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权少的宠妻狂又飒

权少的宠妻狂又飒

轻云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权湛从小养到大的小娇妻安初夏,跟别人跑了,还给他留下了一个拖油瓶。人人都说权爷痴情,小娇妻始乱终弃,他还带着两个人的儿子,苦苦等待着。只有安初夏知道那个叫权湛的男人有都狠,多残忍,他根本就不爱自己好吧!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他害她难产大出血,险些一尸三命。五年后,她带着另外一个孩子悄然回国,当年的仇和怨,是时候找人清算一二了。

主角:安初夏,权湛   更新:2022-07-16 08: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初夏,权湛 的武侠仙侠小说《权少的宠妻狂又飒》,由网络作家“轻云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权湛从小养到大的小娇妻安初夏,跟别人跑了,还给他留下了一个拖油瓶。人人都说权爷痴情,小娇妻始乱终弃,他还带着两个人的儿子,苦苦等待着。只有安初夏知道那个叫权湛的男人有都狠,多残忍,他根本就不爱自己好吧!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他害她难产大出血,险些一尸三命。五年后,她带着另外一个孩子悄然回国,当年的仇和怨,是时候找人清算一二了。

《权少的宠妻狂又飒》精彩片段

“天呐,出车祸了,是个孕妇,快点喊救护车!”

人群嘈杂,安初夏只感觉全身上下的疼痛不断蔓延。

她捂住自己的肚子,却能明显感觉到腿下一股热流涌出。

孩子......她的孩子

视线渐渐因为疼痛模糊了起来,挣扎着看向那个撞向自己的车子。

熟悉的车牌号像一根针狠狠扎进安初夏的心里。

是他,权湛的车!

他竟然如此狠心,竟然想要撞死自己。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给你时间,立刻去打掉。”

脑海里再次回荡起权湛那冰冷的声音,还有他看向自己时眼神中彻骨的寒意。

谁都知道权家长子不近女色,却和落魄的安初夏大婚。

可是又有谁知道,权湛一直认定她是一个为了嫁入权家,不择手段给他下药的心机女。

当初她怀孕时,他就怀疑这是别人的孩子,让她打掉。

后来她天真的以为,权湛相信了自己,可是没想到,他不再提起,不是因为相信自己,而是恨不得杀了她。

一尸两命!

权湛,你好狠心!

一滴泪顺着眼角流下,安初夏在疼痛中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这孩子呼吸太微弱了,肺部发育不全,没救了,尽全力救另一个。”

安初夏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医院手术室里不断运转的仪器,耳边回荡着呼吸机的声音。

几个医生穿着白大褂站在自己面前,而旁边的婴儿床,只躺着一个被包起来看不清情况的婴儿。

她记得一个星期前来医院,医生还一脸高兴地告诉她两个孩子都健健康康,可是现在

“医生,孩子......”

安初夏虚弱地说不出话来,眼泪却止不住地下流。

戴着眼镜的主治医生抿了一下嘴巴,神色慌张一瞬,很快便稳了下来,开口道:“孩子只保住了一个。”

没了,她的一个孩子没了。

安初夏眼眶已经涨红,往日再多的痛苦和折磨她都能忍受。

权湛只爱她堂姐安晴歌,新婚之夜抛下自己和她在一起。

一直污蔑自己莫须有的罪名,认为自己是个虚荣自私不择手段的坏女人。

这些都不算什么。

唯独今日,他竟然狠心撞死了他们的孩子。

苍白的手握紧了床单,缓缓闭上的眼睛里有的只是深深的绝望。

她对那个男人最后的一丝情感被狠狠抽离。

安初夏用尽全力拨通了何安生的号码:“安生,带我离开。”

离开吧,她不想再看到权湛,是他害死了她的孩子,活下来的第二个孩子,也绝对不能再出现在权湛的面前。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温和的声音:“好,等我。”

一架飞机从蔚蓝的天空上飞过,而与此同时,医院里。

“你是说,那个女人竟然没死?还抱走了一个孩子?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废物!”安晴歌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娇小的脸蛋上此时却写满了恶毒。

“对不起安小姐,人太多了,我能做的有限。她的大儿子,生下来虽然发育有点不好,但是还是能救的,我告诉她已经没救了,所以......”医生笑了一下。

“这次算她命大,我伪造了权爷的车牌都没撞死她。”

“不过她就算活着,肯定也不会再待在权爷身边了,她最好带着孩子躲得远远的,不然我一定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安晴歌脸色狰狞,拳头上青筋绷起:“还有那个孩子,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权湛必须只能是她一个人的,想要抢走的人,就必须死。

“我会处理的干干净净的。”医生跟着安晴歌那么多年,自然知道她心狠手辣的办事风格。

“医生,权爷找你。”门外传来小护士的声音,而听到权爷这两个字的时候,医生的眼神里明显涌现出慌乱。


“你知道该怎么做,放聪明点。”安晴歌眯起眼睛。

办公室里,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站在窗前。

精致的五官仿佛计划好比例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高挺的鼻梁衬托着那副深邃的眼睛,帝王般的气势,让周围的阳光都略显逊色。

医生走近,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权爷,夫人她,被一个叫何安生的人接走了。”

“何安生。”听到这个名字,权湛的眼睛眯起,散发出可怕的杀气。

医生眼神飘忽了一下,显然有些心虚。

“那个育儿室的孩子,是那个女人的?”权湛过来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消息,安初夏生下了两个孩子,却只带走了一个。

医生瞬间慌乱了,他万万没想到,权湛竟然在他处理干净之前,就到了医院,不是说权爷厌恶安初夏,连带着对孩子也极其憎恶吗?

“那孩子生下来就身体虚弱,肺部发育有点不好,所以......安初夏就放弃他了,只带了另一个健康的孩子离开。”医生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了安初夏一个人身上。

权湛凤眸微眯,眼底浸着深邃的幽芒,令人不寒而栗。

“用最好的资源,救活这个孩子。”

医生一愣,万万没想到权湛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外界不都说,权湛最恨的就是安初夏了吗?

可这

“我的话听不懂吗?”权湛看向医生。

“是,我这就去。”

办公室门外,偷听两人谈话的安晴歌,脸上流露出一抹厉色,他竟然还想留着那小贱人的孩子。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不,不可能,这些事,她做的都很隐秘,事后也都处理的干干净净,权湛不可能会知道。

思及此,安晴歌眼睛转了转,便换上了副温柔可人的神态,推门上前,正欲开口:“权爷,没想到初夏妹妹居然这样绝情......”

未待安晴歌缠上权湛的胳膊,身后特助向辉便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总裁。”

权湛闻声回头,看了眼向辉,又看了眼身侧那张掩不住得意的脸,忍住心烦,抚了抚眉,道:“安小姐,你先回去吧。”

安晴歌闻言,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半晌,才讪讪地将手收了回来,剜了眼向辉,转头又是一派乖巧的模样:“权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待安晴歌走远,向辉才清了清喉咙开口道:“总裁,夫人她......出境了。”

“哦?送来医院不过短短半天的时间,她就出境了?”

向辉沉默,总裁对夫人的关照,真的是厌恶吗?

“是明宇集团的何总,何安生,安排了私人飞机,已经把夫人送走了。”

“给我查,她去了哪。”

“是。”

很好,又是这个何安生。

他来得倒很是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惦记他的女人。

现在竟然敢私自带走权家少夫人,看来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权湛脸上阴云笼罩,深邃的眸子里是让人看不懂的晦暗,冷声道:“全球通缉安初夏,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她。”

“通知何家,何安生绑架权家少夫人,让何远自己掂量着办。”

向辉闻言抬头,只见权爷半个身形笼在窗边的阴影里,修长的指节漫不经心的敲着窗沿。

一看权爷的神色,向辉心头颤了颤,爷这回是生了大气了,心道:这何家少爷干什么不好,非得和自家总裁抢女人,何家这次算是要彻底栽了。

“是,权爷。”向辉一刻也不敢多呆,领了命便下达了权爷的命令。

待周围人都离去,权湛敛了敛心神,看着玻璃窗前保温箱里的小生命,软软糯糯的,倒是像极了那张脸。


五年后,K国,晚上九点。

安初夏窝在壁炉旁的小桌上,专心的画着“星尚”服装设计大赛的参赛设计。

“妈咪,干妈找你!”稚嫩的童音从楼上传来。

紧接着就是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安星遇小小的身体,抱着个比他还宽的电脑,像个小炮弹一样直接冲入了她的怀里。

安初夏手里的笔一歪,设计稿上已经成型的长裙,顿时被一道线分成了两截。

“安星遇!”安初夏一脸黑线,只想把怀里的小团子狠狠地揍一顿。

五年前她带着星遇被何安生刚带出国,何氏集团就遭遇到了危机,何安生直接被叫回了国。

她独自一个人抚养星遇,既要上学又要兼职,很多时候都是把他放在闺蜜林若那里照顾,星遇直接认了林若做干妈。

星遇从小智商极高,性格又古灵精怪的,一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黑客技术。

现在每次跟别人通话都不是正常的打电话,而是直接黑进人家的手机或者电脑!

“嘿嘿,妈咪,你别生气了,反正你也不喜欢这个稿子,星宝帮你送他入土为安!”安星遇小小的包子脸,狡黠的笑着。

安初夏都要被气笑了,入土为安是这么用的吗!

虽然她的确是打算废掉这版稿子,但是也没想这么废掉。

安星遇直接把电脑打开,镜头正好对着安初夏的脸:“妈咪,干妈说找你有重要的事情!”

放下手里的笔,安初夏把星遇抱在腿上,看着镜头里闺蜜的脸,笑道:“若若,下次星宝再骚扰你,你跟我说,我直接掐了他网线。”

“妈咪!”

安初夏无视掉怀里小团子的抗议,看向视频里的女人,林若若一身蓝色职业西装,微卷的长发搭在肩头,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母子俩的互动。

“星宝是个小天才,天才之间当然有不一定的沟通方式!”

安初夏:

不跟这两个人计较

“夏夏,刚得到消息,安叔获得两年减刑,下个月就出来了。”林若若神色里是藏不住的惊喜,她刚得到消息,就迫不及待的告诉安初夏。

“太好了!”没想到惊喜会来的这么突然,安初夏抱着安星遇,身体激动的都有些颤抖。

“我下周就带星宝回国!”又跟林若若确定了具体的时间,安初夏才切断了电话。

“星宝,下周跟妈咪回国,去见外公,开心吗?”

“当然开心!星宝已经等不及见外公了,妈咪,我去收拾东西了!”安星遇“吧唧”在安初夏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随后抱着电脑就跑回楼上。

沉浸在喜悦中的安初夏没有发现,安星遇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兴奋。

既然要回国了,爹地,你准备好了吗?

很快,安初夏就处理完了K国的工作,带着星宝上了回国的航班。

个小时后,Z国,容城国际机场,VIP通道出口。

四个身穿黑衣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保镖,突然朝通道出口的卫生间跑来,将卫生间出口围了个严严实实。

一人打开手机,对着电话那边的人低声汇报:“权爷,已经达到定位地点,保证一只苍蝇都不会放出去。”

“嗯,我马上到。”低沉而极有磁性的男声转瞬间消失,随即电话被挂断。

很快,VIP通道尽头,走出一个身形修长挺拔的身影。

男人身高一米八几,一身纯手工高定黑色西装衬的他气息更加清冷,白色衬衣,银色领带,矜贵非凡。

保镖快步迎上男人,几句话将情况交代清楚:“权爷,刚得到消息,三天前攻击公司防火墙,拷走重要资料的黑客Y,现在就在这个卫生间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