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御灵医婿

御灵医婿

会飞的五花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做了三年的上门赘婿,陈峰将尊严丢在脚下践踏,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废材!他之所以落到如今这般田地,有不得已的苦衷。当年,他是医药世家之子,原本前途一片光明,却惨遭灭门,与妹妹相依为命。兄妹二人四处流落之际,妹妹被查出患了重病,为了高额彩礼,陈峰入赘到了林家。一场意外,备受欺凌的赘婿,得到了陈家老祖的天医传承,自此走上了一条悬壶济世之路……

主角:陈峰,林若雪   更新:2022-07-16 07: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峰,林若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御灵医婿》,由网络作家“会飞的五花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做了三年的上门赘婿,陈峰将尊严丢在脚下践踏,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废材!他之所以落到如今这般田地,有不得已的苦衷。当年,他是医药世家之子,原本前途一片光明,却惨遭灭门,与妹妹相依为命。兄妹二人四处流落之际,妹妹被查出患了重病,为了高额彩礼,陈峰入赘到了林家。一场意外,备受欺凌的赘婿,得到了陈家老祖的天医传承,自此走上了一条悬壶济世之路……

《御灵医婿》精彩片段

“陈峰,你这三年吃我林家,用我林家的,你还好意思问我要钱,你特么的要不要脸?”

“算姐夫求你,我妹妹医药费护理费需要十万块,姐夫保证,一定会把钱还上的!”陈峰苦苦哀求。

“还?你拿什么还?三年来穷的叮当响,你现在能拿出一百块出来吗?”

小姨子林若雨目光中满是鄙夷,居高临下望着陈峰道:“还有,你妹妹病重,关我林家什么事!”

“可是…若雪昨天已经答应借钱…”

“哼,谎话连篇!我姐可没跟我说过这事,她今天和刘总约会去了,这会怕是正蜜里调油呢,哪有心思管你的破事。快滚,快滚!别在这碍我眼!”

陈峰失魂落魄地走出林家,满脑子都是刚才小姨子林若雨那句,“我姐和刘总约会去了…”

不,不可能!

早上若雪明明说是去处理公司的事情,怎么会……

陈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拨通了林若雪的电话。

漫长的等待铃声,好似一根针,一下下刺着陈峰的心。

直到最后一秒,电话终于通了!

这让陈峰生出一些希望,刚想要开口。

电话那头,却传来女人急促的娇吟,和男子低沉的喘息声。

瞬间,陈峰整个人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几分钟后,电话那头的声音稍歇,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呵,我是刘易,你是若雪的老公吧?刚才我和若雪在跑步机上跑步呢!兄弟你找若雪有什么事吗?”

跑步?

这等拙劣的谎言,他也说得出口?

陈峰捏着拳头,指甲深深扣进掌心,因为过于用力,指节泛着阵阵青白,指缝间更是渗出鲜血。

但为了妹妹的性命,陈峰还是压抑着心中的怒意,开口问:“我老婆呢?”

“哦,刚才跑出一身大汗,去洗澡了。”

电话那头,刘易的声音带着一抹戏谑。

而这,也成了压垮陈峰的最后一根稻草!

啪!

一声巨响,陈峰奋力把手机摔的四分五裂。

尽管他和林若雪是契约夫妻,尽管林若雪一直看不上他,但他入赘林家后,一直都任劳任怨,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为什么,林若雪可以这么绝情?

陈峰感觉胸膛里好似有一把剔骨尖刀,一下下剜着他的心脏,让他痛苦不堪。

其实,陈峰身世并不差,他出生于神医世家。然而十五年前,一场灭门大祸降临。

整个陈家,只有他和异父异母的妹妹陈馨儿活了下来。

那一年,他才十岁。

为了照顾年幼的妹妹,陈峰什么苦都吃过。可不幸,还是接踵而至!

三年前,陈馨儿意外碰上了车祸,成了植物人,要依靠医院的生命维持仪器才能活下去。

而且,肇事车主逃逸了,发生车祸的地方位于偏僻的地段,没有目击者也没有监控,至今也没抓到肇事者。

面对天价的医药费,陈峰别无选择,只能入赘林家。换来了三十万给妹妹看病。

这三年间,林若雪给的三十万,再加上陈峰打三份工拼命赚回来的钱,都交了医药费,依旧不够。

昨天医院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再不交医药费,就要断药断仪器!

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

滨海市仁人医院。

陈峰在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前犹豫了几秒,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

“徐主任……求您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能凑好医药费的。”

仁人医院脑科主任叫徐铭,因为怕治不好陈馨儿影响自己的声誉,这三年没少给陈峰使绊子,一直想逼迫陈峰主动转院。

正埋头写病历的徐铭闻声抬头看向陈峰,但奇怪的是,这一次徐铭没有像以往逼着陈峰交钱,反而笑盈盈地开口。

“陈先生,昨天我说话重了点,您也别怪我。毕竟医院的规定,不可能让人免费看病。”

“我懂我懂…”

徐铭点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规定是规定,但咱们也认识三年了,总不能一点不近人情,我已经给科室打过招呼了,给你妹妹延了一个月。”

陈峰心头闪过一丝疑惑,不明白徐铭怎么态度大变。但想到妹妹陈馨儿,他满脸感激道:“徐主任,太谢谢您了,放心,我一定会筹到钱交上的,不会让您难做的。!”

只是…

徐铭摆摆手,继续开口道:

“筹钱的事儿不着急,陈先生,我也跟你说句实话。国内外的植物人病例,第一年醒不过来,以后就更难清醒过来。你妹妹都三年了,是真的回天乏术,与其拖着,既浪费钱,还受罪,不如就签了放弃救治的协议吧……”

放弃救治?

陈峰感激的神色僵在脸上,猛然沉默了下去。

徐铭笑了笑,转身从办公桌上拿起两份协议。

“这里呢,一份是家属放弃救治的同意书,另一份是遗体捐献同意书,用于器官捐献移植……你妹妹在天之灵要是知道,自己器官能挽救另一个人的生命,肯定也会欣慰的。”

沉默着的陈峰豁然抬起头,死死盯着徐铭,一字一句地说:“我妹妹没有死!”

他现在明白过来了,徐铭态度之所以大变,就是想让自己放弃妹妹,把遗体器官捐出去!

“你继续犟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就把话放在这,你妹妹在我这治不好,在全国所有医院都治不好!”

“我妹妹没有死!”陈峰咬着牙,重复了一句。

“我说你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徐铭生气地道,“我都是为你好,才建议你放弃救治的。另外,你要是同意遗体捐献的话,医院里会自掏腰包,给你十万块奖励。”

他把话说完,将两份协议塞进陈峰怀里。

“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不用考虑了!”

陈峰怒视着徐铭,刺啦一声直接把协议撕成两半!

“如果我妹妹这辈子都醒不过来,那我就照顾她一辈子!”

陈峰说完,不理会徐铭铁青的脸色,转身离开办公室。

来到病房,陈峰看到陈馨儿躺在病床上安然无恙,不由松了口气。在心里默默道:“馨儿,你放心,哥哥一定会治好你的!”

十五年前,他把陈馨儿从陈家祖宅的尸体堆里扒拉出来时就发过誓,这辈子一定会守护好妹妹!

但,就在这时。

一群医院的护士,走进病房,开始拆除陈馨儿维生的设备!

陈峰见状,急忙大吼一声,挡在病床前。

“你们干什么,没看到我妹妹还用着呼吸机吗?”

领头的胖护士斜睨了陈峰一眼,淡淡道:“你欠了医院两万多住院费和护理费用,这些设备当然不能给你用了!”

“对了,你最好快点带你妹妹走,等下有新病人要住进来!”

“求求你们,在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想办法筹到钱交上住院费的!”

陈峰苦苦哀求着,双手死死抓着呼吸机不肯放开。

离开了呼吸机,陈馨儿可能活不过一天。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徐铭穿着一身白大褂,缓缓走进了病房。

他冷冷一笑道:“就知道你会闹事!”

说完手一挥,三个医院的保安冲过来,硬是把陈峰拉到了一边!

“不要!”

看着妹妹的呼吸机被拆除,陈峰胸口好似要炸开,红着眼睛发疯了似的要冲过去。

挣扎之下,陈峰的脸颊撞到床角,鲜血直流。

没有人看到,这股鲜血滴落在陈峰从小佩戴的玉佩上,竟然被缓缓吸收。

猛然间,一个古朴苍凉的声音,猛地在陈峰脑海炸开!

“吾乃陈氏老祖,天医陈九针!特将毕生所学藏于御灵佩中!后世子孙,若得吾传承,需悬壶济世,解万民之病痛!”

话音一落,一股庞大的信息,直冲陈峰脑海。

陈峰闷哼一声,痛苦的捂住脑袋。

片刻后,当他恢复平静时,眼眸中隐隐有金光闪过。

与此同时。

徐铭好整以暇的理了理白大褂,走到陈峰身前,重新拿出两份协议来。

“现在,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签了协议,医院给你免除所有欠款,再额外给你十万奖励。而且你妹妹还能多活一两个月!不签,今晚都熬不过去!”


“老狗,我签你妈!”

陈峰身子猛地一震,把按着他的三个保安给震开,死死盯着徐铭,一字一顿的说道!

徐铭刚满三十,就当上了滨海仁人医院的科室主任,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志得意满。从来都是别人讨好巴结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辱骂过。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几乎是瞬间,徐铭的脸色阴沉下来。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病房外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紧接着,一个地中海发型,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大夫,领着一群人走进病房。

“怎么这么热闹,小徐,你们在干嘛呢?”

看到来人,徐铭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他连忙堆起满脸笑容,迎上去道:“钱院长,您怎么来了,没什么事,就是一个病人家属欠了医药费没交,我正让人清退呢!都是按医院规定办的,没有违规。”

“欠费不交?”

地中海男人楞了一下,下意识看了眼身后同行的穿着中山装的老者。

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他这才咳嗽了一声道:“好吧,既然是医院规定,那你继续吧。不过要注意影响,多和病人家属沟通!”

说完,地中海男人转过头,略带讨好地看向身旁的老者道:“秦老,要不我带您去别处看看?”

说话的地中海大夫姓钱,叫做钱国伟,是仁人医院的院长。

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三年来,陈峰也只远远看见过一两次。

至于让钱国伟都小心翼翼的白发老者,身份更不一般,乃是临海省中医圣手秦思远!

在华国,医生按照医术资历,大致可以分为普通医生,科室主任,专家,圣手,以及传说中的国手几个等级。

据传,华国共有四大国手,每一位都是医术通神,能化腐朽为神奇。

但同样的,这四大国手的身份也是尊贵至极,普通老百姓根本没资格让他们给看病。

四大国手经手的病人,要么是国家元首,要么是世家家主,非富即贵!

国手之下,则以圣手为尊。

整个华国三十六省,能称得上一句圣手名医的,也不过区区百人。

秦思远就是这样的圣手名医,专攻脑科!

“没事……”

秦思远笑着摆摆手,目光却被陈馨儿的脑波图吸引,忍不住开口问:“对了,这个病人是?”

一旁的徐铭虽然不清楚秦思远的身份,但从钱院长恭敬的态度也能看出来,秦思远身份不简单。

他连忙上前一步,介绍起来:“老先生,这个患者三年前出了车祸,脑部受创成了植物人,而且比起一般的植物人,她的脑波的活跃度几乎为零!”

陈馨儿的脑波,几乎为零,要不是偶尔还有那么一丝波动,几乎都可以宣布脑死亡了。

也正是因为那一丝丝脑波活跃着,陈峰这三年才坚持不放弃。

听完徐铭的介绍,秦思远来了兴趣。

“有没有病例,和脑部ct图?”

“有!”

“快去拿过来,秦老是国内知名的脑科专家,他说不定有办法!”钱院长吹捧了一句。

又转头看向陈峰,笑着说:“你就是病人家属吧?你走运了,碰上了秦老!”

听到钱院长的话,陈峰不置可否,依旧站在妹妹的病床前,脑海里则在梳理着天医传承,想要从中找出最稳妥的办法,救治妹妹陈馨儿。

不一会儿,徐铭拿来了脑部ct图。秦思远接过ct图,专注地查看起来。

其他人不敢打扰,病房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秦思远看了大概十来分钟后,揉了揉眼睛,随后长叹了口气。

“秦老,有什么问题吗?”钱国伟问。

秦思远摇了摇头,略带惋惜地道:“可惜了,要是刚出车祸那会儿,用我创造的脑皮层弱电刺激法,或许可以唤醒。但现在,患者的脑皮层已经完全僵化,唤醒不回来了!”

一旁的徐铭闻言,暗暗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秦思远能治好陈馨儿,死了的陈馨儿,远比活着对他更有用!

说完这话,秦思远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惊呼。

只见陈峰走到病床前,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亲手取下了陈馨儿的呼吸插管。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态度还那么坚决,怎么现在陈峰却……

“这小伙子怕是已经绝望了。”

“唉,我在病房里住的时间长,知道一点这对兄妹的事儿,他们是真的命苦呀!”

不止同病房的患者哗然,秦思远同样被吓了一跳。

他下意识上前两步,制止道:“小伙子,你不是专业人士,就算要转院或者接患者回家,也不用急于一时,等下让医生帮你……”

话没说完,对面的陈峰就脸色漠然地抬起头,平淡地回了一句:“我要救馨儿!”

“小伙子,你……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

“不,馨儿还有救!”陈峰二度打断秦思远,斩钉截铁的道。

还有救?

连临海省有名的脑科圣手都束手无策了,怎么可能还有救!

钱国伟摇了摇头,轻声道:“秦老,这小伙子怕是过度悲伤,精神有些不稳定了。”

陈峰一边取下妹妹身上各种仪器的导线,一边头也不抬的回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馨儿的脑皮层的确陷入了深度自我封印,一般的疗法都无法唤醒她!但是,这世上还有一种针灸法门,叫做御灵九针,可以引导人体内最玄奥的三魂六魄!”

说到最后,陈峰的眼中已经是信心十足!

天医传承,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说一句生死人,肉白骨也不为过。

尤其是陈家老祖天医陈九针的各种天马行空,神乎其神的治病方式,更是让陈峰目瞪口呆!

钱国伟一愣,忍不住喃喃道:“这世上真有这种神奇的针灸法门?”

“我不信,这世上哪有这种针灸疗法!真要有这种针法,我当场把针吃了!”

徐铭嘴角一撇,满脸的不屑。他可不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针灸,什么三魂六魄,太扯淡了!

“陈峰,我先把话说在前面,要是你妹妹出了什么事,都是你自己擅作主张,和我和医院没什么关系!”

倒是秦思远秦老,在听到御灵九针这四个字时,整个人顿时一愣。

紧接着语气颤抖,同时又带着一股子期待地问:“小伙子,你刚才说是什么针法?”

“御灵九针!”

“嘶!”

再次听到这四个字,秦思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这世上真有御灵九针?”

秦思远曾在文献记载中见过这套针法的描述。

华国八千年医术历史中,曾出现过三套神乎其神的针灸法门,都各自有着不同的神奇疗效。

只不过,御灵九针早已失传两千多年……

秦思远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忐忑起来,一方面,他希望眼前这个小伙子没有骗自己,自己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目睹这门神奇的针灸法。

另一方面,他却又清楚的知道,对方会御灵九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于是,秦思远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陈峰的一举一动,生怕漏过任何一个动作。

陈峰的动作很轻柔,他慢慢扶起陈馨儿的身子,接着在后者的脑袋几处大穴上轻轻一点。

风池、风府、玉枕……

人头部有三十六大穴,他几乎挨个点了一遍。


徐铭见状,忍不住出声讽刺道:“针呢?你不是说要给你妹妹针灸吗,连银针都没有,你拿什么针灸!”

陈峰抬头扫了徐铭一眼,好似在看一个傻子。

这让徐铭青筋暴跳,想要再嘲讽两句。

没等他再度开口,一旁的秦思远不满的轻哼了一声,淡淡道:“孤陋寡闻!御灵九针本就不用银针,而是以极为特殊的悬指针灸法,刺激人体穴位。只可惜,老朽查遍了文献古籍,也找不到悬指针灸的具体记录!不过……”

说到最后,秦思远话锋一转,看向陈峰的目光狂热无比,深吸一口气道:“但是今天,老朽有幸亲眼目睹了悬指针灸法,此生……无憾矣!”

没错!

御灵九针,或者说和它齐名的三套针灸方法,都不需要银针!

只要达到天医等级,体内就会产生微弱的气旋。

催动体内气旋,就能化气为针,由指尖透指而出,给患者施针!此法谓之,悬指针灸!

华国八千年医道历史,达到天医等级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陈九针,正是那寥寥几个站在医道巅峰,笑傲古今的天医!

秦思远话音刚落,病床上的陈馨儿忽然动了动,紧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病房内瞬间一片哗然。

“快看!真醒过来了!”

“神了,原来这世上还真有这么神奇的针灸法门?”

“神医啊,这小伙子绝对是神医!”

秦思远激动的浑身发抖,甚至不小心拽掉了自己几根胡子!

他连忙走上前,朝陈峰躬身下拜:“这位先生,老朽秦思远。只恨老朽学艺不精,差点害了先生亲朋的性命,实在是惭愧呀!”

“你不用自责,毕竟在你之前,还有人信誓旦旦说我妹妹没救了……他应该算草菅人命了!”陈峰冷冷一笑,目光扫过徐铭。

“徐主任,你刚才说真有御灵九针,就把银针吃了,现在银针没有,针筒但是有不少,要不你给大伙表演个吞针绝技?”

徐铭脸色变得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峰竟然真的能治好他妹妹。

因为自己的嘲讽,骑虎难下的徐铭,一张脸青红交接,没了往日的淡定从容!

僵硬了好一会儿,徐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钱院长:“院长,我……”

钱院长会意,连忙做起了和事佬。

“这位先生,刚才小徐言语间多有冒犯,还希望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他这一遭吧……”

怎么说徐铭也是医院的脑科主任,钱国伟当然要帮他说话。

“那就自己掌嘴十下吧…”陈峰淡淡道。

听到这话,徐铭又急又气。就连钱院长也微微皱起眉头,觉得陈峰不给自己面子!

一旁的秦思远平淡地插口道:“钱院长,这位先生已经很大度了,要换做是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秦思远虽不知道徐铭和陈峰之间有什么恩怨,但他知道懂的传说中针灸法的陈峰价值有多高!

果然,听到秦思远这话,钱院长态度一变,冷冷扫了徐铭一眼道:“掌嘴!”

徐铭气急,尤其是周围人的目光,好似一把把刀子,让他羞愤不堪!

但面对钱院长严肃的脸色,徐铭不敢不听,只能憋屈的打了自己十下嘴巴子!

啪啪啪…

清脆的嘴巴子,响彻整间病房。等打完后,徐铭的右半边脸颊已经高高肿起了。

打完后,徐铭一言不发,默默转身离开。

陈峰不置可否,只是在心里暗道:“当务之急是先治好馨儿,至于徐铭,只是先收点利息,迟早要和他算总账!”

那老狗,还想让自己放弃馨儿,拿馨儿的遗体器官移植给别人!

陈峰只要一想到这事儿,胸口好像要炸开一样愤恨!

这时,秦思远笑问:“还未请教先生姓名?”

“陈峰!”

陈峰简单回了一句,随后把注意力放回妹妹身上。

陈馨儿虽然苏醒了,但因为三年一直都在沉睡,没有自我意识。

刚醒过来后,还无法说话,也无法行动。

陈峰轻柔的摸了摸陈馨儿的脑袋,笑道:“馨儿,放心吧,你现在的状态只是暂时的,等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了。”

病床上,浑身上下唯有眼珠子能动的陈馨儿俏皮的眨了眨眼。

尽管昏睡了三年,但她仿佛就只是做了个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陈先生,令妹刚苏醒,不宜太劳累。要不这样,我让人把令妹转移到特级病房如何?”

“这……”

陈峰很心动,他知道,特级病房的护理更全面,有专业的女护理师,二十四小时看护,对馨儿的恢复效果也更好!

可他现在全身上下,连一百块摸不出来。

似乎是看出陈峰的窘迫,秦思远笑了笑道:“陈先生不用担心费用,我相信这点面子钱院长还是会给我的。”

一旁的钱院长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当然,秦老和我是多年好友,而且陈先生这一手悬指针灸,让人叹为观止啊!请陈先生放心,我这就安排转移令妹去特级病房!”

钱院长虽然不懂御灵九针,可从秦老的表现就能看出来,这个小伙子来历不凡,很值得他示好。

陈峰犹豫了片刻,看向两人道:“无功不受禄,这是我做人的原则。这样吧,秦老你是专攻脑科的大夫,御灵九针虽然无法传授给你,但我这有一种简化版的御气三针,效果大致是御灵九针的五分之一。只要不是重度植物人患者,施针几天,都能唤醒过来,……”

陈馨儿沉睡三年里,陈峰无时无刻都陷在悲痛当中。

他比普通人更了解,植物人患者家属的心情。

御气三针是老祖陈九针所创,疗效虽然减弱了,但同时也降低了门槛。

只要学过针灸一段时间,掌握手法后都能施展出来。

这套针法流传出去,至少能挽救一大半的植物人患者!

听到这话,秦思远和钱院长面面相觑,激动的不能自已!

这可是传说中的针灸法,秦思远从刚才就眼热不已了。

于是乎,秦钱二人一边安排陈馨儿的特护病房,一边拉着陈峰,想和他好好交流医术。

院长办公室内!

对于秦钱二人的问题,陈峰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聊得越深入,两人对陈峰渊博的医术学识就越发敬佩。

医道一途博大精深,普通人就算努力一辈子,也绝不可能把所有类别的医术全学会。

让秦钱二人惊奇的是,陈峰就好似一本百科活字典,不仅对各种疑难杂症信手拈来,对中药材,各种药方也是熟稔于心!

有时候,哪怕是秦思远这个闻名国内外的医科圣手,有时候都跟不上陈峰的思路。

可其实…陈峰这还是故意藏拙,并没有提及天医境界的医术。也没有提到陈九针创造的那些天马行空的药方。

不然的话,秦钱两人怕是要疯!

当晚。

陈峰就在特级病房里陪着妹妹陈馨儿。

或许是睡得太久了,好不容易苏醒过来的陈馨儿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隔壁床位上的陈峰,而后者则是像小时候那样,给她说着童话故事。

夜更深了,陈峰呢喃的声音渐渐低沉。

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头,仁人医院脑科主任徐铭,却胆战心惊的走进了一栋庄园别墅。

“周先生……真不怪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患者突然痊愈了……”

“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可告诉你,大小姐的心脏配对好不容易找到,你要是敢搞砸,老太爷绝不会放过你的!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一个月后,我要看到大小姐预定的心脏摆在手术台上!”

“我……”

徐铭还想再为自己争辩两句,可当一把冷冰冰的枪管顶在他额头上时,他瞬间失声!

被吓到尿裤子的同时,心里也悔不当初,不该为了两百万,招惹上这样的世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