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精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弃婿医仙

弃婿医仙

南柯一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一场离奇的大火叶家一无所有,只有叶文风和姐姐侥幸躲过一劫,家人全部遇难,从此家族没落。为给姐姐治病,他忍辱负重成为赘婿,被所有人瞧不起。幸运的是叶文风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获得两宝,从此惩奸除恶,也为自己的家人报仇雪恨,且看男主如何成功逆袭!

主角:叶文风,刘依婷   更新:2022-07-16 04: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文风,刘依婷 的武侠仙侠小说《弃婿医仙》,由网络作家“南柯一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一场离奇的大火叶家一无所有,只有叶文风和姐姐侥幸躲过一劫,家人全部遇难,从此家族没落。为给姐姐治病,他忍辱负重成为赘婿,被所有人瞧不起。幸运的是叶文风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获得两宝,从此惩奸除恶,也为自己的家人报仇雪恨,且看男主如何成功逆袭!

《弃婿医仙》精彩片段

阳城。

漆黑的夜晚,空旷无人的郊区,一辆疾驰的小轿车,灯光显得格外耀眼。

轰隆!

路边,一辆大卡车突然加足马力迎面冲向这辆小轿车,强大的撞击将小车击飞到半空中,落地滚落几圈后,这才停了下来。

叶文风用尽浑身力气从车里爬了出来,他满脸鲜血的看向远处。

“我还不能死,姐姐还在医院里等着我去交钱去做手术。”叶文风全身上下已经多处出现骨折,他强忍着身体的痛楚,吃力的往路边挪动着。

五年前的一场离奇大火将叶家一夜之间付之一炬,除了姐姐和自己在外躲过一劫,剩下的十几口人都在这场不明不白的灾祸中死去,从此叶家没落。

就在叶文风拖着身躯爬着的同时,几名花臂壮汉从大卡车中走了下来。

大汉们各个头戴鸭舌帽,面带深色口罩,叶文风并不能看清他们的样子。

这群人中一个满脸刀疤的大汉走到叶文风面前蹲了下来,然后没好气的说道:“哎哟,这家伙上辈子投胎的是小强吧,这都撞不死他?”

叶文风咬紧牙关吃力地问道:“这不是车祸,你们究竟是谁,为何想要置我于死地!”

“呵呵,不过是叶家的余孽罢了,没想到你这个狗东西让我们好找!”刀疤脸冷笑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五年了,想当年为了杀你全家,老子精心策划,可是还是让你小子给漏掉了。”

“更让我意外的是,叶家怎么出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没出息到去刘家当什么窝囊赘婿,笑话!”

叶文风听到真相后,顿时心中充满愤怒:“原来杀我全家的人是你!是你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的一切!”

他说完不顾一切的想要撑起身体起来,可迎接而来的却是狠狠的一脚。

“废物,想报仇吗?就让我看看你能撑多久!”

刀疤脸说完便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很快两名花臂大汉走到了叶文风的跟前。

叶文风的一双手被大汉们用力的踩在脚下来回摩擦,血肉模糊。

“啊啊啊!”

痛苦的惨叫声在这个荒凉的郊区久久回荡。

“老大,现在给这小子做了?”

刀疤脸听到后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戏谑的笑道:“杀了他多没意思啊,这小子双手尽废,照这个流血速度估计活不过多少时间了,扔到林子让他感受绝望吧,啊哈哈!”

壮汉们走后,叶文风绝望的望向天空,他永远不会忘记刀疤脸和他的手下手臂上都纹着苍鹰的图案。

很快,他感到了眼皮子越来越无力,天旋地转的炫目感接踵而来,四肢犹如面条般瘫软在地,思维如一潭死水停滞不前,眼睛随后也渐渐地闭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文风感觉一股微风吹过,他有些诧异地环望四周。

离奇的是,他竟然身处一个云雾缭绕的空中,完全脱离了地心引力,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星辰密布,似乎就在他周围一般。

在那群星最为密集的地方,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叶文风跟前,可是怎么看却都感到那么模糊。

科学无法解释着一切,偏偏自己还能清晰的记起以前的事。

叶文风有些奇怪地自言道:“难道我已经死了,这是上了天堂?”

“小子,你就甘心这样死去吗?”

就在叶文风困惑的时候,那道模糊的人影闪现在了他的跟前,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

这老者虽然个子矮小,但是浑身上下透露着仙风道骨的气质。

“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麻烦您告诉我,这究竟是何方。”叶文风明白眼前的人一定不一般,于是双手抱拳客气的问道。

这老者捋了捋那一抹浓密的大白胡子,面带微笑的说道:“历经星河十万载,踏遍人间三万里,只为邂逅有缘人,如今你双手废掉,吾送你两宝,济世安邦!”

叶文风左手绿芒环绕,右手黑光聚集。

“南斗生,北斗死!”

“阴阳生死七星续!”

瞬间,无穷无尽的信息顺着叶文风的两只手涌入了他的脑袋中。

“南星绿芒照玉青,北斗之光曜天明。”

“乾坤天地有神灵,海卷残云浪不平。”

就在叶文风还在感受这浩浩荡荡信息的长河中,随着老者的声音飘散在这星河之中渐渐消逝,随后老者便不见了踪影。

等叶文风苏醒后,早已是第二天清晨。

他诧异的发现本已废掉的四肢,竟然恢复如初。

叶文风强忍着昏昏厥厥的脑袋在郊区走着,大脑里一下子增加了巨量且不可思议的记忆,这让他短期内并不好消化。

南斗为生,北斗定死,意如其名。

左手可为世人带来生的希望,右手杀伐定夺可取人性命。

弹指间灰灰湮灭,生与死便在一念之间。

还有这七星续命阵据说是上古之术,历史的长河中也只有孔明和刘伯对此阵法温略知一二。

这么大的信息量,叶文风还需要逐步摸索。

“这么来说,昨晚的奇遇竟不是假的。”

下一秒,叶文风紧咬嘴唇,狠狠的握住了拳头:“我叶家沦落到当下的地步,竟然是贼人所害,上天既然给了我一次新的重生,那些迫害我叶家的坏人,我定让他们得到报应!”

叶文风试着摸索这一套功法,身体的七星六脉犹如沐浴阳光中充斥在左辅右弼各处穴位,这是从感受过的快感。

叮咚!

叶文风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提示声。

这是他设置的备忘提醒,因为姐姐叶清琳在医院还等着自己照顾。

四十分钟后,叶文风马不停蹄的赶到阳城第一附属医院。

这边的情况突然吸引住了叶文风的视线,在第一附属医院外广场上的花坛旁,一个娇美的女生朝着瘫在轮椅上的老人恳求道。

“爸爸,求求您听女儿的吧,咱回去,主任医师说过,您的情况刻不容缓。”

数十名身穿黑色风衣的保镖严肃的站在轮椅后面,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悲伤。

老人缓缓的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垂着无力的双手望向天空叹息:“烟儿,我最大的痛就是不能战死沙场,让这病魔折磨我不堪。与其死在医院,倒不如让我回归故里,安静的死去。”

“爸爸,您在胡说什么,不要担心,米国最好的医生已经在飞来的路上了,下午就能到,您一定没事的。”

“咳咳,一年前倒有点希望,现在呢....”老人咳嗽数声,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咳了出来,随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渐渐瘫倒在轮椅上。

“爸爸!”柳云烟大喊一声,眼中挂满了泪花。

霎时,黑衣保镖们齐刷刷的跪在地上,悲声喊道:“送!柳王!”

大家纷纷露出悲伤的表情,哪怕是围观观望的人们也都不时发出感慨,阳城的柳王可能就此驾鹤西去。

远处一个唐突的说话声飘来:“柳...柳王或许还有办法救。”

站在一旁的黑衣保镖见状就要走上前阻拦叶文风。

柳云烟望了望眼前的年轻人,或许这个人真有办法救她父亲,然后将目光望向了叶文风。

“柳王应该没有断气,我可能有办法试一试!”人命关天,叶文风着急说道。

听完,附近一个高大威猛,长得还算帅气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大声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如此放肆,来人,给他赶走!”

“是,秦少爷!”一众保镖架着叶文风就要将他拖走。

柳云烟不会放过任何救下父亲的希望,她用手擦掉眼泪,然后连忙制止道:“都给我通通住手!秦少德,先看他怎么说!”

柳王一身光明磊落,嫉恶如仇,对于欺负普通老百姓最为不屑,她作为柳王唯一的亲子,自然不想发生这种事坏了父亲的名声。

柳云烟本来有两个大哥哥,多年前曾跟随柳王建功立业,征战四方,却在一场大战中中了敌人埋伏,兄弟俩力保父亲以死殿后,所以作为唯一的女儿柳云烟自然深得柳王宠爱,早早便指定为柳家的合法继承人。

秦少德虽是柳王最信任的义子,也不敢公然忤逆柳大小姐的意思。

秦少德斜眼瞪了叶文风一眼,然后冷冷的看着他说道:“小子,你要敢对义父图谋不轨,我第一个便杀了你。”

叶文风深吸一口凉气,他倒不是想随意插手柳家的家事,不过柳王名震四方,为这个国家立下汗马功劳,深得人们尊敬,且不说今天的奇遇,南斗生,北斗死,试试的话若能救下柳王,还能验证心中所惑,姐姐叶清琳自然也有办法救了。

叶文风上前,仔细端望起柳王道:“柳王可是昨年开始,一月全身无力,四月少尿咳血,八月水肿胸痛,腊月发绀流汗,直到上周开始心肝剧痛开始吐血。”

听到叶文风所说,柳云烟惊讶的张开了小嘴,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哪怕是一边的秦少德也不由自主的愣住了神,义父的情况,这个年轻人竟然说的一毫不差,哪怕医院里专家也无法单凭肉眼定夺这些症状。

说完,叶文风和声说道:“柳小姐,我说的可对?”


“对,说对了!”柳云烟赶忙回应道,她快速走上前,拉着叶文风的手求道:“大哥,求您救我父亲!”

眼前的可人儿,柳叶细腰,朱唇榴齿,芙蓉玉面,好生美丽,特别是那个泛着泪花的眼睛,显得如此清澈动人,柳云烟那天生具备的优雅气质也让叶文风情不自禁地被吸引。

真可谓是个绝世美人!

在叶文风认识的人中,恐怕也只有他徒有虚名的妻子刘依婷能够与之争艳。

叶文风伫立发呆片刻,被秦少德敏锐地察觉到了。

秦少德不怀好意的走到柳云烟面前说道:“云烟妹妹,哪怕是之前神都派来的专家团队都束手无策,凭什么他一个毛头小子就可以,可别被骗了。”

“谁若能救下父亲的命,被骗1个亿,10个亿,100个亿又如何!”

说实话,对于柳家如果能用钱办成的事,她丝毫不会有半点犹豫。

柳云烟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道:“既然你说过父亲他还有救,那么这张卡就给你,里面有1000万作为定金,不够的话,我等会安排人给你继续转!”

叶文风摆了摆手,并没有接过金卡,只是全神贯注的继续看着柳王。

柳云烟看到这他这个样子,还以为他嫌少,救父心切的她竟一时束手无策的跪在地上:“大哥,您若是能救父亲,柳家是我家也是你家,哪怕是我!”

叶文风倒是未料到面前的柳云烟会如此激动,哪怕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救下父亲,随即弯下腰将她扶了起来:“柳小姐,我真不是因为嫌钱少,刚我在思考如何才能救柳王,所以在发呆。”

“云烟,不要听他胡扯,他是怕出了事担当不起吧!”秦少德不屑的说道。

秦少德从一开始便和自己作对,言语之间也能听得出来他对自己的排斥,叶文风料定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缺钱我也不会拿人性命开玩笑!”叶文风回怼道。

“奶奶的,还没有人敢给我大呼小叫过,看你小子是说的不耐烦了吧!”秦少德走到叶文风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领,怒声骂道。

一旁的柳云烟见状,气愤的制止道:“够了,秦少德,我爹他还没死呢,你就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

瞬间,秦少德有些不悦的放开了手,随后溜到一边,偷偷打了个电话。

“大哥,您千万不要生气,这个叫柳叶刃,我将它作为信物交给你。”柳云烟将一块精美的匕首拿了出来,匕首握柄上的绝世美玉雕刻着缕缕金花,刃头如一片柳叶般。

随即,一众保镖脸色大变。

柳叶刃,柳家的无上荣耀,谁有这把匕首,就能成为柳家的座上宾,哪怕柳家的各大族老们见到匕首也得表以回礼。

要是叶文风能救下柳王,倒也配得上!

叶文风也早就听闻此物,推辞许久,只能暂且收下。

南斗既然代表生,叶文风按照它的功法步骤,伸出左手缓缓的贴在了柳王的面堂之上。

很快,叶文风的左手掌布满绿色的丝线,结合成一道又一道的线圈覆盖在柳王的面门上。

柳王身体的各处穴位也在叶文风的眼前全部展现,可是他身体的每个穴位上的纹路竟然布满了黑色的污垢,好生诡异。

毒入全身,肝肺皆伤,性命堪忧。

叶文风大惊失色。

‘毒经肝肺?’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柳云烟在一旁发现了叶文风的神态,焦急的询问。

“柳王,柳王他中毒了,恐怕是有人想要害他!你别怕,我会想办法救他!”

叶文风说完,秦少德不觉地面露惊慌之色,他的眼神中透露着心虚,似乎有什么事故作隐瞒。

此时已顾不上这些猜测,救下柳王才是当务之急。

直觉告诉,叶文风只要催动左手的绿意之丝,便能打通柳王的各处穴位,为他清理掉各处累积的毒素。

运作,施展,治疗。

可偏偏在这个重要的时候,秦少德不知道又从哪冒出来,冲过来吼道。

“叔父们,就是这小子想要谋害我义父啊!”

几个看上去年龄稍大,身着华服的人在一众手下的簇拥下,怒气冲冲的朝着这里走来。

柳云烟见状,眉头一撇有些不满道:“秦少德,叔父们是你叫来的是吧?”

秦少德走到柳云烟跟前,侧身贴耳低声道:“大小姐,你该不会真的信了这小子的鬼话了吧,下午米国的专家就到了,万一义父被他弄巧成拙....”

柳云烟听完不由得陷入思考,她也是非常担心父亲,才急于求医找了叶文风试一试,不过他看上去真的很年轻,很难和神医联系一起。

秦少德见柳云烟的内心有些动摇,趁势跑到叶文风面前道:“狗东西,别想对我义父图谋不轨!”

被他这么一搅合,有节奏的绿意之丝,瞬间变得絮乱不堪。

完了。

叶文风急忙调整绿意之丝,一瞬间仿佛有无数虫子撕咬着他的脑子一样。

绿意逆流。

秦少德见叫不动叶文风,便准备从背后将他抱摔在地。

“给我滚开!在乱来,柳王真的救不了了!”

此时运功关键时刻的叶文风实在忍无可忍的怒吼一声,浑身发力,竟直接将秦少德震倒在地。

紧随其后,叶文风左手的绿意之丝汇集聚拢在手心之中,然后猛然发力,朝着柳王的面门压了下去。

“住手!休得伤了义父!”

“保护家主!”

与此同时,一边的众保镖齐齐怒喊的冲了过来。

在外人眼中,叶文风的举动着实怪异。

秦少德率先冲向叶文风背后,用力一脚踢在了他的背上。

由于叶文风为救治柳王花费了太多的心力,无法躲避,被一脚踹飞在地。

保镖们也迅速上前将叶文风五花大绑按在地下控制了起来。

秦少德刚刚丢了面子,仍不解恨,伸出手一巴掌呼在了叶文风的脸上。

“玛德,竟敢伤我,看我等会不弄死你!”

秦少德毕竟作为柳王的养子,也是作为他仅剩的儿子,一旁的柳家叔父辈的长辈自然相信,就连柳云烟也开始质疑起了叶文风的真实目的。

“云烟妹妹,有我在,伤害义父的任何人,我必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好歹也是你哥哥,柳家有我,没人敢犯你一毫!”

这波装完,秦少德竟伸出手,轻轻撩动起柳云烟的头发。

狼子野心,昭然皆知。

叶文风内心发出了无奈的叹息,不曾想,稍后丢了性命也有可能!

“咳咳咳!”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候,柳王突然连咳几下,乌黑黑的血液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本应该气息薄弱的柳王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呼着气来。

“父亲!”柳云烟猛地推开秦少德的手,兴奋的跑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这老不死的竟然有好转的迹象!

秦少德心中暗暗叫骂,马上也反应过来,立即跪着走到柳王跟前:“义父!您可醒来了,孩儿真是吓死了。”

一旁围观的人群不时发出惊叹。

“还真救下了柳王,这小子真是神医转世吗?”

“我看不像吧,专家都搞不定,他咋可能!”

“该不会捡漏了吧,柳王本来就要被医好了,这小子恰巧捡了个便宜。”

而只有叶文风心里明亮着呢,看来昨天的梦不是假的。

姐姐也一定有救了,再也不担心她的安危了。

柳王这会儿虽然好转了很多,可是整体来说身体仍然很虚弱,柳家的手下们也马上叫来了医生给老爷子挂上了呼吸机,并重新送回医院。

柳家上下一时忙的不可开交,甚至忽略了叶文风。

“做贼心虚,给我找到那个年轻人!”秦少德对着底下的人大声命令道,他明白,柳王日后要是知道有人害他,查出真相后,自己也是百死难逃!

为了没有顾虑,唯有杀他灭口。

柳云烟连忙喝止道。

“等等!”


柳云烟也很是困惑不解,叶文风可能是在装神弄鬼,又或者不是,没见到人,任何事都有可能。

只是那叶文风挥了挥手,对着柳王的脑门子拍来拍去,在那站了很久,是个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可是父亲确实苏醒过来,这难道真是碰巧?

柳云烟自小母亲便走得早,父亲更是将她捧上了手心,从小带着她见过不少奇人异事,也许这叶文风真的不是等闲之辈。

“来人,柳家上下全部出动,遇到恩人,客客气气给他请过来,任何人不得伤害他!”柳云烟居高临下站在台阶上对着柳家的下人们命令道。

“是!小姐!”

......

另一边,叶文风飞快的跑向姐姐的病房。

姐姐叶清琳此时刚手术结束,满脸煞白的躺在床上,已经昏睡过去。

叶文风努力的静下心神,试着运动着绿意之丝,可是刚才被秦少德那么一打断,这绿丝异常絮乱。

顾不上那么多了,救姐姐要紧。

叶文风向前,便准备运作体内的绿意之丝。

绿意之丝顺着叶清琳的面门缓缓进入她的体内,叶文风看得出她的各处穴脉均是异样。

生活操劳,长年接近放射化学物,血癌深髓,人命危浅。

看样子和柳王的情况完全不同,叶文风尝试疏通她的全身各处穴脉,可却感受出从未有过的阻碍。

就算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将绿意贯穿至天清穴。

叶文风渐渐无力的瘫倒在地,望着病床上的叶清琳脸上的气色改观一些,心中有了稍许欣慰。

姐姐长期在化学厂做工,而且发现较迟,已经到了晚期,虽然这血毒短些时日无法消除,但也好上许多。

柳王看上去病危告急,实际上不过是毒血攻心,毒散病则消退,自然比不上这血癌。

“叶清琳的家属吧?”

就在叶文风沉思时,一道声音传来,进门的是主治医生的助理医师。

“这丫头的手术费已经拖了很久了,若是耽搁延误了,导致病情危急就不妙了。”

“谢谢医生,我明天就想办法把钱交给你们!”叶文风连忙感谢的说道。

钱,叶文风是一文没有,还没工作。

当念叶家枝繁叶茂的时候,就和刘家的小姐刘雅婷定了亲。

可是叶家不知得罪了哪方势力,各处产业处处受到压制,便走了下坡路,更是在一场离奇的大火中彻底败落,叶家满门几乎惨死,刘母也就打心里认为叶文风不过是个扫把星。

要不是刘家家主刘江山再三坚持的话,这个定亲也将不值一提。

叶文风愿意来到刘家做一个抬不起头的废物女婿,便是因为刘家答应每年都会给他三十万的生活费,虽然这些钱对于普通人不少了,但对于姐姐的病也如杯水车薪。

助理医师也早就知晓叶文风的情况,有些不忍心道:“这小姑娘也是命苦,年纪轻轻患上了这种病,唉!尽量快些吧,我们也是很帮你了,这边实在顶不住上面的压力,已经拖欠将近十万块了,钱不补齐的话就没法手术!”

“谢谢您,我明天一定想办法给你们!”叶文风一边送别医生,一边连连道谢。

望着空旷的病房,没想到要为了十万块去乞求刘家施舍,就在叶文风面露难色的时候,叶清琳醒了过来:“文风,你过来了。”

“姐姐,你别起来,好好养病,你一定会好的。”叶文风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显得那么悲伤。

“文风,你刚才和医生说的话我其实听到了,不要让我拖累你了!”叶清琳悲观的说道。

看着又胡思乱想的姐姐,叶文风喊来了医生,想要给姐姐做个检查。

刚开始,医生还觉得给一个血癌晚期的病人做检查多此一举。

可是等检查结果出来后,这让主治医生大吃一惊。

血癌虽然没完全消除,但是目前明显有别于之前,好的不止一丝半点,医院的有些医生将其甚至称得上医学奇迹。

叶文风暗暗松了口气,绿意之丝果然神奇,日后若是用之得当,成为一代神医也不过洒洒水。

不过为了姐姐心里踏实,才去做了这个检查。

傍晚,叶文风带上装好的饭菜准备回病房。

刚到走廊,就发现几个穿着不伦不类的人叼着烟正在挨个病房找什么人。

小青年们经过叶文风跟前时,突然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染着白毛的瘦高个,面带凶色的指了指叶文风的脸说道:“那位老板说的该不会就是这家伙吧!”

“嗯?看样子就是这人,害得我们好找!”另一个秃头壮汉全神贯注盯着叶文风和手机的照片做着比对。

“不对劲啊,大哥不是说了这家伙筋骨尽断,四肢已废,可这家伙看上去完全正常啊!”

“弄死他就对了,别啰嗦了,做事!”

.....

叶文风望着面前的几个青年,这下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前天夜里刀疤男妄想折磨自己而死,随后找了几个人来检查现场,可不曾知道的是,叶文风突然消失,这些人便找到了医院。

‘既然上天没让我死,那就是命中注定,我一定要为家族报仇!找寻真相!’叶文风在心中立下誓言。

秃头壮汉戏谑的用手指了指叶文风,然后从身上拔出一把短刀,戏谑的将刀抿了抿嘴:“小兄弟,别怪哥不仁义,我们也是收钱办事!”

叶文风听完,不屑的说道:“笑话,就凭你们几个烂鱼烂虾?还想伤我?”

“给脸不要脸!”秃头壮汉叫骂道,举起刀砍了过来。

很快医院走廊里的人群中发出阵阵尖叫,人们纷纷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没人敢阻止。

秃头壮汉刚挥刀砍过,叶文风一个后闪便躲过这一击,同时右手黑光环绕,稍一发力便一掌击在秃头壮汉的胸口,将他打飞撞在墙壁上。

秃头壮汉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哀嚎,一旁的同伙们纷纷心中暗叫不妙,但一想到人多势众,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抽出刀,叫骂着杀了过来。

可惜的是,他们的进攻都被叶文风灵巧的化解。

仅不到1分钟的时间,校青年们哀嚎着躺满了地面。

拥有非凡能力的叶文风,身体素质远超出普通人,而且在小的时候他就学习过功夫格斗之术,对付这群乌合之众自然轻而易举。

“快讲,究竟何人派你们而来。”叶文风一把握住秃头壮汉的脖领,将他硬生生举了起来,眼神冷厉的看着他,仿佛就要将秃头壮汉洞穿一般。

“小...兄...小爷,我真...”

叶文风将他勒的有些喘不过气,便一把将他扔在地面。

秃头壮汉捂着脖子,大口的喘着气,随后急忙求道:“小爷,别杀我,我全都说!”

“一大早有位老板找到了我们,然后甩给我们一人十万现金,说是让我们去郊区的车祸现场为你收尸,到了得拍下照片给他,说是我们要是不办事的话定会不得好死。”

“老板?是不是一个刀疤脸的男人?”叶文风连忙问道,或许这位神秘老板和杀害自己全家的凶手有关。

“小爷,我们真的没看清,钱给我们他便离开了。”秃头壮汉战战兢兢的回道。

“爷,我们真的是拿钱办事,什么都不知道,知道的都告诉您了,饶了小的们吧。”一旁的瘦高个趴在地上连忙求道。

“你说那个老板给你们一人拿的有些钱是吧,给我借十万块,你们走吧。”

这几个人也不过小角色,再问下去恐怕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叶文风拿过钱,刚好结清了医院的手术费。

........

时间过得很快,叶文风和叶清琳姐弟俩正说这话,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叶文风看了眼手机,来到了外面,电话里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人呢,快给我滚回家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