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超飒女战神夫人她美得不可方物

超飒女战神夫人她美得不可方物

玫瑰与大魔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云安惜被最好的朋友陷害,险些葬身火海,关键时刻,封家大少爷封隋出现,救了她一命。短短六年时间,云安惜从脆弱小白花变成了绝世女战神,功成名就后,她想要回到都市报恩,经过一番调查,她才知道封隋过得并不好,因为救她,嗓子被烟熏坏,成了一个哑巴,封家嫌弃他丢人,剥夺了他继承人的身份,如今,沦落到入赘为婿的地步……

主角:云安惜,封隋   更新:2022-07-16 06: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安惜,封隋 的武侠仙侠小说《超飒女战神夫人她美得不可方物》,由网络作家“玫瑰与大魔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云安惜被最好的朋友陷害,险些葬身火海,关键时刻,封家大少爷封隋出现,救了她一命。短短六年时间,云安惜从脆弱小白花变成了绝世女战神,功成名就后,她想要回到都市报恩,经过一番调查,她才知道封隋过得并不好,因为救她,嗓子被烟熏坏,成了一个哑巴,封家嫌弃他丢人,剥夺了他继承人的身份,如今,沦落到入赘为婿的地步……

《超飒女战神夫人她美得不可方物》精彩片段

 夜,微凉。

南夏边境。

军事基地指挥部。

一辆军用吉普停下,车上下来一位身穿黑色劲装的女人,未施粉黛,容貌倾城。

清风吹过,她的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眼眸微抬,眼底尽是煞气。

“恭祝将军凯旋!”

“恭祝将军凯越!”

——

整齐划一的声音与动作,响彻整个基地,指挥部众位将领与护卫,齐齐望向他们的将军。

面色激动,目光崇敬!

这是他们的将军,云安惜。

整个南夏境内唯一的女战神。

十六岁进了军营,从一个小小伙夫做起,用了短短六年时间,立下无数赫赫军功,带领的狼牙军,经过五百多场浴火战场,成长为南夏境第一军团。

尤其是她麾下十一位护卫,随便拿出去一个都是名震天下,统领全军的存在。

再不久前,面对敌军的阴谋,她单单只带一队护卫,杀进敌营,直取抵挡首领颈上人头,以极小的代价,取得胜利。

她是所有南夏境人的骄傲和守护神!

云安惜露出一抹及浅的笑容挥手,众位将士终于激动的退下,她看向不远处恭敬而立的李言。

这是她的护卫之一,留守在基地,并没有参加昨日的征战,刚得到他的信息,说是有要事汇报。

“云帅,您受伤了?”

云安惜有些嫌弃的闻了闻身上的味道,不在意道:“敌人的。”

“说正事。”

李言抬头恭敬的说道:“报告云帅,根据这段时间调查,找到当初救了您的人!他叫封隋,是北邯市封家长子,在六年前从大火中把您救出,虽性命无忧,却被浓烟伤了嗓子。”

封隋,北邯市。

一段尘封的记忆随着这两个名字出现,在心中越发的清晰。

谁能想到,闯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将军,以前竟是一位养尊处优,养在温室里的大小姐。

她改名以前叫云安安,是北邯市世家云家的独生女,家人为她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她一生都平安顺遂。

云安惜在没有因为烂好心认识李默涵以前,真的就如家人的美好祝愿一样,无忧无虑,单纯善良。

李默涵假意和她成为朋友,利用她的信任窃取公司机密,后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取得父亲的信任,收为义女。

还和她当时的男友勾搭到一起。

从此,他们云家彻底迎来了噩梦,先是父亲没过两年就因为她的暗害,撒手人寰。

没过多久,尽力护着她的爷爷奶奶也一场蓄意的车祸害死。

为了得到偌大的云家,李默涵用一个出国留学的借口软禁了她,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足足被关了两年,直到那对狗男女联合其余几个世家彻底把云家吞下,这才用一场大火,准备一把烧掉她。

云安惜以为她很快就会去找自己的亲人时,一个人尤如天神一般出现救了她。

后来,她找到机会毅然从军,并把名字改成了云安惜,安息,她要让每一个仇人与敌人都安息!

整整六年,支撑她从无数次死神手里逃脱的除了对那两人以及对所有坑害过云家漫天的恨意之外,只剩下对那个大火中救了她那个人的感激。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找到了他。

“他现在在哪?”云安惜抬头,看向遥远的北邯市。

“他……”李帅眼底浮现迟疑:“封隋少爷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他清楚找到的这个男人对自家将军的特殊含义,所以说话间不禁带上丝郑重。

“自从不能说话以后,彻底失去了继承人的位置,被封家其他人排挤,尤其是在几天前唯一护着他的封家老太太去世之后,更是为了利益,与成家订下了婚约,入赘。”

“什么?入赘?封隋竟被如此折辱!”云若惜闻言怒道,身上那种杀气尽显。

离她不远的李言被这扑面而来的气势波及,冷汗流了下来。

“准备飞机,去北邯市。”云若惜掀眸,看向北方,当机立断。

她倒要看看,那个城市是不是还一如以前一样,腐朽,算计。


 元山殡仪馆。

灵堂正中间属于水晶棺的地方,已经空落落一片,黑白照片前旁边跪着一个男人。

他脊背挺直,目光哀伤,帅气的脸庞微微低垂,沉浸在这送走亲人的悲痛情感中。

偌大的房间,寂静无比,与门外的世界格格不入。

“爸,不是说成家会在今天来参加葬礼吗?葬礼都结束了,怎么还不来,他们不会反悔娶那个病秧子进门吧?那可是有两块地做聘礼呢!”封堂站在灵堂外的一个房间,盯着大门翘首以盼,脸上不见丝毫沉痛。

“应该不会,成家好歹也算是一流世家,耐心等等。”封景山摇头答道,心底盘算着等下来了还得多要一些聘礼,听说成家大小姐,对封隋那个废物觊觎已久了。

正说着,门外响起一个声音:“成家大小姐到!”

父子两人齐刷刷的抬头朝着门外看去。

只见一位身穿黑色套裙,头戴黑色礼貌的年轻女子缓缓走来,长相美丽,自带风华。

成美丽故作悲伤的拉下脸,眼神却饶有兴味的在守灵区扫了一圈,没有看到想找的人,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

“美丽,你怎么还亲自来了?”封景山一脸的谄媚,凑了上来。

“成小姐!您终于来了!”封堂笑的格外灿烂,眼底有着幸灾乐祸。

听说这位传说中的成家大小姐,专爱以折磨人为可,有不知道多少长相英俊的男子进了成家大门,出来时都不成人形了。

封隋那个除了一张小白脸,又病又弱又哑的身体,能承受得住成美丽几次折腾。

临死前还能给他和封家换来两块地皮,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伯父。”成美丽抬头递过一份文件:“这是说好的聘礼!人今天我就领走了!”

她的声音极大,传到房间内每一个角落。

封隋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后,几人不加掩饰的对话落入耳中。

他的脸色苍白,眼底一片阴沉,嘴角带上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还真是迫不及待,不等葬礼结束,就要把他……卖掉。

封隋手里随意把玩着一根银针,谁能想到,看似病弱的他其实……一根银针可以轻松解决在场所有人。

暂时留他们一命,让奶奶最后一程走的安心。

“咳咳。”一股痒意从嗓子里冒了出来,没忍住咳出了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封隋低头走了出去。

一身黑色西装的他身子微微倾斜,脸是不健康的白,越发显得嘴唇无比鲜红。

凤眉星目,嘴唇薄凉,浑身上下带着一种病态的美,美的妖娆,美的薄凉。

告别厅里留下看笑话的众人不乏眼底闪过惊艳的,不过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切,这就是以前那个对别人不屑一顾的天之骄子,现在不还是被人像货物一样买去。”

“这就不错了,要不是有这张脸能卖点钱,就这样一副身子,指不定啥时候就死了!”

“成家好歹能算得上一流世家的尾巴,封家这种勉强能划入二流世家的,这还是封隋高攀了呢!”

“真是一个废物!丢男人的脸!”

“谁能想到当初的天之骄子,现在成了这么一副样子。”

“病秧子。”

……

众人不加掩饰的议论落在封堂耳里,一阵得意,上前几步走到封隋身边:“大哥,成小姐来接你了!”

“封隋,到了成家要好好伺候美丽,记住你赘婿的身份,不要给我们封家惹麻烦!”封景山板着脸教训。

“等等,伯父是有什么误会吧?”成美丽眼神落在封隋英俊的脸上,心头一阵火热。

“我成家大小姐,就算要一个入赘的老公,也不会是你家这个又哑又残的废物吧?给你的两块地皮,我们要先说好,不是聘礼,而是……卖身钱,至于之后,这个病美人生死可就和你们封家没什么关系了!”

“主人!他们欺人太甚!”封隋的手下眼底满是怒火。

“美丽,那按照你的说法……两块地皮的价钱,可有些少了。”封景山眼底尽是算计。

“呵,没想到伯父吃相倒是难看,这是一百万支票!”成美丽递出一张支票,而后朝着封隋慢慢走去。

“美人,跟我回家吧?”成美丽对着身后的人招招手,几人很快围住了封隋。

“大哥,一路……走好!”封堂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本来想着入赘成家还真是便宜了他,现在正合他意。

封景山看向封隋的眼底没有一丝感情,只有恨铁不成钢,真是废物,连入赘都做不到,就只得了这么一点好处。

封隋抬头,眼神薄凉。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他拿出手绢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唇,率先走了出去。

收拾一个成美丽不算什么,不能脏了奶奶最后一段路。


 随着刚刚一出好戏落幕,殡仪馆里来参加葬礼的人已经走了个差不多。

封堂对去世的老太太一点感情也没有,耐着性子参加完葬礼,走到殡仪馆门口,百无聊赖的站着。

远远的看到一个女人走来。

一身黑色西服套装,更衬的小脸白皙透亮,五官绝美,自带风情。

“这种鬼地方还有这么标致的女人!”他终于来了兴趣,对着匆匆赶来的云安惜露出一个自以为英俊的笑脸。

“美女,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你这么漂亮,怎么会在殡仪馆这样的地方上班?要不跟了少爷我,以后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封堂说着就想去抱她。

云安惜抬头,眼底尽是煞气,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就是恩人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吧?

恩人被欺辱那么多年,眼前的这一位可谓是功不可没。

真是……该死。

她轻巧的后退一步,躲开了他恶心巴巴的手。

“还真是一个有性格的美人,我喜欢!”云堂色眯眯的说道,还不待有下一步动作,云安惜手里不知从那里摸出一把匕首,眼睛眨也不眨的刺进云堂的手臂,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

“这一刀,算是利息。”

以后的债要看恩人怎么讨,云安惜在心底补充了一句,任由封堂疼的嗷嗷叫唤,抬脚走进灵堂。

目光在空荡荡的房间扫视一眼,根本就没有发现要找的人,随手拦下一位忙碌的工作人员:“封隋在哪?”

“被那个叫什么美丽的成家小姐带走了,说是他们家卖了他,真是可怜。”这个工作人员刚好目睹了之前发生的一幕,有些同情的说道。

“很好。”云安惜不怒反笑,对着手机说道:“找到成美丽,保护好恩人。”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封景山忙完出来刚好听到云安惜的电话,警觉的问道。

恩人?

不知道封隋那个废物又从哪里认识这么一位小姑娘。

目光落在云安惜的一身黑色西服上,连个牌子都没有,一看就是什么路边摊。

没准是哪里来的穷酸货。

迅速在心底估算好价值,看向云安惜的眼神格外不屑。

疼的哆哆嗦嗦的封堂也在这时走了进来。

封景山见状一脸的心疼:“小堂,你怎么受伤了?是谁干的?”

封堂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爸,就是这个贱女人!敢拿刀子伤我!”来人,给我抓住这个该死的贱人!”

几个手下应声围了上来,不由分说的上前去抓云安惜。

云安惜神色不惧,看似不动却在人手碰上来的那一刻,反手擒住对方,又是一个回旋踢踢到身后一人,短短几秒的时间招招直逼要害,几个彪形大汉在她的手里犹如小兔子碰上了大灰狼一般,避无可避,很快倒了一地,嗷嗷直叫。

她犹如杀神一般,瘦小的身躯仿佛有无穷的力量。

“封景山,你卖了封隋是吗?”云安惜漫不经心的活动着手腕,冷若冰霜的脸上满是杀气。

封家父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身上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尤其是封堂被她死神一般的眼神一扫,加上手臂上伤口的刺激下,吓的当场裤子洇湿一片。

封景山哆哆嗦嗦的开口问道:“你……你到底是谁?封隋是我儿子,我……给他找了一个好归宿,怎么能叫卖了他。”

“好归宿?”云若惜冷笑一声,起身上了一炷香给老夫人的灵位。

“您是奶奶吧!在您的葬礼上失礼了,希望您不要怪罪!我想您老人家在天上也不想看到封隋被这样欺辱吧?您老放心,封隋他……以后都由我护着。”

封堂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心底的嫉妒的快要发狂,封隋那样一个病秧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认识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

他被刺激的眼眶发红不服输的嚷道:“你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泼妇,就算你手头功夫厉害又怎么样?成家可不是你一个莽夫可以招惹的!”

“你敢从成家大小姐手里抢人!很快你就知道招惹上这样一个世家是什么滋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