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农门小祖宗

重生农门小祖宗

扶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小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七岁的农家小女娃,她不郁闷,不抱怨,欣然接受自己新的身份。小丫头太调皮,能捣蛋,却也聪明绝顶,大有主见,带领一家人发家致富,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君莫染虽然只有十二岁,却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年,他家世显赫,端方严谨,与调皮捣蛋的江小七明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禁不住被她吸引。七年后,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天才少女,与一世风华的世家公子,开始了甜甜的恋爱……

主角:江小七,君莫染   更新:2022-07-16 05: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小七,君莫染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农门小祖宗》,由网络作家“扶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小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七岁的农家小女娃,她不郁闷,不抱怨,欣然接受自己新的身份。小丫头太调皮,能捣蛋,却也聪明绝顶,大有主见,带领一家人发家致富,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君莫染虽然只有十二岁,却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年,他家世显赫,端方严谨,与调皮捣蛋的江小七明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禁不住被她吸引。七年后,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天才少女,与一世风华的世家公子,开始了甜甜的恋爱……

《重生农门小祖宗》精彩片段

 天宝三十四年

夏末初秋时节

正值水稻灌浆期,位于北元国南边的广阳府一带,本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香,却迎来几十年不遇的干旱。

将近一个半月未曾下过一滴雨,夏末又是最酷热的时候,河沟里水塘里的水都蒸发没了,地下水仅够百姓做饭饮用。

若是想灌溉农田,保住庄稼,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红叶村就在广阳府北边,地势比广阳府还要高,所以这边的旱情更为严重。

近万亩的水稻,眼看着就要颗粒无收。

一大早,村里的年轻汉子们就成群结队的钻山进林。

为的就是寻找水源,只要能在山里找到水,再开凿水渠,把水引下来,就能保住这万亩水稻。

村里的妇人们挑着水桶,每日清晨也到处寻找水洼,打回来给家里的鸡鸭牲口饮用。

大人们都有活做,小娃们可就要皮上天了。

“江小七,你又偷我家梨子,你等着,我要去告诉你爹,看他不揍你!”穿着灰布短衣的小少年,攥着拳头,气的作势要打人,但其实他就是虚张声势。

这时又一个小少年跑过来仰头质问:“江小七,你把我家大黄搞哪去了?”

小河边的歪脖子柳树上,坐着一个梳着马尾辫,穿着蓝衣小褂长裤的小丫头。

她晃着细腿,手上拿着一个梨子,冲那两个少年吐舌头扮鬼脸,她笑起来脸上有酒窝,生起气来,小嘴一撅一翘,可爱极了。

“王二牛,你去告啊,我爹最疼我,他才不会打我。”

说完,她又转向旁边鼻下挂着两根面条的小少年,“周大宝,你家大黄被我宰了烤了,谁让它老冲我叫唤。”

大黄是条狗,红叶村数一数二的好狗,看门护院的一把好手,可就是不喜欢江小七,只要见着她,一准追着她叫个不停。

江小七郁闷,不就是偷过它的狗崽子,有必要这么记仇吗?

周大宝一听说大黄没了,嘴巴瘪了两下,哇一声坐在地上大哭,“江小七,你赔我的狗,你赔我的狗!”

江小七小腿一抻,利落的从树上跳下来,对着他,张大嘴巴咬下一口梨子肉,“唔……次了,赔不了。”

“哇!”周大宝仰着脑袋,哭的更大声了,俩腿还一蹬一蹬,搓出了两个坑窝。

王二牛趁她不备,伸手抢走了梨子,还推了她一下,“叫你偷吃,叫你偷我家梨子!”王家的这棵老梨树,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果树,因为根扎的深,吸引了地下水,所以没有被旱灾影响,今年依然结了梨子,只是这梨子又小又酸,其实全村只有江小七敢吃,但王二牛护的很,他就算自己不吃,也不让江小七摘一个。

“王二牛,你找死!”江小七气坏了,张开手指冲上去。

于是乎,这俩娃打起来了。

掐脖子,扯头发,伸腿绊,拿牙咬,江小七握着小拳头,专门捶他脸,下手狠极了。

周大宝瞧见这一幕,也不哭了,用袖子抹掉鼻涕,爬起来冲上去帮着王二牛,厮打江小七。

俩男娃打一个女娃,应该实力悬殊,实际上,也真是实力悬殊。

江小七火力全开,碾压了他俩。

有好事小娃跑去村子北边的江家报信,边跑边嚷,“江婶子!江婶子!你家小七又又又跟人打架了。”

这不是结巴,这是陈述事实。

红叶村位于小黄山脚下,山清水秀,风景甚好。

尤其是村口的两棵百年枫树,每到深秋枫树落叶的时节,半个村子都被枫叶染红,红叶绝艳。

偶有慕名而来的文人墨客,前来欣赏似火枫景,为这个小村子带来一点旅游收入。

今年也是一样,老树根扎的深,纵然缺水,也依然绿叶成萌。

江家就在村子北边的山脚下,站在院子里,便能看见村口这两棵参天古树。

柳慧娘年过三十,生过俩孩子,身材却依旧苗条清瘦,还有几分姿色。

听见小娃娃叫嚷声,她在围裙上擦了手,脚步匆忙走到院子外面,“竹生,我家小七怎么了?”

“江婶子,你家小七跟二牛还有大宝,他们打架,打的可凶了,你快去瞧瞧吧!”竹生比那几个都小,打架插不上手,但告状有一套。

“哎呀,这孩子,怎么又跟人打架了。”柳慧娘反身带上院门,拉上竹生,焦急的往村里赶。

等她赶到的时候,三个小娃娃已经被人拉开。

江小七辫子松了,头发乱的像鸡窝,脸上还被抓了一道红印子。

一只小手被人拽着,仍然奶凶奶凶的瞪着对面俩男娃,活脱脱一只嗷嗷待咬人的小狮子。

“哥,你别拉着我,看我把他俩门牙打掉。”

“小七,别胡闹。”拽着她的人是江小伍,比她大四岁的哥哥。

他扛着锄头,刚从田里回来,一进村就见她跟人打架,慌忙冲过来把人扯开。

“是他们自己找打,又不是我要打他们,这能怪我吗?”小七底气蛮足,哪次打架也不怪她嘛!

“小七!”柳慧娘焦急的唤道。

江小七听见了,转身即变脸,委屈巴巴的甩开哥哥,一头扎到母亲怀里,撒娇着告状,“娘,他们俩个打我一个,你看,我辫子都被扯坏了,还扯掉我好多头发呢!”

“是吗,快给娘瞧瞧。”柳慧娘扒开她的头顶看,其实看不出什么,就有一块红了,但她还是心疼的不行,“俩男娃打架怎么还扯人头发呢,以后不许再跟他们打架了,听见没?”

她这话说的很故意,谁说男娃打架就不扯头发的。

江小伍实诚的道:“娘,她一对二还没落下风,你就听她装可怜。”

江小七躲在母亲怀里,偷偷对翻白眼:哥哥最讨厌,干嘛要说真话,难怪没有女孩子喜欢他。

周大宝气坏了,“江婶子,你家小七把我家大黄杀了烤了,我的大黄没了,她拿什么赔!”

“你胡扯,我才没有吃。”江小七圈着娘亲的腰,回头冲他嚷。

“你自己说的,你就是吃了。”

“我说的你就信?笨蛋,你家大黄不是在那儿吗?”

“在哪?”周大宝顶着一张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脸,一转头,就瞅见一条大黄狗趴在路边看热闹。见他转头,还对他摇了摇尾巴。

江小七又腻到母亲怀里,继续软糯糯的撒娇,“娘,你看他就是冤枉人,我好无辜呀!”


 柳慧娘哪里不晓得女儿的小心思,捏了下她的鼻子,宠溺着道:“你呀,就是调皮捣蛋。”

王二牛不干了,他被打了一对乌眼青,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江婶子,你家江小七都快把我家梨子偷吃光了!这总不能抵赖了吧?”

柳慧娘把小七塞到身后,柔声跟他道歉,“这不能抵赖,二牛,真是对不住,我家小七就是嘴馋,回头婶子赔你鸡蛋好不好?”

江小七的小脑袋从娘亲身后探出来,阴森森瞪着王二牛,仿佛在说:小样,你敢点头试试。

王二牛接收到信号,有点怂了,“不……不用了,你叫她以后别再偷吃就行。”说到一半,他就跑了。

蔫坏蔫坏的江小七,他害怕。

江小伍全都看在眼里,笑着捏了下妹妹的耳朵,“你还真是个小魔头!”

“哼!”小七冲哥哥噘嘴冷哼。

柳慧娘心疼的摸了她脸上的伤,“快点回家,你这脸要赶紧洗民,再弄点草药抹一抹,可别留了疤,我锅里还做着饭,你爹上山找水源,应该快回了,走了走了,赶紧回家。”

柳慧娘牵着她的手,领着她往回走,江小伍扛着锄头跟着。

竹生嘬着手指头,目送娘仨走远。

快要拐上北边小路时,小七忽然回头冲他做了个鬼脸,把竹生吓的转身就跑。

江家的房子是土坯制的三间正房,院墙东边连着一个厨房,西边盖着一个小鸡笼。

山里黄皮子豺狼多,鸡鸭都养不住。

所以江家的院墙,每年春天都要修缮加固,这些都是江青山的活。

柳慧娘管着菜园子,管着做饭洗衣,缝缝补补,管着俩孩子。

江小七跑在前面,像一阵风似的,冲进院子,把院门外啄食的小鸡都吓跑了。

“娘,咱们晌午吃啥?有馒头吗?有鸡蛋羹吗?我想吃肉耶!”

江小伍道:“你想什么呢,水都要没有,还想着吃肉呢!”

柳慧娘进了院子找盆找水,把她从厨房拽出来洗脸。只舀了一点点水,能沾湿布巾就行。

江家没有水井,往年这个时节,门前的小溪,菜园地边上的水沟,以及村里的水塘,到处都是水,也根本不需要挖井。

可今年也不知犯了龙王爷哪门子忌讳,入夏之后,雨水就少了,现在更是死活不下雨。

江青山急的好几天没睡着觉,一有空就往山里跑。

若是稻子收成不好,庄户人恐怕连这个冬天也过不去。

柳慧娘给她洗完了脸,手指飞快的翻动,重新扎了两个小辫。

江小伍进门放下锄头,便弯着腰在墙角的草丛里扒拉着找草药。

江家最容易受伤的人,不是他,也不是每天在林子里打转的江青山,而是才七岁的江小七。

自打去年生了一场大病,醒来之后,江小七就像变了一个人。

以前多么安静怕生的一个小丫头,突然之间就成了喜欢爬树摸鱼,打架闹事的小野丫头,没一天安生,没一天身上不挂彩。

江青山疼闺女,从山上挖了治外伤的草药,种在院子里,随取随用。

江小伍把扁竹兰揉碎,搓出汁水,涂抹在她的小脸上,又想起一事,“娘,刚才村长见着我,拖我带话给爹,说是明儿一早去他家开会。”

柳慧娘埋怨道:“又要说什么,天天凑在一起尽说些没用的,也不能把水变出来。”

江小伍:“总得想办法解决嘛!我听说咱们东边的那个小黄村,他们那儿一口水井没干,是很早以前朝廷派人挖的皇井,要是能让我们村的人也分一点水就好了。”

“小黄村离咱们这儿可有十里地呢,难道要一趟趟拉水?”

“有总比没有好,不能让稻子毁了。”

“……”柳慧娘唉声叹气。

江小伍想着心事,给妹妹揉脸时,下手失了轻重。

江小七小嘴一翘,“哎呀哥,轻点轻点,好疼呢!”

江小伍好笑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疼呢!”

江家人都宠着她。

江青山常说,我家这小丫头都被宠坏喽,得管,一定得管,可往往就数他宠的最狠。

晌午时分,柳慧娘把饭菜摆到院子里。

炒了青菜,一碗咸菜,一碗鸡蛋羹,滴了一点麻油,主食是玉米面掺的一点白面,制成的杂粮饼子。

江小七坐在小凳子上,双手支着下巴,巴巴望着那碗鸡蛋羹。

“口水要流出来啦!”江小伍逗她,拿手戳了戳她软嫩的小脸,惹来妹妹的‘哼’

柳慧娘拿了小勺子递给她,“要是饿了就先吃一点垫垫肚子。”

江小七摇头,“不,我要等爹爹回来,爹爹咋还不回来呢!”

“你爹兴许在路上遇见熟人,耽搁了。”柳慧娘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惦着。

过了会,外面终于传来江青山爽朗的声音。

“小伍小七,快来看看爹猎到什么了。”

饭桌边的俩人立马站起来跑出去。

“爹!爹爹!你可回来了!”

“嗳!我的小丫头这是想爹了?”

“才不是呢!哇!爹,这是鹿吗?”

“是梅花鹿,你瞧这角多漂亮,上好的鹿茸哟!”

“爹爹猎到梅花鹿了,好厉害啊!”小姑娘的声音干净又甜美。

柳慧娘站在院门口,看着迎面走来的父女三人,笑的恬静幸福,“这么大的梅花鹿,咋叫你逮到了?”

江青山把鹿交给儿子扛,自己弯腰把小闺女抱起来,抬眼看着妻子,眼神温柔,“我回来的时候,从凹子坡那边绕了点路,就撞见它了,叫我碰见,是它倒霉是我走运。”

“那可真是走了大运,赶快回家洗手吃饭,俩孩子都要饿坏了。”

“饿了就先吃,不用等我。”

“小七不肯吃,非要等你。”

“还是我的小闺女贴心。”江青云拿胡子蹭她的小脸,惹得江小七咯咯躲着笑。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柳慧娘把鸡蛋羹分给两个孩子。

江小伍又把自己碗里的,分给妹妹,江小七用勺子舀了,又要分给爹娘,惹来爹娘摆手拒绝。

一家人吃饭总是这样,推来推去,让来让去,温馨而又温暖。

江青山笑道:“这鹿茸可是好东西,去年冬天,广阳城的杨员外托我寻摸,说只要成色好,他出最高价收了,杨老爷的外孙明年要考乡试,要给他补身子,才十二岁的年纪就已经是秀才老爷,明年乡试也是十拿九稳,十三岁的举人少爷,可是不得了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