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福运农女飒爆天

福运农女飒爆天

陈软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清风是二十一世纪的佣兵大佬,穿越到古代后,竟然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农家女,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就要以她的名字生活下去,替原主讨回公道,带着家人走上致富路。面对渣男未婚夫和极品亲戚的挑衅,她直接报复回去,让他们不敢再登门,解决了身边的坏人,便开始钻研厨艺和医术,努力改善生活环境。随着林家的生活一天天好转,这个小镇已经容不下她,于是,她决定带着家人前往国都……

主角:林清风   更新:2022-07-16 10: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清风 的武侠仙侠小说《福运农女飒爆天》,由网络作家“陈软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清风是二十一世纪的佣兵大佬,穿越到古代后,竟然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农家女,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就要以她的名字生活下去,替原主讨回公道,带着家人走上致富路。面对渣男未婚夫和极品亲戚的挑衅,她直接报复回去,让他们不敢再登门,解决了身边的坏人,便开始钻研厨艺和医术,努力改善生活环境。随着林家的生活一天天好转,这个小镇已经容不下她,于是,她决定带着家人前往国都……

《福运农女飒爆天》精彩片段

“嘶——”

疼!如万蚁噬心,抽筋断骨。

这种钻心的痛苦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一堆杂乱无章的记忆碎片完全涌入脑海,才稍微得已缓解。

她按着抽痛的太阳穴缓缓坐起来,快速整理着这些碎片。

林清风,桂花村林家长子林玉成的大女儿,家境清苦,处处遭到亲戚的针对,日子勉强凑合能过。

自幼与隔壁村的马文轩定了亲,双方商定好,等马文轩考上秀才就娶她过门。

一考就是三年。

返乡途中被梧州通判的女儿萧静怡看上了。

相比之下,他更愿意选择各方面条件都优越的萧静怡。

早在这之前,他就想摆脱林清风了。

碍于他们俩的婚约在乡里弄得人尽皆知,才拖到了现如今。

令人作呕的是,马家不想背负背信弃义的名声,想把悔婚的屎盆子扣在林清风头上,再以清白的身份迎娶萧静怡。

萧通判自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身上背负了臭名声的男人,就默许了马家人设计林清风,甚至还在暗中推波助澜。

在一片混乱中,林清风不知被谁一棒子打倒在地,刚年满十五的她就这样命归西天了。

再之后……她就不知怎么的来到这个女孩身上!

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林清风本人,也不是来自这里。

只是不管任她怎么努力回忆,脑海里依然只有林清风的记忆。

她是谁,从哪而来,为何而来?成了她心里永远的谜团。

事已至此,就让她暂且做林清风吧。

随之头部传来的刺痛感逐渐消失,一阵嘈杂吵闹的声音慢慢传入她的耳朵。

“像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该拉去浸猪笼!”

“大家都来看看啊,就是这个下贱坯子,趁我儿赶考期间勾搭野男人,现在还要倒打一耙找我儿要赔偿,这个世道真是越来越不公平了。”

“我儿可是正儿八经的秀才,以后是要考科举的,要是被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给耽误了怎么办?”

被一道泼辣犀利的中年女高音刺激后,林清风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寻声望去,一个长相尖酸刻薄的女人正对着她满口喷粪,围观的群众也开始小声议论,对她指指点点。

对方没有要停止辱骂的意思,还越说越难听,而且说的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林清风这个下三滥的东西和别人钻小树林,是板凳上定钉的事情了,不止被我儿撞见,连通判大人都见过几次……”

记忆里,这个女人就是马文轩的母亲王凤娟,趋炎附势的泼妇一枚。

林清风眉眼微皱,条件性反射地捡起身边的木棒用力一扔,不偏不倚地砸中王凤娟。

全场一片哗然。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竟然敢打我!”

被“飞来横物”击中的王凤娟回过神来后暴跳如雷,上来就要给林清风一巴掌。

不料却被林清风稳稳的扣住手腕,动弹不得。

如此聒噪扰民,难道不该打?林清风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

 


“你这个狗娘养的烂东西,也配碰我的手?我就不信今天还教训不了你了!”

被钳制住的王凤娟更是恶言相向,十分不服气地伸出另外一只手就朝林清风挥去。

“啪!”

王凤娟手刚伸出来,林清风就眼疾手快地给了她一巴掌。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王凤娟耳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不敢相信那个弱小听话的林清风竟然敢真的对她出手。

林清风不再给王凤娟说污言秽语的机会,抢先一步开口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你恭恭敬敬,孝顺有礼,马文轩出去进修考试的这三年,更是把你视为未来婆母对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帮衬于你。”

林清风边说边扶着墙壁缓缓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准备卖惨的王凤娟。

“你倒好,不仅没有一句感谢,还在这儿满口胡言诬陷于我,养条狗都比你有良心!”

空灵清透的声音回荡在这间不大不小的屋子里,音调控制得刚刚好,让在门口围观的群众正好能听清楚。

王凤娟手捂着脸,疼痛感从脸上延伸到耳后,根本没有听清楚林清风说的话。

被这么一个丫头片子搞得这么狼狈,心里充满了不甘,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林清风,张牙舞爪地就要朝她扑去。

马文轩见事情不妙,连忙站出来挡在林清风前面,低声阻止道:“娘,万万不能冲动。”

随后满脸受伤地看着林清风:“清风,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做错了事不知悔改就算了,还对我娘如此无礼?你还是我认识的清风吗?”

马文轩一袭长袍,算不上出众但也清秀斯文,脸上透露出来的浓情,仿若林清风记忆里的那个少年。

原主之前应该也是被他这副样子蒙骗过去的。

可惜现在,他面前的可不是原主!

对上马文轩眼睛的瞬间,脑海中立马跳出来一些原主本身不该知道的信息。

譬如他和萧静怡多次偷奸苟合,甚至已经暗结珠胎……

林清风眉头舒展。

这挂开得就像游戏充了钱一样!

马文轩并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已经换了一个,还在用着以前的烂招数。

深情地看着林清风,眼里满是痛惜:“清风,我知道你是因为这三年我不在,心里寂寞,才被那混蛋骗了去,是我对不起你,要是我早一点考上,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这个男人的样子,只让林清风觉得恶心,连话都不屑与他说。

谁知他竟然还蹬鼻子上脸:“清风,你是一个内心单纯善良的人,不要一错再错了好吗?”

“马文轩,把你那恶心人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这些甜言蜜语还是留着跟你的怡怡说去。”

说到“怡怡”的时候,林清风故意压低了声音。

旁人虽然没听清,但马文轩却如雷贯耳。

心里慌作了一团:她怎么知道?难不成要逼他娶她?如果这事被抖露出来,萧通判会不会打死他……

 


林清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只觉得有些好笑。

“你大可放心,逼你娶我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我还真做不出来。”

林清风冷若冰霜,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不在意。

马文轩愣在原地,一时语噻。

说到底,他跟林清风不说青梅竹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此刻林清风的态度,竟让他有了那么一丝愧疚和不安。

“希望你马上把扣在我头上的屎盆子拿掉,还我清白。”林清风未给他反应的机会,直言道。

马文轩快速权衡了利弊。

他只不过是一个刚中秀才的普通人,能被萧通判的女儿看上,也算是攀上高枝了。

而林清风只是一个黑瘦弱小的农村女孩,和萧静怡根本没有可比性,更别说能对他的仕途有什么帮助了。

又坚定了和林清风撇清关系的决心。

“清风,你想跟那混蛋走就直说,尽管舍不得,但我还是会成全你们的。”

林清风饱含笑意地看向马文轩:“真要我说?”

对上一双浩瀚如星辰的双眸,马文轩恍然失神。

“反正我没什么好怕的。”

林清风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灿烂如花的笑容,像极了人间四月天。

虽然相貌平平,但却能扣人心弦。

马文轩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不认识眼前的女孩了。

林清风乘胜追击,不给他缓神的机会。

“马上把扣在我头上的屎盆子摘掉,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

这强大的气场,让马文轩心里发虚。

“清风,有话好好说……”

林清风神色淡然:“我没耐心跟你在这耗,如果你再不行动,就别怪我不客气,萧……”

马文轩按住一旁已经忍不住要发作的王凤娟,神色复杂地看向林清风。

“好,我解释。”

“轩儿,你疯了吗?我们都已经找上门来了,现在反口别人会低看你的,你还要考科举,不能被影响,这小贱人的名声已经臭了,她说的话能有几个人信!”

王凤娟一听就急了,连忙抓住马文轩“劝说”。

林清风走近母子俩,点头附和:“是啊,反正我的名声已经臭了,大不了就鱼死网破,你们的事也很光彩呢,相信大家会感兴趣!”

随后拉低了声音,似笑非笑地看着母子俩:“背弃婚约,搞大别人的肚子……你说要是被人知道,会不会对他考科举有影响?未来的官家太太!”

母子俩瞬间愣住。

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林清风已经走到门口,清了清嗓子。

“邻里街坊过来看热闹也挺辛苦的,我这里有一件有趣的事,正好说给大家解解闷,咱们的萧……”

林清风话刚出口,马文轩就急了,快步冲到门口大声说:

“清风,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话被打断,林清风的笑容逐渐消失,周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将马文轩笼罩在内,清澈的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儿:

“错怪我什么了?”

马文轩没想到她会这么不依不饶,脸上的表情就像换脸谱一样丰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