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宠妻至上陆少的专属新娘

宠妻至上陆少的专属新娘

锦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莫依楠的未婚夫曾经答应在回国之后便与她结婚,可是她左等右等,却等来了未婚夫与同父异母妹妹结婚的消息!直到此刻,她才看透那个男人的本性,原来在利益面前,爱情根本一文不值!没多久,母亲意外离世,双重打击,让莫依楠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直到陆擎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这个男人将她拖出地狱,并且给了她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爱……

主角:莫依楠,陆擎琛   更新:2022-07-16 08: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依楠,陆擎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宠妻至上陆少的专属新娘》,由网络作家“锦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莫依楠的未婚夫曾经答应在回国之后便与她结婚,可是她左等右等,却等来了未婚夫与同父异母妹妹结婚的消息!直到此刻,她才看透那个男人的本性,原来在利益面前,爱情根本一文不值!没多久,母亲意外离世,双重打击,让莫依楠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直到陆擎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这个男人将她拖出地狱,并且给了她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爱……

《宠妻至上陆少的专属新娘》精彩片段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大雨顷刻间落下。

黑色劳斯莱斯打着车灯穿过雨帘缓缓驶来,靠近白家别墅大门时,一抹纤细的身影突然冲向车前。

尖锐刺耳的刹车声逼停在女人身前,莫依楠张开双臂站在那里,任凭雨水浸湿头发和身上穿的墨蓝色长裙。

视线朦胧下车门打开,撑着黑伞的白渊诚走近莫依楠身边,她一眼看清副驾驶上的身影是属于女人,然而女人身上竟穿着喜服。

莫依楠怔了一下,一时忘记来这里的目的,“渊诚,我回来了,车上的女人是谁?”

白渊诚在看到她的第一眼,眼中划过一抹异色,声音淡漠道:“我的妻子,莫莹莹。”

莫依楠震惊,这才留意到他身上穿的新郎服,“不可能,你答应会等我回来娶我的,她可是我妹妹,为什么会娶她?”

白渊诚英挺的浓眉微皱,脸上浮现一丝不耐,“莫依楠,我已是有家室的人,以后我们各自安好。”

莫依楠拉住白渊诚的手,不解的问他,“渊诚......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难道你忘了五年前我为你牺牲的一切?”

她的手被无情的甩开,“够了莫依楠,是你自愿的,没人逼你。”

一句钻心的话将莫依楠拽进现实,手指不自觉攥紧,回想曾经的美好,曾经他对她的甜言蜜语,若不是她爱他,若不是苦苦求她救他,她不会甘心替他坐牢,苦等他五年。

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残忍?理智终于冲破她的心底防线,脱口道:“白渊诚,难道是因为我坐过牢的身份配不上你,你才转身娶了莫莹莹?”

白渊诚看莫依楠的眼神少了往日的深情,多的是冷漠与薄情,“是。”

莫依楠身体一颤,心如刀割一样的痛,当年她可是集才华与美貌一身的名媛千金,是莫家的骄傲和未来的继承人,曾经有多光彩,如今就有多落魄。

标致的脸蛋浮现一抹讥诮,“与其说是因为我坐过牢的身份不配你,不如说你想攀上一个能助你成就事业的女人。”

白渊诚讥笑一声,淡淡说道:“是又怎样,这些你能给我吗?跟莹莹在一起,我才知道过去跟你的时光就是将就。”

天空再次响起雷声,震的莫依楠的心脏如被撕裂一般,雨越下越大,她可以毫不掩饰的流泪不被察觉。

“白渊诚,想不到在你心里我对你的爱就是将就。”

爱情和自尊在这一刻被雷声震的支离破碎,思维一滞,她差点忘记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看到他,而是她母亲高额的手术费。

她需要钱,需要尽快给母亲做手术,时间已经不能在等了。

可眼前这薄情的男人根本不配,她不想这么卑微的活着,都是他欠她的。

白渊诚看着沉默的莫依楠,不想在浪费时间,便转身,就见莫莹莹已下了车。

“莹莹,不是让你在车上等我?这么大的雨小心着凉。”白渊诚走向她,将伞给她,语气中带着心疼。

“放心,我只是有些话想跟姐姐说,你在车上等我。”

白渊诚点了点头上车,莫莹莹撑着黑伞靠近莫依楠身边。

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姐姐,五年未见,别来无恙。”

莫依楠清眸复杂的看着她,空有一张清纯可人的脸蛋,内心却无比阴暗,她真的低估了她。

“你还是老样子,只是抢男人的手段越发高明了。”

莫莹莹冷声一笑,“姐姐,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是放低姿态想想以后的生活,与其在这为情所困,不如想想怎么筹齐阿姨的手术费。”

莫依楠眸色一沉,她不曾告诉任何人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很巧的是阿姨的主治医生是我妈妈的闺蜜,而且我还知道一件你不知道的事?”

听到这句话,莫依楠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质问她,“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莫莹莹眼里的得意更深,“我想说的是就算阿姨做了手术也活不过一个月,也有可能直接死在手术台上。”

“你胡说......”

莫依楠双眸瞪向她,心里很气的攥着拳头。

她越是生气,莫莹莹心里越是痛快,“姐姐,你别生气,我说的都是事实,父亲早已放弃你们母女二人,现在阿姨生病,你又刚出狱不久,不用说三十万,恐怕五万,十万都很难,如果现在你求我,或许还有转机。”

“我呸......”

莫依楠鄙视的看着她,声音嘶哑道:“莫莹莹,就算我去乞讨也不会求你,我是豪门被遗弃的千金又怎样?你就算在光鲜艳丽,也只是小三的女儿,永远无法跟原配的女儿相比,你这辈子注定只能当我的影子。”

“你......”

啪的一声,莫莹莹狠狠的给莫依楠一巴掌。

她最讨厌的就是做她的影子,一直以来就想压垮她,将她踩在脚下,如今她做到了,可是莫依楠清丽绝伦,艳压群芳的脸是她永远无法比拟的。

莫依楠捂着火辣辣的脸看出她气急的样子,笑道:“莫莹莹,你也承认了自己不如我是吧。”

莫莹莹怒火中烧,想要再次给她一巴掌,身后一道严厉的声音传出,“老爷在家里等你们多时,还在这里胡闹,还不快点进去。”

莫老爷的贴身管家阿福出现,他是莫振雄最为信任的人,家中地位很高,小辈无人不敢不听他的话。

听到汽车响起鸣笛声,莫莹莹心里十分憋屈,“莫依楠,我倒要看看你这张嘴还能硬到什么时候?没有钱,就让你母亲等死吧。”

莫莹莹转身离开,劳斯莱斯缓缓开进了白家别墅,直到大门关上,莫依楠隐忍不甘的承受着这一切。

昔日对她恭敬的管家阿福,在见到她的第一眼也只是无奈叹息一声,便转身离开。

雨水已将她淋的彻底,也让她头脑清醒的认清了现实。

既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她不能为了一个渣男白白受了五年之苦,不能让莫莹莹的心机得逞太久,莫依楠心中暗暗发誓一定将失去的一切全部讨回来。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见是医院打来的电话,心跳开始加速。

接通后,就听到电话另一边急切的声音,“莫小姐,总算打通你的电话,阿姨割腕自杀正在抢救,你快点来医院吧。”

“什么......”

莫依楠双眸微缩,呼吸一滞,她只有母亲一个亲人了,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

在她转身要走,一辆银色面包车突然停在她身前,车上下来一黑衣男人,没等莫依楠开口,男人捂住她的嘴强行将她塞上车。

莫依楠手脚被绑,口被堵住,拼了半天的劲也无力挣脱,她必须要逃出去,现在妈妈的安危比她命都重要。

内心挣扎中,耳边传来黑衣男人的骂声。

“说好事成后钱全部给我,为什么现在只给一半?臭婆娘,敢耍我。”

黑衣男人气的将手机扔向一边,踩了急刹车,他将莫依楠扔在了路边。

眼神犀利,声音不悦道:“莫小姐,今天算你走运,放了你,也给那婆娘一个教训,求人办事她这么做就是找死,我没伤害到你,要说该恨的人应该是你的蛇蝎继母。”

说着,黑衣男灰着脸上了车,面包车扬长而去。

莫依楠记住了他的车牌号,心里异常复杂的知道了继母雇人绑架她的事实。

她差一点就见不到母亲了,这笔账她随后在算。

莫依楠的手脚没有解绑,口中被塞了硬物,她这样根本没法去医院,费了半天力气终于站了起来。

脑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莫依楠跳到了路中间,闭上了眼睛,生死由天命。

不远处,一辆宾利慕尚正加急赶往紫藤苑,在看到路中间站着一女人时,刺耳的刹车声再莫依楠一公分的身距前逼停。

然而莫依楠还能做到面不改色的站在那,但心脏已经紧张到快要跳出来。

车上的男人在见到这一幕,英挺的剑眉一皱,狭长深邃的凤眸划过一抹惊异。

虽早就看惯了某些女人为了接近他,达到目的而耍伎俩的手段,但她伪装成被绑的样子,还冒着生命危险还是第一次。

陆擎琛饶有兴致的勾唇一笑,“将她带上车,这个人我救了。”

助理阿波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擎琛,“陆总,我们......”

“不用着急回紫藤苑,我想了想,奶奶又不是一次两次装病吓唬人,她的目的只是催我赶紧找个女人结婚,给她生个重孙子。”

阿波明白了他的意思,打开车门走向莫依楠面前,见她求救的眼神,将口中的硬物拿出。

给她解绑时,莫依楠着急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妈妈危在旦夕,求求你送我去医院,我真的担心怕来不及看到她了。”

“小姐,救你的人是陆总,有什么话上车在说。”

陆总?莫依楠这才知道车上还有人,跟随阿波上了车。

第一眼对上了陆擎琛狭长深邃的凤眸,他眉目英气,一张完美俊颜无不是上帝精心塑造一般,一身定制的深蓝色西装将他高大颀长的身材衬托的气宇不凡。

终于她还是理智的清醒道:“陆总,我妈妈危在旦夕,求求你现在送我去医院?”

陆擎琛望着眼前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他的心竟然为她所动,这种感觉以为不会再有。

很快收起思绪,道:“她在哪个医院?”

“......”

这么痛快就答应她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陆擎琛狭长深邃凤眸微眯,疑惑的看着她,“哪个医院?”

莫依楠回过神,回避了他的眼神,“京北医院。”

陆擎琛摆了一下手,阿波启动车直奔京北医院。

一路绿灯,二十分钟到达了医院,莫依楠来不及说声谢谢,打开车门跑进了医院大楼。

车窗缓缓落下,陆擎琛看着她纤细的身影,心里已有了决定。

急救室的大门被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莫依楠出现在他面前,心情忐忑的问道:“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莫小姐,很抱歉我们尽力了,兰馨女士走时迟迟不肯合眼,可能也是想见你最后一面,进去看看她。”

莫依楠双眸通红,泪水止不住的顺势滑落,她不相信这是真的,疯了似的跑进抢救室。

看到躺在冰冷手术台上眼睛未闭,脸上毫无血色的母亲,这一刻,她的内心彻底崩溃。

扑在她妈妈身上,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妈,您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承受这一切,不是说好乖乖等我回来?您走了,我怎么办?妈......”

莫依楠哭的撕心,久久不愿离开,她心里好恨,恨姚若兰让她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她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抹掉眼泪,莫依楠给她母亲合上眼,便离开了急救室。

莫依楠在等电梯时,听到身后有人在说她母亲的事情。

“我今天看到大明星姚若兰去见原配了,还听到她们在病房里吵闹的声音,等姚若兰一走病房里就出事了,会不会是......”

“你可不能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莫依楠在听完她们的谈话后,终于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突然想不开自杀。

姚若兰是要对她母女二人赶尽杀绝,莫依楠双手握拳,心里满是恨的跑出了医院。

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莫家别墅,车没走多远,宾利车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大雨后的夜晚格外清凉,远不及莫依楠此刻的心凉的透彻。

莫家大门被莫依楠重重的敲响,激动的声音打破了别墅内的平静。

“姚若兰,还我妈妈,一定是你对她说了什么,她不会想不开自杀,是你害了她......”

别墅门被打开,骄傲美艳的姚若兰站在她面前,“我当是哪家疯狗这么晚来咬人,原来是你,刚刚听你说兰馨死了,这个女人也会这么轻易死?”

莫依楠对她怒目而视,心中的火在这一刻燃烧,“你还是人吗?她已经病得没有力气了,对你根本没有威胁,为什么还要打扰她的生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姚若兰心虚的眼神不定,手不自然的摸了一下鼻尖。

她是找过兰馨,对她说了很多刻薄的话,甚至还威胁过她,是她自己承受不住选择自杀,与她何干?

看出姚若兰不要脸的本性,莫依楠将今日她的所作所为全盘脱出。

“阿姨,你不承认没关系,但是你买凶绑架我的事实对方说的一清二楚,你真的太蠢了,做事不给自己留余地,同样,我妈妈的死也跟你脱不了关系,这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不会让妈妈白白死去。”

狠话说出,姚若兰有那么一瞬脸上浮现惊慌,原本她计划的天衣无缝,谁知被个蠢男人出卖了,反正她是不会轻易让这丫头找到证据的。

姚若兰心中盘算着,唇角勾起一丝不屑,“莫依楠,你不亏是兰馨的女儿,说话一样的贱,说我绑架你,说我跟你母亲的死有关系,好啊,你如果拿不到证据,我会报警告你诽谤。”

莫依楠没想到姚若兰会坏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这个女人的丑陋面具她早晚会给她揭下来。

“您放心,我不但会找到证据,还会让您亲自跪在我妈妈的墓碑前向她磕头认罪。”

姚若兰瞪向她,脸上浮现异色,这才意识到眼前莫依楠已不在是五年前那个单纯天真的她,想不到如今会变得这么多?

今天若是让她走出莫家,之后必定是个祸患。

意识到对她存在威胁,姚若兰心生一计,态度突然转变。

“依楠,你这么说阿姨,我会伤心的,兰馨死了,我这心里多少有点难过,毕竟我们曾经也是好姐妹,突然想起你妈妈生前也留下不少好东西,你如果想要,现在跟我一起去取。”

姚若兰要拉住她的手,被她有所警惕的拒绝了。

莫依楠不会在相信姚若兰的任何鬼话,对她的话起了疑心,“阿姨,您的话恐怕只有鬼才会相信。”

预感不妙的莫依楠转身要走,姚若兰用力拉住她的手,反被莫依楠咬了一口。

姚若兰吃痛的大叫,“莫依楠,你这个小贱人......”

莫依楠趁乱逃出了莫家,宾利车这时停在她身前,看着有些眼熟,为了保命,没在多想又一次上了陆擎琛的车。

姚若兰追出去时,发现莫依楠上了一辆宾利慕尚逃了,她将这车拍了下来,随后打了一个电话,“照片我发给你,帮我查下这车的主人是谁?我要他所有的信息,越快越好......”

莫依楠从继母手里顺利逃脱,想到她的狠毒,心有余悸。

陆擎琛看出她似乎刚刚经历了什么,低沉磁性的嗓音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一句话将莫依楠拽回了现实,她立即反应道:“不用麻烦陆总,你能在送我回医院吗?”

“阿波,送她去京北医院。”

“好的,陆总,可是老太太那边电话都快要打爆?”

陆擎琛一个不悦的眼神过去,阿波见到只能乖乖听命。

听出他似乎有重要的事要做,莫依楠急切道:“如果陆总有事,我就在这里下车。”

“我没事,只是你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

莫依楠想着他说的话,恍然想起还欠他一声谢谢。

“谢谢你,我知道一句谢谢肯定不够,来日你若是有什么需求,我定会尽力帮你。”

此话正合陆擎琛的心意,薄唇轻启,“美女客气了,我只是举手之劳,阿姨现在怎样?”

莫依楠想到妈妈的突然离去,脸色黯然神伤,她如果找不到姚若兰害她妈妈的真相,她是很难释怀的。

“我还是来晚了,她已经走了,现在去给她办理后事,不管怎样,今天你又救了我,欠你的人情我一定会还的。”

陆擎琛听到这个消息,对她深感同情,“很抱歉,我可以帮你什么?”

“陆总是个好人,你已经帮我太多了,真的不想在麻烦你,我到了。”

莫依楠拒绝了陆擎琛的好意,正准备开门时,耳边传出一句惊人的话。

“做我的妻子,我会让你成为京北最幸福的新娘,以后无人敢欺负你。”

莫依楠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反问他,“陆总的意思是让我成为你的妻子?”

陆擎琛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他认为莫依楠也不会例外。

“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陆总最好不要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考虑好给我答复,别忘了你说过有什么需求你会尽力答应我。”

陆擎琛感谢这句话帮了他,至少这个女人没有理由拒绝,薄唇微微扬起弧度。

莫依楠想到这句话,心里开始后悔说过这样的话,意识到她给自己埋了一个大坑。

假装失忆道:“我刚刚说了什么,我忘了,陆总还是早点回家吃饭。”

莫依楠内心凌乱的打开车门,跑进了医院大楼。

陆擎琛对莫依楠的好奇越发浓厚,这样的女人娶进家里应该会博得奶奶的欢心?

沉默许久的阿波不解的问道:“陆总,恕我直言,您都已看到她是从莫家出来,想必也清楚她的身份,真的要跟老爷作对?”

陆擎琛有了片刻犹豫,只是对她的出身和过去的经历并不在乎,在乎的是只要她可以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老头子经常不在家,很少过问家里的事,没人说他不会知道,母亲那里我有办法应对,现在我更在乎奶奶的感受,只要她老人家开心,我做什么都值得。”

陆擎琛心意已决,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莫依楠暂时将她妈妈的遗体安顿在了医院的太平间里,准备三天后火化将骨灰撒入大海,这也是她妈妈生前曾对她说过的事。

她会尊重她的意思去做,最后会弄个空墓碑祭奠亡母。

一个小时后,莫依楠悄悄走出了医院,看了一眼宾利车是否还在,完全没有留意到陆擎琛已出现在她身后。

狭长深邃的凤眸微眯,薄唇勾起一丝兴味,“莫小姐,你在找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