞到了凤念真手里。

佝偻着背就离开了,看着季老头那个模样,凤念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昨天在饭桌上的时候,季老头也没有同意让季平安去学堂上学的,但是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娘。”小孩扯了扯凤念真的衣袖,不知所措。

在季平安心里,爷爷就是最严肃的那个人,平时爷爷对待他都是板着一张脸,也因为爷爷对待谁都不冷不热导致他也和爷爷不亲,甚至爷爷在宗族里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兄弟姐妹。

“安安,这是爷爷给你买笔墨纸砚的人,你要记得好好学习哦,今个我就将你送到学堂里去,你可别和那些贪玩的小孩一同玩了,知道吗?”

凤念真蹲下严肃的对小孩说,至于季老头为什么送钱的事情,凤念真不想用阴暗的想法去揣测那个老人,就当作那个老人是真的对小孩儿好吧。

她当年在金三角之所以会爬的那么高还是因为她的处事原则,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既然这个老头对自己小孩那么好,那她也适当对老人好一点。

“季家嫂子,您就放心吧。”凤念真找到王先生商量了一下季平安入学的事情。

由于季平安这些年有些营养不良导致个头都没有班上年纪最小的那个孩子高,被王先生安排在了第一桌。

王先生五官端正,一袭青衣洗的发白,浑身书卷气,虽然看着挺年轻的但是这人已经二十五岁了比原主还要大上两三岁。

“王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凤念真有些纠结。

“您请说。”

“我家院子里两天来了一只兔子,我将它养了起来,但是它看起来很是想念森林,我该怎么办?”

听到凤念真问的这个问题后,王先生愣了一下,随后笑到:“也亏那只兔子是进了婶子家的院子了,若是进了我家的院子,估计没一会儿便被我做成红烧兔肉吃掉了。”

王先生开了一个玩笑,但是看着凤念真并没有被自己逗笑便说,“婶子什么都做不了,就看看那只兔子是不是抱住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

原来如此,确实现在自己虽然想回去,但是回不去也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便是目前最好的做法罢了。

“谢谢先生,家里还有活计,平安就拜托给先生了。”

看着凤念真走了,先生摇了摇头,拿起书简就去给那群小孩上课去了。

这个朝代读书人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早些时候凤念真带着小孩儿去买笔墨纸砚的时候,虽然价格不算便宜,但是那个掌柜还额外给小孩送了一支毛笔,小孩当时高兴的不行,对着那个掌柜就是好几个感谢。

王先生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季平安拿着一支毛笔在画画。

笑着走到小孩儿身边,“季平安对吗?来先生教你拿笔。”

上完课后,王先生让他们自由活动,但是小孩儿坐在位置上没有动。

他今个进来的时候就产生了深深的自卑,学堂里面的学子每一个都穿的光鲜亮丽的,就唯独他身上那件不合身的衣服缝缝又补补,上面都是补丁,连衣服原先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他感觉自己和班里的学生都格格不入,想拼命的缩减自己的存在感,只不过越害怕什么,什么就越容易出现。

“大柱,这是你弟弟吧?”一个高大的小孩走到季大柱的面前指着季平安笑着问。

季大柱看着季平安穿的那身补丁衣服,脸都憋红了,估计是羞的:“才没有呢!阿虎,他才不是我弟弟,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听到季大柱都那样说了,季平安也没办法继续呆在里面来了,拿着自己的东西就出来到了院子里透气。

王先生在院子里煮茶,看到这个小孩出来后,对小孩招了招手,“尝尝先生煮的茶。”

王先生和季平安聊了一会儿状是无意的问到:“你家里有兔子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