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假千金她人设崩了

重生后假千金她人设崩了

思思入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落落重生了,比别人多了一世记忆,她觉得自己是满级玩家回到了新生村,一定可以轻松逆袭,改写命运。哪曾想,她的身份是个假千金,而且一睁眼就被人算计,险些丢了性命,悲惨的开局,让楚落落意识到这一世并不简单!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她随手指了一个老公,结果就被他黏上了,说好只是假结婚,可他却想假戏真做,还要让她生孩子……

主角:楚落落,凌巍   更新:2022-07-16 06: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落落,凌巍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假千金她人设崩了》,由网络作家“思思入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落落重生了,比别人多了一世记忆,她觉得自己是满级玩家回到了新生村,一定可以轻松逆袭,改写命运。哪曾想,她的身份是个假千金,而且一睁眼就被人算计,险些丢了性命,悲惨的开局,让楚落落意识到这一世并不简单!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她随手指了一个老公,结果就被他黏上了,说好只是假结婚,可他却想假戏真做,还要让她生孩子……

《重生后假千金她人设崩了》精彩片段

 “呼……”

怎么这么重,什么东西压着她,她快喘不上气了……

快要窒息的楚落落猛地睁开眼睛,就见一个长相还算斯文的男人压在她身上,一只手还在她腰上摸来摸去。

楚落落眼底闪过一丝晦气,一巴掌毫不客气的甩过去。

身上男人一个不妨摔在了一旁,她一个鲤鱼打挺迅速起身,不解的看着类似酒店装置的房间。

她怎么会在这儿?不是被组织里的傻逼老二背叛让人一枪爆了头吗?

难道她走狗屎运,没死?

还没来得及捋清思绪,身旁的男人又猛地扑过来,双眼迷离,嘴里念念有词:“娇娇,你躲什么,不是你说要让我舒服舒服的吗?”

娇娇是谁?

楚落落拧眉,就在愣神的功夫,那张恶臭的嘴就已经贴上来了。

她忍无可忍,一拳头朝着他的脸就狠狠揍过去,顿时鼻血如注。

“啊!”白易飞疼的捂着鼻子跟猪似的嚎叫,“楚娇娇你个贱人,你敢打我!”

楚落落察觉到他中了致幻药物,眼底闪过一丝邪恶的光芒,嚣张的厉害,“我怎么不敢?我不但要打你,我还要断你子孙呢!”

话落,她瞄准关键位置,一脚毫不留情的踹过去。

“啊啊啊!”

剧烈的嚎叫再次响彻房间,凄惨万分。

楚落落不屑的撇了撇嘴,现在的男人都这质量了吗?

不经意间,她瞥见镜子里自己倒尽胃口的杀马特造型双眼倏地睁大。

卧槽,这是什么别致的造型?

看着自己脸上五彩缤纷的眼影,楚落落忍着呕吐的冲动,这副模样,这畜生也能下得去口?

就这一瞬间,她对这个畜生有些奇怪的改观。

下一刻,脑袋突然一阵钝痛,一系列陌生的记忆迅速袭来,楚落落倒抽一口气,揉了揉脑门。

半晌,她才知道这是怎么个回事。

作为楚家的假千金,原主在楚家从小没人管被养的很废,只会吃喝玩乐,在真千金楚娇娇回来后更加不受宠。

今天的企业联盟宴会原主更是被楚娇娇下药送到这个畜生床上,为的就是甩掉这个废物男友,让原主清白尽毁,被迫嫁给白易飞。

只可惜,原主对药物过敏,窒息而忘。而她堂堂“天行”杀手组织的老大,就在挨了枪子儿后魂穿过来了。

楚落落默默感叹一声,她真是爱死这个bug了。

看着畜生捂着裆部,痛苦的在床上蜷缩着,楚落落搞事情的心蠢蠢欲动,居高临下的睨着他,一脚踩在床边,“就你这么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楚娇娇也是你配的上的?趁早撒泡尿照照自己!”

说完,楚落落又是一脚踹在白易飞屁股上,这才心情舒畅了许多。

正要离开,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眉头一皱,不用看也知道这阵仗不小。

果不其然,下一秒,门口就出现了不少人,各个光鲜亮丽,为首的正是记忆里的楚娇娇。

“姐姐,你……你怎么能勾引我的男朋友,你这么做把我放在什么地位?姐姐,你要是真的喜欢他,你可以跟我说,我愿意让给你,你怎么能够背着我做出这种事?”

楚娇娇又惊又怒又委屈,实在是表演的淋漓尽致。

“你瞎了?”

楚落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他妈一开口就是老绿茶了吧?

她跟白易飞,此时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压根没有任何亲密接触,就连衣服都是完整的。

“楚娇娇你个贱人,老子今天一定办了你!”白易飞喘着气儿说话,整个人很是迷离。

此话一出,楚娇娇心里咯噔一声,随后故作痛心质问:“姐姐,你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为了取代我,不惜给他下药,你疯了吗?”

楚落落好笑的倚在门框上,因为身高问题,她比楚娇娇足足高出一个头,低睨时自带一股女王的气势,“取代你?”

楚娇娇立刻顺杆爬:“姐姐,我知道你是因为听到爸妈说你不是亲生的你心里不平衡,想要霸占属于我的一切,可你也不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啊!”

话音落下,一石激起千层浪,凑热闹的众人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楚家从小养大的楚落落竟然是个假货?

这么个劲爆的消息要是传出去,她岂不是成了全城的笑柄?

“难怪啊,我就说要是楚家的真千金怎么可能会被爆出私生活不检点,原来就是个土货,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为了个男人这么不要脸,我要是她早就一头撞死了。”

“……”

几个从前就看不惯楚落落的千金此时更是痛快的落井下石。

跟锥子似的话落入耳里,她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挖了挖耳廓,扬眉挑衅一笑,“这么点骂人的技术也敢抛头露面,没挨过社会的毒打吧?”

锐利的目光扫过去,那几个千金后背莫名发凉,一时间竟纷纷噤了声。

楚落落又看向楚娇娇,声音又冷又讽刺:“这么个死妈的废物也就你看的上吧?白送我都不要。”

楚娇娇心底顿时涌起怒意,暗中掐紧掌心,前世她就是这样高傲看不起人,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眼眶倏地一红,楚娇娇哽咽道:“姐姐,这个时候你就不要逞强了,要是你不喜欢他的话,你们为什么会在一个房间里?想来白家一定会对你负责的,我愿意让给你。”

楚落落闻言,一阵恶寒,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到白易飞痴缠恶心的声音传来:“娇娇,你快来让我舒服一下,我快忍不住了,娇娇!”

她眉头一皱,眼底闪过嫌恶,一巴掌毫不犹豫的甩过去,白易飞一下子晕死过去。

在众人震惊不已的目光中,楚落落美眸一眯,扫了一圈,一下子看到人群边坐着轮椅的男人,高眉深目又弱不禁风,目光坚定:“白易飞这个垃圾还不如他呢,我宁愿嫁给他!”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惊讶的神色逐渐复杂。

躺着也中枪的凌巍满脸无辜的回应着众人的目光,苍白羸弱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迷茫无措。

楚落落眼底闪过一丝光芒,径直走到他面前,以王者姿态压着轮椅把手,“你愿不愿意娶我?”

凌巍漆黑如墨的眼睛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她。

“喂!”身旁一位身量欣长的男人很是不满的冲她叫了一声,楚落落直起身看过去。

稚嫩的脸上眉目分明,一看就二十出头,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

她挑了挑眉,“干什么叫你爹?”

凌智听见这话,更加愤怒,狠狠瞪了她一眼,毫不留情的嘲讽:“就凭你也想嫁给我哥?撒泡尿照照镜子再来放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他连珠炮弹似的喷完后,心情舒服了不少。

楚落落双手环抱着,面上闪过一抹不屑,原来是个弟弟,“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啊,你怎么知道他不愿意?我又没让你娶我。”

凌智一下子就被点着,差点气疯,“强词夺理,就你这副倒胃口的模样,我哥绝对不会娶你的!”

愤怒的话音消弭,一直没说话的凌巍此时弱弱开口:“咳……我愿意。”

此话一出,凌智倏地愣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楚落落脑子转的飞快,抓着轮椅一溜烟就跑了。

好不容易逃离了酒店,她在门口停下喘了口气,随后对着面色冷静的凌巍豪气一笑:“谢谢你帮我解围,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凌巍一脸无辜,眨了眨眼睛,“不是说好以身相许吗?”

这回轮不到楚落落懵了,她呆了片刻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刚刚那都是开玩笑的,不这么说,我也出不来,你别放在心上。”

凌巍修长的手指搭在轮椅上,不动声色的摩挲着,黑色的眸子此刻又深了一层,“我当真了,不如我们就此把证领了,就当合作。”

楚落落愣了一瞬,随后摸了摸下巴,“你是说形婚?”

他不置可否的看着她,目光异常静谧。

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她轻笑着摇了摇头,“你要是需要一个人结婚,你就自己想办法找一个,我不合适,后会有期。”

话音落下,她转身刚要离开就听到身后低沉的男声:“你背负着巨额遗产,你确定你一个女孩子可以过安静的生活?跟我合作,我至少可以保证你生活的安逸。”

楚落落拧眉,回头看他,眼底又是警惕又是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凌巍此时却闭了嘴,目光淡淡,没有任何想回答的意思。

她抿了抿嘴角,这一世她只想过平凡的日子,但是楚家这个麻烦如果不解决,肯定不行。

沉吟了良久后,楚落落目光坚韧,“好,我答应你。”

两人去了民政局领证后,直接回了楚家。

楚落落推着他停在门口,看了眼楚家老宅,“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拿点东西就出来。”

话落,她刚进门,母亲乔慧一个杯子“砰”的一声摔过来,在她脚尖前摔了个粉碎,楚落落眉头刚刚皱起,就听到乔慧愤怒的骂声。

“你还知道回来?我们楚家养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勾引娇娇的男人,你还要不要脸?你知不知道,你把我楚家的脸都丢尽了!”

楚娇娇适时的拉了拉乔慧,声音柔弱,“妈,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别凶她了,她一定知道错了。”

“不是故意的就能这么做?敢伤害你,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楚落落冷嗤一声,眼底的不屑十分明显,“怎么个吃不了兜着走法?”

乔慧顿时被激怒的更上一层,“小贱人,你还敢还嘴?我楚家当年就不该养你,喂养条狗还会摇尾巴!”

她挑了挑眉,眼里没有丝毫畏惧,“那你就养狗啊。”

“你!”乔慧怒不可遏,眼睛都气红了,“楚落落,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就要扑过去。

话音落下,她眸光一暗。

楚娇娇立马出声阻拦维护:“妈,你别生姐姐的气,姐姐就是一时糊涂,怎么能拿家法教训姐姐呢?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看好白易飞才让白易飞有了可趁之机,我相信姐姐一定是清白的,妈,你别打姐姐了,要打……要打就打我吧!”

一番话言辞恳恳,仿佛真的在为她求情一样。

楚落落眼尾微勾,讽刺之意明明白白,“你可闭嘴吧,塑料袋都没你能装。”

楚娇娇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声音哽咽:“姐姐……”

“你别为她求情!”乔慧气的胸口起起伏伏,抬手一巴掌狠狠甩过去。

楚落落双眸忽的微眯,眼底寒意顿生,猛地出手攥住她的腕骨,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就凭你也想对我动手?”她声音冰冷,毫不客气的将人甩到一边,“你最好放尊重点。”

乔慧一个踉跄撞在沙发上,疼的倒抽一口气,火冒三丈:“你这个贱人,你敢推我?”

“你要是不想死,大可以再来。”

说着,她状似无意的掰了掰手指,指骨咔嚓咔嚓直响。

乔慧又怒又惧,牙都要咬碎了,却也只能放狠话,“你给我等着,等你爸回来,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楚落落却是不屑一顾的勾唇,拿出结婚证“啪”的一声拍在桌上,目光凌冽:“从今天起,我跟楚家断绝关系,再无瓜葛。”

乔慧和楚娇娇纷纷震惊,难以置信的盯着她。

“你说断绝就断绝?楚家养你这么久,你吃喝拉撒可都是楚家出的钱,你现在说断就断,还背着楚家跟别的野男人结婚,我不同意!”

“我做什么还需要你同意?”楚落落轻嗤,收起结婚证,转身就走。

“贱人,你给我回来!”乔慧气的头脑发晕,还是楚娇娇及时扶住她。

不一会儿,两人就看着楚落落推着个轮椅进来,坐在轮椅上的正是凌家大少凌巍。


 乔慧愣了愣,看着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别告诉我,你是跟他结了婚。”

楚落落耸耸肩,反问:“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你嫁给他?”乔慧气的人都要昏厥了,“他一个残废能做什么?这么多年在凌家就是个草包,我绝不允许你跟他结婚,楚家就是要联姻也绝不可能是跟他!”

一个没权没势的人能给楚家带来什么帮助?

“你家住海边啊,管这么宽?”楚落落拧眉,眼底闪过不快,光明正大的维护凌巍,“别说他残疾,就是瘫了我也嫁,你管得着?”

凌巍闻言,黑墨似的眸子浅浅看了她一眼。

“你是要气死我才罢休吗?养育之恩你就是这么报答的吗!”乔慧面色铁青,已经在爆炸边缘。

凌巍目光淡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你们作为收养人必须尽到养育的义务,而且据我所知,这么些年,你们对她也不好吧?年纪小小就让她出去打工,如果真闹到了法庭上,楚夫人觉得你能讨到好?”

乔慧咬紧牙关,指甲都要掐断了。

楚落落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着实没想到他会出声帮她。

楚娇娇在一旁凝视着凌巍,不自觉想起上一世这个凌巍凄惨的结局——弟弟死了,自己疯了。

暗中勾唇,她出声极力撮合:“妈,姐姐既然这么喜欢他,还先斩后奏,不如就成全姐姐吧?姐姐也这么大年纪了,有喜欢的人不容易。”

话落,她刻意压低声音在乔慧耳边提醒:“要是真的闹到法庭上,丢了楚家的脸,爸爸也不会高兴的。”

乔慧眉头紧锁,眼里浮起几分纠结。

就在她犹豫的间隙,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身影,她回神看去,没想到竟是白易飞,目光顿时一冷。

白易飞一看到她就想起那些丢脸的事情,刚想动手就想起她的武力值,顿时怂了,嘴巴却一点不饶人,“贱人,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下三滥的人,破坏我和娇娇的感情,你怎么这么恶毒!”

一通甩锅后,他立马诚恳的跟楚娇娇道歉:“娇娇,都是这个贱人害的,如果不是她给我下药,我根本不会认错人,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

楚娇娇眼底闪过嫌恶。

他没看到那抹情绪,以为她动容了,连忙上前握住她的手,“娇娇,你原谅我吧,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楚娇娇神色阴沉,上一世她就是被他这副模样给骗了才嫁给他,可没想到他压根就没有本事,只知道窝里横,每次在外面受了侮辱就回来找她发泄,被各种疯狂的虐待、PUA,终究被他折磨而死。

这辈子,她不会让这个渣男再跟自己有半分瓜葛!她还要让楚落落尝尽她的痛苦!

恶心的甩开他的手,楚娇娇冷漠无情:“滚开。”

白易飞没想到会被这样甩脸子,登时也来了火气,拿出手机,三两下翻出之前的私密照,目光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今天就把这些照片全部曝光,让你成为全城的笑话!”

楚娇娇牙关一紧,盯着自己的私密照,怒意翻滚。

“删了。”她阴沉沉的说。

白易飞得意一笑,“你让我删我就删?我不傻,我要是删了就没有筹码了,楚娇娇,你要是识相咱们就各自相安无事,我还能好好对你,否则咱们就鱼死网破吧。”

乔慧听着愤怒到达了顶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白易飞,你要是敢发我弄死你!”

白易飞却是破罐子破摔,“我不想过你们也别想过,要么现在就去公布订婚的消息,要么我就曝光,我耐心有限。”

说着,还炫耀似的摇了摇手里的手机。

乔慧面色发狠,扑过去就要抢夺,白易飞也不是吃素的,迅速把手机藏到身后,楚娇娇双眼一眯,帮着抢手机,三个人很快扭打成一团。

一旁看好戏的楚落落和凌巍相视一笑。

尤其是楚落落,此刻别说有多舒畅了。

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打的不可开交,楚娇娇眼看半天都没能抢到手机,气上了头,抄过桌上的水果刀就朝着他肚子捅了一刀。

猛地一阵刺痛传来,白易飞迅速捂住肚子,她趁机夺过手机,手法迅速的删除了所有照片,最后狠狠摔在地上,屏幕碎成雪花,没一会儿就黑屏了。

看着跌倒在地,痛苦不堪的白易飞,楚娇娇一脚踢过去,算是出了口恶气,“就凭你也想娶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连路边的狗都不如!拿照片威胁我,这就是你代价!”

白易飞稀释面色苍白,殷红的血迹染红了衬衫,他疼的喘不上气,额头直冒冷汗。

楚落落轻轻“啧”了一声,笑眯眯的看着他,满嘴风凉话:“伤的这么重要不要我帮你打个120啊?我看你好像撑不住了。”

他咬牙忍痛,恨恨的瞪着她,却说不出话。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楚落落一脸莫名,往楚娇娇的方向努了努嘴,“喏,捅你的人在那儿呢,你该瞪她。”

白易飞面色铁青,浑身都在发抖。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禁说啊。”楚落落遗憾的摇了摇头,“你身体也太弱了吧,但凡平时多锻炼锻炼也不至于被捅一刀就这样了。”

她琢磨了一下,“至少还能再捅一刀。”

白易飞怒火攻心,硬是强撑着反怼一句:“你给我……闭嘴。”

“呀,”楚落落故作惊讶,“你还有力气说话呢,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白易飞血气翻涌,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楚落落挑了挑眉,突然觉得很没意思,看着乔慧和楚娇娇瑟瑟待在原地,有些无语,走过去,把人在地上扶正。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拿医药箱,等人真的死了,你们觉得你们能推卸掉责任?”楚落落没好气的质问,目光却在观察着水果刀该怎么拔。

乔慧脸色很不好看,最终还是叫管家拿来医药箱。

有了工具,楚落落手法娴熟的拔刀止血,包扎伤口。

凌巍目观这一切,黑眸微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