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我的大小姐未婚妻

我的大小姐未婚妻

小孟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肖林是孤儿,从小跟着师父相依为命。他常年住在山上,每天的日常就是修炼加修炼。一天,师父拿给他一个信封,说是要他下山送趟信。肖林丝毫没有怀疑,乖巧下山。可就在把信送到时,他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份普通的信件,这是师父给他答应下来的婚书。为了恢复自由身,他毅然决然去上门退亲。可当他真的来到未婚妻家里,他发现,婚退不掉!

主角:肖林,姜依然   更新:2022-07-16 05: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肖林,姜依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的大小姐未婚妻》,由网络作家“小孟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肖林是孤儿,从小跟着师父相依为命。他常年住在山上,每天的日常就是修炼加修炼。一天,师父拿给他一个信封,说是要他下山送趟信。肖林丝毫没有怀疑,乖巧下山。可就在把信送到时,他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份普通的信件,这是师父给他答应下来的婚书。为了恢复自由身,他毅然决然去上门退亲。可当他真的来到未婚妻家里,他发现,婚退不掉!

《我的大小姐未婚妻》精彩片段

华夏,江北省,汉州市。

肖林站在一个高档别墅区前,喃喃自语:“原来这就是浅水湾八号?特么的都是有钱人嘛!”

三天前,肖林的师父突然跑路,只是留下一个纸条,让他亲自送一封信到汉州市,交给一个叫姜贵山的人,还要拿到回信。

肖林不知道师父那个老神经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师命难违,于是他出现在这里。

看到肖林在浅水湾八号门牌下探头探脑,看门的保安产生了警觉。

“呔!你那小子干什么的?”

那保安声如洪钟,气势汹汹。

肖林当然不会怕他,立马回怼过去:“我来找人,有问题吗?”

保安气势一顿,浅水湾八号别墅区住的人非富即贵,能来这里找人的人,恐怕也不是简单人。

“找谁?”保安不由自主降低了嗓门。

“浅水湾八号一栋,姜贵山。”

“稍等,我确认一下。”

保安回到室内,打电话确认,出来说道:“你进去吧。”

肖林不紧不慢踏进浅水湾八号,最后站在浅水湾一号别墅前。

白色欧式风格的别墅,透着富贵与奢华。

站在栅栏外,肖林大声叫道:“有人吗?”

一个雪白裙装的女孩走出大门,径直走到肖林面前。

哇喔,漂亮!

奈何肖林没文化,一句漂亮走天下。

“有没有什么能证明你的身份?”

女孩看着肖林,不苟言笑,生人勿近。

肖林按掏出老神经写的信件,递给女孩。

姜依然接过一看,信封比较老式的那种,封面写着“姜贵山亲启”五个毛笔字,铁画银钩,笔力遒劲。

“你进来。”

姜依然声音没有温度,打开栅栏门,肖林走了进去。

进了前厅,姜依然冷冷说道:“你坐一会儿,别乱动乱跑。”

言下之意就是土包子你老实点,整坏了东西你赔不起。

肖林也懒得理会姜依然的弦外之音,你这个冷脸婆子虽然长得好看,老子也不稀罕。

“行!拿到回信我就走。”

老话说,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就这冷脸婆子的德性,肖林没必要拿热脸贴冷屁股,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姜依然拿着信件上楼。

肖林百无聊赖坐在椅子上等待,突然鼻子一皱,闻到一股药石的气息。

这个就让肖林产生兴趣了,哪顾得冷脸婆子的叮嘱哦,顺着药石味儿就上了二楼。

二楼一间卧室里,床上躺着一个病人,周围围着几个人。

肖林在门口往里一看,病床上那老头子骨瘦如材,双目紧闭,脸色蜡黄,气若游丝。

姜振中和林雪兰夫妻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对着一人苦苦哀求:“黄老,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您是咱汉州市的神医,除了您没人能救得了我父亲啊。”

那黄神医倒是比较沉稳,开口说道:“令尊旧疾复发,经脉堵塞,气血不畅,药石无效……”

姜振中顿时脸色巨变,林雪兰搂着女儿,两人泣不成声。

黄神医不喜地冷哼一声:“我还没说完你们哭什么哭?”

三人顿时惊喜抬头,异口同声:“黄老,我父亲(爷爷)还有救吗?”

黄神医神色傲然说道:“我用银针疏通令尊经脉,当是有几分希望让令尊醒来。”

姜振中大喜过望,连忙说道:“那一切就拜托黄老了。”

黄神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取了一根银针拈在手上,对着病人的胸口膻中穴扎下。

肖林在门口看的眉头一挑,情急之下大声喝道:“住手!”

几人惊愕看过来,发现是肖林,姜依然顿时怒火中烧,破口便骂:“土包子,你发什么神经!”

肖林没理睬姜依然,大步走进屋内,对黄神医说道:“你这样下针,只会让病人的病情雪上加霜,你这不是救人,是害人!”

黄神医大怒:“哪里来的混小子?口出狂言,我黄金明行医数十载,好歹也有神医之称,何曾害过别人?”

姜振中脸色极其难看,看在那封书信的份上,强压怒火说道:“小伙子,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出去!”

林雪兰丝毫没客气,张嘴就骂:“不知规矩的东西,还不滚出去!”

肖林心中也很恼火,一家子都是不知好歹的东西。

看着黄金明,肖林冷声说道:“你学艺不精,刚愎自用,有什么脸面自称神医?”

黄金明何曾被人如此训斥过?顿时气的嘴唇哆嗦,逆血上涌,眼冒金星,指着肖林破口大骂:“黄口小儿,污人清白,你今天不给老夫一个交代,老夫……老夫跟你拼了!”

肖林嘴角露出一抹不屑:“行,我可以给你一个交代,那你说说,你下针之后,病人何时醒来?”

黄金明看肖林神情笃定,侃侃而谈,下意识说道:“老夫可让病人在八个……不,六个小时之内醒来”

肖林脸上一笑:”但你有没有说,病人醒来后最多一个小时,又会陷入昏迷?而且很大可能永远醒不来!”

“啊?”

黄金明目瞪口呆,肖林说的这些话,他是想都没想到,如果想到了,他怎么可能下针?这点医德黄金明还是有的。

不过黄金明很不服气,这小子空口白话谁能相信?

但姜振中一家三口的脸色已经变了,这让黄金明产生强烈的危机感,如果今天这事处理不好,一旦传了出去,他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口碑就完了,身败名裂!

“小子,你危言耸听!你怎么证明?”

黄金明心慌意乱,隐约觉得肖林不简单。

肖林却淡然一笑:“证明?我不可能让你下针来证明,那是对病人的生命不负责……”

黄金明整个人抓狂,气的差点吐血。

肖林淡淡说道:“这样吧,你说病人六个小时候醒来,我就说半个小时候醒来,而且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这个交代够不够?”

黄金明愣住了,这个交代确实够,而且是足够!

但这个年轻人真能够做到吗?如果能做到,那他的医术?

黄金明不敢想象!

肖林拿起黄金明的银针,看也不看姜家三口一眼,但嘴里的话是对他们说的。

“今天救这老头子一命,做一个了结,从此我与你们姜家的恩怨,一笔勾销。”


“不行!你有什么资格给我爷爷治病?我绝不允许你乱来!”

姜依然突然冲过来,挡在病床前,阻止肖林下针。

姜振中夫妻这时也反应过来,对着肖林就是一顿呵斥,让他滚开。

这时黄金明说话了。

“有我在,不会出什么问题,让他试试又何妨!”

黄金明之所以替肖林说话,是因为他越想越觉得自己亲自下针,风险很大,还不如让这小子试试,如果真出了问题,自己也不是主要责任人。

姜振中迟疑了一下,他怎么感觉不管是肖林还是黄神医,现在都有点不靠谱的样子。

黄金明接着说道:“姜先生,如果病人再拖下去,我不敢保证不发生什么意外。”

姜振中一下子被逼到了角落,只能无奈同意,对妻子和女儿说道:“让开吧,老爷子要紧。”

姜依然极不情愿让开位置,死死盯住肖林,咬牙切齿警告道:“若我爷爷出了意外,我绝不会放过你!”

肖林无所谓一笑,走到床前,运针如风,顷刻间十几针扎在姜贵山身上。

然后,亲眼目睹肖林行针的黄金明脸色就变了,从冷漠,变成惊讶;从惊讶,变成狂喜;从狂喜,变成敬仰!

跟个变脸大师似的。

“嗯……”

病床上,在姜振中一家子紧张的注视下,姜贵山睁开双眼。

而这时,距离肖林下针,刚刚半个小时!

肖林功成身退,站在门口,作壁上观。

虽是说过恩怨一笔勾销,但回信没有拿到,若是就这样回山去,就不知道老神经会不会和他一笔勾销。

那病床上的姜贵山睁开双眼,脸色恢复些许血色,就像从梦魇中挣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得到解放一般,情不自禁叫了一声:“舒坦啊!”

肖林:“……”

看到姜贵山醒来,姜家三口顿时感到喜从天降,都扑到床前,一个比一个激动。

姜依然更是泪流满面,拉着姜贵山枯树皮一般的手,哭泣着说道:“爷爷,您终于醒了,我担心死您了,呜呜呜……”

在姜振中夫妻的帮助下,姜贵山从病床上坐起,一双老手颤抖地抚摸着孙女儿的秀发,慈爱地说道:“乖宝宝,爷爷没事啦,你莫哭啦,哭的让爷爷心疼。”

爷孙俩一番互诉衷肠,姜贵山倒是对儿子儿媳没怎么带感,却是一眼看见黄金明,便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倒是多谢黄神医了,捡回老朽一条老命,黄神医果然妙手回天,名不虚传,老朽欠你一个天大人情。”

黄金明老脸一红,连忙说道:“姜老爷子谬赞了,我愧不敢当,妙手回春的是那位小神医,我不敢居功,惭愧惭愧。”

姜贵山听到黄金明这话,有些讶异,他人老成精,自然能看出黄金明的神态不对劲,不是在说客气话,不过也不做细想,便看向站在门边的肖林。

很年轻的一个年轻人,竟有这样的本事?让素有神医之称的黄金明都放低姿态,了不得。

姜贵山心里感叹不已,便说道:“小友年少有为,医术精湛,当真是人中龙凤,我姜贵山在此谢过小友的活命之恩。”

原来这老头就是姜贵山,那赶紧写信吧,拿到回信好回山交差。

于是肖林说道:“老爷子不必客气,小子只是一个信差,能够给你医治那也是适逢其时,顺手为之……”

这话让黄金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看看看看这说的什么话?那一手精妙绝伦的针法只是顺手为之?真是被他给装到了。

但没法,黄金明技不如人,只能服气。

姜贵山听见“信差”两个字,不由得问道:“小友,这信差是何意?”

姜依然便把老神经写给姜贵山的信拿出来,说道:“爷爷,是这个。”

姜贵山一看信封上的五个字,顿时精神一振,像打了鸡血一般,急忙撕开信封,抖开信纸阅览。

然后一双老手就激动的发抖,止不住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屋内众人尽皆莫名其妙,包括肖林。

姜依然看爷爷笑的脸上潮红,连忙伸出小手拍着姜贵山的背心,怕他被气流呛了,嘴里说道:“爷爷,不要太激动啊,你的病才刚好。”

姜贵山拍着孙女儿的小手,倒是心情平稳了些,笑眯眯地看着姜依然说道:“乖宝宝,你喜欢爷爷不?”

姜依然愕然,爷爷怎么突然笑的像老狐狸?

“人家当然喜欢爷爷嘛!”

让肖林觉得很意外,这冷脸婆子竟然也有嗲声嗲气的一面。

姜贵山看起来心情好极了,又问道:“那乖宝宝,你听爷爷的话不?”

姜依然漂亮的小鼻子一皱:“哎呀爷爷,人家当然听您的话啦!”

姜贵山嘿嘿一笑,看着肖林,又露出老狐狸的笑容,说道:“小友,你有没有胆子违抗师命?”

肖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爷敢违抗师命的话,早特么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也懒得看你这个老家伙装神弄鬼。

“师父但有命,弟子服其劳。”

肖林回答的中规中矩,只是隐约觉得老家伙的话有点不对劲。

“哈哈哈……”姜贵山又是一阵畅笑,笑的肖林牙根儿疼,“好好好!”

姜贵山连说三个好字。

然后接下来一句话,震惊全场!

“乖宝宝啊,还有这位肖林小兄弟,你俩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吧。”

“什么?”

“我不同意!”

肖林和姜依然,极其难得地思维同步,异口同声。

姜振中夫妇二人也是目瞪口呆,嘴巴里能够塞下一颗鸭蛋。

就连局外人黄金明,也被姜贵山这个突如其来的神转折搞得有点懵逼,姜氏集团的总裁大小姐就这样草率嫁人,有木有搞错?

作为一个老狐狸,姜贵山自然料到了姜依然和肖林的反应,否则也不会给二人提前下套。

既然两个小家伙已经入套了,想挣扎?

“唉!”姜贵山一声叹息,就像突然苍老了十岁,“我就知道你们是哄骗我这个老头子的,欺骗啊!欺骗是原罪!”

姜贵山的演技炉火纯青,堪称老戏骨。

“罢了罢了,”姜贵山心灰意冷,“一个说听爷爷的话,一个说弟子服其劳,结果都是骗人的!不忠不孝啊!不忠不孝啊!不忠不孝啊!”


姜贵山连呼三声,仰面便倒,气若游丝。

姜依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早已经没有主意,刚擦干净的眼泪又有汹涌澎湃的趋势,一迭声叫道:“我同意,我同意,我同意嫁给他啦……爷爷您别吓我,快醒过来啊!”

这话极有疗效,堪比肖林的神针有过之而无不及。

姜贵山毫不犹豫悠悠醒转,拉住孙女儿的小手,老泪纵横:“乖宝宝啊,这次莫要骗爷爷了,爷爷老了,身体不好,经不起刺激啊……爷爷还想多活两年呢。”

姜依然小脑袋就跟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不骗,不骗爷爷。”

这一幕让肖林瞠目结舌。

他总算回过神来了,自己是被老神经和老狐狸联手坑了!

什么特么的送信,说白了就是送人!

把自己送上门!

原以为姜家就这老头像个人,原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这老头根本不是人,是只千年老狐狸!

怪不得能和老神经交情匪浅,这两个老家伙就是一丘之貉嘛!

此情此景,肖林也只能被牵着鼻子走,老狐狸都上升到不忠不孝的高度了,要想挣扎就先想想舆论后果,虽然老神经各种花样百出,把自家徒儿往死里坑,但肖林也不能真成孽徒。

还有姜贵山这个老狐狸也不要脸,明明白白是拿师父那个老神经来威胁自己,阳谋就摆在明面上,肖林还不得不就犯。

算了,娶吧,娶吧,冷脸婆子虽然德性不好,但总算是一个天姿国色的大美女,娶了看起来也不吃亏。

不过肖林打定主意,等见了老神经以后再和他掰扯掰扯,争取让他收回成命,剪断这段孽缘。

姜贵山搞定了孙女儿,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又看向肖林,打算讲述一段和老朋友之间血与火的江湖岁月,用这个感化肖林。

“肖小友啊,老头子我和尊师之间的情谊,可以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肖林背皮一麻,心惊肉跳,连忙说道:“停停停!别说了,我同意了!”

姜贵山闻声立停,脸色一正,又恢复了那副慈祥的模样。

肖林极其无语,这些老家伙是不是都学过川剧变脸?不能说是得心应手,也是登峰造极吧。

看到肖林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让姜贵山老怀大慰,就说嘛,自己的孙女儿如花似玉,哪个男人也抗拒不了她的魅力。

但姜依然却怒火中烧,你那么着急答应干什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德性!

姜振中夫妇一脸呆滞,面面相觑,宝贝女儿三言两语之间就要嫁人了?

林雪兰偷偷碰了一下丈夫的胳膊,让他出面说话,希望老爷子收回成命,但姜振中无动于衷。

老爷子一旦做出决定,任谁也不能改变,他敢出来反对,老爷子铁定会大耳刮子抽他。

林雪兰只好硬着头皮出面,小心翼翼说道:“爸,依然的婚姻大事,咱是不是从长计议一下?”

姜贵山看都不看儿媳妇一眼,却冷哼一声道:“姜振中,管好你的婆娘!”

姜振中脖子一缩,堂堂姜家家主,汉州市一言九鼎的人物,此刻却是个老实听话的乖孩子,连忙一扯老婆的衣袖,沉声喝道:“闭上你的嘴。”

得不到丈夫的支持,林雪兰最后的一丝抗争勇气也烟消云散。

于是姜依然嫁给肖林的这件事情,便成为了定局。

在爷爷姜贵山的不断催促之下,姜依然只能拿着户口本,开车带着肖林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姜依然全程黑着脸,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和肖林说,怕多说了一个字,就没有勇气去结这个婚。

肖林倒是无所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在敞篷跑车里东张西望,看着街边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傻乐。

“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姜依然心里恨得牙痒痒。

到了民政局,花九块钱拿红本本的事情还是非常顺利的。

出了民政局,姜依然把两本结婚证往包包里一放,根本没有拿一本给肖林的意思。

“你别高兴的太早!”

姜依然终于压不住火气。

“这个婚姻我是不会承认的!我只不过是为了满足爷爷的愿望。”

肖林真不想理这个冷脸婆子,偏偏这个冷脸婆子在耳旁喋喋不休。

“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以为有了这张结婚证我就是你的人,我告诉你,你做梦!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会拿刀杀了你!”

肖林:“……”

就特么无语!老子一个字都没说,就听你在那里逼逼逼,逼逼逼,你特么更年期提前到了吧?

姜依然根本没有关注肖林的脸色,兀自唠叨:“结婚这件事情你不准说出去,不准跟任何人说我和你结婚,如果我听到一点风吹草动,我绝对会找你算账!”

强大如肖林,此刻也快被这个女人整崩溃了。

怪不得孙悟空想杀了他那个碎嘴的师父,肖林现在感觉姜依然抵得上五百个唐僧。

最终熬到回到浅水湾八号,姜依然把肖林一个人丢在大门口,一脚油门又溜走了,远远地丢下一句话:“给我爷爷说,今天晚上我要加班,在公司过夜。”

切!

肖林懒得揣摩姜依然的心思,没有这个女人在耳边叨叨,肖林觉得自己心也静了,气也顺了,道心也稳过了,强大无敌的感觉又回来了。

溜溜达达走进浅水湾八号大门,还是原来那个保安,看向肖林的目光惊为天人,情不自禁竖起大拇指:“兄弟,猛人!能坐上咱们汉州市第一美女的香车,这是要起飞的节奏啊!”

肖林眼睛一瞪:“胡说八道什么?我没有跟姜依然去扯结婚证!”

保安:“……”

特么的我是这个意思吗?

肖林慢悠悠走回江家别墅,竟看到姜老爷子下了楼,正在黄金明的指导下做恢复运动。

这让肖林有点意外,堂堂汉州市黄神医,干这活儿不是大材小用吗?随便交给哪个保姆都能搞定吧。

黄金明看到肖林,脸上一喜,热情洋溢地小跑着迎了上来。

然后恭恭敬敬对肖林弯腰鞠躬,行了个大礼:“老朽拜见肖大师!”

不说黄金明是前倨后恭,但是这老头前后态度变化也太大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